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形依旧枕寒流 (37) 作者:刘伶醉

.

【山形依旧枕寒流】

作者:刘伶醉2021/04/19发表于:SIS论坛

第三十七章 归矣

一行人说说笑笑,来到了校门外不远处的一家木炭烤肉店,选了个小包间落座。等服务员递过菜单,凌白冰拿起笔唰唰唰点了不少,然后扔给几个捣蛋鬼,让他们敞开了点。

一行五人,凌白冰气质恬淡又容颜靓丽,沈虹身形高挑却稚气未脱,三个男生更是一脸的青少年气息,谁看了都知道是几个学生聚会,但是对凌白冰的身份则很难判断,可能是某个人的姐姐,也可能是这几个中学生的老师——毕竟李海波和沈虹还穿着校服。

沈虹挨着凌白冰,坐在她的右手边,依次过去是李思平王力,李海波则坐在凌白冰左手边,和老师中间空了张椅子。

“我说海波,你多大个人,还点羊腰子吃,能用上么你?”王力靠着门,拿着点菜单递给服务员,他眼神也好使,一眼就看出来两串羊腰子是李海波刚才杵上去的,于是果断发难,说完话,才发现桌上还有两位女士——其中一位还是自己的班主任。

凌白冰倒好,不管怎么说算是已婚妇女了,沈虹一个花季少女,被他这么一句话弄得面红耳赤。

李海波也有点不好意思,他抬起手不知道是捂脸还是揉眼,拧著脖子期期艾艾的说道:“不是说吃啥补啥吗……我让那小子捶了腰眼一下,我想补补备不住能好点……”

“哈哈哈!”本来被王力弄得有点尴尬的气氛一下子活泼了起来,大家哄笑着,沈虹笑的前仰后合,王力笑的“花枝乱颤”,凌白冰都笑出了眼泪。

烤串上的很快,王力颇有眼力见儿的把菜安排好,凑在沈虹身边嘀咕半天,凌白冰看在眼里,吃完手上的肉串问道:“王力你搁那儿嘀咕什么呢?”

“我……没嘀咕啥……”王力抽起一根羊肉串,硬著头皮道:“我说这肉串真香,沈虹可以多吃点,不用怕长肉……”

“听他瞎说!”沈虹可没惯着王力,直接说道:“他让我跟凌老师提议,大家喝一点啤酒,我没同意!”

“你怎么这样啊你!出卖友军!”王力像泄了气的皮球,垂头丧气的等著来自凌白冰的狂风暴雨。

“凌老师请吃饭,你们要喝酒,这不是让老师难做吗?再说了,你们喝的醉醺醺的回家,怎么跟家长交代?”沈虹继续不依不饶。

“交代什么啊?我爸妈常年在外面做生意,海波他爸妈在国外支援非洲黑叔叔建设,都没人管我们,再说也不是没喝过……”王力说着说着就说漏嘴了,看凌白冰盯着他,缓缓垂下了头。

“王力和李海波家里的情况确实如此,我家访过两次,王力和姥姥一起住,李海波跟爷爷奶奶一起住,老人心疼孩子,基本不怎么管,我要不是最近遇到一些事,也不会让他们两个这么放羊。”凌白冰声调幽幽,眼神不经意间瞥了一眼李思平,接下来说的话让大家都吃了一惊。

“这样吧,老师喝一点,你们呢,想喝的就少喝一点,但是要提前打电话跟家里说清楚,好不好?”

所有人都没想到凌白冰会这么说,毕竟学生喝酒,老师不知道也就算了,知道了一定要严肃处理,何况是老师带着学生喝酒?这要是被人举报了,是会影响到凌白冰的前程的。

几个学生里面,王力和李海波懵懵懂懂,不太了解其中的利害关系,沈虹和李思平却心里明白,这个行为冒着多大的风险。

“老师……”沈虹想劝一劝,毕竟不是儿戏,但凌白冰用眼神阻止了她。

“王力,用老师的手机,给家里打个电话,然后去点几瓶啤酒,再点几瓶汽水——橘子味儿的!”

