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湖( 同人衍生 ) (55) 作者:zhumingcong(cpwn)

.

大江湖

作者:朱明聰2021/6/6發表於:sis001

五十五章

顧水寨一場大亂,胡家兄弟和陸丹順利出逃。三人挾裹著捲來的財物,一路跑到了廣西。作亂軍寨是大罪,三人怕海捕文書到位,所以都是不敢入城。只在鄉村之間撒下錢財,讓胡家兄弟盤下些產業經營,陸丹開了堂館做了個教書的先生。

宋時,讀書人去到哪都是受尊敬的。在這廣西的鄉下,偏僻地方能有個讀書人駐蹕,當地的鄉紳都是激動的。自己的孩子能有機會讀書了,這些土財主自然是高興的。尤其是陸丹家學淵博,讀書功底極其紮實,學問是吊打這些土財主原來家裡的西席,再加上長得也是一副玉樹臨風的俊俏模樣,這些都很符合人們對儒林隱士高人的想像。這讓陸丹在當地人中受到了熱烈的追捧。

甚至不止漢人,連苗人都有不少為他的智慧而折服。

夜裡,整理好了明日授課的教材,陸丹抬頭看了窗外的圓月一眼,心裡卻突然想起了昨日中午,和貝貝在書院後堂里的旖旎。那能如蛇般扭動的細腰,那不同於漢人的熱情奔放,這些異樣的風情,讓陸丹心裡火熱了起來。

回過神來,陸丹舔了舔嘴唇,發覺有些乾燥。暗笑自己一聲昏頭,現在人又不在身邊,多想不過是讓自己受罪罷了。

起身吹熄了油燈,陸丹正要睡覺,卻突然聞到了一股腥臊的氣味。聞起來鹹鹹的,熱熱的,有點像是人在大熱天時流了一身大汗時才會有的味道。

這味道並不好聞,可不知為什麼,陸丹卻並不討厭,反倒頭腦有點發昏,心底更加燥熱了。

咽了咽口水,陸丹扯鬆了些褲襠,來到了床邊。他才剛要躺上床,衣領卻突然被人抓住,隨後用力一扯,整個人就被按到了床上。

「誰?!」

陸丹驚恐地開口,隨後就見一道藍色的火苗在面前閃了閃,房裡的油燈便跟著亮了。

「你這小郎君,果然是有幾分俊俏。」

燈光下,陸丹就見一個苗女跨到了自己上方,然後慢慢地向自己腰間坐下。等那苗女臀肉落到他身上,陸丹臉色一紅,胯下的男根當即不受控制地跳了跳。

她好像……沒穿?

看著陸丹躲躲閃閃,又忍不住老往自己身上瞟的眼睛,苗女是一陣咯咯咯的笑出聲來。她笑得很用力,帶著一對奶球跳動個不停,腰臀也在不住地振動,胯下便摩挲著陸丹雞巴。這時候陸丹確定了,這苗女衣服底下真的什麼都沒穿。

他用力地吞了口口水,眼光不自控地死死盯向了苗女的胯下,那目光仿佛已經穿透了衣服的阻隔,看到了苗女那銷魂的肉洞。

苗女彎腰,手摸到了陸丹的胸口,一番並不溫柔的揉搓。她的手抓住了陸丹下巴,強迫著他抬頭看向了自己。

這時候,陸丹才回神看向了苗女的臉。只見不同於一般苗女,除了左邊耳朵上帶著一隻碩大的耳環,她身上再沒有別的飾品;她眉很粗,眼很大,嘴唇有些厚,身上的皮膚很白卻顯得粗糙,身上的毛髮……她一隻手指伸入衣領,順著衣襟的邊一路往下扯開了衣領,知道腰帶上,她的手指勾上腰帶用力一扯,身前的衣服便徹底地敞開了。陸丹便看到一對奶白渾圓的乳球,結實有力的腰肢,還有胯下濃密的毛髮。而隨著她敞開衣服,陸丹又聞到了那股腥臊的聞到,鹹鹹的,熱熱的,讓他頭昏腦漲,心底慾念叢生。

