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攜妻走江湖 (18-20) 作者:童話

. 【攜妻走江湖】

作者:童話2021/03/25發表於:sis

***********************************

第18章:狠人

「你敢說你沒用過?你是沒少用吧,尖嘴狼牙夾過的地方,有明顯扎痕,沒有三五天,痕跡下不去,我要是脫光你衣服看到你的大白奶子和小穴陰肉上面有痕跡怎麼辦,你敢和我打賭嗎?如果你輸了,讓我操上三天,不,操上一天就能降服你,讓你永遠忘不了我的雞巴,你敢不敢賭。」

「啪.啪.啪.」

「別說了,求求你別說了。」

東方雲居然沒有說否認,難道她真的用了嗎,而且還是這幾天就用過,我不能明白你為何如此,你不是說箱子裡面的東西都是侮辱女人的贓物嗎,你看見就會噁心半天,你到底是偷偷用了,還是大牛在瞎說。

我不能聽信大牛的一面之詞,因為東方雲被繩子吊在半空,她非常被動,為了少挨鞭子,她可能會用語言臣服大牛,不過,東方雲是一個倔強的人,寧可一倔到底也不會違心說話,那麼她是不是真的用了,只有讓她脫光衣服,把奶子和唇肉拿出來看看才知曉。

「賤貨,綁在你身上的繩子是不是很熟悉,你敢說你沒用過?用的最多就是這根繩子把,三個月前繩子丟的,開始的時候每天晚上丟失不見,白天還回來,後來一丟就是一個月,前不久讓我找到了,馬上藏在暗格裡面防止丟失,你知道我在哪裡找到的嗎?」

「這是普通的繩子,但是,繩子被特殊藥水浸泡過,繩子如果摩擦過女人的乳房和穴肉,哪怕一次,這個女人就會上癮,每天晚上要是不用它摸蹭勒緊,是什麼感覺你自己不知道嗎?你為什麼還回來,是不是找到更好用的東西,比如說二虎的陽具。」

「我從箱子裡拿出來的時候,就發現你眼神不對勁,雖然只是眨眼間,你就換做別的表情,那也逃不出你心中竊喜所表露的眉間喜悅,婊子,還敢偷東西。」

「啪.啪.啪.」

「嘩啦~」

我看到地面突然出現成片水漬,如同大雨傾瀉,東方雲尿了,她是痛尿的?還是被大牛的話刺激尿的?不對,完全不對,她的尿如果是從褲子裡面留下來,應該是集中在一個地方,現在是成片的揮灑,難道?

「婊子,果然是婊子,尖嘴狼牙夾過的痕跡多麼明顯,到處都是夾痕,我就知道,你表里不一,在外人看來,你是女俠,捍衛正義的女俠,端莊的美麗夫人,實則上,你背後就是一個徹徹底底的淫婦,嘴裡說一套,背後做一套,我那寶箱裡面侮辱女人用的東西,你至少用過一半,就是現在你屄里冒出來白沫的味道。」

「啪.啪.啪.」

不行,我必須出來,東方雲的私處已經完全露給了大牛看,地面滿是衣物碎片,不知道她身上到底還有多少衣服遮掩,東方雲這次失算了,這個獎勵玩的太大,把自己給陷進去了,我要馬上出去救她,不然,大牛萬一失去理智,不管不顧限制條件,將陽具插入東方雲陰道中,我在出來就為時已晚。

在我向外要挪動身體的時候,下體突然一痛,我才發現,我的幼龍已經惡怒雄爭,鋼硬無比的堅挺著,它被臥龍床死死卡住,這個臥龍床很結實,就是因為底部有一條條橫筋做支撐,橫筋之間有倒口縫隙。

