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攜妻走江湖 (31-33) 作者:童話

.

【攜妻走江湖】

作者:童話2021/04/12發表於: sis

第31章:二夫人的背叛

我明悟了了嗎?有無心經中的可有可無不是之真的消失不見,是指通過自我調節來達到有或者無的結果,見物是物,既是我就是它,它就是我。

原來如此,看來還是我靈根很好,對空洞的東西理解如此之快。

嗯?外面有人?我不知道為什麼這裡明明是我自己的寢室,我確像個盜賊一樣,躲到房間內牆角邊內里的茅廁,難道是與修煉淫賊的功法有關?來人就跑嗎,躲這裡應該沒有什麼用,很容易讓人發現,可是屋子小,只有床下可以躲藏,但,床下是我的心裡陰影,我不想在躲到床下面。

「相公,你在嗎?」

是東方雲的聲音,她今天這麼早就回來,不錯,現在院子沒有別人,我正好興致勃勃,可以上床大幹一場。

「夫人,我說的沒錯吧,家主不在,您所有房間都找過了,還是沒有找到他,我剛才看見他和百毒仙子一起出去的,而且還是摟摟抱抱的出去。」

是大牛的聲音,這個混蛋誤會了,百毒仙子是抱住東方雨出去的,讓他誤以為是我,以前還說自己眼尖,我呸。

感知!無名的感知沖我襲來,這應該就是武林高手的神識掃過,武功越高,感知周圍動向就越強,這是東方雲在感知周圍是否有人存在。

有無心經,我即是空,空即是我,以我現在的能力,根本是無法將自己真的變沒,只能是將自己的氣息隱藏起來,當然,我與東方雲也有十幾步的距離,要是離得很近,她還是能感知到我的存在,同時,有人進來依然能看到我。

「大牛,不用看那裡,那裡沒有人。」

「啊,你摟我幹什麼?淫賊」

「夫人,我可想死你了,你看我的肉棒,早就挺起來了,你摸一摸。」

「壞人,你真心急,不能等到晚上嗎,晚上把你繩子和鞭子拿我屋裡,還有那幾樣折磨人的東西也帶上,咱們...」

酥,酥軟,東方雲的語氣哪有平時的家母樣子,完全像是一個小女人像男人撒嬌,現在我能出去嗎,當然不能,因為東方雲不是被強迫的,現在他們就是一對姦夫淫婦在偷情,我要等機會成熟後在出去,讓他們這對狗男女無地自容。

「我等不了了,在家主沒有回來之前,你把屄拔開,快點讓我進去,咱們速戰速決,今天不要什麼皮鞭和花繩,也不要牽狗撒尿,我就直接干你。」

什麼意思,聽大牛的話,他們好像早就做過,不可能,不可能,我的心要碎了,東方雲,你是如此的端莊秀麗、持家少婦,你怎麼能如此這樣對待我,我即是空,空即是我。

「大牛,你實話告訴我,你是不是對我下藥了,為什麼我一看見你就想和你做那個,可是,我明明檢查身體正常,你不要騙我。」

「夫人,大牛實實在在沒有對您下藥,您功夫比我厲害,我那些手段還能瞞得住您,是因為我大牛天生帶艷福,只要是美女,都會自然的向我靠近,真的,夫人,您看大夫人以前睜眼都不看我,現在對我也很客氣。」

九轉真陽神經中的御女魔音,沒錯,大牛用的就是這個,沒想到,大牛已經運用的如此熟練,僅僅就靠與人說話,都能講魔音傳出去,此魔音可以通往神識,不在武功範疇,說是邪道,又沒有傷人之能,用此魔音,可以將自己的話語都打入對方神識,此功是無形出手,誘導人的思維。

