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湖( 同人衍生 ) (29-31) 作者:zhumingcong(cpwn)

.

【大江湖】

作者:zhumigncong2021/4/3發表於:sis001

二十九章

「險死還生啊。」

朱孟非一臉輕鬆地走上燕駝龍幾人所在的山頭。在山下,高氏家兵收到他的命令,雖然不解,仍舊讓開了路,讓鐵嘯求衣帶著剩餘的人馬,還已經被朱孟非重創,下半身已經註定要在輪椅上過的赫蒙天野一路往南退去。

「你小子死不死的是你的事,可你要壞了我的大計,那你就他們攤上事了。」

一把攤開雙腳,大馬金刀地坐在馬紮上,燕駝龍碩大的頭顱一揚,用著鼻孔,一副神氣活現的模樣,都不用正眼去瞧朱孟非的。他這屌模樣,氣得朱孟非當場送了他一根中指。

師徒兩人隨後又是一陣嘴炮互懟,直到閔柔上前上上下下地照看著朱孟非傷勢,卻意外發現,不但那些朱孟非本就不在意的皮外傷,就是那給步霄霆轟出的內傷居然也都痊癒了。

燕駝龍這才停下了師徒倆的日常互懟,開口問道:「小子,收穫怎麼樣?」

「還是你自己檢查一下吧。」

朱孟非對《移天神訣》實在不怎麼理解,也不知道吸乾了步霄霆的移天真元到底是多大的收穫。只得上前伸出手來,讓燕駝龍給自己檢驗一番了。

「運功。」手指搭在朱孟非脈門之上,細細感受了一番對方體內移天真元的運行以後,燕駝龍滿意地點了點頭,「還行。步霄霆修了七十年的移天真元,你至少吸收了四十年的分量。」

「四十年……看來他和藏鏡人還有史艷文的交手,消耗不小啊。」朱孟非皺起眉頭,似乎有些不太滿意。

「你小子就知足吧。有這四十年分量的移天真元,足夠你分成四份。然後只要你按照我之前傳你的功法,慢慢地就能重新將移天真元練回來。到時候足夠你保持青春到百歲的。」

燕駝龍說的功法,是當年步霄霆在大宋境內起兵叛亂失敗以後,趁著步霄霆勢力大亂的時候抓捕了他幾個親信族人後,拷問出來的關於《移天神訣》的修煉功法。雖然得到的只有比三分一多一些的內容,但是以燕駝龍的聰明才智,已經足夠他設計出專門針對克制《移天神訣》的功法了。而到了後來,燕駝龍練功走火入魔,一身武功不得施展,為了重拾武功,他便又將主意打到了《移天神訣》頭上,重新修改了當年的針對性功法,增加了能夠吸取移天真元的部分。然後,只要燕駝龍能找到一個信得過的人掌握這針對性功法,找機會從步霄霆那吸取來十年份的真元,他就能重拾一身堪稱當世頂尖的武功。

作為燕駝龍唯一的承認的弟子——雖然當年只教了他讀書,學習兵法權謀——師徒倆對對方都有足夠的信任。那自然朱孟非就承擔起了吸取移天真元的重任。

而燕駝龍只要十年份的移天真元足以,剩下的自然就算作了他給弟子的福利了。

至於剩下的移天真元朱孟非怎麼用,還用說?

朱孟非自己一份,張三娘和閔柔各一份。雖然兩女修煉不了移天神訣,甚至燕駝龍那的殘缺版都沒有傳給她們,可只有這十年份移天真元一直在,足夠她們青春常駐到五六十歲的。這對女人來說,還真是無上的誘惑。

燕駝龍甚至已經預見到了,等朱孟非按照自己傳下的殘缺版,以一個低下的效率重新修煉增加了移天真元以後。他便能以此作為聯姻的道具,籠絡一個又一個的江湖俠女及其背後的勢力為他賣命了。

有這麼一份大禮,朱孟非自然更是會發揮主觀能動性,為這一次算計步霄霆拼盡全力。

「她怎麼辦?」

一番甜言蜜語哄過了對他擔心不已的閔柔,朱孟非又是拉過張三娘,大方地和她膩歪了好一陣以後,卻是轉頭看向田蜜,讓後者交疊身前的雙手不期然一緊,後背更是悄悄滲出了一層冷汗。