我的龜頭被卡在倒口縫隙中,應該是龜頭還沒有完全大起來的時候頂著褲子進到縫隙中,現在變大以後就被卡住無法出來,好比小豬放入小籠中,變成大豬後,無法從籠口出來。

這可是要了親命,還沒有救出東方雲,我自己先被睏了,床外危險在既,我確無能為力,只能等龜頭慢慢變小,可是這種情況,越是著急,龜頭越是堅硬。

「求求你,放下我,你只要放下我,讓我幹什麼都行。」

「時間還沒到,爺爺我還沒玩夠,而且絕對不能放,一旦放下,你就會變臉。」

讓大牛說中了,東方雲緩兵的計策又失敗了,只要她被吊著,一切都不能由她做主,只要放她下來,一切都是她說的算。

「啪.啪.啪.」

「婊子,我問你,前不久的一天晚上,二虎鬼鬼祟祟的溜到後院,到了你的寢室口,前後停頓的敲了幾下門,然後大門打開一個小口,他快速躲進去,過了半個時辰才出來,然後...然後...媽的,讓我先抽你三鞭子在說,出來的時候他還在提褲子,你們在裡面都乾了什麼?」

「還是前不久的晚上,我跟蹤二虎到後花園,看到一個只穿肚兜和半截裹褲的女人與二虎抱在一起使勁咬嘴,別看我離得遠,但是我眼神好,那個大屁股,又肥又白,月光照在上面都差點亮瞎我的眼睛,在看看你的大白屁股,那個女人是誰?」

「不是我,你別說了。」

「啪.啪.啪.」

大牛的嘶吼聲和鞭子的抽打聲,就像銀針刺如我的心房,我的心臟已經千瘡百孔,我不相信是真的,但心裡總怕是真的。

「還沒完了,我在晚上還看見過二虎溜到假山後面,不一會兒,一件女人的肚兜和半截裹褲被丟出來,那是誰的?你們兩個在假山後面玩石頭嗎?還是脫光衣服玩?我就奇怪,二虎出來後,順手拿走了肚兜和裹褲,你在後面怎麼一直不出來,難道你從假山後面一路光著身子回去?」

「你要是不承認,我現在就去把那肚兜拿過來,咱們比比看,是不是和你裡面的肚兜一個樣式一個味道,啊,我忘了,拿來也比不了。那咱們就去你寢室里比比看,如果一樣,你就讓我直接操弄一次,你敢嗎?」

「金角大王、銀角大王、繩子、鞭子、二虎的陽具,你樣樣都玩了個夠,你怎麼不玩我,是看我又臭又丑又老嗎,你就是看不起我,我抽死你,婊子。」

皮鞭聲如雨下,我現在的心情不知如何描述,既痛心又痛快,痛心的是東方雲被無情的鞭策,疼痛和呻吟聲不絕於耳,我真想過去宰掉大牛。痛快的是東方雲受到懲罰,如果大牛說的是真的,那麼還應該更重重的抽打她,居然神不知鬼不覺的背我與二虎通姦,而且聽大牛描述的時間已經是很早就發生的事情。

如果事情正如大牛所說的那樣,那麼二虎這個小子一定對我隱瞞了很多,他什麼時候變得聰明了,不是他聰明,而是東方雲的問題,東方雲應該能想到二虎會說露他們的姦情,所以,東方雲交給二虎如何去說,一旦我發現點什麼不對勁,那就把事情都推給大牛是最好的辦法,而大牛是絕對不會承認,她也知道我不會讓二虎與大牛對峙,這樣他們的姦情就被隱藏,而後二虎又會把事情在告訴東方雲,東方雲還會在教導二虎說法。

所以說,以後二虎的話不能全信,因為有東方雲在後面,那麼他們到底有沒有姦情。

東方雲怎麼如此淫蕩,這完全不是我認識的東方雲,一向知書達理、俊秀穩重的她怎麼變得做事毫無廉恥?