「小郎君,看啥呢?」

陸丹沒有回應,他只是喘著粗氣,突著眼睛不住地在苗女身子上上下下看個不停。這明明不是一個精緻美麗的女人,可他就是被她媚惑得不能自己。

「想摸?」苗女笑著,手抓上了自己的乳球,手指在上面慢慢地揉著,看著很是淫媚。

陸丹重重地點頭,目光全被苗女手上的動作吸引了。

「那你知道我是誰?」看著陸丹似乎想要起身抱住自己,苗女抬起一隻腳壓到了他肩膀上,是將陸丹壓得動彈不得。可同時,她胯下的肉洞是全面展示在了陸丹面前。

陸丹目光下移,一瞬不瞬地盯住艷紅的屄肉,只見那肉洞仿佛在呼吸般緩慢地一翕一張,就著微弱的燈火,屄肉上泛出絲絲水光。陸丹的呼吸更加粗重了。

「小郎君,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陸丹重重地搖頭,手已摸上了苗女的大腿。大腿上粗糙的皮膚手感並不好,可是那緊緻有力的肌肉,卻讓陸丹沉迷其中,他感到自己粗脹的雞巴在不住跳動,仿佛已經隨時都能高潮一樣。

胯下又磨了磨,感到陸丹的雞巴跳動得更厲害了,苗女咯咯一笑,道:「我叫藍蠍子,你知道嗎,嗯?」

那一聲勾起聲調的「嗯」,是勾得陸丹色授魂與,雞巴脹痛得真的就快要射出來了。他抓在藍蠍子腿上的手動作更猴急,更粗魯了,看向藍蠍子胯下肉洞的目光也是更加火熱。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姑娘,你,我……」

「嗯?」

又是一聲勾起尾音音調的疑問,藍蠍子坐下得也更用力了些,同時她另一隻腳撐得更開,好讓自己的屄肉能更多地包裹住了陸丹的雞巴,隨後她前後重重地搖了兩下。

「哦……哦……哦!!嘶!!!」

倒吸一口涼氣,陸丹臉色露出了舒爽的表情,竟是被藍蠍子磨雞巴就磨出了一次高潮。雞巴吧在褲子上射出了一大灘濕痕,隨後迅速軟了下去。

不屑地撇了撇嘴,藍蠍子就這麼敞著衣襟跳下了床。來到床邊,她回頭看著尷尬起身的陸丹,道:「我是貝貝的師父。」

「師,師父?!」

一聽說對方是貝貝的師父,陸丹居然第一時間想到的是把師徒倆都按在床上的美妙享受。可下一刻他又覺得自己太齷齪了些,就迅速把這念頭給壓下了。

不知道陸丹心裡想了什麼,藍蠍子是自顧說道:「看你剛剛都精蟲上腦了,前後口風還是一致,看來你是真不認識我。」

聽到對方說自己精蟲上腦,陸丹尷尬地乾咳了兩聲。坐在床上,手往胯下遮了上去。

「既然你不認識我,那就不是我的仇家。想來應該也不知道我和貝貝的哥哥在苗寨里爭權的事情。既不是來找我尋仇的,也不是對我苗寨有什麼圖謀,那你背後應該是沒有靠山的吧?」

「沒,自是沒有的。」

「那你趕緊逃吧。」說著,藍蠍子開始整理衣服。等綁好了腰帶,藍蠍子居然還伸手在自己胯下摸了摸,然後將沾了一手的淫水放到嘴邊,伸出舌頭舔了乾淨。

看著藍蠍子那肉慾勃發的模樣,陸丹感覺自己的雞巴又有些硬了。

「貝貝的哥哥薩高孟多不喜歡漢人,他總覺得這片土地是上天賜給我們苗人的,而漢人如今正在侵吞苗人的土地。所以他很敵視漢人。而我是苗族共主火鳳凰的追隨者,我們對漢人都保有善意。所以我和薩高孟多在苗寨里有許多齟齬。而貝貝會拜入我門下,就是她哥哥打算讓貝貝繼承我的衣缽後,將我趕出苗寨,到時候他就能統一苗寨里所有的權力。」

