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形依舊枕寒流 (54-55) 作者:劉伶醉

簡體

. book18.org

【山形依舊枕寒流】 book18.org

作者:劉伶醉book18.org

2021/05/05發表於:SIS論壇 book18.org

第五十四章 解惑 book18.org

已是入冬時節,再過兩天便是農曆庚辰龍年的冬至了,室外北風凜冽,可以算是一年中最冷的時候了。 book18.org

北方的室內,因為暖氣的緣故,多是暖融融的,只是此時已近午夜,大多數人都已鑽進了被窩,暖氣不再全力供應,室內的溫度便有所下降。 book18.org

但此時,在李思平的臥室里,卻溫暖如春。 book18.org

聽著繼子的話,唐曼青一愣,正要說什麼,卻聽李思平說道:「為什麼我會喜歡你叫我爸爸呢?以前你叫聲老公就感覺可興奮了,現在必須要你叫我爸爸才覺得滿足……」 book18.org

「你說我……我難道對咱媽……有非分之想?」私下裡,李思平早就跟著唐曼青一起管她的父母叫爸媽了,當然在跟他們面對面的時候,肯定還是要叫姥爺姥姥的。 book18.org

正跪在繼子身上起伏著的唐曼青身子頓了頓,隨後繼續套弄著繼子的肉棒,身體向前,媚眼如絲的看著繼子,嗔道:「臭小子,說什麼呢……」 book18.org

「我就是想,你叫我爸爸的時候,有沒有想過,這意味著我跟咱媽……」 「過分了啊!」唐曼青緩慢套弄著,捶了繼子一拳,說道:「我媽都六十了,你還拿她作樂,怎麼想的……」 book18.org

她趴伏在繼子身上,讓滾燙的乳頭落在繼子微涼的胸膛上,嗔道:「姨陪你樂呵是陪你樂呵,你喜歡姨怎麼樣都行,但可不能因為這個,就忘了倫理尊卑……」 book18.org

「我……我不是那個意思……」李思平趕忙解釋,他就再不是人,也不會對唐曼青的母親不尊重,只是想到了一個問題:「我的意思是,為什麼你叫我「爸爸」,我就會覺得很刺激呢?我也不是真的想做你「爸爸」,也不想跟咱媽幹啥,為啥我會喜歡你這麼叫呢?我就覺得是不是自己變態……」 book18.org

唐曼青聽到繼子的解釋後,饒有趣味的看著他,說道:「你還好意思說呢? 把自己後媽都睡了,你還在想你是不是「有些」變態?」 book18.org

她加快了套動的速度,浪聲道:「大雞巴……啊……插在……媽媽……的小騷屄里,你好意思說……自己不變態嗎?」 book18.org

唐曼青故意為之的浪叫,她明白了繼子的內心變化,於是通過這樣的方式轉移他的注意力。 book18.org

繼母的浪態提醒了李思平,確實,自己都和繼母亂倫了——雖然沒有血緣關系,還想著自己是不是變態,確實有點變態了…… book18.org

「那……青姨……你說,以後我會不會對思思也……」李思平單純就是從這個話題引申出去的,想到了一個確認自己變態後的可能。 book18.org

「討厭……」和談起自己的母親不同,說到女兒思思,唐曼青的反應並不大,只是掐了繼子一把,嗔道:「大晚上的,姨都這樣了,你還不專心點兒,在那瞎捉摸什麼呢……」 book18.org

「噢,也對……」李思平撓了撓頭,終於把注意力轉移到了懷中的美婦身上。 繼母酥胸半裸,匍匐在他胸前,星眸半閉,紅唇微張,喉間哼著淫媚的呻吟,輕輕的喘息著,誘人至極。 book18.org

「青姨,你真騷……」 book18.org

「你不是就是……喜歡姨騷騷的嘛……」唐曼青含情脈脈的注視著繼子情郎,眼神溫柔婉轉,像極了妻子看著丈夫時的痴情和崇慕。 book18.org

「嗯,我就喜歡青姨騷騷的,賤賤的!」李思平捏著繼母柔嫩的下頜,吻著她的香唇,將她乖乖送上來的香舌含在嘴裡品咂,聽著她被憋在嘴裡的叫床聲,一時舒爽無邊。 book18.org

「好兒子……親哥哥……老公……姨的好老公……思平爸爸……」唐曼青壓抑了一會兒,覺得不能喊叫出來實在不爽,便掙脫了繼子的約束,大起大落的套弄肉棒,放肆的浪叫起來。 book18.org

充分吸取了之前的教訓,新換的這個房子,兩個臥室距離很遠,門的隔音效果也很好,不虞吵醒熟睡的女兒,唐曼青又特意買了厚厚的窗簾,此時她浪叫連連,絲毫不擔心吵到別人。 book18.org