「二夫人,乾脆這樣吧,以後你就做我的穴屄爐鼎,我的陽具至尊功就是需要你這樣既淫蕩又漂亮還有一身功力的女俠,作為回報,我讓你天天享受女人極上高潮,你斟酌一下。」

「讓我給你那個小雞巴相公帶個大大的綠帽子,我屌完你,你在夾著我的精液回屋,讓你相公給精液舔出來張嘴吃下去,就說是你自己的淫水,我...」

「嘭」

我聽到一聲悶響,屋內突然出現一股陰冷之氣,我感覺裸露的皮膚表面有種涼寒之意,然後就看到兩隻白嫩小腳落地,大牛的兩隻臭腳離地消失,一股股震斷的麻繩四散在各個角落。

「淫賊,我相公也是你能說的?你信不信我將下面閹了,讓你永遠做不了男人。」

「二夫人,我錯了,我只是一時興起,口無遮攔、隨口而說,我壓根沒有那麼想法,遊戲是您定的條件,小人也沒曾多想,您息怒,我不玩了。」

東方雲的表現讓我既驚喜有迷惑,驚喜的是大牛侮辱於我,觸到了東方雲的逆鱗,讓她非常生氣,甚至要割斷大牛的陽具,因為她說到做到。讓我迷惑的是,她居然輕鬆掙脫繩索,看似非常簡單的崩斷,那麼之前在遭到大牛無情鞭打,甚至女人最隱秘的地方都敞露的時候,她為什麼不反抗,總是在不停的呻吟求饒。

「剛才你說看見我和二虎做那件事?」

「沒有,沒有,我真的什麼都沒看見,我全都是瞎說的,以後再也不跟蹤二虎了。」

這是什麼意思?東方雲到底和二虎有沒有做出不知廉恥的事,如果是瞎說,那為什麼大牛還要說不在跟蹤二虎,我最討厭的就是打啞謎,你們兩個就不能把話說在明面。

「哐.哐.哐.」

「二夫人,師傅,不好了,外面來了很多人,他們拿著刀劍,有幾個人闖進廳堂,您快去看看。」

「二虎,你先過去,我和二夫人馬上就去。」

什麼?外面有很多人,還帶著武器,難道是炎公子直接找上門,他要是把東方晴的事情拿出來,以後東方晴如何做人,我的顏面也丟盡。這種事如果處理不好,以後在小京城就成了街頭笑柄,

「你個淫賊怎麼還不出去,等著看我換衣服嗎?」

「不敢,不敢」

「不敢還看?給你看個夠,你看這兩個大白兔,你看下面的黑毛,我轉過來彎下腰,看看我豐滿臀部,在往裡面看,還看到了什麼」

第19章:來勢洶洶

不敢還看?給你看個夠,你看這兩個大白兔,你看下面的黑毛,我轉過來彎下腰,看看我豐滿臀部,在往裡面看,還看到了什麼」

「二夫人,您下面淫水留的到處都是,我給您擦擦吧。」

「滾」

東方雲還是吃了大虧,他們兩個是一起走的,說明大牛全程觀看了東方雲的換衣過程,他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老不要臉,如果在讓他這樣粘著東方雲,以後一定會出事,看來我要想點辦法讓他滾蛋。

沒有了激烈的抽打,我的龜頭逐漸變小,終於從床下爬出來,看著滿地的衣服碎屑、尿水和繩子斷頭,心中感覺頂著東西說不出來,東方雲到底在想什麼,這個夫人腦子裡的東西藏的很深,有時我也琢磨不透。

屏風後面是東方雲剛剛換下來的衣服和裹褲,這還能叫衣服嗎,尤其是胸部位置,完全是兩個碗口大的窟窿,裹褲都是條條狀,就像大口的漁網一樣,穿上這個與脫光了還有什麼區別。

咦?座椅上放著一本黃皮舊書,這應該是大牛說的他們祖師在山洞中發現的那本陽具至尊心經,黃皮應該是獸皮,手感很滑潤,還帶有清涼的感覺,不知是何種動物有如此皮毛,真的有些浪費。

