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湖( 同人衍生 ) (53) 作者:zhumingcong(cpwn)

【大江湖( 同人衍生 )】 (53)

作者:朱明聰2021/6/17發表於:sis001

休整了一夜,朱孟非帶著幾女上路回到了蘭州。

張三娘和閔柔聽說朱孟非回來,本來是很高興的。就是在見到他帶回來了三個大小美人,尤其是還有石觀音這個從骨子裡就透著風騷的女人,閔柔是無所謂,可張三娘的笑容就顯得太燦爛了,朱孟非都感到有些刺眼了。

直到吃完晚飯,朱孟非伺候著兩女回了房間,可那時候他的腿是瘸著的。因為在吃飯的時候,他的腳就已經被張三娘差不多踩踵了。

把兩女送到了房間,就在朱孟非準備關門,然後回房間搽藥酒的時候,張三娘一手指頭用力點上了他的胸膛,讓他拖著瘸腿身形是一陣搖晃。

「說好了,就是在我和閔師妹懷孕的這段時間我們睜隻眼閉隻眼,孩子生下來以後你得給我收斂一點。」昂著頭,嘟著嘴,張三娘一副憤憤不平的模樣。

「呃,你說的是什麼事情?」

聞言,張三娘「哼」了一聲,又是一指頭重重戳到了男人胸前,這回是直接戳得他連退了三步:「你自己心裡有數。」說完,張三娘是趕蒼蠅似的連連揮手,嘴裡罵罵咧咧地讓朱孟非趕緊滾。

聽話地出了房間,並且關上房門,朱孟非就聽旁邊閔柔房間裡傳來一聲輕巧的調笑。轉頭看去,「啪」的一下窗戶就關嚴了。手裡摸著下巴轉回頭來,看著張三娘的房門,朱孟非也是一笑。

這傲嬌的女人,還真是新鮮的體驗。

接下來幾天,朱孟非倒不至於馬上就放開了和石觀音乾得天昏地暗。不說不利於家裡幾個大大小小的女孩子的教育,就是他孩子他娘的心情也總得照顧一下。只有讓她們都伺候順心了,往後才好放得更開嘛。

所以,幾天來他是對兩女噓寒問暖,鞍前馬後的,貼心得不得了。就是兩輩子第一次這麼對女人這麼放低身段,覺得有點累。

這一日,午飯後,朱孟非貼心地在兩女午睡前,按她們各自的口味送上一碗小小的燉品,讓她們的身子能在西北的寒冷正月里更暖和一些。就在兩女慢條斯理品著暖融融的燉品時,白飛飛敲門,給朱孟非送上了一封信。

「嗯,死老頭寫的?」

燕駝龍如今在南方為朱孟非組建勢力,每個月都會固定給他寫信彙報一下他手下勢力的情況。哪怕他之前幾個月沒有回信,都不曾停過。可現在通信的時間還沒到,燕駝龍卻突然來信,估計事情不小啊。

心頭有所猜想,朱孟非臉色嚴肅了些。一旁的閔柔和張三娘見狀,吃東西的動靜也都放得更輕了。打開信封,朱孟非抽出信紙細細讀過,隨後臉上露出思索的神情。

燕駝龍來信里說的事情……魔門派人邀請他們去東海參加一個大行動?魔門為什麼會找上他們?之前他和燕駝龍商量時意見一致,魔門的一些資源可以用,但是最好不要牽扯過多。因為魔門裡頭勢力盤根錯節,山頭林立。雖說現在看似都統歸在蕭東樓手下,可是誰又知道底下各自有多少的算計?

