攜妻走江湖 (34-36) 作者:童話

簡體

. book18.org

【攜妻走江湖】 book18.org

作者:童話2021/04/16發表於:sis book18.org

第34章:逃與辯 book18.org

心傷無法彌補,我捫心自嘆:「東方皇,你是如此懦夫,大夫人被奸人欺負,二夫人和多人通姦還有了野種,三夫人被妖魔附體,你全都無力應對,無動於衷的還厚著臉皮跟在後面偷看,連報仇和痛斥的勇氣都沒有,懦夫,懦夫至極,你還有臉活在人世間。」 book18.org

向前一步是深淵,向後轉身親人叛。你敢跳嗎!既然已經如此無用,還活著幹什麼,一了百了。 book18.org

嗯?危險!身後有人。 book18.org

在我猛力轉頭瞬間,肩膀被一掌轟上,聽見「噶」的一聲,應該是肩骨碎了,幸虧我發現的早,不然應該是我的後背心死穴中招。那也沒用,反震之力將我推向空中,腳下即是萬丈深淵。 book18.org

「啊」恐懼之聲自然喊出,待我還沒看清對方面目之時,已是向下飛落。 book18.org

有無心經,我可有可無,我即是空氣,空氣即是我。我即是鳥,鳥即是我,統統沒有鳥用,墜落越來越快,石風像劍氣一樣划過臉孔,眼睛眯成細線無法完全睜開,還沒到谷底嗎!別了,我的夫人,希望你們能有新的歸宿,希望你們能。 book18.org

「嘭」 book18.org

...... book18.org

都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我東方皇也是命不該絕,一夜傾盆暴雨導致谷底泉井堰塞,我墜落泉中,被泉水拍暈,順著溪流衝到下游淺灘,被剛好路過取水的一對母子救起。 book18.org

原來我順水而下,來到距離亂石林幾十里以外的石頭村,我打賭,一路漂流至此,路上多少會有幾人發現,那些人見死不救,唯有這對母子,這世道,換做我也不會去救。 book18.org

這對母子家中比較輕廉,娘親是好娘親,才三十有六,長相也比較清瘦,這兒子吧,不說瘦骨如柴,也差不多,秉性真是該好好管管,毛髮受之於母,不可亂動,這個兒子,不知從哪裡找來的色膏,將頭頂毛髮染成黃色,真心難看。 book18.org

才十六歲,說話目無尊長,無大無小,賊眉鼠眼,我懷疑身上所有錢財都是他在我醒來之前偷偷摸摸拿走的。現在囊腫羞澀,無法回報給他們,不僅如此,暗算我之人,隨時可能找到這裡,我呆在這裡會給他們帶來危險。 book18.org

不過,我還是被這對母子的越軌行為所吸引,一時壓下離開的念頭。 book18.org

...... book18.org

又到了這對母子交媾時刻,每晚都是在夜深人靜之後,我冒著祖先破土而出的風險,使用有無心經中的天耳之功,偷聽這對母子亂倫,夜夜如此,搞得我心火難耐。 book18.org

「娘親,你今天用身子賺了多少錢財,西村頭那幾個老頭還排著隊,明天上午你先去那裡,下午回來,晚上還要去南邊野菜地,晚時刻徐老頭在帳篷里等著。」 book18.org

原來如此,我說這個少婦怎麼如此水靈,不像下地的那些農婦,原來天天靠精液滋潤身體。 book18.org

「兒,你真變態,不僅操了自己娘親,還經常安排別人操娘親。」 book18.org

「娘,你願意像那些村婦一樣天天下地幹活,曬的皮膚黑黑、皮肉老的快,像這樣多好,每天有人用精液滋潤你,皮膚光滑,還能賺錢。再說了,你不是也非常想要,我記得小時候,你可是天天握著我的小雞雞睡覺,有時還含在嘴裡吃上幾口,別看我小,早就懂事。」 book18.org

這娘親也是夠淫蕩的,不過我喜歡,仔細想想,這個少婦也算是有點姿色,如果在小京城裡,或許能做個大戶人家的小妾,那就錦食無憂了,可惜,命運安排她就是個村婦。 book18.org

