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形依舊枕寒流 (43-45) 作者:劉伶醉

簡體

【山形依舊枕寒流】 (43) book18.org

作者:劉伶醉book18.org

2021/04/25發表於:SIS論壇 book18.org

第四十三章雙宿 book18.org

凌白冰打開浴室的門,讓臥室的空氣吹拂進來,驅走悶熱的潮氣。 book18.org

她用浴巾包裹住美好的身體,站在浴室門口,拿著厚毛巾將頭髮擦乾,用吹風機又簡單吹了吹,等到忙完了,才聽見對面臥室傳來的隱約聲響。 book18.org

她有些意外,這倆人竟然一點都不避諱自己,一點遮掩都沒有,就這麼堂而皇之的在對面雲雨上了。 book18.org

她原本以為,就算再怎麼迫不及待,也要等自己睡下了,兩人才會悄悄地做這些讓人臉紅的事情,尤其是他們還是那樣的關係,即便是沒有血緣關係,但也是倫理上的母子,就這麼大大方方的開始了? book18.org

凌白冰不自覺的走了過去,貼在門上聽了一會兒。酒店的房間隔音效果不錯,只能隱約聽見幾聲高亢的叫聲,其他的聲音則隱隱約約,聽不清楚。 book18.org

她把手放在門把手上輕輕擰動,原以為會鎖上的門竟然沒有鎖,敞開一道縫隙後,淫靡的性愛聲音突破空間,飛入了她的耳際。 book18.org

「好爸爸……好哥哥……大雞巴……姨又要……死了……啊」 book18.org

視線穿過窄窄的縫隙,落在房內赤裸的兩人身上,唐曼青正赤裸著豐腴的性感身體,被繼子從後面猛烈肏干。 book18.org

她雙臂被李思平緊緊抓住,白皙豐滿的乳房吊垂在身下,仿似兩顆飽滿的香瓜,隨著他不停地肏干前後搖盪,蕩漾出淫靡的波浪。 book18.org

原本盤得很整齊的秀髮散亂開來,因為汗水的緣故,幾根髮絲粘在臉上,配上她看似極為痛苦實際卻無比舒爽的神情,顯得無比的淫蕩。 book18.org

那對豐腴的肉臀被少年用力的肏干擠壓出不同的形態,肉棒在其間進進出出,帶出一波又一波白色的淫液,啪啪的聲響和肉棒在蜜穴里咕嘰咕嘰的聲音,隨著少婦的淫浪叫床聲,一起傳進凌白冰的耳朵,似乎就一個瞬間,就將她的春情撩撥了起來。 book18.org

明明在飛機上兩人才溫存過的,她沒想到自己竟然這麼沒有定力,更沒想到自己會做出偷窺這種事情來,一時間便有些慌亂,趕忙將門帶上,逃回了自己的房間。 book18.org

坐在房間的床上,她嘗試著整理一下自己的個人物品來分散注意力,發現收效甚微,接著打開了電視機,以隔絕那隱約傳來的淫靡聲響,但也沒什麼作用。 其實她只需要關上臥室的門,就根本聽不到隔了兩道門的叫床聲,但不知為何,她就是沒有想去關上那扇厚實的門。 book18.org

空調的風吹在裸露的小腿上,感覺有些冷,她才發現自己還裹著浴巾,心慌意亂之下,趕忙換上帶來的睡裙,然後鑽進了被子裡。 book18.org

靠坐在床頭,她輕輕摩挲著雙腿,感覺著自己光滑的肌膚,感受著內褲勒在陰唇上的輕微快感,回憶著這些天來和少年情郎的卿卿我我,幻想著隔壁房間母子二人的悖倫交歡,不自覺的閉上眼睛,輕輕喘息和呻吟了起來。 book18.org

電視上播放著不知道什麼節目,她的耳朵里已經聽不見那隱約的淫靡之音了,但腦海里卻一直迴蕩著剛才那驚鴻一瞥看到的畫面。 book18.org

這是她第一次親眼目睹別人的性愛場面,與自己僅有的幾次看A 片的感受完全不同,那種強烈的衝擊感和對窺私慾的滿足是她從未有過的體驗,更加特別的是,這個少年是自己的情人,這個女人是這個少年的繼母,自己不但是這個少年的情人,還是他的老師…… book18.org

也許自己在他身下臣服的時候,也是剛才的那種表情和那樣的聲音吧?如果自己是被那麼猛烈的肏干,是不是會叫的更大聲、表情會更加猙獰呢? 就這樣痴痴的想著,凌白冰在床上輾轉反側,心裡隱約的期待著,在春情和旅途的疲勞中,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book18.org

不知道過了多久,凌白冰被門把手輕微的響動聲吵醒。在陌生的環境里,她本就睡得不實在,加上睡前的胡思亂想和未得紓解的慾念,讓她很輕易就聽見了開門的聲音。 book18.org

她閉著眼睛,不是裝睡,而是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不管之前設想過多少次,她都沒想到親眼目睹少年情郎和他繼母之間的性愛會給自己帶來這麼多的震撼……和尷尬。 book18.org

她想過自己會吃醋,因此作了充分的心理準備,所以儘管她真的吃醋了,卻沒有那麼嚴重;她也想過李思平會兩頭跑,和唐曼青親熱完了再來和自己親熱,自己究竟是要義正辭嚴的告訴他明天再來還是讓他洗乾淨再來,她還沒想好。 但她從沒想過自己會尷尬。 book18.org

為什麼會尷尬呢?是因為自己偷窺了二人的性愛場面嗎?還是因為自己知道所謂的兩頭跑根本就是自己的一廂情願,李思平不止一次的暗示或明示過,要讓自己和他繼母一起陪他? book18.org

凌白冰心裡亂亂的,她的雙眼緊閉,不知道那輕微的開門聲和腳步聲之後,會是怎樣的場景。 book18.org

但她心裡也暖暖的,因為他終究還是過來了,沒有在對面的臥室里,和唐曼青雙宿雙棲。 book18.org

她感覺到一個健壯的身軀靠近自己的身體,將自己從後面摟在懷裡,感到一股熟悉的氣息在耳邊響起。 book18.org

凌白冰仍閉著眼,卻放鬆下來,回手撫在那貼在自己面頰的臉龐上,低聲問道:「怎麼過來了?」 book18.org

似乎是羞於自己的心口不一,她覺得自己的臉蛋有些發熱,心裡不由想著,他會不會感覺到呢? book18.org

「我來看看你睡沒睡著……」少年的手從脖子下伸出,將她斜斜抱在懷裡,溫暖和安全的感覺瀰漫開來,驅散了之前的那份空虛。 book18.org

「你青姨睡著了?」 book18.org

「沒,她回樓上了,思思晚上得找她。」 book18.org

「哦……」凌白冰莫名的有些失落,卻被少年伸出手與自己交叉緊握的動作弄得有些感動,不自覺的摩挲著少年可能剛撫摸揉捏過他繼母身體的手掌,柔聲說道:「我睏了,睡覺吧……」 book18.org