兩師徒都擔心,要是和魔門牽扯過多,到時候捲入他們的內鬥當中可是得不償失的事情。所以現在朱孟非手下只有田蜜一夥可以算作是魔門中人;另外一批是當初步霄霆在越李掌權時策反或吸收,敗於他手的政敵的部下。以步霄霆的做派,這些人和他心腹的魔門子弟間隔閡深厚,只是他手下的外圍炮灰,當初要不是迫於形勢不投靠就得死,他們是不會上步霄霆這條賊船的。所以朱孟非要組建自己的核心班底,這些人可以爭取。至於能力,能步霄霆看中的能力不會差到哪裡去的,問題也就是忠心與否罷了。而這,卻是以後要考驗朱孟非收買人心手段的高明了。

朱孟非和燕駝龍,都和如今中原魔門接觸不多,照理他們有行動也不應該找上師徒倆才是。

可如今,蕭東樓不但邀請了他們,而且態度誠懇,這就值得讓人深思了。

「是老頭手上的辛秘傳承嗎?」

不過思考一陣,朱孟非便已經得出了和燕駝龍一樣的推斷。而按照燕駝龍來信上說的,既然用得上他手上的辛秘傳承,怕是真的有利可圖,所以他打算去一趟東海。來信是詢問他什麼時候能回去主持大局,或者再派一個得力助手過來。就像那三大惡人——雲中鶴因為在大理傻乎乎地對刀白鳳出手,被確認了兒子身份的段延慶直接下手宰了,所以如今四大惡人變成了三大惡人——燕駝龍就在信的開頭稱讚他們如今乾得不錯。

「飛飛,叫觀音奴過來。」

白飛飛離去,很快石觀音就來到了門外,但是沒有得到傳喚,她在門外行禮後,就一直低眉斂目地站在那裡。

「你收拾一下,明日出發去高州。」朱孟非手中一拋,幾張信紙便疊得整整齊齊地飛到了石觀音面前。她雙手接過,迅速地瀏覽了一遍,隨後嬌聲應了聲「奴婢明白」,便是轉身走了。

石觀音走後,朱孟非又推演一番,按照燕駝龍先前來信彙報的如今高州那邊的情況,石觀音是毒人傀儡不會背叛,武功高強,心機和手段毒辣,再有段延慶在一旁輔助,壓服那邊問題不大。於是放下心來,伺候著張三娘和閔柔舒舒服服地睡了個午覺。

晚飯後,陪著兩女散步後又聊了會兒天,在白飛飛和鍾靈再一次的感動中親自為兩女洗過了腳,上床睡了。朱孟非才回了房間。

還不曾入門,朱孟非就聽見從敞開的房門處,傳出了一陣陣靡靡之音。

「嗯……啊……啊……豆豆好爽……啊……啊……呀嗯……嗯……粗粗的……進……進來了……唔……啊啊……」

走入房間,朱孟非往門旁瞄了一眼,就見石觀音M字開腳攤在那,一手使勁搓揉著陰蒂,一手拿著跟粗大的木頭假雞巴在屄里又是抽插又是旋轉研磨的。那騷樣,只看了一眼,朱孟非的雞巴就硬挺到頂了。

「嗯……呼……嗯嗯……嗚……啊……啊……雞巴……騷母狗想要雞巴……嗯哦哦……屄里好癢……」

看著朱孟非走入房間,石觀音翻了個身,將一雙大奶壓扁了在地上,挺起渾圓肉感的屁股正對著朱孟非的方向,兩手抓著假雞巴在屄里抽插得更加狂猛了。

「嗯……嗯嗯……嗯……呃……主人……主人……賤奴要雞巴啊啊!賤奴要主人的雞巴肏!哦……咿唔……哦哦哦……肏賤奴的爛屄……求人用大雞吧肏爛賤奴的爛屄!」

「嗯吔……主人……賤奴屄癢求肏!嗯……嗯……啊啊……咿……啊啊……賤奴被肏爛了的屄好癢……唔啊……啊啊……賤奴要主人的大雞吧止癢……嗯哦……唔唔嗯……呃……啊啊!」

石觀音叫聲越來越淫賤,手上的動作也越來越快,一邊抽動假雞巴,她還一邊不住地搖著自己的肥臀。每逢她屁股搖到高處時,她總是猛地一下縮腰,然後她的屁股肉回收時總會引起一陣左右彈跳,盪出一圈圈肉浪。讓人看了,忍不住就要給抽上一巴掌。

