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攜妻走江湖 (43-45) 作者:童話

.

【攜妻走江湖】

作者:童話2021/04/25發表於:第一會所

第43章:心經第二層

皮鞭上的牛皮製作非常講究火候,必須挑選最肥美、最健康的母牛,在其正直發情之時,將其隔離在四周都是健壯公牛的圍欄之內,並在每頓草料裡面加入催情草藥,經過七七四十九天的發情苦熬,將其放出,正當公牛即將與之交配時,立刻活剝整張牛皮,發情體液被困在牛皮之中自行浸泡,將牛皮轉化為淫牛皮,每當打人於身,必將刺激受鞭之人體內淫液。

東方雲和我對坐,突然面色紅潤說到:「此鞭非常折磨人,看似兇猛,實則打到身上不會皮開肉綻,而是讓受鞭之人情慾旺盛,更想被鞭打,並且下體會不斷流出淫液,淫液兇猛之時猶如撒尿一般。」

「啪」

「啪啪」

「啪啪啪」

東方雲聽著鞭聲自顧自的說起來:「此為一鞭見疼痛,兩鞭淫入體,三鞭液出身,胸口一鞭,乳肉一左一右各受一鞭,下體尿口連續受三鞭。受鞭之人開始只是疼痛,隨後就感覺有淫毒之體,在後就是渾身火熱極想有陽具插入體內。」

「六鞭過後,受鞭之人,下體失禁無法控制,尿口酥軟狂噴不止。」

「嘩啦」屋裡傳來稀里嘩啦的水聲。

果然如東方雲所述,我聽到一股硬生生的水柱聲長流不息,應該是尿液打到牆上的撞擊聲。

尿流停止,東方雲又繼續說道:「六鞭之後,翻轉皮鞭,在來九鞭,此九鞭要比之前的六鞭更為精準,乳房上的粉嫩乳頭各打三鞭,下體屄縫在打三鞭。受鞭之人乳房腫脹,乳頭大於馬蹄葡萄。屄縫內的陰肉口不停流出淫液,若是沒有陽具插入,猶如慾火中焚燒自我。」

「九鞭過後,受鞭之人,已顧不得禮義廉恥,會哀求施鞭人幫忙釋放慾火。」

屋裡傳來乞求之聲:「求求你們,快給我,我受不了了,用什麼都行。」

嗯?東方晴的嘴巴可以說話了,口齒清楚,吐字明辨,看來晴姐體內已經產生抵抗艷盅的淫毒,意識開始恢復,就是聲音中帶有虛弱和淫蕩。

東方雲像個認真的教書先生說個每完:「接下來就是淫液洗鞭,這是兩個人配合才能完成的動作,一個人站在受鞭人身後,一個在前面,兩人分別拿著皮鞭首尾,將淫牛皮鞭抵住女人的陰肉穴縫,就像壯漢鋸木一樣,一頭使勁另一頭松勁,來來回回,讓淫牛皮鞭釋放鞭內淫液侵入女子體內。」

「一口茶,最多就是兩口茶的時候,我就..咳咳,女子必將高潮於體,尿水淫液夾雜噴出,大聲呻吟變為哀求,哀求之聲變為狂喊,狂喊之聲變為虛脫。」

「不行,你們要把我玩死了,快放下我,我要殺了你們,額~。

東方雲說的真准,東方晴先是發出刺耳尖叫,後來變成哀求,然後就是野性低吼,最後是真氣不足虛弱無力。我感覺與晴姐心心相印,身體有些虛弱,控制不住的眩暈,下體陽具無擼自爽,就差上一點點刺激,只要稍微觸碰一下,我必泄陽。

