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攜妻走江湖 (28-30) 作者:童話

.

【攜妻走江湖】

作者:童話2021/04/09發表於:sis

***********************************

第28章:何方妖孽

現在只能用無地自容來形容,她說的沒錯,為什麼當時我不從床下爬出來,我總不能告訴她,我懷疑她與別人做了對不起我的事情,所以在床下偷聽,故意不出來。我總不能說是因為她被凌辱,導致我的陽具變大而卡住不能出來。

「那你也不能給大牛開出奇怪的獎勵,讓他在一個時辰內隨便玩弄你,你怎麼可以如此犯賤。」

「我犯賤,你說我犯賤,你的夫人被人吊起來如此折磨凌辱,你在床下干什麼了?你的陽具是不是堅挺的像鐵棒,你不承認也沒用,五步之內,常人身體的一舉一動我都了如指掌。你說,到底是誰犯賤?」

「雲姐,我。」

東方雲說的對,我無法解釋當時發生的一切,本以為是東方雲對不起我,可是,現在想想,都是因為我的判斷失誤,如果當初在第一時刻就爬出來,怎麼會有現在尷尬的時刻。

「剛開始,我以為你會馬上出來阻止我的荒唐要求,可是,你讓我失望了,所以我順著大牛的要求,逐步加大恥辱,我的胸部被看光了,你不出來,直到最後,我的私處被打的噴尿,你還是沒有出來,你知道大牛抽的多狠、多痛,不是身體痛,是心痛,我對你徹底的失望,不僅如此,在我被一步步凌辱時,你的居然陽舉,而且越來越堅硬,原來你有這個喜好。」

「雲姐,我。」

「後來我明白過來,我猜測這與大牛教導的心法有關,因為,我越是被他折磨,你越是興奮,我每被抽一鞭,你的陽具都會向外釋放一陣真氣,你從小體弱多病,身體不可能會有存在真氣,除非是這半年多,與修煉大牛教導的心法有關。」

「但是,你肯定也有那種癖好,不然怎麼會如此反應,你就是個小混蛋,從小我怎麼沒看出來,我一手照顧起來的弟弟居然也是個淫賊。」

「雲姐,我。」

「怎麼,哭了?男人也會哭?」

真丟臉,我居然哭了,不是氣的,而是委屈的,我無法證明為何不能爬出床底去拯救東方雲,讓她誤以為我是孬種,讓她認為自己的相公如此沒用,哎。

「師弟,你生師姐的氣了?師姐在這裡給你認個錯,我是故意氣你的,誰叫你有事不和我商量,我看著你從小一點點長大,對你還不了解嗎!」

「雲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聽我說,事情是這個樣子,那天炎公子找我…」

……

我感覺被套路了,徹底的反殺,女人真是可怕的動物,本應該是我打翻桌子,摔碎茶杯,坐在椅子上,拿著一寸戒尺,讓她跪在硬邦邦的地面,等待我風雨般的鞭撻。

然後,逼她講出這幾十天都在幹什麼,大牛和二虎有沒有和她做出讓我無法接受的事情,身上的皮鞭痕跡,頸部的紅印,大腿根部的淤紫,身體其他部位的痕跡是如何而來。

還有就是我最想知道的,為何她現在看起來如此的迷人嫵媚,原來的公子氣已經漸漸失去,換來的是一舉一動的妖嬈多姿,身形是如此的水嫩白皙,動起來是如此的婀娜柔軟,眼神中帶著攝人魂魄,看起來像是被狂浪春情之水長時間浸泡過。

現在可好,我反而被動,好像一切都是我的不對,沒有我的因,就沒有她的果。對於這幾十天的行程,東方雲閉口不提,我也懶得去問二虎,他肯定得到東方雲的指點,不會對我說實話,反而影響我去尋找真相。

「相公,發什麼呆?是不是在想喬詩焉,如果想就告訴我,我帶你看好戲。」

這個東方雨,三番五次勾引我去摘紅杏,以前總是防著別人把我搶走,現在反過來,把我往外推。

「雨妹,自從練功以後我就在沒有碰過你的身體?今天晚上你別想跑,非要讓你嘗嘗我的肉棒。俠客盟有大事,東方晴和東方雲都去參會,喬詩焉也去了,估計要到子時才能回來,我也吩咐大牛二虎,沒有呼叫就不要進來,你還有什麼藉口。」

