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山形依旧枕寒流 (20) 作者:刘伶醉

. 【山形依旧枕寒流】

作者:刘伶醉2021/03/29发表于:SIS论坛

第二十章 畸情

深夜,一灯如豆。

赤身裸体的少年身材很结实,用年轻人的爆发力和激情,卖力的将身下妖娆的美妇送上顶峰,自己也在淫水恣肆的蜜穴里射出了郁积许久的精液。

“妈妈,你们在干嘛?”

正沉浸在性爱余韵中的母子二人被一个童声吓倒,不知何时,不到三周岁的小女儿思思站在了沙发边上。

从她的角度看过去,哥哥正压在母亲的身上,两个人脸贴著脸,身体挨着身体,母亲的衣服还脱下来一块。

“哥哥,你在欺负妈妈吗?呜呜呜!”

小女孩儿睡的正香,被客厅的声音惊醒,翻了好几次身都没碰到妈妈,她一下子就吓醒了,卧室黑乎乎的,虚掩的门外亮着灯,她朝着灯光走出来,正看到哥哥赤裸的上身消失在沙发后面——那是李思平射精后,趴到了唐曼青身上。

等她看到了在哥哥压在身下的母亲,这才敢出声哭了起来,她以为哥哥在欺负妈妈,不然妈妈怎么会哭的那么大声,把自己都吵醒了?此刻的她一边呜呜的哭,一边睁著天真的眼睛,盯着两个成年人——一个成年人和一个未成年人——或两个大人,眼中充满了好奇和恐惧。

思思从俩人身后出来,几乎就是从黑暗中走出来的,小女孩光着脚,站在那里楚楚可怜。

她可怜,两个正不知羞耻的大人更可怜,李思平吓得直接掉到了地上,一手捂住下体,一手扯了件脱了扔在地上的衣服,盖住敏感部位。

唐曼青也反应过来,强撑著酸软的腰腿站起来,把一双圆圆的大奶子塞进紧身裙衣领,把已经黏糊糊的裙摆拉下来,遮住丰润的大屁股,抱住被毫无责任心的自己惊醒的小女儿,安慰她道:“哥哥在给妈妈做按摩,妈妈身体不舒服,哥哥给按摩一会儿就好了。”

“噢,我说妈妈怎么哭那么大声,思思摔倒了都不会那么大声的哭。”小女孩儿本就似懂非懂,她很容易就接受了母亲的解释,在孩子的心目中,没什么比母亲的话更权威了。

“好孩子,被妈妈吵醒了吧?妈妈对不起你,和妈妈去睡觉吧!”唐曼青心中有愧,为了一己私欲把女儿吵醒,这要把孩子吓坏了可怎么办?她可忘了刚才肆无忌惮叫床的时候内心的疯狂念头了。

看着娘俩回了卧室,李思平定了定神,事发太突然,可吓死个人了。他把自己的衣服捡起来,轻手轻脚的回了卧室,躺在床上,才感觉疲倦袭来,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唐曼青忍着困意和疲惫把女儿哄睡,出来上卫生间,经过继子的门口时,听见了里面细细的鼾声。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难怪继子会忍不住睡着,她忍住了推门进去的冲动,到卫生间简单的清洗了一下,换了套睡衣,老老实实的躺下睡觉。

“来日方长呢……”唐曼青闭上眼,强烈的困意袭来,她呢喃著,沉沉睡去。

夜色如水,瞬间弥漫。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进客厅的时候,唐曼青才醒过来,女儿思思睡得四仰八叉,脚就在距离自己的脸不远的位置,正睡得香甜。

唐曼青又闭眼眯了一会儿,才又睁开睡眼惺忪的双眸,在女儿脸上啄了一口,忍着腰酸背疼,爬下了床。

她和往常一样,换下吊带睡衣,穿上厚厚的居家服——可能是羊毛衫,也可能是衬衣衬裤,早上屋子里还是很凉的。

唐曼青顺手套上了一件高领的羊毛衫,穿上一条黑色的针织衬裤,看着镜子里捂得严严实实的自己,她突然轻声一笑,都已经这样了,还怕什么?