東方雲扭頭看向屋牆,似是要透過牆體望向裡面,她單手捂住快速起伏的雙乳,另一隻手被哆嗦不停的雙腿根夾在中間,聲音顫抖的說到:「要來了,終於要來了。」

混蛋,賤人,你當我是傻瓜嗎!從剛才我就奇怪,為什麼你對大牛二虎的一步步動作如此熟悉、未卜先知。就看你現在的淫賤樣子,必定是早已嘗試過無數遍,我去娘親的,在自己相公面前就不能裝的矜持一些,看你渾身顫抖的樣子,額頭冒汗,臉頰腮紅,脖勁雪白髮光,大口吸氣,急速呼氣,胸口急促不穩,大腿抖個不停,像只驚嚇過度的野貓。真恨不得給你幾個大嘴巴子,讓你清醒一點,看看眼前站著的是誰。

「啊~~~」

哎呦我的天,這放浪的尖叫聲已經大的無法形容,好在外面整條街道都在歡天喜地放鞭炮,預祝小京國出兵將士早日凱旋,隆隆鞭炮聲完全壓過晴姐的尖叫,不然左鄰右舍都能聽見,我這東方家族的名聲算是完了。

嗯?二虎怎麼跑出來了?這麼快就完事了,比東方雲的暗器還快。

二虎好不要臉的光著身體跑過來,驢屌粗的陽具礙行動,他只能雙手摟著,就像一個小孩抱著大蘿蔔,跑到我們面前,神色緊張說到:「二夫人,大夫人...大夫人她被操的爽暈過去,雙眼翻白,口吐白沫,心脈驟然停止,我和師傅弄不醒,您快去看看吧。」

「雲姐」

「雲姐」

我和東方雲同時沖向屋內,她是一流武者,我是二流武者,所以她速度比我快,她是向前跑去,我則是向後滾回。她這是故意的,把我當成助力的肉墊子,一腳蹬上我的肚子,自己飛身向前,我則撞到身後大樹,又反彈落地。以我的聰明才智當然明白,雲姐不想讓我看見晴姐與人媾合的場景,也不想讓我看見晴姐放浪的樣子。所以她要快我一大步。就算是緊急時刻,她也沒有失去方向,反而是沉著冷靜的處理問題。

就這麼近的距離,她還能快我多久,可笑,為了加快我起身速度,我轉身平躺地面,雙腿環旋踢向空中,做了一個側旋起身,動作優美順滑,凸顯公子之氣。一步,兩步,三步...即將撩簾進入之時,又是三枚芥末花生飛來,太突然了,太快了,太浪費了,這次我根本無法躲閃。

我大聲喊到:「有無心經,百力合一,強於一體,肉身成盾。」死硬的接住三枚芥末花生,雲姐的暗器功夫實在了得,我又被彈回剛才的那顆大樹。如果不是我使用有無心經,將肌肉力量集中在身體三個位置,估計現在已經痛的起不來身體。

東方雲,你有點過分了,我現在就光明正大走進去,你要是在對我發射暗器,別怪我對不起你,我根本不怕你的暗器,暗器這種拿不出台面的東西,還敢在我面前逞能。

「家主,我怕,你快把我放下。」

「閉嘴。」

輕鬆進到屋裡,緊繃的神經終於放下,將二虎丟到一邊,屋裡一股清淡尿騷和女人體香混合到一起的味道,看看四周牆上和地面就像用渾濁的白水灌溉一樣,晴姐?我還是來晚一步,只見東方晴全身赤裸靜靜平躺在床上,東方雲在空中掀起一席床單,鋪平展開將晴姐頸部以下完全覆蓋,僅留給我一息時間偷看。

晴姐橫臥著的身體好美,女子身材高大是一種美,女子體型丰韻也是一種美,女子身材勁爆俊美肌肉充斥全身更是一種美,晴姐將這些美集於一身,眼前就是一個活生生的睡美人,然後,床單降臨,美景消失不見。

咦?薄薄床單覆蓋東方晴赤裸全身,應該順著體型遊走,怎麼在晴姐胯部的陰毛位置有個凸起?我記得剛才那裡應該是空空如也,光禿禿的無一點陰毛。操你娘親的大牛,你用魚線把東方晴的陰蒂肉頭給玩弄腫大了,就像新生嬰兒的小雞巴一樣,將床單頂起一個圓頭。

