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形依舊枕寒流 (126)作者:劉伶醉

第一二六章 野火

申城的夜色,因為璀璨燈火而絢爛,自然也有燈火不及之地,更顯僻靜清幽。

無數痴情男女,驅車步行,把臂同游,盡皆往那人煙稀少之處而去,不過是為了一晌歡愉、魚水之歡。

唐曼青和繼子久別重逢,情熱如火加上酒精的刺激,便也虎著膽子,尋覓到一處幽靜所在。

眼前江水悠悠,堤上石頭護欄無聲矗立,兩人並肩而立,眺望遠處萬家燈火,更覺心曠神怡。

兩人之前在街上走了半天,也沒找到一處無人的所在,就連路邊的公廁,都有人進進出出,大城市的繁華讓每一個地方都人流不息,無奈之下,只得打車來到了江邊。

這處所在,還是李思平和老二閒遊,被老二發現的,那時他們在這裡發現不少野鴛鴦,如今母子倆也置身其中,準備做那見不得光的快美之事。

眼前江水滔滔,腳下長堤蜿蜒,背後林木掩映,夜色漸深,行人漸少,李思平環顧四周,能看到不遠處幾對男女也如自己一般,偎靠欄杆,欣賞江景,至於是否行那男女苟且之事,便因為目力所限,不得而知了。

母子二人情慾漸熾,來時在計程車上,唐曼青便忍不住將手伸進繼子的褲子中,握住那根沒了內褲束縛的肉棒。

在尋找隱秘地點途經公廁時,兩人都脫了內褲,此時站在江畔長堤上,唐曼青更是無所顧忌,用一手握著繼子的肉棒,牽著他走到了護欄邊上。

她目力所及,看不見遠處人的動作,便知道自己此時在別人眼中也是如此,借著酒勁的作用,壯著膽子蹲下來,褪下繼子的短褲,將那根自己朝思暮想、猶自帶著尿液汗漬味道的肉棒含在嘴裡,溫柔舔舐。

「好兒子……姨喜歡你的味道……」唐曼青拒絕了繼子用濕巾擦一擦的提議,李思平下午才洗的澡,如果不是因為喝得是啤酒,很是撒了幾泡尿,不會有這樣大的味道,而且唐曼青從內心裡,不排斥繼子身上的味道,畢竟她可是連自己的尿液都喝過的。

特殊的環境帶來異樣的快感,江風烈烈,撩起唐曼青舒捲的紗裙,吹拂著她濕膩的美穴,不但沒有吹乾那潺潺的淫水,反而讓她的下體,更加潮熱起來。

不知是巧合還是故意,唐曼青一襲黑色長裙,加上烏黑的長髮,讓她幾乎完全消失在深沉的夜色里,只有偶爾閃過鑽石首飾的一絲光芒和白皙的皮膚,才能證明她的存在。

李思平沉浸在唐曼青高超的口交技巧和危險刺激的環境帶來的強烈快感當中,繼母淫媚的表情更是讓他喜悅異常,注意到首飾的光芒,他伸手勾住繼母的下頜,低聲道:「把首飾摘了!」

唐曼青立即心領神會,她熟練的摘下兩個鑽石耳墜和鑽石手鍊,解下名貴的鑲鑽手錶,嘴上卻絲毫不停的繼續吞吐肉棒。

將這些首飾放進包里,最後才輪到脖子上那條白色的珍珠項鍊,不過唐曼青還是沒打算吐出繼子的肉棒,她繼續溫柔而快速的吞吐侍弄,將珍珠項鍊從脖子上摘下,隨著口交的動作,將那根價值數萬元的珍珠項鍊,套到了繼子肉棒的根部,接著纏繞一圈,輕巧的打了一個繩結,箍住了達到最好狀態的粗壯肉棒。