我早該想到,大牛用的是此種方法,所以說,東方雲是被動的中招,她自己根本不知道,自己受了大牛的魔音影響,看來只有我將此九轉真陽練習的更強,才能破解此功。

「啊」

「嗯」

連綿不斷的喉嚨呻吟和咗嘴聲,不用想也能明白,他兩在口對口的互換津液,嗞嗞聲仿佛就在我的耳邊,真的很用力,同時伴隨著衣服落地的嗡嗡之聲。

「羊腸子」

東方雲說的這三個字,讓我神識差點崩潰,我即是空,空即是我。

「二夫人,你還說你不想要我操弄,連這麼大的羊腸子都隨身帶著,一帶就是十幾個,這就不是讓我隨時隨地可以操弄你嗎。」

「咦?夫人,您剛從俠客盟回來,俠風裡面怎麼什麼都沒穿?要是抬腿跨馬,豈不是讓後面人看個滿眼?」

「你!今天早上,是你讓我只穿俠風出去的,你看,俠風開口到胯部,只要腿邁的大一些,就能看見臀瓣,還有,連肚兜也不讓我穿,兩個乳房完全鼓起,估計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女人了,並且,在俠客盟上樓的時候,樓下的小二都看見我下體什麼都沒有,真丟人。」

可惡,東方雲已經深中御女魔音,我必須加快修煉進度,把大牛打在東方雲神識中的暗示全部清除。

「二夫人,你的屄好緊,大牛我要操弄你一輩子,咕嗞。」

是時候了,我不需要在使用有無心經,姦夫淫婦,東方雲,往我真心對你,三個夫人中我最敬重的就是你,你不僅是我的夫人,也是我的師姐,我如親生姐姐一般對你,你卻做出如此之事,最可恨的是,還是在自己相公的寢室里,我現在就出來,看看你的嫩屄別操的樣子。

「大牛,咱們不能在這樣繼續下去,我有相公,我不能對不起相公,我...」

「騷比,還裝高尚,我記得第一次見到你時,也是在這個屋子裡面,當時大夫人、你、三夫人、家主,都在屋子裡,你穿的最嚴實。」

「但是,你身上有精液的味道,我做淫賊這麼多年,對精液味道特別熟悉,而且,你身上有三個精液的味道,一個是家主的,另外兩個是誰的?你說,還有,另外兩個精液味道輕重差不多,說明,這兩種精液是同時射出來的」

「沒想到啊,二夫人,你居然背著家主在外面同時與兩個男人交媾,我第一眼看見你就知道你是外表莊重內心淫蕩,這半年裡,那兩個精液的味道,同時是時有時無,是不是又偷偷出去與那兩個男人廝混,而且還是雙龍戲鳳、雙星伴月。」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大牛說的是真的嗎,東方雲,如果你說個不字,我一定相信你而不相信大牛,快說不字。

「二夫人,你回來的當天晚上,與家主同床,對吧,後來家主被你罵出來,只剩下你一個人,對吧。」

「我問你,那天晚上,夜裡子時剛過,是誰偷偷翻出牆,在牆外與兩個男人做交媾之事?是誰的雙手被吊起來,劈開雙腿,讓兩個男人雙插?我這眼睛到了晚上就賊好。」

「二夫人,這些事情我就不和你計較了,只要你成全我,從今往後做我練功的肉屄爐鼎,只要我隨時需要,你無論何時何地都要讓我操屄,我保證對此守口如瓶。」

「大牛,你說話當真,只要我願意成為你的...你的...」

「是肉屄爐鼎。賤人,你的屄真緊,越是提起那兩個男人,你的屄就越吸我的陽具,看來你就是人盡可夫的淫婦。」

墮落,如此的墮落,東方雲,我看清你了,大牛的話是刺入我心中的斷魂釘,你的話是斷魂釘中的天雷,從裡面往外炸爆,把我心房從內部摧毀。

有無心經,我既是石頭,石頭既是我,我是頭上長滿青苔的石頭,我是頭上長滿青苔的石頭。

天下無情皆是被情所傷,三個夫人,都是我的所愛,一個都不能少,我該如何是好。

「二夫人,家主已恢復男人只能,可以讓你產下小家主,我大牛不才,願意替家主代勞,我算過,這幾天就是二夫人的好日子,我就自薦狀元,羊腸子已經摘下,您就嘗嘗我的精液澆灌,早日為我大牛生下個大白胖小子,然後就是第二個、第三個。」

