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形依旧枕寒流 (41) 作者:刘伶醉

.

【山形依旧枕寒流】

作者:刘伶醉2021/04/23发表于:SIS论坛

第四十一章 别离

凌白冰走下讲台,轻轻地踱著步子,平复著因为演讲带来的激动心情。

学生们有的窃窃私语,有的被激起斗志翻出模拟试题,有的则黯然神伤,为不到半个月就要来到的毕业和分别多愁善感。

凌白冰明白,青春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道难解的习题,没有谁能提供正确答案,自己能做的,其实并不多。

她从来不认为好学生是管教出来的,尽管有时候管教是必不可少的,更多的时候,她都相信,一个好的环境和好的榜样,都是无比重要的。

“老师,您说我这考高中估计是够呛了,中专吧,我还不打算念,我毕业了该干点啥好呢?”看凌白冰走过来,王力伸著脖子,涎著脸问到。

“回家娶媳妇儿吧,你这身高够用了。”旁边的李海波幸灾乐祸。

“去,怎么哪儿都有你呢?”王力不乐意了。

“能继续读书是最好的,如果实在是不感兴趣,上个中专读个技校也可以。

如果这些都不喜欢,那么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学一份手艺,也是可以的。”凌白冰没理会两个人的插科打诨,认真的回答。

“学个手艺……”王力泛起了嘀咕,随即摇头道:“我都不知道自己想干啥,家里打算给我安排个工作,我还没想好去不去……”

“你才十五岁吧?哪个工作单位敢要你去上班啊?”沈虹离得不远,插了一句。

“开玩笑,不用到中考我就满十六周岁了,可就不算童工了,再说了,自己家的生意……”王力有点臊眉耷眼,他有点不太好意思承认自己是借着父母的光才有工作的。

“那也挺好的啊,跟着你父母学学做生意的本事也不错,但是我还是建议你这个年纪能多学一点东西,不然等以后思维形成定式了,想再学习就不容易了。”

凌白冰还是很难放下老师的职业病,继续苦口婆心。

“老师您就别操心他了,全世界都饿死了,他都能胖的走不动道儿!”李海波满脸的不以为然,勾着手臂斜指著王力说道:“您是不知道他爹妈给安排的什么工作,管食堂!后勤工作!这也就真的得是自己家儿子,初中毕业就走上这么容易腐败的工作岗位,还了得!”

“你丫闭嘴!就你话多!”王力赶紧摇头,说道:“老师您别听他的,不是那么回事儿,我妈管,我主要是给她干活儿,打打下手。”

“这样也行,跟着你家大人在一起,能少走一些弯路。”

“嗯,反正我是不打算继续念书了,往这儿一坐,动都不让动,憋屈死我了。”

要毕业了,凌白冰本身也没什么老师的架子,王力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说是这么说,可你知道么,未来你会面临很多比现在还约束你还憋屈你的事情,到时候你就能明白,这段时光是多么的美好了。”凌白冰苦笑着摇摇头,不再多说,她也知道,再怎么说都是多余的。

“李海波,你呢,你毕业了有什么打算?”凌白冰来了兴致,身体自然的向后一靠,正靠在李思平的课桌侧面,她双手背在身后,轻轻握住课桌的桌沿,柔软的臀部似乎不经意的,正好压在李思平的手上。

李思平正一手把著桌子一手撑著脑袋,听他们聊天,凌白冰的动作让他吓了一跳,却发现桌上堆积著的乱糟糟的书本,正好挡着他的手,除了同桌,没人能看到俩人之间的猫腻。

李思平用眼角的余光看过去,刘海超正在那里看书,他本来就是个专注的人,刚才被凌白冰的话激励,正在对着语文课本用劲——当然这只是表象,实际是语文书下面压着黄易的《寻秦记》,看到班主任背对着自己,他正自觉奸计得逞,看的入神。

因为穿着裙子,薄薄的衣料下面,能感觉到肌肤的柔软和光滑。数月以来的相处,李思平早已对这美臀的触感熟悉了,但在课堂上,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儿,做这么直接而又暧昧的动作,却是从未有过的。

挺翘的肉臀被桌沿挤压出一条横向的凹陷,他的小手指谨慎的沿着沟沿轻轻滑动,特殊的环境带来强烈的刺激,早晨刚发泄过的肉棒迅速充血膨胀起来,将裤子顶出一个明显的凸起。

“咦?”似乎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李思平差点叫出声,他再次轻轻滑动小拇指,最终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我想上个中专……”李海波并不知道刚才还逸兴遄飞的班主任此刻正和自己的好兄弟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说到未来,他有些腼腆,但却无比的坚定:“我打算好好学学跟电子和电脑有关的东西,现在有点后悔当初没好好学习了,不然上个大学,学点儿更高端的多好……不过就算上中专,我也想好好钻钻这一行,我觉得将来肯定是电子技术吃香,手机肯定会越来越多的人能用上,到时候我就开个修手机的店,肯定能赚钱!”

