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山形依旧枕寒流 (32) 作者:刘伶醉

.

【山形依旧枕寒流】

作者:刘伶醉2021/04/13发表于:sexinsex

第三十二章:孽欲

李思平和凌白冰两个人在商场逛到七点多钟,因为还没吃晚饭,饿的实在是忍不住了,才止住这个不好的势头,找了一家西餐厅吃饭。

把菜单递给凌白冰,李思平掏出那个给唐曼青买的手机,说道:“宝贝儿你先点餐,我给青姨打个电话报个平安。”“她知道你给我买手机了吗?可别说漏了嘴!”凌白冰生怕被李思平的继母知道自己和学生之间的事情,之前就再三问过,这钱他拿出来花,唐曼青知道不知道。

李思平当然不会实话实说,只是说这是投资收益的零头,还不打算让继母知道。

凌白冰像其他恋爱中的女人一样,无条件的信任了自己的爱人,她没有多想,仅仅是提出了自己的担忧,在得到保证不会出问题的时候,就放下了防范之心。

李思平走到餐厅门口,按照营业员介绍的方法开了机,按了号码,拨了出去,听筒中传来“嘟嘟”声,两三声后,电话就接通了。

“喂,你好,哪位?”唐曼青慵懒的声音传来,背景里还有小妹思思的笑声,估计又在看动画片了。

“青姨,我,思平。”

“啊,思平,怎么了?手机买完了这是?”电话那头的唐曼青语气平和淡然,两人早就商量好了买手机方便联系,至于买什么价位的,唐曼青并没有提意见,她觉得继子大了,用自己赚的钱买部手机,很合情合理——再说也贵不到哪儿去。

“买了,给您买了一部翻盖的,给凌老师买了一部诺基亚的,等我拿回去给您看看。”

“买了就好了,早点回来,路上要注意安全。”

“嗯,我们吃口饭就回去了,凌老师说今晚不”补课“了……”李思平看身边有人走过,放低了声音。

“不”补课“呀?”电话那头,唐曼青的声音也放低了,她小声笑着说道:“那好,回来姨给你补上!”

“补课”在母子之间有了特殊的含义,不补课了,意味着今晚的师生性爱不会发生了,那么……

“还是青姨疼我!”

“臭小子!乖,早点回来,注意安全,姨早点把思思哄睡,等你哦!小老公!”

李思平挂了电话,脑海里还是继母美艳诱人的风姿,他感觉走路有点不便,半路去了下洗手间,平复了一番心情,这才回到餐位上。

“我点了两份牛排,两份意面,还有个蔬菜沙拉,都是你爱吃的,你看看要不要再点点儿别的?”凌白冰递过来菜单,站起身道:“你看着东西,我也去下洗手间。”李思平点点头,看着宽袍大袖遮住美好身材的凌白冰离开,袅袅婷婷的走向洗手间,想着那身衣服下面的美好身体,下体自然又有了反应。

十六岁的年纪,性欲来的就像呼吸一样自然。这段时间里,他在继母和老师之间左右逢源——当然这更多的得益于继母的曲意逢迎和倾力相助,包括该送什么样的礼物,该说什么样话,该如何相处,该怎么哄女孩子开心,唐曼青都倾囊相授,让自己飞速进步。

几乎每个夜晚或清晨,他都会和这两个同样性感美丽魅惑人心却又风格不同甚至截然相反的女子中的一个颠莺倒凤。

相比之下,因为了解到凌白冰的存在,又是朝夕相处的母子关系,唐曼青对继子对她的索取和自己的欲望都很克制,尽可能在不与凌白冰冲突的情况下与继子发生关系,并尽可能的为他营造休息的时间。

但唐曼青毕竟不是圣人,除了最开始那几天的不受控制外,她最近一次月经结束后的几天里,也是忍不住的需索无度,反而是凌白冰看出了李思平的精力不济,不让他靠近自己。

就这样,李思平在两个女人之间维持着微妙的一种平衡,但这种平衡有多脆弱,他却并不知道。

他和唐曼青有过关于性爱的深入交流,某次性爱过后,唐曼青直言不讳的告诉他,他的身体天赋和本钱都是极好的,似乎还有一点阳亢的迹象,但是因为年纪毕竟还小,不宜过多沉溺于女色,等过了十八岁,真的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李思平不懂这些,作为一个十六岁的中学生,他只知道有两个尤物可以任自己轻薄,其他的,不在自己考虑范围之内。