……

「來來來師妹,今晚夜色甚美,月亮又大又圓,當然沒有你的香臀圓,距離子時還有半個時辰,你拿著這條驢腿,給我做個好菜,咱們好好賞月,快去。」

「咱們伙房有上等膳食,吃這個東西幹什麼,快丟了。」

「師妹,剛剛我看見院外有條狗甚是可憐,後腿受傷,既然你會醫術,且給它看看。」

「我會治人,不會看畜生,馬上轟出去。」

「師妹,你看我今天買的紙符,據說用它貼到臉上,可以潤滑美容,你來試試。」

「這是驅鬼辟邪用的茅山道士字帖,那東西碰到臉上會燒壞表皮的。」

哼,東方雨,這三樣東西,一個都不敢觸碰,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我的弟弟,有什麼事情你就直說,何必遮遮掩掩的,你當姐姐是傻瓜嗎?」

「讓我用黑驢腿做驢肉,你是想用黑驢蹄嚇唬我吧。讓我給黑狗醫治,你是想讓我占上黑狗血吧。

茅山驅鬼符字,貼到我身上,是不是可以驅除附體鬼魂,你覺得姑奶奶這麼好糊弄?」

好傢夥,原形畢露,明刀明槍就來了,我本以為事情很難辦,你會一直裝下去,沒想到,你比我還直截了當,這幾樣東西是我從西北角算命道士那裡問來的,居然被你一一識破。

要不是那個道士告訴我,他晚上還要替客棧跑腿給大戶人家送點心爭些辛苦錢,現在應該是藏在屋外等著我發信號。

「東方雨,不,妖孽,天堂大路你不走,地獄狗門自找來,我問你,你究竟是誰?我的東方雨被你藏到那裡去了?如若今天你不交代清楚,哼,拔指甲、烙鐵燙腳面、額頭紋字、鎖骨套銀環,一樣一處,讓你嘗個鮮。」

「我的弟弟,我就是東方雨,是你從小看著我長大的,你怎麼連我都不認識了,用不用我脫光衣服,里里外外讓你查個清楚。」

從聲音、說話語氣、動作、整體氣質,完全不是我認識的東方雨,但是,模樣、頭髮、手、腳,身體裸露出的地方真是完全一樣,天下居然有如此易容之術,可謂妙,可謂神,可謂兇險。

可但是,為何白天時候,就如東方雨本人一樣,難道他們控制了東方雨,讓她白天出來乎。

錯,完全錯,人一定是東方雨,從小到大,我怎會不認識。但是,魂不是,瞳孔紅色妖異,面部狡詐陰樂,身後黑氣時有時無,非鬼既妖,真是嚇死我了,難道天下真的有妖怪,那不是古書中所描述的東西嗎,我運氣如此只好,怎麼會碰上這等古怪之事,看來今天的手段有些太草率。

「哼,上天有好生之德,我秉承上天意志,只要你把東方雨交換給我,我既往不咎,放你完整離去。」

「皇弟弟真會說話,你明明是無計可施,非說什麼好生之德,來吧,我看看你有什麼本事。」

妖孽,膽敢冒充我夫人,讓你好看,嗯?咦?這是?

「好弟弟,桃木劍應該掛在門框上,哪有藏在桌下的,姐姐給你換成兩個桃子,還是兩個大桃子,像不像喬詩焉那兩個白白的乳肉。」

我東方皇豈能只準備一個後手,跟我斗,你還太嫩,啊?

