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湖( 同人衍生 ) (39-41) 作者:zhumingcong(cpwn)

簡體

【大江湖( 同人衍生 )】 book18.org

作者:zhumingcongbook18.org

2021/5/4發表於:sis001 book18.org

(三十九) book18.org

東京,汴梁城外的一處莊園豪宅。 book18.org

今晚無月,天色黑得直如濃墨,真箇是伸手不見五指。 book18.org

莊園裡的燈火一如既往的繁多,奢華得讓人覺得宅子如處白晝。 book18.org

書房裡,蕭東樓剛剛讓人把他哄睡著了的寶貝兒子送回了臥室,臉上慈父的笑容還尚未斂去,心裡還記掛著剛出生兒子那圓嘟嘟的可愛睡臉,此時卻不得不強行冷靜下頭腦開始聽取屬下的彙報。 book18.org

「寧、榮二府又發生什麼事了?」 book18.org

蕭東樓走到書桌後坐下,對面坐著一個嬌媚的身形,看那低眉斂目的模樣,顯是對蕭東樓恭敬至極。 book18.org

「回侯爺的話,寧、榮二府近日是一如既往,裡頭發生的都是些家長里短,男女齷齪的陰臢事情。也就屬下前兩日偷偷翻查帳本,寧、榮二府虧空甚巨,已是無法填補。其中二房的王夫人所占最多,其次便是她手下得用的管家,再然後才是各房人家,及至房中得用的僕人。」 book18.org

聽秦可卿說完,蕭東樓是忍不住嗤笑一聲:「堂堂一個勛貴之家,還是從戰場上拼了命撈回來的富貴。如今才過去了多少日子,竟是就讓奴僕給爬到了頭上。區區一房管家,期間貪墨居然還在這許多少爺小姐之上。其門風敗壞如此,真是可笑。」 book18.org

秦可卿並沒有搭話,可是她的心裡和蕭東樓一樣,對這寧、榮二府裡頭的人物,沒有一個看得起的。個個都是男盜女娼,敗絮其中的玩意。 book18.org

可剛嘲笑完,秦可卿心中又是發苦。當初她的臥底權貴之家是打算影響藉此為跳板影響朝政的,本來想著找一個略有沒落的家族,正好能施展手段幫他們崛起的同時掌控其家中話語權。可沒想到,到頭來選定的這寧、榮二府是爛泥上不了牆。別說崛起了,就是能保住如今權貴之家的名頭都是千難萬難。 book18.org

啥?鳳凰兒賈寶玉?指望那個只懂得混在脂粉堆里,心心念念都是情慾纏綿的腌臢貨色振興家業? book18.org

開玩笑,不可能,想多了。 book18.org

反正秦可卿對這個被府里捧上天了的小白臉一點好感欠奉,哪怕賈寶玉確實比府里的許多人都要更能耐一些。可秦可卿依舊判斷這貨沒有投資的價值。反正這時日過去,她自覺這次潛伏行動是失敗了,要是聖門能再出一個武曌,那一個鐵定不是她。 book18.org

「唉,白忙活了。」 book18.org

唉聲自嘆一句,秦可卿隨即驚覺有視線投來,下意識抬頭一看。正碰上蕭東樓玩味的眼神,她方才醒悟自己剛剛到底是如何失禮人前的。於是趕忙坐正身子,恢復成端莊謙順的模樣。 book18.org

「哀嘆完了?完了就說說寧、榮二府這兩個大坑,最近可是有什麼異動不成?」 book18.org

生受了蕭東樓的調侃,秦可卿馬上回答道:「回蕭侯,寧、榮二府最近唯一的異動來自於宮裡。傳言說官家最近有意讓宮中放妃嬪回家省親,只是朝臣中微詞頗多,官家不敢太過由著性子,於是只定下了三個名額。」 book18.org

「元春妃想占一個名額?」 book18.org

「是的。史老太君也有意運作一番,以彰顯賈家得官家榮寵。」 book18.org

一聽到官家榮寵,蕭東樓臉上笑得不屑一顧:「榮寵……」 book18.org

其實魔門如今的情報網,對於皇宮裡的消息是有所缺失的。究其原因,則是十多年前,如今的陰葵派掌舵人,有魔門大公主之稱的花白鳳,和當年的「天下第一刀」白天羽陷入了一場苦戀——苦的只有花白鳳自己。這一場苦戀,讓花白鳳違背了當時其父,以及眾多魔門的實權人物的謀劃,錯過了進入皇宮的機會。不說是否能重現當年一代女帝武曌的傳奇,單是宋朝皇宮裡能有一個實權人物傳遞打探消息,就能起到重大的作用。 book18.org