在最初的新鲜感过后,唐曼青终于狠下心来,给他定下了规矩,只要当天和凌白冰做爱射精了,那么就绝对不允许他碰自己,自己也绝对不挑逗他;如果他能坚持两天不做爱,那么唐曼青会在接下来的一天内,时刻叫他哥哥或者其他任何他喜欢的称呼,而且只要条件允许,就为他口交;如果持续的时间能够更长,那么唐曼青允许他对自己为所欲为。

为了这些小诱惑,李思平知道继母也是为了自己好,确实控制了几次,也尝到了甜头,但毕竟少年任性,他的欲望多数都倾泻在凌白冰身上了。

他不止一次的比较过两个女人的不同,从身材上,两个女人都是尤物级别的,凌白冰有胸有屁股,只是四肢比较纤细,人也比较苗条;唐曼青则是胸超大臀也够翘够丰腴,腰腿不如凌白冰那么细却更加匀称有致,比较下来,李思平更喜欢穿着衣服的凌白冰,脱了衣服的唐曼青。

从相貌上看,凌白冰明显胜出,她是典型的美人相貌,唐曼青则不容易让人有眼前一亮的感觉,要认真端详品味才能感觉出她的美来。

皮肤上则是唐曼青更胜一筹,她长期坚持保养的成效还是很明显的,特别是现在家里经济有了保障以后,她的保养水平基本恢复了当富太太时的水准,皮肤更显出色。而且因为知道有竞争对手的存在,唐曼青对自己身体的重视几乎是变态的,她现在闲暇时会坚持做瑜伽和各种形体锻炼,正打算把女儿送到幼儿园后去健身。

在性爱方面,凌白冰是典型的闷骚型,会一边满脸羞涩的抗拒自己,却又风骚淫媚的浪叫,对很多新鲜事物也愿意尝试,只是免不了会俏脸通红。更多的时候,她喜欢被动的被带到一个特定的状态里享受性爱,并不会主动追求,假如李思平不提出来,她最多在心里有向往,但绝对不会主动挑逗。

唐曼青则不然,她时刻掌握著性爱的主动,即便在性爱开始后百依百顺、无所不用其极,她也掌控著性爱何时开始、何时结束这样的关键,可以说李思平是整场戏的主角,他可以为所欲为,但必须要听从导演的时间安排和场景选择——尽管“导演”也早已被他征服。

很多性爱的花样,他都是从唐曼青哪里学来,然后施展到凌白冰身上,比如后入式,比如女上位,比如观音坐莲,比如情趣睡衣,比如暴露和拍打……

“宝贝儿,我加了个你爱吃的芝士焗土豆泥!”凌白冰的脚步声打断了李思平的思绪,他站起身帮她拉开椅子,显得极为绅士。

凌白冰忍不住笑,轻轻道:“跟哪儿学的?还挺绅士的呢!”

“无师自通,无师自通,哈哈!”李思平打了个哈哈。

“小样儿,今天满足了吧?这一晚上又是”宝贝儿“又是”老婆“的,便宜让你占了个够!”

“怎么能是占便宜呢?这不是事实吗?赤裸裸的事实!”李思平把“赤裸裸的”几个字咬的特别重。

“讨厌!”凌白冰撒著娇,她也很喜欢这种约会的感觉,刻意的忘却了眼前的情郎不过是个十六岁的少年。

“来,宝贝儿,叫声”老公“听听!”李思平一脸贱笑。

“你就坏吧!”凌白冰往外看了看,过了饭时,餐厅里的人并不多,也没人注意自己,这才红著脸,小声的说道:“老公!”

“哎!乖!”这种在公众场合调情的感觉太美了,李思平都快美到桌子底下去了,他冲远处的服务员招手:“服务生,给我女朋友来一杯果汁!”

“大晚上喝什么果汁!”凌白冰被他的行为弄得哭笑不得,拽了把他的衣角,冲走过来的服务员说道:“不用麻烦了,一壶白水就好!”

“别的,来个什么奶茶吧!”李思平坚持。

“……”凌白冰没说话,等服务生走了才说道:“就非得大声宣誓主权是吧?

要不你写个纸条,贴我脸上?”