「嗯。」李思平少年心性,根本沒發現美女班主任老師情緒的變化,如果不是繼母提醒,他可能剛才在那邊就直接睡過去了。 book18.org

女人的心思總是細膩,特別是凌白冰這樣經歷過生活劇變的女子,李思平還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學會,如何去體察女人心情的變化。 book18.org

所以他很快就鼾聲漸起,懷中的麗人卻輾轉反側,再難成眠。 book18.org

凌白冰等他熟睡了,才緩緩離開少年的懷抱,躺在那裡,借著昏暗的光線,半靠想像半靠眼睛,端詳著少年情郎的面龐。 book18.org

他身上帶著沐浴露和洗髮水的淡淡香氣,除此外卻明顯還有些別的味道,那味道特別細微,卻很頑強的停留在他的身體上,不合時宜的鑽進了自己的鼻孔。 她不是沒設想過這樣的場景,卻從沒想過這場景的衝擊會這麼強,自己會這麼在意。 book18.org

一段時間以來,她都在告訴自己,她和李思平只是特殊的情人關係,等他畢業了,倆人沒有了師生的名分,那麼就是最普通的情人關係,這是沒什麼的,自己可以接受他和別的女人在一起的事實,自己也沒有放棄和別的男人在一起的權利。 book18.org

但現在看來,並沒有那麼簡單。 book18.org

在時尚的外表下,她有一顆傳統的內心,她希望從一而終,希望專一的對待別人和被專一的對待。 book18.org

凌白冰知道自己不是唐曼青,她做不到那種理性,也做不到那種取捨,所以她此刻無比糾結。 book18.org

但唐曼青也不是生下來就那麼理性的,或許那年那月,唐曼青選擇結束婚姻開始新生活的時候,開始認識李思平父親做他的小三的時候,嫁入李家卻還要接受丈夫在外面花天酒地的時候,有的也是自己選擇的糾結吧? book18.org

凌白冰心裡想著,微微嘆了口氣。 book18.org

* * * * * * * * book18.org

第二天,凌白冰作為唐曼青的朋友與唐家二老和李思思見了面,隨後加入到他們的遊玩團隊中。凌白冰知道一點唐曼青寧可放下李思平中考這樣的大事也要出來的原因,但並不詳細,她也不怎麼關心,一方面是信任,一方面是不想徒增煩惱。 book18.org

接下來的數天裡,她都刻意讓自己享受這段難得的時光,開心的玩,敞開了吃,肆無忌憚的消費和購物。 book18.org

有好幾次,唐曼青都微微帶著笑意,看著凌白冰的放縱輕狂,既有理解,也有憐惜。 book18.org

除了最初的那個夜晚之外,唐曼青再也沒有當著凌白冰的面和繼子歡好過——好吧,那次其實也不算是當面。 book18.org

她知道凌白冰現在是很敏感的時候,所以她和李思平的親熱都是很隱蔽的,特別是兩個人有一個非常好的獨處理由:賭球。 book18.org

這是一個所有人都能接受的理由,所以在法國對陣葡萄牙的這天晚上,逛了一天街的凌白冰把買回來的衣物收拾好,到浴室沖了個澡,走到客廳問道:「今晚的比賽幾點啊?」 book18.org

「十點半。」李思平趟靠在沙發里,神情慵懶,語氣中帶著期待,問道:「一起看啊?」 book18.org

「我可不看,走了一天,累死了……」凌白冰正要離開,卻遇上了端著水果進來的唐曼青。 book18.org

「都半決賽了,還不看啊?」唐曼青促狹的笑著,把果盤放在茶几上,靠坐在繼子身邊,不過分親熱,卻也不刻意疏遠。 book18.org

「不看,我可不當你倆的電燈泡,快別端著了,該幹嘛幹嘛吧……」凌白冰說著自己都覺得違心的話,假裝沒看到唐曼青那帶著戲謔的眼神,逃一般的回到了自己的臥室。 book18.org

沒等門關上,唐曼青保養得宜的玉手已經伸進了繼子的短褲里,撫摸起微微硬挺的肉棒來。 book18.org

「傻小子,凈想美事兒呢!」唐曼青依偎進繼子的懷抱里,臉靠在李思平強壯的胸膛上,一邊看著電視一邊說道:「你當是姨呢,你想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 book18.org

「我想什麼美事兒了?」李思平把手伸進繼母的足球紀念衫里,揉捏著那對豐潤的乳房,不自覺的轉移了話題:「都沒穿內衣,一會兒上樓可得小心點!」 「怕什麼?還有人敢強姦我不成?」唐曼青加大了套弄的力度,說道:「你別轉移話題,你就想著把我跟你的凌老師擺到一張床上一起弄一次,你當姨沒看出來啊?」 book18.org

沒等李思平搭話,唐曼青又說道:「你凌老師也不傻,你以為她沒看出來? 她這幾天表現的這麼反常,你覺得是因為什麼?」 book18.org

「反常嗎?我真沒看出來……」李思平是真沒感覺到,他覺得凌老師的表現挺正常的。 book18.org

「凌白冰平常多精細個人,她一個剛離完婚的女人,能跟你一個中學生來澳門玩兒,得需要多大的勇氣?她這幾天這麼購物,在我這兒就花出去兩萬多了,你見過她這麼消費?我記得當初你說買手機她都沒讓呢吧?」 book18.org

唐曼青扳著指頭輕聲說道:「我不知道她跟姨是不是一樣,姨當年跟你爸在一起的時候,也這麼糾結過,糾結過去了,要麼接受別的女人和她一起分享一個男人,要麼就接受不了,離你而去了。這個節骨眼上,你指望著她和姨一起伺候你,你說你不是想美事兒是想啥?」 book18.org

「不是……怎麼還要離我而去啊?」李思平急了,聲音有些大了起來:「之前不是折騰過了嗎?不是都哄好了嗎?」 book18.org

「你小點兒聲!」唐曼青捂住了繼子的嘴巴,沒注意那隻手剛撫摸過繼子的肉棒,連忙說道:「那次離你而去,是對你失望了,也是對愛情失望了;這次要離你而去,是逼你在我和她之間二選一,是女人的爭寵,這是不一樣的。」 「噢,那……那該怎麼辦呢?」 book18.org

「沒什麼怎麼辦的,女人心,海底針,姨也猜不透」,唐曼青搖搖頭,說道:「她和我不一樣,怎麼選我真不知道,但我覺得,你就對她好,她是離不開你的。」 book18.org

唐曼青遲疑了一下:「她跟姨不同,我能接受你爸三妻四妾,是因為我知道自己要什麼,我不在乎什麼,她……可能需要認真考慮一段時間才會知道自己要什麼吧……」 book18.org

「靜觀其變吧,傻小子!」唐曼青的玉手再次伸進繼子的短褲里,另一隻手撫上他的胸膛,柔聲說道:「等到她真的同意和姨一起讓你乾了,就再也不會離開你了!」 book18.org