「娘親,去吧,按照白天我和你說的那樣,現在就過去,兒在外面偷看,這樣才刺激。」 book18.org

「童兒真變態。」 book18.org

他們說的什麼意思?我一直在屋裡運用有無心經石碑修復身體,白天屋外發生的一切我都不知道。 book18.org

「咕嗞」 book18.org

我屋大門開出一條縫隙,我明白了,他們這是要玩些刺激的,把我當成目標,太好了,我正慾火難耐,趕快過來,隨便你怎麼弄都行,越想這個小少婦我越喜歡。 book18.org

不用你麻煩,偷聽你們交媾時,我就給自己脫了個精光。 book18.org

「啊」 book18.org

嚇到了吧,我的陽具是不是很雄偉,比你那個兒子要強百倍,對,摸一摸,是不是如精鋼一樣硬,對,對,含進去,怎麼只含到一半就停了,嘴真小。 book18.org

「啊,官人,你?」 book18.org

我也不在裝睡,既然知道你們拿我做樂趣,不如大膽的玩,我把少婦推倒在床上,沒有給她任何喘息時間,先讓我大力的輸出一陣,這幾天你們的交媾讓我慾火焚身,怎麼才幾百下你就尿了?尿的滿床,一會兒我還怎麼睡覺。 book18.org

我們下床繼續做,我勾著少婦雙腿,讓她面向前方,就像大人給小孩把尿一樣,這個姿勢是不是正好可以讓你兒子在屋外看個滿眼,九轉真陽神經讓我經歷充沛,就算如此一個時辰我也輕鬆應對。 book18.org

在換個姿勢,我讓少婦跪下,陽具挺立在她嘴旁,她很自然的明白是何意思,張開嘴將我陽具含進口中,現在主動權在我,我按住少婦腦袋,用力一挺,胯骨緊緊貼著少婦嘴唇,真爽,我感覺陽具進入了一條蜿蜒水道,這是穿過喉嚨進入食道內。 book18.org

如此之爽,我現在才明白那些偷取別人家紅杏的男人是如何的感覺:我的陽具在插你家夫人的嫩屄,我用陽具在插你家夫人的肉口,你家夫人在我胯下淫叫,你家夫人被我陽具操的臣服,白天你和我還是兄弟聊天,到了晚上,你家夫人是我隨時可操弄的母狗。 book18.org

反過來,女人感覺也一樣:我被我家相公以外的人操弄了,我的嘴、臉、乳房、肉穴,都被他霸占,我對不起相公,可是我好喜歡這種感覺,這是相公給不了的感覺。他怎麼又來了,我不能在對不起相公,可是他太蠻橫無理,脫光我的衣服,侮辱我的身體,我反抗不了,不如就此享受,只要以後他再來找我,我就假裝反抗一下,讓他對我無情的羞辱,這種感覺讓我飛上九天。 book18.org

原來男女之事是如此美妙,我突然能夠理解東方云為何背著我與那兩個公子還有大牛二虎偷情通姦,那是一種無法用語言形容的舒爽感覺,是男人女人本能的感覺,但這不是我原諒她的理由,對於她的所作所為,我希望能有一種神功,將我腦中這些可恨之事給抹的一乾二淨。 book18.org

「啊」 book18.org

忘情的抽插,我居然沒有注意到,身下少婦早已爽的暈厥過去,只有我在麻木的進出,最後在真實與意淫幻境中,將精液全部送進少婦的體內。 book18.org

...... book18.org

三個月,如此荒唐之事,我居然在石頭村裡呆了三個月。起初,童兒只是在外面偷窺,時間長了,他大著膽子推門而入,而我壓根沒有搭理他,還是不停的操弄他娘,久而久之,也不知道是哪天,他加入了行列,我兩一起操弄他娘親。 book18.org

田間、小道、溪流邊、古井旁、夜晚村口,我們三人尋找稀奇刺激的地方交媾,這小子還是一如既往的混蛋變態,這和我有什麼關係,我在操弄你娘親,又沒有吃虧,還爽的很。 book18.org

