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山形依舊枕寒流 (45) 作者:劉伶醉

.

【山形依舊枕寒流】

作者:劉伶醉2021/04/27發表於:SIS論壇

第四十五章 交匯

2000年的歐洲杯很快落下帷幕,這是第一次由兩個國家合辦的歐洲杯,過程雖然跌宕起伏,結果卻並不如何出人意料,在德庫伊普球場,法國隊一路披荊斬棘,第二次捧起了德勞內杯。

在比賽之初,法國隊就被世人看好,因此博彩業給出的賠率都在4.5 左右。

因此李思平和唐曼青將手頭的資金全部投到了博彩裡面,其中一部分直接押法國隊奪冠,另一部分則分散投注,主要用來押注法國隊和決賽對手的晉級上,這樣算下來,收益就遠超過了4.5 倍。

從最開始唐曼青犧牲陪繼子中考的機會也要到澳門來賭球,到最後決賽結束,法國隊以那個早已被寫明的比分贏得冠軍,唐曼青和李思平母子二人承受著山一樣的壓力。

聰慧的凌白冰早就猜到了他們是在賭球,卻只是以為他們因為有內幕消息,所以才敢這麼重注博彩,怎麼也想不到是李思平胡謅給唐曼青的「因為一個夢」,更無法想像事實的真相竟然是一本書。

三人之中,唐曼青的壓力是最大的,因為她是親自操作者,眼看著真金白銀拿出去的,也知道這事兒聽著多麼不靠譜,所以一直在糾結和恐懼中徘徊著,雖然退一步還能回到最開始的時候,以前也不是沒看過李萬成做生意,但親自做這麼大的事,冒這麼大的風險,對她來說是不曾想像的。

李思平相對來說就沒有這些困擾,因為他知道這個信息是來自於根本說不清的存在,不像唐曼青以為的是「夢到的」,所以他的信心更足,而且他對貧窮的恐懼也沒有唐曼青那麼深重,所以他的壓力要略小一點。

凌白冰則完全是皇上不急太監急的那種憂慮,被身邊兩個人感染,她也跟著提心弔膽了很多天。

於是在這樣的重壓下,三人在一起的時光最常出現的場景就是,電視上放著足球比賽,三人在床上縱情狂歡,尤其是唐曼青,在紅酒和豪賭的刺激下,不斷刷新她在性愛上的底線。

在唐曼青的主動下,她和凌白冰的互動層次也逐漸加深,從最初的相互擁抱到彼此愛撫,到簡單的親吻、舌吻,再到最後決賽前夕時她借著酒勁舔弄了凌白冰被繼子肏幹著的蜜穴,兩個人的關係變得越來越親昵,床笫間的配合也越來越默契。

決賽當夜,李思平讓繼母和美麗的班主任老師趴跪在電視機前,粗大的肉棒在兩具淫媚的肉體間來回穿梭,地毯上兩朵嬌花並蒂而開,一朵豐腴騷媚一朵溫婉乖巧,堪為人間勝景。

到最後加時賽結束的終場哨響起,法國隊勝利捧杯,他完成了有生以來最志得意滿的一次射精,承接他濃稠精液的,則是繼母和美人班主任的如花嬌顏。

* * * * * * * *

盛世如常,盛景難再,再怎麼美好的事物,也終將飛逝而去,只留在回憶里,熠熠閃光。

決賽後的第二天,唐曼青通過之前安排好的渠道結算好各項收益,看著帳戶上的三千八百多萬,恍如隔世。

這一次驚天豪賭,是唐曼青這輩子最後一次參與繼子的生意,從此以後,無論李思平怎麼央求,她都再也不肯涉足了,她承受不起這樣的壓力,只想做個安穩的富太太,享受平和的生活——不過這就是後話了。

一行人收拾行囊登上回家的飛機,唐曼青的父母又在京城遊玩了幾天,這才返回西北老家。

他們在的這些天裡,李思平一直住在凌白冰那裡,唐曼青的解釋是和同學們出去玩了,二老也不多問,畢竟不是女兒親生的,也不好管那麼多。

把父母送走,唐曼青帶著女兒回到家,用座機撥通了凌白冰的手機號碼,兩聲「嘟嘟」後,電話接通,電話那頭傳來輕微的喘息聲,凌白冰的聲音酥酥的從聽筒傳了過來:「青姐……」