「你手下缺人,就帶著唄。」

「你信得過她?」

「無關於信得過,信不過。而是她現在走投無路,她還有得選嗎?」說完,燕駝龍深深地吸了一口煙,自信地連回頭觀察田蜜的念頭都欠奉。

「田蜜見過主公,見過老爺!」

田蜜趕緊跪下,以最完美,最謙卑,最虔誠的姿態、表情和語氣,表達了自己的忠心。

因為她很清楚,燕駝龍說的對,她真的走投無路了。

在這一個多月的時間裡,是按照燕駝龍的吩咐,成立了「魁隗堂」這個皮包公司;因為步霄霆在被藏鏡人奪權以後,包括在商業上都多有使用馬甲斂聚財富,所以這並沒有引起他及一干手下,尤其是田蜜上司的注意。等到田蜜拿下了那些被高氏暗中煽動,勾結越李卻暴露了行藏而被抄沒的產業,然後換回了大筆物資以後,步霄霆等一眾勢力高層只對她讚賞有加的。也對她被燕駝龍識破身份後,又被對方使計逃脫的事情既往不咎了。

可實際上,她抄底那些產業的時候,實際的花費只有其中不到兩成用來打點官府而已。因為有刀白鳳這個鎮南王妃遞帖子,又見得田蜜一方這麼會做人,地方上是根本沒有任何阻力。如此,田蜜就以一個超低價抄底了這些官府罰沒的產業。至於剩下的,從步霄霆手下那調撥來的購地資金剩餘,自然是都進了朱孟非的腰包。

然後,她再在帳上表現出和多個商行的交易過程——這些商行當然都是朱孟非他們弄出來的皮包商行——就名正言順地將那些產業全都名正言順地轉到了朱孟非手裡。

接著,燕駝龍以田蜜的名義,控制她的手下,將步霄霆某個武備倉庫里一批還能使用的武器兵甲以及存糧做舊,轉入待處理廢品當中。再從那些抄家的傢伙產業里的武器——這些勾結越李的,大多都是有家有業的武林人士,或是地主豪族,家裡都有豢養私兵護衛的。有私兵護衛,自然就會有武器,而以大理國情,這些人家裡真正還有違禁地存著不少盔甲。——燕駝龍他們就用這些兵器頂替,帳上卻註明是新造兵甲歸入步霄霆的武備倉庫之中。反正步霄霆雖然手下只有幾千的兵馬,可他的後勤物資卻是以十倍的規模在儲存的,所以只是動了一處倉庫問題不大。況且,只要能瞞上這一個月,有問題也都變成沒問題了。

所以光從帳面上來看,田蜜這番操作確實為步霄霆大賺了一筆。

可實際上,重新入庫的兵器全是舊貨,品質比原先倉庫里的還要差了一等;

包括後來入庫的,也是從那些罰沒家產裡頭的糧食,也都是陳糧,價值比原先那批低得多了。而原先那批兵甲及存糧,卻被朱孟非拿來武裝了高氏家兵。正因為身上的兵甲都是同樣款式的,所以朱孟非一開始才能一路瞞過步霄霆布置的外圍偵查,直入戰場核心地帶。

朱孟非用步霄霆自己的兵甲武裝了軍隊,幹掉了步霄霆。而步霄霆一死,他手下勢力必定四分五裂,多處秘密經營的據點,必然是他那些還活著的手下的搶奪目標。而早在一開始,田蜜就按照燕駝龍和朱孟非的吩咐,讓她手下能調動的所有勢力,控制了好幾處據點,包括那一開始就被他們安排上了的武備倉庫。全都調開了別人的勢力手下,置換上了田蜜的人手,牢牢掌握住了一大批財富和物資。

還有那些被抄底的產業,在步霄霆剛出兵之初,朱孟非就讓刀白鳳安排人幫著全部出手了。這樣一來,朱孟非沒花一分錢,全憑撬動步霄霆的資金,就白得了一大筆財富。嗯,全部換成金銀以後,他發現萬劫谷好像有點放不下了?

現在大勢已定,田蜜坑害主公步霄霆,致使他敗亡的事實,讓步霄霆手下的死忠對她恨之入骨。她自忖這是個必死之局,出發她能抱上朱孟非師徒的大腿,才有可能有一線生機。而那些並非步霄霆死忠的,不對,應該是就連那些死忠,其實現在對他們來說,最需要考慮的一點就是,未來如何生存下去?

步霄霆在大理國內搞出這麼大一攤子事,必然會面臨大理的清算。而步霄霆的部下們,再怎麼眼高於頂,他們也不會蠢得以為能硬剛一個國家。所以出走大理就是理所當然的。不過往哪個方向走,卻得費一番思量。到底是重回中原,求中原魔門重新接納他們;還是南下越李,投靠於藏鏡人麾下?