“你咋就想着赚钱呢?还修手机,那么贵的东西,谁能信得着你去修?”王力总是不忘了给好友泼凉水。

李海波压根不理他,因为他觉得自己跟王力的智力水平不在一个层面上,他继续说道:“我家里的意思是让我先上高中,高中毕业了再考个大专,再去学这些东西,但我觉得,到时候可能就晚了……”

凌白冰肯定的点了点头,她的语调很平稳,丝毫看不出身体的敏感部位,正在被自己见不得光的情郎触碰和抚摸,她轻轻道:“其实只要对未来有……想法就好,有一个明晰的规划,然后朝着目标去努力。我的人生经历告诉我,一个人活着,最终的要做好三件事,首先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然后是知道如何去争取和获得,最后就是,要学会和懂得珍惜。”

她站直了身子,再次大声的重复了刚才的话,然后说道:“我希望同学们能记住今天的这番话,也希望我能和大家一样,都在接下来的人生里,做好这三件事!”

作为班主任,感觉著和同学们相聚的时间也不多了,凌白冰的内心也有一种怅然的情绪在涌动。

这是她第一次带毕业班,第一次以一个班主任的身份来面对毕业这件事,这一切对她既新奇,又充满了挑战。

她很想抓住什么,却发现自己什么都抓不到。

“李思平,你来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凌白冰离开教室前,叫了李思平一声。

同学们没有人当回事儿,仍然继续著刚才的讨论,只有沈虹盯着李思平高大的背影,若有所思。

李思平跟着美丽的班主任,在走廊里一前一后的走着,看着她裙摆下挺翘的肉臀,他想起来刚才教室里的那一丝美好触感,低声问道:“宝贝儿你没穿内裤吗?”

凌白冰被他的话弄得俏脸一红,却仍保持着为人师表的端庄,低声说道:“瞎说什么呢……”

“明明没穿,什么都没摸到。”

两个人走到楼梯拐角处的时候,凌白冰回头捶了他一拳,嗔道:“没见过丁字裤吗?都被你拽坏了几条了?”

李思平握住她的小手,一把把她拥进了怀里:“让我检查一下!”

“楼下有上体育的,能看见……”凌白冰推开了少年情郎,却没有松开他的手,拉着他朝楼梯拐角处的杂物间走去。

杂物间在一楼,正在小楼梯的下面,平时很少有人往这边来,一扇木门用一根铁丝简单缠了一下,打开门,里堆满了笤帚、簸箕和拖布之类的物品,有股不好闻的霉味。

“吻我。”在杂物间里,凌白冰扑进情郎的怀里,热情如火。

李思平抱住美丽的班主任情人,双手从后面掀起她的裙子,抚摸著挺翘的臀尖,发现她真的穿了内裤,只不过是非常性感的丁字裤。

两个人的欲火逐渐升腾起来,凌白冰终于还是清醒的,没有失去最后的神智,轻轻推开他说道:“都怪你,在教室里还逗人家!快别乱来了,一会儿下课该有人来了……”

“这都能怪我?你在教室不引诱我,我能有感觉吗?再说你为啥叫我出来?”

李思平觉得特别冤枉。

“就怪你,就怪你!”凌白冰此时此刻哪里还有班主任的样子,完全就是个情人面前的小女生,她捶著自己学生的胸膛,脸蛋红扑扑的满是羞意,却还是说道:“不知道怎么了,就想让你好好抱抱我……”

明明早上才分开的,李思平腹诽著,心里却明白,她可能也是因为刚才的一番话,有了不一样的感受。

两个人紧紧的抱在一起,李思平的身体反应全部传递给了凌白冰,他自己倒没觉得怎么样,心里想着抱一会儿自己赶紧回去,却不曾想凌白冰仰起头,低声说道:“就插一下,晚上回去再做,好不好……”

“嗯?”李思平都愣住了,心说我也没想要怎么样啊?

“那就晚上……”李思平话都到嘴边了,又咽回去了,看着年轻少妇的神情,他就算再傻,也明白凌白冰是什么意思。

他勾起班主任老师修长的玉腿,已经感觉到一只温润的小手已经将肉棒解放了出来,两个人早已配合多次,默契度很高,不过片刻,肉棒就进入了一处湿热的所在。

“唔……”凌白冰伸手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的声音传出来,就那么用一条腿站着,被少年快速的抽插起来。

特殊的环境让两个人都很兴奋,李思平动作的幅度很大,频率也很快,不到一分钟,他就有了射精的感觉。

感受到体内阳具的膨大,尽管没有高潮,但也足够的舒爽了,凌白冰伏在少年情郎的胸口腻声道:“别忍了……晚上再玩……”

“好!”得到美人儿的许可,李思平加快抽插,快感累积,马上就要射精了。

“别射在里面!”突然想到了什么,凌白冰挣开少年的怀抱,不顾身体酥软差点坐到地上的狼狈,伸手握住犹自带着自己的体液的肉棒,毫不犹豫的就用嘴含了进去。

和继母在一起,他不止一次享受过她过人的口技,口爆和颜射更是早就通过黄色小说的理论指导后有了丰富的实践经验,但是在凌白冰这里,他还没有享受过这种级别的服务,甚至就连口交,都没有发生过。

