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山形依旧枕寒流 (39) 作者:刘伶醉

【山形依旧枕寒流】 (39)

作者:刘伶醉2021/04/21发表于:SIS论坛

第三十九章情思

今天是周日,初四年级跟往常一样,上午上课,下午放假。中午放学后,李思平拖在后面没急着走,这次倒不是因为和美人班主任老师有约,而是被另一个大美女留下了。

上第二节课的时候沈虹就给他递过来一个小纸条,让他留下来,说有事儿找他帮忙。

第三节课凌白冰上课的时候,李思平特地跟她说了一声,放学后让她先走,沈虹找自己有事儿。

凌白冰都没打听,点点头就算是知道了,她心里惦记着回家给心上人准备一顿丰盛的晚餐,叮嘱了一句回来吃晚饭,就没说别的。

李思平和沈虹的关系在全班都是一件轶事,那是水深火热、浴火重生锻炼出来的战斗情谊,数次被怼的李思平痛定思痛,真诚的接受了沈虹丝毫不讲道理的革命友情。

冬令营的时候两个人关系就很好,算是确定了朋友关系,但回来以后,李思平因为忙乎著继母和班主任两个尤物,平时在班级活动和交友上就不怎么上心,这让沈虹很是不满,故意找茬收拾了他几次。

还是凌白冰提醒了他,告诉他沈虹是不是不高兴了,让他哄哄人家女孩子。

凌白冰倒是没担心过俩人会早恋,一方面她对沈虹有信心,另一方面,她对自己也有信心。

李思平倒是知道,沈虹已经和那个笔友谈“恋爱”了——姑且认为是恋爱,因为俩人都没见过面。

李思平琢磨著,这次找他,估计还是为了这个事儿。

果不其然,等人走的差不多了,沈虹走过来在李思平身前的椅子上坐下,侧着身子对他说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你帮我想个办法。”

“什么就“想个办法”,我说大姐,你总得给我个前情提要吧?”李思平一脸无奈。

“哎呀!我不都跟你说了么,就那个……那个笔友的事儿……”沈虹毕竟是情窦初开的花季少女,一说起这个,脸颊自然不自然的就红了。

“上次不说要暑假来看你吗?你怎么回复的?”李思平一直没关注这事,这会儿才想起来。

“我……我就说……我代表首都人民……欢迎……欢迎他的到来……”沈虹没有了平日里的叱咤风云,说话磕磕绊绊的,也难为她了,一腔花季少女的心事要跟个异性倾诉,她红著脸瞪着眼,看着想笑又不敢笑的李思平,一脸憨态。

“你咋不说“全世界无产阶级团结起来”呢?还代表首都人民……”李思平终究是没忍住,笑得捶胸顿足的。

“你再笑!你再笑!”沈虹恼羞成怒,作势就要掐人。

“别,别,大姐,您手劲儿大,别动手,有话好好说!”李思平一边往后躲一边求饶。

“赶紧给我出个主意!”

“你总让我给你出个主意,我怎么给你出主意?这种事儿我也没经历过!”

“那你说他都要来了,我是见还是不见啊?我都没跟他见过面呢!”

“他没给你邮过照片?”

“邮过啊!”

“那你喜不喜欢啊?”

“讨厌……干嘛问这个?”

“这不废话吗?喜欢就见面,不喜欢就不见面啊!多简单啊!”

“他比我大那么多,见面……见面了说什么啊?”

“平时在信里说什么,见面就说什么呗!”李思平这时候才发现,在继母和班主任的亲自指导下,自己对感情和男女之间的认知,已经超出同龄人了。

“可……可我害怕……”

李思平不可置信的挥挥手,在沈虹眼前晃了好几下,疑惑的问道:“大小姐,我没听错吧?您会害怕?我记得您不是学过散打的吗?你怕什么?”

