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湖( 同人衍生 ) (19) 作者:cpwn

【大江湖( 同人衍生 )】 (19)

作者:cpwn2021年3月2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第十九章

「你這是要幹什麼?」

被朱孟非一臉詭異地盯視著,讓刀白鳳一陣吞吞吐吐,最後小聲囁喏:「我怕,甘寶寶那個賤人會回頭賴上段郎,然後我這……這……」「你不信我會保守這秘密?」「不、不是,我信,我信,我信……」

「你信什麼?」向前一步,朱孟非一臉不善地看著刀白鳳,讓她是慌亂地低下了頭,吶吶地不敢說話。

「呀啊!」

突然間,「啪」的一響,朱孟非往刀白鳳的巨奶上用力呼了一巴掌。這一奶光打上去,直接打得刀白鳳身子發熱,兩腳一夾,她竟是發現自己胯下有點潮了?

刀白鳳神色間慌張更甚,只是臉上卻也同時變得紅了。她低著頭依舊不敢面對朱孟非,只是不想這時候男人又上前了一步,不耐地又揚起手來,往她另一邊的巨奶上也抽了一個奶光。

「嗯唔!」

一聲嬌喘,刀白鳳的腳直接就軟了,她拚命地想重新站穩身子,可是下半身卻怎麼都使不出勁來,最後是「噗通」一聲,一屁股直接坐到了地板上。

朱孟非居高臨下地看著她,實在也沒想到她既然能敏感到這種程度,頓時刀白鳳淫賤的印象是更加深入腦中,他在面對刀白鳳時態度也更加地高高在上了。

「騷貨,說話。你為什麼要拖你老公的情人下水?」大口大口地喘息著,刀白鳳覺得自己的腦子好像就要燒起來了,迷迷糊糊的,反應遲鈍,面對朱孟非的質問,自然就把心裡話給說了出來:「那賤人,明明段郎都不要她了,她也嫁人了。可她卻一直纏著段郎,她一直在找機會要回到段郎身邊。這些我都知道,都知道!可是甘寶寶這賤人明明嫁人了,她已經背叛了段郎了,她回到段郎身邊,這叫一往情深。可我背叛了段郎,卻要變得這麼下賤,我不甘心……不甘心啊!」痴笑一聲,朱孟非對刀白鳳毫無同情,反倒一把解開了腰帶褪下了褲子,將擎天的粗壯雞巴展露在外,然後一把頂到了刀白鳳鼻頭之上:「不甘心?這不都是你自找的嗎?騷貨。」「嗯……嗯……哈啊……」

被朱孟非的大雞吧頂住鼻頭,刀白鳳是深深地吸了口氣,感受著濃烈的雄性氣息直衝鼻腔,她臉上剛剛泛起的些許苦情,頃刻間便被情慾所取代。

「嗯……哈……大雞吧……好燙……嗯……」

刀白鳳主動地將臉貼上了大雞吧,不住地蹭著,她的臉色是顯得越發的陶醉了。只是剛等她張開嘴巴,就要一口將大雞吧吞下好好品嘗一番的時候,朱孟非居然轉身離開了。看著大雞吧在眼前消失,刀白鳳當即呆愣在了原地,臉上是悵然若失。

「騷貨,把衣服脫了過來。」刀白鳳忠實地執行了朱孟非的命令,甚至不等衣服落地,她便晃蕩著一雙巨乳就要跑到朱孟非胯下,「爬過來。」聽著這話,刀白鳳也沒有半分遲疑的,一臉恭順地四肢著地,迫不及待地就往前爬動過去。

看著刀白鳳爬動間,一雙巨乳垂吊著,奶頭竟然能拖到地上,朱孟非忍不住吹了聲口哨,表示是嘆為觀止。等刀白鳳爬到身前,她只感覺奶頭被地板颳得麻痒痒的,連帶著身子也是深陷情慾火熱不可自拔。再往她身後看去,即使是燈火暗淡,也能看清爬過的地板上,一大灘的淫水痕跡聚成了溪流。