“那……哪儿能呢?嘿嘿……”被凌老师的犀利言辞弄得不敢说话了,李思平犹犹豫豫的伸出手,握著美丽班主任的柔嫩小手,说道:“宝贝儿不生气,啊,不生气,我这不是小人得志嘛!嘿嘿……嘿嘿嘿……”

看他笑得猥琐,凌白冰抽回手打了他一下,嗔道:“瞅你那傻样!”

两个人闹了一会儿,凌白冰问道:“对了,那笔钱你把我借你的扣除了,剩下的就一直放你那儿吧!看看有什么投资就拿去投资,就别总给我往回拿了。”

“一直搁我这儿你放心啊?”

“有啥不放心的?你能看上我这点儿钱啊?”凌白冰一翻白眼,说道:“再说了,我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要钱干嘛?”

“那可不一定,钱能做的事情可多了!”李思平小心翼翼的试探道:“比如买个车啊,买个房子啊……”

“那得猴年马月啊?还买车?我都不会开车!”凌白冰不以为意的说道:“你别那么小心了,事情都过去了,我现在根本不想他了。”

凌白冰说的是心里话,现在提起来胡铭,似乎就像是回忆里的一个小插曲,不怎么和谐,但并不影响什么。

没有影响到工作,对生活的影响都微乎其微——除了搬个家外,她的生活和以前根本没什么不同,非说有什么不一样的话,也是有了李思平这个可以朝夕相伴的小情人——就算有不同,也是更加美好了。

她也惊讶于自己如此快就忘却了原本以为多么刻骨铭心的感情,原来的那些遗憾似乎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一般,只有她自己心里明白,回忆就是回忆,总是会在不经意的时候浮现出来,无法忘却,只能淡然处之。

“您能想开了最好!”李思平放下顾虑,说道:“我用这笔钱再投资几次,估计您就能够付个首付了,到时候有自己的房子了,就好多了。”说到正事儿,李思平不自禁的用上了尊称。

凌白冰洒然一笑,说道:“房子这事儿我不着急,钱够就买,不够租也可以,顺其自然吧!”

没等李思平说话,她接着说道:“再说这不是有你呢吗?你一天让人家”老公““哥哥”的叫着,等将来发达了,不给人家买套房子啊?““买,必须买!”李思平以为凌白冰发现了自己的意图,赶紧拍胸脯表态,没想到凌白冰却说道:“瞅你那傻样吧!老师可不用你给买房子,你毕竟还小,家里还有你青姨当家,哪里能拿出来那么多钱给我买房子呢?可千万不能让她知道了咱俩的事儿,不然我真的没脸见人了……

“两个人边吃边聊,等吃完饭,已经晚上八点多了。

“宝贝儿,要不咱们看电影去吧?”看着商场大荧幕上的广告,李思平蠢蠢欲动。

“想什么呢?就算你今天不用写作业,明天还不用上课了?你忘了自己什么身份了?”凌白冰叉著腰噘著嘴,一脸煞气,可惜大墨镜遮住了眼睛,降低了这份威严。

“哎!那等我中考完事儿了,咱俩一起去看电影好不好?”李思平瞬间认怂。

“当然好了!但你必须得好好准备中考,不能放松,听到没?”看少年不情愿的点头,凌白冰依偎过来,贴在他身边说道:“人家第一次带毕业班,不想被人瞧不起,你也不想看我笑话的吧?你是后进变先进的典型,人家可指望你呢!

别让我失望哦,好哥哥!”

“我骨头都要酥了!”李思平假装腿软,随即豪情满怀的说道:“你就瞧好吧!看我不考个全校第一……第五……第十五好了!”

“瞅你那点儿出息!”凌白冰气不打一处来,正要捶他一顿,没想到李思平竟然撒腿就跑,两人一阵打闹,直到闹够了,才一人一杯奶茶打车回了家。

等把凌白冰送进了屋,李思平就有点克制不住想要做爱,凌白冰坚决的制止了他,告诉他时间不早了赶紧回家,别让青姨惦记云云。

李思平又腻味了一会儿,看凌白冰很坚决,也不再勉强,温存了一下就作别离开。

他只是少年心性贪玩而已,出了门没多久,就忘了对凌白冰索爱被拒的苦恼,转而期待起家里美艳的继母来……

继子踏着夜色进门的时候,唐曼青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她无聊的换著频道,希望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有了手机号码,她本想打个电话问问平安,却又考虑到凌白冰在旁边,加上她聪慧的头脑,知道没有哪个男人喜欢自己的女人关注自己的行踪——哪怕他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