每當這小子帶著他娘親出去,我就知道他們又去找些老頭下手賺錢,老頭口嚴,如果說出去,自己臉沒有地方放,而且也找不到如此標誌的少婦操弄。 book18.org

而我呢,三個月的潛心修煉,居然能夠略微領悟一點有無心經之意。 book18.org

有無心經,第一層,我可有可無,不是真的消失,而是將人體功能運用到極致。我的天耳功,就是往耳道中辨聲穴位打入真氣,將四面傳來的聲音精細分辨。我的天眼功,就是細微調動瞳孔肌肉,將視野調整到最佳。我還可以扭曲肌肉,達到移位換穴。其他也如此,這也是我最近才慢慢領悟的東西。 book18.org

父親說過,得東方家族傳家之經可得天下,但是他從來沒有教過我,這都是夢中的石碑所教,那父親你到底會不會,有此神功,你理應天下無敵。 book18.org

可是,有無心經對我來說,有用嗎,我只希望和三個夫人陪伴終生而已。 book18.org

雲姐,咱們已經三個月沒有見面,你腹中的孩子也有五六個月大了吧,你是不是挺著肚子在給未出生的兒子或者女兒做著針線織衣,你是不是已經為孩子備好暖床和玩具,這不就是你一直心中所想的嗎,你是不是挺著肚子盼望我早日回家。 book18.org

「噗」 book18.org

一口鮮血從我腔內頂出,停,不可在繼續想下去,不然必將暴斃而亡,沒想到東方雲在我心中刻畫如此之深,越是思念越是痛苦,心房猶如一大角嫩肉被無情撕下,那東方晴和東方雨也如此吧。 book18.org

「賊人來了,大家快跑」 book18.org

賊人?最近邊關很亂,旁邊的燕國在京國內滲入了很多姦細,這些賊人應該就是專門在後方擾亂秩序的,殺殺跑跑,東躲西藏,為此,六扇門派出了很多捕頭和兵勇,我懷疑百毒仙子就是中了他們埋伏,而之前,我們出來尋找百毒仙子的同時,也是為了消滅這些燕國姦細。 book18.org

痛苦撕喊之聲不絕於耳,這外面的村民很是樸實,就算是與童夫人交媾的那些老頭,也都是善良村民,我豈能看著他們一個個死去,可是我太高估自己,能夠還手之人,兩兩三三,東邊的獵戶父子和宰豬壯力,他們都已經是刀下亡魂。 book18.org

...... book18.org

第35章:敵中有我 book18.org

痛苦撕喊之聲不絕於耳,這外面的村民很是樸實,就算是與童夫人交媾的那些老頭,也都是善良村民,我豈能看著他們一個個死去,可是我太高估自己,能夠還手之人,兩兩三三,東邊的獵戶父子和宰豬壯力,他們都已經是刀下亡魂。 book18.org

眼下只有我一人尚可有還擊之力,其他村民已經是跑的跑,跪的跪,死的死,傷的傷。結果可想而知,我被生擒,五花大綁帶回,為何不殺我,為何將其他村民全部殺死,連婦女還孩童也不放過?你們不怕天譴嗎? book18.org

...... book18.org

幽冥陰暗,當我醒來之時,周圍一片黑暗潮濕,這是在石籠之中,只有一側布滿鐵柱鐵門,其他都是石頭。咦?除了我,還有其他人也關在其中,我還以為賊人把村名殺得乾乾淨淨,不對,這些人,無一不是面目清秀、身著白袖襯衣的書生。 book18.org

「小白臉們,今天你們誰去伺候我家大人?別跑,就是你了,早看你不順眼。」 book18.org

一個高猛賊人進入石籠,抓住我旁邊一位俊俏書生,輕鬆掐住脖頸,像牽狗一樣,拎著轉眼不見。 book18.org

「哎,一天一個,我本想考取功名利錄報效家國,怎知路上遇到劫匪,將我家僕殺死,把我強行擄掠至此,本以為會要挾銀兩即可恢復自由,誰知,這裡有個吸精妖女,雖然長的傾國傾城、天仙下凡,但淫蕩之極,喜歡與人交歡,尤其是眉清目清的書生,與之交合之人,非死即傷。」 book18.org