“我就是害怕嘛!”沈虹表现出了一个花季少女的本色,不再是那个雷厉风行的沈大班长了,她垂著头,低声说道:“我也没见过笔友,更没谈过恋爱,散打要有用,我找你干嘛?”

“我的大姐……大小姐,你别老跟我动手动脚的!”李思平比沈虹大一岁,每次叫大姐都会惹来一顿胖揍,这时候叫,有点火上浇油的意思,看沈虹又要揍他,赶紧改口,继续说道:“你就把他当成我,然后见个面,吃顿饭,一起看个电影,上游戏厅玩玩游戏啥的,或者去网吧玩会儿。”

“那然后呢?”

“然后就去宾馆做爱呗!”这话在心里闪过,李思平可不敢说出来,他嘿嘿一笑,说道:“然后什么然后?觉得感觉好就谈恋爱,继续吃饭看电影逛街玩儿,感觉不好就拉倒呗?咋的,还给他报销往返路费啊?”

“我主要是担心,怕我家里不赞成……”

“您这不是废话吗?你马上要中考了,天天琢磨这个,你家里要知道了,恐怕不是不赞成吧?不得先打断了你的腿?”李思平都快被她气乐了。

“我怕他先被打断腿……”

李思平没听清沈虹嘀咕了一句什么,还没等他问,沈虹却问道:“你家里有电脑吧?方不方便借我用用?”

“那有什么……”李思平刚要拍胸脯,一下子想起来电脑里保存的那些色情小说,就有点后悔,不过牛已经吹出去了,只好说道:“……不方便的,只管用,正好我青姨和小妹出门了,你想用多久都成!”

作为关系不错甚至是唯一的异性好友,沈虹接触过李思平内心世界,知道他跟继母共同生活,听他这么一说,好奇地问道:“这都要中考了,这时候她不在家给你洗衣做饭,出什么门?”

“老家有事儿,没办法,再说我自己也能照顾自己”,李思平含糊了一句,接着说道:“正好下午放假,你要用就跟我走吧?”

沈虹家里有电脑,家庭条件比自己只好不差,自己有的东西她家里都有,不过她应该是为了方便和那个笔友聊天,又不喜欢去网吧,所以才找自己,这个李思平倒是不用问就猜得到。

两个人出门打车,一路无话,到了李思平家里。

“你家里收拾的挺干净的啊!你姨走几天了,你能保持这样,不容易啊!”

“嗨,我早上起来就走了,也不怎么在家,自然保持的好了。”李思平怕被她发现端倪,赶忙转移话题:“冰箱里有可乐有雪碧,我青姨还有点咖啡,你喝什么?”

“不用,我不渴,等渴了我自己喝点白开水就好了。”之前没想过,现在真的到了男同学家里,沈虹还是很紧张很局促的。

“那行,我给你拿瓶矿泉水!”

接过他递过来的矿泉水,沈虹有点惊讶,问道:“你家里平时喝这个?”

“那倒没有,家里有纯净水,这个主要是给小妹冲奶粉用的。”李思平不以为意,他给自己开个听可乐,咕咚咚喝了好几口,这才说道:“电脑我帮你打开了,你去用吧,我在客厅看会儿电视。”

“那……好吧,真不好意思……”沈虹有点为自己的唐突脸红,不过好在俩人并不陌生,也有过单独相处的经历,对方的家长也不在,这让她放松不少。

到房间里一看,电脑已经打开了,桌面很简洁,除了几个常用的图标外,有一个自己没见过的软件,她没有在意,打开桌面上的一个图标,输入那个对方为自己注册的MSN 账户密码。

好友里就一个人,头像是灰的,她有点沮丧,又打开了那个企鹅图标,想了想他给自己申请的OICQ号码,输入密码后,小企鹅转了两圈,随后一个深蓝色的界面弹出来,上面有好多条留言跳了出来。

这些都是他给自己发的,里面有的是简单的陈述一件事,有的是思想感悟,有的是纯粹的牢骚,内容很多,不一而足。

沈虹看的脸红红的,心里却甜甜的,有个人这么信任自己,这么在乎自己,让她感觉很美好。

在强大的外表——或者说貌似很强大的外表下,她的内心里也住着一个柔弱的少女,需要人呵护和关怀,需要人疼爱和欣赏,可能也正因如此,她才会对千里外的一个人如此执迷不悟。

把消息都看完了,她有些怅然若失,正打算关掉的时候,那个戴眼镜男人的头像又闪动起来。

“小虹,是你吗?”

