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形依舊枕寒流 (48) 作者:劉伶醉

.

【山形依舊枕寒流】

作者:劉伶醉2021/04/30發表於:SIS論壇

第四十八章 推心

唐曼青和凌白冰從最開始作為學生家長和老師認識,後來唐曼青主動攤牌,到最後兩人與李思平同床相對,不過一年不到的時間。

在短短的一個多月里,她們已經不止一次在床上裸裎相對了,也不止一次有過遠超過一般閨蜜的親密接觸,甚至在情濃之際還有過舌吻。

儘管如此,就算凌白冰有意親近、唐曼青曲意逢迎,兩個女人因為一個男人產生的那種天生的距離感卻始終存在,在此之前,除了那次約見攤牌,兩個人還沒有越過李思平單獨聯繫過,就連唐曼青去澳門的時候,也是先和李思平通的電話,才和凌白冰聊上那麼一句兩句。

如果不是今天這次意外,那麼這種局面還會持續很久。

「你這房子新裝修不久,雖然住過人了,該放還得放,不然的話不衛生」,唐曼青從購物袋裡拿出來幾樣日常用品,都是居家過日子的小東西,刷碗用的海綿擦,衛生間放的香薰盒,不一而足,價格不高,卻都不可或缺。

唐曼青就是這樣的人,讓每一個接觸過她的人都感到她的善良和細心,她做這些,並不是刻意要討好誰,只是閒著沒事,想到了,就做,僅此而已。

唐曼青的功利和物質,或許都來自於她的簡單,或者說她對簡單的嚮往。

「我看你廚房裡缺個炒鍋,今天逛超市也沒遇到太輕便的,有重的我沒買,我看你這細胳膊細腿的,估計也使不動。」唐曼青自顧自的從購物袋裡往出倒騰東西,連給土豆削皮的削皮器都買了一個。

看著這些東西,凌白冰是打心眼裡覺得溫暖,唐曼青不可能在自己家裡住過,那麼她就不是通過日常生活知道的家裡缺什麼。現在看這些東西都恰好是凌白冰想買卻沒來得及買的,可見就是唐曼青在幫著開窗戶透氣的過程中,發現了這樣的細節,然後才買回來的。

世間萬物最怕用心,唐曼青能看到就已經難得了,還能做到,就殊為不易了。

「青姐,我……」凌白冰有些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唐曼青一愣,隨即明白了怎麼回事,她笑著說道:「就說了你不要客氣,以後咱們就是一家人了,將來你跟思平怎樣都好,咱倆都是姐妹,太見外了可不好!」

不等凌白冰說什麼,唐曼青坐了過來,拉住了她的手,親昵的說道:「姐姐和你,連床上最羞人的事兒都做過,思平那東西在咱們身子裡進進出出,彼此都不嫌對方,咱們姐妹比這世上多少閨中密友都親近,可不能見外了……」

饒是唐曼青這般豁達的人,這麼說起床笫之間的淫靡,也不禁有些臉紅耳熱,她定了定神,接著說道:「其實我一直想找個機會跟你聊聊,卻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時機,今天趕巧了,姐姐就跟你說點兒心裡話……」

凌白冰趕忙說道:「姐姐你說,我聽著!」

「姐姐比你痴長幾歲,但也不算差的太多,勉強算是同齡人吧?」見凌白冰點頭,唐曼青倒有點不好意思,倆人差著七八歲,硬說是同齡人似乎有點勉強。

「女人的好時候,其實就這些年,從二十歲,到三十歲,一眨眼就過完了」,上次倆人這麼面對面的談話,還是在約見面的小餐館裡,時移世易,凌白冰有了自己的房子,兩個人的關係也變成了執手相看的親近,唐曼青有些唏噓:「姐過去的事兒,我估計思平也跟你說過差不多,我就不多說了,你的事兒姐都聽思平說過,咱倆差不多的遭遇,只能說「紅顏薄命」……」