在翻開書本,裡面的紙張類似與宣紙,但是比宣紙柔潤,雖然感覺很老舊,但是彎折後居然沒有任何摺痕,好紙。

大牛說此書是他祖師在山洞中發現的奇書,裡面文字看不懂,但是牆壁上有譯文,東方雲也說裡面奇形怪狀的符號看不懂,他們當然看不懂,我東方家族的文字可不是誰都能看懂的。

「九轉真陽神經」,恩,練這個都是神經,可以取名叫心經、真經、法經,非要叫神經,什麼陽具至尊心經,我呸,可是此書為什麼會在山洞裡發現,與我們東方家族有什麼關係或者淵源還是一點關係沒有?看來以後有機會要拜訪一下大牛的師傅。

清風不識字,何故亂翻書,九轉真陽神經隨風翻起,一頁頁略過我的眼睛,內容真是不少,密密麻麻的文字和配圖,其中閃過幾頁讓我眉頭一皺,翻回來在看看,「御女篇」中有說道:御女鞭法和御女繩藝,如照此篇鞭策和繩縛女子,將會勾起女子淫慾,越是鞭策越讓女子欲罷不能,鞭策的位置、時間、和力度大小都要掌握恰當,根據天時與地利不同,鞭策又要在調整。

裡面越說越離譜,開始是鞭打女子穴位,後來要配合功法鞭打,淫罵女子的話中要按照功法的音律,在後來要根據女子的呻吟聲音和動作在改變,最後把自己想成淫蕩的虛劍,在女人高潮的同時,用神識冥想將劍插入女子的神識,此女子心中將會留下你的影子,算是改變天命,強行牽拉紅線。

書中內容太多,有各類功法,還有破解之法,不能理解,當然不是誰都可以學得,功法越高,對人體的要求就越大...在看看還有什麼東西。

我感覺大牛就是使用裡面的御女鞭法對東方雲下手。書中內容繁瑣複雜,一定還有很多御女的功法,如果他利用這半年給我醫治身體的時間,在東方雲配合我們練功時,他將功法也一併參入,那豈不是早就將自己刻入東方雲心裡?二虎呢,他們兩個是不是同謀?

大牛對此書到底了解多少?這個問題要是不解決,我的三個夫人都有危險,當然,裡面也有破解之道,我需要時間將書中內容大致了解,然後一一破解。

壞了,我怎麼忘了,外面來了一群不速之客,還要趕快出去看看,哪能讓夫人在前面擋事。至於此書,雖然君子取之有道,但是,這書本來就是孝敬我的,所以當然收下,而且絕對不會在還給大牛。

......

剛出了後院就聽見前廳吵吵嚷嚷的,不就是弄了你一手爺爺的屎嗎,玩不起就不要玩,是你先出手要殺我,我還沒找你算帳,你居然先找上門來。

「在給你們一口茶的時間,如果不把東方皇交出來,我們只好自己進去抓,到時候,裡面該看的,不該看的,我們可不管那個,還有,院子外面已經讓我們圍的水泄不通,鳥出箭射,人出箭穿,可別不小心搭上性命,咱們好話至此。」

「我也給你們一口茶的時間,如果不把東方晴交出來,我們一群大男人進去搜,要是看到女俠還在裸睡或者洗澡,那也沒辦法,直接拉出來,到時候,整個街道可都能大飽眼福,哈哈,我還真沒見過女俠光著屁股騎馬溜街。」

「我給你們一人半口茶的時間,說明來意,說的清楚,咱們來定奪誰是誰非。說不清楚,你們兩個就代替我家門前的石獅,今後給我們看門護院。」

他們欺人太甚,炎公子手抓大便是我的,找我就可以,怎麼還連東方晴也一起。

大牛一把攔住要進入前廳的我說到:「家主,二夫人和二虎在前面耗著,讓你先別出來,事情有些複雜,還不知道他們的來歷,來了兩波人,一波找您,另一波找大夫人,這兩波人還互相有衝突。」

怎麼只有二夫人和二虎在前面,東方晴還沒有回來嗎?那東方雨呢?