“是,我。”沈虹笨拙的用拼音打出两个字来,她不怎么熟悉网络。

“你在哪儿?放假了吗?第一次见你上网呢!”对面的回复速度很快。

“我放假了。”沈虹心中有千言万语,却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对方,她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输入著拼音。

“我买好火车票了,你考完试我就去,到时候我们一起去长城,去看天安门,去故宫……”

“好……”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打了这么一个字后,沈虹以难以忍受的速度又打了几个字:“我打字慢……”

对面似乎也明白过来,放慢了输入速度,问道:“你学习怎么样……”

沈虹艰难的输入,开始了第一次真正的网络聊天……

* * * * * * * *

情窦初开的沈大班长和自己的“初恋”关着门聊天的时候,李思平正躺在沙发上,用继母留在家里的手机给凌白冰打电话。

“宝贝儿,干嘛呢?”

“我买了条鱼,买了点鸡翅,准备晚饭呢!”电话里凌白冰的声音恬淡温柔:“沈虹找你干嘛啊?”

“没啥事儿,她家电脑不好使了,想用我的电脑查点东西”,李思平很讲义气的为好友撒谎,凌白冰在自己面前再听话,那也是自己和沈虹的班主任,她要知道自己最得意的大班长谈恋爱了,不生撕了她?要知道自己给她创造条件谈情说爱,不得生吃了自己?更可能的是,她会认为是自己引诱沈虹学的坏,把所有的责任怪到自己头上来。

“嗯,那你一会儿把她送回去,然后就过来吧!”凌白冰没想太多,她现在对李思平是百分百的信任,可没想过会因为自己的班主任身份让他“骗”自己。

“行,用不用我买什么了?”

“不用,我都买好了,你就直接过来就行。”

“那我今晚在那儿住呗?”李思平的语气贱兮兮的。

凌白冰好气又好笑的说道:“多此一问呢,昨晚你没在这儿住吗?”

“我意思是住的话我得带几件换洗衣服……”

“你换了衣服来就行,脱下来的衣服放家里,明天晚上我去就帮你洗了。”

凌白冰的声音无比的温柔。

“还是宝贝儿聪明,行,那我一会儿就过去。”

“好,那就挂了吧,我得去做饭了……”

“等会儿,叫声好听的!”李思平心痒难耐。

“讨厌,刚放学的时候不是在教室都叫了吗?”电话里,凌白冰的声音软软濡濡,满是春情和娇羞。

“那不是刚才叫的吗?再叫一声……”李思平有点强词夺理,不依不饶的提着要求。

“老公哥哥……”

“哎,好舒坦!”

“臭小子,就知道欺负人!等你来的!看我怎么收拾你!”

“嘿嘿嘿……行,宝贝儿老师,一会儿我就去,看咱俩谁收拾谁!”李思平乐得美滋滋的挂了电话,看着手机又傻乐了起来。

正臭美着,手机再次响了起来,看了一眼号码,李思平起身走到继母的卧室,躺在床上接通了电话。

“喂,青姨!”

“思平,大儿子!想死姨了,昨晚上打家里电话没人接,姨估摸着你跟凌老师在一起呢,翻来覆去一晚上都没睡着……”唐曼青的声音有些骚媚,还有一丝喘息。

“咋的,吃醋了?”知道继母不会这么小心眼,李思平故意逗她。

“嗯……姨吃醋了……想思平的大鸡巴了……”

李思平听清了,继母的声音透著一股子淫媚,他心有灵犀的回应道:“我也想你的骚奶子了……是不是自慰呢,骚妈妈?”