可不管是哪個選擇,帶著大筆的資金和資源都是必須的。那不但是他們立身的根本,還是談待遇的籌碼。

所以繞回來,步霄霆的遺產如今必定成為了他那些倖存部下們爭奪的焦點。

這麼一來,占了先手的田蜜,就有足夠的時間,帶著手下人馬和資金,跟隨燕駝龍,先為朱孟非南下作準備了。

這,也是師徒倆一早就謀算好的。

「老頭,你要南下,先去高州,幫我搞定幾塊地皮。」

說著,朱孟非拿著唐刀。絆在地上畫出了高州的地圖,相當細緻。燕駝龍看了一眼,便都記下了。

這幾塊地怕是有礦。

燕駝龍曾經真正走遍了大江南北,高州和海南的土地情況他心裡也都大概有數,再結合朱孟非之要乾的事情的情況。他馬上就判斷出朱孟非圈地的意圖,心裡也對此做出了相應的安排。

談論清楚了此次謀劃的事後情況,眾人便是立即離開了地方,卻是和史艷文都有所默契,互相併沒有碰面的意思。

一個月後,燕駝龍已經從朱孟非那接過了十年份的移天真元,武功已經恢復了大半,是能吊打田蜜的程度了。於是他便帶著田蜜南下,為朱孟非打前站去了。

而至於朱孟非,他還有自己的計劃,必須繼續北上,往西夏去一趟。

晚上,萬劫谷,張三娘的房間裡。

今夜,小張菁早被閔柔接到了自己房間裡,張三娘便早有預料朱孟非今晚一定會潛入自己房間。

果不其然,她才剛剛洗完澡,男人就像是掐著點似的。不過剛擦凈了身子,浴袍連帶子都沒有繫上,朱孟非就用一根鐵絲挑開了門勺,故作鬼祟地跑進了房來,然後後腳一踢將房門帶上。

男人臉上露出一副猥瑣又討好的笑臉,微躬著身子,墊步向張三娘靠近。不料走到半途,張三娘突然一腳頂到他的胸口,拒絕了男人的繼續靠近。

朱孟非有些愕然地抬頭,就見張三娘雙手環抱,將胸前豪乳是擠得更飽滿壯觀了。可她臉上卻噘著嘴,一副慪氣表情,居然使起了小性子。

「哼,混蛋。滾出去。」

【未完待續】

三十章

張三娘這一副吃醋的模樣,朱孟非當然知道是因為什麼。不就是移天真元的雙修轉移,他昨晚是先選的閔柔嘛。雖然她和閔柔是真的好姐妹,也認下了兩人共侍一夫,可該發小性子的時候,張三娘依舊會發小性子。

朱孟非覺得這不是什麼問題,不過情趣而已。

「主子,奴才伺候你洗身子。」

說完,朱孟非突然就單膝跪倒在了張三娘身前,霎時間就嚇得張三娘縮腳後退。可是朱孟非眼疾手快,她黏在男人身上的腳才剛剛離開,已是被對方一把抓住。然後,她就見男人居然伸出舌頭來,從下到上舔了一遍。

男人的舉動,讓張三娘目瞪口呆,直到腳心傳來一陣酥癢,隨之她就感到自己腳上酸軟一片。她腳指一皺,就要縮回玉足。只是男人手上抓得牢牢的,舌頭更是纏上了她腳趾,又濕又軟的,讓她心裡酥酥的。

「哼嗯……癢……嗯……」

男人一口含住了那細嫩的腳指頭,嘴巴里舌頭沿著指甲滑過,舔弄上香滑白嫩的指肉,隨後雙頰一凹一吸。「波」的一聲,張三娘就覺得自己的腰軟了,顫顫的,幾乎要撐不住身子了。

朱孟非右手一招,紫色真氣一掃而出,拖過了旁邊的凳子墊在了張三娘身後。隨後男人舌頭從其餘四個腳趾頭那剔透的指腹上滑過,再張嘴一含一吸。

「嗯……嗯……啊……哈……嗯……嗚……酸……腰……嗚……」

又是「波」的一聲,張三娘再也站不住了,一屁股就坐到了凳子上,嘴裡「嗚嗚嗯嗯」的發出一串嬌喘。

「主子,奴才伺候得可還舒坦?」

看著男人三分討好卻帶著氣氛挑逗的眼神,張三娘是俏媚地瞪了他一眼。那風情萬種的,讓男人心底又滾燙了幾分。

「哼……嗯……嗯……嗯……你……嗯……奴……奴才!哼,你這奴才,這算什麼伺候,伺候得我腳都髒了。」

忍下喉間的喘息,張三娘眯起一雙已是潤出水來的鳳眼,緋紅的俏臉稍稍一抬,嘴裡嬌嗔著罵了一句,腳上卻輕輕掂到了男人臉上。在男人鼻頭間,唇角上,下巴處一一滑過,又使些力氣印到了男人的臉龐上。

