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湖( 同人衍生 ) (49) 作者:zhumingcong(cpwn)

【大江湖( 同人衍生 )】 (49)

作者:zhumingcong2021/6/7發表於:sis001

賈家倒得很快,兒子的病重讓趙煦失去了以往做事時的老辣。下手變得極其粗暴,簡單,直接。一俟皇城司從寧榮二府漏風的家人嘴裡聽來消息,他直接就是下旨抄家抓人。確鑿的證據只等獄中拷問便是。

一個頂流的勛貴之家,被如此野蠻地定罪,本應引起朝中震動。只是如今卻無人理會,任憑得寧榮二府眾人在獄中如何地求告,想求得旁人的援手,都是無人理會。

只因眾人的心思都已經不在這案子上了,只是一家權勢幾乎流失殆盡的昨日黃花,哪裡比得上官家吐血暈厥,龍體大礙?

也就是因著兒子病逝,趙煦憂思成疾,一病不起。賈家眾人連審查此案的主官都懶得理會,這才得以在獄中苟延殘喘。

別有居心之人也方便在其中上下其手。

汴京城,大觀園。

原來的富麗堂皇,如今只剩下了一片淒涼冷清。巡守的官差對這大得滲人的屋子都是心有戚戚,趁著上官不在意,全都摸回家裡偷閒去了。

這讓大觀園在冬夜裡,更是顯得鬼氣森森了起來。

只是若有人敢繞過那曲折的迴廊,深入到檐台花園的深處,卻會發現這裡頭不但不顯得冷清,甚至會感到全身上下燥熱得不得了。

只見在那高高的觀席上,原來史老太君的位置上,一個女人正坐在那裡。雖然女人穿的衣服只和原來賈府中最得寵的下人一般,可她雍容的姿態,卻更勝於原來的賈府諸多貴女。

在女人的左右,邋遢道人和胖大和尚自站一邊;在對面,卻是個身穿官服的並著個穿著破舊的員外。

幾人在觀席上面容肅穆地盯著對面的戲台在看,上頭正上演著一出精彩的倫理大戲。

「哦……哦……哦哦……寶哥兒……哦哦!求你……寶哥兒……別戳了……唔……唔喔噢……哦哦哦!啊……啊……屁股……屁股要被你插爛了!」

一個身材腴潤風騷的女人被人脫光了衣服,壓在了戲台上。女人胸前的一對圓奶被壓成麵餅似的,軟軟的被擠到了腋下。肥潤的大屁股抬高著,被一個樣貌秀美的年輕人牢牢抓著,掰開了屁眼,瘋狂地肏幹著。

要是有相熟的人在這裡,會驚訝地發現,那樣貌秀美的年輕人正是賈府年輕一代里名頭最響的賈寶玉;而那個被他壓在身下狂肏屁眼的,卻是他的嫂子王熙鳳。

不止王熙鳳,在一旁還有幾個同樣渾身赤裸,身下已經被乾得亂七八糟,騷水混著濁精流滿一地的女人,尤氏三母女,林黛玉,賈探春,薛姨媽,俱是賈家中的人物。

「嗯……咿……嗯嗯……嗯……哦哦!寶哥兒……屁眼……嫂子屁眼……真的……要被你弄壞了……求你……嗚嗚……啊……呃唔……嗯嗯!寶哥兒……輕點……輕點……唔……咿……咿!」

賈寶玉雙眼充血幾乎看不到半點眼白,不管王熙鳳然後求饒,只是挺著他漲紅得彷如烙鐵般的雞巴,在王熙鳳的屁眼裡野蠻地抽插個不停。

「嗯……嗯……哦哦……哦……哦喲哦……唔喔!叔叔……好叔叔……嗚嗚嗚……咿嗯……哦哦哦!寶叔叔呦……輕點……輕點……喔……喔……哦噢噢噢!!」

「屁眼爛了……爛了……唔哦哦哦哦!!寶叔你弄壞嫂子屁眼了!嗯嗯……嗯哦哦……咿哦……屁眼要爛了……以後你要怎麼弄哦!哦哦……咿……哦唔唔……啊啊啊啊!!!」

「好叔兒……你好狠的心……噢……噢噢噢噢!!好重!你戳太狠了!咿咿咿咿……哦……啊啊啊……啊……噢噢啊……咿嗷嗷嗷……啊!!!」

賈寶玉打樁機似的壓著王熙鳳的屁股猛肏個不停,啪啪啪啪啪的一下下,在王熙鳳肉臀上激起一波波的肉浪,讓王熙鳳是痛得發浪,聲聲騷叫要直入雲霄。

「哦喲喲……咿……唔哦……哦……哦哦哦!!屁眼……屁眼……噢噢……哦哦……喔……噢噢噢噢噢!!痛……痛……噢哦哦……哦哦……舒服……哦……哦哦!!!比肉穴舒服……被寶哥兒弄屁眼……弄得好舒服!!!舒服……哦哦哦噢噢噢!!!!」