就在我要撩起床單看個究竟時,東方雲拍開我手說到:「我剛救醒晴姐,她身體十分虛弱,別打擾晴姐休息。」

好吧,東方雲說的對,不打擾晴姐,但是我放不過大牛二虎,轉過身體,就看大牛二虎在用毛巾擦拭自己的驢屌陽具,大牛的陽具上面充滿白沫水漬,一定是插入東方晴身體後,從陰道內部帶出來的淫液,白沫直抵大牛恥骨末端,看來這個混蛋一點沒有憐香惜玉,將整根陽具全部送到晴姐身體裡面。二虎的恥骨末端則不是白色泡沫,而是有些微黃並夾帶著淡淡的異味,這個死全家的東西,將整根陽具都捅到東方晴的肛門之內,這怎麼受得了,我的晴姐不暈才怪。

氣死我了,我正準備要給大牛二虎兩人一人一個痛心拳之時,可能因為他們對待晴姐的療毒方式,導致我怒火攻心,大腦又開始有些眩暈,我要趕快回屋,貌似又要進入夢境,最近,巨型石碑總是主動與我溝通,有無心經的第一層,自我可有可無的功法,我已經熟悉,雖然不會完全使用,但,至少都已經過目一遍,就差時候去修煉。

......

在我剛剛躺好到床上,石碑又將我拉入到夢境。黑色無邊,朝氣朦朦,霧氣滾滾。這次和以往不一樣,石碑閃動,對的,不是石碑上的神秘符文閃動,是整個石碑在閃動,像個活人一樣,搖來搖去。

我不明所以對著石碑說到:「有事?」

巨型石碑在黑暗中發光顫動,像座百寶金山,很是壯觀。陡然間,石碑中間,神秘黑霧所在位置,五彩金光從後面透射出來,神秘黑霧漸漸飄散而去,石碑中間露出更多奇怪字符,最為明顯的幾個字符:「有無心經第二層,身外之物可有可無。」

哎呀,你簡直太可愛了,我求你多久,你都不給我看,這次居然主動將有無心經第二層拱手讓出,我要是不接受,豈不是白白浪費你的好意。不過,這第二層心法...我他娘親的真心是一點都看不懂,第一層心法是對自我進行修煉,人體穴位、脈絡、骨骼、皮肉,我都還能理解。

這第二層心法修煉的是身外之物,身外之物怎麼修煉?有無心經中所描述的:控制身外之物,必要先了解其本質,將其本質原理摸的一清二楚才可將有無心經第二層施展的天衣無縫,好在,有無心經也有大說法,萬變不離其宗,任何品物都離不開天地五行,從天地五行下手,追尋摸索其原理,對於博覽全書二十年的我,將來必成「大器」之人的我,知識淵博的我來說,高興的十分惶恐。

第44章:神經淵源

這第二層心法修煉的是身外之物,身外之物怎麼修煉?有無心經中所描述的:控制身外之物,必要先了解其本質,將其本質原理摸的一清二楚才可將有無心經第二層施展的天衣無縫,好在,有無心經也有大說法,萬變不離其宗,任何品物都離不開天地五行,從天地五行下手,追尋摸索其原理,對於博覽全書二十年的我,將來必成「大器」之人的我,知識淵博的我來說,高興的十分惶恐。

不過,話又說回來,巨型石碑為何主動教導我第二層心經,我的第一層也只是理解完畢,都還沒有運用熟練,或者說剛開始學習運用,欲速則不達,現在遠遠不到我修煉第二層心經的時候。無所謂了,用不用在於我,能用就用,用不了就不用,先把經文記下來也好,萬一哪天石碑突然嘎嘣脆裂化為粉末,那東方家族的絕學也就徹底失傳。

一道金光符文向我襲來:「口誤」

我只是腦中隨便嘮叨幾句,就被無上金光符文打飛到空中。時空交錯,黑色霧氣轉變為正陽,隨後,我從空中緩緩跌落,這不正是關押美麗婦人的石屋嗎?