「你看我帶著這個佛珠好不好看,桃木七星降魔珠,名字好聽,就是東西…。你是從地攤上買的吧」

草率了,身上錢財不多,本想去普渡慈航寺找主持請一個開光的降魔珠,但是,囊中羞澀,寺廟外地攤小販給我找的後門掃地僧,掃地僧又帶我找做飯的火陀僧,火陀僧又帶我找的寺廟文香大管家,我都不知道寺廟裡還有這個職位。

桃木七星降魔珠原價九十九兩紋銀,不能劃價,如若劃價,那是對上天的不敬,大管家竟然只給出二十兩一個,三十兩一雙的價格,說是看我心誠,開出童叟無欺的價格,但是不可以寫字據,我選擇了後者,畢竟是雙保險,壞一個還有另一個。算上給那幾個人的好處費,也快九十九兩紋銀了。

「啪」

「妖孽,沒有十足準備,怎會引你出洞,你死定了。」

「啪」

「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把東方雨還給我,放你安然離開,我說話算數,決不食言。」

「啪」

「我心慈手軟,不好殺生,你快走吧,以後別回來。」

「好了,弟弟,別摔了,就算你把屋子裡所有東西都砸了,他們也不會進來。」

什麼?這都被她發現了,天要亡我?

「大牛、二虎真不虧是淫賊,剛才我們三人共同澡浴,大家擠在一個澡桶中,這兩個人的大手無時無刻不占我便宜。」

「我全身赤裸躺在胭脂床上,讓他們給我前胸後背摸些香水精油,這兩個人真無恥,把香水精油滴在馬屌一樣的陽具上,用陽具在我身上推來推去,他們手也不閒著,你看我兩個白白的乳肉,還有下麵粉嫩的唇肉,讓他們挑逗的淫水直流,好險,差點就忍不住和他們兩個大幹一場。」

淫賊真不可用,自從東方雲回來以後,對待大牛二虎的態度完全沒有主人與家奴的感覺,有時還要看大牛的臉色,大牛說一,她紅臉低頭不說二,有時反過來,大牛坐到正位,指揮東方雲做事。大牛做了錯事,東方雲剛要說上幾句,被大牛兩眼一登,東方雲就像害臊小媳婦一樣老實的一動不動。

前天晚上我到處尋找大牛二虎,不知兩個淫賊去了哪裡,估計又跑到妓院。因為練習九轉真陽神經,需要女人定期排解,自己用手不行,必須要女人的手或者口,更好用下面的屄和肛來解決,我的解決方法是自己的三個夫人用手、嘴、屄將陽精弄出來。他們是拿點碎銀去妓院,難道功法讓慾火升起,憋不住又去妓院了。

可你東方雲剛好從澡浴房出來,非說他們一會兒就會回來,你有未卜先知?你會知道他們去的哪裡?他們經常一去就是一個晚上,你怎麼知道他們一會兒一定會回來,看你從澡浴房出來的樣子,面色紅潤嬌嫩,胸乳房鼓漲堅挺,乳肉白里透紅,和每晚我用力操過你後的樣子一模一樣,難道你在澡浴房發情,自己給自己操弄了一頓嗎,怎麼不叫我操。

還有你也太隨便了,雖說是更換下來的衣服,那也應該放到板凳柜子上面嗎,怎麼肚兜和裹褲在大門外面地上丟著,難道你在屋子外面脫光了才進去?

在看你走路的姿勢,一瘸一拐,雙腿打顫合不攏,是不是澡浴房地面潮濕,你滑倒了?你也太不禁摔了,還自稱女俠。

夜間天氣陰冷,你僅僅一層單布裹在上身,得了風寒怎麼辦,可你卻關緊澡浴房門,與我在外面說話。我想攙扶你回到澡浴房,你卻百般不肯,每次都可以,怎麼這次就是不行。

第29章:羊腸子

夜間天氣陰冷,你僅僅一層單布裹在上身,得了風寒怎麼辦,可你卻關緊澡浴房門,與我在外面說話。我想攙扶你回到澡浴房,你卻百般不肯,每次都可以,怎麼這次就是不行。

停,停止,腦子怎麼又是離題萬里,現在都什麼時刻,妖孽就在眼前還責怪起自己的夫人。

你看看,現在被大牛二虎他們兩個坑的,說好摔杯子就把各種降妖除魔的東西拿進來,現在可好,被妖孽收買,我命危險。

「哼,一派胡言,你今天走不了,看我不扒了你的皮,撥了你的骨,攘了你的灰,滅了你的神,毀了你的魂,我早知道那兩個淫賊不可靠,那些都是障眼法,真正對付你的人是。」

「親愛的弟弟,你沒有發現嗎,子時已經過去,按理說東方晴與東方雲早應該回來,可是為什麼,是因為我讓喬詩焉多將她們留下一個時辰。」

哎喲我的蒼天,所有後路都被堵死了,我這是自作聰明,應該和東方雲商量一下才對。

汗水浸透我的衣服,失策,自以為自己想的面面俱到,實際是漏洞百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有法寶她有高招。