唐曼青暗自啐了一口,這幾天父母在家,李思平一直和凌白冰雙宿雙飛,留下自己獨守空房,她再怎麼心大,畢竟還是個凡人,便酸酸的說道:「這大中午的,也沒個消停,又偷吃呢?」

「誰偷吃了?」電話那頭凌白冰聲音綿軟,卻毫不讓步:「明明是光明正大的吃……你也不管管你的乖兒子……早上起來就不消停……我下面都腫了……」

聽著電話里的動靜,唐曼青的腦海中浮現出一幅淫靡的畫面,她幸災樂禍的說道:「活該,誰讓你貪吃呢!這會兒幹嘛呢?給他吃那個呢?」

因為女兒還在旁邊,她沒說出「雞巴」兩個字來,倒是電話那頭凌白冰毫無顧忌:「還「那個」……青姐你啥時候這麼含蓄了?早上九點多醒了就折騰我,射完了還讓我給舔乾淨……可鬧死人了……」

「你別身在福中不知福!這麼難捱,那你讓他回來吧,我爸媽回老家了……

他們上午走的……」唐曼青的下體一陣溫熱,說話的聲音也糯軟了起來。

「讓他回去沒問題,不過我也要一起過來,青姐歡不歡迎啊?」凌白冰的聲音帶著戲謔。

唐曼青倒是不在意,回應道:「那感情好啊,從澳門回來,咱們姐妹還沒親近過呢,你來吧,晚上姐摟著你睡!」

「你就浪吧!」這回輪到凌白冰招架不住了,扔一下句話後,電話那頭傳來她吞吐肉棒的聲音,接著李思平的聲音響起:「青姨,那我中午就回去,正好有事跟你商量。」

聽到繼子的聲音,唐曼青一下子溫柔了起來,聲音都透著一股子嫵媚:「好,那姨中午就不做飯了,上飯店要幾個菜,咱們在家吃。」

「嗯,好。」李思平說著就要掛斷電話,卻聽唐曼青說道:「好兒子,想姨沒?」

女人心思最難測,唐曼青喜歡叫李思平「兒子」,卻又喜歡自稱「姨」,似乎這種「後媽」身份的錯位,能夠帶來不一樣的感覺。

此時她的聲音低低的,不知道是怕女兒聽見還是怕凌白冰聽見,聽起來有些沙啞,卻透著一股子莫名的誘惑。

電話那頭,李思平一頓,隨即輕聲道:「想了……」

唐曼青滿足的對著話筒輕聲吧唧了一口,說道:「真乖,早點回來吧,姨給你們點餐了。」

掛斷了電話,唐曼青撥通了小區門口一家小菜館的電話,點了兩個自己和李思平愛吃的菜,因為不知道凌白冰的口味和喜好,便多點了幾道清淡的菜品,給女兒思思點了個香芋球。

父母在這幾天都是住在李思平的屋子裡,趁著李思平二人還沒回來,她把床單換了,又簡單收拾了一下屋子,想著銀行卡里的三千多萬,想著繼子即將回到自己身邊,她的心情更加美好起來。

