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山形依舊枕寒流 (47) 作者:劉伶醉

.

【山形依舊枕寒流】

作者:劉伶醉2021/04/29發表於:SIS論壇

第四十七章 良言

時間飛逝,轉眼已到九月,暑假即將結束,小區內一度的喧囂再次安靜下來,那些在外面調皮搗蛋了一個夏天的孩子們都被父母拘回了家——他們的暑假作業大多還沒寫完,也是時候收心迎接即將開始的新學年了。

李思平則沒有這樣的煩惱,初中畢業的他高中生活還沒開始,沒有什麼暑假作業,整個假期里,他就和繼母唐曼青、原班主任凌白冰膩在一起,每天吃喝玩樂,過著神仙一樣的日子,根本沒操心過上學的事兒。

李思平不想不代表唐曼青不想,為了他上學方便,唐曼青在買房時特地買了一個臨近他高中的高層四居室,還將最大的主臥留給了他,自己和女兒到次臥住,雖然也有為了自己偷歡方便的考慮,但更多的還是為了讓他晚上不受女兒影響能好好學習。

這天午後,窗外知了聲聲,在唐曼青、李思平母子新家主臥新換的實木大床上,唐曼青獨自承歡,低聲浪叫著被繼子送上了高潮,待餘韻散去,她爬起來做例行清潔工作,邊舔著漸軟下來的肉棒,邊輕聲說道:「好兒子,馬上開學了,你不做做準備啊?我看別的孩子上高中前都報個班、補個課啥的,怕到時候跟不上,我看你怎麼一點都不急呢?」

看著眼前的騷媚尤物,張著小嘴說著長輩才能說的正事兒,同時卻做著情人愛侶才肯做的親昵舉動,李思平心裡就感嘆,難怪自己怎麼都操不夠眼前的尤物,這種身份和言行上的反差帶來的刺激真的是太強了。

「著什麼急啊?我都問沈虹了,她暑假壓根沒在家,雲南四川貴州溜達一圈了,前天才回來,她說學那個沒用,開學前幾天預習預習就行了。您信不過我還信不過沈虹嗎?人可是含著「三好學生」稱號出生的主兒……」李思平用腳磨蹭著繼母的豐乳,用腳趾夾住微腫的乳頭,弄得婦人再次嬌喘不已。

「壞兒子……別弄……姨跟你說話呢!」唐曼青拍了他的腿一下,頭靠在繼子的大腿上,順著肉棒溫柔的舔舐,細細的喘息著說道:「人沈虹學習……多好,不學……也跟得上,你跟她比不了……你……底子薄……初中就沒怎麼學,可不能大意……」

「等冰兒回來,讓她給你輔導輔導,先接觸接觸高中課程,總是有好處的。」

見李思平停下了對自己的戲弄,唐曼青知道他聽進去了,繼續說道:「按說現在咱們有這麼大的家產,姨也不好對你提太多要求,可你之前也說過,你得給你爸討個說法,得把咱們娘倆失去的東西要回來——雖說已經不在乎那些東西了,但你可不能因為現在有錢了,就變了志向。」

「姨從心裡不想你去復仇啊什麼的,過去的就讓他過去就是了」,唐曼青用手輕輕握著肉棒,爬過來靠近繼子的懷裡,低聲說道:「咱們現在日子過得挺好,你有我,還有你冰姐,將來我倆肯定不會耽誤你結婚,到時你娶妻生子,姨還能幫你帶帶孩子;要是你冰姐願意,讓她給你生個孩子也行,或者乾脆娶她,都能挺好……」

「但不管是你矢志復仇也好,還是為了未來過更好的日子也好,你都得上心學習,只有學習好了,你才有機會進入更高層次的社會,接觸層面更高的人,咱們這個社會就是這樣的,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現在咱們有錢了,就更應該讀出名堂來,可不能讓人笑話咱們是沒文化的暴發戶。」

唐曼青的柔媚的身體靠在繼子的懷裡,語重心長的把多日來的思索和擔憂說了出來:「姨見過很多有錢人起高樓、宴賓客,最後樓塌了,包括你爸也是,沒有足夠的文化底蘊支撐著,沒有富過三代的,因為人性如此,容易得意忘形。」