李思平有些垂頭喪氣,這幾天來的得意和幻想一下子被打得粉碎,就連勃起的肉棒都軟了下來。 book18.org

「臭小子,別胡思亂想了,快給姨硬起來,這幾天都沒正經干過幾下,偷偷摸摸的跟做賊似的,一點都不盡興!」唐曼青嗔怨著褪下繼子的短褲,將肉棒含在口中,吞吐著說道:「讓你花心,你以為三宮六院七十二嬪妃那麼容易呢?」 李思平終於被眼前嬌媚誘人的繼母吸引,肉棒的快感讓他暫時忘卻了對凌老師離開自己或者逼自己二選一的擔憂,他好奇地問道:「青姨你說等到凌老師同意和你一起讓我干……當年你跟我爸在一起的時候,也和別的女人跟他一起過嗎?」 book18.org

「操那麼多心幹嘛?」唐曼青白了繼子一眼,橫躺在沙發邊上,俏臉朝著繼子繼續含弄著他的肉棒,黃色的巴西足球紀念衫被掀了起來,露出飽滿的雙乳,口中含混不清的說道:「你爸當年就是風流,他哪有那麼多的花樣?他就是提過那麼一次,我說「你能找到第二個願意的,我就當第一個」,結果就是他一直沒找到第二個願意的……」 book18.org

「那青姨你願意跟凌老師一起讓我幹嗎?」李思平心知肚明答案是什麼,但還是想聽到繼母肯定的回答。 book18.org

「傻小子,你爸我都願意,對你我能不願意?青姨對你可不是女人對男人那麼簡單,姨下半輩子就指望你了,可不敢逆了你的心思!」唐曼青的柔媚和乖巧總是會激起李思平的男性徵服慾望,這次也不例外,看著熟艷的繼母一邊吞吐肉棒一邊說出服從的話語,他的性慾終於勃發起來。 book18.org

李思平的雙手在繼母的碩乳上揉搓,時快時慢,時而輕柔、時而猛烈,給唐曼青帶來刺激的快感。 book18.org

她卻似乎並不滿足,平躺了身子,方便繼子用力揉搓,嘴中的吞吐卻絲毫不受影響,喉間開始綻放出細細的呻吟。 book18.org

感覺到肉棒足夠堅硬了,唐曼青仰起頭,春水盈盈的雙眸看著繼子,淫媚的說道:「好兒子,比賽還得一會兒,先給姨解解饞,好不好?」 book18.org

這樣的要求李思平從來就不懂得拒絕,他用行動證明了自己的決心。伸手將繼母拉起,讓她面朝著自己站立,幫她脫下白色的短褲和蕾絲內褲,挺著粗大的肉棒示意她自己跪坐上來。 book18.org

唐曼青嬌嗔著捶打了繼子的胳膊一下,哪裡還有繼母的威嚴?她伸出手扶住繼子的粗大肉棒,雙膝跪在沙發邊緣,緩緩將那根帶給自己無限快樂的肉棒納入到汁液恣肆的蜜穴中。 book18.org

隨著龜頭被納入肉唇,唐曼青鬆開扶著肉棒的手,緊緊抱住繼子的頭,輕輕地呻吟起來。 book18.org

「呼……好硬啊!」 book18.org

她緩緩的沉下身體,一點點的將粗長的肉棒吞進蜜穴,猛烈的快感隨著肉棒的不斷深入從小腹向身體瀰漫開來。 book18.org

她緊緊抱著繼子的頭,將他的口鼻都埋進豐碩的雙乳中間,希望得到更加豐富的快樂。 book18.org

李思平沒有讓她失望,他含住一顆勃起的乳頭,伸出一隻手用力揉搓另一隻乳房,用心疼愛起媚人的繼母。 book18.org

唐曼青緩慢起伏的身體動作幅度驟然大了起來,似乎覺得不夠過癮,她自己脫去了足球紀念衫,赤裸著身子猛烈的起伏套弄起來。 book18.org

「嗚……好兒子……大雞巴……好深……嗚……乾死姨了……」 book18.org

開始的時候唐曼青還能壓抑著自己不發出太大的聲音,畢竟和凌白冰只有一門之隔,她不想產生什麼誤會,但強烈的快感很快就讓她迷失了自己,忘記了所有的顧慮,縱情享受起性愛的美好。 book18.org

不知何時,比賽的哨聲已經吹響,母子二人卻仍沉浸在性慾的海洋里,無法自拔。 book18.org

時間,緩緩流過。 book18.org

第四十四章 雙飛 book18.org

五星級酒店的房間隔音效果本來很好,加上電視聲音的掩蓋,本來應該聽不見隔壁男歡女愛的聲音的,但凌白冰卻總是感覺有聲音從門縫、從牆角、從窗戶鑽進來,鑽進自己的耳朵了。 book18.org

她緊了緊被子,空調開得很低,就是為了裹緊被子,躲開外面那惱人的淫詞浪語和男歡女愛的動靜。 book18.org

只是效果甚微。 book18.org

這幾天下來,凌白冰用肆無忌憚的消費來掩蓋自己的迷茫和困惑,但效果並不好,雖然和學生情郎也有過兩次性愛,快感也與之前並無不同,但一想到那個近在咫尺的女人,她的心就無比的糾結。 book18.org

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麼了,明明已經接受了他和繼母孽戀的事實,怎麼到了親自面對的時候卻拉不下臉來正視呢?到底是出於女人的尊嚴,還是出於教師身份的限制,還是出於面子上的矜持呢? book18.org

關上房門的一剎那,她忽然想明白了一個道理,唐曼青已經在隔壁和自己的情郎縱情雲雨了,自己卻要像個鴕鳥一般把頭鑽到沙子裡,傻傻的欺騙自己…… 如果自己反對這樣的關係,那麼就不該放縱李思平讓他有多選的權力;既然自己已經來到了這裡,那麼就說明自己是接受這樣的關係的,至少不反對李思平有別的女人。 book18.org

那麼是什麼讓她如此排斥甚至逃避接觸他們母子二人逆倫關係呢? book18.org

凌白冰在床上輾轉反側,半場足球比賽的時間裡,幾天下來的思索以及隔壁越來越大的靡靡之音讓她明白了自己到底在糾結什麼。 book18.org

自己根本不在乎那個女人是不是他的繼母,自己在乎的還是那是一個和自己一樣優秀一樣出眾甚至很多地方比自己還要出眾得多的女人,在內心深處,她是自卑的! book18.org