「家主,您還是先躲躲吧,屋子裡面沒地方躲藏,他們太容易找到,要不您就踩著我肩膀從院牆爬出去。」

好膽子,他們都說外面有弓箭手,出去一個射一個,你還助我爬出去,要是我沒聽見他們的對話,還以為你有多忠心,現在我知道你的小算盤,你想趁機會至於我死地,然後霸占我的東方雲。

好計謀,別著急,我現在必須忍耐,先讓你沾些東方雲的便宜,等我將九轉真陽神經練成,把你施加在東方雲身上的功法一一破解,然後就是你的死期。

「大膽,你這個小白臉,以為有許多達官貴人家小姐暗許你,我們就不敢動你,告訴你,今天這事,你們捅破天了,誰來也救不了你們。走,都給我進去搜。」

「啊...」

聽這一堆人鬼哭狼嚎就知道東方雲出手了,她家傳唐門,一手明暗鏢,三十步以內百發百中,她的絕技就是散手一甩,同時中三。

「大家別怕,我們一起上,就他們兩個人,屋子小,他們躲不開,咱們幾十人,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他們。」

說的沒錯,東方雲的鏢是在開闊地方施展,人一旦多了,她不可能同時下手,而且前廳不大,她無法閃避。

「我在這裡,一群混蛋,有什麼事衝著我來。」

這個時候我還是出來吧,不能做縮頭烏龜,人家都找上門來,我讓夫人頂著,不管別人看不看笑話,至少我不想讓夫人認為我是個懦夫。

「你?」

我制止了東方雲,看著她著急的眼神,我現在也是無計可施,走一步看一步。

我也不管大牛在身後拉扯,徑直走到前廳中間,人真不少,廳門口站了一排,地面哀嚎著五六個,有兩個人坐在客椅上,手裡握著劍柄,目光管都全都看向我。

其中一個人站起來沖向我,那其實洶洶的樣子好像要吃人,我抬手阻止東方雲手中要甩出的暗鏢,看她那著急的樣子,可愛。

「你就是東方皇?還我炎公子命來,你十個命也低不了我家公子的命,我們...」

眼前這個有些失去理智接近瘋狂的男人,抓住我的衣領使勁搖晃,我聽到他說還我炎公子命,什麼意思,炎公子死了?剛剛幾個時辰之前是他要殺死我,怎麼過了幾個時辰後,他死了,老天有眼,報應如此之快?錯了,難道是東方晴殺的,因為她的家人已經被釋放,所以她為了保護自己的名譽才下了殺手,不會,她不是隨便殺人的劊子手。

「炎公子?他怎麼了?昨天下午我們暢聊的痛快,感覺相見恨晚,如果不是時間匆忙,我們還要把酒言歡一夜間。」

「東方皇,你別裝了,我們炎公子就是你殺的,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跟我們走吧,聽我們家主處置。」

「你有什麼證據說是我殺的,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無憑無據,你跳過官府要動用私行陷害好人。」

「怎麼沒有證據,我們在院外看護,突然聽到炎公子大喊你東方皇的名字,等我們衝進去的時候,炎公子...他...他已經身首異處,不是你還是誰,是我們親眼看見你進到客棧後院,也看見你跑出院子,證據確鑿,還費什麼話,現在就跟我們走。」

這個男人的話讓我驚出一身冷汗,他的意思是說,炎公子在俠客客棧被殺,而且正好是我跑之後,在他們進屋之前,這就說明,屋子裡面還有其他人,而且還是高手,至少比炎公子要高出很多,不然也不可能在很短時間內奪取他的首級,並且神不知鬼不覺的離開。

那麼說,東方晴與炎公子的苟且之事都讓這個殺害炎公子的人看到眼裡,還有我與那個殺手的事情也暴露了。

「東方晴還沒出來嗎,那我們就把東方皇帶走,你們拿著東方晴的人頭來交換。」

這就是他們說的另一波人,東方晴又怎麼了,福無雙至禍不單行,兩波人同時來要人,這裡面有什麼關聯?