「思平……好哥哥……爸爸……大雞巴……插得好深……唔……爽死姨了……」 book18.org

「壞兒子……不要……用力頂……呀……」唐曼青放縱著情慾,但終究體能有限,她再次匍匐到繼子的胸前,媚聲央求:「好兒子……姨沒勁兒了……你來吧……」 book18.org

「來什麼?」李思平已經翻過身了,但還是逗著美艷可人的繼母。 book18.org

「來肏姨的騷屄……」唐曼青用小腿盤著繼子的腿彎,不想讓他的肉棒離開自己的小穴,她向側面躺過去,等繼子起身了才完全躺下,方便他從上面干自己。 book18.org

「你叫我什麼?」李思平用最傳統的姿勢,緩慢的抽插著繼母淫靡的蜜穴。 「思平……」唐曼青深情的喚著繼子的名字,換來的是繼子緩慢而深入的肏干,一下又一下,每一下都讓她輕叫一聲:「……啊!」 book18.org

「兒子……」這是她最開始的目的,想讓他成為自己的頂樑柱,所以叫起來有些特別,讓她想起自己的身份,是身上這個少年的繼母:「……姨的好兒子!」 book18.org

「老公……」以美色誘惑了繼子,兩人身份調轉,自己成了繼子嬌媚可人的妻子,她為自己慶幸,有他來陪伴自己,關愛自己,自己何其幸福:「……姨是你的,姨什麼都是你的!」 book18.org

「哥哥……」他是自己的天,是自己的主宰,自己明明大了他那麼多,卻什麼都願意聽他的,願意臣服在他的身下,被他蹂躪、被他征服:「……好哥哥,肏死姨吧!」 book18.org

「爸爸……」身份再次變化,床笫間的戲稱,有時日常生活中,也會趁著沒人的時候輕聲叫一聲,讓她臉紅心跳,卻又春水連連,是愛,也是依靠,更是無盡的信任和支撐:「……好爸爸,女兒愛你!」 book18.org

「爹……祖宗……」喊到這裡,已經是無意義的淫詞浪語了,唐曼青再一次展現了她的淫媚,用淫詞浪語讓自己和繼子都陷入到癲狂的性愛當中,她無意識的浪叫著,對繼子的稱呼隨機出現,聲音婉轉嬌啼、如泣如訴,內容卻又無比勾魂。 book18.org

李思平最開始還能緩慢抽插,感受繼母的成熟美艷風情,到此刻早已不能自持,開始用盡全力衝刺起來。 book18.org

從最開始的傳教式,到將繼母翻過來後入,到唐曼青因為極度的舒爽再也支撐不住身子,而是趴伏在那裡,任繼子蹂躪,李思平興發如狂,雙手不停抽打著繼母已被他打得有些紅腫的渾圓豐臀,巨大的肉棒更加鼓脹,做著最後的衝刺。 隨著肉棒的抽出,帶出一絲絲銀白的液體,唐曼青已經高潮了一次,繼子射精前更加粗壯的肉棒再次帶給她更加強烈的快感,第二次高潮即將到來。 她的意識已經有些模糊,口中再也喊不出讓繼子覺得興奮和刺激的淫詞浪語,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嬌羞無力的呻吟,側躺著露出來的半邊臉上,滿是得到滿足後的幸福和不堪撻伐的楚楚可憐。 book18.org

這樣的畫面更能激起男人暴戾的情緒,特別是唐曼青一貫以來都是以一種柔媚入骨的姿態出現,更加激起了繼子狂暴的情慾。 book18.org

這樣的畫面,如果是凌白冰,李思平或許就停下來了,抱住可人的美人兒老師溫存片刻再繼續征伐,但對著繼母,他只想繼續瘋狂肏幹下去,恨不得將她肏死在身下! book18.org

儘管沒有血緣關係,李思平仍是不知不覺的陷入到了母子亂倫的怪圈之中,作為曾經被管教的一方,在因為生理上的強壯和發生親密接觸後,隨之而來的心理上的反轉,原本高高在上的母親被打落塵埃,成為自己胯下的玩物,一朝翻身做主後,便是不可避免的身份錯位。 book18.org

在母子亂倫中,隨著母親的年老色衰,和兒子的逐漸長大,在相處的心態上必然會產生變化,從最初兒子的戰戰兢兢和母親的欲拒還迎,慢慢的變成兒子越來越大膽和母親越來越柔順,到後來兒子徹底掌握了主動,母親徹底放棄了原本由輩分和親情帶來的高高在上的威嚴,徹底轉變為兒子的專屬性伴侶。 再往後,隨著兒子社會地位的鞏固和提高,母親慢慢老去,二人的相處方式和身份地位會再次發生變化。因為偉大的母愛,母親徹底放棄了自己作為女人的權力,聽任兒子在和自己繼續發生關係的同時,和別的女人產生情感,並最終同意兒子走上正常的生活軌道,結婚生子。 book18.org