以前的日子里,特别是刚开始在一个屋檐下相处的时候,她总是顾虑到继子是个男孩子,穿着趋向于保守,尤其是注意到他青春期开始发育后,更是时刻注意自己的穿着打扮。

但丈夫去世后,母子二人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生活,相依为命的同时,自己也逐渐的放开了,自觉不自觉的不再将他当个需要自己保护的小男孩看,而是当成了一个自己可以依靠的男人。

有了这种潜意识,她不知不觉的就放下了姿态,开始与继子越来越亲近,心中的想法越来越多,对伦理和禁忌的挑战也越来越频繁,直到昨天晚上,两人初尝禁果。

其实对于和继子发生关系,唐曼青没有太多的顾虑,一方面是没有血缘关系,另一方面是自己和继子的年龄差距并不算大,再考虑到为李家留下一脉香火,自己苦守空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让他陪陪自己,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想到这里,她换了身衣服,这才去厨房准备早餐。

道德和廉耻观念,对唐曼青来说并不那么强烈,界限也没有那么清晰,这早就被她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过了。

道德,是解决基本生活需求之后才考虑的问题,这是唐曼青的哲学。

而且,和没有血缘关系的继子发生关系,她不觉得这算什么道德问题。

到卫生间简单洗漱了一下,唐曼青开始准备早餐,剩下的米饭加上水煮一下,就是软烂的米粥,将事先买好的花卷热一下,主食就有了;给女儿思思煮一碗鸡蛋糕,给那个傻小子煮一个鸡蛋,不,还是煮两个,昨晚他射了那么多……

“我破茧成蝶,愿和你双飞……”唐曼青哼著小曲儿,喜滋滋的做着早饭,心里想的都是昨晚发生的事。

性爱会让女人发生巨大的变化,特别是用最隐秘的方式,解决了旷日持久的难题,长久以来的夙愿一朝得偿,那份心满意足,实在是不可言传。

随着她开心的扭动和轻快的步伐,感觉到似乎有一点儿男孩儿的液体流了出来,自己月经刚过不久,欲望正是最强的时候,不然昨晚也不会下定决心捅破窗户纸,没穿内衣色诱继子。

考虑到可能不安全,唐曼青心荡神驰的时候,警告著自己可得注意安全。

女儿的早餐放在锅里热著,平常都要睡到七点半,昨晚上惊了一下,估计今天更要晚点儿了。

把米粥盛到碗里晾上,两个鸡蛋剥好了皮,把糖醋黄瓜、辣椒酱摆好,唐曼青看了看表,已经六点半了,该叫傻小子起床了。

“这会儿,得管他叫儿子了呢……”唐曼青得意的想着,脸上有些红红的,原来想着叫儿子,是想终身有靠,是真想他是自己的儿子;现在想着叫儿子,是因为这种关系让她觉得更加刺激。

人天生都要挑战规则的劣根性,只不过有的人自我约束强一些,有的人弱一些,有的人则干脆没有。

推开小卧室的门,李思平仰面躺在床上,被子盖在肚皮上,一条腿露在外面,轻微的打着鼾,睡得正香。

看着褐色衬裤下面那个微微的隆起,想着昨晚它磨人的凶样,唐曼青身体一阵潮热,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去,想要摸一摸那根扰人心思的“坏家伙”。

“讨厌,睡觉穿这么多衣服干嘛……”唐曼青心里嘀咕著,她觉得无拘无束的躺在鹅绒被里是最幸福的事儿,有了女儿后她才会穿上薄薄的一层睡衣,在此之前,她都是喜欢裸睡的。

长期的单身和地下情人生活让她习惯了一个人的肆无忌惮,嫁给李万成、家里有这么大个半大小子,她真是收敛得多了。

心中想着心事,手上却没有停,她隔着裤子摸了一下,觉得不够爽利,就把手顺着衬裤的前开门伸了进去,把内裤拨到一边,把半硬半软的肉棒顺了出来,暴露在空气中。

昨晚没来得及端详,就被女儿惊散了好事,虽然也算尽兴,但毕竟还有些不够快意,她走进继子的房间,本想叫他起床,却鬼使神差的做起了自己都没想到会做的事情……

李思平睡得迷迷糊糊,清晨正是梦境繁多的时候,他此刻正做着春梦,梦见一个特别特别美丽的女子,正坐在自己身上,用一个自己从来没想过的姿势,和自己做着爱。

“这叫观音坐莲,我想起来了!”梦境里,还探根究底,想着到底是在哪儿看过这个姿势,没等他想到,就感觉到身上的女子匍匐在自己身体上,美艳的面庞贴在自己耳边,轻轻的吹着气。

“这女的好骚,比青姨还骚!”想到青姨,昨晚发生的事情一下子充斥脑海,眼前的女子换成了青姨,她丰满的肉臀上下起伏,性感的蜜穴吞吐著自己的肉棒,快感是那么的强烈……

“咦?”快感过于强烈了,就不再是梦境了,李思平睁开眼,一副艳丽的面庞就在自己面前不到十厘米的地方,一双亮闪闪的大眼睛正盯着自己,她柳眉微蹙,琼鼻高耸,红唇轻启,嘴角带着一丝淫媚的笑,不是青姨是谁?

