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形依旧枕寒流 (38) 作者:刘伶醉

.

【山形依旧枕寒流】

作者:刘伶醉2021/04/20发表于:SIS论坛

第三十八章:夜话

“哎……”

一栋高档公寓内,夜色透过窗帘,洒在一具雪白的胴体上,一只藕臂从被子伸出来,推了推趴在一旁的男子。

“嗯,怎么了?”男子哼了一声,转过头来,少年老成的面庞上仍有一丝稚气未脱,却已有了大人的模样。

“去给你青姨打个电话……”美少妇靠过来,伏在少年的耳鬓旁,低声说着话的同时,不往轻轻蹭著少年的脸,像只温顺的猫儿。

“打什么电话?”李思平一脸的问号。

“告诉她,你今晚不回去了,在我这儿住了。”凌白冰闭上了眼,没敢去看少年的眼神,她怕那里面有戏谑,有轻视,或者有猜疑。

“噢,好吧!”李思平明白了,以前想过留宿,但是凌白冰怕被唐曼青发现自己和学生的“奸情”,所以一直没有机会,现在既然都挑明了,那么干脆就顺其自然了。

李思平却不知道,这只是凌白冰考虑的一个方面,另一方面,她还有别的想法。

觉得琢磨的差不多了,凌白冰对下了床的李思平说道:“你青姨说最近要出门,说没说要去哪儿?”

刚才一阵称不上久别却极为强烈的性爱后,两个人略作修整,又做了一次,身体的极度疲惫和舒爽下,凌白冰无意中想起了那天和唐曼青会面的细节,这才关注到这个事情。

“宝贝儿,我先给青姨打电话!”李思平从凌白冰的包里掏出手机,拨了家里的电话,“嘟嘟”响了两声后,话筒那头传来唐曼青带着笑意的声音:“凌老师……”

“青姨,是我,思平”,李思平打住继母的话头,赶忙说道:“我在凌老师这里,今晚我不回去了,打电话跟你说一声!”

“啊?”电话里唐曼青明显一愣,随即笑道:“臭小子,挺能的嘛!行,你在那里住吧!有机会我再问你怎么让你凌老师回心转意的!”

“好的,青姨,那我挂了!”李思平生怕继母说太多,搞坏眼前的大好局面,赶紧挂断了电话。

李思平赤裸著身子爬上床,凌白冰侧着身子掀开了被子迎接他进来,等他躺好,依偎著靠进少年的怀里,轻轻道:“她怎么说?”

“没说什么,就说知道了,然后等有机会问我怎么让你回心转意的。”李思平如实道来,这也是他的特点,很难对凌白冰撒谎——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

“你知道我是怎么回心转意的吗?”凌白冰饶有兴味的盯着李思平,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

“我知道啥,我也犯嘀咕呢,到底是怎么回事?”李思平紧紧搂着妩媚动人的班主任老师,在她白嫩的面颊上轻吻两下,说道:“宝贝儿,你跟我说说呗,到底为啥?”

“其实我自己也说不太清楚”,凌白冰靠在少年壮硕的胸膛上,听着他有力的心跳,缓缓说道:“非要说的话,我觉得就是我本来就没想过要和你长相厮守,或者说一直在逃避我们年龄上和身份上的差距带来的问题,和你到底是单纯的男女之情,还是老师和学生的不伦之恋,还是二者都有的奸情……”

“你青姨说得对,我是因为离婚了,感情和自信心都处于一个特殊的时期,所以才会对你的出现格外重视,但我并没有因此对你有一个合适的定位,至少之前没想好,你到底是我的男朋友,还是我的学生情人,或者仅仅是我转移婚变痛苦的性伴侣。”

“这几天我思考了很多,我对你都没付出那么多,没有义无反顾,我根本没有权利和道理要求你对我如此”,凌白冰语速很慢,显然是一边思索一边陈述,她低声说道:“如果我有勇气站在人群面前,站在全校师生面前,告诉大家,你是我男朋友,是我的爱人,那么我当然有权利主张你对我的专一。

“事实是没有,我不但没有这个勇气,我还生怕别人知道咱俩之间的关系,对待这份感情的时候,我的态度和一个没有离婚的女人没有任何区别,说穿了,我还在为自己将来再嫁人留了出路和可能……”凌白冰按住李思平的嘴唇,不让他说话,继续说道:“我当然有权利这么做,因为这是自我保护,但相应的,你当然也有权利这么做,不管表象如何,事情的本质,其实是一样的,我们都是不愿意承担这份责任和负担的。”

“你也不用解释”,凌白冰仰著头,认真的看着少年,眼神痴痴的,眼中似乎还有醉酒的迷濛,但语调却无比的坚定:“我和你之间的关系,不是那种单纯的男女关系,既有陪伴,也有感情,更离不开物质基础——经历过婚姻和家庭,我还幻想纯粹的男女关系,真的是我太幼稚了。”

“不管以后如何,我们之间是变得更加有感情,还是更加依赖对方,或者更加物质,都没关系,在最难的日子里,有你陪我一起走过,这就足够了,未来的事情,交给未来的我们去处理吧!”

