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形依旧枕寒流 (47) 作者:刘伶醉

.

【山形依旧枕寒流】

作者:刘伶醉2021/04/29发表于:SIS论坛

第四十七章 良言

时间飞逝,转眼已到九月,暑假即将结束,小区内一度的喧嚣再次安静下来,那些在外面调皮捣蛋了一个夏天的孩子们都被父母拘回了家——他们的暑假作业大多还没写完,也是时候收心迎接即将开始的新学年了。

李思平则没有这样的烦恼,初中毕业的他高中生活还没开始,没有什么暑假作业,整个假期里,他就和继母唐曼青、原班主任凌白冰腻在一起,每天吃喝玩乐,过着神仙一样的日子,根本没操心过上学的事儿。

李思平不想不代表唐曼青不想,为了他上学方便,唐曼青在买房时特地买了一个临近他高中的高层四居室,还将最大的主卧留给了他,自己和女儿到次卧住,虽然也有为了自己偷欢方便的考虑,但更多的还是为了让他晚上不受女儿影响能好好学习。

这天午后,窗外知了声声,在唐曼青、李思平母子新家主卧新换的实木大床上,唐曼青独自承欢,低声浪叫着被继子送上了高潮,待余韵散去,她爬起来做例行清洁工作,边舔著渐软下来的肉棒,边轻声说道:“好儿子,马上开学了,你不做做准备啊?我看别的孩子上高中前都报个班、补个课啥的,怕到时候跟不上,我看你怎么一点都不急呢?”

看着眼前的骚媚尤物,张著小嘴说着长辈才能说的正事儿,同时却做着情人爱侣才肯做的亲昵举动,李思平心里就感叹,难怪自己怎么都操不够眼前的尤物,这种身份和言行上的反差带来的刺激真的是太强了。

“着什么急啊?我都问沈虹了,她暑假压根没在家,云南四川贵州溜达一圈了,前天才回来,她说学那个没用,开学前几天预习预习就行了。您信不过我还信不过沈虹吗?人可是含着“三好学生”称号出生的主儿……”李思平用脚磨蹭著继母的丰乳,用脚趾夹住微肿的乳头,弄得妇人再次娇喘不已。

“坏儿子……别弄……姨跟你说话呢!”唐曼青拍了他的腿一下,头靠在继子的大腿上,顺着肉棒温柔的舔舐,细细的喘息著说道:“人沈虹学习……多好,不学……也跟得上,你跟她比不了……你……底子薄……初中就没怎么学,可不能大意……”

“等冰儿回来,让她给你辅导辅导,先接触接触高中课程,总是有好处的。”

见李思平停下了对自己的戏弄,唐曼青知道他听进去了,继续说道:“按说现在咱们有这么大的家产,姨也不好对你提太多要求,可你之前也说过,你得给你爸讨个说法,得把咱们娘俩失去的东西要回来——虽说已经不在乎那些东西了,但你可不能因为现在有钱了,就变了志向。”

“姨从心里不想你去复仇啊什么的,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就是了”,唐曼青用手轻轻握着肉棒,爬过来靠近继子的怀里,低声说道:“咱们现在日子过得挺好,你有我,还有你冰姐,将来我俩肯定不会耽误你结婚,到时你娶妻生子,姨还能帮你带带孩子;要是你冰姐愿意,让她给你生个孩子也行,或者干脆娶她,都能挺好……”

“但不管是你矢志复仇也好,还是为了未来过更好的日子也好,你都得上心学习,只有学习好了,你才有机会进入更高层次的社会,接触层面更高的人,咱们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的,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现在咱们有钱了,就更应该读出名堂来,可不能让人笑话咱们是没文化的暴发户。”

唐曼青的柔媚的身体靠在继子的怀里,语重心长的把多日来的思索和担忧说了出来:“姨见过很多有钱人起高楼、宴宾客,最后楼塌了,包括你爸也是,没有足够的文化底蕴支撑著,没有富过三代的,因为人性如此,容易得意忘形。”