我輕柔細語:「妖孽,不,雨師妹,咱們有話好說,沒有過不去的火焰山,可能一切都是誤會,你把心中冤屈告訴我,如果真是被奸臣陷害,我東方皇一定為你拼盡全力報仇雪恨。雖然人妖殊途,但是天網恢恢,天下之事,天下誰都可以干,不論人、妖、魔,咱們都是一家人,一家人不害一家人。」

三長老說過,大丈夫能屈能伸,打不過就跑,跑不過就求饒,只要能拖延時間活命,也可以向對方認慫,所以,三長老身上的傷最少。

「師哥,你也越來越江湖了,爾虞我詐、馬屁虛溜一點不差,有點我師父的樣子。」

「好,東方晴與東方雲快了回來了,後天夜裡子時來我這裡,記住不要告訴東方晴,不然大家都有危險。」

「是,時候不早,雨師妹早點休息,那小生就不打擾了。」

她居然就這樣放我離去,難道她比我更害怕,如果我在堅持一下,是不是她就獻出原型,但是,如果她真的是不想殺我,放我回去,我要是反過來,豈不是自尋死路。

「弟弟,姐姐送給你一個消息,你去東方晴床上找找,看看有沒有你感興趣的東西,如果你覺得這條消息有價值,就拿你認為可以交換的東西過來,我會告訴你東方雲的一些消息,可是與東方晴床上的東西一樣呦。」

這是什麼話,你不是說東方晴快回來了嗎,還讓我去她床上找東西,你以為我沒翻過,我早知道她梳妝檯暗格裡面藏了一個銅老頭。

……

晴姐的床真香,我還是抵不住心中好奇來到東方晴屋子,她的床上我翻了,什麼也沒有,這個地方是以前的那個假東陽睡過的地方,他睡在裡面,東方晴睡在外面。

咦?床裡面,假東陽的枕頭底下有暗格,暗格裡面有個密封非常嚴謹的盒子,居然沒有上鎖,估計也也不是什麼有用的東西。

「嗯」

盒子打開,一股腥騷味道,裡面密密麻麻放著一堆白塊物體,少則也有幾十個,旁邊還有很多信件,信件上面只有日期,沒有任何文字。

我拿起白塊物體仔細觀察,冷汗,「羊腸子」,我知道這個東西,這是妓女必備之物,每每接客捅穴之前,妓女將此物套在客人陽具之上,然後才開始進行交媾,此物薄壁潤滑,既可以享受男女之樂,也可以避免男人將精液射入女人子宮,造成客人的野種。

怎麼會有這麼多「羊腸子」,都是幹什麼用的,我不相信東方晴會與假東陽進行交媾,只能說,假東陽自己用,可是,他自己用這些東西有什麼意義?

仔細看去,這些「羊腸子」裡面還存有滑潤的陽精,真噁心,每個「羊腸子」 裡面都有足足的陽精,這小兔崽子真能射,這麼多,一個「羊腸子」里的精液幾乎是小半碗粥。

肯定是這小子有變態心理,他晚上自己用手自慰,因為精量太大,怕射到背巾上,讓東方晴責怪,所以自己買了好多「羊腸子」然後全部射到裡面,在慢慢存起來,有機會一起丟掉。

真牛,一共有七八十個,東方晴和假東陽提前回來了十天,然後我回來後的十天,假東陽的身份被拆穿,那麼說,這小子,幾乎每天用四個,人不大,精液量不小,精力也旺盛。

這些信件,我看看,日期是在東方晴與假東陽回來之前就有的,這是寫給那個已死的炎公子的,還沒有寄出去,我先從最早的日期看起。

「炎兄,你計謀甚好,看來你對晴女俠已經了如指掌,這幾天裡,女俠一到夜晚都會自慰解決,開始還忌諱我在邊上,後來根本不管我是否睡覺,她動作之大,連整張睡床都咯咯作響,不知你是如何調教,弟佩服…」