「是啊,公子,我與此妖女交合一次,她穴內猶如口舌,讓我瘋狂射精不止,導致腎虧陽虛,如果在做一次,我必將精盡人亡,我想回家,我想家中的妻兒,嗚~」 book18.org

各個都在賣慘,都是可憐人,我也想家,可是我不敢回家,我怕看見雲姐挺著大肚在堂中行走。 book18.org

「都別廢話,能和我家大人交媾是你們十輩子修來的福氣,如果讓我家大人高興了,她不會用功法吸取你們的陽精,反而,可以和她一起修煉,可惜,至今還沒有一個男人能做的到。」 book18.org

...... book18.org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走了一個又一個,今天終於輪到我了,來吧,死就死,生就生,死前可以痛痛快快的大幹一場。 book18.org

出了石籠又見石洞,路上火把通明,直到大堂,堂中確實有位天仙美女穩坐於最上,婉容尊美、高雅不可冒犯,這就是他們說的妖女?胡鬧,一點也不像,與描述的完全不符,這是女神,人間正義的女神,看破世間一切,平淡無光卻又深奧無比的眼神,那些人眼睛瞎了,妖與神都分不清。 book18.org

「唰」 book18.org

我收回前面說的話,此人確是妖女,在距離我們五步之遠時,劍氣略過,我身上衣服撕裂紛飛,而面前妖女僅披著一層白絲簾衣,裡面豐滿之肉完全可透,妖女滿臉魅色,不時舔弄自己嘴唇,這是把我當食物嗎。周圍人齊齊退下,看來這就要開始了。 book18.org

「好東西,不錯,今天可以包餐一頓。」 book18.org

就連聲音也是如此淫蕩勾人,誰吃誰還不一定,我就不信,九轉真陽配合有無心經降服不了你這個妖女。 book18.org

...... book18.org

「女王大人饒命,讓我休息一會兒,就一會兒,我真的快不行了。」 book18.org

我再次高估了自己,低估了對手,如此美貌之女人,完全可比肩喬詩焉和東方晴,一般書生即是看上幾眼也可能泄出陽精,我還好,家有美妻,又操過京城四美之首的喬詩焉,眼前妖女的美貌還不能左右我,雖被她美貌和完美的身體吸引,卻也能勉強把持。 book18.org

但是,我們完全不是一個級別,我才修煉九轉真陽一年時間,她一身功力完全超越於我,在她手下我緊緊堅持半個時辰就舒爽的泄陽,不過她沒有得到任何好處,我用有無心經調轉陽精穴,鎖精閉陽,僅僅是功力不足漏陽而已,但,表面我要裝作精力已盡之人。 book18.org

「報,大人,哨卒有最新消息。」 book18.org

「讓他進來說。」 book18.org

這個女人真不知恥,一邊和我操屄一邊聽人彙報信息,淫蕩兩字都無法形容你,騷貨、婊子、妓女、讓我想想還有什麼。 book18.org

「大人,山下的鐵老頭傳來消息,他說正在收買六扇門內高手,已經有人見錢鬆動,不久可獲得內部消息。」 book18.org

「......」 book18.org

「......」 book18.org

「山下的拓跋公子傳來消息,他已經打入圍剿咱們的江湖隊伍,並且認識了小京城四美之一的東方晴女俠,他說,此女俠眉骨纏身,僅僅用了一個月的時間就將女俠剝光衣服操弄的不知東南西北。」 book18.org

「哦?我聽說此女俠可是堅毅的很,怎能如此容易。」 book18.org

「拓跋公子知道大人不信,特意將女俠身上之物帶來,您看,俠衣、肚兜、裡面的裹褲、還有鞋子,全身上下,里里外外,一樣不少的帶來。」 book18.org

紅色俠衣,金邊紋龍,看了這麼多年,我還能不認識嗎,我的夫人東方晴居然被燕國姦細給操弄了,怎麼會? book18.org

「拓跋公子還說,東方晴女俠已然食之入味,兩人每晚都會操屄交媾,而且女俠大膽行事,白天,在人來人往的馬車內也會交合,偶爾風起車簾,春光外泄,女俠仍然熱衷於交合,完全不顧車外行人指指點點。」 book18.org

