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攜妻走江湖 (40-42) 作者:童話

.

【攜妻走江湖】

作者:童話2021/04/21發表於:第一會所

*** *** ***

第40章:救人要緊

望向對面胭脂桌上的美人鏡,正好折射到東方雲的身後,看著東方雲將袖中那塊拳頭大的五彩琉璃石塊偷偷放回桌上,我心中一口大氣終於喘出,用手摸了摸脖勁,剛才真危險,倘若說個「不」字,後果不堪設想。

既然心意已決,就要勇敢面對。雲姐說的對,行大事者不拘小節,什麼狗屁倫理道德,那些都是自己吃不到,又不允許別人吃到嘴的藉口。

就看到大牛二虎美滋滋的跑進來,一人背著一捆拇指粗的麻繩走進屋裡,用麻繩幹什麼?和東方晴拔河比賽?肯定不是,捆人也用不了這麼多吧。

大牛這個噁心人的傢伙,你和我心愛的雲姐通姦之事,我以後一定會與你好好算帳,你他媽的,還撇雲姐,我失蹤這幾個月,你是不是沒少虐待東方雲!我現在已經回來,從今以後,你就滾回前院看門去,表現的老實,我就暫且留著你的狗命,如果還是對我的雲姐有非分之想,我必定斷你子孫,決不食言。

還有二虎你這個混蛋小子,枉費我當初對你那麼好,東方雲說你比大牛還兇猛,一點都不憐香惜玉,處處下狠手,皮鞭、拳頭打個沒完,就連吃飯和如廁,都要對雲姐調戲一番,等此事結束,我到要問問東方雲,你是如何如何,到時候,我全部返還給你。

大牛二虎,你們兩個等著,我想到一條好計,就是給你們取兩個漂亮娘子,對,一定要漂亮的,身材還要好,然後,當你們甜甜蜜蜜之時,將你們二人調到遠處辦事,我則光明正大的將兩個小娘子玩弄一番,凡是你們對晴姐和雲姐做過的事,我都要在她們身上找回來,沒錯,就是這樣,哈哈...

「相公,我就說你有羞妻癖好,晴姐馬上要被他們用淫功解毒,你還在這裡痴呆傻笑,哎。」

誤會了,天大的誤會,我是因為想到羞辱大牛二虎的絕妙方法而流出的狂喜,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樣。

大牛二虎屁顛屁顛走到我們跟前,距離三步停下,隨後彎腰拱手說到:「家主,二夫人,我們已經準備好了,請您們暫時避嫌,我們的噴水淫娃夜夜叫技巧了不得,我怕家主受不了刺激。」

什麼噴水淫娃夜夜叫,那叫淫女如潮,此技巧邪惡的很,十足就是將一個女子硬生生的奸成一個蕩婦。九轉真陽神經,真是一部好功法,如果剝開御女篇,裡面的增陽篇、天下任我行步法篇、真陽一體篇、等等,都是教人向上的功法,唯獨加入御女篇之後,顯得整個經書異常邪惡,好像大部分都是針對女人所為。

比如增陽篇,顧名思義,正面看是增加男性雄偉,壯陽補腎,反過來看,陽具越是粗大越是能征服女子。比如天下任我行步法篇,吹牛自稱輕功第一,正面看是輕功一類,反過來看,是淫賊必備的入院和逃脫所需。還有真陽一體篇,正面看是將人體練成金鋼鐵骨,真陽不斷,反過來看,可與女子交媾個一夜十三郎,陽具不倒不壞。

東方雲轉身朝我做個鬼臉,像個小女子一樣:「相公,你且坐在外屋,我在裡面協助大牛二虎,如果...如果...聲音太吵,你控制不住神識,那就去東街散散心,過四五個時辰在回來。」