“你现在青春年少,血气方刚,钱来的这么容易,很容易放任自流,最后会怎样,姨都不敢想。我也不知道我说这些你听不听得进去,但姨可以在床上做你的女人,甚至做……做你的婊子和母狗,可下了床就还是你的姨你的妈,姨得尽到一个长辈的责任……”

唐曼青说的动情,浑然忘了自己在最困顿时的绝望和对财富的渴望,她再次用自己的表现证明了,得不到的东西才是最好的。

看李思平没说话,唐曼青凑过去在他脸上啄了一口,继续说道:“你也知道,姨不是一个爱唠叨的人,这些话其实在最开始的时候就想跟你说了。如果不是你爸不在了,可能一辈子姨都不会说这些话,因为这确实不是我该操心的,可现在我已经是你唯一的长辈了,很怕没教育好你……”

唐曼青的视线下移,看着自己套弄著继子肉棒的白嫩玉手,轻声说道:“按说咱俩做了这些事,已经算是对不起你爸了,但姨不在意这个,因为你也明白姨也明白,如果不是你,姨肯定也会跟别人,不然你在床上也不会那么爱作贱姨…

…”

“这些姨心里都明白,所以姨都顺着你……如果说最开始,姨还把你当成孩子,当成晚辈,想着望子成龙,那现在,姨则是把你当成了自己男人,盼着你好,盼着你能扛起一片天……”

唐曼青语调幽幽,似乎回忆起了以前的过往:“姨这辈子没爱过什么人,不论是最开始结婚那个还是你爸,要说一点感情没有是瞎扯,但真的算不上爱。年轻的时候以为自己会痴心一片——嗯,跟冰儿之前差不多,但经历了第一段婚姻的失败后,我对婚姻的认识就变了,或者说对男人的看法就变了。”

“这个世界终究是男人的世界,女人想做点什么,不依靠男人是不成的。所谓的“女强人”,姨不是没见过,她们不过是依赖著更强的男人,做出了一番不错的成绩罢了。”唐曼青目光清澈,说着自己的观点:“既然是依赖,何不放下所有的架子,干脆做个花瓶呢?明明是个花瓶,非要把自己当成水瓢,装再多的水,不还是要被人拿在手里?”

“肯定会有例外,但这个比例实在是太低了,万中无一的概率,姨没有那个雄心壮志去做那万里挑一的成功女人,姨就想安心过过自己的日子,把思思带大,人这一辈子,何必为难自己呢?”

“你年轻,才这么大就能赚钱了,未来更是有无限可能,姨觉得你值得依靠”,唐曼青说出了内心世界最隐秘的想法:“姨跟你没有血缘关系,靠亲情留不住你,就只能用这副身子,这也是姨最大的本钱……”

“但是看到凌白冰,姨明白了,女人除了身子,还能给出更多,那就是心!”

唐曼青支起身子,注视著自己的继子,认真的说道:“姨想好了,以后像亲妈一样的疼你爱你,像妻子一样体贴你照顾你,像女儿一样尊敬你崇拜你,以后你就是姨的天,姨的一切……”

“青姨……”李思平被唐曼青这番话弄得五味杂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好在唐曼青早就将红唇送了上来,任他亲吻,为他解了围。

两人搂抱着亲吻了一会儿,弄得唐曼青娇喘连连,李思平胯下肉棒再度勃起,怕战火再起耽误了午饭,俩人这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李思平紧紧搂着可人的继母,许诺道:“青姨你放心,你的心意我明白,我会像儿子那样孝敬您,也会像丈夫那样为您遮风挡雨……至于像不像疼女人那样,这个我没经验,就摸索著来吧……”

“讨厌!”唐曼青说是李思平的继母,也不过才三十岁出头,撒起娇来仍有不输于少女般的娇嗲。

“嘿嘿……”李思平一脸得意地笑,接着似乎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你刚才说你看到冰姐才明白的,她有什么变化吗?”