“好儿子,被姨弄醒了?”看李思平醒了,唐曼青也有些不好意思,不过既然都做了,也没啥不好意思的。

“您这是……”问到一半李思平就后悔了,他感觉到了跨间的火热和湿润,也感觉到了熟媚妇人火热的鼻息,这要还不知道是干啥,自己就是个棒槌了。

“姨本来是叫你起床的,没忍住,就……”唐曼青的脸红透了,心里再怎么想,毕竟仅仅是想,做出来就不一样了,她像是被捉到偷吃了糖果的小女生,一脸的不好意思,身体却无比诚实,仍旧没有停止套弄。

李思平仰起头看过去,只见美艳的继母蹲在床上,淫媚的蜜穴被肉棒破开,一片汁液淋漓在自己的小腹上。

自己的肉棒从衬裤前开门中露出来,剩余的长度仍能深入到继母的蜜穴深处,随着身上美妇人的每一下套弄,摇摇晃晃,一滴白浊的液体顺着棒身流下,落在自己的衬裤上。

美艳的继母双脚支撑著身体的大半重量,双手放在自己肩膀两侧保持平衡,随着大屁股的每次起伏,她的脸都朝自己靠近远离,带着鼻息和轻微的娇喘,眼前的场景淫靡至极。

唐曼青日常穿惯了的羊毛衫和紧身裤早在起床的时候就被她换下了,穿上了专门为了诱惑继子买的灰蓝色金丝绒三件套吊带睡衣,此刻她只穿着吊带上衣和外套,脱了裤子和内裤,露出一双光洁匀称的修长美腿,恣肆的追逐著性爱的快感。

做梦都想不到会有这样香艳旖旎的场景,李思平明显有些目瞪口呆,他狠狠地晃了晃脑袋,确认了眼前的场景是真实的。

“傻样……”唐曼青娇喘吁吁,已经套弄了好几十下,她的体力本就一般,继子一醒,她再也不想坚持了,软瘫在继子的身上,将头枕着少年宽阔的肩膀,喘息著说道:“是不是觉得姨可骚了……”

李思平侧头看着面前的美艳少妇,他不知道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好在唐曼青也不需要他的答案,自顾自的说道:“姨也没想到自己能这样……能这么不要脸,本来想叫你起床的,看你那里鼓著,就想摸摸,摸了几下,下面就湿的不行了,就特别想要,然后就……”

“哎呀!你笑话姨……”看到继子脸憋得通红,唐曼青更羞的不行了,虽然小穴里面还装着继子的大肉棒,再怎么害羞也改变不了自己骚浪的这个事实,但她还是因为继子的笑感觉自己真的是无地自容了。

看着原本成熟矜持的继母在自己面前一再降低下限,李思平感觉好笑之余,也觉得幸福,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伸手捏住继母的下巴,在她的嘴唇上轻吻一下,陶醉的说道:“您这样我喜欢还来不及呢!怎么会笑话呢!”

“唔……”被继子吻得头皮有些发麻,唐曼青满意的看着少年,媚笑道:“算你小子会说话!不枉姨那么疼你!该你好好疼疼姨了!”