屋子裡屎尿味道濃重,這幻像也太逼真,就連味道都能模仿出來,腐爛潮濕的草床,一個不能在小的圓凳,矮小的四角桌上僅有一個破碗,碗中還剩下一些發霉的食物,連水都沒有。

「小兒郎,住新房,白白手,圓圓頭,鼓肚子,腳丫子……」

乖乖溜從我身後傳來,轉身望去,實在令我欣慰,孩子長大了。渾身污垢的美婦人彎下腰,略微提著孩子的雙手,跟在孩子身後,讓他自己練習行走,雖然步履蹣跚,但禁不住對人生進步的好奇。看樣子應該有一歲多了,當初他還是個布衣勉強裹著的嬰寶,跟著時間的推移,現在已經人模人樣。

孩子很好玩,但是娘親卻很可憐,我剛才只顧低頭注意孩子,現在剛抬頭觀察美少婦。此時的美少婦,與美這個字已經差之千里,一張臉俏無比腫脹,眼圈淤紫,眼中帶血,臉蛋腫脹老高,鼻樑塌陷,嘴角嘣裂,嘴唇開口,已經沒有人樣,唯獨眼神清明,帶著堅毅。

是何人下此毒手,應該是那四個人惡人,上次就是他們聯合一起對此女人拳打腳踢。雖然我與眼前女人毫無相識,但,眼前一幕還是令我怒髮衝冠,我真的動怒了,雖然只是幻想,可石碑不會讓我看一些沒用的東西,所以,眼前的景象應該都是實際發生過的往事。

「小兒郎,住新房,白白手,圓圓頭,鼓肚子,腳丫子……」不能苦孩子,少婦仍在教導孩子前行。

以前,我聽到乖乖溜時,心中總會無比平靜,體內體外自我修復,這次不一樣,憤怒燃燒我心,無名怒火從體內爆燃:「我要報仇。」我都不知道為什麼會說出如此話語,眼前女人我壓根不認識。

「我要報仇,我要報仇。」

我從噩夢中驚醒過來,其實這個夢對我來說只能算是氣憤,不知為何,我心中真是無比傷心。開始我總是往自己的母親身上靠攏,認為眼前是我自己的母親,不然石碑給我看這個有什麼用。

可是,話又說回來,父親告訴我,我和母親被惡人偷襲帶走的時候,我已經是一歲多些,在那之前,我和娘親都是在父親的保護之下,而幻境中的小孩是從嬰寶之時開始,所以與我的身世時間是對不上關係的,那個孩子不是我,那個美麗的女子也不是我娘親。等以後,幻境讓我看的在多一些,可能從中能發現什麼線索,現在研究這些也沒什麼用。

月亮高高掛起,看來已經是子時以後,我獨自一人在屋中吃著桌上的淡甜茶點,品味著綠茶清香,一場噩夢令我無心在繼續睡下去。

晴姐白天已經被折磨的暈死過去,好在東方雲及時救治,才能轉危為安,不知道明天又要遭遇如何。可是,我也是有底線的,現在底線一次次被踐踏,兔子急了也咬人,總之,我做了一個卑鄙的決定,等雲姐的艷盅淫毒被去除以後,我會偷偷幹掉大牛二虎,雖然我知道這有些不太江湖,但,作為一個人男人,我不能讓兩個淫賊天天陪伴著自己夫人身邊,而且,我感覺他們兩個不是淫賊那麼簡單。

大牛二虎,你們不要怪我無情,淫人妻女者任何人可殺之,從以前到現在,我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忍受過來,真是懦弱無比。可是,今天不一樣了,明悟後的瞬間,我突然內窺到自己神識之上被覆蓋著綠色粘稠物,我想應該是九轉真陽神經在我神識中種下的綠色屏障。

