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湖( 同人衍生 ) (37) 作者:zhumingcong(cpwn)

【大江湖( 同人衍生 )】 (37)

作者:zhumingcong2021/4/27發表於:sis001

耿邊到底沒有把自己的根底給出賣給朱孟非。他對於江湖中人的戒心,並不下於官門中人,他認為兩者之間的差別,只在於江湖人害人時少披了一張官皮做遮掩。

對耿邊的態度,朱孟非也只能回一句「買賣不成仁義在」了。就是可惜,手底下錯過了一個沖陣的猛將。這段時間的相處,朱孟非自信自己的眼光。耿邊的出身限制了他的眼光和格局,如今年齡已大,天資已定,將來就是從軍,讓他統帥三軍,坐鎮一方是千難萬難;倒是陣前衝鋒,破城先登,耿邊絕對是一把好手。

現在的朱孟非心底隱藏著野心勃勃,對人才可謂求賢若渴。只可惜耿邊心思堅定,寧願埋沒自身,也要隱居躲開這朝廷和江湖都在仗勢欺人的混帳世道。那他也只能先把三顧茅廬等手段丟到一邊了。

不過是將來情郎手下少了個臭男人,張三娘和閔柔並不在意,倒是隊伍裡頭又加了個白飛飛,讓兩人十分驚奇——自家男人居然不是把母女一起打包帶走的?

朱孟非當場表示不服:「你倆這心思到底是齷齪到了什麼地步?」

閔柔聞言有些尷尬地撇開了頭,張三娘只是眨眨眼,然後手指從閔柔開始,到點在自己身上,然後又往南邊大理指去,最後指頭又落向了一旁白寡婦的屋子。

朱孟非一撇嘴,對張三娘的質疑不置可否:「我也是會挑的。」心裡卻在反省,他搞上的絕色好像還真都是嫁過人的,就連張玉珍也是個寡婦。他的口味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單一了?

「你挑啥了?」

朱孟非突然一把上前,在張三娘猝不及防的驚愕中一把抱住了她的細腰,一手微微挑起了她下巴,在櫻唇上輕輕一啄,道:「挑你這天下第一美人啊。」

「啪、啪」的兩下,張三娘在男人胸前抽了兩巴掌,抽的手勁很大,痛得朱孟非就是順勢浮誇著齜牙咧嘴退下。離了男人的懷抱,張三娘頂著羞紅的臉頰轉身,嘴上強裝氣憤哼哼著:「大庭廣眾成何體統。」

等張三娘快步逃進屋裡,朱孟非演繹著傷痛,一頭撲到了閔柔懷裡,腦袋使勁蹭著那對綿軟的圓奶。嘴裡還撒嬌似的「師父、師父」叫個不停,要有旁人聽得直會噁心得連胃都給吐出來,偏生閔柔受用的緊。雙手抱住了這個巨嬰,臉上艷紅紅的,一臉溫柔笑意。

男人那腦袋在閔柔懷裡拱來拱去,拱著拱著衣襟就鬆了。男人見機,牙齒立即攀上衣襟又是扯開了一些,眼看著小婦人裡頭粉紅肚兜露出了端倪,立即得寸進尺,嘴巴一下就叼到了絲薄的布料上。用勁一吸,頭一仰,就這麼把肚兜給扯脫了出來。

「呀!」

驚覺胸前涼風陣陣,閔柔小嘴驚呼一聲,雙手急得要往胸前捂去。只是男人那肯輕易放過嘴邊的噴香白肉?只見他嘴上一松,右手快如閃電的一收一縮,就將飄落的那片小小肚兜先給塞入了懷裡;然後他迅猛伸頭,嘴唇死死貼住了軟軟嫩嫩的乳肉,嘴巴里再用力一吸,那乳肉就變了形,仿佛就要流入他嘴裡去了。