男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一臉陶醉地享受起浸潤到喉間鼻頭的女人香。張三娘滿意地更揚起了螓首,傲人的豐胸也是跳動著往上一挺,勾人的意味已是十足。

將張三娘的玉腿扛在肩上,男人的身子順著這美腿忽然往前一突,跪倒在了美人胯下。雙手將那袍服往兩頭一扯,腦袋便急不可耐地湊到了張三娘肉屄之上,舌頭靈活地撬動開了女人精緻的屄洞。

「嗯……哦……呃……哦……哦……這……嗯……你這奴才……就這點能耐了!嗯……嗯……啊!這……嗯……這……舔深些……唔哦!奴才……奴才……你這混蛋奴才!哦……哦……唔哦!」

「混蛋!用心……嗯哼……嗯……用心些!哦……呃……你……說要伺候我的……哈……,嗯……哈啊……啊!要用心……不然……不然我罰你!咿!呃……咿嗯……嗯……嗚……嗯!」

「哈啊啊!奴才……好……嗯……好奴才!伺候得主子我高興……哦!好啊!嗯嗯……哦……啊……啊……哦吖……咿!賞……好……賞!奴才……伺候得好……我要……嗯……賞你……賞……哦!噢噢噢!」

男人用鼻子頂了一通張三娘的陰蒂,隨後抬頭,牙齒一咬!張三娘原本滿足的俏臉當即一抬,銀牙碎咬間,喉間就是發出一陣陣爽快的低吼。她右腳箍住男人腦袋,左腳往男人腰上一盤,直把男人肉緊地纏死在了胯下,雙手更是死死地抵住了男人的腦袋。然後肉屄上一陣絞纏,便是噴出了一蓬蓬陰精灑到了男人下巴上,打濕了一大片。

等張三娘泄完了陰精,男人一手扶上了她的後腰,一手摸上翹臀,抬起頭來,舌頭從下巴卷上了些許陰精嘗了嘗,只覺一股腥甜的味道滿溢到了口腔,隨後直沖喉嚨。

朱孟非感到渾身上下熱得都快爆了!

「哼……哼……奴才。」張三娘雙手搭到了男人肩膀是,高傲卻又媚眼如絲地盯著對方,「伺候我更衣。」

「奴才遵旨!」

朱孟非雙手往張三娘渾圓碩大的翹臀上一托,猴急地將她抱起,飛奔到了床上。雙手順著圓股纖腰往上一順,手上勁力一震,是直接地就把張三娘身上浴袍給震碎。

就在這時候,張三娘伸出一條腿來,在他腰間輕輕一頂,隨後嫩白精巧的指頭夾上了腰帶。在她媚眼挑逗間,將那修長有勁的大長腿往外繃得直直的,扯開了男人的腰帶。

朱孟非火熱的目光從那潤翹的腳尖,一路順著白玉般晶瑩的小腿,到渾圓緊繃的大腿,再到兩腿間水光耀目的肉屄。

一路的風景,刺激得他雞巴漲硬得生痛。朱孟非再也忍耐不住,直接強猛地扯開了褲頭,挺舉著雞巴就要向前一肏到底。

不想這時候,張三娘另一隻腳伸來,不防被她在胸前用力一踹。直被踹得往後跌躺到了床上。

「哼,你這奴才,居然想趴我身上?好大的膽子!」

張三娘鳳目微眯,嘴角冷笑,一隻腳還踩在了朱孟非胸前。她身子是一步步地挪到了男人身上,居高臨下地盯著男人的臉,艷紅舌頭突然在唇角上舔了一下。然後,她火熱的嬌軀是漸漸下沉,輕車熟路地用肉屄壓下了龜頭。接著一用力……

「嗯……呃……呃……啊哈!嗯……好……好硬……」

朱孟非躺著,好笑地看著張三娘在那表演,把自己演得嗨了起來。直等雞巴懟到了她深處,他才伸手往張三娘胸前激凸的奶頭上用力一彈,再捏緊了用力一扯。

「哦……呃……呃……啊……啊呀……啊!你……混蛋……別……啊……啊啊……嗷嗷嗷!」

「小娘皮!在床上演一演就當是情趣了,居然還演得自己全陷進去了!看我振作夫綱,把你鞭撻回現實!」

男人雙手抓死了張三娘的腰肢,胯下兇猛地一頓連肏,直乾地張三娘螓首高揚不住淫叫,胸前一對豐圓大奶是上下飛舞,劃出圈圈淫蕩弧光。

「哦!哦……啊……啊……咿啊!混……咿……吖……啊啊……呀……啊啊啊!混蛋……你這混蛋……嗯……嗯嗯!奴才……混蛋奴才!哦!噢……哦哦哦哦!啊嗯……啊……啊啊!」

