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湖( 同人衍生 ) (59) 作者:zhumingcong(cpwn)

.

大江湖

作者:zhumingcong2021/7/26發表於:sis001

(五十九)

直到回到蘇州,一路上朱孟非都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胡金袖會主動送上門來。不過這美肉送都送上門來了,朱孟非感覺也沒有不吃的道理。至於事情的起因,得了便宜就別再賣乖了。

一行人到得城裡,大王鏢局便算是完成了任務。交割過了委託費的尾款,王盛蘭便是告辭離開,這時朱孟非出於生意場上的習慣,說了兩句諸如「生意興隆」、「財源廣進」之類討彩頭的話,可不料王盛蘭只是露出一個若有深意的笑容後,沒有接朱孟非的話頭,自顧就轉身走了。

王盛蘭最後那表情,讓朱孟非有些莫名其妙。只是人家的事情,他一個外人也不必費神多想,接下來他還是把心思放回自家的經營上才是。

說到經營家業,少不得就要應酬;而作為一個江湖人士,除了商業上的應酬,更少不得的是和各路江湖同道間的應酬;而在蘇州,說到江湖同道,就繞不開慕容世家和銀槍世家兩個。

兩個世家裡頭,慕容世家武力更強,在江湖上威望更高,可是行事有些清高孤傲(?),旁人想要上門拜見,那門檻可謂高不可攀。

至於銀槍世家,在蘇州經營更久,樹大根深,產業繁更多,雖然衣食住行樣樣都體現著世家高門的格調,可也就是因為要維持著這份格調,所以他們也更加地追求和氣生財,廣交八方朋友。

當初朱孟非一行離開蘇州時,也正是靠著張三娘的臉面,託了銀槍世家的照顧,讓朱孟非一家的產業在他們離開這許久的時間裡也能一直順利經營下去。

如此,於情於理朱孟非都必須上門拜訪,既是為了感謝對方的看顧,也是希望將來能繼續合作。雖然朱孟非經營的重心很快就要南移,可是這份善緣也還是有維持的必要。

所以,朱孟非回到蘇州不久,就上門遞了拜帖,約了時間在蘇州有命的「雲來樓」宴請了銀槍世家家主邱清波。朱孟非在應酬交際上經驗豐富,輕易就在酒桌上和邱清波一行打成一片,可謂賓主盡歡。

俗語說酒色財氣。

酒喝過了,接下來幾個男人就該在女人身上動腦筋了。

在這裡,朱孟非很明智地把選擇權交到了邱清波手裡,讓他挑去最符合自己口味的地方。

而說到這個地方,邱清波的選擇是——夢裡有樓。

聽到這個青樓的名字,朱孟非感覺起名的風格有些怪,可是隨邱清波一起來的幾個跟班都是眼裡放光,恨不得當下就到了地方享受一番。

按理說,邱清波和他的幾個跟班都是吃過見過的主,找女人也應該是眼光挑剔,可如今他們卻如此推崇一家青樓,朱孟非不禁有些好奇起來。

這青樓到底有什麼特別之處?

「沒什麼特別的,只是樓里的女人是全江南最漂亮的,最會伺候人的,最有氣質的,只要是男人夢裡想的,」夢裡有樓「里都有。」

朱孟非對此表示了極大的興趣。

一行人來到了地方,只見那大門並不如何高大,可在雕花間卻都鑲上了彩色的琉璃,在門後的燈火映射間,顯得有一種朦朧夢幻。

推開門,空曠的大廳里沒有桌椅,更不見燈火輝煌,反倒是一片昏暗,不是那種深沉的昏暗,而是暖融融的,帶著幾分曖昧的昏暗。

再往大廳里進去一些,一條水渠環繞在大廳之中,流水潺潺間,升騰的水汽飄散,被燈火映照,仿佛是一片霞靄籠罩不去,讓人仿若置身仙境。

走過水渠,後頭是一張碩大的石桌,兩個青春靚麗的小姑娘正帶著甜美的笑容,起身向著客人們躬身問好。

光是走了這麼一小段路,邱清波幾人已是醉了。

可朱孟非此時心裡卻有些出戲地想著:到底是那位同胞穿越過來開的會所,王公子嗎?