當年新帝登基,本是魔門往皇宮之中安插人手的絕好機會,可惜事情最後的結果並不能讓人滿意。致使如今魔門對於皇宮中的消息只能迂迴打探,得到些二手消息都已是最好的結果。許多時候甚至得來的是四手,五手,甚至六手的過時情報。 book18.org

就如這次哲宗皇帝賜下妃嬪回家省親的名額,重要的不是秦可卿彙報的有多少人家想要占下這個名額以彰顯聖恩;重要的,是哲總皇帝為什麼要這麼做。 可是沒有情報! book18.org

蕭東樓打聽不到皇宮裡頭其他的消息情報,他無法進行分析,從而做出判斷——哲總皇帝到底在謀劃什麼? book18.org

秦可卿看向蕭東樓,她在等著上司的判斷與命令。蕭東樓也在看著她,心底是深深一嘆:可惜了。秦可卿的手段心機較之於大公主還是差了些,太小心,還不夠狠。而她皇室私生女的身份也不能用。畢竟當年宋神宗是和臣下的妻子通姦才生下的這女兒,這於皇家而言是醜聞。要是秦可卿身份曝光了,只能讓她招來殺身之禍。大公主為了親手調教的三個弟子,如今只有秦可卿到了出山的時候,其餘兩人,如今還不是用她們的時候。秦可卿這條線,現在還不能廢去。 好一陣子,蕭東樓才是收回了神思,然後對著秦可卿慵懶地揮了揮手,並沒有要繼續分說的意思。秦可卿見此,並沒有再多問,因為他一向對蕭東樓這位上司是極為信服的。 book18.org

只是在忽然間,她看見蕭東樓從桌面上拿起了一張信紙,上頭密密麻麻地寫滿了字。 book18.org

這信紙……哪來的? book18.org

秦可卿驚疑地看著蕭東樓手中的信紙,她很肯定,剛剛在蕭東樓抬手之前,他的桌面上絕對沒有這麼一張信紙。可等蕭東樓抬起手來,那信紙就那麼自然而然地出現在了他的手裡,仿佛那信紙本就存在一般。 book18.org

不過尋思片刻,秦可卿便立馬收斂了自己的目光和心思。蕭東樓的秘密,她這個還不是陰葵派傳人的弟子,沒有資格去打探。 book18.org

「燕先生出山……原來如此……西南屠山將,他竟是燕先生弟子?難怪……燕先生南下了?……這傢伙卻在北上……」 book18.org

蕭東樓讀過了情報,將信紙隨手丟到了桌子上,本人靠到了椅背上,閉上眼睛假寐。過了好一陣子,他抱著的雙手上指頭一彈,那信紙便輕飄飄地來到了秦可卿面前。在她伸手接過之前,那信紙就那麼飄著不動,仿佛正有一雙隱形的手,穩穩地拿著信紙。 book18.org

雙手接過了情報,秦可卿以最快的速度讀完了上頭的內容,隨後恭敬地將它放回到了蕭東樓面前。 book18.org

等秦可卿退回到了座位上,蕭東樓依舊不曾睜開眼睛,只是用深沉的語氣向她問道:「汲水先生南下,他的弟子卻在北上,你有什麼看法?」 book18.org

「他們各有所圖?」儘管有深入地思考,可秦可卿的語氣充滿了不確定。 「步霄霆死了,他一直是壓在燕先生頭上的重擔,如今這重擔沒了,燕先生必定是靜極思動的;而他的弟子也不是一個安分的人。燕先生之才冠絕天下,此番收攏步霄霆遺產後做出動作,只要隨在他身邊絕對有利可圖。以燕先生弟子那貪財好色的性子,不應該會放過……不對,不對,不對,不對。」 book18.org

正說著,蕭東樓突然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帶著一臉的讓人看不懂的亢奮開始來回地踱步。 book18.org