是的,她自卑於自己的貧窮,自卑於前夫的狠心離去,就連身體,她都自卑——唐曼青的胸怎麼那麼大,臀怎麼那麼圓? book18.org

想明白了這一點,凌白冰一下子驚訝了,這麼多年的自信和驕傲,她什麼時候會自卑呢? book18.org

是了,從她嫁給胡銘開始,從她為了愛情放棄了麵包開始,從她以之為信念的愛情被麵包粉碎之後,她的自信和驕傲也隨之粉碎了。 book18.org

該怎麼做呢?該怎麼做才能讓這自卑無處遁形呢? book18.org

出去吧,把他奪回來! book18.org

不要,那樣太不矜持了! book18.org

你和自己的學生在辦公室做愛,在教室做愛,在走廊里都解開褲子露出騷屄讓他肏,你還要什麼矜持? book18.org

不,我畢竟是他的老師,我不能…… book18.org

他已經畢業了,你倆不是師生了,何況他的雞巴正插在他繼母的騷屄里,誰在乎你是不是老師? book18.org

我……我好累,我不想……我怕我出去……我狀態不好……我怕…… 你怕什麼?你年輕,你奶子不如唐曼青大,但是比她堅挺,而且也不算小;你的臀不如她豐滿,但是很挺很翹;你個子高,你身材好,你知書達理,你小鳥依人…… book18.org

可是這些,唐曼青做的都比我好…… book18.org

為什麼一定要比她強呢?她是她,你是你,只要你做自己就好,他喜歡不喜歡,又與你何干?女人應該為自己活著,難道你想像唐曼青那樣,一輩子為男人活著? book18.org

…… book18.org

仿佛夜空里的一道閃電,劃破沉鬱的夜色,一絲明悟穿破萬千糾結,凌白冰一下子想通了一直以來自己糾結的癥結,找到了解決問題的關鍵。 book18.org

那種豁然開朗的感覺讓她一下子通達了起來,整個人都變得通透,渾身舒泰,仿佛千百次的高潮同時發生一般。 book18.org

也許,這就是悟吧? book18.org

她莞爾一笑,起身下床…… book18.org

* * * * * * * * book18.org

寬大的落地窗里,厚重的窗簾被拉開一塊,一個身材妖嬈的美婦人撅著屁股正面靠在厚重的鋼化玻璃上,一對豐潤的乳房被擠壓成兩團圓圓的肉餅,一點殷紅綻放在正中間。 book18.org

她雙手疊在一起,頭側枕在上面,努力向後翹著屁股,方便身後的年輕人快速的抽插,不時的回過頭來,看著稚氣未脫的男孩汗流滿面在自己身體上耕耘,口中吟哦不斷,「好哥哥」「好爸爸」連聲的叫著,刺激著少年蓬勃的情慾。 電視的光芒不斷閃動,歐洲杯的半決賽已經進入了下半場,兩人的性愛之旅也開始了第二次征程。 book18.org

微弱的光線映照著美婦人豐腴卻沒有一絲贅肉的美好身材,儘管明知道從遠處望來根本什麼都看不見,兩人還是被這種近似於露天的暴露式性愛激起了濃郁的慾望。 book18.org

同樣是電視的光線閃動,兩人都想起了在家時母子間的曖昧和門窗緊閉的禁忌快感,與之不同的是,此時此刻兩人作為母子又作為情侶,隔壁房間還住著少年的班主任——前班主任老師,如此近乎於幕天席地的性愛,怎能不讓二人性如狂潮? book18.org

禁忌總是讓人不可逾越,但一旦突破,帶來的刺激也是無與倫比的。母子二人不知道的是,隔壁那個逛了一天街的花信少婦雖然疲憊不堪,但此刻並沒有睡去。 book18.org

原本緊閉的臥室門被輕輕推開,一道靚麗的身影款步走來,她腳上穿著一雙黑色紅底的漆皮高跟鞋,腿上穿著性感的黑絲弔帶褲襪,身上穿著一件性感的黑色蕾絲情趣睡袍。 book18.org

那條長款的蕾絲睡袍將身體大部分遮住,就連胳膊都緊密包裹起來,卻在腰下便開始分叉,露出兩條性感的美腿,那衣服胸前更是開了兩個圓洞,將那兩團挺翹的玉乳全裸露在了外面。 book18.org

沉浸在性愛中的母子二人根本沒有注意到身後的異常,他們也根本想像不到,凌白冰會這麼主動的加入進來,畢竟就連唐曼青這般在床笫之間放浪形骸的女子,也很難做出在別的女人面自薦枕席的舉動來。 book18.org

李思平是最先察覺到一樣的,身後的腳步聲他以為是錯覺,細細的喘息聲他以為是錯覺,但當兩團微微冰涼的乳肉貼在自己汗濕的後背上,那呼吸聲在自己耳邊響起,他才驀然驚覺,回頭看去,正是自己那可人的班主任老師。 不斷跳躍的光線下,年輕少婦俏臉紅潤,眉目含情,雙眼中滿是濃濃的情慾,卻又澄澈如水,此時正含情脈脈的注視著自己,看自己轉過頭來,便乖巧的送上唇吻香舌,任君品嘗。 book18.org

被這突如其來的幸福和快感刺激了一下,李思平有些停滯的動作再次猛烈起來,驟然加速的動作乾得身前的繼母浪叫連連:「好兒子……大雞巴……親哥哥……肏死姨了……怎麼這麼硬……」 book18.org

高檔材質的蕾絲睡袍貼在後背上,那垂下的裙擺隨著三人的動作輕輕搖曳,不住的輕拂著自己的雙腿,美好的觸感下,年輕少婦緊緊貼在自己身後,雙手摟著自己的腰,幫著自己使力,也借著動作追逐著雙乳間的快感。 book18.org

李思平興發如狂,肉體上的刺激其實微乎其微,凌白冰因為緊張和沒有經驗,並不知道如何參與到二人中的性愛中去,僅僅是有些手足無措的站在情郎身後,四肢頗為僵硬,並不能帶來多麼強烈的感官刺激。 book18.org

讓李思平興奮的是凌白冰的參與進來,代表著她對自己的認可,也意味著自己這段時間最痛苦最困惑的問題得到了解答,更讓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征服女人的快感。 book18.org

面前的繼母任自己撻伐,身後的班主任老師對自己曲意奉承,人生如此,夫復何求? book18.org

巨大的心理滿足帶來的快感不是一般的感官刺激可以比擬的,李思平回過頭來與凌白冰唇舌交纏,肏乾的動作卻一波猛過一波,明明是肏幹著繼母唐曼青,卻仿佛是在肏幹著班主任老師凌白冰,這種錯覺讓他更加興奮,動作也更加猛烈。 book18.org

異樣的氛圍瀰漫開來,沉浸在肉慾中的唐曼青終於在一次不經意的回眸時看見了繼子身後的年輕女人,她心中驚訝,卻來不及細想,便被隨之而來、一浪高過一浪的性愛狂潮徹底淹沒。 book18.org

接下來,她的動作完全是出於本能,卻也更加證明了,她得天獨厚的淫媚。 因為已經射過一次,李思平比原來更加持久,在如此劇烈的動作下,唐曼青已經高潮兩次,渾身癱軟,再也直不起腰,難以繼續維持這個姿勢。 book18.org