不过终于等到了,门响的一刹那,她很想站起身来,像妻子迎接丈夫那样迎接继子,可随即她就放弃了这个想法,那样显得太做作了。

她就那么躺着,任身上的毛毯无声滑落,露出穿着米色睡裙的性感身体,一双星眸满含春情,看着晚归的继子。

“回来了?外边不冷吧?”嘴上说着不咸不淡的话,手上却放下了遥控器,露出一条洁白的手臂。

李思平手上拎着东西,四五个购物袋重量不大却很不方便拿,颇废了他一番功夫。

他脱了鞋子,轻声问道:“思思睡了?”

“睡了。”唐曼青依旧很平静。

“青姨,今天可是第二天了,我昨天就没做爱。”李思平站在门口,解开了裤带,露出硬了一路的大肉棒。

一股滚热的春潮一下子在身上弥漫开来,唐曼青感觉自己好像是飘过去的,那么轻易就匍匐在继子的脚边,一边用手握住那根让她日夜思念的肉棒,一边仰著脸呢喃道:“好哥哥,好老公,想死姨了!”

看着继母如痴如醉的舔舐还带着汗味儿的肉棒,内心和肉体的欲望同时得到了强烈的满足,李思平闭上眼,舒服的叹了口气。

“老公……哥哥……到沙发上去吧,姨好好给你吃一会儿!是不是忍的很辛苦?”唐曼青一脸的骚浪,她知道该如何在自己的男人面前矜持,也明白在需要的时候要无比的淫荡。

李思平点点头,拉着光着脚丫的继母走到沙发边上,他先躺了下去,然后蜷起双腿,让出脚下的位置,让唐曼青依偎在沙发角落里,方便舔舐勃起的肉棒。

唐曼青扯下继子的衬裤,柔媚的爬上沙发,伏在继子的胯间,将那根已经沾满自己口水的肉棒含进口中,温柔的舔舐。她的玉手轻轻抚弄着肉棒的根部和肉囊,轻柔的按摩和微微的挤压,技巧和力道都恰到好处,爽的少年嘶嘶的不停吸气。

“宝贝儿,你真会舔……”李思平伸出手,梳理著继母扎成马尾的秀发,光着的脚掌踩在她丰硕的大奶子上,轻轻挤压。

“讨厌,好臭呢……”唐曼青吐出肉棒,嗔怪了一句,顺着棒身自上而下的舔舐,最后伏在沙发上,含住一颗肉丸,微微用力吸裹。

“真的臭吗?”李思平把微微有些出汗的脚踩到继母肩上,戏谑著问到。

他穿的休闲鞋,本来就没出多少汗,个人卫生日常也被继母照顾的很好,味道并不大,但毕竟走了一天的路,真说起来,还是微微有一些味道的。

电视的萤光下,唐曼青含着粗大的龟头,瞥了眼继子,眉目中满是动人心魄的淫靡,她转过头来,轻轻含住了近在咫尺的那根脚趾。

李思平像触电一样躲开了,他惊讶的看着继母,却见唐曼青一脸的痴醉:“臭老公,臭哥哥,就喜欢作贱姨是不是?喜欢姨这样吗?”

虽然觉得有点过分了,但李思平不得不承认,继母再次刷新了自己对性爱的认知,这都可以?

他抗拒不了自己的欲望,把脚伸了过去,看着熟媚的继母将自己的左脚抱在怀里,用那对儿异常肥美的乳房托住,随后低下头,轻轻的含住自己的大母脚趾。

“好青姨,好妈妈……”这种视觉上的刺激带来的快感不同于对性器官的直接刺激,心理上带来的巨大落差才是快感的根源,李思平心神荡漾,胯下的肉棒硬得一跳一跳的。

“其实呀……你喜欢我和凌老师叫你哥哥……叫你老公……都是因为年龄上和身份上的差距……”唐曼青吐出最后一根脚趾头,托起另一只脚掌的间歇,腻

着声音说道:“男人呢,都喜欢征服女人,因为我和凌老师都算是长辈,所以越这样,你越喜欢……”

单单是做出这样的动作,唐曼青熟媚的身子已经酥软的不行了,再用如此下贱的方式讨好继子,更让她有了一种不曾有过的悸动,似乎是对继子陈述,也似乎是对自己定义,她没有马上亲吻继子的脚趾,而是骚媚的说道:“我也喜欢这种身份的错乱……也喜欢被你这么揉捏摆弄……很多事情都是心里一热就做了……