「不對,不應該……難道……」倒吸一口涼氣,蕭東樓強迫自己重新恢復了冷靜,「可卿,寧、榮二府現在你能從中榨出多少的資源?」 book18.org

「蕭侯,寧、榮二府虧空巨大,銀根短缺,怕是……」 book18.org

不讓秦可卿把話說話,蕭東樓已是揮手打斷,道:「你列個名單。將寧、榮二府那些吃裡扒外的下人都記上,然後標出其中那些關係離著史太君等人遠一些的,手中卻有大把資產的;還有那些寧、榮二府名下,帳目不清不楚的。你將名單都列清楚了交給我,剩下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只要打算著如何從這兩家的大坑裡跳出來即可。其餘的,我會讓老伯去處理。」 book18.org

老伯,孫玉伯?天蓮宗這一代的魁首?蕭侯的意思是只是通知孫玉伯在此事上多加照應,還是要讓他親自出手? book18.org

「可卿,你要跳出寧、榮二府必須要快,最好能在省親之前離開。不然你這條線就真的有可能會廢了。必要時,你可以求助雄娘子和聞煥章。」 book18.org

雄娘子,滅情道的道首;聞煥章,魔相宗的宗主……再加上之前的孫玉伯,聖門要有大動作了? book18.org

為自己心中所想而震驚,秦可卿臉上始終維持著一副波瀾不驚的面容。見蕭東樓再沒有什麼吩咐,她才是從椅子上起身,對著蕭東樓是盈盈一福後離開,行止間依舊典雅端莊。 book18.org

等秦可卿走後,蕭東樓攤回到了椅子上,呼出一口濁氣,低聲,仿佛在自言自語道:「聯繫林靈素,告訴他別再顧著修仙了,出來活動活動;還有他麾下的真傳道門人,也都出來活動活動。」 book18.org

書房裡很安靜,並沒有人搭理蕭東樓的話語,只是有一陣邪風,憑空地吹過,「呼」的一下,卻連他桌上的燈火都不曾擾動絲毫。 book18.org

風吹過,蕭東樓便也站起了身來。走出書房,書房的門便輕巧地關上,沒有發出一丁點的聲音。安安靜靜的,和這無月的黑夜最是搭配。 book18.org

站在院中,蕭東樓抬頭看向黑沉的天,口中深深地吐出一口熱氣。 book18.org

燕駝龍,朱孟非,兩人湊在一起……這條線,值得投資。 book18.org

【未完待續】 book18.org

四十章 book18.org

汴梁城,皇帝後宮,元春妃居所慕賢苑。 book18.org

「嗯……嗯……官家……官家……哦……」 book18.org

主屋之中,一床絲錦織就的彩被被扔到了地上,一個還散發著藥香的木匣掉落,正壓上了上頭遍布著的許許多多的腥臊水斑上。在大床之上,一個體態纖細裊娜的女人,正用她一雙象牙般白皙修長的腿加緊了男人的腰,暗中使著力氣,是壓著男人往自己屄里更深入地肏去。 book18.org

「嗚啊……嗯……嗯……嗯啊……官家……用力……哦……臣妾要官家……哦……唔……嗚……嗯……啊呀……呀……嗚……啊……啊……」 book18.org

趙煦雙手扣上元春妃的細腰,仰著頭,臉上一副咬牙切齒的模樣,瘋了般死命聳動腰身,嘴裡還一個勁地咕噥著粗話,嘴角邊的涎水全都滴落到了元春妃只手可握的軟綿圓奶上。 book18.org

「我肏……肏死你……騷女人……肏死你……肏爛你的洞!讓你叫男人!想要男人干是吧?缺男人是吧?我干不爽你嗎,啊?干,我干……看我乾死你!」 一旁只穿著單薄短紗衣,光著臀股的伺候在床邊的宮女,看著兩人的交媾,又見趙煦臆想著元春妃的淫賤在叫罵,腦補的荒淫畫面也就越發的豐厚。到得最後,這些宮女已是被自己腦子裡的淫思給沖得臉色潮紅,身下陰水長流。卻是不曾再去在意分辨趙煦在元春妃上的情趣都是那般了。 book18.org

「哦……哦……哦!官家……您弄得臣妾好……好好……哦……咿哦!嗯啊啊……官家……臣妾要……還要……呃嗚……哦哦哦!」 book18.org

「哦喲……嗯……哦哦!官家……您好猛……好有力……嗯噢……噢噢噢……哦!咿……啊啊……官家……臣妾要懷上了……要懷上龍種了……嗯……哦嗚嗚……呃……哦哦哦!」 book18.org