你怎麼不讓我永遠別回來?四五個時辰!你們是救人還是折磨人,對了,就是折磨人。你讓相公在外面待著,然後在裡面和姦夫一同折磨大夫人,賤貨,等回到床上,老子操死你。

我靜默的看著大牛二虎,深深吸一上口清氣,清氣進入肺腔,慮化體內煩雜怨念,清雜混合稱之為濁,真氣衝擊腔體,將濁氣從口中打出:「大牛、二虎,我們東方家從沒有虧待你們,現在大夫人受到傷害,需要你們協助幫忙,至於如何去做,你們比我清楚,但是,要記住,這是治病,不該多做的,不要多做,應該做的,一定要做好,好自為之。」

「咔嚓」

隨著我體內真氣外放,腳下地面石材四分五裂,原來我強到如此,不知不覺都要跨入一流武者行列,這才短短不到兩年時間,就有如此成就,我只能用先天奇才來形容自己。

「咚」

「咚」

大牛二虎驚恐的朝我重重跪下:「家主,大牛二虎原本無路可走,就要凍死街頭,幸虧夫人們不計我們淫賊稱號,替我們消災解難,將我們如親人對待,就連我們兩個的新生筆名,還是您給起的。當下,大夫人有難,我們豈能放置不管,就算操屄累死在夫人身上,陽具斷裂在騷穴內,精液被徹徹底底掏空,我們也要一做到底,狠狠的做,屁眼和板凳釘一起,做到死為止...」

東方雲及時打斷這兩個孫子的諺語:「行了行了,知道你們是真心回報,事不遲疑,現在開始。」

......

我本以為明悟後,自己會堅強很多,我錯了,我還是不忍直觀晴姐的解毒過程,焦急的在外屋走來走去,屋裡已經一刻時間過去,「淅淅索索」,他們到底在幹什麼?

「啊~」

「晴姐?」

突然一聲撕裂的叫喊,這是晴姐的聲音,我下意識的撩起門簾衝進入裡屋,好膽,你們怎麼如此對待我的晴姐。

只看東方晴全身赤裸的懸吊在半空,離地一米之高,身體擺成一個「大」字,左右手腕分別與屋頂兩側橫樑拴在一起,兩隻腳腕分別與兩側房柱捆在一起,麻繩纏繞的非常結實,而且都是雙邊麻繩纏繞,他們是怕晴姐武功太高,震碎麻繩。地面沒有衣服碎片,說明是在脫光衣服後才被捆的麻繩,憑兩個淫賊的本領是做不到的,也只有東方雲出手才能搞定。

這是多麼健美的豐碩肉體,三十歲的英武女俠,二十多年的深厚武功,鍛鍊出一身健美肌肉,此肌肉不同於男性,男性的肌肉是大、粗、硬、狂野,而晴姐的肌肉則是,強、精、純、柔、細,手臂肌肉紋理明顯,雖細,卻又精純,可快速揮動刀劍。光滑香頸上充滿精巧的條紋橫肌。肩部略寬與一般女子,外表覆蓋著一層艱苦鍛鍊後才有的堅韌之能。

晴姐的乳房永遠是最大、最圓、最美、最堅挺的,我到現在還未曾見過比之更好的,就連喬詩焉也甘拜下風。乳房飽滿,圓潤鼓起,乳溝深陷,乳頭稍稍向上外撇,猶如地中剛摘且用清水細洗過的大香瓜。細腰,腰細,卻掩埋不住八塊強有力的腹肌,兩塊腹肌一排,共四排,上面兩塊頂部曲圓,下面兩塊底部月圓,修煉的雕琢精巧,不僅凸顯力量還甚是好看,配合腰間側方皮肉,那是一個健美勁爆。

胯部好大,以前在床上不明顯,現在吊起來看,髖骨突出,皮肉貼著肚皮。腹部至陰部之間,沒有一絲絲墜肉,胯部與大腿之內,是一層薄薄緊繃凹陷的橫紋力肌。雙腿根部略微有些飽滿肥肉,那個地方與陰穴相連,無法主動修煉,反而成為最美、最嫩的地方。