「啊」

「二夫人,饒命,要斷了,真的要斷了。」

「大牛,你別忘了,當初咱們怎麼說的,你我各取所需,我讓你爽,你讓我舒服,大家不能有任何越界,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變本加厲,讓我做出那麼多丟臉的事,我都忍了,你現在居然還想著代替我相公,難道你不知道自己算老幾?現在我相公男人之事不比你們兩個差,以後不需要你們伺候,都滾回前院,老老實實的做個護院。」

好,好,趕快殺了他,殺了大牛我就原諒你的一切。

......

有無心經,我是頭頂長滿青苔的石頭,不,他們都已經走了,我已經不再是石頭。你們的話我都聽到耳朵裡面,這回證據確鑿,看我一會兒怎麼處置你。

東方晴不是背叛是被逼,而你東方雲也不是背叛是自願,這幾年都忍過來,這幾十天都不能忍嗎,男人的陽具就這麼有吸引力,你的身體就這麼缺少陽具滋潤嗎,可笑,你就是外表賢惠,內心淫蕩,哼。

......

「相公,你在家?」

「哼,我在與不在與你有何關係,大牛的陽具好用嗎,那兩個男人的陽具舒服嗎,嗙,東方雲,你怎對得起我,咱們新帳舊帳一起算,看你今天還有什麼話說。」

得意,我心中充滿得意,這次我是穩贏,這麼多年,你總想在事事上超過我,認為天下男人是蠢材,女人才是天,今天我讓你從天上摔的狠狠,看你怎麼說。

「相公,你問我有什麼話好說,那我先問問你,小京城第一女神捕喬詩焉的騷屄怎麼樣,你和她春風幾度?允許你們男人三妻四妾,出去外面找女人玩弄,為什麼我們女子就不能出去找男人。」

----------

第32章:捉姦二夫人

「相公,你問我有什麼話好說,那我先問問你,小京城第一女神捕喬詩焉的騷屄怎麼樣,你和她春風幾度?允許你們男人三妻四妾,出去外面找女人玩弄,為什麼我們女子就不能出去找男人。」

東方雨,不,假東方雨,你這個女魔頭,一定是你告的密,除了你,沒有人會知道我與喬詩焉的交媾之事,不過,我和喬詩焉只有過一次,怎麼還幾度春風,東方雨你是真話中帶假話,可是我沒法和東方雲解釋,難道我還要告訴她,我和喬詩焉交媾次數。

「相公,我作為東方家族的二夫人,辛辛苦苦把持家業,從早到黑忙忙碌碌,柴米油鹽我要算計,屋裡屋外前前後後我要考慮,大大小小我要注意,你說你做過什麼?家裡的錢是師姐爭得,給你治病的藥是師妹拿的,院子、內外帳是我管著,你除了醒來練功,坐下吃飯,回屋睡覺,你還做過什麼?」

「在我為了這個家出去忙碌之時,你居然和喬詩焉那個賤人鬼混到一起,還海誓山盟說她是你今生唯一至愛,那我們三個夫人算什麼,你的丫鬟?你的小妾?如果不是雨妹告訴我,我真不知道我們的相公能有如此大的本事,把京城第一美女搞上床頭,你真是深藏不露。」

東方雨,東方雨,被你害慘了,我什麼時候對喬詩焉說過海誓山盟的情話,我要趕快解釋。

「閉嘴,繼續聽我說,既然及如此對待我,我又何必為了你而一直守身,不如也像你們男人一樣,我要享受做女子的快樂,不能委屈自己。」

「相公,我東方雲不像一般女人,咱們大風大浪都見過,有些事情看的很開,男女之事也一樣,但我也不是隨隨便便的女人,這次完全是報復你,是你犯錯在先,你什麼也別說,給我出去。」

「雲姐,我錯了,你聽我說...」

......