這樣的刀白鳳,看著近在眼前透亮滾燙的大雞吧,又如何還能夠忍耐?張口就把大雞吧給吞了下去。

「啊嗯……唔……噠……大……雞巴……嗯……呃……好腥……嗬嗬……吃……唔嗯……唔……」刀白鳳嘴裡吃著雞巴,吃得嘴邊口水淋淋的,一副沉醉模樣,可她還嫌不夠,雙手在胸前一抓,一邊掌心使勁壓著奶頭,用力地揉著自己的大奶,一邊把兩個大奶往大雞吧上一夾,一夾,一夾,再一揉……「嗯……雞巴……燙……嗯……唔……嗬呃……哈……奶奶……要燙壞了……嗯哈……」光是自己討好男人吃雞吧,刀白鳳都能一臉的淫痴幾乎表情崩壞,朱孟非對這騷賤王妃是越發鄙夷了。他伸出腳來,腳指頭往她胯下一捅,雖只是捅在了肉屄唇邊,可依然爽得刀白鳳屄肉翻動擠出大片騷水,口中一連聲地發出淫賤騷吟。

「吔啊……屄……屄……嗯……呃嗯……唔……唔吔……屄里癢……嗯……我癢……嗯……哦嗯……唔……」朱孟非輕蔑一笑,都懶得說話了,只是找准了刀白鳳屄口,把腳指頭捅進她屄里一番攪動,又是將刀白鳳爽得近乎失控。

「屄里……哦……嗯……屄里爽……又癢……哦……好用力……嗯哦……啊……別……啊……陰蒂……哦哦哦……夾得我好爽……哦嗷嗷!」刀白鳳不斷地縮臀挺胯,配合著朱孟非的腳指頭把自己弄得更爽,卻是連吃雞巴都顧不得了,只剩下那淫滑的舌頭還在龜頭上打轉,還有一雙巨奶還在不住地夾著雞巴上下猛搓。

「孟非?」

正在這刀白鳳被玩得騷態畢露的時候,朱孟非房門突然打開,然後閔柔急速閃了進來。轉頭卻見一個女人正蹲在情郎面前,一雙巨奶上下甩飛,即使是越過她的肩頭看去,依舊能看出那乳肉的分量是大得驚人。閔柔由此便認出來,這女人不是刀白鳳那個騷王妃還能是誰?

知道了在這裡的是刀白鳳,閔柔的眼裡沒有了之前第一次見面時的驚怕和惶恐,有的只是厭惡和鄙夷,因為那天她親自交出把柄的那一夜,閔柔就在一旁。

當知道了這個王妃的真面目,她在閔柔心中最後的一點點高貴便瞬間蕩然無存了,甚至在心中的鄙視鏈中將這個女人是壓到了爛泥地里。

「孟非。」

回過頭來,閔柔嘟起嘴,一臉委屈地來到了情郎身邊伸出手來。朱孟非哈哈笑著抓住了她的手,借著用力就把她拉到了懷裡抱住,然後低頭就對著她的唇一口親了上去。

直到舌頭把閔柔勾得喘不過氣來,他才鬆開了小婦人,可同時他已是上手將她的衫裙給扯開來,露出裡頭的一身雪白。

「師父,你看這王妃賤不賤?」

「嗯。」

「那師父,你要不要上手教訓她一下?」

「打她?」閔柔雖然不齒這個婊子王妃,可要讓她動手大人,她卻也做不出來。

朱孟非自然了解閔柔,所以他一彎腰,雙手抓著刀白鳳的腰肢往上一托,刀白鳳就將自己的屁股挺到了半空。可她一感覺屄里落了空,就感到裡頭更是癢得不得了,圓滾的大屁股忍不住就是一陣左右搖擺。在旁邊看著就想一巴掌打上去。

閔柔看到了朱孟非的示意,於是猶豫著走到了刀白鳳身後,看著眼前搖擺不停地肥臀,忽然就想起了這個女人和自己搶情郎的事實。於是她心頭委屈,怨氣驟起,揚起手來就是「啪」的一下。

「嗯呢啊!唔……再來……嗯……怎麼打屁股……啊……屄里好癢……啊……」閔柔不可思議地看著那個越打就搖得越發放肆的屁股,心裡是破口大罵刀白鳳下賤。可是刀白鳳不在乎,現在的她只在乎這打屁股打得還不夠爽,她還想要更爽的。

「嗯……打啊……打屁股……嗯……不夠……屄里好癢……嗯啊……姦夫……好人……啊呀……光打不夠……嗯……肏我……肏我……哦!打得好重……哦!