李思平被繼母的奇特動作吸引,看著珍珠閃著瑩白的光澤,映襯著繼母白皙的面龐,享受著那張俏臉上柔媚入骨的春色和風騷淫蕩的表情,肉棒突突的膨脹,竟然有了射精的慾望。

明明下午已經射過兩次,又喝了酒,此時此刻,不該如此不堪才對,李思平的身子自然向後一縮。

蕙質蘭心的唐曼青一下子就明白了繼子的境況,她莞爾一笑,站直了身子,雙手勾住繼子的脖頸,將身體全部靠在李思平的懷抱里,膩聲道:「好兒子,喜不喜歡?」

「喜歡!」李思平喘著粗氣,緊緊箍著繼母的細腰,肆無忌憚的在繼母美艷的面龐上不停親吻,他將手伸進繼母長裙的V 領領口裡,隔著胸罩揉捏豐碩的美乳,卻因為角度原因,難以盡興。

「傻瓜……」唐曼青被繼子親吻得渾身酥軟,卻又愛極了這種被繼子粗暴占有的幸福感受,她回手拉開後背的拉鏈,解開胸罩扣子,放下裙子的肩帶,將胸罩徹底脫了下來,「剛才在公廁也脫下來就好了……」

「好兒子,等等……」唐曼青攔住繼子的動作,將胸罩放進包里,這才站起身,渾身上下僅有一條長裙遮蓋,裙子的兩條肩帶還被她摘了下來,如果不是她雙乳實在豐碩挺拔,恐怕裙子早就脫落了下來。

沒了胸罩的阻隔,李思平暢快的撫摸著繼母的豐滿挺拔的奶子,不停在唐曼青秀美的面頰和白嫩的胸脯上親吻著,吸吮著,弄得唐曼青嬌喘不已。

感受著繼母細嫩的小手擼動自己下體的快感,李思平不再繼續調情,他將繼母的身體翻轉過來,讓她背對自己,面對著波光粼粼的黃浦江。

唐曼青聞弦歌而知雅意,雙手自然的撐在石頭欄杆上,繃緊雙腿,將雪嫩豐臀高高翹起,迎接繼子的到來。

「嘟!」江上渡船汽笛聲中,李思平從後面輕輕掀開繼母的裙擺,在渾圓的肉臀上輕拍一記,隨即緩緩插入。

碩大的龜頭破開濕潤的唇瓣,沿著膩滑的腔道不斷向前,一層層的綿密嫩肉仿佛雪融一般被分開,淫媚的身體以最真實的反應陳述著主人的快美難言。

那串箍在肉棒根部的珍珠被兩人身體的碰撞緊緊頂在美婦人的蜜穴入口處,更是帶來了難以名狀的快感。

「唔……」在酒精的作用下,唐曼青的身體高度敏感,甫一插入,就有了高潮的跡象,卻並未如下午那般,僅僅是一次插入就到達高潮。

李思平心中奇怪,俯身在繼母耳邊輕聲問道:「好老婆,怎麼沒來?」

唐曼青柔媚的在繼子的臉頰上蹭了蹭,紅熱的臉上蕩漾著羞窘和慾望的紅暈,只是夜色太深,無人得見,她膩聲說道:「剛才……舔老公雞巴的時候……就來了一次了……」

李思平愛極了懷中的美婦尤物,知道繼母不會因為一次抽插就高潮後,有些失落,卻又有些開心,尤其是聽到繼母給自己口交就能高潮後,那份擁有的滿足感和征服女人的成就感,讓他本就舒爽的感受更加強烈起來。

他輕柔的抽出隨後緩慢而堅定的插入,雙手時而緊握繼母裸露在外的碩乳,時而扯住她飄蕩在江風中的秀髮,時而抽打渾圓飽滿的肉臀,時而箍緊纖穠有度的細腰……特殊的環境下,兩人的快感累積都極快,李思平喘息逐漸粗重,開始追逐射精快感的時候,唐曼青再也無法壓抑住聲音,開始低聲浪叫起來。

「好老公……親老公……要來了……啊……老公……爸爸……來了……來了……啊……美死了……」

李思平絲毫不做停留,繼續快速抽插,追逐著依稀可見、近在眼前的射精感覺。

「老公……親老公……停……不要……停……好舒服……又要來了……啊……」特異的環境刺激加上李思平絲毫不憐香惜玉的快速抽插,讓唐曼青在迎來一次高潮之後,渾身痙攣還沒結束,就要迎來第二波高潮。