女人惹不起,在自己回屋的路上,我才明白過來,又被東方雲算計了。

東方雲說與男人通姦是為了報復我,可是,按照時間計算,我與喬詩焉也就是幾十天前的事情,可是大牛說東方雲與男人通姦是快一年前的事情,而且,東方雲身上時不時有男人精液的味道,那個時候,我還在練功房與大牛二虎練功,所以,她哪是報復我,她分明就是紅杏出牆,劈開大腿讓別的男人操弄。

我被東方雲的狂轟亂語說的暈頭轉向,怎麼把時間前後搞蒙了,真可笑,為何我總是在三個夫人面前一點點威嚴都沒有,每每看到三個夫人,我在大的怒氣也轉化為平和,我真不知道,或許是從小到大,她們一直陪伴我成長,即是愛護我的姐妹,又是教導我做人的娘親化身。

東方雨絕對不算,把我拖下水的就是她。

東方雲留給我的最後一句話,我們四人從小陪伴到大,大家是一家人,情同手足,我們三個姐妹永遠是你的夫人,無論你做錯什麼都會得到原諒,我不介意你與其他女人發生過分之事,只要你心中有我們就可,我們永遠站在你背後支持,願與你同生共死。

東方雲的話直擊我心,哭,不是男人本色,可是我還是像小時候一樣,抱著東方雲哭泣。

不過,我是不是又中了東方雲的連環套,她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話,不是給我聽,而是引導我去聽,反過來細品一下,意思是,我們是一家人,情同手足,我東方雲做錯了,你應該而且必須原諒,你不要介意我和別的男人交媾操屄,我雖然被別的男人操弄了,可是,我還是與你一心,只要你還要我,我願意陪著你一輩子。

女人心,如巨大冰山一角,家有如此心計嬌妻是好事還是壞事,家務之事,難。

......

已經多天沒有與東方雲對話,不知道是她在生我氣,還是我在生她氣,經過這些天的對峙,讓我對自己開始有所了解,我很在意自己的夫人,但是,對於東方晴和東方雲與其他男人通姦之事,我雖然氣憤震怒,可心中又覺得無比興奮,這到底是不是練功的伴隨症?

想起來了,書中有記載,這是九轉真陽神經中的真陽逆反,越是珍惜的東西越希望被破壞,意思就是我最喜愛的三個夫人,越是被別人欺負,我反而越是興奮。

可惡,如此邪惡的功法,除非將九轉真陽神經練到圓滿才能恢復正常心理。大牛到底知不知道修煉此功法會導致心中疾病,如果他知道,那麼他做的太絕,我不可能在身邊放一個這樣的陰險小人,此人必須除掉。

......

小京城重地,六扇門。

這是我第一次進入六扇門,很緊張,畢竟我牴觸與官廷打交道,如果沒有緊急事情,我寧可花些錢財解決,也不願意來這裡。

東方晴託人送信讓我馬上來一趟,事情很緊急。不明白緊急什麼,晴姐好好的,雲姐幾天沒和我說話,也就是東方雨被百毒仙子帶走,還有什麼緊急的,就算外強入侵,或者江湖對峙,對我來說,也不是什麼緊急之事。

六扇門總務處是官廷重要事務之地,一般人是進不來的,也就是俠客盟一等高手且有官廷特許才可以,今天我居然順利進來,小有成就感。

特物處,重要證據保存地方,絕對不允許任何人進,我更是不例外,門口有幾個觀物間,我就在其中一個。

她來了,紅衣俠風招展,高冷美人如畫,金龍劍銳氣,女俠英勇無敵。東方晴還是那麼的自信迷人,站在那裡真是風光美麗,比許多男俠客還要高出一頭。雖然不是最高的,可乳房絕對是最大的,俠衣不能完全包裹,衣服中間一道深深的乳溝,不誇大的說,可以放入一隻孩童手臂,不少文人俠客都被此乳溝深深吸引而駐足。

