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湖( 同人衍生 ) (24) 作者:zhumingcong(cpwn)

.

【大江湖】

作者:zhumingcong2021年3月15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二十四

「難怪步霄霆要追著你不放,原來《道心種魔大法》在你這兒。」

燕駝龍吸了一口煙,漫不經心地說道:「我沒有《道心種魔大法》。」

「嗯?」

「步霄霆要從我這得到的是《道心種魔大法》,可我練的走火入魔的武功卻是別的。」

「你這麼說,是步霄霆誤會了?」

「他這人自負,一旦認定了的事情,不論別人怎麼說,他都只會認為別人是錯的。」說到這裡,燕駝龍臉上突然露出了一絲嘲諷,「不過,步霄霆現在估計也就只剩下自負了。」

朱孟非往被吊著的紫衣女田蜜看去:「因為她?」

「是因為《道心種魔大法》。」

眾人不解地看著燕駝龍,等他慢條斯理地吸了一口煙,方才用一種講故事般的語氣說道:「步霄霆是個自負的人,他總覺得江湖太小,容不下他的雄心壯志。所以他從不以武功超人一等為傲,反倒是醉心於權謀術勢。對那些會被江湖中人搶破頭的武功秘籍,他從來都是不屑一顧的。」

「他不在意武功,難道不是因為他的武功已經站在了天下之巔?」

「步霄霆的武功雖比不過如今的張三丰,可也不會比現在聲名大盛的移花宮主、風清揚弱。」吧嗒了一下煙杆,燕駝龍篤定地說道:「可當年的他,依舊不會對《道心種魔大法》此等天書寶典感興趣。」

「一個從來不以武力為依憑的人,如今卻打起了天書寶典的主意?」

「怕是之前兩次輸得太狠,心態崩了。」說到這裡,燕駝龍居然臉上露出了可惜的表情。

「輸兩次……步霄霆輸得很慘?」

「一次是被哥舒天、孫玉伯還有日後三個門中後起之秀聯手,從中原放逐到了西南邊荒;一次是十幾年辛苦經營掌控了越李朝政,卻被另一個後起之秀藏鏡人只用了兩年時間就反手鎮壓了。這輸得還不夠慘嗎?」

「看你現在露出的這幸災樂禍的笑容,我想他一定輸的很慘。」

燕駝龍本就沒有隱藏的意思,此刻更是放聲哈哈大笑起來,笑聲裡頭全是各種幸災樂禍的快意。

「自傲的聰明才智一次又一次地被晚輩擊敗,心底的自信由此也變得支離破碎,於是步霄霆轉變了思路,目光放到了過往他並不放在心上的天書寶典上。」

「所以我才說他如今剩下的只有自負了。」燕駝龍擦掉了眼角笑出的眼淚,「不過可惜,本來我還想來這裡借逍遙派的手,再給步霄霆狠狠挫上一挫。要是連武功這最後的立身之本都失去,步霄霆一定會瘋掉。」

「瘋掉的步霄霆……」

「我自然有一百種辦法讓他死無葬身之地。」雖然會感慨於昔日的天之驕子如今的落魄,但是要能把對他往死里整,燕駝龍也絕不會手下留情。

「前輩說的逍遙派是什麼來歷,為什麼晚輩不曾聽師門長輩說過?」燕駝龍這般的狠辣在江湖中見慣不怪,所以根本就不在意。倒是燕駝龍剛剛提到的逍遙派,她覺得很是好奇。到底是這麼一個名不見經傳的門派,憑什麼能讓燕駝龍有底氣,認為能挫敗昔年的魔門兩大巨頭之一的步霄霆?

「逍遙派是一個隱世門派,幾乎不曾在江湖走動,你們不知道也不足為奇。可是這隱世門派裡頭卻大有門道。其門下弟子雖然不多,卻個個都是武功站在江湖絕頂的人物。」

「這麼厲害?」張三娘明顯地表示了懷疑。

「你只要知道靈鷲宮的天山童姥是逍遙派門人就足夠了。」

天山,縹緲峰,靈鷲宮!

這個崛起時間不算長,卻是讓同在天山的武林禁地神水宮,還有底蘊深厚名俠輩出的天山派都必須平等對待的門派。如此,那一手打下這份基業的到底是何等人物,江湖中人也是明明白白的。

「我當年有幸在西南尋幽探密……」

「盜墓就盜墓,說的那麼婉轉幹嘛?」

燕駝龍的臉皮也是城牆尺寸的,面對朱孟非的吐槽都不帶打磕的自顧說道:「尋幽探密間偶然認識了其首徒無崖子,所以才知道有這麼一個門派。而這處隱秘所在,就是無崖子和他師妹隱居的地方。」

