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湖( 同人衍生 ) (47) 作者:zhumingcong(cpwn)

【大江湖( 同人衍生 )】 (47)

作者:zhumingcong2021/6/2發表於:sis001

(四十七)

時間已經過了一個多月,距離除夕已經沒有多遠了。朱孟非躺在長椅上,上頭鋪著一層精緻的毛皮,又軟又舒服。就著洞中明亮的火光看書,朱孟非過的可謂悠遊愜意。

就是少了女人。

一陣沙沙的聲響突然傳來,放下書本,朱孟非轉頭看去。就見地上被撐開了一個大坑,一個赤身裸體的女人踉蹌著,從坑裡爬了出來。

「成了?」

將書丟到地上的竹籃里,朱孟非眯眼打量著向自己走來的女人。只見女人黑髮如雲披散及腰,臉容精緻不輸張三娘半分,只是眉眼間滿是盪冶春色,光是看上一眼就已讓人覺得撩人得欲血沸騰。胸前一對吊鐘巨奶隨著步伐晃蕩不休,纖細的腰肢如蛇般扭動,帶著圓潤肉艷的雙腿擺動起勾人的韻律。

女人來到朱孟非面前站定,一身奶白肌膚上沾滿著星星點點的黑泥。黑白相襯間,那些黑泥仿佛是一件下流的情趣內衣,帶起女人一身的淫媚氣息向男人撲面而去。

「……主……人……奴婢……奴……觀音奴,見過,主人。」

朱孟非沒有回應石觀音,只是死死地盯住她的眼睛,盯了許久,發現她眼中神采從一開始的混混沌沌,逐漸地變得越發清明。

「你的武功,還記嗎?」

「記得。」

「演示給我看。」

「是,主人。」

隨著朱孟非的命令,石觀音就在石室裡頭毫無保留地演練起了自己的武功。一邊演練,她還一邊細緻地講解。

中途,朱孟非招來下人送來了紙筆。那下人送來紙筆的時候看見裸著的石觀音,直接是面紅耳赤,死盯著石觀音的淫蕩身子看的眼睛瞪得都快突出眼眶了。好不容易等到石觀音停下了演練,他才反應過來自己身份,生怕被上頭懲罰,立即是逃命似地快叫跑回了山洞深處。

朱孟非反覆比對過石觀音給出的武學資料,判斷應該都是真貨,心下也是鬆了口氣。這表明他將石觀音煉製成毒人傀儡應該是成功了。

朱孟非真想好好感謝楚留香。要不是他事先就將石觀音的心神擊得粉碎,省去了煉製毒人傀儡這最重要,也是最艱難的一步,朱孟非別說是能縮短煉製的時間,甚至很有可能將石觀音這上好的素材給煉成廢渣。

毒人傀儡是一門很霸道的邪術,精擅此道的高手甚至能為傀儡重鑄人格,塑造記憶,並且是牢不可破的。當然,這些事情現在的朱孟非是做不到的。他僅僅只是為石觀音重鑄心神,並且修正了她的一些認識,讓她能甘心奉自己為主,成為他的……一個工具。

朱孟非對著演練完了武功的石觀音一拍自己的大腿,石觀音便是會意地露出痴媚的笑容,故意比剛剛更為誇張地甩著巨奶,扭著腰臀走向了朱孟非。

「你現在總算活過來了,我也就不用和一個充氣娃娃干炮了。」

趴上朱孟非腿上,石觀音用一雙巨乳隔著褲子輕輕摩擦著,紅艷的奶頭不過被厚實的衣料刮蹭了兩下便已是高高挺立。胸前的酥麻瞬間入骨,石觀音紅唇一張,嗯哼著吐出連綿的嬌媚喘息。

等將男人的褲頭扒下,看著粗紅的雞巴指天挺立,石觀音當場連聲音都發不出來了。只有鼻子裡呼呼地喘出灼人的熱息,目不轉睛地盯著那和她手臂比肩的粗大雞巴。

「哼……哼……呼嗯……主人……雞巴……嗯啊……吔……吔……好吃……鹹的……嗯……好吃……唔……」

石觀音伸出碩長細軟的舌頭,從雞巴根上開始,時而用力,時而輕柔地舔弄。等到被男人雞巴上的腥臭灌滿鼻腔,整個腦袋都被熏得昏昏然後,她紅唇張大,艱難地將男人的雞巴,一寸寸地吞入嘴中。

雞巴被吞入大半,甚至沖開了石觀音的喉嚨,撞入食管,壓迫得她胸口燥悶。石觀音一個深喉,是嗆得自己眼淚的都出來了。可是她眉梢眼角間此刻卻全都是沉迷的享受。直到窒息的感覺越發濃重,石觀音感覺自己的腦袋都要溶解了,她這才兩頰一壓,一個真空吸帶著大雞吧往上扯。

「嘶……哦……你這騷貨,這嘴巴吸得夠勁。爽啊!」

「嗯……嗯……噱……呃……嗯……噱……吔……主人……嗯……嗯……嗯!」

「誰讓你說話了!」一把將石觀音的頭又往下按去,「給我吸!」

雞巴更顯粗暴地插入,嗆得石觀音憋出一陣乾嘔聲來。石觀音窒息得難受,可是她眼中沉醉之色反倒更加濃重了。一隻手不但抓上男人的陰囊,使出各種手法揉搓個不停;一隻手還抓上自己的巨奶,使勁地在上頭抓出一道道紅痕,最後更是捏住奶頭狠命地扭轉。最後石觀音居然就這麼高潮了一波,肉屄里噴出一股騷水,打濕了男人的褲腳。