對了,沒錯,是九轉真陽神經中的實物辨思,自己夫人給相公帶了綠帽子,自己相公明明知道卻又不敢反駁,導致在自己神識中也帶上一頂綠帽,不過,換一種理解方式,這個九轉真陽神經就是給綠帽者修煉的,或者是修煉之後,反而樂意讓夫人給自己帶上綠帽。

因為九轉真陽神經的修煉神引篇中提到過,此功法開篇宗師的青梅竹馬娘子,也是那個時候的絕世美人,在他們成親當天晚上,宗師發現自己的娘子在雙囍床上與自己三拜九叩請來的多名武林至尊成群通姦。宗師怒髮衝冠與至尊拚命,那可是雞蛋碰頑石,因自己弱小無力反擊,反而被強迫的看著夫人放浪無比與人享受魚水之歡。境界相差懸殊,幾十年也未必趕上,看來永無報仇之日,一氣之下,將自己武功全部廢掉,本想荒度一世,卻又無意之中參悟人體機能,重新走上強者之路。

但,這位宗師的一切修煉功法,就是為了報復世上女人,所以裡面才分為增陽篇和御女篇兩大主篇,一邊增加男人壯陽能力,一邊尋找女人性慾破綻。事情總是有兩面性,修煉此功法的男人,男性特徵越強,越是期望自己女人被其他人降服。也不知道是不是蒼天故意如此戲弄人心,宗師的神經功法將自己的慘痛經歷又重新刻畫進去,凡是修煉之人,都喜歡將自己的夫人拿出來與他人分享,修煉到最後,甚至想辦法讓魔頭折磨自己夫人到死。

特別要注意的是,修煉神引篇描述過的短短几句話,由於宗師的絕色新娘在自己心中處於非常重要位置,反而成為修煉魔障,為了消除心火,他也將無情心法融入其中,然後,越是修煉越是無情,到了後期,甚至連至親和枕邊夫人都會冷漠對待,這是失誤,我居然忽略了這幾句話的含義。

所以,我才會走到現在這步?眼睜睜的看著、聽著自己夫人與他人通姦而不為所動?雖然偶爾心痛一下,但轉眼又心情平靜?難道這些真的都與修煉九轉真陽神經有關係?不管修煉神引篇說的是不是真的,寧可信其有,所以這個九轉真陽神經,我,現在停止修煉。

......

我都坐在屋裡半個時辰,怎麼東方雲還沒有回屋,我記得剛才正要回屋時候,她在後面告訴我,讓我先回來,她把晴姐安頓好後就過來陪我說說話,我也想要與她說道說道,父親和長老走了快兩年,在他們走了之後,我就感覺有雙眼睛在遠處注視著我。從淫賊的到來,然後是晴姐出事,後來的一切一切,說不清的味道,現在也只有東方雲能和我一同研究。

不行,都這麼晚了,東方雲還沒有回來,我要去找找她,按道理說,這個時候她早就應該回到床上。

東方雲不在晴姐屋裡,屋裡只有晴姐一個人在床上安然入睡,睡得十分香甜。東方雲也不在後花園,連後花園的假山後面我也找過,就連假山內的山洞,我也瞅了幾眼。也不在前廳,也不在她自己的寢室,也不在雨妹的寢室,那就只有一個地方,那就是練功房。

果然,紙窗人影借著燭光微微閃動,練功房裡面有人,影子重重疊疊,說明不只有一個人。傻瓜都能猜到,裡面肯定是大牛二虎和東方雲,至於這麼晚了,在裡面幹些什麼,哼,姦夫淫婦在一起還能幹些什麼。我不能靠的太近,在二十步以內,東方雲一定會發現我。