唐曼青和李思平雖然沒有血緣關係,但因為李思平的早熟和賺錢能力,唐曼青對他很早就開始出現了順從甚至是服從,凌白冰更是早就看出來了這一點,所以才時時刻刻的提醒她,不要驕縱了李思平。 book18.org

如果沒有凌白冰,唐曼青根本做不到三天才和繼子做愛,恐怕第一個晚上就會在刷碗的時候被繼子在廚房正法了。 book18.org

積攢了三天的性愛能量非常強大,李思平在將唐曼青送上高潮後,又抽插了三十幾下,才將淤積的精液在繼母禁忌的蜜穴內爆射出來。 book18.org

唐曼青被徹底干暈了,她趴在床上,過了好一會兒才睜開眼,回頭蹭了蹭仍趴在自己身後的繼子,呢喃道:「好兒子,姨真要被你肏死了……」 book18.org

「對不起,青姨……」李思平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看見繼母這樣他就停不下來,真是恨不得要把她肏死才解恨。 book18.org

唐曼青想著凌白冰曾經勸過自己,不能一味的順著繼子,他再怎麼值得依靠,也只是個十六歲的少年,人格還未徹底形成,還需要自己的培養和引導。 想到這兒,唐曼青輕輕轉身,感覺到繼子漸漸軟下的肉棒離開了自己的身體,剛射進去的精液似乎要流淌出來,她微微翹起屁股,縮緊了陰道,防止流到繼子的床單上。 book18.org

唐曼青換了個舒服的姿勢躺下,依偎進繼子的懷抱里,渾不似繼母與兒子,反而更像是妻子與丈夫,她輕聲說道:「不用道歉,姨也很爽,剛才都暈過去了……」 book18.org

「其實你剛才問姨的那個問題……」唐曼青頓了頓,說道:「姨以前也想過,特別是和你凌老師一起伺候過你以後,姨就琢磨過這個問題,因為在玩的時候,可能出現一樣的情景,對我和對冰兒,你的表現是不同的……」 book18.org

唐曼青伸出手和繼子十指相扣,把玩著他的手掌,繼子的手掌更粗糙,卻已經比她大一圈了,眼看著他從還不如自己高,到現在已經可以輕鬆把自己抱起來,不由有些感慨:「姨看著你長大的,在以前,姨是你的後媽,你自然就敵視我,我也心知肚明,所以在家裡出事前,我跟你就是井水不犯河水,對你我是眼不見心不煩的,不操心,也不過問……」 book18.org

「如果不是後來你爸出事,可能咱們娘倆一輩子都是這麼個狀態」,唐曼青語調幽幽,心中也充滿了對命運無常的敬畏:「姨是做夢都沒想到,你能一夜之間懂事兒,也沒想到,姨跟你的感情會變好,更是想不到,咱們倆能這樣……」 說到這裡,她伸手去摸繼子的男人特徵,這才想起顧著聊天,那上面還沾著自己的體液和繼子的精液。 book18.org

唐曼青莞爾一笑,柔媚的看著繼子,緩緩挪動性感的豐臀,將紅唇湊到猶自濕潤的肉棒上,輕輕吞吐起來,趁著口交的間隙,繼續說道:「在你的心裡,姨從一個討人厭的後媽,一個讓你覺得敬而遠之的長輩,到相依為命、可以算是最後依靠的親人,本身就有一個極大的落差,從疏遠到親近,經歷了生離死別,我們都變了很多……」 book18.org

唐曼青毫不忌諱自己的體液和繼子的精液,她喜歡繼子看著自己卑微的服侍他時那種男子漢高高在上的樣子,那會讓她覺得,繼子不僅是十六歲的少年,更是自己值得依靠的男人。 book18.org

「從家裡出事,到我們在一起,中間又經歷了那麼多……」唐曼青感覺到手中的肉棒再次堅挺起來,不由感嘆年輕人的身體素質,她滿臉春色的舔舐著棒身,用手輕輕地套弄揉搓,膩聲說道:「姨從你的繼母,變成了你的女人,從一個威嚴的長輩,變成了可以任你予取予求的情人,這個變化,又存在極大的落差……」 book18.org

她用拇指和食指扣成一個圓環,從繼子的龜頭開始,一直落到肉棒根部,比划著下落的動作,說道:「就像這樣,姨從高高在上,開始一落千丈,最後落在這裡,成了你的女人……」 book18.org

唐曼青的表情和動作,充滿了嬌憨和可愛,渾不似她自稱的長輩那般端莊自持,李思平很想笑,但是又覺得繼母說的很有道理,年齡和閱歷的限制讓他有很多想不明白的問題,而這都會從成熟聰慧的繼母那裡得到解答。 book18.org