大腿,就是這雙完美大腿,充滿狂野力量的肉柱大腿,大塊肌肉、小塊肌肉、斜方肌肉、多種肌肉恰到好處的融合在一起,性感誘人,香甜可口。當初,每晚摟著晴姐睡覺前,我一定要親吻一遍晴姐的大腿,舌頭從大腿根部舔起,一點一點的舔到膝蓋,在將舌頭抵住半月板,一口氣舔到腳面,把五個腳趾逐一含在口中吸允,在從腳面徐徐想回舔去,整條大腿不漏一個位置,然後再換一條大腿舔,能與此腿有肌膚之親,真是幸福之極。

晴姐身材高挑,在女子中是數一數二,修煉了二十幾年的武功,體型姿態更勝那些養尊處優的窈窕淑女,此刻,她被赤裸裸的懸吊在半空之中,健美的驚艷,無以用言語形容之美。

嗯?陰毛呢?怎麼被颳得乾乾淨淨,整個陰穴完全敞開暴露,陰穴頂端的肉頭翹起尤為明顯,肉頭表面光滑無比,形狀和大小酷似黃豆粒,這是練武的女子才能有的肉豆,因為陰部周圍原有的脂肪都被修煉成絲薄的肌肉,陰肉略微拉平,所以尤顯肉豆前凸。東方雲和喬詩焉都是如此,更由於肉豆位置明顯,便成為女俠最為敏感地帶,東方晴和東方雲曾經都向我煩惱過,在與敵人交手之時,裹褲摩擦肉豆,影響武功發揮。

就看現在,肉豆被細細魚線纏繞一圈牢牢擠死,就像拴住一個微小老頭的脖勁,魚線另一端則握在大牛手裡,他頻頻拉動魚線,東方晴也痛苦的叫喊連連。我完全相信,只要大牛狠狠的朝後猛拽,此肉豆就如斬首一般,會被無情割下,千萬不要這樣,大牛,你要手下留情。

東方雲悄悄從身後繞到前面,抬手阻擋我的視線:「相公,你怎麼進來了,你在這裡,大牛二虎會不好意思,咱們一起出去吧,別影響他們解毒。」

他們不好意思?非也,我看他們正在樂此不疲,二虎在淫具箱裡翻找東西,淫具箱是何時拿進來的,不應該的,我只看到他們背著麻繩進來,除非淫具箱在我來此之前就已經放到這裡。你別推我,我自己有腿。

外屋,東方雲給我端上了一些甜點和茶水,甜點是她精心製作的綠豆糕,樣式精緻誘人,就是顏色有些深綠。茶水更為高檔,翠綠色的茶壺和瓷白綠的茶杯,配上清熱去火的濃口綠茶。哦,還有一盤清綠色的芥末花生。東方雲,我還不夠綠嗎?

「啊~哦~」

裡屋,低沉的呻吟、痛苦、叫喊之聲從未停止,同時還伴隨著其他我不能理解的聲音,東方雲死死的拉著我,就是不讓我進入一步。她生怕我控制不住自己,衝進去狠揍大牛和二虎,這樣就會打斷東方晴的淫毒治療,導致前功盡棄。

第41章:看客與嫖客

裡屋,低沉的呻吟、痛苦、叫喊之聲從未停止,同時還伴隨著其他我不能理解的聲音,東方雲死死的拉著我,就是不讓我進入一步。她生怕我控制不住自己,衝進去狠揍大牛和二虎,這樣就會打斷東方晴的淫毒治療,導致前功盡棄。

「嘩啦啦.嘩啦啦.」

裡屋傳來陣陣噴水聲,時斷時續,不用想也知道,晴姐被他們虐尿了,屋裡到底是什麼情況,為什麼晴姐不是一次性尿完,而是斷斷續續,一股一股的噴出。急煞我也,我要看個究竟,可是東方雲將門口死死把住,就是不讓我進去半分。