“好,听您的,让儿子好好疼疼您!”李思平早已忍耐不住,一手撑着床,一手搂着继母的蛮腰了坐起来,无师自通的用起了这个从来没接触过的姿势。

被继子抱在怀中,唐曼青对这个姿势可不陌生,因为胸大的关系,她经历过的几个男人都喜欢用这个姿势,一边做爱一边能亲吻自己傲人的乳房。

她伸开双臂,任继子脱下自己的睡衣,露出里面包裹着美胸的灰蓝色吊带,被继子轻轻一挑,一对饱满的玉兔就跳了出来。

李思平双手一手一个把玩着美艳继母雪白的双乳,一会儿亲亲这个,一会儿咬咬那个,同时利用臀部收缩的力量,不停向上挺刺,做着抽插的动作。

唐曼青只感觉乳头上传来阵阵酥麻,蜜穴被滚烫坚硬的肉棒进进出出,强烈的快感从小腹向上,和双乳的酥麻汇聚,最后冲向脑海,爽的她阵阵失神。

有了昨晚的前车之鉴,唐曼青知道自己高潮前会无法自控的大声叫床,她干脆拿过脱下的睡衣塞住嘴,这才肆无忌惮的叫起床来。

“啊……肏……爽……儿……”睡衣很厚,因为塞住了嘴,她自己倒是喊了个痛快,李思平却基本没听见啥,就听见继母在那儿哼哼了。

不过他也不在意,继母的两团美乳在白天看来更具美感,特别是清晨的阳光在客厅的地板上反射进卧室后,打在那片耀眼的白嫩肌肤上,那种白里透红的既视感,简直让他爱之欲狂。

唐曼青紧紧搂着继子的脖子,不断追求着胸部的快感,同时身体也配合着继子的抽插,尽量抬起放下,加大抽插的幅度。

被她弄得有些喘不上来气,李思平叼住一粒乳头咬了一口,意思是让她松开自己,没想到却因为这份疼痛刺激,唐曼青身子一颤,高潮了。

始料未及的高潮让唐曼青的身体剧烈抽搐,蜜穴的嫩肉仿佛暴涨的气球一样,将裹在其中的肉棒紧紧围住,强大的快感瞬间淹没了年轻的男孩,还没来得及一展雄风,就被继母的美好身体弄射了。

算上和凌白冰的那几次,自己这早射,可算是“人尽皆知”了,李思平无奈的躺了下来,带动着继母也趴在了自己的身上。

一双柔软的大奶子覆蓋在他赤裸的胸前,肉棒渐渐疲软,退出继母的阴道,射精后的李思平有些疲惫,他盯着天花板,一动不动。

唐曼青强撑著坐起来,拿过床头的纸巾,温柔的擦拭干净继子疲软肉棒上的体液,收拾干净了,才将那个调皮捣蛋却让自己爱得不行的小家伙塞回去,随后躺到继子身边,拉过被子,盖在二人身上。

“好儿子,想什么呢?”看他木然的继子,唐曼青的眼神有些疑惑,更多的是性爱过后,女人对男人的痴情。

“没想什么”,李思平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继母,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就是想……就是想咱们这样,是不是对不起我爸?”

这个问题唐曼青早就想过,也有了答案,但被继子问出来,她还是有些不知怎么回答,略微整理了一下思绪,她轻轻说道:“其实你也知道,咱俩这样,不是一朝一夕的情不自禁,姨想着你……已经很久了。”

承认自己心里惦记继子,这是件很难的事情,唐曼青硬著头皮说出来了,却感觉一阵轻松,她接着说道:“之前姨也纠结过,觉得对不起完成。他走还不到一年,就……”

“可姨后来想了,你是他的儿子,是他的骨血,我要把你养大,要供你成人,这才对得起他”,唐曼青把头枕在继子的肩膀上,继续说道:“至于其他的,我想他是不会在乎的。”

“他在的时候,在外面找多少女人我都不管,也从来不去招三搭四,老老实实的在家照顾思思,照顾你,做一个贤妻良母,因为我不想让他丢脸,让别人觉得他娶了个不懂事儿的老婆。”

“从怀上思思,他就没怎么碰过我了,将近四年的时间里,我跟他能做过三四次?可能还不到这个数吧?”唐曼青有些难过,鼻子酸酸的,轻声说道:“我是个女人,是个有正常需要的女人,他在的时候,我可以自慰,可以忍着,用购物和美食打发自己,欺骗自己,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他都不在了,还要让我和过去一样,继续过那样的日子吗?”