“你呀!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啊,从在澳门那晚她那样,到现在这都多久了,你还没看出来吗?她是真想通了,不然不会这么委屈自己讨你欢喜,你真以为你自己多招人稀罕呢?”

“我是觉得她不一样了,可是之前不是就已经这样了吗?”李思平还是懵懂不觉。

“这女人呐,接受男人的花心是一回事儿,陪着男人一起花心,那就是另一回事儿了。”唐曼青说着自己的体会,却也有些困惑:“但姨觉着我俩还是不一样的,姨像个风筝,飞多远飞多高,你说了算;她可能更像一只黄鹂,虽然总会归巢,但是要自己出去飞一飞的。”

李思平并不觉得这是继母在挑拨他和凌白冰的关系,因为自始至终,继母都很支持他去追求凌白冰,如果要挑拨,还不如最开始就阻拦他了。

“都挺好的吧?”李思平想了想,笑着说道:“青姨你想飞出去也可以啊,我不会不让你飞的——只要你记得回来就好。”

“哼,你想得美,姨要飞走了,可就不回来了……”唐曼青开了句玩笑,这才说道:“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是天长地久的,未来什么样谁都说不好,姨就信那句话,“且行且珍惜”,过好眼前的日子,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呀,你这几天最大的任务,就是预习一下高中的课程,可不能再打马虎眼了!”唐曼青作了总结陈词,一脸长辈的严肃,却不知落在继子的眼中,一个成熟女人赤裸著身子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真的很欠肏.

“哎呀,你干嘛……思思快醒了……”

“醒了怕什么,又不是没看见过!教训我半天了,轮到我收拾你了……”

“坏……啊……人家还没湿呢……你就往里插……坏儿子!”唐曼青被继子压在床上,回过头来看着后入自己的继子,一脸哀怨。

“这还不湿?不湿怎么插进来了?”李思平被她欲拒还迎的样子弄得邪火上升,甫一插入就猛插猛干起来,弄得唐曼青浪叫不停。

“坏……坏儿子……屄要……要被……被插碎了……”唐曼青声调哀怨,如泣如诉,却浪的让人头皮发麻。

“叫爸爸!”李思平在继母耳边低吼。

“爸爸……坏爸爸……大鸡巴爸爸……”唐曼青听话极了,声音更浪了:“女儿要被……爸爸的大鸡巴肏死了……啊……”

“你小点声,窗户开着呢……”李思平提醒继母。

“那你还肏……你肏我就叫……我怎么忍得住……啊……好爸爸……乖儿子……好舒服”

“下午去买空调吧!我去关窗户!”

“讨厌,不要拔出去……姨跟着你去关窗户……姨不想跟你分开……”

唐曼青娇滴滴的缓缓起身,被李思平扶著,弯著腰一边被肏干一边走到窗边。

“啊……坏儿子……好爸爸……”虽然嘴上不服软,但唐曼青也不想让左邻右舍知道自己跟儿子乱伦,刚搬来就弄得四邻不安,她也没那么大胆子,刚才的叫声一直都压抑著,没想到到了窗边,李思平却使上了坏,没等她关上窗户,就快速肏干起来。

唐曼青忍着如潮的快感,赶忙关上了窗户,回手打了继子一下,嗔道:“臭小子……真让人听到……以后咱们还怎么出门……”

李思平一边快速抽送,一边喘息道:“那就不出门了,天天这么肏你,好不好?”

“好……姨就让你天天这么肏……好爸爸……你肏死姨吧……”快感一浪高过一浪,唐曼青彻底迷失在欲望的海洋里……

虽已盛夏时节,却仍春意满屋。

* * * * * * * *

凌白冰趁著假期最后这几天,回了娘家一趟,她手头有钱了,除了把从父母那里借的七万块钱还给他们外,又多给了八万块钱,告诉二老自己用这笔钱投资,赚到了不少钱,在京城买了房子,欢迎他们随时来住。