“好嘞您呐!”王力知道凌白冰有手机,但是第一次接触,拿到手上摆弄半天,才小心翼翼的拨了个号码,等电话接通,才跑到门外,不知道说了什么,没一会儿就又跑了回来,把手机还给凌白冰,出去点酒水。

等啤酒和饮料上来,凌白冰先给自己倒上,然后拿出杯子来,给王力倒了一杯,看李海波舔著嘴唇也想喝,就给他也倒了一杯,到了李思平这里,问都没问,拿过杯子就倒了一杯。

凌白冰递给沈虹一瓶汽水,两人之间的默契让她不需要多说,沈虹就明白了凌白冰的意思是让她保持清醒,别跟着喝酒了——这也正是沈虹心里所想。

“第一杯酒,老师敬你们和全班同学。”凌白冰端起杯子,没说太多客套话,先干了。

啤酒有些凉,喝下去有点刺激肠胃,凌白冰用手背遮住嘴,轻轻地哈气,看几个得意门生也干了,这才接着说道:“带这个班级到现在,和大家还没这么相聚过,其实一直都想搞几次活动,可是大家学习任务都这么重,实在是抽不出时间来……”

“今天,这三个捣蛋鬼为了老师打架,虽然说从人民教师的角度讲,不认可这样的行为,但是作为一个班主任、作为一个女人,我是很感动的。”凌白冰去拿酒瓶,要给自己倒酒,却被沈虹抢了先,只倒了半杯,凌白冰心里更暖,拍拍沈虹的胳膊,继续说道:“第一次当班主任,还是带毕业班,还是半路接手,我一直有很大压力,怕别人说闲话,更怕耽误了大家……”

“好在同学们争气,很支持我,也很成全我,不论是成绩还是班级风气,还有凝聚力,在同年级这些班里面,都是最好的。”凌白冰说的有点动情,她端起杯子,说道:“这杯酒,谢谢三个调皮蛋,在老师最脆弱最需要人支持的时候,是你们让老师觉得心里暖暖的,觉得有依靠!来,干杯!”

“老师您放心!以后有谁敢欺负您,随时随地叫我,看我不弄死他!”王力喝了两杯酒,脸就有点发红了。

“老师我也是,随叫随到!不行到时候我坐飞机来!”李海波也拍著胸脯豪言壮语。

“……”他俩一表态,李思平正琢磨自己该不该也照葫芦画瓢呢,沈虹帮他解了围:“能别吹牛么?还坐飞机,你先得瑟出京城再说,别到时候骑自行车来!”

“你看你这人,我就是表一下决心是多么的坚决,你怎么这样呢你!”

“就怕你到时候都失联了,还坚决呢!别说那些没用的,从现在起好好看书学习,别给老师添乱,我就替大家谢谢你以及你们了!”

“你们也学学李思平,刚来时候啥成绩,现在啥成绩,你看看你俩,原来还能整个倒数第五,现在好了,全学年你俩整倒数第一!”沈虹说话嘴上都带刀,几句话就割得两个皮小子体无完肤。

“那能怪我们吗?凌老师就给他一个人开小灶,也不给我俩补课啊!”王力脸红脖子粗的给自己找理由。

凌白冰俏脸一红,她不自觉的和李思平对视一眼,发现他也在看自己,赶忙转开视线。

沈虹根本不给王力机会辩解,直接就怼了回去:“开玩笑,你都倒数第一了,还给你开小灶?开小灶吃烧烤啊?人李思平咋学习的,天天回家学到后半夜,早上三四点就起床了,你俩呢?放学了就小人书游戏厅,现在又多了个去处,每天还都去网吧呢吧?凌老师找你俩说多少回了,你俩谁听劝了?”

“我……”王力彻底没词儿了,垂头丧气,不言不语,无论是事实还是言辞,他都无法反驳沈虹。

倒是李海波皮了一句:“那个,沈大班,也不能这么说啊,我的成绩还是有提高的,凌老师跟我谈了以后,你看我上次摸底,已经前进七八个名次了!”

“你还有脸说?那是因为其他几个班倒数的那几个人逃课没参加考试记零分,才把你成全了吧?”

看着沈虹怼来怼去八方六合唯我独尊、两个皮小子被她怼得体无完肤的样子,凌白冰和李思平一边吃菜一边强忍笑意。说来也怪,沈虹这性格和成绩,和李思平关系好不意外,和王力、李海波两个人竟然也关系不错,虽然可能是因为她个子高坐在倒数第四排平常接触得多,但还是让大家有些莫名其妙。

“好了,好了,他俩能安安静静坐在教室里不去调皮捣蛋影响别人,我就满足了,我希望大家都坚持到毕业,不要有一个人掉队,毕业照的时候要一起照,这就足够了。”凌白冰转过头,看着沈虹,眼角余光也扫过李思平,轻声说道:“相识一场,共同走过这一年,你们长大了,我也明白了很多道理,这是最值得的。来,再喝一杯!”