在櫃檯簡單填寫了一張表格,上面表明了幾人這次想滿足哪些性癖後,其中一個前台小姐姐便搖了搖鈴鐺,接著就有一個穿著一身素白貼身短裙的美貌少女走來,接過前台遞來的木牌後,在頭前領著幾人走入了一條走廊。

走廊曲折迴轉,一路上掛著許多的粉色紗燈,可哪怕走廊上沒有一個窗戶,眾人依舊感覺不到一絲煙火氣,反倒是嗅上一口,會感到有一股香甜的味道。

「薰香蠟燭,西域貴族的玩意兒,價格不菲啊。」

心裡估算著這青樓老闆的財力,朱孟非一路上已是送別了邱清波幾人進到房間裡,而他卻一直被服務員小姐姐一路領到了走廊的最深處,一扇明顯要更華麗一些的房門前頭。

「這是樓裡頭牌的房間?」

聞言,服務員小姐姐只是笑著,回了他一個會讓人心癢的好奇眼神後,躬著身離開了。

摸著下巴,朱孟非琢磨了會兒服務員小姐姐那意味深長的眼神,隨後推開了身後的房門。

房間的裝修是暖色調的,比剛剛的走廊和大廳也都要明亮一些。在牆上,是一幅幅明顯出自大師之手的浮雕,雕刻著一個個姿態媚人,豐乳肥臀的飛天女神像。那種神聖的妖冶,很容易就勾得人想入非非。

連朱孟非此刻都有些熱血沸騰了。

轉回頭,朱孟非舔了舔乾燥的嘴唇,目光看向房間正中的紗帳。裡頭,一個身穿宮裝的艷麗婦人一臉慵懶模樣地斜挨在大圓床上,嘴角含著四五挑逗的笑容,也在看著朱孟非。

「公子,走了這許多的路,可累了?」

宮裝美人開口,磁性的聲線中帶著一絲沙啞,聽著很是性感。

「茶壺裡的茶煮的剛剛好,公子可以自便。」

瞄了一眼桌上的茶壺,朱孟非邁開大步,走過了桌子,來到圓床邊上。一手撩開宮裝美人的裙子,一頭就趴了進去。

「嗯……嗯……唔……嗯嗯……舔得好……嗯……啊……舌頭……好深的舌頭……好有力……嗯嗚……公子好厲害……好會舔……嗯啊……」

宮裝美人臉上泛起了潮紅,半閉起的眼睛裡散發出能讓最鐵血的硬漢都瞬間酥麻的驚人媚意。檀口微張發出聲聲嬌喘,宮裝美人柔軟的腰間在不安分地扭動。

「嗯啊啊!咬上了!公子好壞……嗯啊……又吸住了……啊……好……好……哦哦……嗯嗚嗚……妾身的小豆豆被玩得好舒服哦……哦哦……舒服……哦!」

宮裝美人趴到了床上,激動的雙手抱住了因為快感而痴笑的臉龐,同時那對豐隆的園奶也被手肘夾得乳肉四溢,看著直想讓人抓上手用力地蹂躪。

「吸溜。」從宮裝美人身下起身,朱孟非抹了抹嘴便殘留的水跡,調笑道:「夫人好騷的身子,輕輕一舔水就流得床單上都濕透了。」

「哼嗯嗯……妾身越騷,像公子這樣的男人才會越喜歡啊。公子喜歡嗎?」宮裝美人回頭,給了朱孟非一個十足風騷的媚眼。

「當然喜歡。尤其,夫人你的屄吃過這麼多雞巴,居然還能這麼嫩。這種極品,我更喜歡。」說著,朱孟非全部撩開了宮裝美人的長裙,手指從她屁股上划過。沾滿了淫水的指頭在宮裝美人小屁眼上一點,不想隔著絲薄的褻褲,宮裝美人還能控制著撐大了屁眼將男人的指頭含住了。