「你們楚家的手伸的太長了,東方皇是害死我們少家主的罪人,你們要找的是東方晴,這是一男一女,兩不挨著,不要沒事找抽。」

「東方晴是東方皇的夫人,現在東方晴不見人影,當然先把東方皇捉拿起來,你們炎公子的命算個屁,我們楚家楚公子的命才是真命,今晨被東方晴所殺,我們要帶著東方晴的人頭給我家楚公子祭天,你給我滾一邊去。」

什麼?楚公子也被殺了,東方晴中計了,炎公子是誣陷楚公子要謀害我,你怎麼也不查個明白就連夜殺了楚公子。我扭頭看向東方雲,她對我輕輕搖頭,看來她也是什麼都不知道。對方死了兩個人,而且是家族的繼承人,看來此事不能善了了,無計可施,我只能一否在否,死不承認,本來我也沒做。

第20章:喬詩焉

什麼?楚公子也被殺了,東方晴中計了,炎公子是誣陷楚公子要謀害我,你怎麼也不查個明白就連夜殺了楚公子。我扭頭看向東方雲,她對我輕輕搖頭,看來她也是什麼都不知道。對方死了兩個人,而且是家族的繼承人,看來此事不能善了了,無計可施,我只能一否在否,死不承認,本來我也沒做。

「鋥」

「鋥」

兩波人打起來了,看來他們早有舊仇,雖然雙方不是劍起刀落,那也是指點喉尖,用力必傷。不對,他們明似劍拔弩張,細則眼神餘光沖我,這是對我突然襲擊的準備,來不及了,太近躲不開,東方雲救我。

果然如我所想,兩個管事的一個跨步到我身前,將我擋在東方雲前面,讓我作為擋墊牌,抵擋東方雲的暗鏢,看來他們對東方雲的飛鏢十分纏諱。

就在兩人即刻將我擒住之際,兩根官廷戒棍飛來,兩人也算是有些功夫,聽風辯位,一左一右迴轉身體,擺開架勢怒吼說到:「誰?」

「小京城六扇門辦事,阿貓阿狗閒雜人等迴避。」

「你們楚家和炎家的膽子越來越大,在小京城內公然帶領數十人私闖他人宅府,還要當場殺人。完全不把我們六扇門放在眼裡,好膽子,居然與京廷對著干,就不怕給你們主人惹火燒身嗎?」

喬詩焉,小京城第一女神捕,也是小京城四大美女之首,與東方晴同歲三十,她要是來了,那麼...果然,身後跟著東方雨,這個機靈古怪的小姑娘,我還奇怪,在這麼多人面前,東方雲還輕輕鬆鬆,原來是讓這丫頭去搬的救兵,但是東方晴呢,到哪裡去了,她才是解開謎團的關鍵,炎公子和孟公子的死與她到底有沒有關係。

「喬女俠,我們家炎公子死的冤,身首異處死不瞑目,家主夫人聽到噩耗後,暈倒在地,現在還沒有醒過來,全家上下亂成一鍋粥,家主已派人去衙府報官,我們來這裡是怕他們跑了。」

「喬捕頭,我家楚公子死的更冤,已經是不能男人之事,最後還被穿肛焚屍而亡,本來已經花了大價錢從西域迷宗請了高人給裝個驢屌,現在前功盡棄,楚家又少了一個接管人,他還是個十八歲的孩子,怎麼會受到如此不公。」

楚公子,那個白白玩弄東方晴的楚公子死了,要說殺他的人,東方晴最是不過,不僅楚公子白白玩弄她,而且還被誣陷要害我,所以東方晴一時安耐不住俠氣,連夜去殺了他,但是,穿肛和焚屍的做法可不是東方晴的手段。

「你們兩家與他們有仇有冤去報官,沒有證據就不要在這裡大呼小叫,亂用私行,如果出了人命,誰也保不了你們兩個。我作為小京城第一女神捕可不會放任你們如此胡鬧瞎搞。」

傲慢和自大,喬詩焉是絕世美女我承認,與東方晴站在一起有如姐妹,一舉一動無不充滿誘人的魅力,緊緊包裹身體的捕頭服就能看出她身材是多麼豐滿迷人,兩個乳房如成熟的西瓜,翹臀又圓又大,讓人忍不住想上去大拍一頓,她的身高在男人中也是中上的,一般男人都要抬頭仰視她。