南北通透的房子就是好,徐徐清風從南面吹進屋內,從北面流出屋外,正好掀起布席門簾,恰巧露出門簾與門框之間的拳頭縫隙,就瞧見渾身濕透的大牛手中正握著魚線左右拖拽、前送後緊,八卦劃圓,你遛魚了?可惜,晴姐的赤裸肉體則完全被門簾遮擋。

我又被推回座位,自己的夫人在屋裡被吊起虐待,我哪還坐的住,哎,這綠豆糕還真好吃,在吃一個吧,綠茶也不錯,清熱解毒,散去心火。

「吼」

母牛叫?不,是晴姐的聲音,這是女子粗狂的原始怒吼,她到底在遭受什麼非人待遇,一個高傲的女俠、小京城四美之一的高大美人,你在忍忍,我馬上救你出來。我必須要進去,以前我總是畏首畏尾,遇事拖拉,猶豫不決,導致機會錯失,這次不一樣,我明悟了,堅信這次不再猶豫,走,進去救人。

可惜,賤人當道,俊美的東方雲像是下了恆心,擋在門口就是不讓我進去,兩個不輸東方晴的乳房在錦衣內來回搖晃。肚兜都沒穿的賤貨還敢擋我,滾開,別看她是一流高手,單比力量,我相信不會輸給她,所以我單手按住她的肩膀,想要將她推向一邊,失策了,沾衣十八跌,以巧,克力,我被重重摔倒地面,不過,正中我意,我要的就是這樣。門簾底部並不是完全貼著地面,而是停止到距地一尺左右,我可以趴在東方雲的胯下,透過空隙看向裡面。

混蛋,我的晴姐怎麼被你們綁成蹲下拉屎放尿的姿勢,這是一個略有難度的姿勢,考驗的是捆綁人的繩藝,技術稍微差點,被捆之人必將東倒西歪。晴姐身體攢成一團,手腳拴在一起,就像一個蹲在半空盡興拉屎的女人,女人背部之上僅有一根細繩與頂梁連接,身體平衡,不偏不倚,恰到好處。

大牛這個該死的混蛋,他是故意的,剛才,從門口向里看去,還能瞧見東方晴懸空的高大勁爆赤裸身體向我展開,按理來說,就算她被團成一團,正面也應該朝著我,可是,現在不是這樣,她的身體右側直對於我,也就是說,她像左轉了半圈,我根本看不到晴姐下體發生的一切。就是那根釣魚線,一定是大牛把東方晴陰穴上端的陰唇肉頭當做上鉤的鮮魚,牽動魚線,拉動光滑肉頭,所以東方晴的身體也隨著移動。

欺人太甚,大牛開始向後拉動魚線,東方晴也跟著向前移動抬高,大牛又放鬆魚線,東方晴又向後飄去,猶如鞦韆來迴蕩漾。可惡,女人陰部上的一顆小小肉頭居然能帶動一個龐大身軀,到底有多痛,只有受刑人才知道,隔著幾步遠的距離,我都能感到晴姐痛的冷汗淋漓。

「卟」

一雙美腳擋住我的視線。東方晴的巨乳、東方雲的香腳、東方雨的蜜臀,這三樣,我一輩子也玩不膩。眼前就是其中之一,雲姐的腳丫真香,我相信,但凡嗅聞過她腳丫的人,一定會被勾魂迷住,這是來自魂魄深處的吸引,為什麼別人都是汗臭,而雲姐的腳丫充滿香氣,實在嚮往尋找答案,糊塗,怎麼跑題了,現在不是探討腳丫奧秘的時候。

「哼」我雙手撐地爬起來,乖乖坐回檀椅,提醒自己放鬆,讓自己顯得更加平淡大肚,告訴自己,一切皆是浮雲。

一炷香的時間,裡屋不斷傳來聲響,時而低吼時而高亢,時而淫叫時而疼喊,只有女子聲,沒有男人言。看來大牛二虎他們兩個淫賊很沉穩,開胃菜還沒吃完,侮辱只是將將開始,根本沒有操屄的意思。