什麼?我的東方晴不可能這樣,她怎麼會在公眾之地與男人交合,你們拓跋公子在瞎編,完全不可能。 book18.org

「拓跋公子還說,東方晴女俠已經臣服在他的陽功之下,他讓東方晴幹什麼就幹什麼,而且也屢試不爽,曾經在大隊人馬後面,拓跋公子讓東方晴脫下裹褲,撩起俠衣,將陰部對著前方眾人一口茶時間,但凡有人回頭,即可看見。」 book18.org

不可能,不可能,拓跋公子就是在騙人。 book18.org

眼見為實,你家拓跋公子太會誇大其詞,東方晴最恨的就是淫賊,你們公子她見一個殺一個,見兩個殺一雙,我根本不信,這一切都是你們公子討好眼前這位美女的話語。 book18.org

「還有嗎?」 book18.org

「有,拓跋公子已經掌控東方晴,並將她送給了黑豬臭鼠二老玩弄幾天,這兩個老不死的丑東西,不想把東方晴歸還拓跋公子,還是東方晴在光天化日之下,光著身子下山,自己爬回拓跋公子床上。」 book18.org

「這個東方晴如此淫蕩,和我有一比嗎?她美還是我美,你說實話。」 book18.org

「小的不敢,小的就是轉達拓跋公子的話,他說,大人您是真淫蕩,因為您修煉的就是男女採補之術,本意也願意修煉,所以越練越淫蕩。」 book18.org

「東方晴則不一樣,她是體內被人種下艷盅,淫毒流滿全身,艷盅需要男人陽具滋補,自己卻完全不知,與人通姦交媾、放浪淫蕩不是她的本意,而是艷盅作祟,並且已經中毒好久,所以,一旦有男人勾引,自然忍不住就會上鉤,無論男人歲數大小,十六歲至六十歲,只要與她相處長久時間,你不去碰她,她也會主動過來與你交媾。」 book18.org

「艷盅?看來他們內部與咱們一樣不齊心,對自己人也心狠手辣,艷盅之毒可是會導致神識瘋癲、送命的。」 book18.org

什麼?東方晴中了艷盅,這是什麼東西。越說越離譜,我家三夫人就是用毒高手,別看她年紀輕輕,任何毒物都逃不過她的眼睛,東方晴中不中毒還能看不出來,所以,你們拓跋公子完全在瞎編亂造。 book18.org

「好人,一說到東方晴女俠,你的陽具怎麼突然又變大了?你認識東方晴女俠?是不是聽到女俠被辱而感到興奮。」 book18.org

不好,聽到自己夫人被壞人欺負,致使九轉真陽中的真陽逆反發生身體反應,可惡的功法,伴隨遺症真多。 book18.org

「大人,小生被你美貌深深吸引,您的一舉一動無不散發誘人之光,見您之後,其他女人全都不放在眼睛,東方晴那種凡夫俗女和您差著天壤之別,小生眼中僅有大人您。」 book18.org

臭屄,別看你美貌無比,就是空有身皮囊而已,和我家三個夫人根本沒法比。 book18.org

...... book18.org

今夕是何月?一直躲在岩洞中,不見太陽,偶爾出來嗮嗮日光就要回去,每天就是休息,練功,操屄,在休息。 book18.org

該來的一定會來,躲不開,京國如此強盛,消滅幾個亂國賊人只是時間問題。那個貌美無邊的女賊人也有可圈可點之處,在撤離之時,並沒有濫殺無辜,將我和一眾書生放回到野外,最後送我一句話:「小屁孩子,你體內功法奇特,既鎖陽封陰又陰陽調和,姐姐受益匪淺,假以時日,天下女人,你可隨手捏來,若不是要務纏身,必將你帶在身邊,別急,我還會回來找你,到時候,可要善待姐姐,姐姐不介意給你做個正房,小妾也可以。」 book18.org

原來她什麼都知道,這就是所謂的大人看戲,小孩變法,一切都在他人眼中無所遁藏。可笑,我天天裝瘋賣傻、拍馬虛溜。你趕快走吧,以後千萬別來找我,誰取你,誰頭頂是一片茂密森林。 book18.org