但是,她很高傲,如東方晴一樣高傲,也如東方雲一樣看不起男人,還如東方雨一樣機靈古怪,都是三十歲的人妻少婦,下休之時不在家教導孩子,總是穿的像十八歲的姑娘,與東方雨牽手溜街,不清楚的人,真以為是年輕姐妹。

「我炎家有證據,昨天夜裡,我們多人親眼看見東方皇進的俠客客棧後院,直到凌晨,我家炎公子在屋裡大喊東方皇的名字,然後就看見東方皇跑出院子離開,屋裡只剩下頭身分離的炎少主,我們越是追,他越是跑,心中一定有鬼。」

一面之詞,你們明明知道炎公子要害我,所以圍住院子不讓我跑,裡面在安排殺手對我下手,要不是炎公子大喊一聲,吸引你們的注意,我還真沒有辦法找到空隙脫身。

「我楚家也有證據,今天清晨,天陽似亮似不亮,我們就聽屋中大喊東方晴,然後大火縱起,我們的楚公子成了焦屍,下體一根鐵棍從肛門進去,嘴裡出來,而且多個護院也看到一名紅衣女子躍牆而出。」

難道真的是東方晴乾的?晴姐不應該會如此失去理智,而且殺人手段絕也太過殘忍,明明一劍下去可以解決,為甚要用鐵棍將楚公子穿體。

「這麼說,你們根本沒有看見東方晴和東方皇親手殺人的場面,而是聽到他們大喊人名字,如果照你們這麼說,凡是人死之前大喊他人姓名,則那個人就是殺人兇手?」

「還有,那個俠客客棧是大家聚會的地方,任何人都可以出來進去,白天夜裡從不閉門謝客,我家相公在裡面走還是跑,你們管不著,你們從後面追他,我還要告你們一個圖謀不軌、殺人越貨、栽贓陷害。」

「還沒完,天下之大,色彩分七,衣著之錦,三分彩色,女兒家喜粉、喜紅、喜素雅、喜花枝,穿紅色衣服的女子,小京城內沒有一萬也有八千,你們楚公子做了多少坑害女人的事情,你們不清楚?保不住哪家女孩子穿著紅衣夜裡來尋仇,讓他勿以為是東方晴呢,畢竟小京城內多少人對我們大夫人夜夜思念成疾,楚公子也不例外,據我所知,他可是曾經說過,東方晴女俠是他心中的唯一。」

東方雲,你說的是什麼話,我這個東方晴的原配相公就在這裡了,我的臉往哪裡放。你還看我,我知道昨天晚上去俠客客棧的事情沒有對你說,我也是有苦衷的。你別看我了,剛才你像母豬一樣被大牛吊起來抽鞭的事,我還沒和你算帳。

「說的太對,我們官廷抓人要有證據,沒有證據那是汙衊,你們沒有親眼所見只是猜測,東方皇和東方晴也只是被嫌疑而已。現在首要的是你們先去報官,我們受理之後,按照大京國律例,死人的案子要做刑部備案,驗屍,層層會審的,嫌疑人由我們六扇門看管,你們沒有權利控制,如果執意要與大京國的官廷對著干,自己先掂量掂量有多少分量。」

喬詩焉這是明顯的向著我們說話,不錯,這下還有喘息的機會,至少現在不會擔心出什麼意外。

......