凌白冰一边思索一边总结,终于把内心的感觉用语言表达了出来,这是她作为语文老师的能力,也是经历过一番情感挫折后的蜕变——这挫折,可能从她婚变之前面临买房问题的时候就开始了。

李思平毕竟还年轻,想不到这些道理,但不代表他不懂情趣,等凌白冰说完了,他紧紧抱着美丽少妇的火热身体,极为情动的说道:“宝贝儿!冰儿!你真是太好了!”

“傻子,就会说我好,我到底哪里好?”凌白冰戳了他的额头一下,嗔道:“是不是就是因为我长得好看,你才对我好的?”

“不是,不是!”李思平先是摇头,然后又觉得不对,赶忙点头,解释道:“你当然好看,我也好喜欢,但不是因为这个觉得你好,而是……”

“而是什么?”凌白冰故意逗他。

“而是……”李思平抓耳挠腮,一时半会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限你一分钟内答上来,不然默写《滕王阁序》十遍!”

“凭什么!”李思平本能的要抗议。

“凭我是你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你说凭什么!”凌白冰柳眉倒竖,端起了班主任的架子,但赤裸著身子,双乳颤巍巍的,根本没有为人师表的严肃劲儿。

但李思平还是有些潜意识的顺从了,或者终于想明白了要怎么应付美人薄嗔,只见他伸出双手,托住那两团傲人的雪峰,带着一丝谄媚的笑说道:“说了不许生气哦!和你在一起,我有种和亲情一样的感觉……”

“什么亲情?”凌白冰倒是被他说得一愣。

“我也说不清楚”,李思平把美女班主任重新搂进怀里,眼光落在天花板上,眼神有些迷茫:“刚到这里的时候,我很排斥新环境,因为家里的事情,我想做出改变,却又不知道如何着手,就觉得自己很没用,不知道该怎么做……”

“然后呢?”凌白冰隐约明白了什么。

“然后你就对我特别照顾,又让我当课代表又单独给我补课,以前从来没有人对我这样过”,李思平把头埋进少妇的肩头,轻轻闻着她的体香,缓缓说道:“这种被人信任、被人看重的感觉,很好,很温暖……”

“我问你个问题,你继母对你好吗?”凌白冰说完,又觉得没表述清楚,换了个措辞:“或者说,你觉得她,带给你母爱了吗?”

“母爱?”李思平迟疑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轻笑了一下:“你是不知道,我爸去世之前,我俩几乎都不怎么说话的,我除了气她就是气她,我俩能相安无事、处的还算不错,就是因为她对我的宽容。她从来不去我爸那里说我的不是,反而我爸要打我的时候,还会帮我说话……”

“你爸还打你?”凌白冰有些惊讶,她以为这样的情况下,李思平的父亲该给他更多的爱才是。

“打,有时候都往死里打。”李思平的眼神黯淡下来,他不想去回忆过去的日子,却控制不住那些场景浮现在眼前:“我不知道为什么,从我记事儿起他就看我不顺眼,不是打就是骂的,可能是我妈去世,他认为是我带来的厄运吧?”

“可别这么想,孩子的出生是对父母的恩赐,常理来说不该如此的。”凌白冰宽慰著少年,赶忙转移了话题:“照你这么说,我就能理解了,你以前没感受到多少父爱,你继母也没给你母爱,老师对你稍微好一点,你就觉得不一样了。”

看李思平点头,凌白冰继续说道:“正赶上你家里出了事,加上新环境的陌生带来的孤独感,老师对你的关怀让你找到了一个情感宣泄的渠道,也能够接受一个陌生人走进你的生活——不然换在以前,哪个老师对你好你都会觉得是有目的的,或者是带着恶意的,因为你对这个世界都充满了排斥。”