唐曼青溫柔的伺候繼子的大肉棒,繼續說道:「你就像是翻身農奴把歌唱,姨從原來的地主老財變成了你家的長工,這種身份上的巨大落差,自然會讓你覺得刺激……」 book18.org

「其實姨都比較了……」唐曼青的臉上多出一抹羞赧,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姨和冰兒比起來,年齡更大,身材也不如她好,學識更是不如,但你對她的好,是賈寶玉對林黛玉的好,你對姨,則是寶玉對秦可卿的那種不倫之戀……」 book18.org

「我就知道林黛玉,秦可卿是誰?」《紅樓夢》太厚,李思平根本沒有那個耐心讀完。 book18.org

「傻兒子,秦可卿是賈寶玉的侄媳婦……」唐曼青怕自己記不太準,不敢說太多,免得丟人,便轉到了自己身上來:「每次你和冰兒做都深情款款的,和姨做就狂風暴雨的,姨有時候也吃醋,可後來才發現,只要和冰兒一起陪你,你每次都是被姨弄射的……」 book18.org

其實她有些話沒說,這些道理和事情,都是凌白冰幫她琢磨出來的。唐曼青和凌白冰之間一個是有意結交,一個是傾心以對,二人又都心地善良、願為他人著想;學識相貌上雖然均覺得自己不如對方,卻不知在外人眼中實在是差相仿佛,再加上生活經歷和品味都相似,因此便隨著時間的推移,感情日漸深厚,慢慢的開始無話不談,現在已經算得上是最貼心的閨蜜了。 book18.org

最早是唐曼青注意到了繼子對待自己的時候不懂得憐香惜玉,然後有一次無意中說起,卻聽凌白冰說了一番道理,分析了其中緣由,最後也有些吃味的總結了一句,每次三人同床而歡,最後要麼是被唐曼青的淫詞浪語哄出精液射在二人臉上,要麼就是在唐曼青的身體里射精,李思平干自己的繼母總是更加來勁兒,時間也更長一些。 book18.org

到最後,二女相視一笑,原來自己都吃著對方的醋,卻不知自己多麼的得天獨厚。 book18.org

因為在乎,所以患得患失,再自信的人,都會因此而變得不自信起來。 「想明白了這些道理,姨便明白了,在床上叫什麼能怎麼樣?叫你聲「陛下」,你也不會真的當了皇帝……」唐曼青道出了其中真諦:「只不過,在姨的心目中,你就是姨的皇帝,姨可以做你的皇后,可以做你的妃子,甚至可以做一個被你隨意臨幸的民女……」 book18.org

「姨叫你爸爸,是真心的想像對親生父親那樣尊敬你,順從你,服侍你,你要真說起來……」她頓了頓,才笑著說道:「以前沒想過,現在一想起來,好像……我媽……讓你干一下……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book18.org

唐曼青吃吃的笑了笑,這才說道:「這就是逆了倫常的惡果,我們習以為常了,卻不知世俗對此多麼深惡痛絕,就像讓當初的我看今天的我,肯定也是一臉的鄙夷。」 book18.org

「但走到今天,咱倆都明白,很多事情都是必然的……」 book18.org

「如果按那時的情況,姨沒勾引你,或者姨勾引你了,你沒上鉤,那麼姨肯定不會就那麼安分守己的過一輩子,最多等到你上大學走了,姨就會出去找個男朋友……」 book18.org

李思平聞言掐了繼母的肉臀一下,以示不滿。 book18.org

唐曼青笑著躲開,繼續說道:「所幸的是,姨沒錯過你,你也沒讓姨溜走……」 book18.org

回憶著在一起以後的這段時光,唐曼青心中甜蜜而滿足,她輕聲說道:「姨一直擺不正自己的位置,一直在繼母和情人之間搖擺,是你凌老師看穿了其中關鍵,她告訴我,既然舍不了情人的甜蜜,那就別要繼母的威嚴了……」 「雖然我一直都是這麼做的,但被人揭穿,還是有些不習慣……」唐曼青深情款款,注視著繼子說道:「姨就喜歡被你按在櫥柜上肏到腿軟,就喜歡正上著廁所就被你闖進來,尿都沒尿完就被你把雞巴塞到嘴裡讓人家給你舔……」 想著剛在一起時的那些荒唐,唐曼青再次動情,她抬起一條腿,讓繼子托著,側著身子干進潮濕的蜜穴,一邊哼著淫媚的呻吟,一邊說道:「但姨想讓你知道,姨是因為愛你才願意為你做這些事的,也是因為愛你才願意順著你,任你折騰……」 book18.org

「姨願意在床上做你的女人,扮演婊子、娼婦或者妓女,但下了床,姨就算不是你的母親,不是你的長輩,也該是你的情人,你的妻子,姨希望你像愛妻子那樣愛我……」 book18.org