「哦,啪啪啪...」開始了,皮肉撞擊聲,淫水攪弄聲,哈哈哈,大牛二虎兩個傢伙也不怎麼樣,半個時辰就忍不住開始操屄,我瞧不起他們,當初我在石頭村,玩弄童少婦時,楞生生的戲謔了兩個時辰後,才開始操屄,不到百十來下,春潮洶湧的童少婦便丟盔卸甲,肉成爛泥,噴尿之高,壯哉。

我的晴姐就在裡面被兩個淫賊操弄,此時我到底是憤怒還是興奮,連我自己也說不清,剛才的明悟,讓我頭腦空洞的滲入很多東西,說不上來,真的說不上來,是神識的升華,七情六慾結合在一起,產生微妙的平衡。淫、性、情、愛、恨,都是常人表現,男人女子淫也好,盪也好,都是常情,也是正常所應該有的,這與好人壞人、女俠與妓女,蕩婦與貞潔女子,毫無關係。

我假裝無力的站起身:「雲姐,我出去走走。」笑話,我可能走嗎,大門不行,我繞窗。裡屋南側有扇紙窗,紙窗關的嚴絲合縫,這種東西還能阻擋的了我?不用手劈,不用腳踢,直接飛身撞進去,打擾他們的操屄,嚇他們一個永久陽痿。

我在屋外用力跳向扇口,人還未到,勁風已吹開窗扇,我不愧是二流武者,錯,窗扇是被人從裡面打開的。

雲賤人,居然在窗戶內側埋伏我。豈能讓你得逞,我快速伸出躬著的雙腿,蹬向窗口前的石檐,頭部向後甩去,帶動背部後旋,使出一招飛燕回巢,漂亮的空中後翻,沉穩的雙腳落地不動分毫,此招式若是放在演武台上使出,必將迎來陣陣喝彩。

雖然沒有從窗口闖進屋裡,不過,東方雲開窗又關窗的瞬間,我還是看見裡面一些春色肉景,但與我算計的場面又偏差一籌。

窗口的位置位於剛才大牛的身後側邊一點,開窗之後,理應該看見東方晴的完整下體,也應該看見她被玩弄腫脹的光滑肉豆,還應該看見大牛和二虎與她交合操屄的淫糜之景。

可好,實則不是我想像的那樣,他們根本還沒有陰陽交合。我看見的是一席光滑肉背和兩瓣豐滿圓臀,是的,窗口對著東方晴的後背。大牛那個混蛋,他把東方晴當成磨坊裡面的石磨,把自己當做黑驢,魚線就是他們之間的支木架,東方晴的尿水和淫液就是現磨出的白豆漿,他們在屋裡轉圈,所以我又錯過了正面一窺。

那麼問題來了,裡面啪啪的肉體撞擊交合之聲是如何來的?剛才窗戶轉眼即關,我確實沒有能瞧出個明白。

東方雲和我犟上了,就是不讓我往裡看上一眼。我覺得,作為一個男人,如果總是唯唯諾諾,膽小怕事,被自己夫人打壓低頭,這樣自己的夫人不僅看不起自己,以後更會無法無天、無法管教,必須重新樹立自己的威嚴,東方雲就是我最好的練手之人。

所以,去她娘的,嘴上不行,手上見真章。雙龍捉奶、猴子扣穴、香臀連擊,怎麼淫蕩怎麼打。一流武者的能力和二流武者確實有些功力溝壑,開始的偷襲讓我略占上風,僅僅十招之後,我被完全碾壓打壓。

「不打了,我服。」大丈夫能屈能伸,打不過就是打不過。

裡屋,肉體交合之聲啪啪作響,怎麼聽都是屄肉與胯骨的猛烈撞擊才能有的聲音,還有隨之的陣陣浪叫。心中不是滋味,疼?痛?悲?歡?喜?好?幾種感覺互相夾雜在一起,說不清道不明。

