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形依舊枕寒流 (34) 作者:劉伶醉

簡體

作者:劉伶醉book18.org

2021/04/17發表於:sexinsex book18.org

第三十四章:孤注 book18.org

時間如水,流過晚春,流過初夏,流到盛夏炎炎。 book18.org

還差幾天才進六月,京華大地已經是一片熱浪滾滾,中午十一二點,正是一天裡最熱的開始。 book18.org

中午放學鈴響,凌白冰正要下班,就感覺到手包里的手機嗡嗡的響了起來,她看辦公室人走的差不多了,這才拿出電話,到角落裡接起來。」喂,凌老師嗎? 您好,我是李思平的家長,哎對,唐曼青,啊,是這樣,您中午是否方便,我請您這個飯?有事情要求您幫個忙!「凌白冰有些猶豫,自從和自己的學生髮生了關係,她就沒再見過唐曼青,一方面是確實機會不多,另一方面也是她有意避開,畢竟發生了那種事兒,她一個當老師的,去見自己學生兼情人的家長,感覺很不好。 book18.org

但是今天唐曼青找上門來,卻不能不見,不管怎麼說,她是李思平的繼母,在李思平十八歲前,她是他的法定監護人,一個學生家長要見自己這個班主任,自己拒絕的理由可不好找。 book18.org

想著也沒什麼大事兒,凌白冰答應下來,這麼一說,唐曼青才說自己到學校門口了,等她出來一起走。 book18.org

凌白冰掛掉電話,小心翼翼的放到包里,這個來自情郎的禮物她很珍重,情義無價不說,實際價值也著實不菲。 book18.org

辦公室知道自己有手機的同事還不多,學校里知道的更是少之又少,凌白冰刻意的低調只讓幾個相熟的老師發現了她的這個「小秘密」,就像她們也知道她離婚了一樣,有些事情對身邊的人是很難完全瞞住的。 book18.org

六月份的天氣已經很熱了,凌白冰下意識的整理了一下身上乳白色的蕾絲百褶裙,擎著一柄陽傘,裊裊婷婷的出了辦公樓。 book18.org

午休的學生已經走的差不多了,校門口,一個身姿婀娜的倩影站在門斗的陰涼處,旁邊一個小女孩蹲在那裡玩耍。 book18.org

遠遠地打量著唐曼青,只見她一身長款的青花旗袍,腳上穿著一雙銀色的高跟鞋,白皙的藕臂在陰涼處更顯奪目,與身上的衣服相映成趣。 book18.org

走近了慢慢端詳,只見成熟的婦人將秀髮微微染成金褐色,在腦後盤成一個簡單的髮髻,耳朵上墜著兩條細長的鑽石耳墜,隨著她的左顧右盼搖曳生姿。 路過的不論是學生還是老師,都被她奪人的氣質所攝,目光都是帶著好奇和驚艷在成熟美婦人的身上一掃而過,不敢多做停留,只有少數的人,目不轉睛的盯著她看。 book18.org

僅僅是站在那裡,就站成了一道風景,凌白冰心裡讚嘆,迎著走了過去。 「唐女士!」凌白冰走過去,微笑著打招呼。 book18.org

「凌老師!」唐曼青的臉上綻放出動人的笑容,她其實早就看見了凌白冰,畢竟她太出眾了,素雅的裙子配上她曼妙的身材和靜雅的氣質,加上細長的雙腿和高跟鞋,在人群中如同鶴立雞群般,不注意都難。 book18.org

唐曼青有備而來,打扮上頗花了一番心思,可看到凌白冰的時候,她明白自己還是輸了。 book18.org

凌白冰僅僅是將頭髮在腦後束成馬尾,除了手腕上戴了一條珍珠項鍊外,身上再無一件長物,她似乎化了淡妝,搭配著白色的裙子,還有腳上的白色高跟涼鞋,宛如一朵出水的芙蓉。 book18.org

這份骨子裡的清麗淡雅,是自己怎麼學都學不來的。 book18.org

兩人寒暄著,在路邊攔了輛車,前往唐曼青定好的粵菜館。六人包廂里,兩人安然落座,小女孩思思在地上跑來跑去,不肯安靜下來。 book18.org

就著孩子,兩人逐漸打開了話題,等菜上來開始動筷,凌白冰笑道:「唐姐您真是破費了,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您儘管吩咐就是了,不用這樣的。」 「很久就想請凌老師吃頓飯了,您對思平的學習那麼照顧,也不知道該怎麼感謝,正好借這個機會,也表示一下謝意。」因為下午有課,兩人喝的是雪碧,象徵性的碰了一下,一飲而盡。 book18.org