東方晴陰著臉,將一樣東西放到桌子上。

「這是?怎麼會這樣。」

此物讓我心中一糾,這是百毒仙子的苗族盤絲衣和短小裹褲,盤絲衣上儘是碎痕跡,痕跡之間有毛尖,沒有血液濺射痕跡,不像是刀劍劃傷,更像是蠻力撕開。短小裹褲上面沾滿已經凝固的白色粉塵,明眼人都知道那是什麼東西,是精液乾枯後的殘渣,真不少,像是一碗水潑上去那麼多。

怎會這樣,百毒仙子畢竟將將四十歲的美少婦,身材高拔,武功高潮,尤其是用毒,可謂是高手中的高手,這樣的一個女俠敗了,是何等高手能制住她,衣服和褲子都被剝去,看來少不了一番凌辱。

我的東方雨呢?她在哪裡,這才是我最關心的。

具官探說,只發現百毒仙子丟下的衣物,地面還有不下十人和馬匹的足跡,那就對了,一兩個人真的是對抗不了百毒仙子,如果是十幾個高手一起出手,那結果就截然相反。為什麼沒有那條黃金紋龍蟒的屍體,龍蟒忠心護主,非死不休,居然還能把它也一起降服,厲害。

「百毒仙子,苗族山寨未來寨主備選人之一、大京國醫毒院院助、江湖毒門副門主,我們六扇門不能不管,而且要一管到底,必須救出百毒仙子,生要見人死要見屍,這些衣物是在小京城百里外的亂石林找到的,所以,六扇門和俠客盟聯合一起去查找她的下落。」

身後說話之人,不就是我牽魂掛肚的喬詩焉嗎,風華絕代、俏人風姿、 與東方晴站在一起,都是那麼風韻高冷,三十歲的女人最有味道。落花有情流水無意,她沒有正眼看我,則是緊緊盯著百毒仙子衣物,而我的眼神卻始終被她絕美的容貌牽著走。

「哼,還有臉說別人是淫賊。」

此刻說話的人可不是喬詩焉,而是東方雲,她與喬詩焉前後腳進來,我眼神被喬詩焉吸引迷魂,而完全忽略的自己的夫人,這下可丟大人了,真的是我不對,怎麼會如此情迷意亂,就是我的神識不堅定,不能把責任推到九轉真陽神經的練功遺症上。

壞了,這下可真的把雲姐惹急了,第一次見她如此表情,陰沉、抑鬱、憤怒、氣息低壓、雙眼紅潤堅定、香華笑笑扇柄被捏碎,其他實在無法形容,就連我自己都知道惹大禍了,自己的相公在這麼近的距離都不看夫人一眼,而是盯著別人目不轉睛。

......

亂石林,顧名思義,山石林立,陡峭高石,在進入之前,必須先制定周密計劃,避免疏忽大意出現以外,並派出官探喬扮成樵夫獵人先進去查探,而我們一行二三十人則要在客棧先整頓一下。

這次來的人太多,原本客棧有路人占去一半,所以大家多找幾個客棧分開住宿,我為了挽回雲姐,特意跟在東方雲後面找同一間客棧住宿,而喬詩焉和東方晴則在另外客棧。

「雲公子,今夜慢慢,咱們三人不如像以前一樣,凡是出遊,必要一邊泡澡一邊賞月,每次都是圓月滿滿,讓我們兩人流連忘返。」

說話的這個人是小京城四公子之一的賀少俠,儀表帥氣、風流倜儻,不少大家閨秀自願到他家甘做丫鬟,可見有多招人喜愛。

「就是,就是,圓月白亮,捧在手裡酥柔之極,含在嘴裡香甜可口。」

此人也是小京城四公子之一的劉少俠,外表清秀、一表人才,據說有京中大官之女發誓為他不嫁。他是不是個傻子,月亮能捧在手裡嗎?月亮能含在嘴裡嗎?還京城四公子之一,我呸。