「炎兄,依你建議,弟大膽嘗試,果然成功,我脫光衣服裸體睡覺,晴女俠並未理睬,反而時不時的偷瞧弟的陽具,弟的陽具比之常人要大很多,這也是自豪之處,晴女俠一到夜間,控制不住進行自慰,且會測過頭來盯著弟的陽具,在與弟雙眼對視時,滿面桃色、眼神迷離,正如你所說,弟佩服…」

「炎兄,弟再次成功,女俠自慰後裝睡,弟用手輕輕觸摸女俠側胯,她繼續裝睡,弟將手慢慢撫摸,從側胯到大腿,弟開始膽小,不敢直接撫摸女俠陰毛。後來,弟加大膽量,將手伸入女俠兩腿根之間,用手輕輕摩擦女俠陰唇,果然如兄所講,女俠並未阻止且淫水流滿床單,弟佩服…」

「炎兄,弟依照你所說,今次更加大膽,在女俠自慰時,將手觸摸女俠乳肉,真大、真結實,女俠完全不理,並且隨著我的蹂躪,她不在控制自己呻吟聲,而是嘴裡輕喊不要不要,實則她是非常想要,弟佩服…」

「炎兄,弟對你佩服的五體投地,今夜間,在女俠自慰時,我伸手過去代替她手,用我手替她蹂躪小穴,弟牽著她手觸摸我陽具,在畏畏縮縮經過幾次嘗試後,女俠緊緊握住陽具使勁套弄,最後,弟用手將女俠送上三次高潮,躺在床上,可見女俠噴尿之高,噴到牆上又反彈到弟臉上,弟佩服…」

「炎兄,弟欣喜若狂,今次,弟全程未參與,而是在女俠身旁註視,女俠已然不顧,閉上眼睛自顧自的扣穴,夜間,弟睡覺,感覺有手為弟擼雞,女俠已經不顧身份,主動靠近,我則起身,將雞送到女俠嘴邊,女俠就是女俠,沒有拖泥帶水,完全將弟雞含如口中,最後,弟將滾滾濃精完全射入女俠口中,女俠食之,且表情意猶未盡,後來,又吃兩次弟雞並食之,爽哉…」

「炎兄,弟即將成功,今天,晚飯之後,天色未暗,女俠迫不及待領我回屋,將屋門鎖好,脫光衣服上床鑽進被褥,弟站在門口未動,女俠見後,從被褥爬出,切一路爬行到弟腳下,將弟褲子脫去,含住弟雞舔弄,且全程發出誘人淫蕩之聲,聲音之大,走廊可聽,隔壁可聽。

弟聽從哥意見,抬手就是幾個耳光,女俠未怒,且開始興奮搖臀,耳光繼續,清澈之聲穿牆而出。」

「食完弟雞之後,女俠跪地看弟,滿面柔情春水,等弟發號,弟走到床前雙手扶床,撅起屁股,女俠意會,在弟身後舔弄弟肛門,含弟睪丸,美哉,此夜晚,弟就是不與她有肌膚接觸,致女俠夜晚生猛自慰,且故意發出誘人之聲,想勾引弟對她進行蹂躪,弟不從…」

「炎兄,弟即將拿下女俠,今夜,女俠完全沒有白天的颯爽風姿,像個淫蕩缺少滋潤的婊子,弟平躺著,女俠自己主動跨到弟身上,將陰部壓在弟臉上,然後用口含住弟陽具,弟也舔之,沒想到女俠陰穴如此之香甜,且陰穴內小道夾緊,弟舌頭勉強捅入,女俠則將尿液完全噴在弟臉上,弟大怒,雙手使勁拍臀之,女俠更加淫叫,弟五指抽其尿口,啪啪不停抽之,女俠興奮眩暈,弟雞精液被食三次,弟極爽…」

「炎兄,今天弟大獲成功,心中之喜無一表述,白天,客房內,走廊人來人往,如有人路過側目必會與我們碰面,在門前,女俠被弟強行脫光全部衣服,女俠嬌羞,身材之高,身材之美妙,長腿如此白嫩豐滿迷人。」