她的聲音已經不受控制,離著最近的那對情侶似乎聽見了什麼,那個男性似乎想要過來看看,卻被伴侶攔住,兩人在那邊低聲絮語,李思平甚至能聽見依稀字句。

如此近的距離,讓唐曼青心中驚怕卻又捨不得繼子的快猛肏干,第二波高潮瘋狂涌至,一下子衝垮了唐曼青最後的理智防線。

此時此刻的她,敢於將世界上所有的綱常倫理法律道德踩到腳下,只為了那一瞬間的至高快感。

「啊……」唐曼青一聲縱情浪叫,就連稍微遠些的那對情侶都聽見了,他們無法相信,有人敢在江邊野合還敢弄出這麼大的聲響,似乎停下了親昵的動作,朝這邊看了過來。

好在唐曼青高潮的快感太強,只叫了一聲就爽得暈了過去,李思平緊緊摟住癱軟的繼母,最後快速抽插十幾下,射出了汩汩濃精。

「唔……」唐曼青被繼子緊緊抱在懷裡,感受著堅強有力的臂膀,過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她伸出手輕撫繼子的嘴唇和臉頰,眯著眼睛呢喃道:「爽死了,從來沒這麼爽過,感覺飛的好高好高,都不想醒過來了……」

「還說呢,左右這幾對兒野鴛鴦都被你驚著了,知道的是咱倆在做愛,不知道的以為是我強姦你呢!」李思平幫她把雪紡紗裙的弔帶套上,調笑說道:「趕緊穿上,一會兒他們都得過來見識見識,到底是誰這麼騷這麼浪!」

「哼,見識就見識,誰怕誰?」嘴上不服輸,動作卻很誠實,唐曼青趕緊提上裙帶,整理了一下衣服,緊緊挽住繼子的胳膊,「我就是不跟他們一樣的,不然的話大家就比一比,看看誰膽子大!」

「哼,就你嘴硬!」李思平在繼母可愛的鼻子上颳了一下,握住了唐曼青挽著自己胳膊的手,笑道:「好老婆,你想沒想過,要是你身邊那位孔大秘,知道你這個副局長,竟然和繼子偷情,還在江邊這裡野合,會作何感想?」