「嗯嗚……」

朱孟非一搖頭,被他吸附著的乳肉便「啵」的一聲又彈回了原位,只是留下一個紅印,勾引著閔柔體內的慾火開始了燃燒。

「孟非……你這壞徒兒……嗯……咿……」

男人的手已經扯開了她的腰帶,身後的裙子是被扯了起來。朱孟非一手環後,撫摸上了滑嫩雪白的大腿;一手撩開了小婦人衣襟,順著白嫩的肚皮撐開了纖薄的褻褲,指頭滑入了嫩屄當中。

「師父,濕了。」

抿住了嘴,閔柔羞紅著臉,嗔怪地瞪了男人一眼,雙手卻是搭上了他的肩,腰往前挺了挺。酥麻麻的大腿稍稍張開了些,放軟了開始冒水的屄洞,讓男人的手指能更有力的侵入。

手指一番掏摸,從小婦人身下傳出的水聲是越來越響亮了。朱孟非稍稍起身,腦袋拱落閔柔掛在肩頭的衣裳,圓奶上挺立的粉艷奶頭當即徹底暴露在空氣之中。

朱孟非牙齒咬落,在奶頭上一陣研磨,直磨得閔柔心底顫顫,渾身力氣幾乎流失殆盡。

「哼……嗯……孟非……嗚……哦……」

抽出手來,朱孟非將指頭放到鼻頭,只覺指尖上傳來一股股溫熱腥甜的氣息。心知火候已到,朱孟非抬起閔柔一條長腿扣到自己腰間,一手陷入軟嫩臀肉往上一托,便將小婦人抱起,一路送到院中石桌之上。

躺到石桌上,閔柔紅著臉往四周敲了敲,一雙水潤眼眸帶著些委屈地看著男人。可等男人動手扯動她的褻褲,小婦人又是順從,甚至是主動地抬起了腰臀。等男人將浸濕了的褻褲丟到她臉旁,又是狠狠地將她羞了一羞。

更覺委屈的閔柔嘟著嘴,卻是突然雙手使勁,一把將朱孟非身子拉到身前,少有地主動親上了男人的嘴。一條軟舌更是勾住了男人的舌頭就是一陣交纏,任憑口水倒灌喉嚨,把自己嗆得快要窒息了,卻依舊不曾鬆開男人的嘴。

卻不料,朱孟非腰身突然一捅,粗大的雞巴是重重地撞到了她花心上。一股兇猛的快感沖入肺腑,隨即快感上頭,讓她當場就翻起了白眼。

「呃……啊……呃……哈……咿……嘎……啊……啊……」

朱孟非嘴巴鬆開,他就見閔柔身子抽了抽。在使勁呼吸間,她身下屄肉也是使勁絞纏,一波波冒出的淫水摩擦到男人雞巴上,發出「咕嘰嘰」的聲音。

「嗚……呃……孟……孟非……嗯……噢……等……啊……啊……嗯啊……唔……你……太粗了……嗚嗚嗚!啊……啊……嗯……咿……咿……唔啊!」

朱孟非的抽插越來越重,越來越猛,是肏得閔柔越來越顯騷淫,口中的輕吟低喘,也開始變作了亂七八糟的浪聲淫叫。

「哦……哦……嗚……嗯……噢噢!孟非……哦……壞徒兒……嗯……咿……呃呃……呃……嗯……啊!不……唔……哦哦……哦!太重……咿……咯……嗯……啊!酸……酸……嗯……哦哦哦……噢……唔哦……哦哦!」