「這沒什麼,思平這孩子學習努力,人也成熟,成績進步的快,他的進步,是我這次帶畢業班最有成就感的事兒,再說我是老師,這些事兒都是我應該做的。」 book18.org

凌白冰客氣的說著,心裡想著那個少年,溫溫熱熱的。 book18.org

「嗯,其實這次找您,主要是想拜託您一件事,這段時間我要出去一趟——這個思平也知道,不知道他跟沒跟你說。」唐曼青抿了一口飲料,說道:「我希望這段時間裡,凌老師能夠再費費心,幫我照顧一下他的飲食起居。」」這…… 怕是不太方便吧?「凌白冰有點懵,心裡飛快的思考著,唐曼青要出門?思平怎麼沒跟自己說?不對,為什麼唐曼青會認為他會跟自己說?再說了,為什麼要找自己照顧他的飲食起居?自己只是個班主任,按情理來說,能無償補課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她怎麼還能提出進一步的要求? book18.org

她在這兒犯嘀咕,唐曼青卻微微一笑,給女兒夾了口菜,說出了讓凌白冰肝膽俱裂的一句話來」你和思平的事兒我都知道了的,按照輩分來說,我們原本該是姐妹的,這麼一來,你該叫我婆婆呢…… book18.org

「「啊?」凌白冰瞪大著眼睛,徹底的驚呆了,她知道了?李思平的繼母,唐曼青,她知道自己和學生之間的「姦情」了? book18.org

「我……」凌白冰很想解釋兩句,解釋自己是無心的,解釋兩個人是因為誤會才在一起的,解釋自己並沒有主動勾引自己的學生,解釋自己和李思平是真心相愛的,並不是純粹的勾搭成奸…… book18.org

但話到了嘴邊,一切都變得蒼白無力,她根本連一個字都說不出口。 book18.org

凌白冰的眼神黯淡下來,她放下筷子,平復了一下心情,緩緩說道:「您既然知道了,那我也不瞞您,我跟思平確實在一起了。我沒想過會這樣,但事情已經發生了,我認打認罰,只是思平馬上中考了,我希望您能等他考完試再……」 「我是他的繼母!」唐曼青的語調淡淡的,卻不容置疑,她乾脆的打斷了凌白冰的自述和懇求,想了一下才說道:「恐怕你有些誤會,第一我不是不明事理的人,我其實並不反對他和他的班主任老師發生性關係,或者談戀愛——畢竟他不是那個吃虧的人,能在初中就交到你這樣優秀的女朋友,這是他的本事,也是他的福氣。」 book18.org

沒等凌白冰從驚訝中反應過來,唐曼青繼續說道:「再說了,思平這麼優秀,連我都被他征服了,我還是很能理解你的。」 book18.org

凌白冰剛才是驚嚇的話,現在根本就是驚恐,唐曼青的話讓她根本反應不過來,這是什麼意思,什麼叫「我都被他征服了」? book18.org

「你……你的意思是……」凌白冰都開始口吃了。 book18.org

「大概是你們倆在一起後的第二天,不對,第三天?記不清了,反正是沒幾天,我就跟思平做愛了。」唐曼青語調很平和,就像說晚飯吃米飯還是包子一樣的隨意和自然。 book18.org

「你,和你的兒子?」凌白冰還是不敢相信,她一手捂著嘴,一手指著唐曼青,又指向門外,不停地比划著。 book18.org

「繼子。」唐曼青淡定的糾正她,繼續給女兒喂飯。 book18.org

「你們……」凌白冰仿佛收到了侮辱一般,一股憤怒的情緒從心裡噴薄而出,她很想大罵一頓,但無論是受過的教育還是眼前的情況,都不允許她這麼做,她只是仰頭喝下杯中的飲料,起身就要離開。 book18.org

「就這麼走了?你不想想以後怎麼辦?準備和思平分手?」唐曼青看她要走,也有點急了,但還是端著架子,沒有阻擋和挽留。 book18.org

「不分手還留著他?」凌白冰憤聲道:「他口口聲聲的說愛我一輩子,就這麼愛的嗎?剛在一起才幾天,就和別的女人在一起了?如果說跟別人也就算了,我算他年少無知,跟自己的繼母?這是亂倫,是亂倫!他一個半大孩子不懂,你這當媽的還不懂嗎?」 book18.org

「說的是呢,確實算得上亂倫」,她的反應符合唐曼青的預期,只要凌白冰不摔門而去,那事情就有轉機,自己做的就不錯,想到這裡,她接著說道:「可你做老師的跟自己學生在一起,就不算亂倫?什麼是」倫「?倫常呀!師生之倫不也是倫?」「我們……我們沒有血緣關係!」凌白冰說完就後悔了,眼前這個女人跟李思平也沒血緣關係。 book18.org