「嗯……吔……雞……雞巴……吔……嗯啊……主人……雞巴……唔吔……」

感覺雞巴被吸爽得差不多了,朱孟非扯住石觀音頭髮,粗魯地將她腦袋抽了起來。嘴巴剛一離開雞巴,石觀音神情不舍地仿佛就要哭出來一樣。身子往下一沉,就想撲下去再把雞巴含入嘴裡。隨即臉上就被朱孟非結結實實地甩了一個巴掌。

「賤人!」

「主人,主人,對不起!奴婢錯了,請主人原諒奴婢!」被一巴掌掀翻在地,石觀音臉色驚慌大變,趕緊五體投地趴到地上,連連哀聲向朱孟非求饒。

「賤人!」朱孟非又是一腳踢到石觀音肩頭上,將她踹得翻了個跟頭,「自己躺好,腳張開,屁股抬起來。」

「是,主人!」見朱孟非似乎還要繼續干自己,石觀音臉上頓時喜笑顏開。趕緊麻利地按照朱孟非的吩咐擺好姿勢,隨後更是曉事地自己把肉屄掰開成洞,「主人,請主人隨意享用,肏干賤奴的騷屄!」

「嗯啊!」朱孟非上前,先是一巴掌狠打在石觀音的厚肉臀上,激起一陣肉波彈跳。石觀音頓覺自己的騷屄更癢更濕了,「騷屄乞求主人狠狠地肏干……唔哦!哦哦哦!」

壓到石觀音身上,朱孟非一挺腰,大雞吧立即兇狠肏入,當場就將石觀音爽出了母豬樣。

「嗯……昂……哦哦哦……齁……齁哦!咿……哦哦……哦……雞巴……主人的大雞吧!咿哦……齁……唔哦……哦哦哦哦!」

「咿咿……齁……齁……齁齁……齁!爽……嗯唔唔……喔……哦哦哦!好爽……好爽……被主人的大雞吧乾得好爽!齁咿咿……呃……噢噢……哦!」

「大雞吧哦!哦哦哦!好猛……好深……好粗!嗯……哦哦……齁哦……喲……哦……嗯……哦哦哦哦!奴婢……奴婢……要爽……爽死……爽死……咿!」

「吔……吔……主人……乾死奴婢……乾死奴婢……賤婢……乾死賤婢!嗯哦!齁哦哦……齁……嘰咿咿……嗯……哦哦哦哦哦!子宮……主人干進子宮了!唔……哦哦哦哦!」

「干爆了!子宮……主人干爆子宮了!賤婢……爽……嗯……哦哦哦……爽……哦……喔哦哦哦!!賤婢要被主人干爆……哦……咿……哦哦哦哦哦!!」

「捏奶……捏奶……唔唔……嗯哦!干爆子宮……捏爆賤婢奶頭!齁哦……主人……粗暴些……再粗暴些……玩爛賤婢吧……賤婢要被主人玩爛……爛哦……哦哦哦哦哦!!」

「要被主人捏爆奶子……噢噢噢哦!!咿齁……齁……哦哦!!奶子捏爆了!好爽……主人玩爛賤婢了!好爽……好爽!!嗯齁……齁齁……齁哦哦……唔哦!!!」

「子宮爆掉……爽爆了!!尿了……尿了……賤婢尿出騷水了!!齁哦……咿喲……呃哦……哦哦哦!!!尿了……被主人干尿了!!!」

「尿了……抱歉主人……尿濕主人了……嗯……吔吔吔吔吔!!!嗯哦哦……哦唔……哦哦哦哦!!!騷水又要被主人干出來了……咿……咿……嗯……哦哦哦哦!!!!」

「爽爆了啊!!!!賤婢被乾得好爽!!主人……主人……嗚哦哦哦哦……咿哦!!!主人把賤婢乾得爽死了!!!!齁唔……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爽尿了!咿咿咿咿咿!!!!!」

又是一波陰精騷水從擠過大雞吧的邊緣縫隙噴射而出,打濕了朱孟非的小腹和大腿,更多的卻是噴洒到了石觀音淫艷的身體上。在她白瓷般的光滑肌膚上,渡上了一層略顯白濁的水膜。

石觀音被男人用種付位乾得舌頭翻出,暴爽著昏了過去。朱孟非也是被她屄里嫩肉夾得腰眼發酸,眼看就要爆射一波濃精,他卻在這時候硬生生忍下了快感衝動,雙眼中紫華閃爍,詭異佛陀貼身閃現,隨即異種真氣一股腦地沖入石觀音體內。一番輪轉,消化了大團真氣後流回朱孟非體內。

壯大的紫紅真氣回流,雙修功法的特性爆發,朱孟非只覺心底一股刺激的快感爆開到了全身上下。當即他再也忍耐不住,腰間一麻,馬眼中大股大股的濃精爆射而出,暴力地打到了石觀音的子宮之中。

「嗯哦哦哦哦哦!!!齁……齁……齁……哦……好……哦……齁……哦哦!!!!」

子宮深處被男人濃精一躺,石觀音整個身子當即一震。腰身弓起,肉屄緊緊頂住了男人小腹,卻是讓男人的大雞吧更加結實地頂入了她子宮當中,爽得她無意識地一聲淫叫,就又是爆發了一波高潮。更多的淫浪騷水噴出,夾帶著男人的濃精,一團團髒污地從她屄里滿出,順著她的肚皮,澆了石觀音一身都是黃黃白白的,淫賤得很。

丟下石觀音在地上躺著,朱孟非回到長椅上盤膝而坐,開始打坐運功,開始掌控體內增強了的真氣。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