唐曼青一邊哼著小曲,一邊做著家務,夏天晌午的陽光落在她身上,看著在客廳玩著積木的女兒,她忽然覺得生活真的很美好,那些曾經籠罩在自己頭上的陰霾,似乎都不在了。

時間在幸福的時候總是過得很快,好像沒過去多久,就響起了敲門聲。

唐曼青走過去打開門,就看到李思平和凌白冰站在門口。繼子還是一身大男孩的打扮,一身紅色運動T 恤和黑色短褲,臉色黑黝黝的,顯然是這幾天也沒一直在家裡憋著。

凌白冰的頭髮散落在肩上,也穿著款式差不多的白色T 恤,腿上倒是穿了一條白色的緊身牛仔褲,腳上一雙白色涼鞋,看起來青春靚麗。

兩個人站在一起,幾乎看不出太多年齡上的差距,不知根底的人最多認為是姐弟,很難讓人覺得是曾經的師生。

唐曼青心裡瞬間就有些酸澀,自己再怎麼往年輕了打扮,跟思平站在一起,看著也最多像是姐弟,不可能跟同齡人一樣偽裝成情侶。

但她天性豁達,又暗下決心,自己要好好保養,等繼子成熟一些了,可能倆人就般配了也說不定。

心裡轉著小心思,嘴上卻沒閒著,唐曼青嗔怪說道:「又不是沒帶鑰匙,回自己家敲什麼門呢?」

說者或許無心,聽者已然有意,凌白冰嘴角的微笑一凝,隨即說道:「我讓思平敲的門,我這不想著初次登門,直接開門進屋多不好?」

「你可來了不止一次了,我去澳門的那些天,你不還在這兒住過呢嗎?」把二人讓進屋,關上了門,唐曼青可沒客氣,直接揭穿了凌白冰。

「嗨……那……那不是你讓我照顧思平的嘛……」凌白冰一時語塞,別看她是教語文的,論辯才,十個她也干不過唐曼青,想明白這個,她放棄掙扎,認命的坦承道:「我……我這不是想著新……新媳婦登門,得有個新媳婦的樣子……」

「那你一會兒還給我端茶敬禮啊?可得了吧你,就你小心思多!」和凌白冰的心思重不同,唐曼青天生的豁達心性,讓人不自禁的覺得親近,她這麼不藏著掖著的做派,讓有些緊張的凌白冰放鬆了不少。

李思平像個看客一般,不知道兩個女人言語之間已經完成了一次勾心鬥角,他有些懵懂不覺的把思思抱在懷裡,問唐曼青:「青姨,定完菜了?我有點餓了,早上沒怎麼吃飯。」

「點過了,一會兒就送來,也不知道你冰兒老師喜歡吃啥,就多點了幾道菜。」

唐曼青給凌白冰拿了一雙新買的拖鞋,遞給她一件還帶著標籤的真絲睡袍,笑著問道:「看你空手而來,怎麼個意思,不說好了晚上在這兒住麼?」

凌白冰有些招架不住,俏臉一紅,接過唐曼青遞過來的睡袍,笑道:「我又不長住,難道還帶行李過來啊?再說離得也不遠,沒幾站地就到了……」

「說起來,要不你在附近買個房子吧?思平也說了,要給你買個房子,這次賺了不少錢,買房子綽綽有餘了。」唐曼青站在臥室門口,看著凌白冰在屋子裡換了睡袍,打趣說道:「到時候你倆見面也方便,思平上高中了,你還能看著他學習。」

「青姐你想多了吧?我看著他學習,你覺得這可能嗎?」凌白冰穿上真絲睡袍,高挑的身材被包裹起來,只留下性感的輪廓,她從臥室走出來,經過唐曼青的身邊時輕聲說道:「動不動就把我按在那裡干一頓,我怎麼管他學習?你動不動「爸爸」「祖宗」的叫著,管住他學習了?他能聽嗎?」

唐曼青點點頭,也小聲說道:「還真是,這是怎麼回事兒呢?」

凌白冰好氣又好笑的說道:「你說呢?做了那麼多沒羞沒臊沒下限的事兒,被人弄得服服帖帖的,難道穿上衣服了就能重新端起來長輩和老師的架子來?我們學校當老師的基本都管不住自己家孩子,都是這個道理。」

「什麼道理?」

「子曰: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近之則不遜,遠之則怨。」凌白冰畢竟是教語文的,讀起「子曰」來情不自禁的就開始搖頭晃腦。

「瞅你那樣,趕上私塾先生了!」唐曼青打趣她,正要跟她探討一番怎麼引導李思平的學習,敲門聲響起,便放下了這個話題,說道:「送餐的來了,我去開門了——思平,你把桌子放了,準備吃飯!」

聽到敲門聲,李思平早就衝出來了,他剛才看兩個女人去換衣服,回自己屋打開電腦看股票,這會兒早已經放下了飯桌,擺好了碗筷,就等吃飯了。

凌白冰也不見外,打開飯煲盛了飯,拿了幾個盤子,幫著唐曼青把菜倒出來,這才坐下,等唐曼青抱來思思一起開飯。

這是嚴格意義上三個人第一次以這樣身份一起吃飯,凌白冰自然的坐在了李思平的左手邊,唐曼青則坐在右手邊,思思在她的右手邊,挨著凌白冰。

一頓飯吃的頗為融洽,各自吃相也各自不同,李思平大快朵頤,凌白冰細細品嘗,唐曼青左右兼顧,忙完小的忙大的,自己倒沒怎麼吃。

李思平一頓風捲殘雲後,舒服的打了個飽嗝,終於騰出嘴來了,這才說道:「青姨,有個事兒之前我跟您提過,凌老師調動的事兒,還得您走一趟,我不想讓她在那個學校繼續乾了。」