有無心經,天耳匯聚廣源之聲。

「夫人,我和二虎伺候的還行吧,您辛苦一天,我們給您按摩打穴,為您緩解疲勞。」

果然沒猜錯,這是大牛在說話,我現在越來越討厭他,打心底里討厭。我的夫人用你伺候,用不著你,而且你那還叫按摩,經過你手撫摸的女人,哪個不是淫水長流。

「還可以,就是你們四隻手都不老實,按摩之前說好了會君子之交,怎麼按著按著就變了味道,在我小酣之際,將我衣服偷偷脫去,嗯?不怕我一怒之下廢了你們?」

東方雲!你還有臉說話,以你的功力,二十個他們也不是你的對手,衣服穿在你身上,如果你不配合,他們怎麼可能脫去你的衣服,看來你是越來越賤,相公都已經回來了,還不趕快回屋伺候自己的相公。

「夫人息怒,剛才您是仰面躺著,我們怕您悶熱才解開衣扣,讓你們的兩隻大白玉兔出來透透氣,誰想到正巧趕上您轉身趴下,衣服被二虎大腿與臥床夾住,導致您轉身同時將衣服全部脫下,我們看您睡的可香,所以沒有打擾您的休息。」

大牛,你胡說八道,即便是東方雲胸口衣服紐扣全被被解開,但無論如何,我也不能理解,翻轉個身子,衣服就能被夾下來,除非是東方雲展開身體完全配合。你這是故意給東方雲找個台階下,黑鍋你背,讓東方雲正面立牌坊背面做婊子。

第45章:窺秘

大牛,你胡說八道,即便是東方雲胸口衣服紐扣全被被解開,但無論如何,我也不能理解,翻轉個身子,衣服就能被夾下來,除非是東方雲展開身體完全配合。你這是故意給東方雲找個台階下,黑鍋你背,讓東方雲正面立牌坊背面做婊子。

「大牛,你說的話有道理,不過,我還要問問你,我的裹褲是怎麼回事?我翻個身體,難道裹褲也會被夾下?」

我既是石頭,石頭既是我,氣死我了,連裹褲都被脫了,那豈不是現在已經全身赤裸的趴在床上,肛眼和屄眼完全敞露給兩個淫賊。我現在全身顫抖,還好使用有無心經勉強壓制住,這種偷偷摸摸的樣子,已經經歷過多次,我實在不想如此下去,「懦弱」這個詞在我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

「夫人,大牛要給您推拿大腿及臀部,還有塗抹一些精油,但是您的裹褲實在礙事,又看您睡的如此香甜,最後大牛替您做出決定,擅自將裹褲脫去,請您息怒,下次大牛一定與您打個招呼。」

裝,繼續裝,我就不信,東方雲也是一流高手,她完全趴在那裡,你能神不知鬼不覺的將她褲子脫下?沒有她故意抬起胯部和大腿,你能順利將裹褲脫下?你這是再次給我夫人找個台階下。

我在猶豫,是否像個男人一樣進去捉姦,還是像個烏龜一樣縮頭不進,勇敢的踹開大門還是懦弱的原地站著或者退回到自己寢室。是呀,我已經不是以前的我,明悟後的我怎會如此不堪。這個時候,小腹之中一股清純真氣游向四肢百骸,渾身充滿力量,這是讓我衝進去將這三個野合交媾的姦夫淫婦狠揍一頓嗎?好的,我去。可是,在我即將要邁開雙腿沖向屋門之時,這股真氣又從四肢百骸中收回,全部集中在我的兩隻雙眼。

有無心經第二層,身外之物可有可無。我的神識居然無意中發揮出有無心經第二層。石牆雖由岩石和黏土組成,其根本為五行之中的土,所以石牆終為土所造,根據有無心經對土的奧秘所述:生於地,立於地,制於地,歸於地。火生土、木克土。心中怒火為引,克制牆體阻礙。五行之木正好對應五官之目。這是天助我也,我可以窺探牆體後面的真相。