有了身後尤物的加入,李思平沒有繼續為難繼母,他把唐曼青抱起來放到沙發上,便轉過頭來,將美麗可人的班主任老師摟在懷裡。 book18.org

凌白冰柔順的依偎進少年情郎的懷抱里,白嫩的手掌自然握住了猶自沾著唐曼青體液的肉棒,放在以往,她嘴上不說,在心裡甚至會嫌棄自己的體液,遑論其他女人的體液。 book18.org

但此時的她,絲毫不覺得怎樣,仿佛心裡那個最大的障礙一下子就煙消雲散了。 book18.org

她不但不覺得噁心,甚至還覺得,因為有體液的潤滑,套弄起來更加的順暢了。 book18.org

男孩碩大的肉棒高高的揚起,順著少年平坦的腹肌翹成一個三十度左右的銳角,朦朧的夜色遮住了他面孔上的稚氣,男性的吸引力瀰漫在她的感官之中。 滿懷的情慾落到她柔嫩的手掌上,就是套弄的方式有了變化,深深落至肉棒根處,隨後順著棒身返回,凌白冰無師自通的學會了用手掌愛撫一下龜頭。 如此柔媚乖巧的凌白冰是李思平不曾得見過的,他恐怕也是這世界上第一個看到凌白冰如此媚態的男人——在胡銘面前,凌白冰曾經是高不可攀甚至會讓他自卑的存在,而在李思平面前,她卻成了最低微的那個人。 book18.org

並不掌握這些細節,李思平年輕的身體給出了最積極的反應,他緊緊的擁吻著懷抱中的美女老師,雙手用力的揉搓她身上那件光滑的絲質睡袍,在得到美人兒熱情的回應後,將懷中的少婦翻轉過來,撩起睡袍的裙擺,長驅而入。 「喔……」一聲滿足的呻吟,在兩人的喉間同時響起,長久的空虛得到滿足讓凌白冰渾身酸軟,堅挺肉棒遇到的緊緻和濕潤則讓李思平慾火重燃。 李思平上來就是狂風驟雨一般的肏干,他的自信心和征服欲被凌白冰的柔順乖巧徹底點燃,在她面前,他似乎不再是那個被老師訓誡的學生了,而是一個征服四海的王者,在臨幸自己的妃子。 book18.org

凌白冰也真正放下了心中的重擔,敞開心扉和蜜穴,接納著自己的君王。 她低垂著頭,眼角的餘光注意到,自己修長的胳膊被黑色的袖子緊緊包裹,瑩白如玉的手掌撐在沙發的扶手上,告訴身後的情郎,也告訴自己,她還停留在這個世界裡,沒有飛升而去。 book18.org

思想得到解放後,似乎身體獲得的快感得到了千百倍的提升,不知道是渴盼了太久——明明昨天才做過愛——還是縱情享受讓自己變的更敏感了,單單是第一次的插入,就讓她快活的有些眩暈,而隨後到來的狂風驟雨,更讓她很快就攀上了高潮的頂峰。 book18.org

「好人……親親……達達……要被乾死了……」她的浪叫聲開始的時候還是簡單的呻吟,帶著不著痕跡的討好和諂媚,到後面就變成了完全的放縱和發自本能的吶喊了。 book18.org

儘管是在慾望之中浮沉,李思平也感覺到了凌白冰的異樣,但他一來畢竟年少,再者美人兒老師的這種改變是他喜聞樂見的,也不做多想,盡情享受懷中年輕少婦帶給自己的無邊快感。 book18.org

「哥哥……親達達……乾死奴奴了……好舒服……好硬……」凌白冰的浪叫聲原本就婉轉嬌啼,如泣如訴,此刻不加控制不再壓抑,更是宛若黃鶯出谷,響徹雲霄。 book18.org

她美妙的叫床聲不但激起了少年情郎的勃發情慾,更讓假寐中漸漸恢復神智的唐曼青咋舌不已。她自覺自己的叫床聲都算夠浪夠放得開了,跟凌白冰比起來,卻是騷浪有餘,婉轉不足,更遑論凌白冰這種仿古風的叫床是自己根本學不來的了。 book18.org

唐曼青心中細細琢磨,聽著凌白冰的叫床聲,感覺就像是古代深閨中的大家閨秀和情郎歡愉,雖然盡情盡興,卻天然的不會大吵大嚷;相比之下,自己某些時候更像是閨中空寂多年的怨婦,乍逢著偷歡的漢子,透著骨子裡的逢迎,更有著百般的淫浪和千般的騷媚。 book18.org

她暗自唾了自己一口,竟然自比怨婦,不過轉念一想,自己從小三到情婦,再到正室,熬成了正果卻好景不長變成了寡婦,不是怨婦是什麼?所幸繼子懂事,也和自己親近,如今終身有靠,才不那麼淒涼,不然自己到時候又要從別人的小三做起,何年何月才有出頭之日? book18.org

腦中轉著自己的念頭,耳中聽著兩人性器撞擊的聲音,還有凌白冰好聽的浪叫聲,唐曼青情不自禁的睜開眼,便看到了繼子李思平即將射精前猙獰的面部表情,還有凌白冰被干到癱軟、仰躺在沙發上無力嬌啼的樣子。 book18.org

唐曼青緩緩撐起身子,她也是第一次經歷這樣的情景,第一次看到別的女人在自己的男人身下被肏干,也第一次親眼目睹別的女人做愛時的媚態。她直覺的認為自己該做些什麼,卻不知道自己該如何融入進去。 book18.org

一瞬間她就明白了凌白冰之前的感覺,如何融入進自己和繼子之間來,而不像一個插足者,想來是很難的吧? book18.org

她注視著正被自己名義上的「兒子」肏乾的年輕女子,如果沒有自己和繼子的孽情,凌白冰就算無法成為自己真正的兒媳婦,也是名義上兒子的女人,自己本該是她的長輩。 book18.org

內心深入固執的善良讓唐曼青對凌白冰充滿了無盡的憐惜,憐惜她的命途多舛,憐惜她的孤影自憐,也憐惜那個宛如鏡中對坐的自己。 book18.org

凌白冰身上那件黑色的絲質睡袍已經被扯破,少年情郎正雙手緊握著她挺翹的奶子,做著最後的衝刺。明明已經無力承歡,面色蒼白,她卻仍舊勉力提臀,迎合少年情郎的猛烈肏干。 book18.org

她下意識的含住李思平伸過來撫摸她面頰的手指,用力吸裹起來,卻沒注意到,一絲唾液已經順著嘴角流淌了下來。 book18.org

凌白冰的浪叫聲變成了「嗚嗚」聲,眯縫著雙眼,滿是期待的注視著情郎完成最後的衝刺。 book18.org

唐曼青目睹著這一切,她緩緩的躺靠在凌白冰身側,將這個只比自己小几歲的年輕女子摟進懷裡,像一個母親多過像一個姐姐,語調輕柔卻又無比深沉的說道:「好兒子,射出來吧!射在你冰兒老師的身體里,讓她一輩子都做你的女人!」 book18.org