「嗯,我已經約好了,這個周末就去一趟,這事兒應該不難辦。」這件事最開始就是唐曼青提議的,她一直放在心上,從澳門回來就和那位總局副局長聯繫好了。

李思平點了點頭,繼續說道:「嗯,還有就是買房子的事情,我打算把這些錢都拿來買房子。」

唐曼青以為李思平要說的事情是凌白冰調動的事情,沒想到他要說的是這個,也沒細想,就說道:「那就買吧,不是早就說好了嗎?給冰妹子就近買個房子,剛才我倆還說這事兒呢!」

「不是買一套,是所有的錢都拿來買房子。」李思平拋出了自己幾天來的想法,這個想法如此膽大,以至於凌白冰都驚得瞪大了眼睛。

看凌白冰的反映,唐曼青知道她事先也不知情,這就否定了她攛掇李思平的可能,帶著巨大的好奇,唐曼青問道:「思平……你怎麼想著要都買成房子呢?

咱們已經有房子住了,再買一套給冰妹,或者換套大一點的也就好了,為什麼要都買成房子?」

李思平當然不會說是因為那本書上未來的投資全部跟房地產有關係,而最近的一次賺錢機會要等到將近兩年以後,這段時間錢放在銀行裡面,根本不會產生收益。

他也沒有那麼大的信心能用這些錢在股市裡賺到錢,所以在房市看漲的前提下,買進房子然後等待升值,到兩年後那個賺錢的機會來臨後再賣掉,基本就是自己最好的選擇了。

他把自己早就琢磨好的理由搬了出來:「現在錢放在銀行里也沒產生什麼收益,我就是想著,青姨你看,我爸買咱們住的這個房子和那商鋪的時候,價錢多低啊?現在都漲多少了?更不用說年年還有租金收,我就想著這樣買了房子放在那兒比較穩妥……」

聽他這麼一說,唐曼青一下子就被說服了,因為她是知道房子的好處的,如果不是有亡夫留下的這些房子,她此刻可能已經不知道淪落何方了,儘管用三千多萬買房子有些驚世駭俗,但她畢竟是見過大場面的,還是對李思平的意見表示了贊同。

凌白冰也驚訝於少年情郎的大手筆,但她也沒多想,自己的那部分錢放在李思平手裡由他負責打理,既沒有合同也沒有協議,僅僅是單純的依靠彼此的信任。

她知道最開始的七萬塊錢,如今已經變成了三百多萬,但她並沒有理所當然的把這些錢都當成自己的錢,她知道,沒有李思平,自己那七萬多,就還是七萬多,只會變少,不會變多,所以她也就是表示了驚訝,沒有別的建議。

李思平在兩女驚得張大嘴巴的時候還以為這事兒沒戲了,這是他第一次做出完全出自於自己思考的決定,自信心上有些不足,沒想到在驚訝之後,竟然會得到兩個心愛女人的讚許和肯定,他不禁有些飄飄然起來。

唐曼青很快就潑了他一盆冷水:「臭小子,你以為房子那麼容易買的?買房子你得看地段,看人流,看商圈,看未來發展潛力,要是眼力不到,買到手再砸到手裡。正好你現在放暑假了,沒作業,一天也不學習,那就正好趁著開學前這段時間,好好琢磨琢磨,別偷雞不成蝕把米,這一大家子靠你養活呢!」

聽她這麼一說,李思平心中一陣懊悔,心想自己著什麼急呢?等開學了再提,是不是就不用自己去折騰了?

想著一個暑假都要在看房子買房子和辦手續中度過,李思平心中一陣哀號。

凌白冰看出了他的心思,伸手握住他的手說道:「沒事兒,老師陪你看,我就可喜歡看房子了……」

說話時看到唐曼青撇過來的白眼,凌白冰嘻嘻一笑,說道:「青姐你別吃醋,晚上可著你來,妹妹不跟你搶……」

「死丫頭,說什麼呢?思思在呢!」唐曼青被她說的俏臉一紅,難得的出現了一抹羞態。

「呀……對不起……」凌白冰吐吐舌頭,樣子竟然有些可愛。

無辜牽扯其中的主角正在那裡研究香芋丸是怎麼做出來的,把兩個香芋球推來推去,聽到自己的名字,便好奇的抬頭看看母親和漂亮的冰阿姨,心想你們大人真是太麻煩了,什麼好東西還要搶來搶去。

她卻要很久以後才明白,好東西不爭取的話,是真的會擦肩而過的。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