「嗯……嗯……咿……喔……吖……啊……啊!嗯……好……好……嗯……啊哈……徒兒……不要……太重……哦……哦哦哦!花心裡……不行……哦……唔哦……呃……嗷嗷嗷!」

「吔……吔……咿齁……哦哦!嗯……哦哦……唔……脹……哎……啊!不要……不要……咿呃……啊啊……飛了……噢……要酸咿咿咿!嗯哦哦……呃……喔……哦!!」

後昂著頭,閔柔嘴角大片的口涎滴落,眼裡春水流出,一副沉迷性愛的騷浪模樣,引得朱孟非心頭火氣更盛。腰間擺動更猛烈,肏乾得更是狂野。

「嗚哦!咿……噢……哦哦哦!哦……咿……哦……嗯……啊啊啊……哎……咿……吔……嗷……嗷啊啊啊!!徒兒……弟弟……唔……情哥哥……噢噢!!」

「再干入花心……咿……嗯……哦哦哦!唔……嗯……啊……啊啊!孟非……孟非……嗯嗯……哦……唔!屄里脹壞了!!啊……啊啊啊……屄……大雞吧……脹死人了!!嗯……哦!!!」

「啊咿……啊啊!不要了……不要了!大雞吧……喔……噢哦……哦……要被大雞吧乾死了!!咿嗯嗯……吔……啊啊啊!!死了……死了……要暴露了……忍不住要死給人看了……哦哦哦哦!!!」

「徒兒……孟非徒兒……死……乾死……咿……吔……呃……呃!嗯……呃……啊……喔嗷嗷!!不要……會死……會死……好徒兒……哦哦!!!噢唔……嗯……啊啊啊!!!花心乾死了……啊啊啊啊!!!!」

「就在樹底下……要被徒兒乾死了!重的……孟非……大雞吧……乾的……咿……咿咿咿!!呃喔喔喔!!!花心……流……爆……嗯……哦……哦哦……哦哦哦!!!!徒兒……嗯啊……嗷嗷嗷……哦……哦哦哦!!!!!」

高昂的脖頸,耷拉的舌頭,泛著艷光的眼睛,身下淅瀝瀝失控流出的尿水,無不表明著閔柔達到了一次極致的高潮。

朱孟非退身抽出雞巴,看著閔柔被撐開的屄洞中流出了幾滴白濁的濃精。心想這次的精液閔柔吃得有點多啊,這該不會懷上吧?要真懷上了,我就能幹一干孕婦……咳咳,我現在二十一歲生孩子算早嗎?

半是齷齪半是正經地想著心事,朱孟非幫著失神的閔柔整理了身子後,是抱著她回到了房間裡。卻不知一旁的屋子裡,白飛飛正被她母親強壓在被鋪里蓋著頭悶得都快窒息了。心頭還在不住嘀咕,剛剛那奇奇怪怪的聲音到底是什麼?為什麼娘一聽到那聲音就一臉的焦急忙慌?

收下了白飛飛,朱孟非又喜提蘿莉一枚。可他本意是將白飛飛當做婢女收下,將來讓她為自己跑腿辦事的。張三娘卻不知處於什麼心思,作主是讓白飛飛拜入了他的門下,成為了弟子。而既然要收弟子,儀式感自然是要的,於是時間便因此又多拖延了幾天。

既然要多花時間,朱孟非索性為了安來知州的心,免得出什麼麼蛾子。他讓張三娘寫了封家書,詳細敘說了之前滅絕作亂州府前後的事情,然後大喇喇地甩出了她父親張克戩的名帖,讓來知州調用快驛將這封家書送回了家裡。

看到張三娘真能拿出張克戩的名帖,來知州不管張三娘是不是真的張家的女兒,反正他攀上張家這條線的事情是有眉目了。於是來知州對一行人的巴結更加到位了。等到一行人出發去成都府的時候,來知州甚至親自出城相送,贈上的好禮更是豐厚得占了兩輛大車,直讓一旁的耿邊看得眼都紅了。

畢竟一輩子沒見過這麼多錢!

也就白寡婦,頂著因為連夜趕製朱孟非的定做服飾而出現的黑眼圈,只是擔憂地看著自己的女兒。尤其是當朱孟非和她女兒出現在同一幅畫面里的時候,她眼中的憂慮都快凝練成實質了。

直到看著女兒的身影走遠,她才深深地嘆了口氣。

那男人,飛飛……唉。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