「官家……給我……給臣妾……啊……咿……呀啊啊!官家的龍精……龍精……嗯……咿咿咿咿!啊……啊……來了……官家……來了……咿啊……嗷嗷……啊嗷!!」 book18.org

「嗯……哼……嗯……嗯……哎……胎宮裡……龍精……啊……啊……哦……呃……嗯……嗯……哼……嗚……吔……咿……啊……啊!!」 book18.org

元春妃一臉潮紅著睜開雙眼,一邊感受著子宮裡精水的流淌,一邊看著趙煦因為射精而擰在一起的臉龐,心裡升起了一絲希冀。 book18.org

只要懷上龍種,只要懷上了龍種…… book18.org

「唔啊……官家……官家……嗯哦!請官家憐惜……惜……咿……咿咿!啊……嗯……啊……啊哦……官家……臣妾……又要被你乾死了!哦……哦哦……哦哦哦!」 book18.org

「官家……用力……用力些……嗯!嗯……哼……哼……吔……啊……啊!官家……乾得好好……好……嗚……嗚……哦……哦……唔……噢!」 「夾得好!春妃這洞……嘶……就是會夾……天生就是勾引男人乾的!呃……咯咯……啊……這騷洞……看我干破這騷洞!」 book18.org

趙煦突然身子往上一撐而起,雞巴便勾帶著元春妃把屁股也懸空抬得老高,讓她驚得「呀」地呼出聲來。 book18.org

「唔……官家……好……好羞人……腳……唔……官家把臣妾的腳……掰太開了……哦!」 book18.org

被抓著腳腕扯開雙腿,元春妃本還羞赧著想提醒趙煦,這不太符合帝皇的格調。結果不想對面一個眼神,一旁伺候的宮女便挑落了肩上披著的紗衣,爬上床,趴到了趙煦後背。壓扁了一對肉奶在他後背磨了兩圈,便是將臀胯從後貼上了趙煦屁股。然後腰肢用力一下又一下地往前頂去,就像男人在挺著雞巴肏女人似的。 book18.org

趙煦被宮女推著腰,胯下的雞巴便狠沖入了元春妃的屄里,直撞得她嬌啼淫聲又起。 book18.org

「嗯啊……哦……啊……嗯……嗯……嗯啊!官家的龍根……好厲害……好用力!嗯哦哦!臣妾……臣妾……被官家弄得好舒服……喔……呃……呃……呃喔……哦哦哦!」 book18.org

「唔喲……哦……哦!嗯……嗯……臣妾……官家弄到臣妾心尖了……嗯……哈……哈……啊!好……好……好舒服……官家弄得臣妾好……好……好……哦……好……哦哦……唔嗯……哦哦哦!!」 book18.org

「哦咿……哦哦!來……嗯嗯嗯……臣妾要來……官家……官家……哦!哦哦……官家弄死臣妾囉……哦……哦哦哦哦!!」 book18.org

元春妃雙手肉緊地扣住枕頭,牙關要緊,屄肉也是如此一般緊夾不休。突然一股淡薄的暖意在屄里傳來,可瞬間就被花心裡湧出的淫液洗去。一瞬即逝的暖意讓元春妃心裡有些空落,總覺得心頭被什麼東西堵著,就差一口氣才能從身子裡衝出來。 book18.org

「咿……官……官家……嗯哦!哦……哦哦哦……唔……哦……官家……官家……身體……唔……唔喔……噢……哦!官家……注意……注意身體……嗯……呃……咿咿!」 book18.org

才覺心頭不太爽利,不想趙煦突然再次發力,胯下雞巴使勁在屄里亂捅。趙煦和元春妃同房,從來就沒有這麼勇猛過。元春妃自然知道是一開始趙煦服下的虎狼之藥的功效,她也知道這些藥吃多了對身體有害,本還想勸說兩句。但是屄肉不過被雞巴頭颳了兩下,心頭一顫,腦子裡的肉慾本能即刻甦醒,猛烈驅使著元春妃勾引男人的肏干。 book18.org

再張開嘴,元春妃發出的就只剩下各式淫聲浪語了。 book18.org

「哦……哦……嗯……哦……哦哦!官家龍根好硬……嗯……唔……唔唔……哦!哦咿……嗯……啊……啊!臣妾好舒……服官家弄得臣妾好舒服……哦!哦噢……哦……哦哦哦!!」 book18.org