一番深情的告白,並沒有換來李思平對待凌白冰那樣的憐香惜玉,仍然是一次暴風驟雨般的性愛,最後李思平更是將肉棒插進了繼母的嘴中,把精液射進了她的喉嚨里。 book18.org

但與以往不同的是,李思平將被自己摧殘得猶如經歷過暴風雨的花兒一般的繼母緊緊抱在懷裡,輕聲的說出了曾經在心中許下的諾言:「好媽媽,不管未來我娶誰為妃,你都是我最美的皇后!」 book18.org

----- book18.org

第五十五章 解惑 book18.org

春困秋乏夏打盹,睡不醒的冬三月,老話總是很有道理。 book18.org

已經是陽曆年的最後一個月了,天亮的有些晚,能在七點鐘以前起床的,都是家裡有學生上學的家庭,那些孩子還沒上學或已經上大學的家庭,則享受著難能可貴的睡懶覺時光。 book18.org

唐曼青家是這萬千家庭中的一員,李思平上高中後,上學時間提前,因為要起來準備早餐,她每天早上要起的更早了,好在之前的一年已經鍛鍊了出來,並不覺得多麼辛苦。 book18.org

但今天還是有些不同。 book18.org

昨晚和繼子兩度雲雨,她高潮到腿軟,躺倒在自己臥室的床上時,已經是凌晨零點二十七分了,此刻被床頭的鬧鐘吵醒,一看時間,六點剛過,她只睡了五個多小時。 book18.org

忍著困意,唐曼青爬起床來,穿好衣服,到廚房把粥煮上,又下樓買了兩根油條和豆漿,回來又蒸上雞蛋羹,鍋里熱上兩個饅頭和花捲,然後開始用昨晚剩下的黃瓜做起小鹹菜。 book18.org

她的腿還有些軟,腰也有些酸,可能是昨晚女上位用力過度了,她心裡想著,下面也有些不舒服,可能已經腫了。 book18.org

暗自嘲笑自己貪吃,唐曼青開心的忙活著,自從她恢復上班後,李思平能在家吃的飯就只有早餐了,因此她總是格外的重視,每次都是最高規格。 她不是沒考慮過請個保姆,但想著繼子對自己在家不許穿內衣的要求,不想多個人耽誤他們倆的二人世界,便一直沒有落實。 book18.org

如今繼子上學課業繁忙,自己倒是可以考慮請個保姆白天在家給他做飯,這樣就不用吃外面飯館裡的飯菜了。 book18.org

唐曼青坐在餐廳的椅子上想著心事,回憶著昨晚的縱情歡娛,她的臉上浮現出滿足的笑意。 book18.org

和以前隨時隨地都可能被繼子推倒不同,現在兩人之間的性愛更加規律,除了偶爾會有突發情況外,大多數時候都是約好時間才做。 book18.org

不好說哪種好或哪種不好,唐曼青知道,人活著就要為了各種原因作出退讓,誰都不能例外。 book18.org

隱約聽見繼子房間裡的鬧鐘響,不一會兒,李思平就睡眼惺忪的出來了。 他的臥室裡面就有衛生間,這麼快就出來,應該不是要上廁所,唐曼青猜測著,一回頭,正迎上繼子的目光。 book18.org

「青姨……」李思平走到繼母的身邊,看著回視著他的如花嬌顏上還帶著昨晚雲雨之歡後的春色,他低下頭,輕柔的親吻在那還沒施過脂粉的紅唇上。 「唔……」繼子反常的舉動讓唐曼青有些莫名其妙,卻仍是本能的吐出香舌任其品咂,不一會兒便被弄得氣喘吁吁,連下體都濕潤了起來。 book18.org