可能也是因为继母那里享受的太多,他从来没想过让凌白冰为自己做这样的事,在他的心目中,美丽的班主任老师还是要更加高贵一些,做不来这些看起来似乎有些下贱的事情。

但他不知道的是,作为女人,凌白冰懂得本来就比男人多,何况她要面对的竞争对手,是唐曼青那样的尤物女人。

凌白冰没想过会用这种方式让情郎享受自己的唇舌,她只是突然间想起来自己穿的是丁字裤,射在里面的话,可能会弄得比较狼藉……

强烈的视觉刺激和心理刺激下,李思平突突的射出滚烫的精液。

凌白冰有些呛到,她犹豫了一下,将口中的精液吞了下去。不是她多么厉害,而是俩人在这里,连个纸巾都没有,难道要吐在地上……

“宝贝儿,你真好!”李思平将她抱起,紧紧抱在怀里,内心全是男人看到女人全身心爱着自己的那种感动和歉疚。

凌白冰倒是没觉得如何,她觉得自己只是事急从权,没有太多的想法,却还是问道:“你青姨也这么做过吧?”

李思平点点头,没说什么,只是将怀中的佳人抱得更紧了。

“我爱你。”凌白冰轻声呢喃,声音微弱的,连自己都没有听见。

* * * * * * * *

时间如水,再怎么不舍,终究也是要走到尽头的。

中考如约而至,一群十四五岁的少年,带着对未来生活的不同憧憬,走进考场,他们的人生,将在这里出现不同,从这里开始,走上属于自己的那条路。

凌白冰站在考场外,看着在门口消失的那些年轻的背影,怅然若失。

作为班主任,中考的这几天她都坚持着到考场来,给自己的学生们打气,给他们排解压力。

今天下午是最后一科,她没有和之前一样,等学生们进去了就离开,而是就那么站在那里,打算看看同学们最后一眼。

虽然知道自己有点矫情了,她还是想在这里,看着自己的学生离开自己。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开始有学生交卷了,三三两两的身影离开校门,有的恋栈不去,有的毅然离开,都是青春的婉转和悲壮。

人群中出现了李海波和王力的身影,俩人也是踩着交卷的最低时间线交的卷。他俩倒不是答题多认真,而是李思平告诉他们,只要坚持到铃声响交卷,就每人二十套写真集……

他们看到凌白冰站在门口,没想到班主任会在这里等著,就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并不畏惧什么,因为他们,已经毕业了。

“老师……”两个人走过来,有点不自然的打着招呼。

凌白冰只是微笑着,冲他们点点头,然后伸开双臂。

李海波有点愣,随即明白,也伸出双臂,和美丽的班主任老师轻轻地拥抱了一下。

王力也照葫芦画瓢,但老师的身体还是让他有点心荡神驰。

两个年轻男孩都有些脸红,但也被凌白冰的动作和神情弄得有些伤感。

凌白冰的眼眶有些湿润,她轻声的说道:“不看学习,也不论成绩,老师永远以你们为傲,从这里走出去,希望你们越来越好。以后……以后有机会,就回来看看!”

“会的,老师,您放心!”王力的眼睛红了,他捶著自己的胸脯,毫不含糊。

“嗯……”李海波轻声答应,他更加早熟,知道今日别后,再相见何其的难,所以更加伤感。

最后一科考试本来时间就不长,越来越多的学生交卷了,凌白冰和他们一一拥抱,不知道是第七个还是第九个学生的时候,她终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哭了起来。

这些学生是她从初一教到初四的,其中一个班她还临危受命作为班主任带了一年,这一年里,她失去了很多,也收获了很多。

她见证了他们的成长,他们也见证了她做出了人生中最重大的选择。

李思平和沈虹一边走一边讨论著刚才的一道题,已经考完了,不怕交流对错了,正说着,他就看到了校门口哭红了眼睛的凌白冰。

凌白冰很美,尽管已经那么多次的肌肤相亲,但他还是会时不时的被她惊艳,随即因为自己能被这样的美人垂青而无比骄傲。

此刻她在门口那里梨花带雨的样子,被一群学生簇拥著的样子,更是无与伦比、美不胜收。

经过的考生,迎接考生的家长,很多目光关注著这里,既习以为常,又觉得与众不同。

悲伤地情绪很快感染了二人,沈虹看凌白冰哭的柔弱,和她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她自己流着泪,却仍轻轻地拍打着凌白冰的后背,安慰着她。

不论是冬令营的相处,还是作为班主任对她的照顾,凌白冰都是她无比信任的好老师、好姐姐。

凌白冰无声流泪,被一个更加结实和温暖的怀抱抱住了,李思平的眼眶微微湿润,经历过那些生离死别,他对这份悲伤情绪的抵抗明显更强一些。

感觉到抱着自己的臂膀紧了紧,凌白冰抬起头来,看到李思平提醒的眼神,她明白这里不是宣泄感情的地方,她离开情郎的怀抱,环顾四周,问道:“咱们班的学生都出来了吧?”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她擦干脸上的泪水,有些哽咽的说道:“那么,就最后一次,同学们,我们……放学吧!”

哭声再次响起,回荡在校园的上空,久久不息。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