「你現在青春年少,血氣方剛,錢來的這麼容易,很容易放任自流,最後會怎樣,姨都不敢想。我也不知道我說這些你聽不聽得進去,但姨可以在床上做你的女人,甚至做……做你的婊子和母狗,可下了床就還是你的姨你的媽,姨得盡到一個長輩的責任……」

唐曼青說的動情,渾然忘了自己在最困頓時的絕望和對財富的渴望,她再次用自己的表現證明了,得不到的東西才是最好的。

看李思平沒說話,唐曼青湊過去在他臉上啄了一口,繼續說道:「你也知道,姨不是一個愛嘮叨的人,這些話其實在最開始的時候就想跟你說了。如果不是你爸不在了,可能一輩子姨都不會說這些話,因為這確實不是我該操心的,可現在我已經是你唯一的長輩了,很怕沒教育好你……」

唐曼青的視線下移,看著自己套弄著繼子肉棒的白嫩玉手,輕聲說道:「按說咱倆做了這些事,已經算是對不起你爸了,但姨不在意這個,因為你也明白姨也明白,如果不是你,姨肯定也會跟別人,不然你在床上也不會那麼愛作賤姨…

…」

「這些姨心裡都明白,所以姨都順著你……如果說最開始,姨還把你當成孩子,當成晚輩,想著望子成龍,那現在,姨則是把你當成了自己男人,盼著你好,盼著你能扛起一片天……」

唐曼青語調幽幽,似乎回憶起了以前的過往:「姨這輩子沒愛過什麼人,不論是最開始結婚那個還是你爸,要說一點感情沒有是瞎扯,但真的算不上愛。年輕的時候以為自己會痴心一片——嗯,跟冰兒之前差不多,但經歷了第一段婚姻的失敗後,我對婚姻的認識就變了,或者說對男人的看法就變了。」

「這個世界終究是男人的世界,女人想做點什麼,不依靠男人是不成的。所謂的「女強人」,姨不是沒見過,她們不過是依賴著更強的男人,做出了一番不錯的成績罷了。」唐曼青目光清澈,說著自己的觀點:「既然是依賴,何不放下所有的架子,乾脆做個花瓶呢?明明是個花瓶,非要把自己當成水瓢,裝再多的水,不還是要被人拿在手裡?」

「肯定會有例外,但這個比例實在是太低了,萬中無一的機率,姨沒有那個雄心壯志去做那萬里挑一的成功女人,姨就想安心過過自己的日子,把思思帶大,人這一輩子,何必為難自己呢?」

「你年輕,才這麼大就能賺錢了,未來更是有無限可能,姨覺得你值得依靠」,唐曼青說出了內心世界最隱秘的想法:「姨跟你沒有血緣關係,靠親情留不住你,就只能用這副身子,這也是姨最大的本錢……」

「但是看到凌白冰,姨明白了,女人除了身子,還能給出更多,那就是心!」

唐曼青支起身子,注視著自己的繼子,認真的說道:「姨想好了,以後像親媽一樣的疼你愛你,像妻子一樣體貼你照顧你,像女兒一樣尊敬你崇拜你,以後你就是姨的天,姨的一切……」

「青姨……」李思平被唐曼青這番話弄得五味雜陳,不知道該說點什麼好,好在唐曼青早就將紅唇送了上來,任他親吻,為他解了圍。

兩人摟抱著親吻了一會兒,弄得唐曼青嬌喘連連,李思平胯下肉棒再度勃起,怕戰火再起耽誤了午飯,倆人這才依依不捨的分開。

李思平緊緊摟著可人的繼母,許諾道:「青姨你放心,你的心意我明白,我會像兒子那樣孝敬您,也會像丈夫那樣為您遮風擋雨……至於像不像疼女人那樣,這個我沒經驗,就摸索著來吧……」