「咿……哦……唔哦!哦……哦哦哦哦!奴才……奴才……混蛋……吔……啊啊!這麼深的……唔……唔嗯咿!啊……啊啊……好爽!賞……我賞你的……好爽!唔!你這混蛋……干這麼深……啊……啊咿……啊!」

「啊……用力……好……用力……太用力……嗷……啊啊!這麼爽……啊……要爽死我!混蛋……啊啊……你要爽死我嗎!哦……唔……哦哦!」

看著張三娘一邊嘴裡嗔怪,一邊圓臀又貪戀地不住上下猛擺吞吐雞巴。朱孟非忽然壞笑著雙手壓死了她的腰身,自己不再挺動雞巴抽插。只是輕巧地推挪著張三娘翹臀,坐在自己肚皮上小小的划著圈圈。

「嗯……唔……嗚嗚……好酸……嗯……嗚……別……別搖……唔嗯!混蛋!這樣……這樣輕的……你是想折磨我麼……唔……呃唔!」

朱孟非奸笑看著張三娘不甘苦悶,又酸爽難忍的表情。

「你剛剛不是罵我要爽死你嗎?可我這麼愛你,又哪裡捨得讓你爽死呢?」

「哼……哼……嗯……哼……臭男人!唔……嗯……你……你軟了?哼……不然……你要有種……就乾死我……廢這些話幹什麼!」

「真要我乾死你?」

「有……嗯嗚……有……有種就來!」

「來,來什麼?」

「干我!嗯……嗯……有種……就乾死我!哦!!」

張三娘話音剛落,朱孟非的大雞吧是突然一個猛刺,乾得她叫出一聲高亢淫叫。

「啊……咿……啊……啊啊啊!呀啊……啊啊……突然……好突然!唔哦!哦……哦……哦哦哦……噢喔……嗯……哦哦!臭男人……哦哦……哦……不夠深……不夠深!咿喔!咿……咿……啊……嗷嗷嗷!使勁……使勁……我要你乾死我……乾死我……有種乾死我……哦!」

「哦!唔哦哦!你他媽的……再用力……來干……干我啊……啊……嗷嗷嗷啊!咿哦……喔……噢……嗷嗷嗷……唉……咿!這雞巴……夠粗……夠爽!嗯咿……咿咿……啊呀……唉唉唉啊……啊!!」

「啊……呀……啊……啊!啊啊……嗯……哦……啊……啊啊……吔……嗷嗷!奶頭!嗯……要扯壞了……嗯……唔喔……哦哦!混蛋……嗯唔……這麼爽的!嗯嗯……奶頭……捏得好爽!屄里……雞巴……嗯哦哦……好爽……被乾得好爽……哦啊啊啊!!」

「啊!後邊……別動……別動……你別動……哦!屁股……後頭屁股……哦哦……唔……咿……咿咿咿咿!!指頭……不要插屁股……嗯……呃……啊啊!!」

「前……屄里……好爽!呃……吖……啊……啊……屁股……酸……酸……爽……唔……嗯……啊……啊!!奶頭……你又捏……咿……啊啊啊!!屁股……不要……好深……哦……唔……哦……哦……好酸……爽……唔……呃……啊啊啊!!!」

「咿……呀……嗷嗷……啊啊……嗷!!干……干我的屄!屁股……插……也要插……哦!手指頭……好爽……屁股好爽!!」

「三娘,雞巴干屄爽還是手指插屁眼爽?」

「爽……屄里……屄里……咿……啊啊……雞巴……乾得好爽!!嗯……哦……噢噢噢噢噢!!屄里……要爽死了!嗯咿!!!屁股里……手指也好爽……哦哦哦!!!」

「要干……干屁股……雞巴……雞巴肏屄……干……嗯……咿啊啊啊!!!臭男人……啊……混蛋……哦……啊啊啊!!!屄里……爽……屁股……爽!你會幹……我爽……我要……爽死……咿!咿呃……啊……呃啊……啊啊啊啊!!!!」