「呃,那……」

「按照規矩,我們苗寨的聖女,在出師之前,必須保持處子之身。而貝貝現在還沒有出師。」

聽了藍蠍子的話,陸丹臉色大變,思索一陣後他期期艾艾地問道:「我或許可以和貝貝哥哥談談?」

藍蠍子嘴角一挑,露出一個譏諷的笑容:「薩高孟多現在已經氣瘋了,他已經點好了人馬,明天就會殺到這來。」

陸丹現在的臉色看上去有點慘白慘白的。

「我們苗寨是附近最大的一個苗寨,薩高孟多手下足有兩千聽他命令的人馬。雖然抓你他不可能帶上兩千人,但是幾十上百號人馬還是會有的。你要是身懷絕世武功,能擋下這上百人馬,或許薩高孟多會願意和你談談?」

陸丹趕緊跳下了床,連褲子上不雅的水漬都顧不得了:「姑娘,不,師父,謝謝藍蠍子師父告知晚輩危機,若是晚輩逃得性命,將來……」

「等你逃出了薩高孟多的追殺以後再來談將來吧。」

陸丹抬頭,身前已經沒有了藍蠍子的身影。不敢耽擱,他趕忙喚醒了胡家兄弟,然後三人立即收拾了細軟金銀,連夜就逃出了村子。

三人一路上也沒有太過細緻的謀劃,只是想著先跑出了容州,跑出了薩高孟多的地盤再說。三人緊趕慢趕,終於是走到了容州和高州的交界處。三人想來這跑了一路,薩高孟多應該是追不上了,而等他們去到高州,那就徹底安全了。於是三人都放鬆了不少。

恰巧在路上,他們預見一支商隊。這南方邊陲,哪怕是正月時候也是潮濕悶熱,三人走了一路都是又累又渴的,於是便上前想討碗水喝。

原來見三人出現,商隊很是警覺。可隨後見三人很是上路,只是派了一個白面書生模樣的人靠近,而且他走路的樣子不像是會武功的,當下也都放下了些戒心。

等陸丹上前說出了請求,幾個商隊護衛都是往後看了過去。陸丹也順著他們的目光看去,就驚異地看見,商隊之中幾人有兩個很漂亮的女人,而商隊似乎就是以這兩個漂亮女人為主的。

兩女見手下望來,其中一個大眼睛,看著也年長些的便是輕輕點了點頭。護衛這才離著七八步遠,將一個水囊丟給了陸丹。

借了水囊,陸丹又是一番感謝,隨後轉身才走了兩步,就見遠處胡家兄弟一臉驚慌地向他跑來。見此,陸丹就是臉色一變。

「跑啊!陸公子跑啊,那些苗人追過來了!」

一聽苗人追來了,陸丹當即連水囊都掉了。臉色發白著轉身就逃。看著陸丹幾人的模樣,商隊上下都是立即起身,結陣抽刀戒備。

見商隊這警戒模樣,陸丹擔心自己靠向前會先被他們給砍了,當即「啊啊」的叫了兩聲,連忙繞過了商隊在另一邊跑了。

「哪裡逃!」

一聲怒吼,一個人影從樹林中飛身而出,越過了胡家兄弟。人在半空手上便是一甩。一根木杖直飛陸丹後背。下一刻便把陸丹擊飛滾到了地上。

人影落地,薩高孟多是一臉陰沉狠戾的看著滾倒在的陸丹。隨後他目光隨意地掃了一旁的商隊一眼,卻意外發現,商隊運的貨不多,車轍卻很深。

這是……莫不是這商隊在運的是銅鐵?

薩高孟多當即眼前一亮。他一直提防著漢人有一天會以武力侵吞苗寨的土地,所以這些年來他一直在加強武備,以防漢人發難。只是有個難處,苗寨的土地上銅鐵不缺,只是受限於苗寨的開採工藝落後,讓苗寨的銅鐵產量一直跟不上他的需求。而要是從漢人手裡買,價格卻又太高。可如今他卻在這裡遇到一支運輸銅鐵的商隊,這意外之財,薩高孟多怎會放過?

回頭看了一眼已經跟上來的部下,薩高孟多抽出腰間玩到向商隊一指:「他們,全殺了!」

唔哦哦哦,殺啊!