“还是老师好,比沈虹好,呜呜呜!”王力抹眼泪的样子又娘又贱,沈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却也端起了杯子,和大家碰到一起。

“干杯!”

“干杯!”

师生五人天南海北的聊天吹牛,说学习说生活,说学校里的奇人异事,说班上的鸡毛蒜皮,不知不觉就聊到了八点多钟,每个人都喝了两三瓶啤酒,李海波和李思平还好,王力已经开始胡言乱语,凌白冰也有点要失去控制的意思了。

酒意上涌之下,凌白冰站起身,要去门外叫个计程车,送大伙儿回家,却被沈虹拦住了。她要了凌白冰的手机,出去打了个电话,这才回来告诉大伙儿,她跟家里说了,一会儿有车来接,把每个人送到家。

刚才凌白冰拿出手机来,李海波就眼馋的厉害,现在趁著酒劲儿,大著胆子跟凌白冰借了过来,拿到手里爱不释手的摆弄了半天。

凌白冰醉眼朦胧的说道:“海波啊,你喜欢这个手机啊?喜欢的话,老师送给你怎么样?”

“您可别逗我了,这么贵重的东西,我可不敢收,再说就算您给我了,我也用不起啊!”

“就算能用起,你有啥用啊?给女朋友打电话啊?”王力适时补了一刀, “怎么着,两个女朋友忙不过来了?”

“你给我闭嘴!”李海波赶紧捂住王力的嘴,怕他说出更多自己的秘密来。

“啥?海波你还早恋呢?怎么不告诉老师呢?老师给你保媒去!”凌白冰也开始胡言乱语了:“早恋吧,其实没啥,主要是不能影响学习,一边谈恋爱一边考大学,那才是高手,思平你说对不对?”

“对,您说得对!”李思平忙不迭的点头,心里头忧心忡忡,生怕凌白冰说出什么过火的话来。

正惆怅著,窗外喇叭声响,沈虹跑出去看了一眼,随后又回来,告诉大家车到了。

帐早就结完了,几个人摇晃着出门,只见门口停著一辆别克商务车,看见沈虹出来,车门轻轻滑开,随后司机下来,对着沈虹点点头,扶著几个人依次上了车。。

“王力,李海波,你俩都住哪儿?给你们先送回去!”沈虹扶著凌白冰,最后一个上了车,回头对着坐在最后排的两个男生问。

“我到时代庄园,王力家不远,我送他回去就行。”李海波搂着王力,贼笑着问道:“你怎么光问我俩家在哪儿,不问问李大个儿呢?你知道他家在哪儿住啊?不会是去过了吧?”

“就你嘴贱!”沈虹瞪了一眼李海波,说道:“我这还没问呢!”

“先送他俩,然后再送凌老师就行,我家离凌老师家不远。”没等沈虹问起,李思平主动说到。

“对,我俩离得不远,也就两三条街,哈哈!”凌白冰有些失态了,靠在座椅上,星眸微闭,夜色映在她的俏脸上,光影疏离,忽明忽暗。

“那……行吧!崔叔叔,你先送凌老师吧,她离得近,就在前面不远。”沈虹口中的“崔叔叔”点了点头,瘦削的脸庞上,有股说不出的冷峻。

李思平酒量不错,基本没受到什么影响,他看看“崔叔叔”,又回头看看沈虹,心里不由得多了一些揣摩。

凌白冰新租的房子距离学校不远,平常也是走不了多久就到了的,商务车稳稳停在小区门口,王力已经下不来车,李海波留在车上照顾他,李思平和沈虹负责把凌白冰送上楼。

沈虹搀扶著凌白冰,看着李思平从凌白冰的手包里找出钥匙,熟练的打开了门,这才说道:“我扶老师进屋。”