「再弄……官家再弄臣妾……哦……咿哦!臣妾要官家的龍根弄……弄……弄死臣妾了!啊……呃……啊啊……啊……嗯哦!!」 book18.org

「弄死臣妾吧……求官家弄死臣妾!嗯……嗯……咿嗯!官家好猛……官家弄得臣妾上天……咿……咿咿咿……上天了!!嗯啊……哦……唔咿……哦哦哦!!!」 book18.org

「咿哦!哦哦哦!!官家太猛了!官家好會弄……您弄死臣妾了!嗯哦……哦哦哦哦!!臣妾胎宮好熱!官家快弄……再弄……哦!!咿……哦哦哦哦!!!」 book18.org

「官家……哦哦……臣妾的官家……勇猛的官家……唔……喔喔喔!!咿……吔……呃……呃……啊……唔哦……哦哦哦哦!!!」 book18.org

「哼……哼……哼嗯……嗯……哦!癢……胎宮癢死了!嗯……噢……喔喔!!官家……來……來……呀呃……啊啊啊!!弄臣妾胎宮……弄死臣妾……臣妾要官家……官家……唔哦……哦哦哦哦!!!」 book18.org

「來了……臣妾要來了!官家……官家來……給臣妾……臣妾……咿……咿……呃……哦……哦……哦……哦……哦哦!!龍精……臣妾……官家的龍精……來了……臣妾來了!!!」 book18.org

「唔哦!哦……哦……嗯噢……哦哦!臣妾……我……咿……呃……咯……咯……哦……咿……哦哦哦!!飛……上天……嗯……哦哦哦哦哦!!!我不行……嗯……哦……哦……哦哦哦哦哦!!!!」 book18.org

元春妃後仰著腦袋,展現出秀美的頸項,雙手緊抓著枕頭幾乎是要將枕頭抓破,櫻唇張開發出一聲高亢的淫叫。被趙煦抓著的腳上,細小秀氣的腳指頭緊緊繃起,隨即又顫抖著舒展開來。敏感火熱的屄肉依舊在一陣陣的蠕動,趙煦的雞巴被這嫩肉包夾,忍不住突然又是射出了一波精水,而他的臉色當即就又白上了三分。 book18.org

好不容易憑藉意志力站定住了僵硬的雙腳,維持著緊抓元春妃雙腳不放的姿勢挺過了好一陣子,趙煦這才是喘勻了氣。隨著兩個宮女的伺候,他強挺直腰下了床。穿上衣服,宮中值班女官立即帶著人走入,一邊指揮著帶來的宮女收拾床榻,為元春妃重新置辦新的被褥用作休息;一邊跪倒在趙煦身前,用嘴巴清理干凈了雞巴。舌頭在嘴巴里翻攪,細品嘗過了趙煦雞巴上的精臭味後,女官這才親自動筆,記下了今天趙煦在慕賢苑寵幸元春妃的事情。 book18.org

接過薄紗宮女遞來的茶杯簌了口,趙煦揮手讓她們兩人退下,隨後在兩人哀怨乞求的眼神中,趙煦緩步來到正堂。 book18.org

「哎呦,官家!那些個女婢真箇該死,怎的能讓官家您就這麼穿著單衣就出來了!」趙煦剛剛走入正堂,一個白面無須的老太監便是慌忙拿著衣服趕來,滿臉滿嘴的都是對趙煦的心疼,「官家,今夜風大,須得好生注意保暖才是。」 「唉,行了行了,花九幕你也恁囉嗦。」隨手接過花九幕手裡的衣服披上,趙煦走入正堂坐下,花九幕利落地馬上為趙煦奉上了一杯熱茶。 book18.org

熱茶入口,趙煦只覺心肺間一股暖流大大地張開來,將身子裡頭的冰涼是祛除得乾乾淨淨,渾身上下是說不出的舒坦。 book18.org

如今時節不過剛入九月,今年雖說比往年暑氣消得快了些,可絕不是什麼會冷風驟起的天氣。趙煦堂堂一個大男人,居然會在這時節感到身子冰涼,怕不是…… book18.org