果然是小京城內第一女神捕,我家會客的石桌被她一掌震碎,這要是打到肉身上,必定四分五裂。那兩波人灰頭土臉不得不被逼離開我家。

畢竟我殺害炎公子的嫌疑最大,而且炎公子家大業大人脈廣,如果官廷沒有點交代也不行,我現在就在天牢單間,已經整整三十天,牢頭接到喬詩焉的命令,對我特別照顧,吃喝不錯,就是太孤獨,因為喬詩焉怕我被暗中陷害,把我關在高等天牢之中,其實就是給有錢有勢人準備的地方,一個厚重鐵門,門外有專人把守。

東方雲和東方雨每天上午來一次,下午來一次,上午是水果,下午是茶點,據她們說,楚公子被害那天晚上,夜間打更的人看見東方晴進入他家,也有人看見東方晴從牆裡飛出來,所以官廷已經下了海捕文書,捉拿東方晴,包括楚家也派了江湖高手協助,此事已經無解。

東方晴的武功也是屬於一流高手,幾個高手圍攻也可以脫身,我擔心的就是不知道她現在哪裡,在幹什麼,按理說她應該回家才是,就算去接送父母也該回來,而且我已經下了牢獄,如果她知道,定會前來,怎麼三十天都沒有蹤影。

關於那天晚上發生的一切事情,我本打算告訴東方雲,但是她說隔牆有耳,除非特別重要就告訴她,否則以後回家在說,我選擇了後者。

現在我無法出去,也不能出去,一是炎家非要找第一訟師告我死罪,二是我出去就可能被人暗算,還是這裡比較安全。

我告訴東方雲我身體基本恢復如常人,而且越來越強,感覺身體之中有股後勁要爆發出來,所以不再需要大牛和二虎兩人幫忙,讓他們滾蛋回家。東方雲卻說已經答應將他們納入東方家外部族人,即便不在給我醫治身體,也不可能轟走,而且現在沒有人可用,他們兩個還保險一些。

傻瓜,我是擔心你被大牛在占便宜。

前幾天只有東方雨一個人過來,她說東方雲打聽到東方晴的消息,所以帶著大牛和二虎出去查找消息來源,不知道幾天才能回來。大牛還帶著一大包袱東西,說是徒行必備的東西,是東方雲特意讓他帶著的,她看見從裡面露出拇指粗的一捆麻繩,還有一把皮鞭,不知道幹什麼用,不過他們一定會回來,因為東方雨給了東方雲控制大牛二虎的解毒藥只夠六十天。

晚了,晚了,他們已經走了,我來不及阻止,看來這段時間可能還會上演那天的「吊豬待宰」一幕,我反覆告訴自己要忍耐,東方雲只是受點皮肉傷,她是故意用「色」來抓住大牛的忠心,而且我相信東方雲這樣做一定有她的用意,我要相信與自己攜手二十年的夫人。可是我不相信那個大牛,他的功法中暗含通人心智,會讓東方雲潛移默化的認可他,聽命於他,干著急。

不過,現在那本心經秘籍已經在我手裡,正好這段時間讓我也閒來無事的認真看看,等我掌握裡面的東西,那就是我反擊的時候。

好書,裡面的功法和心經讓我大開眼界,增陽篇和御女篇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著此書的高人,將自己的人生經歷也寫了進去,內容讓我十分感慨,同時讓我對大京國幾千年之前的面貌終於有所了解,或許就連東方家族也如此...

......

「病秧子,看你最近悶悶不樂,是不是在想東方晴,這小浪蹄子不知道去哪裡找野男人去,把自己家相公放在大牢也不擔心。只有我的小雨每天來照顧你。」

喬詩焉,喬女俠,自從認識她以來就滿滿的看不起我,不,同東方雲一樣,是看不起所有男人,她對東方雨愛護有加,基本上東方雨提出的任何要求她都會滿足,這次多虧了她從中盤旋,不然我和幾個夫人應對不了一群高官劊子手。

「喬姐姐,不許你說我家相公是病秧子,他現在身體恢復很好,用不了多久就能在男人里獨占雄風,到時候,我也讓你爽爽,你下面的小騷屄也不用吃冰棍了。」

我很尷尬,喬詩焉是小京城內四美之首,也是首屈一指的第一女俠,更是人人敬重的女神,怎麼東方雨當著我的面如此開起玩笑,不像話,這次還是喬女俠救了我,讓她占點嘴上的便宜,不礙事。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