「她肯定會很羨慕我,有這麼好的老公!」唐曼青腿有些軟,走路沒什麼力氣,心情卻是極好,她親昵的靠在繼子肩頭,像極了溫順乖巧的小妻子。

他們剛爬上江堤內側的人行道,遠處兩個巡邏民警拿著強光手電走了過來,不斷提醒江邊駐足的人們注意安全,小心扒手。

「好險,幸虧咱們結束的早,不然被撞到了,還真說不清楚。」唐曼青吐吐舌頭,心裡有些後怕。

「沒事沒事,下次我把內褲備著,做的時候塞你嘴裡,這樣你就喊不出來了。」

李思平也是心有餘悸,轉移了話題。

「壞死了……」唐曼青像和情人撒嬌一樣,捶打了繼子幾下,「你怎麼不把自己的小弟弟塞上,省得它做壞事!」

「有沒有搞錯,到底是它想做壞事,還是有人勾引它做壞事?」李思平很認真的反駁起來。

「就是它想做壞事!」唐曼青輕拍了繼子的下體一下,隨即歡快的跑開,她恢復了一些氣力,便開心的和情郎嬉戲。

李思平很輕易的就抓住了美艷的繼母,他從身後將美婦抱在懷裡,在她耳邊小聲說道:「好老婆,你一跑起來,兩個大奶子顫巍巍的,別把前面的警察叔叔看出鼻血來……」

「討厭!」唐曼青心知肚明,沒了胸罩的束縛,兩個大奶子確實晃得厲害,她有些羞窘,便拍了一下繼子的手,「那你還摸,這裡路燈這麼亮,讓人看見怎麼辦?」

「怕什麼?自己的老婆,愛怎麼摸,就怎麼摸!」李思平說著,隔著紗裙又摸了一把繼母豐碩的美乳,果然沉甸甸手感十足。

「再摸……」唐曼青身子都要軟了,她媚眼含春的看著繼子,「你再摸,姨就又要發騷了……」

「您現在好歹也是副廳級幹部,矜持一點好不好?」看著愈來愈近的兩個巡邏民警,李思平箍住繼母的腰,低聲說道:「大庭廣眾之下就發騷,還有沒有一點人民公僕的原則了!」

「什麼原則?」唐曼青假裝生氣的瞪了眼繼子,說道:「一個女人,都不能對著自己的男人發騷發浪發賤,還有天理嗎?還有王法嗎?」

「沒錯!」

「這就對了嘛!寶貝老公,親親你的好老婆!」

「等會兒的,等警察叔叔們過去的!」

「不,就要現在親親!」

「不要了吧……」

「就要!」

兩個巡邏民警早就注意到了對面走來的兩人,尤其是唐曼青,性愛過後一身艷色逼人,加上美麗外表下嫵媚的身體,還有那胸前兩團沉甸甸的乳肉以及隱約可見的乳頭,都讓他們挪不開眼光。

「咳……晚上注意安全,小心……小心扒手和劫匪,不要在……在黑暗處逗留。」一個年長民警看身邊的小年輕有些神不守舍,只能自己出聲提醒。

唐曼青身上只穿了一件裙子,裙內赤身裸體,更不要說胸前兩點櫻桃若隱若現,和雙腿間的粘膩是多麼的羞人,再加上她此時扮演的是一個溫柔的小妻子,便靠在繼子懷裡,由他出面應付。

「知道了,警察同志!」李思平長得人高馬大,相貌堂堂,加上唐曼青氣質逼人,衣著打扮不俗,怎麼看都不像壞人,巡邏民警簡單提醒了兩句,便讓他們離開了。

兩人沿著江邊繼續漫步,唐曼青靠在繼子的懷裡,嬌聲道:「好老公,你射了好多,都淌出來了……」

「找個地方用濕巾擦一擦吧!」

「你給我擦!」唐曼青撒著嬌,根本不像是將近三十五歲的成熟婦人。

「那邊有個椅子,我們去坐一會兒。」

唐曼青點點頭,她很喜歡此時此刻繼子當家作主的感覺,似乎又回到了兩人剛發生關係後的那段時光里,自己心無旁騖,每天就乖乖的扮演繼子的妻子,等他回家。

但畢竟不同,此時此刻的繼子,是真的長大了,擁有自己想都不敢想像的身家,還能疼愛自己這個繼母,真正成了給自己遮風擋雨的大樹。

所以她心甘情願為繼子做任何事情,不覺得骯髒,也不覺得齷齪。

兩人在椅子上坐下,李思平從包里拿出濕紙巾,順著繼母白膩的美腿輕輕擦拭,幾下就擦拭到了體液的根源。

「好老公……」唐曼青身體一抖,在繼子耳邊吐氣如蘭,「別擦了……越擦越濕……」

座椅正面江水,背後路燈掩映,相比於剛才的昏黑寂靜,此時的路邊,夜晚散步歸家的人不時走過,兩人均不敢動作太大,便緊緊依偎著,吹著江風,賞著夜景。

「小時候家門前也有一條江水,沒這麼寬,也沒這麼亮,但樹木很多,空氣也很好……」唐曼青不知道被什麼觸動了心事,「一晃兒,這麼多年過去了……」

美艷婦人在繼子耳邊低聲絮語:「好老公,我又想起來那次回西北老家過年,你在熱乎乎的炕上肏人家的樣子了,真想什麼時候,再感受一下……」

「好是好,問題是……」李思平將繼母的玉手按到有了反應的下體上,「我現在就想肏你,怎麼辦?」

「臭老公……怎麼又硬了?」唐曼青又驚又喜,左右看了看,視線範圍內沒有人,她快速的將繼子的肉棒解放出來,剛才歡愉的痕跡還沒來得及清理,她匆匆忙忙的含著吸吮了幾下,趕緊抬起頭,正好一個夜跑的人跑了過去,嚇得她直拍胸口,又激起陣陣乳浪。