近百個苗兵當即舉刀發出陣陣怪叫,氣勢洶洶地直往商隊殺去。

商隊領頭的兩姐妹對望了一眼,看著臉嫩一些的映雪說道:「老規矩?」

大姐映霞又打量了衝來的苗兵一眼,點了點頭:「老規矩。」

話音剛落,兩姐妹同時飛身躍出人群。映霞雙手在袖中一抹,再伸出時一雙金絲手套已然套在了掌上;而另一邊映雪人在半空便已經彎弓搭箭,只是略一瞄準,便是一箭射出。

只聽呼的一聲,利箭挾著悽厲破空聲響,從薩高孟多耳邊略過,吹起了他幾根髮絲,更是驚出了他滿背的冷汗。

這小小商隊裡頭竟然有如此高手!?

薩高孟多驚怒間回頭看去,就見映雪那一箭精準地洞穿了一個苗兵的咽喉。透頸而過的箭頭帶飛出一蓬血花,正濺了身後兩個苗兵一臉,迷了他們的眼睛。

就在這時候,又是一聲破風聲響,兩支利箭擦著薩高孟多兩邊肩頭划過,幾乎同時射穿了那兩個被血迷了眼睛的苗兵咽喉。

「你!」

看著手下如此輕易被殺,薩高孟多不禁怒火中燒。一轉身,揚刀指向映雪,怒吼一聲就打算殺上前去,將那漢女賤人砍成肉醬。

可不等薩高孟多動作,一道人影已是殺到近前。雙掌飛揚間,化作一道道金黃流光,直往薩高孟多身上要害攻去。

回過神來,薩高孟多趕緊提刀抵擋。只是已經失了先機,找時間不免略顯狼狽。

「我妹妹箭術不錯吧?」

調笑一句,映霞再提功力,只見她身形速度又快了幾分,道道掌影攻出直如金光飛墜。迅捷難當間還勢大力沉,壓得薩高孟多只能節節後退。

見映霞纏住了對方領頭人,映雪又是一箭放出取下一個苗兵性命以後,立即大聲下令:「結陣,矢鋒,衝鋒!」

「嗬、嗬、嗬!風、大風!」

只見商隊三十來號人當即從車隊中衝出,迅速三人一組結作小陣,十來個小陣組成一個箭頭般大陣。隨後所有人同聲發一聲呼號,護衛們便悍不畏死地向苗兵衝鋒而去。

雖人數只有苗兵三分一,但是商隊護衛們的氣勢卻高亢得如直入雲霄,竟壓得對面一些苗兵停下了衝殺的腳步,不敢放對。

正被壓著打的薩高孟多也發現了商隊護衛們的情況不對。這實在太精銳了,好像比他見過的廣西禁軍還要精銳。

這不是一般的商隊……不,他們根本就不是商隊!軍隊!?糟!闖禍了!

薩高孟多分心他顧,不免露出破綻。映霞抓住破綻,當即一掌壓下薩高孟多手中彎刀,另一掌迅猛擊向他肩膀。

遭受猛攻,薩高孟多猛然回過神來,正要運功震開映霞手掌後回刀格防。卻驚覺刀身上一股熱力傳來,瞬息間已是燒到了刀柄,猝不及防間是燙傷了薩高孟多的手掌。

痛呼一聲,薩高孟多本能地放開了彎刀。隨即心底一聲叫糟,映霞的手掌已是攻到。「碰」的一下,結結實實地掌力落到了他肩膀上。

肩膀受創,薩高孟多立馬腳下連點地面,使盡了所有身法,極速後退躲開了映霞的追擊。映霞見狀只是微微一笑,不慌不忙雙掌在身前一抹,一揮。隨著她真氣激盪,一片金粉籠罩而出。

薩高孟多心知金粉有異,不敢硬接,想要飛身躲避。只是金粉覆蓋太廣,他是無論如何躲不幹凈。剛剛受創的左肩便是沾染上了一些,隨即就是「轟」的一下火光燃起,薩高孟多的整個左肩是猛烈燒了起來。

薩高孟多眼見火起,立即就是運起右掌要拍滅火焰。只是掌勢才到半途,火勢已成燎原之勢,迅猛地燒遍了半個身子。

「啊!」

薩高孟多被燒得發出一聲慘呼,手上動作卻依舊不慢。只見他將一身真氣全部運使到右手之上,然後變掌為爪,迅速抓住衣襟用力一撕,將身上衣服撕了個粉碎。火焰隨著衣布紛飛,薩高孟多是終於解除了焚身之痛。可饒是如此,他的左邊臉頰以及大半個身子已經被燒得焦黑。