密室外牆在我眼中一點點模糊起來,從完全的實體變為一片白光,我推測石牆並沒有消失,而是後面的光線穿過石牆,映射到我的眼中。白光隨後慢慢變為一層白紙,紙後人影越來越清晰,就如真人完全貼在紙上。然後,無法在變得更加清晰,我的真氣已經運用到了極限,如果硬是要提升心經功法,那麼用不了三吸時刻,我將真氣耗盡而眩暈。還有,心經功法是一步步修煉而成,如果沒有有無心經的第一層,將自己眼睛運用到極致,那也是無法配合第二層的外物可有可無心法。

我站在牆外一動不動,由於功力有限,不能將裡面看得透徹,只能將人影印在白色平牆上,就好像皮影戲一樣,人影、肢體、物品,很多都重疊在一起,不過這樣已經很不錯,總比聞聲不見人要好很多,而且透在牆體的人影也非常清晰、真實。

讓我看看牆上的畫面,那應該是一張床,趴在床上的一定是東方雲,這麼優雅健美的女人身材,完全不輸東方晴。雙臂應該墊在下巴下面,頭顱朝前。蜿蜒順滑的後背,從後腦向下曲線延伸,直到香臀山丘停止,牆影中的蜜桃香臀就像倒放置的半圓大鍋底,真大、真圓潤。大腿的影子與大牛影子重合,因為大牛比二虎略微矮一些,所以還好辨認。而二虎就站在東方雲身體前方,他的牆影邊緣正好與東方雲嘴唇邊緣重合,從牆影中我還沒看懂他們在幹什麼。

我要仔細研究牆上紙影,看看這兩個淫賊是如何給我的東方雲按摩,看看東方雲到底墜落到什麼樣子。

首先看看二虎,這個傢伙的影子邊緣與東方雲嘴唇邊緣重合,他們是在一排?還是在不同位置,正巧讓影子重疊造成的當前樣子?嗯?我發現個問題,二虎的陽具有驢屌一樣大,逼真的牆影之中怎麼沒有看到投影?那麼大的一個肉柱不可能平白無故的消失,除非...

事實勝於雄辯,我的猜測正巧與牆影中發生的一模一樣。就看二虎臀部後撤一小步,他的胯間投影與東方雲嘴唇投影之間多出一條不順直的圓棍投影,隨著二虎臀部投影后撤的越多,連接二人的圓滾投影也越來越長,我正在猜測圓棍投影到底能伸出多長之時,二虎猛地向前挺起胯部並狠狠的撞擊東方雲的面頰投影,圓棍投影隨之消失,東方雲的頭顱也隨之向後一振,頭顱帶動順滑後背,順滑後背牽動巨大圓臀,在圓臀上盪出淫浪肉波。

「啪啪啪」

太狠了,二虎把東方雲的嘴,當成了迷人又香甜的屄,把東方雲的臉蛋,當成了女人胯間成熟的陰肉,毫不留情的使勁操弄起來。他雙手緊緊抓住東方雲的頭髮,上下甩動,一把把糾纏的頭髮,就像馴服狂烈野馬的韁繩。真是毫不留情的用男人大胯猛烈撞擊東方雲的溫柔小嘴。

我還奇怪為何屋裡許久沒有對話之聲,原來東方雲的香美小嘴被二虎的陰莖陽具完全堵死。不僅堵死,還被當做陰道來操弄。當然,也不是一點聲音沒有發出,陽具從東方雲口中帶出的唾液與嘴唇摩擦發出「嘖嘖」聲。還有整根陽具完全插入後,東方雲發出難以接受的「嗯嗯」聲。