唐曼青熟媚的面龐透著心滿意足後的慵懶和若隱若現的春情,與凌白冰的疲憊不堪和婉轉哀羞相映成趣,強烈的視覺刺激宛如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因為過度忍耐導致射精困難的李思平再次抓住了那若隱若現的快感,在一次長驅直入後,一股濃精在凌白冰微微紅腫的蜜穴內噴薄而出。 book18.org

「嗚……」男人肉棒射精前的猛烈膨脹帶來無盡的充實和快感,凌白冰不堪撻伐的身體再次來到高潮,她猛烈的抬起身體,想要迎接這猛烈的快感,卻因為過度的疲憊,到中途便停頓下來,癱成一團爛泥。 book18.org

儘管也是第一次參與這樣的性愛活動,唐曼青卻直覺的知道,自己此時應該多與凌白冰做一些互動,不然的話,兩個人以後見面可能會很尷尬。 book18.org

她有些猶豫,動作卻沒有任何停頓,將臉蛋緊緊貼在凌白冰的面頰上,嬌嗔著自己的繼子:「看你把凌老師弄得,都有出氣兒沒進氣兒了,不懂憐香惜玉啊?」 book18.org

「妹子,你沒事兒吧?」唐曼青幫凌白冰解開糾纏在身上、早已破爛的睡袍,發出了關切的問候。 book18.org

「姐……你別吵,我好睏……」凌白冰勉強睜開眼睛說了句話,似乎怕唐曼青誤會,也似乎明白了唐曼青之前明白的,兩個人該做一點什麼來打破這種尷尬,便有些期期艾艾的低聲道:「以後……你倆……可要帶我一起……」 book18.org

唐曼青一愣,隨即喜笑顏開,情不自禁的吻了一下凌白冰的嘴唇,說道:「你倒是想被落下呢!你猜你的親達達讓不讓?」 book18.org

「姐……」凌白冰無力的嬌嗔一聲,掩蓋著剛才那一吻帶來的異樣。 「臭小子,這下心滿意足了?愣著幹嘛,抱著你的冰兒老師睡覺去吧!」唐曼青心知肚明,也知道自己該回去了,便親吻了繼子的面龐一下,勉力撐起身體,穿上衣服,離開了房間,留下師生二人在那裡呢喃細語,情話綿綿。 book18.org

夜色如水,終將流盡,直至天明。 book18.org

【未完待續】 book18.org

第四十五章 交匯 book18.org

2000年的歐洲杯很快落下帷幕,這是第一次由兩個國家合辦的歐洲杯,過程雖然跌宕起伏,結果卻並不如何出人意料,在德庫伊普球場,法國隊一路披荊斬棘,第二次捧起了德勞內杯。 book18.org

在比賽之初,法國隊就被世人看好,因此博彩業給出的賠率都在4.5 左右。 book18.org

因此李思平和唐曼青將手頭的資金全部投到了博彩裡面,其中一部分直接押法國隊奪冠,另一部分則分散投注,主要用來押注法國隊和決賽對手的晉級上,這樣算下來,收益就遠超過了4.5 倍。 book18.org

從最開始唐曼青犧牲陪繼子中考的機會也要到澳門來賭球,到最後決賽結束,法國隊以那個早已被寫明的比分贏得冠軍,唐曼青和李思平母子二人承受著山一樣的壓力。 book18.org

聰慧的凌白冰早就猜到了他們是在賭球,卻只是以為他們因為有內幕消息,所以才敢這麼重注博彩,怎麼也想不到是李思平胡謅給唐曼青的「因為一個夢」,更無法想像事實的真相竟然是一本書。 book18.org

三人之中,唐曼青的壓力是最大的,因為她是親自操作者,眼看著真金白銀拿出去的,也知道這事兒聽著多麼不靠譜,所以一直在糾結和恐懼中徘徊著,雖然退一步還能回到最開始的時候,以前也不是沒看過李萬成做生意,但親自做這麼大的事,冒這麼大的風險,對她來說是不曾想像的。 book18.org

李思平相對來說就沒有這些困擾,因為他知道這個信息是來自於根本說不清的存在,不像唐曼青以為的是「夢到的」,所以他的信心更足,而且他對貧窮的恐懼也沒有唐曼青那麼深重,所以他的壓力要略小一點。 book18.org

凌白冰則完全是皇上不急太監急的那種憂慮,被身邊兩個人感染,她也跟著提心弔膽了很多天。 book18.org

於是在這樣的重壓下,三人在一起的時光最常出現的場景就是,電視上放著足球比賽,三人在床上縱情狂歡,尤其是唐曼青,在紅酒和豪賭的刺激下,不斷刷新她在性愛上的底線。 book18.org

在唐曼青的主動下,她和凌白冰的互動層次也逐漸加深,從最初的相互擁抱到彼此愛撫,到簡單的親吻、舌吻,再到最後決賽前夕時她借著酒勁舔弄了凌白冰被繼子肏幹著的蜜穴,兩個人的關係變得越來越親昵,床笫間的配合也越來越默契。 book18.org

決賽當夜,李思平讓繼母和美麗的班主任老師趴跪在電視機前,粗大的肉棒在兩具淫媚的肉體間來回穿梭,地毯上兩朵嬌花並蒂而開,一朵豐腴騷媚一朵溫婉乖巧,堪為人間勝景。 book18.org

到最後加時賽結束的終場哨響起,法國隊勝利捧杯,他完成了有生以來最志得意滿的一次射精,承接他濃稠精液的,則是繼母和美人班主任的如花嬌顏。 * * * * * * * * book18.org

盛世如常,盛景難再,再怎麼美好的事物,也終將飛逝而去,只留在回憶里,熠熠閃光。 book18.org

決賽後的第二天,唐曼青通過之前安排好的渠道結算好各項收益,看著帳戶上的三千八百多萬,恍如隔世。 book18.org

這一次驚天豪賭,是唐曼青這輩子最後一次參與繼子的生意,從此以後,無論李思平怎麼央求,她都再也不肯涉足了,她承受不起這樣的壓力,只想做個安穩的富太太,享受平和的生活——不過這就是後話了。 book18.org

一行人收拾行囊登上回家的飛機,唐曼青的父母又在京城遊玩了幾天,這才返回西北老家。 book18.org

他們在的這些天裡,李思平一直住在凌白冰那裡,唐曼青的解釋是和同學們出去玩了,二老也不多問,畢竟不是女兒親生的,也不好管那麼多。 book18.org

把父母送走,唐曼青帶著女兒回到家,用座機撥通了凌白冰的手機號碼,兩聲「嘟嘟」後,電話接通,電話那頭傳來輕微的喘息聲,凌白冰的聲音酥酥的從聽筒傳了過來:「青姐……」 book18.org

唐曼青暗自啐了一口,這幾天父母在家,李思平一直和凌白冰雙宿雙飛,留下自己獨守空房,她再怎麼心大,畢竟還是個凡人,便酸酸的說道:「這大中午的,也沒個消停,又偷吃呢?」 book18.org