其实……其实姨没你想的那样骚……”

“吧唧!”重重的吸了一口继子的脚趾,唐曼青腻声道:“像前几天你非要到楼道里插几下……这在以前我是根本不敢的……还有那天不让我穿内裤去超市……

我以前也从没试过……”

“给男人舔脚趾……想想都会觉得恶心……可是换成是你……我就觉得可以啊……这是可以做的啊……”

“可能突破了伦理,人就是会这样没有下限吧?”唐曼青给自己下了总结,她一脸媚笑的看着继子,轻声说道:“以后姨都给你舔脚趾头,好不好?喜不喜欢姨这样?”

“喜欢的……”李思平都快爽的说不出话来了。

“嗯,好哥哥……哥哥……大鸡巴哥哥……”唐曼青腻声叫着,她向前爬著,爬到了继子的身上,一对雪白的美乳早就解放出来,垂在勃起的肉棒两侧,她细细的喘着气,轻轻问道:“姨的骚奶子和小骚逼,哥哥想先用哪个?”

多次性爱下来,唐曼青已经摸准了李思平的口味和癖好,是以才有这个问题。

“坐上来,先肏你的小骚逼!”李思平有些迫不及待。

“坏哥哥……”唐曼青直起身子,双腿支撑住身体的重量,一手扶著继子粗大的肉棒,缓缓坐下。

“啊……好粗……”强烈的快感传遍全身,早就湿的一塌糊涂的唐曼青瘫软在继子身上,她伏在继子的耳边温柔的撒娇:“哥哥的大鸡巴把青儿的小骚屄干穿了……”

“好青姨,你的小骚逼好热……”

“喜欢吗?喜欢姨热乎乎的小骚逼吗?”唐曼青酥软著身子不停的扭动,追逐著无边的快感,一嘴的甜言蜜语和浪叫淫词:“姨这样伺候你好不好?舒服吗?

好老公……大鸡巴老公……干死姨了……”

“好哥哥……大鸡巴哥哥……你来肏姨的小骚逼好不好?姨没力气了……”

饶是唐曼青经常锻炼,这么一番刺激的动作后,也很快缴械投降,恰好李思平这两日忍得狠了,正想亲自上阵搏杀一番。

他翻过身来,将继母成熟美艳的身体压在沙发上,双手揉着被睡裙托著的两团美乳,大力肏干起来。

唐曼青被继子无差别的正面冲击弄得丢盔卸甲,剧烈的快感从蜜穴中传来,继子硕大的龟头似乎是一个圆圆的活塞,将她体内的淫水全部刮走,一波一波的将她引上性爱的高峰。

“哥哥……大鸡巴……姨要被你肏死了……”唐曼青纵情浪叫,不过有了以前的经验,还没等她失去控制,李思平已经拿起自己的衬裤,塞到了她的嘴里。

继子突如其来的粗鲁让唐曼青更加兴发如狂,她疯狂的扭动身子配合着继子的肏干,嘴里呜呜啊啊的大声喊著,反正有了衬裤的阻挡,别人也听不见,不怕吵醒女儿。

“骚货……”李思平加速冲刺,初识性爱美味的他禁欲两天,已经是极为难得了,此刻如鱼得水,肏干得分外卖力。

唐曼青早被继子狂风骤雨般的肏干弄到高潮了,此刻气若游丝,还没等恢复过来,剧烈的快感再次让她涌上了更强的高潮。

她的身体因为长久的期待变得更加敏感,裸露在外的肌肤泛起一股健康的粉红,美好的身体被继子挤压揉搓著,宛如一滩软泥,变换著不同的姿势。

李思平捉住继母细嫩的脚踝,将一双美腿交叉叠在一起,增加阴道的紧致感,原本唐曼青的蜜穴就刻意锻炼过,被他这么一弄,夹得更加紧了。

龟头被一层层的蜜肉紧密包裹,强烈的快感随着进出难度的增加成倍提升,李思平疯狂提升肏干的速度,最终迎来了一次快活至极的射精。

突突突的射了好几股精液后,他趴伏在继母的身体上,问出了一个很久就想问的问题。

“宝贝儿青姨,我和我爸,谁肏的你更舒服?”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