凌白冰有些不願意承認自己跟唐曼青一樣,可轉念一想,好像真的差不多,自己雖說是因為意外離的婚,但終究還是窮日子過不下去了,矛盾積累到一定程度後爆發導致的……

「這女人吶,長得不好吧誰都嫌棄,長得好吧,誰都惦記。惦記的人多了,就忘記自己是誰了,得意的時候要什麼有什麼,可失意的時候呢?」

「姐是思平的後媽,這個你知道,但是你不知道思平的父親是個什麼樣的人,也不知道姐曾經享受過多麼富貴的生活」,唐曼青有些悵然,過去的記憶不斷閃現,如夢似幻,卻那麼真實:「那時候從來沒想過,會有一天人財兩空,男人說沒就沒了,萬貫家財可以輕易改姓,弄不好,可能連命就丟了……」

凌白冰只是隱約了解,卻不知道具體情況,這時候也沒法細問,只能耐心的聽著唐曼青訴說。

「那時候我過的日子是什麼樣的日子喲!」想起那段惶恐不安的時光,唐曼青仍心有餘悸:「妹子你那時候婚姻出了狀況,也不過是擔心家庭和感情,你想姐姐那時候,帶著思平這麼一個半大小子,還有個小女娃,不光擔心日子怎麼過,還得擔驚受怕,怕思平被人害了……」

「當時我是真想過,何必帶著思平這麼個累贅呢?我要是就思思一個女兒,以後的路可好走多了!」唐曼青推心置腹的說道:「我跟思平爸爸夫妻間也沒什麼多深的感情,如果不是家裡出事後,思平一下子長大了,我可能真的就狠下心把他扔下不管了……」

「思平現在都記恨我當時的猶豫和糾結,所以有時候在床上對我挺狠的……」

唐曼青有些不好意思,不過還是繼續說道:「我不怪他,但我也沒覺得自己錯,我是女人,讓我一個人把他和思思拉扯大,坦白說,我做不到,我也不想努力做到。」

「搬到京城來後,他一下子就懂事了,不再飛揚跋扈,也不再故意氣我,很多時候想的比我都周到,我那時候就想,這要是我親生的兒子多好,我就守著他一輩子也行,有他爸留下來的商鋪和房子,日子也能過得不錯了。」唐曼青的嘴角掛著甜甜的笑容,說道:「不成想,有一天晚上,我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不小心睡著了,突然他把我抱在懷裡……」

看見凌白冰臉上浮現的曖昧笑容,唐曼青笑著推了她一下,說道:「不是你想的那種抱,就這麼摟著」,她做了個摟的樣子,這才繼續說道:「那時候我就明白,這孩子長大了……」

「隨著他越來越懂事兒,兩個人的關係也越來越親近,有時候他的眼神會讓我覺得,他就是個渴望母愛的孩子,可有時候他又讓我覺得,他是個想吃人的野獸……」

「其實我自認為不是個慾望強烈的人,但不知怎麼的,和他在一起的時候,總往那方面想……」

唐曼青有些不好意思,畢竟和繼子亂倫是一回事,拿出來口述一遍,就是另一回事了:「就這麼一直曖昧著,沒有什麼過火的動作,但也不是正常母子的那種關係——你知道的,畢竟不是親生的,之前我倆算是挺陌生的,一下子那麼親近,現在想想發生關係幾乎是必然的……」

「我並不覺得是自己誘惑了他,如果不是後來你出現了,那最可能出現的情況就是他主動把我壓在身下,我半推半就的就從了他……」唐曼青臉色微紅,想起了那個突破禁忌的夜晚。

凌白冰也聽得俏臉溫熱,想起了自己以為是第二次,其實是第一次和少年情郎的性愛,那夜她含淚和過去訣別,卻被自己的學生在家裡射滿精液,而且還和當時的丈夫一邊通著電話一邊和自己的學生做愛……

「那天晚上他回來我就聞到了他身上的香味,這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後來的那些天裡,我一直在確定這件事,如果不是趕上了春節,帶著他回老家不方便,恐怕我早就誘惑他上床了。」唐曼青回憶著當時的細節,感覺臉有些燙,繼續說道:「過完年回來後,他在股市裡賺了錢,我知道自己不能等了,就……就給了他……」

「這麼說來,青姐你和他做,在我和他在一起一個多月之後了?」凌白冰心裡舒服了不少,原來自己是他的第一個女人呢!