對了,還有一招,淫賊之法,上房揭瓦。說是遲那是快,我一個縱雲梯,一步蹬牆,二步落瓦,三步著位。這個房頂也有十步之高,我還是個二流武者高手,加上我的落地無聲刺客鞋,東方雲在厲害也不可能發現我。

終於沒有人打擾,掀開一片瓦片,向下窺望,屋頂角度居高臨下,直接映入眼帘的就是晴姐兩個鼓漲的乳房,又大有圓,兩個乳頭尖尖挺立,乳房之間稱為溝,明溝暗深。然後就是東方晴身下伸出一條透明細線,另一端仍然落在大牛手中繞著屋子拖拽,你家以前是磨坊專業戶嗎?繞圈動作沒完沒了,之後看到的就是香肩和美發,身體其他關鍵部位根本看不到,這個位置真心的不好。

咦?我說為什麼會有啪啪啪的屄水交合之聲,原來如此,我怎麼把它忘了,「乾坤連環炮」。二虎手中拿著一個奇淫工具,外觀酷似搖輪,一堆連動齒輪組合而成的盒子,尺寸比鳥籠小上一些,有一個把手可以握住進行環形搖動,盒子另一端有兩個圓洞,把手每次搖動一圈,兩個圓洞內的金剛陽具就會交替穿出一次。

盒子下邊有撥片,撥片位置不同,控制陽具穿出方式就不同,可以交替穿出、也可以一同穿出,當然還可以單個出來,將另一個隱藏盒內。陽具末端是插在盒內的支座上,可以隨心更換陽具樣式,有十幾種樣式可以任意選擇,全看對方女子能承受的尺寸。

第42章:一步之遙

盒子下邊有撥片,撥片位置不同,控制陽具穿出方式就不同,可以交替穿出、也可以一同穿出,當然還可以單個出來,將另一個隱藏盒內。陽具末端是插在盒內的支座上,可以隨心更換陽具樣式,有十幾種樣式可以任意選擇,全看對方女子能承受的尺寸。

眼下這個支座上,應該插著兩個最大尺寸的假陽具,將近一尺長,恐怖無比,一點也不輸給大牛二虎兩個淫賊的真傢伙,而且上面布滿粗糙的金屬指肚圓頭,這才是精華所在。

這個東西不簡單,大牛說此物核心技巧已經失傳,就算手藝高巧之人,也只能模仿外形與功能,真正精華已經失傳。確實如此,雖然組件複雜,齒輪咬合精細,高深的能工巧匠還是可以仿製出一個一模一樣的淫具,唯獨裡面的淫匠電心是無從下手考量。

陽具抽插女子陰道不是重點,重點是陽具表面布滿的金屬指肚圓頭,每當陽具前後移動時,金屬指肚圓頭就是釋放雷電,當然不是天空中的真正雷電,而是用手輕觸,有種絲、麻、陣、痛的感覺,把手搖動越快,陽具進出越急,觸電感越強,甚至真的有天雷擊打之感、閃電游龍之光、明震乾坤之聲。

當初,二虎就是像現在這樣急速搖動把手,我出於好奇,將手靠近銅假陽具,將近接觸之時,瞬間出現天雷電擊,一個閃電將我手彈開,著實嚇我一跳,手部麻痹不已,淫匠電心果然神乎其神。

剛剛的啪啪肉體交合之聲已經消失,原來是二虎一隻手將乾坤連環炮握住,另一隻手在調節撥片,看來是要更換一種陽具交替方式。在看看假陽具上沾滿光澤粘滑的水跡,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東方晴陰穴內的產物。

二虎已經調整好乾坤連環炮,他走到東方晴面前,從我的角度看去,乾坤連環炮已經是探入晴姐下體,實則還沒有,不然晴姐早就受不了的嗷嗷叫。不過,精彩表演馬上開始,二虎已經開始搖動把手,越搖越快,越搖越快,一次眨眼就是一圈,二虎發瘋了?手臂青筋纏繞,狠狠握住把手,瘋狂搖動。