「討厭!」唐曼青說是李思平的繼母,也不過才三十歲出頭,撒起嬌來仍有不輸於少女般的嬌嗲。

「嘿嘿……」李思平一臉得意地笑,接著似乎想起了什麼,問道:「對了,你剛才說你看到冰姐才明白的,她有什麼變化嗎?」

「你呀!你是真傻還是裝傻啊,從在澳門那晚她那樣,到現在這都多久了,你還沒看出來嗎?她是真想通了,不然不會這麼委屈自己討你歡喜,你真以為你自己多招人稀罕呢?」

「我是覺得她不一樣了,可是之前不是就已經這樣了嗎?」李思平還是懵懂不覺。

「這女人吶,接受男人的花心是一回事兒,陪著男人一起花心,那就是另一回事兒了。」唐曼青說著自己的體會,卻也有些困惑:「但姨覺著我倆還是不一樣的,姨像個風箏,飛多遠飛多高,你說了算;她可能更像一隻黃鸝,雖然總會歸巢,但是要自己出去飛一飛的。」

李思平並不覺得這是繼母在挑撥他和凌白冰的關係,因為自始至終,繼母都很支持他去追求凌白冰,如果要挑撥,還不如最開始就阻攔他了。

「都挺好的吧?」李思平想了想,笑著說道:「青姨你想飛出去也可以啊,我不會不讓你飛的——只要你記得回來就好。」

「哼,你想得美,姨要飛走了,可就不回來了……」唐曼青開了句玩笑,這才說道:「這世界上,沒有什麼是天長地久的,未來什麼樣誰都說不好,姨就信那句話,「且行且珍惜」,過好眼前的日子,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呀,你這幾天最大的任務,就是預習一下高中的課程,可不能再打馬虎眼了!」唐曼青作了總結陳詞,一臉長輩的嚴肅,卻不知落在繼子的眼中,一個成熟女人赤裸著身子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真的很欠肏.

「哎呀,你幹嘛……思思快醒了……」

「醒了怕什麼,又不是沒看見過!教訓我半天了,輪到我收拾你了……」

「壞……啊……人家還沒濕呢……你就往裡插……壞兒子!」唐曼青被繼子壓在床上,回過頭來看著後入自己的繼子,一臉哀怨。

「這還不濕?不濕怎麼插進來了?」李思平被她欲拒還迎的樣子弄得邪火上升,甫一插入就猛插猛幹起來,弄得唐曼青浪叫不停。

「壞……壞兒子……屄要……要被……被插碎了……」唐曼青聲調哀怨,如泣如訴,卻浪的讓人頭皮發麻。

「叫爸爸!」李思平在繼母耳邊低吼。

「爸爸……壞爸爸……大雞巴爸爸……」唐曼青聽話極了,聲音更浪了:「女兒要被……爸爸的大雞巴肏死了……啊……」

「你小點聲,窗戶開著呢……」李思平提醒繼母。

「那你還肏……你肏我就叫……我怎麼忍得住……啊……好爸爸……乖兒子……好舒服」

「下午去買空調吧!我去關窗戶!」

「討厭,不要拔出去……姨跟著你去關窗戶……姨不想跟你分開……」

唐曼青嬌滴滴的緩緩起身,被李思平扶著,彎著腰一邊被肏干一邊走到窗邊。

「啊……壞兒子……好爸爸……」雖然嘴上不服軟,但唐曼青也不想讓左鄰右舍知道自己跟兒子亂倫,剛搬來就弄得四鄰不安,她也沒那麼大膽子,剛才的叫聲一直都壓抑著,沒想到到了窗邊,李思平卻使上了壞,沒等她關上窗戶,就快速肏幹起來。

唐曼青忍著如潮的快感,趕忙關上了窗戶,回手打了繼子一下,嗔道:「臭小子……真讓人聽到……以後咱們還怎麼出門……」

李思平一邊快速抽送,一邊喘息道:「那就不出門了,天天這麼肏你,好不好?」

「好……姨就讓你天天這麼肏……好爸爸……你肏死姨吧……」快感一浪高過一浪,唐曼青徹底迷失在慾望的海洋里……

雖已盛夏時節,卻仍春意滿屋。

* * * * * * * *

凌白冰趁著假期最後這幾天,回了娘家一趟,她手頭有錢了,除了把從父母那裡借的七萬塊錢還給他們外,又多給了八萬塊錢,告訴二老自己用這筆錢投資,賺到了不少錢,在京城買了房子,歡迎他們隨時來住。