這兩人,這幾天裡天天纏著東方雲,我根本沒有機會和雲姐好好的承認錯誤。而東方雲是吃了熊心豹膽,在我面前和他們有說有笑,完全不管不顧我顛怒的眼神,就連東方晴都看不過去,對她竊竊私語,雲姐,你這是要和相公我對著一干到底。

不對啊,他們剛才說一起泡澡?怎麼可能,東方雲是女子,如果一起泡澡豈不是...,難道這兩個人就是大牛說的你通姦的那兩個人!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原來兩隻餓狼始終圍著東方雲這塊美味可口的熟嫩肉不松嘴,既然被我發現就不能善了,大牛和你們兩個與我心愛的雲姐交媾之事,咱們好好算算。

--------

第33章:心死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原來兩隻餓狼始終圍著東方雲這塊美味可口的熟嫩肉不松嘴,既然被我發現就不能善了,大牛和你們兩個與我心愛的雲姐交媾之事,咱們好好算算。

人呢?一個不留神人都進去了。

太可惡了,店小二說東方雲和那兩個人要了一個房間,那怎麼可以,這是明目張膽的要在相公面前通姦嗎?想的美。

「東方雲」

我以三流武者的力量一腳踹開房門,屋裡一個人影都沒有,雖然桌子椅子通齊擺放,但是望向床邊,通長的床單已被蹂的褶褶亂亂,說明他們三人來過,而且還是一起坐到了床上,床單從裡到外,疊折拱起、翻邊起鼓,看來不僅坐到床上,還乾了什麼就不從得知。東方雲,你過分了,你是覺得相公好欺負嗎?

「掌柜的,你知道嗎,剛才那三個公子不喜歡玩女人,喜歡走旱道,白白長得俊俏書生。兩個公子把一個秀麗書生夾在中間,一人撫摸一個屁股往後山熱澡池去了,現在過去,估計能看到他們捅屁眼。」

豈有此理,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我的耐心,居然真的去了澡池,那裡可是誰人都可去的地方,難道你東方雲要脫光衣服露出健美風韻的裸體讓一群男人欣賞嗎?你敢。

......

沒有,還是沒有,我也不顧他人奇怪眼神,穿的嚴嚴實實在澡池小道上,挨個池坑裡尋找這三隻狗男女,人呢?根本沒有。小二是不是聽錯了,我每個澡池都進去檢查一遍,邊邊角角毫無遺漏的仔細過目,還差點和自帶妓女的貴人打起來,如此髒亂之地,污穢之極。

有無心經,天耳靡靡,廣收八方之音,從中尋找我要真消息。

「老大,剛才你看見沒有,兩個俊俏書生牽著一個光著全身的絕艷美女從旁邊過去,那個美女真好看,真高,而且是個會功夫的美女,一身肌肉緊貼,肚子上有八塊肌肉,那乳房真大真圓,屁股像個大桃子,一扭一扭的,能擠出油來,走起路來可別提多勾人魂了。」

「廢話,那麼一個大美人從旁邊過能沒看到嗎,真膽大,居然沒穿衣服,從我邊上過去時,一隻手托著粉乳,一隻手拔開陰毛,對我勾了個媚眼,搞的我差點泄陽。怎麼如此大膽的光著身子走來走去,這不是害人嗎!應該是妓院的頭牌,不,妓院最好的頭牌也比此美女差個十萬八千,見過此女之後,哎...」