「嗯啊!謝謝主人……嗯哦……哦!」

朱孟非上前重重地抽上了肥臀,留下了一個又一個紅紅的巴掌印,讓石觀音是獻媚著大呼過癮。

「你這騷貨!」

「吔……吔……是……我是騷貨……主人的騷貨……嗯……哈……哈……請主人……隨意地肏弄騷貨……干爛騷貨的屄!」

罵上一聲,石觀音臉上表情變得更加卑賤,雙手從大腿下伸出,扒著屄洞使勁地望了兩邊拉開,朱孟非屄肉一抽一抽的,硬是把深留在屄里的木雞巴給擠得掉到了地上。

「你他媽真是又騷又賤!」

說完,朱孟非又是一巴掌拍到石觀音紅腫的屁股上,直爽得她「哦哦哦」地連聲叫喚,同時屄洞一開,連噴了三小股騷水,是被打屁股打出了一個小小的高潮。

看著石觀音搖得越發狂亂的肥臀,朱孟非惡狠狠地笑了一聲,摸上了她屁眼,兩隻手指用力地將它撐開了;隨後拿起用盆景上的鵝卵石被綢布包成的肛珠,對準了石觀音的屁眼往裡頭就是一塞。

「嗯哦哦……主人好粗暴……好喜歡……呃……呀……啊啊啊!主人……主人……玩死賤奴吧……玩爆賤奴的屁眼……咿……唔哦哦哦!」

感受著屁眼裡被大小不一,圓頭厚角的刮蹭著,石觀音又撐又痛,但是臉上更多表露的是已經爽到骨子裡的賤樣。

「走。」

一聲令下,朱孟非已是走出了房門。石觀音一看,立即爬起身子迅速跟上。裸著身子,她就這麼爬到了花圃冷硬的泥土上。在男人一昂下巴的示意下,她立即爬到大樹底下,抬起一隻腳,沉醉著暴露的快感,胯下一松,金黃的尿水亂濺了一地。

「騷母狗,尿個尿都要亂抖屁股!你看你把地都給尿花了!」

「對不起主人,是……是騷母狗太騷了,欠肏……」

「啪」的一下石觀音屁股上突然遭了朱孟非一腳。

「母狗能說話的嗎!」

「吔……吔……汪汪……嗯哎……汪……」

吐著舌頭,喘著粗氣,漲紅著臉,軟噠噠的舌頭邊上,口水不住地滴落,石觀音是一臉嗨到快要失神的模樣。

「再給你一次機會。」

大口地喘出兩口氣後,石觀音一臉迫不及待地甩著兩顆大奶追上了朱孟非的腳步,穿過院門,來到天井。

朱孟非再次一昂下巴,石觀音也不避諱雜院裡的兩個還沒睡的丫鬟正躲在門後偷看,反倒感受著丫鬟眼裡的震驚、鄙夷、好奇還有想入非非的火熱目光,她感到自己越發地夾不住尿意了。搖著屁股爬到通往正堂的台階前,特意調了個角度,讓丫鬟能看清自己的屄,這才抬起腳,在她人的注視下憋出又一泡騷尿來。