「女俠胴體太高,弟讓其跪趴在地,肥嫩健壯白臀完全對著門口,如有人碰巧路過,屄穴必被滿眼看之。弟則脫去褲子,掏出已經硬的不能在硬的陽具,弟身材矮小,女俠跪在地上如馬匹橫在弟身邊,弟便像騎馬一樣,直接從女俠後臀爬上,女俠臀部真大,比弟腰還要寬上一倍,騎在女俠臀上,真是震撼,然後,弟即將把陽具狠狠的插入女俠陰道之時,發現奇怪之事。」

「咔嚓」

正看到關鍵時刻,院外突來聲音,是東方晴和東方雲回來了,這還有一多半信件沒有看了,以後再看吧,我馬上將信件與那些「羊腸子」整理好,放回原來位置,恢復床鋪原型。

假東陽信中描述內容,我一萬個不信,他是故意寫的精彩,東方晴是我夫人,一派正義女俠,她最恨淫賊和浪蕩之徒,遇上既會殺之,怎能如信中所描述為一個放浪的婊子,此小子必然假話。

從東方晴屋裡出來後,我才發現犯了一個小疏忽,那些東西應該都是假東陽留下的,東方晴不可能保留那些東西,但是那個暗格一定是東方晴告訴假東陽的,她一定是告訴假東陽那裡有暗格,可以放一些貴重或者重要的東西,但是,她未料到,假東陽放的是如此流氓之物。

所以,我剛才完全可以將東西拿走,將「羊腸子」丟棄,將那些信件都好好讀一下,看看裡面有什麼有用的東西。真是一個小疏忽。等明天,東方晴去俠客盟報備之時,我在取出來仔細閱讀。

看看這小子,是如何意淫我的夫人。

今夜與東方雨對話之事,我認為不可對東方晴與東方雲告知,是從本能覺得不能說,今夜夫人們實在勞累,一會兒接待她們後,我還是自己回屋睡吧,不行,還是去找二虎,今天不敢一個人睡覺。

……

大事不好,大事不妙,與大京國相鄰的大燕國挑起戰事,已經攻下大京國兩個城池,士兵死傷嚴重,百姓流離失所,此事本來是武職京官調動邊關軍反攻,我們地方百姓,尤其是距離邊關還有幾千里原的百姓是可以毫不理會的,但是,大燕國早就安排姦細內應在京國內搗亂。

第30章:是真是假

大事不好,大事不妙,與大京國相鄰的大燕國挑起戰事,已經攻下大京國兩個城池,士兵死傷嚴重,百姓流離失所,此事本來是武職京官調動邊關軍反攻,我們地方百姓,尤其是距離邊關還有幾千里原的百姓是可以毫不理會的,但是,大燕國早就安排姦細內應在京國內搗亂。

小京國郡以外幾百里有大燕國賊寇流竄,江湖對江湖,小京城俠客盟已經籌備好一切,原來大京國早就防備大燕國,這次丟失城池也是因為對方不計士兵死亡而做的突然襲擊,好狠毒的燕國皇帝,完全不顧自己士兵的生死,用人海戰術,殺我京國一千,他自損兩千。

東方晴與東方雲去了俠客盟商量除寇之事,大牛二虎兩人偷懶,在倉庫打瞌睡,要你兩有何用,糧食被偷吃了多少,居然連一隻老鼠都沒有捉到,還不如兩只狗。東方雨,白天從我身邊走過,我本以為她會過來威脅我,沒想到,她還是像小時候一樣,像個跟屁蟲,在我後面,從後面用手指捅我後腰鬧著玩,完全沒有昨天的樣子,我牽著她的手,繞著庭院散步,就是一個聽話的機靈姑娘,她越是這樣,我越是心痛,到底如何是好。

我懷疑東方雨是不是煉毒造成的後遺症,畢竟,經過她手裡的毒藥太多,可能有些毒藥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何作用,或許問題就出現在這裡,她到底是中毒導致的神識分裂,還是被妖怪附體,看來只有今天晚上子時,我在會會她,真有些害怕。