「你以為呢?要說吃醋,也得是姐姐吃你的醋,姐姐自己種的大蘿蔔,長得那麼好,還沒等吃第一口呢,讓你「喀嚓」給咬一口——不對,咬下去好幾口!」

唐曼青開著凌白冰的玩笑。

「那我可得跟青姐您賠不是了,以後讓你多咬幾口好了!」一下子想到自己的話還有別的理解,不等唐曼青反應過來,凌白冰先臉紅了。

「這可是你說的,以後你得讓著姐姐……」唐曼青捏了捏凌白冰俏紅的臉蛋,笑道:「或者你這臉蛋讓姐吃兩口也行,就當報酬了!」

兩人開了幾句玩笑,唐曼青才接著說道:「從最開始我就沒想過跟你爭他,這是實話,我也跟你說過,我知道你不大相信,但我真是這麼想的,我對自己的定位就是繼母,可能是風騷點,但再怎麼樣也是繼母,不會有別的變化。即便不是你,未來也會有別的女人走進他的生活,所以我不在乎,也沒想過攔著他。」

「但有一次他無意中說起來你倆沒有避孕,我有些害怕了」,唐曼青說著心裡話,坦承當時的做法有些不合適:「我當時也是一時情急,所以直接找了你,其實沒太多想法,就是想跟你說,千萬不能懷孕,畢竟他才上初中……」

「那時候我真想過生個孩子,然後就一個人帶著孩子過一輩子得了,誰是孩子的爹都無所謂。」凌白冰點點頭,她也慶幸那時候那麼多次內射竟然沒有懷孕,不然可能真的就麻煩了。

「是啊,我就是想到了你可能會這樣想,所以才找你見面的。」唐曼青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感慨道:「哪想到你的反應那麼激烈,一下子就炸了,怎麼勸都勸不住,最後差點跟思平鬧掰了。」

「當時啊,我心裡都怕死了,我就怕思平怨恨我——其實他確實怨恨我,只不過他長大了,懂事兒了,沒有表現出來,也知道我是為了他好,但畢竟年紀在那裡,在床上的時候,還是忍不住的往死里干我……」

「青姐,我……」凌白冰有些歉意,不管事情對錯,如今二人已不是當時的對立關係,終究是因為自己,唐曼青才有此磨難,所以她想出言安慰,卻不知該如何說起。

「都是姐姐自作主張,沒弄明白,只是還當自己是長輩,一意孤行了些」,唐曼青早就釋然了,柔聲說道:「放在今天,我就不會那麼魯莽了,思平是我的繼子不假,但有了那男女之事,他就不單純的是我的兒子了,我也不單純的是他的長輩了。」

「現在再有事,我都用長輩的角度思考問題,卻用妻子的角度去勸說他,想來他那麼懂事,也不用拿出長輩的手段來管教,老話講得好,「成人不用管,管死不成人」,我想還是有些道理的……」

「說了這麼多,其實最主要我還是想說一件事,妹子你還年輕,但畢竟也二十四五了,和思平比起來,你大了他八歲。這孩子什麼心性我現在看不出來,但我想,男人專情如一的不能說沒有,但少之又少,他要是真能一輩子專情,有你一個就夠了,那就一切都好;可如果他將來花心的話,你想沒想過,要怎麼辦?」

唐曼青態度真誠,是發自內心的關心,凌白冰心知肚明,唐曼青有著繼母的這層身份,怎麼都不會失寵,未來李思平娶誰回來,都得教她一聲媽;可自己不同,拋開班主任的過去時,自己不過是個大男朋友八歲的女人,到將來年老色衰,她該如何自處呢?