等趙煦將茶杯里的熱茶喝光,正堂里伺候的宮女侍婢也都全給花九幕給趕走了。偌大一個正堂里,此刻就只剩下了趙煦和花九幕兩人。 book18.org

「官家,今晚可舒坦了?」看著趙煦臉上神色恢復了幾分紅潤,臉上的表情也舒緩了下來,花九幕才期期艾艾地試探著開口問道。 book18.org

「元春妃……天生是給男人糟踐的。可惜能降服她的男人不是我。」說這話時,趙煦的眼神里沒有一點的溫情,花九幕是嚇得立馬跪倒在了地上,腦袋幾乎磕到了地板上。「賈家最近可有活動?」 book18.org

「這個,自然是有的。」花九幕稍稍抬起一點腦袋,壓低著聲音說道,「嬪妃省親事關各位貴人在官家心裡的地位。賈家在朝堂上早已式微,他們要還想躋身於權貴圈子裡,這臉面便是玩玩丟不得的。」 book18.org

「一幫蠢物。沒有了朝中的權力,光是爭著這臉面上的好看又有什麼用?」趙煦不屑地嗤笑一聲,「還有誰?還有那個勛貴是親近元祐舊黨,但是在朝堂上經營不善,手中權力虛弱的?」 book18.org

這問題,趙煦早已問過了,花九幕也曾幾次回答過這個問題。可是趙煦就是不厭其煩地不住提起。 book18.org

「還有高美人家中,張婕妤家中,譚才人家中……」花九幕咽了咽口水,強按下心裡的不安,繼續張口,說出了趙煦最希望聽到的名字:「還有陸貴妃家中,以及袁昭媛。」 book18.org

趙煦的臉上展現出了笑容:「這些人家裡,最近都跳得很歡?」 book18.org

「是。」 book18.org

「很好。」趙煦高興地放下茶杯,隨後卻不自覺地把衣服扯得更緊了一些,「元春妃,陸貴妃,袁昭媛,省親的三人就這麼定了。」 book18.org

「諾。」 book18.org

趙煦起身卻休息了,一路上他的腦子裡想的,只有自己那個剛出生的兒子。 茂兒,放心,父皇會為你的皇位鋪好路的……咳! book18.org

一陣風吹過,趙煦咳了一聲。然後他只覺得胸口一陣發燙,直燙得腦子發昏。 瞪大充血的雙眼,趙煦看向自己張開的手掌,在掌心處,是一片血紅。 【未完待續】 book18.org

四十一章 book18.org

金秋九月,正是一年好氣候,最是適合遊玩。每到這時節,汴梁城中總有絡繹不絕的達官貴人出城踏青。 book18.org

那呼朋引伴,那鮮衣怒馬,那群仆如潮,凡此種種,正該讓人執起畫筆記下這些讓人目不暇接的熱鬧。 book18.org

街邊的酒樓上,二樓一處包間臨街的窗戶打開,一個無論古代還是現代的審美中,都不負於「英俊」這二字的青年正站在窗邊,露出一個溫柔地迷人笑容觀賞著街上一隊正在遠去的人馬。 book18.org

直到那一行人走得遠了,身影再也看不到了,青年才收回了目光,看向了手裡的一幅畫。上頭畫的正是剛剛離去的人馬。畫面精緻,人物傳神,筆墨濃淡搭配精妙,無不彰顯著作畫者的功底,足為大師之水準。任誰看了,都不會想到,這畫不過就是青年剛剛在隊伍行經他窗下之時,靈感火花迸現,在倉促間揮毫而就。 book18.org

「好。好。好啊。」 book18.org

街上的隊伍離去已有盞茶時間,青年依舊不曾放下手中的畫卷,眼睛只是盯著畫卷之中最是神采飛揚,靈韻活現的少女影像不放。至於畫上其他各具神采的人物,不過都是少女的陪襯罷了。 book18.org

「殿下。」 book18.org

青年還沉浸於畫卷與少女的印象重疊間,所帶給他的心靈上的激情與幸福。可一聲聽著就感無趣的生冷聲音傳來,頓時就讓他臉上的笑容也失去了飛揚的神采。 book18.org

「何事?」 book18.org

「王妃使小人來,喚殿下回府。」說話的男人臉容和他的聲音一樣,生冷而僵硬,仿佛天生就失去了表達感情能力。 book18.org

「府中發生了何事?」青年嘆了口氣,敷衍地問了一聲,隨後便是將畫卷交到一旁小廝的手裡,自顧坐回位子上美美地喝了杯酒。 book18.org

木臉男人走到青年身旁,俯身到他耳邊,低聲說道:「官家。」 book18.org

「又病了?」青年眉頭不耐地皺起,「皇兄這身子骨真是太弱了。」無奈地放下酒杯,青年利索地起身離開了包間,只是等他出了酒樓,他嘴裡依舊還在咕噥個不停。 book18.org