「沖……衝到屄心了!咿啊!!肏開花……哦!哦哦……噢……哦……喔哦哦!!要死……會死……會爽死……哦!哦哦……咿……哦……哦哦!!我要死了!!咿啊……啊啊啊啊啊!!!哦……啊……咿……呃……啊啊啊啊!!!!」

張三娘雙手指甲肉緊地抓入了男人胸前,帶起一道道的血痕。雙眸里滿溢的春水,被臉上的緋紅浸染,仿佛變作了一片片到底桃心在蕩漾。

「哦……哦哦……三娘……你的屄好有勁……絞得越來越有勁了!」

「勁……勁……使勁!使勁……哦!哦……哦……唔哦……喔噢噢噢!!干啊……使勁干!我……我要死了……要死!咿……嗯唔……喔哦哦哦!!死了……要死了……啊啊啊啊!!!臭男人……混蛋……哦哦哦!!!你要乾死我了!!!!」

「咿啊!!!乾死我……要死……呃……啊啊啊啊!!!屄里……酸死了……爽死……咿呀……哦……啊啊啊啊!!!!屄里……屁眼裡……咿呀咿!!!!不要……死飛……魂飛了!呃……啊啊啊啊啊!!!!」

「乾死屁眼……干……屄!!!大雞吧乾死我了!!啊……咿……吔……吔……呃……啊……啊……啊啊啊啊!!!!嗯啊……啊……啊……被乾死了!!!!屄里……噴……屄心……爽……爽……爆了……爆了啊……啊……呃啊啊啊啊啊!!!!!爆爽……爆……咿啊啊啊啊啊啊!!!!!」

「我他媽射爆……射爆……三娘……我射爆你……啊啊啊!!!」

硬燙的雞巴被洶湧的陰精一激,朱孟非當即感到雞巴又爆漲了一圈,腰眼一陣陣的發麻。當即爽叫著狂風暴雨似的挺腰猛肏,直肏到波波渾厚的濃精爆射張三娘子宮,燙得她又是一陣仰頭尖叫,爽眼猛然翻白!

「咿……屄……咿啊!!!!啊……唔……啊……呃……呃……啊!!!!燙……又噴……嗯……啊……啊啊啊啊啊!!!!!」

又被燙出一波高潮,張三娘屄里的陰精再也捂不住,直漫過朱孟非的雞巴往外直衝。

就在這時候,還在爆射濃精的朱孟非突然雙眼暗沉紫紅光芒一閃,周身真氣噴涌而出,化作詭異佛陀圖案端坐到張三娘身前。隨即就見這詭異佛陀雙手往下一撈,一個閃爍奶白亮光,仿佛天上星辰的光團,隨著詭異佛陀雙手,從朱孟非丹田流出,極速流向了男人雞巴,再一路沖入了張三娘體內。

光團在張三娘體內一閃而逝,只見她身上隨即閃過一片瑩白亮光,須臾後便是消去。爽癱在床上的朱孟非瞧見,知道移天真元已是順利渡入了她體內。當即一舔舌頭翻身坐起,將吐著舌頭,翻著白眼躺在自己胸前的張三娘一把抱起反壓到床上。折起腰身,然後將她大腿往兩邊掰成一字馬。

深吸一口氣,朱孟非眼中紫紅光芒再次閃過,體內真氣流動間,腰身勁力蓄滿,胯下雞巴重又漲硬如鐵。

「時間還長,看我今晚不把你干爆到叫我爸爸!」

雙手抵上張三娘勁彈的大腿,雞巴深深地鑿入肉屄,腰身使勁,打樁似的狂肏猛干再次發動。

「吔……吔……咿吔……啊……死……會死……吔!啊……嗯吔……呃……啊……啊……要死了……要被乾死!哦……哦……嗯哦……哦……哦……被乾死了!呃……啊啊啊啊!!」

【未完待續】

三十一章

第二天早上,張三娘是被朱孟非抱著走出萬劫谷,放到馬車上的。昨天晚上她被朱孟非乾了一夜,最後是爽得直接昏過去了。到了早上被男人喚醒,她的腰都是軟的,根本動不了。還是男人親自伺候著打來熱水,為她洗身,又幫她換上的衣服。不然,今天她是別指望出門了。

上了馬車,張三娘是理所當然地躺到了閔柔的大腿上。那副慵懶模樣,讓閔柔是一陣好笑。最後直笑得得張三娘臉都紅了,嘴裡只能嘟嘟嚷嚷著「臭男人」、「牲口」、「混蛋」之類的話,也只是提供了閔柔許多路上調笑的話題罷了。