我居然能看到假陽具上的金屬指肚圓頭在發出細微藍白色閃電,各個金屬圓頭之間互有閃電穿過。好恐怖的淫具,此淫具若放在女子陰道之內,閃電四處雷擊女子嫩肉,到底有多痛?我不是女子,我也沒有陰道,雖然有後庭肛門,那我也不想嘗試此種雷擊感覺。

雙龍準備交替入洞,最大尺寸的龍頭陽具,最快抽插速度,恐怖的閃電白龍在金屬陽具上盤飛。二虎巧妙的躲開魚線,身體慢慢向前移動。淫具前端的閃電雙龍在我眼中一點點消失不見,馬上要開始了,電擊淫具馬上要捅入晴姐身體,晴姐你要忍住,一切都是為了你好。

不好,有危險,來自下方屋內,我躲。

「嗖.嗖.嗖」三個綠色芥末花生從我剛剛揭開的瓦口內並排飛出,力度不大,但是卻非常精準,如果我不閃開,受傷的必是我的眉心和兩個眼瞼。

我原地一個後空翻,雙腳輕輕平穩落到屋面,也就是將將腳跟落下,又是三個綠色芥末花生向我襲來,這次對方加大了力度,因為要穿透房瓦,我再次一個後空翻,然後又是一個後空翻,我最愛吃的芥末花生硬是將我逼到屋檐邊緣。

「啊~」

下一波花生暗器沒有等到,東方晴的淫蕩叫聲先來一步,叫的太響亮了,一定是陰道電擊造成的後果,虐疼的尖叫聲,高亢、顫抖、深廣,喜悅?這聲音中怎麼還有點興奮的感覺?緊接著,屄肉與金屬陽具的撞擊聲充斥著四面八方,淫具暴操已經開始,我又一次丟失親眼見證晴姐解毒的時機。

放浪聲波夾帶著無形之力將我向後推去,多少個綠色芥末花生都沒有打到我,而你,無形放浪之聲,輕輕一推,縱然另我跌落屋檐。本來我完全可以扭身側翻,輕鬆落地,但是,恰巧趕上九轉真陽中的真陽逆反,陽具陡然變大,讓我一個不小心失去平衡,側翻力度不夠,導致肩膀首先著地,痛死我了。

身體之痛不能抵消心中之痛,晴姐就在這堵牆的後面慘遭淫具蹂躪,我確以狗啃屎的樣子躺在地下疼的不能動彈,實在可笑之極。

「哦~」

東方晴的聲音變了,剛才是高亢的奮力尖叫,現在是咬緊牙關,連續高頻顫吼,顫吼的頻率正巧比剛才二虎搖動把手的頻率要快上一倍,我知道為什麼要快上一倍,因為把手雖然搖動一圈,但兩個龍頭陽具分別進出一次,也就是搖動一圈抽插兩次。

「吼」

晴姐聲音又變了,很低沉、很原始、很通暢的怒吼,類似牛叫,一叫到底、持續不停,一口氣叫到差點斷氣,然後快速深吸一口氣,在次開始母牛吼叫。

一個時辰了,你們兩個淫賊,還有你這個雲淫婦,你們就不能先把晴姐放下,放她下來休息一會兒,活動活動筋骨,喝口水、吃些點心,就這樣用乾坤連環炮不停的衝擊東方晴的陰穴,那裡可是嫩肉,哪裡經得起如此折磨。

哎,春風不是酒,吹撫人自醉。晴姐就在一牆之隔的屋內被兩個淫賊戲弄,我確無計可施的站在屋外來回踱步而行,如果我將有無心經練到第二層,也就是身外之物可有可無,那我就可以視眼前之牆為空氣,也就可以透牆而看,可惜,我不能,有無心經太虛奧,第一層的自我可有可無,我也只是領略皮毛而已。