「嗯,一副好皮囊。」 book18.org

隔壁包間,一個道人坐在椅子上,目光從包間敞開的房門上收回。剛剛青年離去,從門前經過時,樣貌是給道人看了個清楚。 book18.org

在道人對面,一個灰發文士走到店家剛剛在包間一角為他布置好的案幾前。文士拿起筆,蘸過了墨,眼睛卻閉了起來。文士閉起了眼,手上的動作卻不慢,頃刻間便完成了一副畫作,赫然和剛剛青年在隔壁包間所畫一模一樣。 文士坐下將畫作遞給道人,然後是深深地吐出口氣來,臉上似有水波泛動,頃刻間又消失無蹤,直讓人懷疑自己剛剛是不是眼花了。 book18.org

「好,好畫。」道人不吝讚賞著畫作,可他翹起的嘴角卻僵硬得真箇像是個木頭人,「聞老哥,你的《霧鏡人花》依舊那麼讓人嘆為觀止。」 book18.org

「林道長過獎了,微末之技,也就能幹些偷雞摸狗的事情罷了。」文士雲淡風輕地一笑,為自己斟上一杯酒,是一飲而盡,「林道長也接到蕭侯的傳信了?」 book18.org

「這個是自然。」 book18.org

「那道長要怎麼作為?」 book18.org

「聞老哥覺得端王怎麼樣?」 book18.org

「端王輕佻。」說完,文士抬眼望向了畫作中心的少女人像,林道人同時也把目光移了過去。 book18.org

「輕佻好啊,不輕佻哪來的許多破綻利用?」林道人說完是哈哈一笑,只是他的嘴角依舊顯出了詭異的僵硬。 book18.org

「林道長看來已是打定主意了。說吧,約老夫出來,可是有用得著老夫的地方?」 book18.org

「聞老哥爽快。」林道人馬上為文士的空酒杯就滿上了一杯,「聽說聞老哥雖不入朝,可是卻得許多達官顯貴看中?」 book18.org

「你想要那條線?」 book18.org

「王詵。」 book18.org

文士想了想,隨後安靜地喝光了杯中的酒水。林道人當即哈哈大笑,可等文士放下酒杯,林道人的身影已是不見了,唯獨有一張人皮面具在那殘留的笑聲中緩緩飄落在了桌子上。 book18.org

文士轉頭往一旁不曾搖動半點的窗戶看去,一邊又為自己斟滿了一杯酒,一邊心底嘀咕著:「這神棍的《登雷法身》功力又有所精進了。」 book18.org

西夏,卓囉和南軍司,蓋朱城。 book18.org

九月的天,風沙剛過。朱孟非一臉晦氣地從客棧二樓的房間窗戶伸出頭來。一出蘭州,他是快馬加鞭地就跑到了這蓋朱城中,就望著能快些料理了西北的事情,好快些回到蘭州,看護一下家裡的兩個孕婦。 book18.org

雖然連上他被風沙羈絆的十幾天,張三娘和閔柔懷胎也才將將三個月,可他就是覺得心中焦急。 book18.org

畢竟未婚先孕啊,而且兩女的身份也是敏感。 book18.org

閔柔對外說是他的師父,可到頭來卻懷了他的孩子,而此時距離石清的死還不到一年呢。這些緋聞傳出去,閔柔這小女人可不見得撐得住。 book18.org

至於張三娘,江湖兒女夠潑辣,夠豪放,這都沒有什麼問題。問題只在她出身官宦人家,有個正在朝中當官的爹。還有那個正在蘭州城裡當官的堂哥張叔夜。別看這張叔夜和張三娘不算太過熟悉,對這個跑江湖的堂妹也很是放任。可書香世家的家教刻在他骨子裡,誰知道他為了前程,心裡有什麼想法沒有? 也就兩個女人剛懷上沒多久,須得安胎;而且即使兩女撐得住,走得地方多了,更不方便掩藏消息,所以才停駐在了蘭州。為免夜長夢多,朱孟非還是打算著趕緊了結了事情,好回去主持大局。 book18.org