不過,別看我天天被她玩弄,我還要感謝她,與高手對練,精純我體內真氣,化煉筋脈雜質,一天抵上十天。 book18.org

最後她還酸酸的甩給我一句:「東方晴是你何人?與你紅杏出牆?肯定不是鴛鴦配對,哪有相公聽到自己夫人被侮辱,陽具興奮不止,龜頭真氣外放。看好她,她身中艷盅已久,男人與之接觸長久,她自然主動爬向對方床頭,敞開大腿,撥開穴口,請君品嘗,想救她就快點,不然女俠之名蕩然無存,如果艷盅入神,輕則狂浪瘋癲天天與數人交合,重則自殘自幻,命歸九天。」 book18.org

...... book18.org

第36章:回家 book18.org

最後她還酸酸的甩給我一句:「東方晴是你何人?與你紅杏出牆?肯定不是鴛鴦配對,哪有相公聽到自己夫人被侮辱,陽具興奮不止,龜頭真氣外放。看好她,她身中艷盅已久,男人與之接觸長久,她自然主動爬向對方床頭,敞開大腿,撥開穴口,請君品嘗,想救她就快點,不然女俠之名蕩然無存,如果艷盅入神,輕則狂浪瘋癲天天與數人交合,重則自殘自幻,命歸九天。」 book18.org

閻王好說,小鬼難纏,賊人美女雖放過我們一眾性命,但是她手下之人可沒說要放過我們,才跑了幾里路程,三個手拿鬼頭刀的賊人就追上前來。 book18.org

「小白臉們,我家大人太過心慈手軟,兩國交戰,一個念頭就是萬人屍骨,放過你們,等於給我們自己留下隱患,你們還是乖乖束手就擒吧,有命離開,無命回去,只怪蒼天捉弄,白白大喜一場又要一場大悲。」 book18.org

「你!」 book18.org

幾個三流武者還敢在我面前逞能,自不量力,我已經穩穩進入二流武者境界,對付三個弱者真是輕而易舉之事。 book18.org

簡單而直入,手刀斜劈,頭顱斷。擺腿側踢,肋骨折。鷹爪鎖喉,脖頸彎。一氣呵成,真有高手的風範。 book18.org

快,境界進步如此之快,正常習武之人,兩三年可以進到普通武者,從普通武者到三流武者一般都需要三五年,從三流武者進階到二流武者也需要個五年八年,在進階就更慢,可我用了一年多就進階到了二流武者,都說功急則不穩,力速則不強。 book18.org

沒錯,確實如此,可是我不一樣,實則我已經修煉將近二十年,符文石碑已經給我答案,進入夢中石碑就是進入自我修煉,因為在夢境之中,只能練魂練神不練體,但有了九轉真陽神經正好彌補練體這個短板,配合有無心經輔助,這才讓我短短一年多時間成功步入二流武者行列。 book18.org

哼,看看周圍,一群手無縛雞之力的白臉書生,關鍵時刻沒有一個能出力的,都在邊上畏畏縮縮,有些嚇得屁滾尿流。 book18.org

百無一用是書生,都跟著我幹什麼?你們走你們的,我自己還不知道去哪裡!陰魂不散,你們之中沒有一個好漢,能活下來的都是會給那個美女拍馬屁,讓她少吸走些陽氣,是的,我也算一個孬種。死去的那些人才是真英雄,不鏗不卑,咬牙堅持脫陽爽到死。 book18.org

...... book18.org

又回到了這間客棧,有些事情早晚面對,逃避不開,還是那扇門,裡面有聲音,好像是雲姐的聲音,她還沒有離開,是不是在等我?還是有什麼不可見人的事情暫時不能回去,那我開門還是不開?算了,我害怕,害怕看到那一幕,離開的人應該是我,我就不該回來。 book18.org