「嗯~啊~哦」

晴姐的淫蕩叫聲不時變換,操屄聲、尿水聲也緊跟而來。裡面的艷色情景到底如何,真是勾的我苦叫連連,大牛二虎到底有沒有正式開始操屄,他們有沒有更換別的淫具來這麼東方晴。

東方雲這個小婊子過來了:「相公,裡面淫色之景太多情艷,我怕你受不了而出手干預治療,導致大家心血全部功虧於潰,所以,你還是回屋休息一會兒,讀讀聖賢書,作一幅雙龍戲鳳山水畫,或者彈奏一曲眾星伴月譜。」

賤人,你是不是故意的,剛才那堆綠色點心還沒找你算帳,現在你還讓我給他們操屄時做個伴奏,我呸,沒門。

我假裝平靜的說到:「雲姐,我沒事,大風大浪都見過,江湖人做事不避嫌,為了給晴姐醫治,就算在來兩個大牛二虎,我也認可,只要能治好晴姐的病,就算獻出我自己性命也可以。」

東方雲表情玩笑的看著我:「口是心非,傻弟弟,你是我一手看大的,我還不了解你,嘴上說一套,心裡想一套,表面越是不當回事,心裡越是最為在意,看似風輕雲淡,實則心思縝密。你是一家之主,該說的就說,何必藏在心裡,我們幾個夫人全都聽你的話。」

我呸,在說你自己吧,你最不聽我話,什麼事情都要和我理論,件件事情都要和我掙個高下。晴姐原來最聽我話,後來是你給她灌輸大女子主義,一切都是女子至上,導致她與男人處處作對,尤其是在江湖對決時,對男人下手最狠。

你還說聽我話,讓你買東街的白面饅頭,你非賣西街的發麵圓餅。讓你買南樓劉寡婦的芝麻燒餅,你卻買胡同里的馬計油酥。我越是想要什麼、想吃什麼,你越是偏著我走,就是不能滿足我的意思。

「不要啊...嗯...」

聲音是從屋裡傳來,晴姐清醒了?她剛喊了一句不要,怎麼又變成嗯嗯之聲,好像嘴巴被什麼東西堵住了,不行,我要進去看看。

東方雲再次擋在前面說到:「皇弟,我把話說在前面,大牛二虎準備正式開始療毒,你一旦進去打擾他們,一切努力都會付之東流,到那時,後悔晚已,你是一家之主,事情由你決定,我不在阻攔你,現在我就站到一旁,進不進都由你,如果晴姐因為你的魯莽出事,我饒不了你。」

我被將軍絕殺,剛才是因為東方雲的阻攔讓我倔著脾氣非要進去,現在她不在阻攔,反而我進退兩難。如果我進去,正如她說的,晴姐療毒失敗,我害了晴姐。如果我不進去,那我是不是就失去了家主威嚴,以後任她拿捏我,真的很為難。

最後,我選擇了退讓。一少半是因為,我真的怕打擾晴姐解毒,萬一不好,晴姐療毒失敗,以後瘋瘋癲癇,我會永遠自責。另一多半則是,東方雲右手始終藏在背後,萬一手裡拿著什麼硬物,在我走過之時,從後面給我來一個後腦開花,豈不是輸人又丟人。

東方雲,這次你贏了,我不進去,就在屋外的圓椅上等待。

「啪」

我知道這個皮鞭聲,麒麟降鳳鞭,淫具中的虐待之器,本來應該是真龍降服鳳才配對,但是非要起個名字叫麒麟降鳳,這不是明白擺著給真龍頭上帶個神獸綠帽。

皮鞭上的牛皮製作非常講究火候,必須挑選最肥美、最健康的母牛,在其正直發情之時,將其隔離在四周都是健壯公牛的圍欄之內,並在每頓草料裡面加入催情草藥,經過七七四十九天的發情苦熬,將其放出,正當公牛即將與之交配時,立刻活剝整張牛皮,發情體液被困在牛皮之中自行浸泡,將牛皮轉化為淫牛皮,每當打人於身,必將刺激受鞭之人體內淫液。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