「叫爽!鳳騷貨叫爽!叫、叫、叫啊!叫你被我干屁眼,干你這騷貨、婊子的臭屁眼被乾爽了!!」

「啊啊啊啊……好爽!!寶哥兒……干……干騷貨……干爛騷貨的屁眼!乾爽鳳騷貨的屁眼了!!爽……爽……爽……爽……嗯哦……啊啊啊……嗷……嗷啊啊啊!!!繼續乾乾……婊子鳳……騷貨鳳……干壞我的屁眼!!!哦哦哦哦!!!干屁眼好爽!!!!寶哥兒乾得婊子鳳的屁眼好爽……哦哦哦哦哦!!!!爽啊!!!嗷嗷嗷嗷……嗷嗷……爽……爽……哦!!!!!」

王熙鳳突然拔高了嗓子浪叫一聲,接著雙眼一翻,大張著嘴巴,將舌頭吊在嘴巴外亂甩下大片的香甜口涎。身下嫩屄一夾一夾的,憋出了一蓬黏膩的騷水灑在舞台上,屁眼的紅肉是緊緊地夾住了賈寶玉的雞巴。

「嗯……哦……哦……呃哦!騷婊子鳳……我射……射死你……嗯……嗯……唔嘸……哦……哦!!」

賈寶玉卵囊一縮,馬眼處便是射出大波大波的白精到了王熙鳳屁眼裡。等賈寶玉起身抽出雞巴,在王熙鳳已經被肏成深洞的屁眼裡,可以看到大灘的精水積聚。

吐出一口濁氣,賈寶玉眼中血色不曾退去半分。只見他往一旁走去,一把抓起妹妹賈探春嬌瘦的身子,學著王熙鳳的模樣擺好。手指粗魯地伸進屁眼裡幾下翻攪,感覺裡頭的嫩肉一陣蠕動夾吸,便提起依舊硬紅的雞巴在探春還在滴水的小屄上沾了些騷水,隨後便龜頭對準了嬌嫩的屁眼,手指使勁往兩邊一掰,雞巴就一下長驅直插到地。

「啊!!!痛……好痛……唔啊啊……好痛啊!!!」

嬌嫩的小屁眼被開苞,賈寶玉的粗魯讓探春痛得嘶聲慘叫。原本帶著幾分潮紅的臉蛋,頃刻間血色盡去,變得一片煞白。

「好痛!不要……不要動……嗚嗚……痛……哥哥……痛!」

可是不管妹妹怎麼哭喊,賈寶玉只是埋頭,一個勁地瘋狂抽插。可是說來奇妙,隨著賈寶玉的狂肏猛干,探春越發地感到屁股里生出一股麻癢燥熱,竟是學著王熙鳳剛剛那般,被干屁眼乾出了快感來了。

「哼……哼……嗚……好痛……屁股……唔……啊啊……痛……會痛死……哦!嗯嗯……唔……嗚……寶哥哥……壞人……唔唔!屁股……嗯嗯……好熱……哦……唔嗯……嗯!」

「嗯……哼……熱……屁股里……嗯嗯……熱……啊!嗯哎……嗚……嗚……咿哦!又痛又酸的……嗯嗯!寶哥哥欺負人……嗯唔……咿咿……嗯……哦!」

「屁股……嗯哎……不要弄……嗯……嗯哼……哼!唔……麻掉了……寶哥哥把屁股弄麻了……唔喔……噢噢!哦……哦哦……嗯……嗯……哦……不……不要再弄了……嗯……嗯……哎哎哎……哦哦!酸……酸……軟……嗯……哦哦哦哦!!」

「哦喲!!哦哦……哦……寶哥哥……不行……屁股奇怪……哦……唔……哦哦哦!!麻……舒服麻了!咿……咿……哦……唔……唔哦……咿……哦……啊……啊啊……啊啊啊!!!」