「啊,啊,啊啊!」

皮肉燒焦的痛苦,讓薩高孟多忍不住慘聲呼痛。可是這時候,映霞再次殺來。她連出七掌,全都印到了薩高孟多身上,將他整個人擊得倒飛而出。人在半空,便已是一口污血從嘴中噴涌而出。

見薩高孟多落地後無力起身,映霞正要上前補刀取了他的性命。不防身後突然一聲變了形的尖叫穿透了戰場傳來。

「女俠,手下留人啊!」

不悅地按了按耳朵,映霞回頭看去,就見連累他們遭災的那個白面書生正一瘸一拐,心急火燎地往自己跑來。

還沒來到近前,陸丹一個踉蹌就是往前一摔。眼看他就要摔個狗啃屎,結果他卻是順勢跪倒,然後又向著自己爬了兩步。

「女俠,手下留人啊。這人可是容州附近最大的一處苗寨之主,手下戰兵兩千。要是女俠殺了他,你們兩家可就是不死不休的死仇了。而八路苗人內部各自連通,與一家苗寨結仇,可就是和這苗寨所屬一整路苗部結仇。這對貴商號在廣南的經營,可是大大的不利啊。」

聽了陸丹的話,映霞只是露出一個淺淺的笑容看著他:「你是怕我殺光了這些苗人以後會回頭找你算帳?」被說破心思,陸丹有些尷尬地笑了笑。映霞也轉頭看向一旁被打得潰不成軍的苗兵,「你為了活命也是滿拼的。不過你說得有道理,這苗人頭領活著確實被被我殺死要有用得多。」

說完,映霞轉身吹了個口哨。正指揮戰鬥的映雪聽見,當即下令護衛們停手,重新整理陣型。

看著商隊這令行禁止的模樣,陸丹和胡家兄弟都是咽了口口水,心道這般精銳,定然不是尋常商戶能有的,他們怕是知道了些要命的事情了。

商隊住了手,可苗兵們還是慌慌亂亂了好一陣子才回過神來。都是膽戰心驚地看著對面的商隊護衛,連逃跑都不敢的。

「人,你們帶回去,這種誤會,我們不希望下次還會發生。」

映霞走到商隊陣型之前,那副當家做主的模樣,是讓她身後的映雪不滿地嘟起了嘴。而對面的苗兵們看著映霞所指,倒在地上的薩高孟多,膽氣更是喪盡。趕緊把自家寨主抱回,然後一窩蜂地就都跑得沒影了。

確定了苗兵都離開了,不等陸丹三人有動靜,映霞當即一指他們三個,對手下命令道:「把他們綁了帶回去。看老闆要不要拿他們的人頭去平息這次的恩怨。」

陸丹三人大驚,可不等他們開口求饒或是動手反抗,如狼似虎的商隊護衛已是衝上前,利落地將三人制服捆好,連嘴都給他們堵上了。

然後三人就被丟到車上,被商隊給帶回了高州的駐地。將三人丟到一個房間裡看好,映霞和映雪兩姐妹便聯袂走向了內院總書房,這裡是他們這些下屬之前向總管彙報工作的地方。

不過前不久總管有事離開了,從未露面的老闆於是就換了一個漂亮得連她們姐妹都動心的女人接掌了商號里的事務。

「映霞。」

「映雪。」

「見過石總管。」

雖然新來的總管剛到不久,可是兩姐妹卻沒有絲毫怠慢的意思。從行禮的動作,到表情,她們都沒有一丁點失禮的地方。因為當年她們在北竟王步霄霆手下的時候,就知道了何謂——規矩。

再說了,石總管這個女人,也不是可以讓人怠慢的女人。

不然,你會死得很慘。

等了一會兒,石觀音合上了批閱好了的文件,一手支著下巴,慵懶地靠到椅子上,桃花般艷麗的臉龐笑著,滿意地看向了維持著行禮的姿勢一動不動的兩姐妹,道:「說說,這次的行程怎麼樣了?」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