「滋...皇弟,皇弟?皇弟!」 book18.org

「給我站住」 book18.org

「轉過來」 book18.org

「看我」 book18.org

我就說不要回來,可是神識非要牽著我走,這下好了。 book18.org

「噗...噗...噗...」 book18.org

幾口精血噴出三步之遠,我看到東方雲手中懷抱新生嬰兒,不用猜,這孩子一定是雲姐所生,細皮嫩肉、白白胖胖,好看的很,是英俊瀟灑劉公子、還是萬人迷戀賀公子的?肯定不是我的孩子,原來我走了這麼長時間,洞中一日,山下一年,這一走就是十幾個月,連孩子都出生了。 book18.org

頭次見面,理應紅包奉上,卻是囊中羞澀、身無分文,紅包是沒有了,精血還有幾斤,全部都可拿去,至此,我心已死,絕無還。 book18.org

「皇弟!皇弟!」 book18.org

...... book18.org

嗯?我在哪裡?有哭聲,雲姐的哭聲,我還沒死嗎!可嘆,不如死了一了百了,我心愛女人手裡抱著與他人所生之子在門口迎接我,這世道,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book18.org

身體絲絲之力也無法使出,就連眼皮也不能抬起,猶如萬斤巨石壓在之上,但耳朵十分靈敏、皮膚卻又感知正常,聲音從上方而來,後背承受壓力,我應該是躺在雲姐的懷裡,可笑,你應該去抱著你心愛的孩子,抱著我幹什麼,不如把我埋進土裡,送走這一世。 book18.org

「夫人,老夫直說了,貴公子主脈已斷時有時無,內腔受損時深時淺,血流不定時正時逆...脈搏不穩時重時輕,身體之症詭異無常,奇之又奇,怪哉,可謂既死又活。」 book18.org

「憑老夫小京城神醫名號幾十年經驗,加上百年祖輩所訓,此為人鬼之境,只有表記,沒有醫治之法,凶多吉少,請準備後事吧,救不回來了,在度多少真氣,也是惘然,告辭。對了,出診費一百兩紋銀,車馬費三兩紋銀,童子賞錢給您個實惠五兩紋銀吧,其他雜物費就免了,下次再來給您個八折,告辭。」 book18.org

滾蛋,不送,我感覺好好的,沒有痛苦、沒有難受,就是無法控制身體。 book18.org

「夫人,老夫在特別特別的提醒一句,請一定一定仔細聽好,老夫今年虛歲六十有六,老當益壯,體強力猛,從小修煉一柱擎天,家有新建宅門三套,都在小京城最繁華街區,兩座高檔藥鋪名下是我,兜里存紋百萬兩,上等黑土良田百畝,家父家母過世早,沒有照顧負擔。親戚朋友都是達官貴人,互相幫扶,財路恆通。就是膝下無兒無女繼承我這上好家業,如果美人...哎呦」 book18.org

老不死的,想把喪事變喜事?呸呸呸,我還沒死。 book18.org

「傻弟弟咱們到家了,你怎麼這麼傻,自斷筋脈,可是要命的,姐姐對不起你,沒想到會把你傷的如此之深,你要是真有意外,那我怎麼辦,說好同生同死,你怎麼...」 book18.org

雲姐,早知現在,何必當初,你與大牛二虎淫具戲虐我忍了,你與那兩個公子紅杏通姦我也忍了,但是你居然瞞著我被他們下種,連孩子是誰的,我想你可能都不知道。 book18.org

還有,我不是自斷筋脈,是氣急攻心,與體內陽氣對撞,導致的內陽爆裂。因為我怕那個美女賊人吸取我陽精,所以一直用有無心經將陽精穴封閉。這是多少個月了,一點精液不泄露,你知道我憋的有多難受。 book18.org

「哎,傻弟弟,晴姐被人暗算中了淫毒,她自鎖屋中,淫癮發作,一天到晚像野貓嚎叫發情,我還盼著你馬上回來給她解毒,看來是不可能了,還有,你的雨師妹去找解藥至今未歸,如果她在不回來,我只能讓大牛二虎進去和她交媾,給晴姐暫時壓壓慾火,這兩個淫賊虐待女人有一套,我被他們...咳咳。」 book18.org