「老大,要不咱們帶幾個人過去要挾他們,讓此美女也給咱們舒服一下,你看...」

「弟弟,人要有自知之明,有些東西不是你想碰就碰,想看就看的,壓下慾火,沒有命看就真沒命了,學著點吧,一會我就去妓院找老相好去,現在我慾火都燒到頭頂了。」

東方雲,你行,真的脫光衣服在這裡大搖大擺的讓別人欣賞,還做些動作勾引路人,你是淫女附身,盪妖入體,我.我.我該如何是好。

「啊~」

非常細微的呻吟之聲傳入天耳,貌似很遠,我跟著聲音前行,原來圍擋澡池的竹柱是有格柵的,有些格柵老化,一推就開,看來他們三個是從這裡進去。樹樹相挨緊湊,草叢茂密半人高,根本無從下腳,但有窄窄一排小路,路下細草壓彎,應該是剛才他們用腳踩過去的。

我越是靠近,呻吟就越來越大,同時伴有溪流衝擊之聲。

有無心經,我即是空,空即是我,我最近居然可以經常調動有無心經,雖然沒有咒語或者手勢,但,隨心中所想,心經自然而來。

找到了,真是無話可說,草叢之外是一片溪流石灘,聲音是從半人高一人寬的岩石後面傳來,距我有三四十步遠,我不能離開草叢,地面都是石頭,有無心經只修煉到自我,對外界還無法控制,一旦踩到石頭上,石頭碰撞之聲會被他們發現。

有無心經,天眼茫茫,盡收萬物之光。月色相伴,距離雖遠,可我居然像是站到岩石几步之內看物,光色也如白晝,周圍看的真真切切。

石頭其實不大,僅有半人高,但就是看不到石頭上端人影,可是,石頭側邊則橫著露出三雙大腿,從大腿根部到雙腳都露的清清楚楚,兩雙大腿長滿黑毛,噁心要死,另一雙我認識,認識了十幾年,也看過千百遍,東方雲,你乾得真好。

最下面一雙黑毛大腿腳尖朝上,人應該是仰面朝上躺在地上。東方雲的美腿和美腳則是衝下,應該是趴在下面那人身上,另一雙大腿在最上面,也是腳尖朝下並撐著地面。也就是說,東方雲被兩個男人夾在中間。

最下一人,腳後跟用力,大腿朝上猛衝,最上一人,腳尖頂地,大腿抬起又重重落下,中間的東方雲,那條柔潤白嫩大腿敞開朝外,迎接上下衝擊,「咚咚」之聲猶如重拳擊肉。

上面那人每每抬起身子,在大腿下面就會帶出一陣細水支流,那些水是哪裡來的?

他們兩個男人一起猛烈夾擊東方雲,這如何承受,是兩隻陽具都進入陰穴,還是一根進入陰穴,另一個進入肛口。無論怎麼進入,聽這銷魂的呻吟,東方雲肯定非常享受。

他們已經進入完全忘我,三雙大腿無序的胡亂碰撞,舒爽已經不需要配合協調,只要摩擦就能帶來無上快感。

「啊」

真的是震耳欲聾,東方雲連續不停的放浪叫聲就連我這幾十步遠的人都聽的尖聲刺耳。

我還奇怪為何要選擇如此蹩腳的地方,原來是因為溪水激流之聲可以掩蓋他們的放浪之姿。這要是放到客棧之內,此淫浪叫聲必可傳出三條街道。

就差一點點,我的位置只能看到他們三人的大腿根部,兩條黑毛勁爆肌肉大腿、四個大蛋子和白嫩肉感十足的美腿夾雜在一起碰撞。

我冒著被發現的危險,稍微往側邊移動,就是想看看,那兩個陽具是如何進入東方雲的身體,雖然我真的牴觸去尋看他們交合的神秘部位,但是心中莫名有種興奮感覺,反而一點憤怒也沒有,先不研究這個,還是先找位置看看。