说着话,她抬起头,注视者继子,神色平静,眼角虽有泪痕,却毫不伤感:“我决定了要把你们兄妹俩教育成人,也答应过你,不会改嫁,但在你能够赚钱之前,我是想过再像以前那样,傍一个大款,做他的情人,这样才能养得起你们俩,供你们读书,成家……”

唐曼青神情坦荡,眼神坚定:“欲望我可以忍,但柴米油盐不会凭空出来,我一个弱女子,靠自己可能连自己都养不活——我是不可能过那种安贫乐道的日子的,我不想贫,也没有道。”

“后来你能赚钱了,而且是这么神奇的方式,你不知道我多么的开心!”唐曼青的眼睛里多了一丝神采:“我终于可以不用再为了追求物质生活去出卖自己了,哪怕是有那么高尚的理由和借口。”

“其实姨知道,你从开始就看不起我,觉得我是你爸的情人,觉得我虚荣、肤浅”,唐曼青按住继子的嘴唇,不让他打断自己,说道:“我也不否认,我就是想要更好的生活,卡里随时有钱,看到漂亮的衣服就买下来,看到好吃的东西就吃到嘴,想去哪儿玩就去哪儿玩,不用考虑什么时候发工资,不用惦记什么时候还贷款。”

“我试过自力更生,也想过靠自己认真生活,但我没成功。你的赚钱能力让我看到了希望,守着你这样的宝贝,我想过什么样的日子没有?”

“但你毕竟不是我亲生的儿子,你赚再多的钱,也和我没关系”,唐曼青赧然一笑,说道:“刚开始的时候,你爸刚走那会儿,我是真的想过,你是我亲生的多好,这样我就有依靠了,特别是咱们被扫地出门的时候,我是真的很想叫你一声‘大儿子’,听你叫我一声妈的。”

“可不知是从你赚了那一笔钱开始,还是从那次你突然抱我开始,我觉得我对你的感觉不同了,像长辈对晚辈的疼爱,又像是女人对男人的情爱,我分不清,也一度很困惑,直到某一天,我才想明白,既然明确了你是我想要珍惜的,那就应该想着怎么得到。”

“所以我特地买了一堆性感的衣服,就是为了穿给你看,因为我发现你开始关注我这些了,也开始有了男人特有的味道”,唐曼青面带戏谑,点了点继子的鼻子,说道:“你以为你偷偷闻我穿过的内衣我不知道?给你洗内裤时上面的那些印子,告诉我,你长大了,不再是小孩子了。”

“接下来就豁然开朗了,我是个有需要的女人,你是个快成熟的男孩,或者说即将成为一个男人,你能带给我我所想要的一切,除了男女之间的那些事儿,还多了一层亲情的保障,这是我能想到的最稳固的关系了。”

唐曼青注视者李思平,深情款款的说道:“所以我对自己的定位就是一个风骚美艳的后妈,把自己最好的一切都给大儿子,身体,感情,肉体,灵魂,像妈妈爱儿子那样爱你疼你,更要像女人那样顺从你服务你,姨不要名分,也不要你的感情,只要你认姨这个妈,相信姨的风骚淫荡只对你一个人,姨就没白对你好一场。”

“青姨……”美妇人的独白彻底惊呆了初识情艾滋味的少年,他不知道该怎么回应继母如此深情的告白,只能紧紧的抱住她,狠狠的亲吻起来。

从昨晚做爱,到晨起的突发事件,两个人肢体上有了最亲密的接触,但唇齿相交却并未如何深入,像此刻这样纵情长吻则是根本不曾有过的。

继母柔软的嘴唇被自己轻轻含住,一根柔软的香舌乖巧的吐出来,在自己唇齿间逡巡,两个人柔情蜜意亲吻了许久,直到唐曼青有些喘不上气来,才恋恋不舍的分开。

“青姨,你对我多好,我心里知道……”李思平整理了一下思绪,静静地说道:“其实我说不让你再嫁人,我自己也知道多强人所难,可我就是怕,怕你不要我了,怕你带着思思走了,剩下我自己……”

“您说的我都懂,就算不跟我,你也会跟别的男人,与其那样,不如跟我,好歹我还是李家的男人,对吧?”李思平说着说着就开始不正经,手上捏著继母丰腴的美臀,嘴上也开始不着边际:“但您说您跟谁都不会像跟我这样骚,我可不信,您当初跟我爸一起的时候,没这么骚?”

“哎呀!”唐曼青可没想过李思平会把自己的父亲拿出来当调情的由头,她捶了继子一拳,说道:“别拿着个说!”

看着继子慌张的道歉,唐曼青不跟他一般见识,倒还是说道:“跟你爸那会儿,我还小,抹不开面子,很多东西也都不敢尝试,不像现在……”

“现在怎么了?现在放开了,敢尝试了?”

“那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我不想让你被人抢走……”唐曼青语声悠悠,却把李思平吓出了一身冷汗。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