「誰偷吃了?」電話那頭凌白冰聲音綿軟,卻毫不讓步:「明明是光明正大的吃……你也不管管你的乖兒子……早上起來就不消停……我下面都腫了……」 聽著電話里的動靜,唐曼青的腦海中浮現出一幅淫靡的畫面,她幸災樂禍的說道:「活該,誰讓你貪吃呢!這會兒幹嘛呢?給他吃那個呢?」 book18.org

因為女兒還在旁邊,她沒說出「雞巴」兩個字來,倒是電話那頭凌白冰毫無顧忌:「還「那個」……青姐你啥時候這麼含蓄了?早上九點多醒了就折騰我,射完了還讓我給舔乾淨……可鬧死人了……」 book18.org

「你別身在福中不知福!這麼難捱,那你讓他回來吧,我爸媽回老家了…… 他們上午走的……」唐曼青的下體一陣溫熱,說話的聲音也糯軟了起來。 「讓他回去沒問題,不過我也要一起過來,青姐歡不歡迎啊?」凌白冰的聲音帶著戲謔。 book18.org

唐曼青倒是不在意,回應道:「那感情好啊,從澳門回來,咱們姐妹還沒親近過呢,你來吧,晚上姐摟著你睡!」 book18.org

「你就浪吧!」這回輪到凌白冰招架不住了,扔一下句話後,電話那頭傳來她吞吐肉棒的聲音,接著李思平的聲音響起:「青姨,那我中午就回去,正好有事跟你商量。」 book18.org

聽到繼子的聲音,唐曼青一下子溫柔了起來,聲音都透著一股子嫵媚:「好,那姨中午就不做飯了,上飯店要幾個菜,咱們在家吃。」 book18.org

「嗯,好。」李思平說著就要掛斷電話,卻聽唐曼青說道:「好兒子,想姨沒?」 book18.org

女人心思最難測,唐曼青喜歡叫李思平「兒子」,卻又喜歡自稱「姨」,似乎這種「後媽」身份的錯位,能夠帶來不一樣的感覺。 book18.org

此時她的聲音低低的,不知道是怕女兒聽見還是怕凌白冰聽見,聽起來有些沙啞,卻透著一股子莫名的誘惑。 book18.org

電話那頭,李思平一頓,隨即輕聲道:「想了……」 book18.org

唐曼青滿足的對著話筒輕聲吧唧了一口,說道:「真乖,早點回來吧,姨給你們點餐了。」 book18.org

掛斷了電話,唐曼青撥通了小區門口一家小菜館的電話,點了兩個自己和李思平愛吃的菜,因為不知道凌白冰的口味和喜好,便多點了幾道清淡的菜品,給女兒思思點了個香芋球。 book18.org

父母在這幾天都是住在李思平的屋子裡,趁著李思平二人還沒回來,她把床單換了,又簡單收拾了一下屋子,想著銀行卡里的三千多萬,想著繼子即將回到自己身邊,她的心情更加美好起來。 book18.org

唐曼青一邊哼著小曲,一邊做著家務,夏天晌午的陽光落在她身上,看著在客廳玩著積木的女兒,她忽然覺得生活真的很美好,那些曾經籠罩在自己頭上的陰霾,似乎都不在了。 book18.org

時間在幸福的時候總是過得很快,好像沒過去多久,就響起了敲門聲。 唐曼青走過去打開門,就看到李思平和凌白冰站在門口。繼子還是一身大男孩的打扮,一身紅色運動T 恤和黑色短褲,臉色黑黝黝的,顯然是這幾天也沒一直在家裡憋著。 book18.org

凌白冰的頭髮散落在肩上,也穿著款式差不多的白色T 恤,腿上倒是穿了一條白色的緊身牛仔褲,腳上一雙白色涼鞋,看起來青春靚麗。 book18.org

兩個人站在一起,幾乎看不出太多年齡上的差距,不知根底的人最多認為是姐弟,很難讓人覺得是曾經的師生。 book18.org

唐曼青心裡瞬間就有些酸澀,自己再怎麼往年輕了打扮,跟思平站在一起,看著也最多像是姐弟,不可能跟同齡人一樣偽裝成情侶。 book18.org

但她天性豁達,又暗下決心,自己要好好保養,等繼子成熟一些了,可能倆人就般配了也說不定。 book18.org

心裡轉著小心思,嘴上卻沒閒著,唐曼青嗔怪說道:「又不是沒帶鑰匙,回自己家敲什麼門呢?」 book18.org

說者或許無心,聽者已然有意,凌白冰嘴角的微笑一凝,隨即說道:「我讓思平敲的門,我這不想著初次登門,直接開門進屋多不好?」 book18.org

「你可來了不止一次了,我去澳門的那些天,你不還在這兒住過呢嗎?」把二人讓進屋,關上了門,唐曼青可沒客氣,直接揭穿了凌白冰。 book18.org

「嗨……那……那不是你讓我照顧思平的嘛……」凌白冰一時語塞,別看她是教語文的,論辯才,十個她也干不過唐曼青,想明白這個,她放棄掙扎,認命的坦承道:「我……我這不是想著新……新媳婦登門,得有個新媳婦的樣子……」 book18.org

「那你一會兒還給我端茶敬禮啊?可得了吧你,就你小心思多!」和凌白冰的心思重不同,唐曼青天生的豁達心性,讓人不自禁的覺得親近,她這麼不藏著掖著的做派,讓有些緊張的凌白冰放鬆了不少。 book18.org

李思平像個看客一般,不知道兩個女人言語之間已經完成了一次勾心鬥角,他有些懵懂不覺的把思思抱在懷裡,問唐曼青:「青姨,定完菜了?我有點餓了,早上沒怎麼吃飯。」 book18.org

「點過了,一會兒就送來,也不知道你冰兒老師喜歡吃啥,就多點了幾道菜。」 book18.org

唐曼青給凌白冰拿了一雙新買的拖鞋,遞給她一件還帶著標籤的真絲睡袍,笑著問道:「看你空手而來,怎麼個意思,不說好了晚上在這兒住麼?」 凌白冰有些招架不住,俏臉一紅,接過唐曼青遞過來的睡袍,笑道:「我又不長住,難道還帶行李過來啊?再說離得也不遠,沒幾站地就到了……」 「說起來,要不你在附近買個房子吧?思平也說了,要給你買個房子,這次賺了不少錢,買房子綽綽有餘了。」唐曼青站在臥室門口,看著凌白冰在屋子裡換了睡袍,打趣說道:「到時候你倆見面也方便,思平上高中了,你還能看著他學習。」 book18.org

「青姐你想多了吧?我看著他學習,你覺得這可能嗎?」凌白冰穿上真絲睡袍,高挑的身材被包裹起來,只留下性感的輪廓,她從臥室走出來,經過唐曼青的身邊時輕聲說道:「動不動就把我按在那裡干一頓,我怎麼管他學習?你動不動「爸爸」「祖宗」的叫著,管住他學習了?他能聽嗎?」 book18.org