用父母那七万块钱多赚来的钱凌白冰本想一起还给他们的,但唐曼青劝住了她,理由也很简单,如此巨大的收益,反而会让二老跟着担心。

凌白冰没有兄弟姐妹,又不打算再婚,钱在谁手里并不重要,不如就由她自己经管着,以后李思平又赚钱的机会也方便拿出来投资。

看着她拎回来的一大堆东西,父母很开心,却又转头开始忧心她现在单身一人,将来会不会不好嫁。

看着父母眼中的隐忧,凌白冰心里微酸,暗恨自己不争气,这么大了还要父母操心自己,便扯了个谎,和他们说自己认识了一个男朋友,是做生意的……除了年龄上不真实之外,其他的都是照着李思平的样子来描述的,倒是成功的唬住了父母。

不说别的,但是她额外拿回来的八万块钱,就足以说明问题,由不得二老不信。

凌白冰在家里住了四天,眼看着就要到了老师提前返校上班的日子,这才辞别父母,回到京城。

到家的时候,已是下午四点多钟了,她掏出钥匙打开门,原本以为多日不开窗子房间会有些异味,不成想空气竟然很清新。

这是间不大的一居室,南向的卧室和客厅,北面是餐厅、厨房和洗手间,房间的户型设计很合理,一个人住刚好,不大,也不小。

这个地方距离她原来上班的学校不远,但她已经知道,唐曼青已经帮她找过了人,开学后就不用去原来的单位上班了,而是要去相对远一些的一所市重点初中报到。

把东西放下,凌白冰注意到房间的窗户都开着,她记得自己走的时候关好了的,难道是李思平来过?

凌白冰躺靠在沙发上,就著斜射进来的夕阳,安静的感受着这份属于自己的安宁。

过去的一年,就像梦境一样的不真实,但此时此刻的安静和惬意,还有那份暌违已久的无忧无虑,都让她无比的喜悦。

情不自禁的就想到了那个带给自己这一切的少年,接着就觉得很想见到他,她掏出手机,想给他打个电话,告诉他自己到家了,刚拿起手机,却又放下了。

这时候他应该在家玩电脑吧?还是出去踢球了还没回家?还是和唐曼青在一起?

凌白冰正纠结著,开门的声音响起,她站起身,正看到打开门的人。

她有些失落,但更多的是惊讶。

“青姐,你怎么来了?”门口站着的,不是她刚才非常想念的那个少年,而是他的继母兼情人,唐曼青。

想着这个称呼,凌白冰有些好笑。

“呀,冰儿你回来啦?”唐曼青也没想到凌白冰会在家,她拎着一个购物袋,看着没装什么东西,也没带孩子,就她自己一人走了进来。

她的头发束在脑后,露出耳垂上的一对白金吊坠,脸上戴着一副褐色太阳镜,唇上画着淡淡的唇彩,上身穿着一件灰蓝色的真丝短袖,腿上穿着一条白色的七分裤,脚掌一双米色镂空矮跟凉鞋,看起来年轻靓丽,更透著一股成熟女人特有的妩媚。

凌白冰心中暗赞,不得不承认,唐曼青在打扮上,比她要强得多,而且保养得宜,尽管终日操持家务,却没留下什么劳碌的痕迹。

“啊,老师二十六号就要报到了,前天思平告诉我说已经帮我调动完了,我还没来得及谢谢青姐呢!”凌白冰把唐曼青让到屋里,不用说她已经明白了,这些天来都是唐曼青帮自己开的窗户,不然以李思平的年纪和男人特有的粗心,是不会有这份体贴和细致的。

“咱们姐妹俩就不用这么客气了”,唐曼青在沙发上坐下,笑着说道:“你的事就是思平的事,思平的事就是我的事,自然你的事就是姐姐的事,而且用的是思平的钱,我就是个跑腿的,要谢你谢他好了!”

“那也得谢谢姐姐跑腿啊!”凌白冰从冰箱里拿出来一瓶水,拧开了递给唐曼青,说道:“我回来看窗户开了,还以为是思平来了呢,原来是你来过了,说不得,还得再谢姐姐一次!”

说完这句话,两人对视一眼,都笑了起来。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