「好媽媽,辛苦了!」李思平雙手緊緊抱著繼母的腰,說了一句不曾說過的話。 book18.org

「嗯,乖……」唐曼青有些感動了,看來昨晚的話沒白說,她回過手來,勾住兒子的脖子,柔聲道:「去洗漱吧,吃完飯還得上學!」 book18.org

李思平又揉蹭了一會兒,這才去洗漱。 book18.org

聽著衛生間裡的聲音,唐曼青心裡甜甜的,這就是女人想要的日子吧?不憂心柴米油鹽,有愛自己的男人,有自己的孩子,有遮風擋雨的家…… book18.org

給繼子晾一碗粥,把鍋里熱著的豆漿倒在碗里,油條撕成小段泡在裡面,等李思平坐下來的時候,溫度剛剛好,口感也剛剛好。 book18.org

「青姨,謝謝你……」在以前,李思平沒覺得這樣多不容易,今天他才明白,為了這種「剛剛好」,繼母付出了多少的努力。 book18.org

「傻孩子,快吃吧!」唐曼青一臉滿足,以手支頤,靜靜地看著繼子情郎吃飯。 book18.org

李思平就著涼拌黃瓜和糖醋蘿蔔吃著早飯,因為知道繼母一會兒要和思思一起吃飯,所以他也沒勸,只是一邊吃著一邊看著繼母,眉目傳情。 book18.org

母子二人含情脈脈,一股濃郁的溫情在眼光中交匯和流淌,似乎一夜之間,李思平就一下子不一樣了。 book18.org

其實他只是明白了,繼母和凌老師一樣,除了床上的滿足外,也需要自己平常時刻的愛。 book18.org

所以他只是把對凌老師的體貼和細心原樣照搬了過來。 book18.org

不知是誰先起了話頭,兩人逐漸開始閒聊,從家庭到學校,再到唐曼青上班的瑣碎。 book18.org

李思平說了同學給自己寫情書的事兒,唐曼青笑他:「家裡都有兩個大美女了,怎麼還去外面招蜂引蝶!」 book18.org

「又不是我主動的,我是無辜的!」李思平叫起屈來。 book18.org

「你可不無辜,你要是注意保持距離,哪個女孩子會給你寫信?」唐曼青不信。 book18.org

「您可不知道,現在的學生……」李思平搖搖頭,說道:「我同桌您知道,情書都寫得海了,哪個好看追哪個,就沒停過!學校里幾個長的帥的,我們一打球,就有女生在場邊組隊給他助威,一點都不害臊!有的在班級門口就手拉手了!」 book18.org

李思平說起來有些忿忿不平,自己明明也不醜,怎麼只有沈虹這個男人婆給自己吶喊助威呢? book18.org

其實他沒說的是,他曾經也是有不少粉絲的,只不過都留在了初中,而今才上高一的他,還沒有積累起那麼多的粉絲群體。 book18.org

再一個也就是他覺得沈虹男人婆,不明真相的人都以為沈虹特別淑女,畢竟她平常在外人眼中都是很嫻靜的那種狀態…… book18.org

「你們都這樣了嗎?」唐曼青有些吃驚,她可是到大學才正兒八經談一次戀愛,牽手更是快畢業了才有那麼一次兩次,至於接吻,那可是新婚丈夫的專利。 「不止呢,聽說有的都住一起了,不過我沒見過,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行了行了,瞅你一臉不忿的樣子,你也沒閒著!」唐曼青嗔了繼子一句,換來他一個色眯眯的眼神,便有些臉紅,轉移了話題,問道:「那你打算怎麼處理這事兒?」 book18.org

「能怎麼處理,我覺得沈虹說得對,跟她談清楚,但也不能太直接,不然的話反而不好。」 book18.org

「嗯,女孩子的心思都比較敏感,你可處理好這個事兒。」唐曼青叮囑了一句,隨即像是自言自語的說道:「沒想到沈虹這孩子這麼靠譜,想的也深遠,我說,好兒子,你想沒想過跟沈虹處處對象啊?」 book18.org

「您說什麼呢?」李思平覺得不可思議,甚至有點莫名其妙,他壓根沒想過跟誰談戀愛,就算退一萬步,他想談戀愛了,劉萍也是個比沈虹好得多的選擇。 「呵呵……」唐曼青猶有深意的笑了,沒再說什麼。 book18.org

李思平吃好了早飯,拿了書包,到門口穿上鞋子,將跟來送自己出門的繼母抱在懷裡,狠狠地擁抱了一下,意猶未盡的在她耳邊說道:「叫聲好聽的!」 唐曼青在他的面頰上輕啄一口,柔聲笑道:「好老公!快去上學吧!晚上見!」 book18.org

「哎!」李思平心滿意足,打開門,開開心心的上學去了。 book18.org

唐曼青看著繼子上了電梯,這才進屋,她臉上帶著滿足的微笑,搖了搖頭,暗嘆了一聲,看時間差不多了,才到臥室里把兀自熟睡的女兒喚醒,和女兒在床上膩味了一會,哄著她起床洗漱,吃了早飯,送到附近的幼兒園,然後自己才去上班。 book18.org

她上班的路途較遠,又要忙活兩個孩子,如果坐公交的話,恐怕到單位就已經中午了,所以她每天都打車去單位。 book18.org

她能夠上班,讓正因為幹部定編定崗焦頭爛額的局領導鬆了口氣,當年她空降而來,背後的關係明顯不一般,打聽過後知道是總局的第一副局長,心裡便有了數,正琢磨著要不要商量商量唐曼青,她就主動來上班了。 book18.org

之前也有過簡短接觸,唐曼青對這個姓劉的局長印象不錯,劉局長對她印象也相當好,問了幾個問題後發現她的業務能力竟然還不錯,並不是他以為的那種花瓶——他卻不知道,唐曼青一直當自己是花瓶,從來沒想過做業務骨幹。 劉姓局長可不這麼想,既然是上面大領導安排的人,那必然要重視的,正好局裡監察室缺人,在徵求了唐曼青的意見後,將她安排到了監察室里。 監察室算上唐曼青也只有兩個人,另一個人是個剛大學畢業的年輕小伙子,也是家裡的關係安排進來的,除了唐曼青報到的那天上了天班,其他時間就幾乎沒見過人。 book18.org