「這節骨眼上懷了孩子,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心裡煩亂,朱孟非一把結果退回的房錢揣進懷裡,將披風的兜帽蓋好,牽著一匹瘦馬便是出了城,一路卻是往西邊去的。走出成名口,朱孟非在路旁停了下來,從懷裡掏出了一張地圖,「我看看啊……大雪山腳下,呃,清流祁連洞?整的跟個西遊記似的。」 地圖上記載的地方是燕駝龍告訴朱孟非的,那處是魔門歷經動亂後找到的一處隱秘所在,裡頭收藏著許多魔門辛苦搜集保存下來的秘典藏書。因為歷史上的一些動亂,魔門曾經也遭受過重創。雖不至於是斷絕了傳承,但也元氣大傷。當時魔門的高層為了避免最壞的情況發生,於是便找了這麼個地方,修建了一個大書庫。 book18.org

出於安全性考慮,這處大書庫的消息並不曾在魔門中流傳,歷代魔門當中知道大書庫存在的,除了看守的邪極宗分支以外,從來不曾超過五人。在如今的魔門裡頭,知道大書庫存在的,在步霄霆死後,也就只剩下魔門大公主花白鳳和燕駝龍兩人而已。 book18.org

在朱孟非出發北上的時候,燕駝龍就千叮萬囑讓他一定要去這地方一趟。言明裡頭的藏書對他將來劃地稱王大有用處。 book18.org

而本來朱孟非來西夏,目的是為了撬牆角組建自己的行政班底。突然橫插了這麼一槓子——雖說燕駝龍對這地方很看重——讓朱孟非的行程變得非常緊張,尤其是如今家裡兩個女人懷孕還可能會引起風波的時候,這迂迴的行程是讓朱孟非煩透了。 book18.org

「希望裡頭藏的不止是武功,不然真是屁用都沒有。」重新確定了方位,朱孟非將地圖重新塞回了懷裡。 book18.org

翻身上馬急奔出二十里外後,朱孟非突然將馬勒停了。他手搭涼棚往前方山路拐角望了望,便麻利地撥轉馬頭,往岔路上走了。 book18.org

等朱孟非騎著馬走得遠了,一道人影忽然如飛箭般跑來。人影本應極速跑過,可不知為何他卻突然停下了腳步。以他剛剛那白日無影的極速身法,居然能說停就停,沒有絲毫的不協,可見這人輕功之高。 book18.org

「咦?奇怪了。」來人往回走了兩步,就地上新鮮的馬蹄印看了片刻,然後又幾步跳上路旁一處小山頭打眼遠望,「不是埋伏我的?那哪個傻帽的會走這條小路?不知道前頭是流馬幫的地盤嗎?那群貨可都是名副其實的吃人不吐骨頭啊。」 book18.org

「懶龍!你,哪,里,跑!」 book18.org

「我操!」 book18.org

一聲驚天怒吼傳來,山頭上的懶龍當場就被嚇得跳了起來。然後他都不用回頭看的,連忙轉身,施展開平生最快的身法,直如離弦之箭往遠處「呼」的一下就逃得沒影了。 book18.org

一個身高昂藏的大漢剛剛轉過山腳,只來得及看見懶龍的身影消失在路的盡頭,氣得他當場跳腳,無能狂怒地高吼一聲:「懶龍,你個賊偷!居然敢偷我妹妹的嫁妝!我抓到你,一定要把你扒皮煎骨!」 book18.org

「沈飛天!你不是沈輕虹兒子,還是天山派高徒嗎!你還不趕緊給我追!」 一個好不容易才追上大漢,正氣喘吁吁的年輕人,撐著腳,苦笑著看著大漢:「關叔,那懶龍輕功太高,小侄實在無能為力。」 book18.org

聽見沈飛天說的話,大漢是氣得虎鬚倒豎,一掌就往路旁山石上拍去。旁人只聽「碰」的一聲悶響,山石規規整整地被壓出了半人高的一個大坑。 「懶龍!我關玉門一定要把你抓住!」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搜索

同人斗羅大陸同人大陸同人大江湖同人衍生大奉同人綠帽同同人人大主宰同人大奉打更人同人大江湖同人大奉同人之人狗 作者同人,大豐同人(同人鬥羅大陸同人同人同人41歲斗羅大陸 同人(01-39)作者 佐佐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