但這個問題曾經困擾過她,現在則早已不是困擾,凌白冰自信的回答道:「青姐,這個問題我考慮過,我和誰在一起,為什麼在一起,一定是出於我本心,是我想這麼做,不為名利也不為權勢,做最真實的自己,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如果有一天,他有了其他的女人,而我又無法接受的話,那麼我就離開他好了,到時候如果遇得到值得託付的人,就再戀愛,不然就獨自過一生,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唐曼青看著她,臉上帶著過來人看曾經自己的那種淡淡笑容,搖了搖頭,說道:「我真說不準你這麼想是對是錯,到時候能實現多少,要知道人不是機器,感情這東西只要存在過,就會影響我們的決定……」

看凌白冰臉上的疑惑,唐曼青解釋道:「姐姐跟你說這些不是讓你想將來怎麼辦,是想告訴你說,要不要和姐姐一樣,成為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那個人……」

「其實你沒想過,你的身份很特殊,既是他的班主任老師,又是他的初戀情人。」唐曼青回憶著以前的事情,說道:「思平這孩子從小就淘氣,對女生都是欺負,沒見他對誰好過,對你這樣真是不曾見過。他從小缺少母愛,我這繼母也不怎麼合格,還沒等盡到母親的責任,就……就被他哄上床了,所以我想他可能在你那裡感受到了女人的關愛吧?」

凌白冰點點頭,李思平確實不止一次在自己面前表現過那種近似於依戀的感覺,很多煩心的事他都願意跟她說,倆人在一起有時候像是情侶,更多的時候更像是姐弟。

凌白冰在李思平最無助的時候出現,給他遠超於其他人能給予的關懷和愛護,在他時刻擔心唐曼青不要他的時候,凌白冰給了他一絲溫暖和信心,來面對嚴酷的生活。

「身份都不重要,重要是你自己的定位,你覺得自己是誰,你就是誰。」唐曼青語重心長,說道:「我這個繼母是名不副實,就看你這個亦妻亦姐的,能不能實至名歸了。」

凌白冰若有所悟,點了點頭,說道:「青姐,就沖你這麼推心置腹的跟我說這些,我真心的跟你說聲「謝謝」,不管以後我和思平怎麼樣,咱倆都是最親的姐妹!」

凌白冰參加工作不久,本身也沒什麼朋友,第一次被人這樣的關懷,心裡暖暖的,想著這個女人竟然還是自己曾經的情敵,就更覺得世事無常了。

兩人又嘮了一會兒,說了很多知心的話,女人之間的友情通常都很脆弱,但遇著唐曼青這樣的,沒有誰能不傾心相交,當年唐曼青對著李萬成的情婦都能一笑置之,如今對繼子的情人,就更不當回事兒了。

看天色不早了,唐曼青說道:「妹子你晚上也別做飯了,去我那兒咱們包頓餃子,思平和思思磨叨好幾天了。」

「那……」凌白冰下意識的就要拒絕,唐曼青卻沒給她這個機會,輕推了一下她的胳膊,說道:「當時那臭小子買房子都給買在一起,就是為了他兩頭跑方便,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說了,你放著自己一百多平的房子不住,非來住這個六十多平的一居室,不也是為了常走動?」

當初買房子的時候,李思平就堅持在一起買兩套一樣大小的房子,最後是唐曼青和凌白冰同時勸他,這才買了一大一小兩套房子。這兩套房子在同一個小區,只不過一個是一期,一個是二期,距離不遠,過條馬路就到。

兩女都明白李思平的心思,比翼雙飛只是一方面,更多的還是希望她們兩個能經常走動。

花心的男人都希望自己的女人們和平共處,不管這多麼的違背人性。

以李思平的年紀,他只會表達這種願望,卻不知道該怎麼實現,更不要說能明白將房子買在一起這件事多麼的愚蠢了。

但他很幸運,他的兩個女人中,一個是繼母唐曼青,一個是老師凌白冰。

唐曼青善良豁達,凌白冰不失本心,兩人才能像如今這般關係日漸親密,不然的話,哪怕有一個人存了異心,都會讓日子雞犬不寧。

但話說回來,李思平究竟是幸運,還是他知道,體貼的繼母和可人的老師,就肯定相處得來呢?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