被驚艷到了的朱孟非忍不住,指頭帶著褻褲順勢就在宮裝美人屁眼裡摳了起來,惹得宮裝美人又是一陣騷媚入骨的浪聲嬌喘。

「夫人不愧是品過萬千的雞巴的,連這小屁眼都是這麼靈動。」

「嗯嗯嗯!唔……哈咿……哈……公子……冤枉妾身了……嗯!啊啊……屁眼裡……痒痒的……好舒服!」

「哪裡冤枉了?沒有千人插,萬人干,夫人哪能鍛鍊出這一身騷肉?」說話同時,朱孟非的手指又用力往宮裝美人屁眼裡更深入了一些,爽得她渾身顫顫,小屄里淫水一陣陣地冒出。

「嗯……哈……哈……哎……咿啊……啊!嗯……冤枉……自是冤枉……妾身……雖也嘗過些不同的雞巴……嗯哼……可那也決說不上多……」

「不多?」朱孟非滿臉的不信。

「嗯……要是被乾得多了,妾身的小屄然後這般粉嫩?」

「真不多?」

「嗯哈……要是妾身被乾得多了,可就賣不起這般價錢了。」

朱孟非聞言想起在前台那填的表格,上頭明碼標價,他把除了一些重口的變態項目意外,幾乎全勾上了,最後結算足足要收他八千兩白銀。貴,是真的貴。可他此時看著床上,只是因為年齡樣貌才輸了張三娘半分的宮裝美人,他是放聲哈哈大笑,贊同宮裝美人說得在理。

扭過頭來,宮裝美人也是吃吃地笑著看著朱孟非,眼裡頭邀請的意味已是濃的不得了。朱孟非心頭一熱,馬上扯掉了兩人的衣服,抓著宮裝美人雙腳往兩邊大大地打開,然後一挺胯下讓對方目瞪口呆的大雞吧,再一用力挺腰,當即一桿入洞,直插到底。

「哦……哦……呃……哦……呃……啊……啊!」

「哦,爽!夫人屄里的肉縮起來了,這是一插就泄了?」

面對朱孟非的調笑,宮裝美人只是張大嘴巴,如離了水的金魚般,艱難地喘息著。這模樣看得朱孟非得意大笑,也不管她情況,挺起腰就是瘋狂一陣瘋狂打樁。

「我干、我干、干、干、干!哦啊啊!干啊!」

「咿……呃……呃……啊……啊啊啊!哦哦哦……噢喔……哦哦哦!」

「雞……雞……雞巴……大雞吧……哦哦哦……乾死了……乾死了……哦哦哦!你要干破我的屄了!咿……咿咿咿……呀啊……啊啊啊!!」

「第一次……第一次見到的大雞吧!嗯哦……喔我……哦哦哦哦哦!!好大……大雞吧……唔嗯……哦哦哦……齁哦……哦哦哦……哦!!!」

「齁……齁……齁哦哦哦!!這大雞吧好爽……我愛死它了……咿呀呀呀呀!!好爽!被乾得好爽!爽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哦哦……爽啊!!!唔咿!啊啊啊啊……嗷嗷嗷……啊哦……哦哦……哦!!!!」

宮裝美人伸直了她那纖細白皙的秀美脖頸,發出一聲仿佛能穿透雲霄的高亢淫叫,屄里的嫩肉收縮到了極致,子宮大開間,一大波溫腥的陰精噴射而出,打在朱孟非的龜頭上,爽得他身子骨一麻,幾乎就要忍不住射出大波濃精來了。

好懸朱孟非及時運起《歡喜禪》,不但徹底壓下了射精的慾望,更是精氣迴轉強化,整個人精神一振,感覺力量無窮,就連胯下大雞吧也是更硬了三分,整一個殺氣騰騰模樣,讓宮裝美人即使在高潮失神之間,也被激得本能地心頭顫顫,臀股緊繃,原本就要到頭的高潮噴精居然又續上了一波腥騷的精水。

眼看著美人雌伏,正該是男人雄風大展的時候。朱孟非卻突然驚覺,一股奇異的真氣居然順著宮裝美人的子宮流出,想要借著他的雞巴侵入他體內。只是這真氣微弱,剛剛入體就被《歡喜禪》運功吞噬掉,然後還順勢反衝而出,借著那真氣原來路徑,侵入了宮裝美人體內。

剛剛這女人使的……是雙修功法?她會武功?

朱孟非看著還高潮癱軟在床上的宮裝美人,一臉的驚疑不定。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