等她尿完,朱孟非滿意地上前,抓起綢布肛珠往外扯出了一節。

「嗯啊……哎哎……汪……汪……」

鵝卵石的鈍頭刮過肛肉,屁眼已被挑起性感的石觀音當即就是爽叫出聲,手下支撐一個不穩,幾乎要跌到自己剛剛尿出的尿漬上。

「叫!」

說完,朱孟非一抬石觀音的腰身,她的屁股就朝天懟到了朱孟非小腹。屄洞正就對上了朱孟非的雞巴。隨即石觀音就感到男人火熱的雞巴粗暴地捅入了自己屄里,直擊屄洞深處。

「哦哦哦……哦!主人的雞巴好爽……粗粗的……爽……好爽!嗯啊……啊……嗷嗷嗷嗷嗷!大雞吧……大雞吧干進來了!主人的大雞吧!哦……哦哦哦哦!」

「嗯哎……啊哦……唔……喔喔……喔噢……哦哦哦……齁哦!雞巴……齁哦哦哦……主人的雞巴……好粗……好硬……唔哦哦……齁……齁齁……嗚……哦哦哦!」

「齁噢……喔喔……花心被主人干爆了……被主人的粗雞巴干爆了!齁哎……吔吔吔!主人乾得賤奴爽爆了!!」

「主人……主人好猛!主人雞巴好爽……吔……咿啊啊……乾死賤奴……主人乾死賤奴……哦!喔……噢噢……哦哦哦哦哦!!」

「嗯哦哦……喔……哦哦哦!干爆賤奴的屄!喜歡主人粗暴……繼續干……哦哦……賤母狗的屄要主被人肏爛……哦!!」

「乾死賤奴吧!齁哦哦哦……噢……噢噢……哦哦……唔哦……嗯哦……齁齁齁!!騷母狗的母狗屄要主人干爛……爽爆了……啊啊啊啊!!!」

「那麼爽,爬出去,找男人干爆你!」

「啊咿!咿咿咿咿!!爽雞巴……母狗最爽主人的大雞吧!!!男人……雞巴……主人喜歡看……賤狗就給別人干!!!哦……喲……唔哦哦哦!!!!」

「一聽能多吃雞巴就爽了是吧?騷貨,肏爆你!」

「雞巴……雞巴……雞巴!吔……咿……咿咿吔……啊啊啊啊啊!!爆……爽……雞巴……爆爽……啊……啊啊啊啊啊!!!唔……呃呃……屄心……熱……爆……爽爆了!唔……哦哦哦哦哦!!!!爽爆……齁……齁齁齁齁齁齁……哦!!!!!」

身子一震,石觀音連聲高亢浪叫,隨後人就不動了。朱孟非雞巴捅到子宮口上又使勁磨了一陣,等爽到腰椎開始發酸,他把雞巴一拔,當即就像開香檳似的。「啵」的一聲,一大潭陰精騷水從石觀音屄洞裡噴將出來,打濕了朱孟非整個小腹和大腿。

龜頭上被騷水這麼一激,朱孟非也是深吐出口氣來,馬眼上連噴出一波波的濃精。就像是大翻了漿糊罐子一樣,白濁的濃精蓋了石觀音滿背滿臀都是。

眼裡紫紅豪光退去,朱孟非稍稍整理好身前衣服,語氣漠然地對地上的石觀音說道:「記住明天別誤了出發的時辰。」說完,也不管雜院已然敞開的大門後,兩個一邊看活春宮,一邊自己摸爽得攤倒在地的兩個丫鬟,抬步就往自己房間走去。

「嗯?」

突然間,朱孟非感到背後的西院門後似有動靜,當即一展身法,迅猛地竄過院牆落地。打眼一望,卻是什麼都沒有。邊角陰影處也都沒有藏人。狐疑的朱孟非又在院子裡繞了一圈,確實沒有發現什麼端倪,不像是有人入侵的模樣。還不放心的朱孟非又隱到一旁等了一會兒,眼見真的沒有什麼不妥,這才回了房間。

西院的一間房間裡,兩個女孩一手狠勁地互相捏著對方大腿和腰間軟肉;另一隻手則仿佛是要憋死對方一般的緊緊捂住了對方的嘴鼻。確認了朱孟非真的走了,兩個女孩才給子鬆開了手,瞪眼看著對方,手上是揉著已經被掐紫了的部位。兩人一副齜牙咧嘴的模樣,可愣是不敢發出一點動靜,連呼吸都被她們硬生生壓到了最低。

過了許久,兩人都緩過了勁來,尷尬地對望了一眼後,其中一個女孩起身打開房門,別著腳,以一個怪異的姿勢慌張地走回了房間。剩下的女孩關上房門後,雙腿磨了磨,隨後嗚咽一聲捂住了臉,同樣別著腳,以一種怪異地姿勢走向了床鋪。就是她這不看路的模樣,才走到半路就被凳子絆了一下摔地上了。爬起身來的女孩發出一聲更形羞憤的低鳴,隨後一頭就衝到了床上,用被子把自己的頭蓋得嚴嚴實實的。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