「我跟思平也沒血緣關係啊!?」 book18.org

「可……可你們有倫理關係?再說,以後你讓他跟你女兒怎麼相處?」凌白冰靈機一動,指著思思說到。 book18.org

「當然是兄妹了,這有什麼怎麼相處的?」唐曼青兵來將擋,言語絲毫不亂。 「那你們算什麼?情侶?母子?」凌白冰有點無奈了,感覺唐曼青數刺蝟的,自己根本無從下口。 book18.org

「算什麼都行啊!算姦夫淫婦都行,我不在意這個。」唐曼青給自己夾了口菜,又喝了口濃湯,這才說道:「不論是從家長和老師角度,還是從思平女人的角度,我都叫你一聲妹妹,我覺得你還是坐下來,聽我跟你慢慢的說一說,我們這些年都經歷過什麼,我為什麼要這麼做。」 book18.org

「你說吧,我站著聽著。」凌白冰不肯坐,她心裡覺得噁心,覺得李思平惡心,覺得唐曼青噁心,甚至連自己,她都覺得噁心。 book18.org

「我是從山溝溝里走出來的。」唐曼青打開了話匣子,從自己的出身說起,說起什麼時候畢業參加工作,什麼時候結婚,什麼時候離婚,什麼時候嫁入李家,什麼時候遭逢巨變,什麼時候帶著兩個孩子遠遁京師…… book18.org

「我倒是沒想過別的,其實我找個男人並不難,我條件雖然不如你那麼優秀,但也並不差。」見凌白冰坐了下來,唐曼青知道自己的話奏效了,她喝了口水,繼續說道:「但是能像思平這樣帶給我安全感的男人,我想是不會再有了。在發生關係之前,我是真的想將他當成自己的兒子,我甚至都怨恨老天,怎麼就沒有血緣關係呢?」 book18.org

「思平的優秀你還不知道,這個等他自己告訴你,我只是想說,作為繼母,為了抓住他,為了抓住這份安全感,我什麼都能做,什麼都能犧牲。」唐曼青神情鄭重的說完這番話,又笑著說道:「而且你可能不信,思平未來肯定還會有更多的女人,絕對不止你和我。」 book18.org

「他再優秀,我也接受不了他在我之外有別的女人,尤其這個女人,還是他的繼母!」凌白冰還是很堅持,儘管唐曼青的故事很打動人,但這不足以說服她接受亂倫,還和別的女人共侍一夫。 book18.org

「你說得對,但你有沒有想過,你作為他的老師,和自己的學生發生關係,你的行為也是不可原諒的。」唐曼青針鋒相對,直指問題要害:「我不知道你是否有自己的夢想和事業心,是否想過過上更好的生活,是否還想回到過去那樣為了幾萬塊錢、為了一個房子每天愁眉苦臉卻完全沒有辦法的日子。我是女人,我理解女人的夢想,選一人終老,相濡以沫,白頭偕老,可是你想過沒有,你和思平的未來,會是這麼美好嗎?」唐曼青的話說中了凌白冰的心事,這是她最糾結的地方。 book18.org

唐曼青繼續道:「你們年齡上就存在著差距,就算他不變心,等到他年過四 第十章:你那時候就五十多歲了吧?你拿什麼攏住他的心?他現在就能book18.org

book18.org

book18.org

己賺到六七百萬,二十年後會怎樣?」「其實我本不必找你,你我之間維持這種平衡,繼續過這樣的日子,等他上高中了,上大學了,畢業了,你們之間的距離自然會越來越大。反過來,我和他有這份親情在,加上我的曲意逢迎,他就算處多少個女朋友,都不會忘記他的繼母,那個始終不用他付出任何代價就能夠擁有、不擔心背叛的美麗女人。」唐曼青放大聲音,問道:「你覺得我們倆,誰能笑到最後?」「我……我不稀罕!」凌白冰有氣無力的反抗著,她自己都覺得自己的話語沒有任何力量。 book18.org

「你還二十齣頭,你還年輕,你還有機會,再找一個成功的、有地位的男人,但那又怎麼樣呢?」唐曼青微微一笑,繼續加重砝碼:「對於那樣的一個人來說,你不過是一個長相不錯的初中老師,你有什麼特別的過人之處嗎?你拿什麼保證,他會對你始終如一,矢志不渝的和你白頭偕老?」「難道這世界上就沒有好男人了?」凌白冰徒勞的掙扎著。 book18.org

「你剛離婚,男人什麼樣,不用我教你了吧?」唐曼青哂笑道:「好男人? 什麼是好男人?男人無所謂好不好,給他足夠的錢和權力,他自然會去爭取更多的女人,爭取更多的、質量更高的交配權,這是男性的動物本能。用這個去界定男人的好壞,只是我們女人的一廂情願罷了。」 book18.org