朱孟非親自架著馬車往北出發,萬劫谷這一塊地兒留給了燕駝龍打理,只等安排好了裡頭的金銀儲藏,燕駝龍也就該帶著田蜜和她的一些心腹手下去高州為朱孟非打前站了。

一行人一路上也沒多少停車遊玩的興致,倒是晚上的淫行性事,以雙修的名義,朱孟非和兩女玩得非常歡,3P都來了好幾波。全然沒有顧慮到同行的還有兩個小孩子,小張菁和鍾靈。

如今鍾靈的年紀比小張菁還大上一些,本來的活潑勁和小張菁應該會是很要好的朋友。只是因著鍾萬仇的通敵賣國,大理官府查抄萬劫谷時,自然也就將她給打入大牢等候審批,絲毫沒有因為她的年紀而有任何的同情和優待。而那時候,她的親娘甘寶寶偏生已經沉迷於自甘墮落之中,從而將自己的女兒拋諸了腦後。這也當時的鐘靈感到分外的無助。

雖然最後因著甘寶寶和段正淳的認親,鍾靈這個郡主才是能重見天日。可當時心中的那種絕望感,並不能在和親爹的相認中撫平多少。反倒是因為自己家庭的變動,心頭感到了許多混亂,整個人變得有些沉默寡言了。

至於後來,刀白鳳為什麼會把人給送到自己手上……難道真的就是為了給鍾靈找個好的師父?保定帝或許會這麼想,甚至還有些恨不得呢。畢竟,這是加深和朱孟非這個在野的國之幹才的一條好路子。可刀白鳳,她可是恨不得段正淳的那些個情人,一個個的都不得好死,怎麼會可能為她們的後代著想?

不過都是些上不得台面,見不得光的小心思,小算盤,朱孟非才懶得去管。反正小張菁現在多了個跟班,而且兩人還玩得挺親近的,就由她去吧。

現在朱孟非可是趕著時間,要去為自己的行政班子招攬人才,哪怕是知道刀白鳳一心想拉著甘寶寶和他來一床分手炮……估計也就會多待一個晚上吧。

正事要緊,朱孟非帶著一行人出了大理國界,來到了大宋的成都府路。眾人依路而行,走得極快,不幾日便過了黎州,到得雅州地界。再來只要過了邛州和蜀州,就是成都府了。不過這剩下的路卻有些難走了,畢竟山水盤繞極多。

本來要是一行人直接走嘉州到眉州的道路會更快一些。可張三娘和閔柔卻都不願意走這條路,兩女實在不想和峨眉派的人打上照面。

其實對於峨眉派的人,峨眉掌門神錫道長門下兩女倒是沒有什麼惡感。可惜峨眉派還有個執掌峨眉女院的滅絕老尼。在當年逼死張翠山的時候,武當上下其實和滅絕的仇怨就已經結下。可惜,就和幾乎所有的正道人士一般,要不是滅絕老尼執掌峨眉女院是掛靠在神錫道長門下;而神錫道長也因為某些原因,必須對滅絕老尼一脈加以庇護。

只要沒有了神錫道長一脈,峨眉正統的庇護,滅絕老尼和她的峨眉女院當天就得給眾多正派同道給滅門了。

由此可見滅絕的神憎鬼厭。

「不過光靠神錫道長的庇護,峨眉女院就能過得這麼風光滋潤的嗎?」

張三娘聽著朱孟非這問題又是一愣。這不是朱孟非第一次問這問題,一路上他至少問了能有七八次。可是不管是張三娘還是閔柔,都沒能給他一個滿意的答復。

「光靠武功,滅絕雖然不弱,可也算不得頂尖;可要論滅絕的名聲,她的武功絕對救不了她的性命。哪怕又神錫道長的庇護,依舊不足以讓別人放過她的性命。因為滅絕老尼實在是太討厭。」

那滅絕老尼到底是怎麼能成為白道巨擘,名聲甚至和神錫道長不相上下的?朱孟非想不通。他總覺得這其中有些什麼很耐人尋味的東西,能為他帶來利益。這只是一種冥冥中的直覺,毫無根據的,但卻總是莫名地縈繞在他心頭不去。

「或許,是因為她門下的女弟子?」閔柔一邊安撫著睡著了的小張菁和鍾靈的頭髮,一邊語氣柔弱的閒扯了一句。

可不料,朱孟非眼神突然一凝:「滅絕老尼的弟子裡,有出家的嗎?」

「呃,好像,沒有?」張三娘有些不太確定,「滅絕老尼門下只有幾個出名的比較為人所知,其他還有多少名聲不顯的,我們也不清楚。可單說那幾個名聲響亮的,確實都不曾出家。」