雖然是看著牆上投影,沒有真實眼見。但,二虎陽具的抽插軌跡可是瞧的一清二楚。就看二虎撅著臭大屁股退胯之時,東方雲的喉嚨末端對應出現出現一個圓狀物體,我想那個東西應該就是二虎的龜頭,真誇張,龜頭像個雞蛋一樣,在東方雲的喉嚨投影中前後移動。東方雲的檀口就是閘門,二虎的龜頭在卡到東方雲的檀口之時,就意味著又要迴轉衝擊,將驢屌陽具往回捅進雲姐的喉嚨深處。

突然間,眼前一幕讓我驚悚之急!就在剛剛,東方雲的檀口張開過大,二虎胯部後退時,不小心將陽具完全拔出,導致沒有捅進東方雲的小嘴之中。就是因為沒有捅進東方雲的小嘴,才讓我能清楚瞧見東方雲的深藏實力。剛才二虎的陽具偏離航線,一下子捅到東方雲小口外面,這深深的一捅,讓我差點驚掉下巴。

只見東方雲的嘴唇投影與二虎的胯部投影衝撞到一起,而那個偏離航線的陽具投影被暴露在外面,龜頭的位置已經超過東方雲乳房一半,幾乎和乳房末端在豎向的齊線一平。這個深度是身體的哪個位置!我居然下意識去模仿東方雲的樣子,假設吃進一根東西,去體會那種深深插入的感覺。是胃,沒錯,這個位置是胃口,陽具穿過整個喉嚨來到胃中。

東方雲呀東方雲,你是一點點禮義廉恥都不要了嗎?就讓一個粗大的驢屌陽具在你的胃口中進進出出?你到底是怎麼了?三個女人之中我最疼痛的是東方雨,始終把她捧在手裡怕化掉。最擔心的就是東方晴,怕她行俠江湖中出事。最關心、遷就的就是你,你認為一切都是女子為上,所以我事事由你做主、處處謙讓於你。你知不知道你在我心中的地位,到底是何原因讓你在這兩年裡變得如此淫蕩不堪?屢屢與人通姦,甚至在相公回屋睡覺的短暫時間裡,還要讓兩個淫賊一番操弄?

「夫人,您夾的大牛手指好痛,沒想到,夫人不僅江湖功夫了得,就連床上功夫也能與我和二虎平分秋色,想當初,我們師徒二人,也是妓院一夜征御數十女,那可是風光了得,實力可是強大,在耐力和持久上也算是猛漢楚翹。夫人能與我們乾上一夜而沒有疲勞,著實讓我們刮目相看。」

我要是沒有聽錯的話,大牛說東方雲與他們能不停操屄一個晚上,我無法相信自己聽到的事實,難道我的有無心經是干這個用的?偷聽?偷看?

就看大牛小臂的投影突然消失在東方雲下體:「哼,賤人,你是我們的母狗,我們讓你做什麼就做什麼,你要聽話,聽主人的話,就像當初在客棧一樣,我讓你給小二泄露春光,我讓你給掌柜口食陽具,我讓你在脫光衣服在夜間大道上行走,還有我讓你做的那些種種,你要聽我的話,我是你的主人,你要聽話...」

呼,謎底終於揭開,明悟過後的我,歸於本能的死死攥住拳頭,仿佛要將某人捏的粉碎。我視線離開屋牆,看向天空,我想看穿蒼穹,看看雲端之上是否真有三十三重天。我展開天耳,聽著周圍百蟲鳴嘶,聽聽萬物對話,是否都在嘲笑我的無知和愚鈍。我咬著流血的牙齦,從嘴裡艱難的蹦出幾個字:「大牛,你好,你很好。」

九轉真陽神經中的御女魔音第四式,言出身行。沒想到大牛進展如此之快,已經做到自己所言,就是雲姐所做。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東方雲是如此的淫蕩,她天天淋浴在大牛的御女魔音中,大牛的言語中時時刻刻的夾雜著御女魔音,一般人幾個月,稍微強點的女俠也就是一年時間就成了完全的狗奴。大牛對東方雲用了將近兩年時間還沒有圓滿,這已經說明東方雲的神識抵抗非常強烈。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