可是,事與願違,上面那個男人顯然是個高手,每用力大捅一下,東方雲和她身下男人都要往頭頂送上一些。我往側面靠一些,他就往上捅一下,總是在我即將親眼目睹東方雲下體被操弄之時,被無情干擾避開。

算了,就這樣看吧,一個時辰,他們就是不離開岩石後面,應該是是東方雲就是不離開岩石後面,那兩個男人時常會起身換個位置和姿勢。

唯有東方雲的大聲呻吟持久不衰。

「劉公子,你說雲妹肚子裡的孩子是你的還是我的。」

什麼?他的話是什麼意思?我聽得清清楚楚、真真切切,其中一個男人在問東方雲肚子裡面的孩子是誰的?

「賀公子,別著急,等雲妹生下來就知道了,如果是我的,那就給你半年時間,讓雲妹在給你種上一個。如果是你的,那就把雲妹給我半年時間,讓她給我也懷上一個。都是男孩就做兄弟,都是女孩就做姐妹,一男一女就是兄妹姐弟,大好。」

冷笑,我在無情的冷笑,笑的不是東方雲,而是我自己,可我又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在笑。岩石後面那三個人在幹些什麼、說些什麼已經與我無關,那幾句話已經足夠了,我也不想知道,知道越多,死的越快。

能夠確認肚子有喜至少需要懷胎兩個月,現在東方雲肚子還沒有大起來,說明孩子也就是兩三個月大,那個時候正好是我被喬詩焉關在牢房裡面。也正吻合大牛說的,他經常看見東方雲翻出牆外與兩個男人通姦偷情。

我為什麼要恢復身體,因為我想讓夫人們感到幸福,想讓夫人們能抱上盼望已久的孩子,東方晴三十歲、東方雲二十六歲,一般,這個年齡的女子,她們的孩子都能拿起刀劍舞上一段。可是,我不能,我沒有能力。

每每路過大街小巷,看著別人家的孩子成堆聚在一起玩耍,你們兩個盼望又心傷的眼神我能看不出來嗎,我真沒有能力,可笑的是,你們卻反過來安慰我。

現在呢,九轉真陽小有所成,根據書上所說,我已經恢復男人雄風,並且已經超越一般人,在陽精方面,也可以讓女人懷上孩子。可是為什麼偏偏在這個時候,出現令人絕望無法接受的事情。

東方雲,你難道沒有發現,你和大牛發生的齷齪事情,還有與另外兩個男人的交媾之事,我有真正向你發過脾氣、戒訓過你嗎?還有誰能與我一樣如此放開,因為你們是我最愛的女人。

我像是失去魂魄,退身朝著另一片黑暗走去,摔倒爬起來,碰樹在碰樹,溪水漫腰,撞上頑石,走吧,就這樣隨著蜿蜒小路前行,月光如此明亮,感謝為我送路。

暴雨襲來,這是在替我哭泣?感謝蒼天也為我送路。

走了多久!一個時辰還是兩個時辰,山頂陡峭,往下瞻望,一片石海林山、萬米高空,這裡不是最高的石峰,卻是最為壯觀的地界,還有如此壯美之景,從此跳下去必可粉身碎骨,來世重生。

我才知道,自己是如此痴情,東方晴、東方雲、東方雨,一個都不能少,她們任何一人都是我心神所鑄,少一個,我必亡。雲姐已經棄我而去,她腹中已經懷有外人孩子,那是她想得到的,也是我以前給不了的,以她的性格,孩子是一定會生下來,那我呢,我算什麼東西?

心傷無法彌補,我捫心自嘆:「東方皇,你是如此懦夫,大夫人被奸人欺負,二夫人和多人通姦還有了野種,三夫人被妖魔附體,你全都無力應對,無動於衷的還厚著臉皮跟在後面偷看,連報仇和痛斥的勇氣都沒有,懦夫,懦夫至極,你還有臉活在人世間。」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