不行,絕對不行,他們當初做淫賊時的風光偉績給我講的明明白白,他們哪是交媾,分明是不把女人當人看,把女人往死里虐,捆綁、皮鞭是輕的,吞陽窒息、大腸吃棒、溫火烤屄、釘乳穿唇,還有很多很多,屬他們說:「玩的就是痛,虐的就是狠,對女人要侮辱到底,撕開女人的賢良偽裝。 book18.org

我不能把東方晴給他們糟蹋,晴姐被人下的是艷盅,時間長了會上癮的,一旦與大牛和二虎兩個驢屌交媾,恐怕以後再也離不開,我絕不答應。 book18.org

雨師妹,你終於回來了,我還徹夜為你擔心,百毒仙子是否將你病症治癒,你到底是中毒還是邪魔附體? book18.org

「咦?東方皇,你到底死還是不死,要死就快點死去。」 book18.org

什麼?東方雲,你說話什麼意思,剛才還哭哭啼啼沒我不活,現在怎麼變了個人,明白了,盼我早點死,你就可以和那些姦夫光明正大的滿屋操屄了,對吧,你想的美。 book18.org

「東方皇,你這個變態,人都快沒氣了,聽了我的話後,陽具穿透褲子,挺的像一個玉米棒子,你腦袋裡裝個雞巴,雞巴里有個大腦。」 book18.org

東方雲,你怎麼說話的,哪還有點溫文爾雅的淑女形象,虧你還是女俠、虧你還是俊俏的假衣小生,一家之母就是這樣滿嘴髒字,是不是大牛二虎精液吃多了,橫著是嘴,豎著是屄,欠操。 book18.org

說歸說,罵歸罵,躺在雲姐的懷裡真舒服,這都幾個時辰了,你怎麼不去抱一抱你的孩子。 book18.org

「啊~」 book18.org

一陣陣淫聲傳來,呻吟叫喊是東方晴發出來的,淫毒發作,需要男人陽具和精液壓制。東方雲說晴姐將自己關在屋裡時間太久,已經有些瘋癲,如果在不救治,恐怕神識被毀,無法逆轉。 book18.org

我心中無限焦急,可是真沒辦法,怎麼辦,到底怎麼辦,急火攻心,再次暈厥。 book18.org

...... book18.org

又進入夢境,漆黑一片,唯有巨大石碑。咱們兩認識也二十年了,就不能將所有符文都讓我大飽眼福嗎,為何總是一段一段的賜予我,你把全部經文都給我,我先背下來,以後慢慢的消化,我也知道欲速不達的道理。 book18.org

「刷」 book18.org

夢境變換,熟悉的小屋,熟悉的女人,卻是那個不甘的美麗女人,她不在是懷抱嬰兒含辛哺乳,而是被四個巨大噁心的男人肉體輪番插穴,下來一個,上去一個,屁眼紅腫不堪,兩個圓臀滿滿遍布巴掌紅印,後背血色鞭痕一條條。 book18.org

女人在硬抗,我在她後面,只能看到被虐待的屄穴和流著濃精的肛眼,全程除了鞭打聲和巴掌聲,在無其他聲音,女人一點痛苦之音也沒有,這不是情願與自願,這是虐待,赤裸裸的折磨。 book18.org

啪啪耳光響亮,後面操著屁眼,前面大嘴巴子抽臉,掌掌撞肉,力道極強。女人在你們眼裡是否連豬狗都不如?屄都已經讓你們操弄了,還如此虐待她。 book18.org

一聲不吭,佩服,雖然我人在她身後,但,能想像的到,美麗女人毫不示弱,你扇你的,我忍我的,眼眶清淤、口角流血、臉蛋紅腫,成了一個豬頭美女。 book18.org

「哇...」 book18.org

「兒別哭,娘親在,小兒郎,住新房,白白手,圓圓頭,鼓肚子,腳丫子……」 book18.org

可憐天下父母心,或許是耳光太過響亮,或許是飢腸轆轆,驚醒了破爛草床上的嬰寶,小寶還不知道自己母親正被幾個惡人狂虐,聽到乖乖溜後,又悄然安靜,哦哦的對著空氣亂動手腳,甚是好玩,我也想要一個,不行,又聯想到雲姐,心房開始隱隱疼痛。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