「所以你就忽悠著這女人來到了這裡?你黔驢技窮了?居然想出不確定性這麼大的計劃。」

被學生小看,燕駝龍當即不滿地甩了他一煙杆,卻被朱孟非輕而易舉地避過。不忿的燕駝龍向學生豎了根中指,這才罵罵咧咧地說道:「屁!我像是這麼不靠譜的人?我之所以下來這處瀑布底下,不過是為了拖延時間,等待時機到來罷了。」燕駝龍有用煙杆指了指被吊著的田蜜,「這瀑布底四周都是絕壁,以這貨的輕功下來了就絕對上不去。只要她上不去,她就傳不出消息,自然能拖延步霄霆對我的追蹤,。」

「拖得了一時,拖不了一世。」

「在來的路上,我就已經聽說藏鏡人要對大理開戰。而藏鏡人之前出兵宋庭西南,你應該知道他的目的是什麼。」

「借刀殺人,剷除異己。」

「沒錯。」燕駝龍對自己學生的眼光很是滿意,「而既然藏鏡人出兵的目的是要剷除異己,這說明他在國內還達不到一手遮天的地步。而步霄霆在之前,可也是越李朝的權臣,藏鏡人的那些政敵里,會不會就有他當年的舊部?甚至那些舊部里,還有人在念著他的好?如此,在藏鏡人親自帶兵出征的時候,你覺得步霄霆會不會對越李朝的權柄賊心不死,將更多的精力全都投入到這個機會裡頭?」

聽完燕駝龍的話,田蜜是兩眼瞪大一臉懵。她之前一直都和燕駝龍在一起,一路上就沒有讓他離開過視線,那他到底是在哪裡聽到藏鏡人要和大理開戰的消息的?為什麼她會不知道?

田蜜再次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懷疑當中。

「廣南西路的戰事還沒打完,你怕是還得在這荒郊野嶺的多待些時日了。」

「無妨。既然你小子來了,我覺得我倒是可以早些離開了。」

「嗯?」

「小子,我要送你一樁大機緣。」

朱孟非看了看琅環玉洞,以為燕駝龍說的是裡頭李秋水留下的兩本神功秘籍。他倒是一點不懷疑燕駝龍會發現不了這份收藏。畢竟那麼大一尊艷女雕像,居然還主動布置好了場地,留言讓後來人磕頭。認真多想一想都知道這裡頭有蹊蹺。

朱孟非直接站起身來,走入到了早已被搬空的琅環玉洞,逕自來到李秋水的疑似春宮像前,一把扯開了雕像前頭的一個蒲團,將裡頭的兩卷秘籍拿了出來。

「機緣?」

重新走出洞外,朱孟非直接把《凌波微步》扔給了閔柔,剩下《北冥神功》拿在手裡很囂張地在燕駝龍面前揚了揚。他實在是不想為燕駝龍出頭去蹚這趟渾水,畢竟不管步霄霆在智商如何地被人碾壓,可是他的武功依舊實打實地能秒殺朱孟非。所以他真心不想和步霄霆對上。

而如今琅環玉洞裡的機緣是自己主動拿走的,而不是燕駝龍給的人情,所以他完全能有理有據地拒絕掉燕駝龍讓他幫忙對付步霄霆的要求。

不想燕駝龍只是吸了一口煙,然後是一臉不屑地看著朱孟非:「讓你練好武功去殺步霄霆,那我要等到何年何月才能離開這瀑布底?」

聞言,朱孟非皺起眉頭,心想這老頭果然還有後手,自己倒是得小心,不要輕易著了他的道。

並不在意朱孟非的沉默警惕,燕駝龍是轉身對著田蜜揚了揚下巴,問道:「你可知道她是什麼人?」

「魔門中人。」

「魔門天蓮宗弟子。」

「所以?」

「自昔年漢武帝獨尊儒術,各家各門,各行各業不甘心淪為賤籍的,都慢慢抱團聯盟,以為保證傳承對抗儒家。就如我邪極宗,乃是巫醫樂師百工之流聚合而成。而農商九流,自然也是聚合為一,是為天蓮宗。」

「天蓮宗,商人?」

「商人。只要出得起價錢,什麼都能賣的商人。你只要出得起價錢,你可以讓他們賣友,賣肉,賣命,還有……」

「賣主。」

「沒錯。」

朱孟非看向田蜜的眼光開始變得深邃而明亮,卻是讓田蜜渾身打了個冷顫。

「要賣,自然要買;而要買,自然得出個好價錢。」

「沒錯。」

「你覺得這價錢應該是多少?」

燕駝龍將煙杆往鞋底磕了磕,將裡頭沒有燃盡的煙團踩滅在了地上,往後腰上別回了煙杆。然後他看向了朱孟非,眼神也是變得深邃而明亮。

「你當年參軍,或許只是為了填飽肚子不被餓死。可是現在,你的能力更強了,野心也跟著變大了。所以我想知道,你現在想在哪個地方裂土封王?」

「你知道了又能怎樣?」

「我幫你參詳參詳。」

朱孟非一派雲淡風輕地和燕駝龍對視著,知道良久,口中才輕輕吐出兩個字——海南。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