「這裡人太多了,沒辦法做……」唐曼青面有難色,她不介意和繼子做些刺激的事情,但真的有危險,那就實在是不值得了。

「你躺在我腿上,假裝睡覺,幫我口交。」李思平想到了一個辦法。

「壞老公……就你主意多!」唐曼青想了一下,覺得似乎可行,她在椅子上背對著江水躺下,頭枕到繼子的腿上,「這樣還是會被看到吧?」

「不細看看不出來,你不脫我的褲子」,李思平將唐曼青壓著的那側短褲擼了起來,材質極佳的運動短褲被他拉成了三角褲,粗大的肉棒從褲腿伸了出來,正好對著唐曼青的紅唇。

「這你都想得出來!」唐曼青輕捶了繼子一下,溫柔的伸出舌頭舔弄起眼前的龜頭來,「好兒子,幸虧你的雞巴夠長,不然都用不了這個姿勢……」

「叫老公!」

「老公!」唐曼青眯著眼,嬌滴滴的叫了一聲,隨即笑著說道:「姨就喜歡老公的大雞巴,翹翹的,硬硬的,光是想想被肏的感覺,人家就能高潮……」

唐曼青熟練的含吮著繼子的粗大肉棒,碩大的龜頭被她用香舌挑弄著,在紅唇上一點一點,不停勾弄著肉冠和馬眼,龜頭不時被她含進嘴裡,或舔或吸,花樣百出。

李思平爽得直翻白眼,他注意到熟艷的繼母在幫自己口交的時候,還不忘夾緊雙腿不停扭動,看來這就是她之前口交時高潮的原因了,他伸出手,按在繼母側躺著的身體中間。

唐曼青抬頭看了眼繼子,接著緩緩抬起腿,讓繼子的手伸進裙擺中間,這才將腿放下,輕輕扭動起來。

「老公,你看它像不像是個聽師傅念經打瞌睡的小和尚?」唐曼青玩心大起,用手點了點小蘑菇頭,「醒醒,別睡了!快,給姨吐一口!」

兩人溫情脈脈,相互慰藉,唐曼青含到口舌酸軟,自己不大不小被繼子揉出了兩次高潮,李思平才有了射精的感覺。

「老婆……要來了……射哪裡……」李思平雙手箍住唐曼青的頭,幫助她前後移動,就像是在肏干繼母的嘴巴一樣。

「嗚嗚……」唐曼青的嘴巴被塞得慢慢的,哪裡說得出話來,她被插的嗓子噁心,眼睛泛起了淚花,呼吸都侷促起來。

李思平拔出肉棒,快速擼動,不讓射精的感覺溜走,唐曼青伸出如玉的小手,借著龜頭上殘留的唾液,用掌心緊緊裹住龜頭,帶給繼子持續的快感,同時咳嗽著說道:「咳咳……好老公……你想射哪裡……就射哪裡……」

李思平快速擼動著下體,射精的感覺越來越強,他低聲嘶吼著,渾然不在意身後騎著自行車呼嘯而過的行人,強烈的快感在腦中哄然作響,他低吼一聲「用臉接著」,便將龜頭抵在繼母秀美淫媚的面頰上,哆嗦著射出了精液。

唐曼青牽引著繼子的肉棒,在自己的臉上留下已經有些清淡的精液,用肉棒做畫筆,勾勒出一幅淫靡的畫面,她眯縫著眼睛,透過掛在眼睫毛上的一滴精液,溫柔的問道:「老公,幸福嗎?」

***********************************

本文有收費章節,Q群784557926。

劇透一

遲燕妮用精緻的銀質小叉戳起一顆白色的草莓,紅艷的嘴唇和白色的草莓擦肩而過,別有一番風情。

劇透二

「沈虹這孩子真可憐……」唐曼青卻心有戚戚,有些傷感起來。

***********************************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