這下爽了……嗯哦!」

「想我肏你?嘿!」

一把提起刀白鳳,朱孟非轉身就把她扔到床上,不等她翻身,她緊接著就把閔柔也提起來,卻是壓到了她背上。然後架起閔柔雙腿到肩上,雞巴在她屄口好一陣摩挲。

「嗯……孟非……你壞……嗯……進來……嗯……師父求你……別……啊……別戲弄師父……進來……唔……」朱孟非感到龜頭上被淋了個透,想來閔柔屄里也是淫水泛濫了,當下也不逗她了,腰上一用力,大雞吧就是來了個長驅直入,奸透了閔柔的嫩屄。

「啊……孟非……孟非……哦……啊啊……嗯……哦……啊啊啊……孟非……嗯……好爽……你插得好爽!哦!啊啊……呀……唔哦!孟非……孟非……干我……干我……哦……噢噢噢噢噢!好徒弟……好徒弟……啊啊啊啊啊啊!」「嗷嗷嗷!好深……屄里……干……啊啊……好爽!孟非……喜歡……咿咿咿……嗯……啊哦哦哦!乾得好深……深……啊嗯……呃嗬嗬……啊啊啊!師父要徒弟……要徒弟……咿啊!呀呀……哦……吔……啊啊啊……被徒弟乾死……要被徒弟乾死了啊啊啊!!」「徒弟……啊……啊啊……嗷嗷……乾死我……乾死師父!哦……噢……噢噢噢噢……我要死了!!呃啊啊……孟非……孟非……我死了……要被你乾死了!!!

呀啊啊!嗯哦!!死了!死了!喔!!噢噢噢!!!要死了!爽死了!!咿呀啊啊啊啊啊!!!!」閔柔這小婦人真是越來越敏感,越來越容易高潮了,朱孟非連《歡喜禪》都才運到一半呢,她就已經爽得癱軟了。朱孟非無奈,只能將她推到一旁,一把抽起刀白鳳的圓臀,將《歡喜禪》加速運使到巔峰,然後對著刀白鳳肉屄就是狠狠一插。

「哦!嗷嗷嗷!進、哦哦哦!粗、吔啊啊啊!!」之前被閔柔在背上拖動著,刀白鳳的巨奶已是在床上磨得發紅髮騷,耳中又是聽著一聲聲淫聲浪語,她早已忍不住自己動手把自己的肉屄摳得淫水飛濺。此刻一俟大雞吧突進屄里,都不曾抽插的,她便已是爽出了一個高潮。

「吔!呀啊啊!哦……啊……別動……啊啊……爽……爽過頭了……啊咿!

啊啊……大雞吧……好爽……呃啊……嗯嗯……唔!屄里好爽……哦……啊……被肏得好爽!」

「吔……姦夫……你這個姦夫……好……啊……打屁股!啊……啊……打爛我屁股!哦……爽……爽死了……嗯啊……肏啊……嗷嗷……要你奸……啊……啊……哦!強姦……強肏……肏……我要被肏死……快肏死我啊啊!!」

「騷貨!叫我主人,你這騷賤母狗王妃!」

「主人!主人!主人!!啊啊啊啊主人干我呀嗷嗷!主人肏得好爽……好爽……啊啊……啊啊……咿呀啊啊!!賤狗……賤狗好爽!主人……賤狗好爽……呃啊啊啊啊!主人爽死母狗了……啊啊!!啊啊啊啊!!!」

「這麼爽?那我就射爆你,讓你再爽,讓你再懷個野種!」

「野種!懷野種!唔咿嗯!主人……我要懷主人野種……呃……啊啊啊!懷上野種……好啊……好……啊啊啊!!主人射爆……射爆我啊!射爆我……我要懷主人的種……哦……噢噢噢噢噢!!!」

「爽……出來……有什麼……出來了……哦哦哦!身子裡……不行……好爽……真氣泄出去了……好爽!咿!嗷嗷嗷嗷嗷!!花心……子宮……開了……被主人肏得開花了……啊啊啊啊啊啊!!!主人……啊啊……主人啊……母狗要死……爽死了!射爆我吧……母狗要主人射爆……要懷主人野種……喔……嗬嗬嗬嗬……喔……呃啊啊!!!我死了!死了!!死了!!!啊啊啊啊啊啊!!!!!」最後關頭,朱孟非一把拉起騷貨王妃的身子懸掛空中,她身子當即一沉,便是將朱孟非的大雞吧深深地直吞沒入腹,撐出來一片粗壯雞巴凸起,更是直撞到了她子宮大開,一把濃精直噴入內,激爽得她口歪眼斜,身下洞開,金黃尿液花灑似的激飛得四面都是。

屋頂上,一雙眼睛透過瓦片,看著一雙空前肥大的巨奶翻飛,這才是認出刀白鳳的身份,由是一下忘形忍不住一聲驚呼:「王妃!?」

「誰!」

【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