“最关键的一点是,老师还长得这么好看!”李思平“嘿嘿”一笑,捧了一把凌白冰。

“那是!”凌白冰照单全收,根本不客气,随即笑道:“我还说你跟你继母是乱伦,咱俩这才是实打实的乱伦呢!你自己都没发觉,你不自觉的把我当成了母亲,把我对你的关心当成了母爱……”

李思平一呆。

凌白冰继续说道:“就算不是母爱,也是类似于姐弟的那种情感,而不是男女之情——或者说不是纯粹的男女之情。”

“你总说纯粹的男女之情,纯粹的男女之情应该是什么样的呢?”李思平先是点了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他发现自己并不知道男女之情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没有对比,也自然就不知道区别了。

“很简单的,冬令营的时候,那个姓陈的要欺负我,你当时会保护我,可是如果是我自愿和姓陈的在一起呢?你还会阻止我吗?”

“不会……吧?你都自愿了,我为什么要阻止你呢?”

“对啊,如果是男女之情,你一定不会愿意我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的。这就是区别了。”

“可是我现在也不希望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啊!我希望你就是我一个人的。”

李思平有点急了,他可不想凌白冰跟别人跑了。

“傻样!”凌白冰开心的亲了他一口,靠在少年的怀里,接着说道:“你现在当然不愿意了,因为我们之间已经是男女之情了,但是也不能完全否认没有亲情的存在。对了,如果你继母要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你会怎么做?说真话!”

“我应该会支持她吧?”李思平又不傻,当然不会说“我肯定反对”了。

但凌白冰也不傻,她戳了戳少年的额头,笑着嗔道:“这么小就会撒谎了,果然男人都是花心的!”

“说谁小呢?哪里小了?”被触了逆鳞的少年幡然而起,早就被少妇小手撩拨得充血的阳具挺翘著凑过来,压伏在美丽少妇白嫩修长的双腿间,没有前戏便尽根而没,嘴里更是不依不饶:“刚才谁被肏得又是叫“哥哥”又是叫“爸爸”

的?看你还说我小!”

“嗯……”虽然有之前残留体液的润滑,少年的凶猛动作还是让凌白冰吃不消,她推著少年的胸脯,双腿却仅仅勾住少年要拔出抽送的肉棒,口中媚叫连连,不停央求:“好哥哥……好爸爸……不要……好人儿……轻一些……还没湿呢……”

看她这么识相,李思平志得意满,伏在少妇的身上,缓缓蠕动,轻声道:“老师,你像那天那样,学学小说里的人说话,感觉可好了……”

“什么小说……”凌白冰话说到一半就明白了,白了一眼身上的少年,嗔道:“你就欺负人吧,这时候都要让人时刻记着是你的语文老师是吧?”

没等李思平尴尬上脸,凌白冰却接着说道:“好哥哥……好达达……奴奴的心肝,你疼疼奴奴吧……”

李思平被她诱人的少妇风情勾的兴发如狂,那双粉嫩如玉的美腿勾的也不再紧密了,便狂风暴雨大开大合的抽送起来。凌白冰如同风中一枚荷叶,随波摇荡,婉转承欢,柔美的身体变幻著不同的角度,迎接着情郎的冲击,口中更是淫词浪语不断,将语文老师的职业与女人身体结合得淋漓尽致:“心肝……入死奴奴了……”

“好哥哥……好达达……”

“好人儿……妙人儿……蜜人儿也似的好郎君……弄得奴奴美死了……”

“奴奴的亲汉子……被你弄死了……”

“好哥哥……奴奴要来了……要来了……要来了……”

李思平终究抵不过美艳班主任老师的媚态和淫词浪语,在身下的凌白冰即将高潮的时候败下阵来,一股浓精突突迸射,到最后一滴射进美少妇的阴道,这才瘫软的趴在她身上。

李思平剧烈的喘著粗气,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凌白冰,凌白冰却不以为意,只是紧紧的抱着他,等喘匀了才说道:“傻瓜,想什么呢,一晚上都做几次了……”

“不是应该越往后越持久的吗?”李思平挠挠头,还是觉得不好意思。

“你这几天是不是都没和她做过?”

“嗯,没做过。”李思平毫不隐瞒。

“没做过自然会敏感一些。”凌白冰带着笑意,伏在少年的脸旁,微笑着问:“为什么不跟她做呢?”