時間尚久,我現在去東方晴那裡,將暗格內的東西都拿走,把信件在仔細讀讀,我要看看假東陽是如何吹牛將東方晴如何如何的。尤其,要看看假東陽說的那個奇怪事情是什麼。

氣煞我也,盒子不見了,錯,盒子與羊腸子還在,裡面的信件都不見了,院子裡只有大牛二虎、東方雨可以出入,前院那幾個丫鬟和老媽子是絕對不會進來,到底是誰拿走信件。

……

「相公,你來了。」

「哼」

子時已經到,我大著膽子來到東方雨寢室,東方晴和東方雲還沒有回來,看來又被喬詩焉纏住,我沒給東方雨好臉色,到了晚上她就變成另一個樣子,雙眼異色,面部迷離,身材也是窈窕豐滿,這不是我認識的東方雨,反而像是勾人的小妖精,不過,仔細看去,越看越迷人,快要追趕上喬詩焉,戒色,戒色。

「我準時來了,一點也不怕你,為了雨妹,任何艱難險阻也休想難倒我,我…不…怕。」

「是,相公真厲害,藏在你胸前的金剛經給你不少安慰吧,這回你袖子裡塞的才是真正開光的桃木七星降魔珠,哎呀,後背還背著桃木劍,腳底板踩著茅山驅魔符字,果然很勇敢。」

這個比較尷尬了,不論做任何事,一定要做好充足準備,百戰不殆就是這個道理。

「相公,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是誰嗎?怎麼坐著半天不說話,眼睛都不看我?」

「哼」

我確實不敢看她,太妖艷,只是用眼角掃過一遍,就感覺無形誘惑之力,如果真的與她對視,後果不堪設想,可能會被她迷失心智,到底是為何?白天與晚上完全是兩個人。

「有什麼話快說,開出你的條件,把我的師妹還給我。」

「相公,我認為,你還是不要再糾察下去,事情越是深挖,對你越不有利,當真相大白之時,你會無法接受,像現在這樣挺好,白天我還是你認識的那個東方雨,晚上,我也會脫光衣服,撥開小穴讓你盡情操個夠,你何必…混蛋,你要幹什麼?」

就是現在,兵法有雲,出其不意,攻其不備。而且這個出其不意的精髓就是要拿捏好時辰,何時為好?早為好,因為剛剛交談之時,對方會認為大家可以討價還價,能不動手就不動手,所以對方的警覺最低。

要的就是這個時刻,讓我猜對了,隨著我的靠近,她猛然後退,她根本不敢接近我,這說明,她要麼怕我,要麼怕我身上的東西。怕我是不可能的,所以,我身上一定有什麼東西讓她忌諱。

「師妹,別跑,你不是說,到了晚上讓我操弄小穴嗎,咱們半年沒有交媾,你不寂寞嗎。」

「哐當」

「暈」

大功告成,多謝我的岳母百毒仙子,我只能佩服我自己的聰明才智,那晚,東方雨戲弄喬詩焉的場景讓我念念不忘,我總感覺到有些妖異,所以飛信給碧潭澤長生宗我的老丈人,老丈人沒有等到,把岳母給請來了。

說是百毒仙子,不如叫百花仙子,渾身上下處處留香。岳母在十八歲生下東方雨,現在還不到四十,可謂是熟女中的花冠,她有一半的苗族血統,所以隨著秉性走,好爽、好客、為人友善。既然是苗族血統,穿著服飾也喜歡苗式,頭帶銀飾苗繡,奪目的鮮紅色彩、繁複的裝飾,可謂是盛裝,上身真的好看。

唯獨下身無法形容,不像漢族女人那樣的紋繡裹褲,而是把裹褲齊根剪去,成了非常短小的紋花布褲,苗族女人身材高大且苗條系長,特別是大腿比例要比漢人多一些,從正面看去,像是兩個耀眼的白肉柱,為此,岳母下榻的客棧在幾天內已經沒有空餘房間,尤其是岳母在吃飯時候,大廳人滿為患,不少公子和俠客分分過來自我推薦。

不過,岳母對此並不在意,因為每當有可疑之人靠近她三步以內,在她背後的木竹箱內,會有一條黃金紋龍蟒出現,頭如拳,身體如男人小腿一般粗細,能長到此種程度,應該至少有五十年以上。

