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湖( 同人衍生 ) (62) 作者:zhumingcong(cpwn)

【大江湖( 同人衍生 )】 (62)

作者:zhumingcong2021/9/1發表於:sis001

「嗯……嗯……唔嗯……好舒服……哎……嗯嗯……」

「啪啪啪」的連串激烈肉搏聲中,王夫人緩緩回過神來,視線都不曾聚焦,便感覺到一波波的快感湧來,嘴裡止不住地連連發出嬌喘。

「娘、娘,好舒服,娘的小屄好舒服啊!啊啊,娘夾得兒子的雞巴好爽!」

被母親的上等好屄伺候得從雞巴頭爽到了尾椎根,王憐花不禁高呼叫爽,腰身更是猛烈抖動起來。

「哦哦!」敏感的屄肉被肏得快感迸發,陣陣酥麻直透心底,王夫人眼裡春水又是瞬間滿溢,等她看清身下埋頭苦幹的兒子以後,更是媚眼如絲,骨肉酥軟,嘴中聲聲浪語綿軟動人心魄,「哦……兒子……乾得好……你的小雞巴……乾得娘也好爽哦……哦哦!」

聽到王夫人說自己的雞巴小,王憐花的臉當即就是漲紅了,眼中血絲乍現,面容間陡現猙獰之意。

「乾死你、乾死你,娘,兒子要乾死你!」

王憐花雙手用力掐著母親的大腿肉,每一次挺腰都是憋盡了一身的力氣,把王夫人的跨肉都給撞得軟了下去,雞巴更是死命地往王夫人子宮裡捅。

只是如今王憐花不過十三四歲,那根雞巴雖說在同齡人里算是碩大,可要和別的男人的巨根比可就差了許多意思了。哪怕他如此拚命,他的雞巴也少有輕吻上王夫人子宮的時候。

王夫人看著兒子死命地挺腰肏干,連親兒子都能迷住的成就感油然而生,心底頓時感覺屄里升起的快感又多上了兩分。

「嗯哦哦……兒子的小雞巴好快……肏得好快……啊啊!嗯……快一點啊……兒子……再肏快一點!娘要……娘……喔哦哦……娘想要你的小雞巴肏進子宮哦!哦哦哦!!」

「小雞巴……小雞巴!兒子你雞巴小……就要肏得力氣大……咿!對!對!就是這樣!肏……肏啊……啊啊啊啊……噢哦哦!!」

「小雞巴干不深……要大雞吧干!奴家想要大雞吧!嗯……咿咿咿!啊呃……啊啊!小雞巴動得好快……屄里被颳得麻麻的……麻……麻……哦!!」

「哦!屁眼……摳屁眼了!唔哦哦!好爽……屁眼被摳的好爽……比兒子的小雞巴乾得爽!!唔哦哦哦哦!!!」

嗤笑一聲,朱孟非在背後又加了一隻手指進王夫人屁眼裡用力摳挖起來,同時另一隻手揚起,往她的肥臀上用力連拍了三巴掌,直震得王夫人抬頭髮出高亢淫聲浪叫。

「兒子……快點……快點!雞巴……兒子的小雞巴……哦哦哦!!被手指摳屁眼……屄里被雞巴干!好爽!好爽!!好爽啊啊啊啊!!!」

「是屁眼被摳得爽,還是屄里被雞巴乾得爽?」

「都爽!都爽!手指粗魯地挖屁眼挖得爽!兒子的雞巴肏得也好爽!唔哦哦哦哦!!爽……被乾得好爽!!!」

「吔吔咿!兒子的雞巴漲起來了!!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射射……進來了!!兒子的童子精……熱……呃啊啊……好燙……咿!被兒子的童子精燙高潮了!!咿啊啊啊啊啊啊!!!高潮、高潮……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啪」的一聲悶響,王憐花緊貼著王夫人,幾乎是把雞巴蛋都給塞進去她的屄里。只見他腰身抖了倆抖,一波波的混白滾燙童子精就衝進了王夫人屄里,灌得滿滿的。

王夫人被兒子的童子精這一燙,當即是爽得揚起脖頸,發出一聲變調的破鑼般淫叫。屄心裡噴出一大波陰精騷水,沖混了兒子的精液成黏糊糊一團團地擠到了屄洞外頭掉落地上。

王憐花爆射一輪,感到仿佛虛脫了一般軟趴到了母親身上。王夫人也是接連高潮,身子慵懶地懶得起身,只是稍稍換了個姿勢,側躺了一些身子。等喘過了氣來,她也就這麼著打算和已經穿好衣服,坐回桌邊吃菜的朱孟非開始談事。

「像朱公子這般偉丈夫,實在是奴家生平僅見。只有經過了公子這般男兒,奴家才知道以前那些日子都是白活了。」說完,王夫人「吃吃」地笑了起來,帶著胸前的一對圓奶是搖動不休。只是朱孟非隔著桌子,倒是看不見這般美景。

夾了口菜吃下,朱孟非放下筷子,把一旁還在桌上昏睡著的染香當做軟墊,一手擱了上去,斜斜地撐住腦袋,眼睛半閉不閉,一臉莫測地說道:「王夫人,我們開門見山吧。你這套我已經鑽了,你有什麼要求也可以說了吧?」

哪怕朱孟非看不到,可王夫人依舊是一副風情萬種的模樣,「吃吃」笑了兩聲,道:「朱公子爽快。奴家的要求也簡單,只不過是想請公子去一個地方,為奴家那些東西而已。」

「去哪裡?拿什麼東西?」

「曼陀山莊,李青蘿家傳的天書寶典。」

「曼陀山莊……」聽到這個名字,朱孟非不覺愣了一下。當初在無量劍後山的時候發現琅環玉洞被捷足先登,他就想過玩些時候找機會去曼陀山莊探一探,結果沒想到忙了一段時間後,他居然把這茬給忘了。