李思平识趣的站在门口,等沈虹安顿好凌白冰,这才出门来,轻轻带上了防盗门。

回到车上的这一路,沈虹都有些欲言又止,李思平却因为心有旁骛,没有注意到少女的神情忽明忽暗、变幻不停。

在沈虹的要求下,商务车把李思平送到了小区楼下,看着商务车的车灯消逝在夜色里,李思平长吁了一口气,心中莫名的怅然。

本以为今天会有转机,没想到喝醉了酒的凌白冰全然忘了约好的深谈,他无奈的踱著步子往家里走去。

“嗡嗡嗡!”是凌白冰用上手机后不用的那个传呼机响了,李思平掏出来一看,上面显示著六个字:缓归,盼来,二水,没有号码。

李思平一顿,随即心中一阵狂喜,他狂奔出小区,一路快跑,平常走路要十几分钟,这次三分多钟就感到了凌白冰家楼下。

他颤抖著双手,强忍着气喘吁吁的呼吸声,掏出书包里的钥匙,轻轻地插进钥匙孔,缓缓地拧动,尽量不发出一丝声响,打开了铁门。

门里的光亮透出来,接着门打开了,一个窈窕的身影正伫立在那里,两腮晕红,星眸半闭。

“……”一个称呼哽在喉咙里,李思平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傻瓜,进来吧!”凌白冰换了白色的蕾丝长身睡衣,披散了头发,就那么懒散的靠在门边的柜子边上,言笑晏晏。

防盗门在身后轻轻带上,李思平放下书包,一路奔跑导致的喘息已经放缓,眼前诱人的景象却恍如隔世,相比强烈的诱惑之下,更多的是困惑和不解。

“抱我……”凌白冰闭上眼睛,伸出双臂,柔媚可人的身体舒展开来,等待少年的拥抱。

李思平张开双臂,将那熟悉又陌生的身体抱进怀里,淡淡的熟悉的香气涌入鼻间,久违的甜蜜让他再次迷醉。

“去床上……”凌白冰伏在李思平耳边呢喃著,借着酒醉的疯狂,还有彻悟的放纵。

李思平熟练的抱起身材曼妙的年轻女教师,两步就到了床边,把凌白冰放到床上,自己侧身在她身边躺下,看着她美好的面庞,情不自禁的深吻下去。

凌白冰热情的回应着他,玉腿从睡衣裙摆中伸出,轻轻勾在少年的腰间,鼻翼轻轻翕动,哼出动人的喘息。

就像久违的朋友彼此相对,不需要千言万语一般,两个人动作轻柔却又熟练的解下对方的衣衫,很快裸裎相对。

“嗯……”李思平超出同龄人尺寸的肉棒被凌白冰轻轻握住,滚烫火热的感觉顺着手心传来,她情不自禁的呻吟出声。

李思平熟稔的覆上美丽班主任老师的年轻身体,粗大的肉棒被那玉手牵引著,进入爱的港湾,熟悉的快感传来,两个人同时快美的叫出了声。

静静感受这美少妇的细腻和包裹,李思平伏在美丽班主任的身上,轻轻亲吻她的面颊和秀发,低声问道:“宝贝儿……为什么……”

“傻瓜……”凌白冰伸手梳弄著男生的头发,双目微睁,目含深情:“我不知道男人是不是都这样三心二意,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人尽可夫,我只是突然明白了,有人视我如珍宝,有人为我挺身而出,那么这一切,就都是值得的……”

“或许这世上有真爱,或许没有,不管最终如何,这寻找的过程中,有你陪我,便不孤独……”

“我不物质,但我也不自命清高,有一个少年,愿意宠我爱我疼我惜我怜我养我,我还有什么可挑剔的?你爱我,我是知道的,可我爱不爱你,我一直回答不上来,也是这段时间,我才明白,我对你的爱,可能还不如你爱我那么强烈,那么我又有什么权利,要求你一心一意的爱我?”

“我没有奋不顾身的爱你,却挑剔你用情不专;我心存着顾虑,却埋怨你三心二意……”凌白冰轻轻耸动翘臀,套弄男生的肉棒,运动和快感让她微微喘息,语调中多了一份媚意:“嗯……我一直没想好,要怎么和你相处,却从来没想过和你真的分离,但今天的事情让我明白了,我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我要你像爱一个女人那样的爱我,我更要像爱一个男人那样的爱你——而不是和自己的学生偷情!等你毕业了,我就正式做你的女朋友”,凌白冰顿了顿,接着说道:“至于你的青姨,我不介意和这样一个优秀的女人分享你的疼爱,我也不害怕和她竞争!”

“好哥哥!好老公!来吧,干你的冰儿吧!肏我!让我做你的女人!”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