「那峨眉派每年出嫁的弟子多嗎?」

「這個倒是不少。」張三娘隨意掰了一下手指頭,「光去年我知道的,就有峨眉劉思情嫁予南沙派門主,白紅菱嫁給三飛劍客柳獨,青衣仙子孟寒嫁給了台州金劍鏢局少總鏢頭范該隱,還有南鬥劍姝兩姐妹分別嫁給了汴梁天拳館的東門尚和郭窕。還有三湘水煙門冷貴雨,白面刀客成文事,河北槍龍明日天,六扇門副總捕頭聶鵬,大名府盧家少公子盧俊義,還有河東名士仇申,也都娶了峨眉女院的弟子。」

朱孟非眉毛一挑,開口問道:「女院弟子裡頭,就沒有一個是嫁給窮小子的?」

「嫁老頭的倒是有。」張三娘嗤笑一聲,「三年前,峨眉女院弟子,二十歲的寒星齊明齊琪,嫁給了大她四十六歲的連星樓主秦百川。當時不知有多少少俠俊彥痛哭買醉,直呼一點鮮花插在牛糞上。」

呼出一口氣來,朱孟非沒有一點笑意,心中只是想起了一個門派,一個名稱已經消失了的門派。

那門派的傳承難道在峨眉女院?要是這樣,要不要趁周芷若出來之前,提前投資一波,培植一個弟子,再將滅絕老尼幹掉,然後掌控峨眉女院將裡頭的資源及傳承全都收入囊中?

就在朱孟非搞事的心思越來越濃時,路旁樹林突然一陣狂猛抖動,幾個大人立即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只見那茂盛林木突然掀開,一個一身短打布衣的男人狼狽地跌出樹林。等他抬頭看見朱孟非幾人的時候,是驚恐地開口大叫:「逃,逃啊!」話音未落,男人已是連滾帶爬地起身逃去。

吼!!!

男人剛跑沒幾步,山林中陡然傳來一聲虎嘯,震動四野,驚飛無數鳥雀走獸。男人更是直接被驚得摔倒在地,手腳發軟,身子抖個不停。

本是熟睡中的小張菁和鍾靈,被這聲驚天虎嘯驚醒,驚懼得滿臉蒼白,下意識地抓住了身旁的閔柔,雙雙乞求著安慰。

「畜生!」眼見自己女兒受到驚嚇,張三娘眼神陡現兇惡,一手抽出九現神龍,眼睛是死死地盯住了樹林。就等著那亂吼亂叫的畜生現身,就要出手將它宰了。

「沙沙」的兩聲枝葉響動,一個銅盆大小的虎頭冒了出來,隨後……

哆。

一支長箭猛然飈射而來,精準地穿過了兩邊虎耳,將那虎頭釘到了樹幹上。

看著已然被釘死在樹上而不自知,兀自瞪大著雙眼,兇悍地盯視著己方的虎屍。張三娘是一臉發懵。可一旁的朱孟非,見著那支突然殺出的利箭,已是下意識地起身,並抽出了身旁的兵刃,雙眼是死死地盯住了弓箭射來的方向。

「三石弓!神射手!」

過了好一陣子,朱孟非就見前頭走來一個大漢,身高七尺,肩背魁梧,猿臂蜂腰,臉容堅毅,腰間別著短刀,背後背著一張較之尋常弓箭要大上一倍的鐵胎弓。而在大漢身後,還跟著三五個一般裝束的男人。

獵人?

「耿,耿,耿……」

嚇癱在地上的男人見著大漢,臉色頓現激動,只是開口叫了幾次,卻終究是舌頭髮僵,說不出一句順溜話來。

大漢瞄了眼地上的男人,見對方身上無礙,僅僅只是脫力倒地,心底也是鬆了口氣。面向朱孟非,雙手緩慢,而又用力地抱了抱拳。

「上清觀朱孟非,敢問神箭手名諱。」朱孟非的回禮,同樣緩慢而有力。

「神箭手不敢當。在下耿邊,山中獵戶。」

「能開三石弓的獵戶。」

耿邊不說話,只是維持著抱拳的動作,靜靜地看著朱孟非,全身肌肉如獵豹般繃緊。

可惜他身邊的同伴似乎感受不到他心中的警惕,只是聽見朱孟非識貨於耿邊能開三石弓,馬上便是一臉的自豪。與有榮焉地開口說道:「耿大哥可是我們成都府最好的獵人,人稱『一條龍』。」

一條龍,耿邊!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