唐曼青樂得清閒,監察室工作業務不多,她一個人應付的很輕鬆,平時又散漫慣了的人,也喜歡一個人坐在屋裡喝水看書,到下午三點鐘的時候就收拾東西,下班回家接女兒放學。 book18.org

趕上天氣好的時候,她會帶著女兒去附近商場走走,吃點好吃的東西,買幾件衣服,日子平淡而充實,如今有了凌白冰這個比閨蜜還親近的伴兒,更是時不時的就約在一起,小聚片刻。 book18.org

今天和往常一樣,她打車到了單位,下車推門進來,和門衛點頭微笑算是打了招呼,到二樓自己的辦公室坐下,看錶已經將近九點了,她暗暗吐舌,這樣總遲到可也不是事兒。 book18.org

隔壁辦公室是人事處,主任是個快五十歲的陳姓大姐,平常身材,普通相貌,卻最是喜歡串門閒聊,唐曼青上班後,最先混熟的就是這位了。 book18.org

唐曼青剛坐下,屁股還沒焐熱,陳大姐就端著杯菊花茶走到了門口,她臉上帶著笑意打著招呼:「小唐來啦?」 book18.org

「喲,陳姐,來,進來坐!」唐曼青知道不論自己請不請,她都會進來,既然自己也不反感,便乾脆出言邀請。 book18.org

陳大姐也不客氣,笑著進屋,一屁股坐在唐曼青對面,便聊起了閒話。 陳大姐是單位的萬事通,走屋串室,什麼事都打聽,嘴又不牢,唐曼青對單位的人和事,幾乎都是通過她知道的。 book18.org

她又是管著人事的,平常沒什麼事情,又掌握著評先評優的大權,大家對她都很是客氣。 book18.org

「聽說了嗎?企業管理的李主任要榮升了,不知道誰會來接,那可是個油水多的地方……」 book18.org

「辦公室的小王請產假了,她要了四五年孩子了,可真不容易……」 「教育處新來個大姑娘,家裡父母聽說好像是哪個省的大官……」 book18.org

…… book18.org

都是這樣的八卦新聞,唐曼青適當的表示著或驚訝或贊同的情緒,讓陳大姐充分滿足了她的傾訴慾望。 book18.org

「對了,小唐啊,我聽說你還單身呢?」陳大姐話鋒一轉,落到了她的身上。 「啊?」唐曼青一愣,心說怎麼扯到我身上了,隨即便有些驚訝,自己上班才三個來月,一直都很低調,也沒跟誰說過自己守寡的事兒,陳大姐是怎麼知道的呢? book18.org

驚訝過後,唐曼青沒承認也沒否認,而是問道:「大姐你聽誰說的?」 「那我可不能告訴你!」陳大姐倒是挺有原則,接著說道:「這女人吶,一個人過日子可是不容易,何況還帶著孩子,有沒有對象呢?要不大姐給你介紹一個?」 book18.org

唐曼青雖然已經三十一二歲了,在繼子那裡是個成熟美艷的繼母,在凌白冰那裡也是個體貼細心的大姐姐,但其實她這個年歲,在機關里不過是個年輕人,她的美麗性感與出眾的氣質更是會讓人忘記她的實際年齡,因此陳大姐要給她介紹對象並不顯得奇怪。 book18.org

以唐曼青的姿色和工作條件,就算帶著孩子,追求的男人也是一大把,何況她不過帶個女兒,在乎這個的男人就更不多了。 book18.org

如果沒跟繼子發生過關係,那麼孤身一人的唐曼青,絕對不會拒絕陳大姐這樣既有關係背景又人脈廣闊的同事給她介紹對象,但有了繼子,她可不想節外生枝,不然到時候就不好了。 book18.org

「有男朋友了,認識有日子了。」可不麼,他穿開襠褲我就認識他了,唐曼青心裡想著,她知道這種事兒必須從最開始就扼殺住,不能讓對方覺得有機可趁。 book18.org

「嘖嘖!」陳大姐可惜的吧嗒吧嗒了嘴,她有個外甥三十齣頭,也是離了婚的,幾個月接觸下來,看著唐曼青長得好,難得的是性格也好,沒什麼脾氣,見誰都笑呵呵的,心裡便有心撮合撮合,不曾想她竟然已經有對象了。 book18.org