「賢婿,雨兒走火入魔較深,我帶走一段時間,等我為她排除心魔,自會讓她回來。」

我當然知道你會帶她走,把她放在你那裡,我還更放心。我現在滿腦子都是你那白嫩的大長腿,真想抱起來狠狠的舔食一番。

「哎呀」

「龍兒,這是你家少爺,不可無理。」

這條黃金紋龍蟒真通人性,我腦子中正意淫岳母長腿之時,它居然察覺到什麼,從木竹箱內衝出半截身子,向我張開大口,露出四顆鋒利尖牙。

……

送走了長腿岳母,後院只剩下我一個人,心中緊張的又回到東方雨屋中,因為事情還沒有完。在百毒仙子衝進屋內之前,東方雨一邊躲避我,一邊手指壁畫,這明顯是告訴我這裡有東西。我不知道她是什麼意思,這是要告訴我什麼嗎,可當時,我是要去捉拿她。

果然,壁畫內藏著假東陽的那些信件,真是她拿走的。

我明白了,這是陷害,那些羊腸子和信件都是東方雨一手安排的,信是她寫的,她的目的是嫁禍假東陽和東方晴有私情。這些東西放在東方晴床里這麼多天,按理說,東方晴不可能沒有發現,只能說明東西是剛放進去不久,東方雨將東西放進去之後,立刻告訴我,讓我去看看裡面有什麼,因為在晚一些,會讓東方晴發現。

然後,等我讀完信件之後,就會進入她的圈套,她到底為了什麼還不得而知,可是我沒有讀完,而且還沒有帶走,所以,東方雨怕事情敗露,才將信件全都拿回來,嗯,就是這樣,我是天才,天生的聰明才智。

咦?怎麼多了一張紙條,我看看,「小心有人監視」。我腦子突然一蒙,我完全理解錯了,至少錯了一半。

此字條,文字秀麗且充滿大氣之勢,與假東陽的信件不是一個字跡,一定不是真的東方雨所寫,那就是走火入魔的東方雨所寫,可是,真的東方雨為何不早告訴我此事,說明一個問題,真假東方雨是一個人,但不是一個魂,真的東方雨不知道有人監視我,她可能不是走火入魔,可是,百毒仙子卻說她是走火入魔,而且是在我還沒有詳細描述東方雨的表情變化之前就確定是走火入魔,所以,百毒仙子說假話。

同時,可以印證,百毒仙子在進屋前,為什麼假的東方雨一直頻指壁畫,因為她不能說話,不能讓百毒仙子知道。

還有就是,她只把信件從盒子裡面拿走,羊腸子還留在裡面,說明假的東方雨不怕那些東西被發現,也就是說,那些東西就是假東陽留下的,她不怕東方晴發現那些東西。而拿走信件的目的就是,她知道我當時無法全部看完,所以,只要我想繼續看下去,她就可以用這些東西作為本錢和我交換,至於她想要什麼,我真是無法得知。

頭痛,我腦中又出現多條線路,百毒仙子是我的岳母,按照道理說,我是她女婿,她應該誠心對我,可是為什麼對我說假話。假的東方雨是誰,這段時間,她並沒有加害我,可也沒少給我找麻煩,尤其是她還告訴我,有人監視我,是何人監視我?這話是真是假不從得知。

頭顱越來越痛,我要趕快回到自己寢室,那種感覺又要來了,而且這次感覺特別奇異。

……

有無心經,自我可有可無,身外之物可有可無,萬物可有可無。這看著像是修煉境界,先是自己可有可無,後是身外之物可有可無,最後是世間一切可有可無。太玄幻、太神秘、太傲視一切,將一切都不放在眼裡,好像是一切唯我獨尊。

「祖宗,不是晚輩不敬,您的功夫真的太吹牛,沒有具體的修煉步驟,都是形上學的東西,不知道是我看不懂,還是您的功法太深奧。」

「哐」

天雷哄哄,夢中真實感太強烈了,巨型石碑上的符文閃動,金光耀眼,一串文字從石碑上鑽出,像是手掌,上前就給我一個嘴巴,好痛。

我明悟了了嗎?有無心經中的可有可無不是之真的消失不見,是指通過自我調節來達到有或者無的結果,見物是物,既是我就是它,它就是我。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