“嗯,老公真聪明……小骚逼可痒了……都怪你,非得让人家出来……难受死了……”

“小骚货,这才几天你就受不了了?”

“姨就是骚货嘛……好想要儿子的大鸡巴插进来……喔……”唐曼青一边喘息一边呻吟著。

“肏死你个小骚逼……”李思平配合着继母,不断用言语刺激她,自己也硬的不行,不过好在昨晚和今早都和凌白冰做过了,并不多么急切。

“肏死姨吧!以前不觉得……这次出来……可想死姨了……好哥哥……大鸡巴老公……好爸爸……姨要来了……啊……”

电话里唐曼青“老公”“哥哥”“爸爸”的一通乱叫,不过三两分钟就到了高潮,等她喘匀了气息,李思平这才问道:“您怎么这么放得开呢?思思和咱爸妈呢?”

李思平初见面的时候,就随着思思叫了唐曼青父母“姥姥姥爷”,此时说出来换了称呼,听着就有些别扭。

和继母发生关系后,他也在床笫间说过改口的话,羞得唐曼青一顿小粉拳,却也并不怎么反对。

“他们下楼看喷泉去了……”唐曼青有些有气无力,撒著娇道:“人家是真想你了,昨晚上就想了,自己自慰了一次,翻来覆去到半夜才睡着,你不知道姨多想你……”

“辛苦我的宝贝青姨了,等回来了好好疼你!”李思平也觉得心里有愧,不过没办法,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只能暂且牺牲一下美艳的继母了。

“说话算话,等姨回去了,你得陪姨一个星期,我要一天二十四小时的粘你身上!”唐曼青就像是个撒娇的女孩子,浑然不觉自己已经是三十出头的少妇,少年情郎的母亲。

“嗯,等您回来我都考完放暑假了,我就天天陪着你,一星期哪够?陪你一个暑假!”

“哼,算你有良心!好了,说正事儿,这两天我转了转,情况基本都摸清楚了。”

“嗯,情况怎么样?”

“这边外围博彩的很多,但有保障的就那么几个,我打听了一下,现在可以投注的就是预测冠军队伍,赔率也各不相同。”

“得有投注金额限制吧?”

“嗯,单人最高不超过十万美元,按照银行账户区分的,这个也符合咱们开始的预期。”唐曼青的声音不疾不徐,沉稳平和:“按咱们准备好的,我,你凌老师和她父母,我爸妈,这六个账户可以下六注。”

“幸亏当初开户开得早,港澳通行证办的也早,不然还真就耽误了。”李思平沉吟著,接着说道:“现在赔率怎么样?”

“几个大博彩公司的盘口都差不多”,唐曼青缓慢的说出自己的分析:“我觉得是不是可以考虑分开投注,降低被发现同一资金来源的风险,虽然好像也没说不允许资金来源相同。”

“这么孤注一掷,是不是有些太冒险了?”唐曼青还是有些担心,害怕这次继子的梦不那么准了,那么辛苦积攒下来的财富就要全部打水漂了。

“不会的,相信我吧,青姨!”李思平给继母打气,“如果规则允许,就在最高赔率那家下注,如果有这方面的规定,那么避开规则分开下注,到时候拿到钱也更容易一些。”

“剩下的二十多万美金,按我们说好的操作。”李思平想了想,说道:“这方面咱们都没什么经验,还是注意安全,以后电话里还是不要谈这些了,我中考结束之后就赶过去,到时候咱们一起见证奇迹!”