想著那不爭氣的外甥,陳大姐猶自不肯放棄,問道:「那打算什麼時候結婚啊?」 book18.org

「這個……」唐曼青沒想到她會刨根問底,遲疑了一下,這才說道:「短期內沒打算結婚,我怕他對孩子不好,還想再看看!」 book18.org

「對,可得再看看!這男人要是不疼孩子,那可不能嫁!」陳大姐又燃起了希望,只要不結婚,那就有機會。她管著人事工作,方便接觸這方面的人,有心撮合之下,自然找人留意幫她打聽,很容易就打聽到了唐曼青的檔案里是喪偶,不是離婚,所以才有今天這一問。 book18.org

唐曼青卻不知道,自己的資料早被人調查清楚了,附和著點了點頭,轉移了話題。 book18.org

兩人聊著天,不知不覺就到了中午,一起到單位食堂吃了飯,陳大姐有午睡的習慣,回屋去睡覺了,唐曼青就在自己屋裡喝著茉莉花茶,看著新到的一期《青年文摘》,混到了三點鐘。 book18.org

她收拾好東西,鎖了門,下樓的時候正碰見劉局長上樓。 book18.org

局長辦公室在三樓,劉局長顯然是剛開完會回來,風塵僕僕,身上的正裝有些褶皺。 book18.org

「呀,小唐要下班啦?」劉局長中等身材,快五十歲的年紀,早就禿了頂的腦門油光鋥亮,仰著頭看著唐曼青。 book18.org

「是啊,劉局,您這是剛開完會啊?」唐曼青今天穿了一件卡其色的羊絨大衣,裡面是一件火紅色的高領羊毛衫,腿上是正裝西褲,腳上一雙短款皮靴,美好的身材完美呈現出來,只是圍了一條純棉的針織圍巾,頭上又戴著一頂頭巾帽,便看不到秀美的面頰了。 book18.org

「是啊,才開完會,一天大會小會,開個沒完!」劉局長發著牢騷,看著這個大美女側著身子,讓自己先行,也不客氣,便繼續上樓,只是錯身而過時那一抹淡淡的香氣,讓他有些心癢難撓。 book18.org

唐曼青將劉局長吞口水的樣子看在眼裡,心中覺得好笑,嘴上卻說道:「領導您可是辛苦了!我先走了,劉局!」 book18.org

「嗯,走吧!」劉局長沉穩的擺了擺手,做出了一個自認為無比成熟穩重的樣子,儘管知道自己毫無機會,出於男人的本能,他還是希望在美人心中留下良好的印象。 book18.org

唐曼青踏著踢踏的腳步聲走出樓門的時候,不用回頭都知道辦公樓里至少有三個人在窗戶邊上注視著自己,包括剛才錯身而過的劉局長。 book18.org

身為一個美麗的女人,她早有這種自覺,已經習慣了這種關注,也很享受這種關注帶來的虛榮心上的滿足,但她更加明白這些東西只能錦上添花,決定不了什麼。 book18.org

上了計程車,關上車門,隔絕了那幾道熱切的目光,接著便迎來了計程車司機的灼熱眼神,注意到司機師傅甚至掰了掰後視鏡,唐曼青心中好笑,自己明明捂得就剩下眼睛了,計程車司機還這樣,心中暗自驕傲之餘,不由擔心他是否能安全將自己送到目的地。 book18.org

她的擔心明顯是多餘的,司機師傅見多識廣,知道后座這個女人身材不錯,相貌應該也很好,但既然不給自己看,那就好好開車,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地位,這樣的女人也就是看看就好,想多了沒用。 book18.org

到了女兒上學的幼兒園,唐曼青付了車錢下車,走進去,和早已到了半天的家長們一起,等孩子們放學。 book18.org

看著周圍那些女人們警惕的目光,和一兩個男性家長的熾熱眼神,其中甚至還有一個爺爺輩兒的,她不由得心中好笑。 book18.org

這就是一個美女平凡而又不平凡的一天。 book18.org

今天有許多值得回憶的地方,包括早上與繼子的親近和柔情,包括在單位與陳姐的談話,但除此之外,那些來自於男人的火熱眼神和女人的或嫉妒或羨慕的目光,對她來說不過是重複了無數次的事情而已,這些東西,她不但習以為常,甚至已經毫不在意。 book18.org

行走在世界裡,在陽光下,她是驕傲的,也是自信的,她知道應該抓住什麼,也始終掌握著自己命運的走向,沒有走錯過——或許方式方法值得商榷,但至少達到了目的。 book18.org

她屈服過命運的殘暴,也感嘆過世事的無常,但她相信,在她命運的輪轉里,終將抓住了屬於自己的幸福。 book18.org

所以她心懷敬畏,卻又無所畏懼。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搜索

山形依舊枕寒流山形劉伶醉山形依舊山行依舊醉枕江山山形依山形依舊枕寒山行依舊枕寒流醉枕山行依醉枕春秋作者 劉伶醉棠花依舊山形依舊震撼力山型依舊山型依舊枕山行依舊枕寒潮江湖依舊枕寒流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