「寶哥哥……寶哥哥……屁股……屁股!啊!嗯啊啊啊啊!!寶哥哥……弄壞屁股了……越來越舒服了!好舒服……好舒服!!麻麻的……好舒服……舒……咿咿咿咿!!!」

「嗯……啊啊啊……嗷啊啊啊!!屁股……寶哥哥好會弄屁股……哦……哦哦!!咿……噢噢噢哦……噢噢噢噢!!!嗯啊……啊……啊……屁股好舒服……洞洞……洞洞也變舒服了……嗯……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寶哥哥……繼續弄……啊啊!!!大力些……可以大力……哦噢……嗚……嗚嗯……哦哦……哦哦哦哦!!!!屁股……洞洞……舒服……要死……要死……要死了!咿!!咿!!!哦……哦……咿啊啊啊啊!!!!嗯……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腰肢一拱,探春屁眼往後一咬,直把賈寶玉的雞巴全根吞入。被雞巴頂到屁股深處,爽得探春一口氣背過去,昏了。饒是如此,探春的屁眼依舊緊咬著賈寶玉的雞巴不放,前頭的小屄滴出水來的同時,尿口一松,嘩啦啦地竟像開花灑似的猛然尿了一地。

探春人小,屁眼也小。此時一到高潮屁眼夾緊,賈寶玉只覺比剛剛乾爆王熙鳳屁眼時都還要爽上五六分,當即就被夾得射出一大灘精水到了妹妹的屁股里。

「仙子,時辰差不多了。」

這時候,觀席上那穿官服的抬頭看了看天,眼見時間差不多了,於是伏低了身子,一臉恭敬地對坐在中間的女人提醒了一句。

「嗯。」

女人輕輕地回應了一聲,隨即一旁的道人和和尚就是縱身一躍,來到舞台上。雙雙伸手抓住了還想搬過薛姨媽身子再來一場肏乾的賈寶玉,一把將他摔翻在地。隨後迅猛出手,連點賈寶玉身上多個大穴。最後癲和尚雙手運功從背後抵住賈寶玉雙腎,跛道人一手從他眉間推上頭頂百會。

赫然就見,隨著跛道人手掌動作,一團漆黑中泛著七彩斑斕的氣團從賈寶玉頭頂浮現,被跛道人一把抓到了手裡。

七彩氣團離體,只見賈寶玉渾身筋骨扭動,盤結畸變;臉上青筋迸現,雙眼暴突,一臉的神色猙獰。等跛道人和癲和尚帶著氣團回到女人身邊,丟下摔倒在地的賈寶玉,已是身形扁縮,手腳枯瘦,臉型也是變得三尖八角,絲毫沒有了往昔的俊俏模樣,就像是換了另一個人的臉一樣。

「仙子。」跛道人躬身將氣團遞向女人。

接過氣團,仔細打量一副,女人好看的眉頭皺起,顯出不滿的神色:「賈府到底是倒得太快。不但走脫了秦可卿,史湘雲,李紈幾個,還少了那些計劃中,本應被安排和賈寶玉交纏上的女人;再加上此番使藥催使鼎爐作用,使魔種成型,致使魔種的成色差了許多啊。」

聽了女人的話,四個男人都是趕緊低下頭來,臉上一副惶恐不安的模樣。

「算了。」

女人雙手手掌一合,氣團立即散做七道氣流,順著女人雙手纏到女人身提上。最後找准了女人身上七處大穴,一頭鑽入了進去。直過了半個時辰,女人方才停下了行功,睜開雙眼。

「警幻之名今後在世上消去。」

「下仆明白。」四個男人齊聲低頭應是。

「從今日起,我為東君。焱。」

落魄員外甄士隱低頭拱手問道:「敢問東君,如今魔種提煉不盡如意,接下來該作何打算?」

東君低頭看了舞台上一身狼藉的幾人一眼,神色平淡地道:「宋國風波已起,各路牛鬼蛇神都將有所動作。新黨,舊黨,儒門,魔門,還有日月神教……我等勢單力薄不宜夾雜其中。」說到這裡,東君頓了頓,「遼國。我們去遼國,再如法炮製,再尋一貴族人物為我等溫養魔種。等魔種養成,再圖後效。」

「謹遵東君諭命!」

「還有這幾個人……賈寶玉鼎爐的作用已去,不必多管;倒是這幾個女人,賈雨村你好生安排,再有牢中你也挑幾個出來。我們到了遼國,還得需要些能拿得出手的人物。」

「下仆,明白。」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