用父母那七萬塊錢多賺來的錢凌白冰本想一起還給他們的,但唐曼青勸住了她,理由也很簡單,如此巨大的收益,反而會讓二老跟著擔心。

凌白冰沒有兄弟姐妹,又不打算再婚,錢在誰手裡並不重要,不如就由她自己經管著,以後李思平又賺錢的機會也方便拿出來投資。

看著她拎回來的一大堆東西,父母很開心,卻又轉頭開始憂心她現在單身一人,將來會不會不好嫁。

看著父母眼中的隱憂,凌白冰心裡微酸,暗恨自己不爭氣,這麼大了還要父母操心自己,便扯了個謊,和他們說自己認識了一個男朋友,是做生意的……除了年齡上不真實之外,其他的都是照著李思平的樣子來描述的,倒是成功的唬住了父母。

不說別的,但是她額外拿回來的八萬塊錢,就足以說明問題,由不得二老不信。

凌白冰在家裡住了四天,眼看著就要到了老師提前返校上班的日子,這才辭別父母,回到京城。

到家的時候,已是下午四點多鐘了,她掏出鑰匙打開門,原本以為多日不開窗子房間會有些異味,不成想空氣竟然很清新。

這是間不大的一居室,南向的臥室和客廳,北面是餐廳、廚房和洗手間,房間的戶型設計很合理,一個人住剛好,不大,也不小。

這個地方距離她原來上班的學校不遠,但她已經知道,唐曼青已經幫她找過了人,開學後就不用去原來的單位上班了,而是要去相對遠一些的一所市重點初中報到。

把東西放下,凌白冰注意到房間的窗戶都開著,她記得自己走的時候關好了的,難道是李思平來過?

凌白冰躺靠在沙發上,就著斜射進來的夕陽,安靜的感受著這份屬於自己的安寧。

過去的一年,就像夢境一樣的不真實,但此時此刻的安靜和愜意,還有那份暌違已久的無憂無慮,都讓她無比的喜悅。

情不自禁的就想到了那個帶給自己這一切的少年,接著就覺得很想見到他,她掏出手機,想給他打個電話,告訴他自己到家了,剛拿起手機,卻又放下了。

這時候他應該在家玩電腦吧?還是出去踢球了還沒回家?還是和唐曼青在一起?

凌白冰正糾結著,開門的聲音響起,她站起身,正看到打開門的人。

她有些失落,但更多的是驚訝。

「青姐,你怎麼來了?」門口站著的,不是她剛才非常想念的那個少年,而是他的繼母兼情人,唐曼青。

想著這個稱呼,凌白冰有些好笑。

「呀,冰兒你回來啦?」唐曼青也沒想到凌白冰會在家,她拎著一個購物袋,看著沒裝什麼東西,也沒帶孩子,就她自己一人走了進來。

她的頭髮束在腦後,露出耳垂上的一對白金吊墜,臉上戴著一副褐色太陽鏡,唇上畫著淡淡的唇彩,上身穿著一件灰藍色的真絲短袖,腿上穿著一條白色的七分褲,腳掌一雙米色鏤空矮跟涼鞋,看起來年輕靚麗,更透著一股成熟女人特有的嫵媚。

凌白冰心中暗贊,不得不承認,唐曼青在打扮上,比她要強得多,而且保養得宜,儘管終日操持家務,卻沒留下什麼勞碌的痕跡。

「啊,老師二十六號就要報到了,前天思平告訴我說已經幫我調動完了,我還沒來得及謝謝青姐呢!」凌白冰把唐曼青讓到屋裡,不用說她已經明白了,這些天來都是唐曼青幫自己開的窗戶,不然以李思平的年紀和男人特有的粗心,是不會有這份體貼和細緻的。

「咱們姐妹倆就不用這麼客氣了」,唐曼青在沙發上坐下,笑著說道:「你的事就是思平的事,思平的事就是我的事,自然你的事就是姐姐的事,而且用的是思平的錢,我就是個跑腿的,要謝你謝他好了!」

「那也得謝謝姐姐跑腿啊!」凌白冰從冰箱裡拿出來一瓶水,擰開了遞給唐曼青,說道:「我回來看窗戶開了,還以為是思平來了呢,原來是你來過了,說不得,還得再謝姐姐一次!」

說完這句話,兩人對視一眼,都笑了起來。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