唐曼青點點頭,也小聲說道:「還真是,這是怎麼回事兒呢?」 book18.org

凌白冰好氣又好笑的說道:「你說呢?做了那麼多沒羞沒臊沒下限的事兒,被人弄得服服帖帖的,難道穿上衣服了就能重新端起來長輩和老師的架子來?我們學校當老師的基本都管不住自己家孩子,都是這個道理。」 book18.org

「什麼道理?」 book18.org

「子曰: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近之則不遜,遠之則怨。」凌白冰畢竟是教語文的,讀起「子曰」來情不自禁的就開始搖頭晃腦。 book18.org

「瞅你那樣,趕上私塾先生了!」唐曼青打趣她,正要跟她探討一番怎麼引導李思平的學習,敲門聲響起,便放下了這個話題,說道:「送餐的來了,我去開門了——思平,你把桌子放了,準備吃飯!」 book18.org

聽到敲門聲,李思平早就衝出來了,他剛才看兩個女人去換衣服,回自己屋打開電腦看股票,這會兒早已經放下了飯桌,擺好了碗筷,就等吃飯了。 凌白冰也不見外,打開飯煲盛了飯,拿了幾個盤子,幫著唐曼青把菜倒出來,這才坐下,等唐曼青抱來思思一起開飯。 book18.org

這是嚴格意義上三個人第一次以這樣身份一起吃飯,凌白冰自然的坐在了李思平的左手邊,唐曼青則坐在右手邊,思思在她的右手邊,挨著凌白冰。 一頓飯吃的頗為融洽,各自吃相也各自不同,李思平大快朵頤,凌白冰細細品嘗,唐曼青左右兼顧,忙完小的忙大的,自己倒沒怎麼吃。 book18.org

李思平一頓風捲殘雲後,舒服的打了個飽嗝,終於騰出嘴來了,這才說道:「青姨,有個事兒之前我跟您提過,凌老師調動的事兒,還得您走一趟,我不想讓她在那個學校繼續乾了。」 book18.org

「嗯,我已經約好了,這個周末就去一趟,這事兒應該不難辦。」這件事最開始就是唐曼青提議的,她一直放在心上,從澳門回來就和那位總局副局長聯繫好了。 book18.org

李思平點了點頭,繼續說道:「嗯,還有就是買房子的事情,我打算把這些錢都拿來買房子。」 book18.org

唐曼青以為李思平要說的事情是凌白冰調動的事情,沒想到他要說的是這個,也沒細想,就說道:「那就買吧,不是早就說好了嗎?給冰妹子就近買個房子,剛才我倆還說這事兒呢!」 book18.org

「不是買一套,是所有的錢都拿來買房子。」李思平拋出了自己幾天來的想法,這個想法如此膽大,以至於凌白冰都驚得瞪大了眼睛。 book18.org

看凌白冰的反映,唐曼青知道她事先也不知情,這就否定了她攛掇李思平的可能,帶著巨大的好奇,唐曼青問道:「思平……你怎麼想著要都買成房子呢? 咱們已經有房子住了,再買一套給冰妹,或者換套大一點的也就好了,為什麼要都買成房子?」 book18.org

李思平當然不會說是因為那本書上未來的投資全部跟房地產有關係,而最近的一次賺錢機會要等到將近兩年以後,這段時間錢放在銀行裡面,根本不會產生收益。 book18.org

他也沒有那麼大的信心能用這些錢在股市裡賺到錢,所以在房市看漲的前提下,買進房子然後等待升值,到兩年後那個賺錢的機會來臨後再賣掉,基本就是自己最好的選擇了。 book18.org

他把自己早就琢磨好的理由搬了出來:「現在錢放在銀行里也沒產生什麼收益,我就是想著,青姨你看,我爸買咱們住的這個房子和那商鋪的時候,價錢多低啊?現在都漲多少了?更不用說年年還有租金收,我就想著這樣買了房子放在那兒比較穩妥……」 book18.org

聽他這麼一說,唐曼青一下子就被說服了,因為她是知道房子的好處的,如果不是有亡夫留下的這些房子,她此刻可能已經不知道淪落何方了,儘管用三千多萬買房子有些驚世駭俗,但她畢竟是見過大場面的,還是對李思平的意見表示了贊同。 book18.org

凌白冰也驚訝於少年情郎的大手筆,但她也沒多想,自己的那部分錢放在李思平手裡由他負責打理,既沒有合同也沒有協議,僅僅是單純的依靠彼此的信任。 book18.org

她知道最開始的七萬塊錢,如今已經變成了三百多萬,但她並沒有理所當然的把這些錢都當成自己的錢,她知道,沒有李思平,自己那七萬多,就還是七萬多,只會變少,不會變多,所以她也就是表示了驚訝,沒有別的建議。 李思平在兩女驚得張大嘴巴的時候還以為這事兒沒戲了,這是他第一次做出完全出自於自己思考的決定,自信心上有些不足,沒想到在驚訝之後,竟然會得到兩個心愛女人的讚許和肯定,他不禁有些飄飄然起來。 book18.org

唐曼青很快就潑了他一盆冷水:「臭小子,你以為房子那麼容易買的?買房子你得看地段,看人流,看商圈,看未來發展潛力,要是眼力不到,買到手再砸到手裡。正好你現在放暑假了,沒作業,一天也不學習,那就正好趁著開學前這段時間,好好琢磨琢磨,別偷雞不成蝕把米,這一大家子靠你養活呢!」 聽她這麼一說,李思平心中一陣懊悔,心想自己著什麼急呢?等開學了再提,是不是就不用自己去折騰了? book18.org

想著一個暑假都要在看房子買房子和辦手續中度過,李思平心中一陣哀號。 凌白冰看出了他的心思,伸手握住他的手說道:「沒事兒,老師陪你看,我就可喜歡看房子了……」 book18.org

說話時看到唐曼青撇過來的白眼,凌白冰嘻嘻一笑,說道:「青姐你別吃醋,晚上可著你來,妹妹不跟你搶……」 book18.org

「死丫頭,說什麼呢?思思在呢!」唐曼青被她說的俏臉一紅,難得的出現了一抹羞態。 book18.org

「呀……對不起……」凌白冰吐吐舌頭,樣子竟然有些可愛。 book18.org

無辜牽扯其中的主角正在那裡研究香芋丸是怎麼做出來的,把兩個香芋球推來推去,聽到自己的名字,便好奇的抬頭看看母親和漂亮的冰阿姨,心想你們大人真是太麻煩了,什麼好東西還要搶來搶去。 book18.org

她卻要很久以後才明白,好東西不爭取的話,是真的會擦肩而過的。 【未完待續】book18.org

版主:青青的世界於2021_04_28 6:16:48編輯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搜索

山形依舊枕寒流劉伶醉山形山形依舊醉枕江山山形依舊枕寒山形依山行依舊山行依舊枕寒流劉齡醉醉枕醉枕天南山行依醉枕春秋棠花依舊山型依舊枕山型依舊山行依舊枕寒潮山形依舊震撼力劉彾醉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