「好男人,我的定義就是事業成功,照顧家庭,念情,念舊。能做到這些,我覺得就是不錯的男人,如果還能知情識趣一些,那就算是好男人了。」 「每個女人都喜歡名牌服飾,喜歡包,喜歡化妝品,喜歡奢侈品,這與男人又有什麼不同?」唐曼青繼續給凌白冰灌輸自己的墮落思想:「無法滿足的慾望,自然要克制,還要自欺欺人的說自己」冰清玉潔「、高貴矜持,但一旦有了機會,沒人經得起誘惑,都會臣服到金錢的膝下。」「思平可能沒跟你說,這次我出去就是為了一次更好的發財機會,這次錢賺回來,他就要給你準備一件禮物。」唐曼青總結著:「在可預見的未來,他會有更多的錢,是嫁給一個已經成功的有錢人,做個獨守空房的怨婦,還是在這個未來的億萬富翁身邊,做個一輩子都不會被替代的人,我想這個選擇,不算難做。」「我……我不知道……」凌白冰徹底亂了思緒,她知道男人不可靠,也知道自己嚮往什麼樣的生活,可是如果就此讓她放棄自己堅持的價值觀,她還是做不到。 book18.org

她抬起頭,滿臉困惑的問道:「如果按你說的,我和你一樣,做思平的情婦,不追求忠貞和婚姻——我倒也沒想過結婚,那你說我這樣跟他在一起,和跟那個姓陳的官員在一起,有什麼分別?」 book18.org

「分別當然有了」,唐曼青知道這件事,侃侃而談:「跟姓陳的是權色交易,你出賣色相,他給你好處;跟思平可不是,你們是先有的情意,而他是未來可能有錢而已,這是感情基礎,也是風險投資,不一樣的。」 book18.org

「再說了,姓陳的多大年紀?長相如何?思平多大年紀?他現在就已經是帥哥了,未來能差嗎?」唐曼青捂嘴輕笑:「只要你攏住了他的心,這麼優秀的男人做你的情人,你不覺得是自己賺了嗎?」「我……」凌白冰無言以對,說著挺像那麼回事兒,但事實上呢?她也很困惑。 book18.org

「其實我這次找你,讓你幫著照顧他是一,跟你交這個底是二,不然對你不公平,對我也不公平,總是我犧牲自己成全你,我心裡也不平衡。這三嘛,我覺得我這算是一舉兩得,如果你同意,我就給自己謀福利了,以後不用老讓著你了; 如果你不同意,跟思平一拍兩散,那我就一個人伺候他,這也挺好。非要說四嘛…… book18.org

我是擔心你倆弄出事兒來,萬一你不小心懷上了他的孩子,事情就不好辦了,所以我要把這個萌芽遏制在搖籃里。」 book18.org

「你……」凌白冰服了眼前這個女人了,這都哪兒跟哪兒,不過她還是垂頭喪氣的說道:「我……我確實想過……生個孩子的……倒不是為了他,是為了我自己以後的日子有個盼頭兒……」 book18.org

「必須說明白,我不反對你生孩子,特別是生思平的孩子,但是時間不該是現在,怎麼也得等他上大學的,不然的話影響太多了。」唐曼青表態道:「再一個,其實我大可不必來找你說這些的,我跟思平可以繼續把你蒙在鼓裡,讓你繼續這麼在欺騙中自我安慰下去…… book18.org

「「但我不能那麼做,我也是女人,我知道女人的感受,也知道被欺騙被背叛的滋味,之所以選擇這個時間點,一個是我覺得這是思平可能會平步青雲的一個起點,在那之前,讓你出於本心做出選擇,對你和對他來說都是好事;再一個,我也確實不想再這麼瞞著你了,如果哪天你不小心懷孕了有了小寶寶,那對你對思平甚至說對孩子,都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唐曼青頓了頓,說道:「我知道你這個年紀還對愛情和婚姻充滿了幻想,對男女之間的感情也抱有很大的期望,就算是我這個年紀的,和我一樣想通的應該也不多,我沒敢奢望你能做到我這種程度,但我希望你能理解我的苦心。」凌白冰深呼吸了一口氣,堅決的說道:「我明白,你是從母親的角度出發,而不是從一個和繼子通姦的淫婦的角度出發的,但我明確告訴你,我接受不了我的另一半和他的繼母做出如此見不得人的事情!」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搜索

山形依舊枕寒流劉伶醉山形山形依舊醉枕江山山形依舊枕寒山形依山行依舊山行依舊枕寒流劉齡醉醉枕醉枕天南山行依醉枕春秋棠花依舊山型依舊枕山型依舊山行依舊枕寒潮山形依舊震撼力作者 七分醉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