“好,姨听你的。”唐曼青被继子的话鼓舞,再次充满了信心,随即说道:“大儿子,姨想你了,恨不得你现在就考试结束,飞过来陪我……”

“快了,快了……好青姨,我也想你!抱抱你……”

“李思平!”客厅传来沈虹的叫声,李思平忙对电话里说道:“青姨,同学来家里借电脑用,找我出去呢,我先挂了,晚上打给你!”

“不用,等我的电话吧,别不安全。”唐曼青的声音很温柔:“好儿子,姨爱你……”

“嗯,我也爱你,我的宝贝青姨!”

摁了手机,李思平打开卧室门,看沈虹正站在客厅里,她古怪的看着自己,问道:“干啥呢,躲屋里鬼鬼祟祟的?”

“啊?没事儿,困了,眯一会儿,你用完电脑了?结果怎么样?”

“没怎么样,他买票了,来了我安排他吃顿饭。”

“别的呢?”

“没别的了,就这样,我要回家了。走了,再见!”沈虹的话里话外都透著古怪。

“我送你回去吧!正好我要出去一趟。”

“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

“别的,好不容易来家里一次,我还想请你吃饭呢,你这自己走了,我都过意不去。”

“切,你跟我客气什么,不用送了,改天请你去我家做客!”

“哟,那可感情好,沈大班好像没请过谁到家里做客过呢吧!”

“可不么?便宜你了!我走啦!有事没事儿都别找我!”

“我……”李思平送到门口,被沈虹的这句话噎得够呛,看着紫色花瓣的碎花长裙消失在楼梯口,他无奈的摇摇头,关上了门。

换了身衣服,李思平拎着书包下了楼,一溜小跑直奔凌白冰租住的公寓。

掏出钥匙开门,室内一股淡淡的鱼肉香气飘入鼻中,李思平放好东西,轻手轻脚的走进厨房。

炎炎夏日,凌白冰穿着短裤背心,围着围裙,正在水池边上摘菜。从后面看去,白色的小吊带背心下裸露出大片的白嫩肌肤,白色的短裤下,修长的大白腿苗条纤细,用亭亭玉立形容恰如其分,加上脚上一双粉色的卡通拖鞋,让人既觉得性感甜美,又不失可爱温馨。

李思平蹑手蹑脚的走过去,猛地从后面抱住美女班主任。

“干嘛?想给我个惊喜还是惊吓?”凌白冰动都没动,往后靠了靠,依偎在情郎的怀抱里甜甜笑道:“你开门我就听见了,就这点本事,还玩儿突然袭击呢?”

“你就不能配合我一下啊?真没劲!”李思平有些不满意,他把下巴靠在美女班主任老师的肩头,轻吻着她的发丝和面颊,笑嘻嘻的问道:“宝贝儿老婆,给老公做什么好吃的呢?”

“你呀……”凌白冰温柔的转头亲了少年情郎的脸蛋一口,继续摘著菜说道:“炖了条鱼,高压锅里炖了排骨豆角,一会儿炒个小炒肉,再炒个韭菜鸡蛋,我还买了点熟食,切个拼盘,还有个捞汁拌菜。”

“这么丰盛,都是我爱吃的菜,宝贝儿你辛苦了!”李思平说着感激的话,手却开始不老实起来,顺着围裙摸进了小背心里,握住了没穿内衣的嫩乳,轻轻揉搓。

“哎呀!人家干活呢!”凌白冰扭著身子,躲避著男孩的纠缠,但厨房空间本来就不大,何况她被少年抱在怀里,根本躲无可躲。

柔嫩的耳垂被少年含在嘴里,凌白冰身子渐渐酥软,向后靠在情郎的怀里,头枕在他的肩上,转过去和他亲吻,同时颤声说道:“坏蛋……早上才做过的…

…不要了……让人家做好饭……晚上再让你欺负……好不好?”

“不好!”李思平呼吸急促,手掌按捏著那对丰满的雪乳,低声道:“我刚跟青姨通过电话,你受人之托可要忠人之事哦……”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