“当然是因为你了。”李思平搂着凌白冰的手更用力了,“我是不明白为什么她要主动跟你挑明了说这些,虽然我知道她这么做是为了我好,但就是不能理解,本来好好的……”

“这就是她的过人之处了,你呀,毕竟还是个孩子。”凌白冰闭上眼睛,娓娓道来:“从你这里听到的她,和我接触到的她,有一致的地方,也有不一样的地方,但综合起来评价,你的青姨是一个很会权衡利弊和得失的人,很理性,理性的程度超出了一般的女人。”

“和她相比,我就差太多了。”凌白冰自嘲的一笑,说道:“跟你莫名其妙在一起,就已经是稀里糊涂了;然后发现你俩有染,又是一顿吵闹;如果最后咱俩真断了,那么这吵闹还值得,结果却又在一起了……”

“不说这个了,我听你青姨说,你打算帮我调动工作呢!”凌白冰睁开眼,带着戏谑和认真,还有一些感动,问道:“你是怎么想的呢?你怎么知道我会同意换个环境?”

“我猜你会的吧?毕竟在这里这么不开心……”李思平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坚定的说道:“如果没有这个关系,我也不会多想,既然有这么一个机会,那么花点钱,给你换个更好的环境,我觉得是值得的。”

“这事儿靠谱吗?还真别说,我真想过换个工作环境重新开始,毕竟我离婚的事儿,早晚会有人知道的,而且咱俩这样,我也怕被有心人发觉了……”凌白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真的啊?你也这么想?”李思平很开心,能为自己心爱的人做些事情,是男人最幸福的事情,他有些兴奋的说道:“怎么会不靠谱呢?我青姨当初就是靠这个人调动回来的,他是国家总局的副局长,很有一些实权的,当初也是通过我爸的关系接触上的,不然真没机会认识这么大的领导。这个人很贪钱,我打算这次之后,多给他送一点,以后有些事找他帮忙也容易。”

“你老说这次这次的,你青姨怎么挑了个你要中考的时间段出门?”凌白冰刚才就想问,结果被他打电话岔开了,这会儿找到了机会,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是这样的,有个赚钱的机会,欧洲杯你知道吧?足球!我爸有个朋友,有内部的消息,我青姨准备用手上的钱博一把。”李思平撒了个谎,没有说出实际情况,把唐曼青放到了主导位置:“我中考反正怎么都考得上,名次怎么样无伤大雅的。”

“这样的家长可是不多见。”凌白冰随即莞尔:“不过也是,继母睡了继子,这样的家长更是不多见,能干出这种事儿来也不稀奇……”

因为之前有过一起投资的经历,凌白冰很是信任李思平这个“内部消息”,随即问道:“真这么有把握的话,老师也跟着你发发小财?”

“那……就得看你怎么表现了!”李思平端了一把。

“德行!”凌白冰拧了少年情郎一把,随即用嗲嗲的声音的问道:“好哥哥,你想让妹妹怎么表现呀?达达……亲达达……”

看着她假的不行的媚笑,李思平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别!别了!我是真不行了,您再叫我要逃命了!咱睡觉好不好?您想怎么着都行!”

“哼,这还差不多!”凌白冰终于放过了他,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道:“你俩平常一起睡吗?”

“谁俩?哦,你说我跟青姨?”李思平楞了一下,照实说了:“没有,她晚上得哄小妹,都是做完了就回去了。”

“哼,还做完了,我吃醋!”凌白冰撒起娇来,和初中生区别并不大。

“宝贝儿,不吃醋,不吃醋,我这不在你这儿住呢么!”李思平没谈过恋爱,不太会哄人。

“她……她在床上的表现怎么样……”凌白冰问出这个问题,自己都觉得脸红。

“这个……”李思平真不好说,他能说“我青姨可比你骚多了”吗?傻子才说呢!

“还行吧!”

“哼,敷衍!”凌白冰又拧了李思平一把,愤愤然说道:“看她那样就得比我骚,一说起你来宝贝得不行不行的!”

“姐,“骚”这个词儿,好像不太好……”李思平看着凌白冰的表情,小声说道:“您说我青姨骚我没意见,但是用在您自己身上……”

“你意思是老师不够骚吗?”凌白冰借着酒劲儿,啥话都往外冒:“你今晚射了四次了吧?你说老师骚不骚?”

“骚,骚,宝贝儿可骚了……”李思平无语凝噎。

“这才对,可是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呢……”凌白冰酒意上涌,劳累了一天,加上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倦意不断袭来,眼皮耷拉下去,沉沉的就那么睡着了。

看着身边的美人,和床上的一片狼藉,李思平抱着美人儿班主任老师,待她睡熟了,悄悄起来收拾了一下,才回去搂着凌白冰,朦胧睡去。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