「怎麼,公子怕了?」王夫人掩嘴,調皮地笑了一下。

「我怕什麼?」

「慕容世家啊。」王夫人理所當然地說道。

「慕容世家……你說慕容博是不是真的死了?」

朱孟非這麼一反問,倒是讓王夫人也愣了一下,隨即她就哈哈大笑起來:「他死不死的,又關我什麼事呢?」

「也對。曼陀山莊只是慕容世家的親家,不是他們的附庸。慕容世家沒理由,也沒資格派人留駐曼陀山莊。如此我去偷東西,也就不關慕容世家的事了。」

「不是偷東西,是偷人。」

「偷人?」

「李青蘿嫁入王家,她家傳絕學是天書寶典級別的事情根本瞞不住。只是我不知道這絕學放在哪裡,與其費時費日地去搜索曼陀山莊,還不如直接把人給偷出來。以公子拿捏女人的手段,奴家相信公子一點可以從李青蘿嘴裡把東西掏出來的。」

說到拿捏女人的手段,王夫人不覺心跳加快,舌頭舔上了開始發乾的紅唇,一隻縴手落到胸前揉了揉白嫩的奶肉,水蛇般的腰肢不安分地扭了扭,卻是撩動著還趴在她身上的兒子眼珠子又紅了,灼熱鼻息咻咻地噴出來。王夫人見狀,適時地雙腳纏到王憐花身上,運勁壓制著讓他動彈不得,眼神似嗔似笑地看了他一眼,王憐花當即就老實了下來。

「拿捏女人……你開著青樓,想來這手段同樣不差,為什麼你不自己去?」

「唉。」聞言,王夫人當即露出一副往事如煙的模樣,「曼陀山莊是王家祖傳的產業。當年我爹生有二女一子,我大姐嫁給了慕容博,三弟娶了李青蘿,而奴家……卻在江湖上創下了偌大的名頭。引得不知多少的年輕俊彥能為奴家赴湯蹈火。」

「如此你也惹下了不少仇家吧?」

「都是些名門大派的臭老頭罷了。」王夫人的語氣很是不屑。

「這些人可會阻擋你潛入曼陀山莊?」

「不會。當年一場事故,他們都以為奴家已死,如此自然不會阻攔奴家這一介死人。不過……」

「不過什麼?」

「不過奴家要是向弟媳出手了,免不了事後是要封口的。我那侄女還小,我如何能夠忍心?」

「看來你還惦記著曼陀山莊啊。」

「畢竟是家傳的產業。」

「不是你不幸暴露行藏後東山再起的資本嗎?」

「不都一樣嘛。」王夫人的語氣莫名地對著朱孟非表露出了一絲嗔怪。

「也是,反正到時候李青蘿還是要死。不過到時候再死,總比現在死要好。畢竟家產在家人手裡,總比在外人手裡容易得手。」

李青蘿要是現在死了,只靠年少的王語嫣,還真守不住這份家業。到時候各路豺狼,尤其是慕容世家,占著近水樓台的優勢,絕對會把曼陀山莊吞得連渣都不剩。

所以說,曼陀山莊現在最好還是讓李青蘿先占著,到時候王夫人有需要了,就可以家人的身份,名正言順地侵奪這份家產。

如何名正言順?

主人死了,家產總要有個繼承人的嘛。

王語嫣?

一家人還是要整整齊齊的好,你說是不是?

「公子,看著奴家這麼盡心盡力伺候你的份上,你就應了奴家吧。」

「鑽了你的套,自然要應你的事。」

況且,朱孟非也挺饞逍遙派的《白虹掌》和《小無相功》的,如此他更沒有不答應的道理。不過這事就不用和王夫人說明白了,看破不說破,這點默契雙方還是有的。

事情談妥了,朱孟非也就不多留了,抬腳就離開了南國坊。只丟下王夫人一家。

「娘。」

眼看朱孟非走了,王憐花抬起頭來,眼神希冀地看著王夫人。引得她「咯咯」嬌笑兩聲,起身趴到地上,雙手扒開了肥碩的臀肉。

「好兒子,娘的屁眼怎麼樣?」

嬌媚的聲音,問出了淫賤的話語,勾引得親生的兒子眼放紅光,挺立的雞巴瞬間便是漲紫發痛。

雙手抓上母親的肥臀,王憐花腦袋伸到了王夫人身後,隔著區區幾寸,貪婪火熱地打量著母親的屁眼。

感受著兒子鼻尖噴出的火熱氣息,王夫人聲音又更加媚惑了幾分地說道:「好兒子,你還在等什麼?快來呀,肏娘的屁眼啊!」

「娘!」

王憐花再也忍受不住母親的勾引,連忙飛身而起,兩手指頭扯開母親的屁眼,挺起雞巴就戳了進去。

「哦!娘,你的屁眼好緊!」

「啊!好兒子的雞巴插進來了!好硬!屁眼好麻!好爽!」

「嗯啊啊!兒子……兒子乾娘……兒子肏乾親娘屁眼了!哦哦哦……好爽……屁眼被兒子乾得好爽!!」

「唔嗚嗚……喔噢噢!兒子的雞巴干屁眼最好了!最喜歡干屁眼的兒子!好兒子快乾……干開花娘的屁眼!!唔哦哦哦哦!!爽!好爽!!屁眼被干開花好爽啊啊啊啊!!!」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