攜妻走江湖 (52-55) 作者:童話

簡體

. book18.org

【攜妻走江湖(第一部 猛龍出世】 book18.org

作者:童話2021/05/12發表於:第一會所 book18.org

*** *** *** book18.org

第52章:真相耳前 book18.org

五肩繡花總司捕動了,果然不一樣,神威如海,神壓如獄,雷霆閃電,飛空起手,鎮壓一切。我終於被甩出十幾步遠,在我看來,放開我是必然的,因為我感覺他呼吸有些急促,真力供應不上,在繼續下去,必將受傷,皇帝欽點的高手,可不是擺飾,活該,誰讓他把真氣都輸送給我。 book18.org

二者對打之聲已經掩蓋東方雲的狂裂呻吟,我現在只能聽,不能看見,因為那個恐怖高手丟出我的同時,在我體內瞬間放出極度冰冷真氣,有針對的將我眼瞳凍傷,導致我眼前一片模糊,根本看不清前方物體。 book18.org

對打之聲,時近時遠,忽高忽低,有明有暗,縱深縱淺,出一次聲即為一次生死決,聽的我心神震盪,我何時才能成為如此高手,如為高手,何懼他人欺負到頭頂,如為高手,嬌妻可會受傷? book18.org

...... book18.org

久久之後,對決之聲消失,就連東方雲的呻吟之聲也一併消失。現場情況如何,分出勝負了嗎?空氣中不在感覺壓力,死一樣的寂靜。我最後聽到的就是兩聲深入心扉的悶哼,然後就是很多的腳步聲、躲閃聲、衝刺聲和輕功飄逸聲。 book18.org

讓我猜測一下,兩聲悶哼,是恐怖高手與五肩繡花總司捕互相對決所發出的聲音,他們應該互相中了對方拳腳,傷勢絕對不輕。後面那些聲音,應該是那些四肩繡花君捕發出的,因為恐怖高手受傷逃走,所以他們看到機會,乘勝追擊下去。 book18.org

「咳咳,你過來,咳咳。」 book18.org

沙啞之聲從我不遠處傳來,這裡,如果要說還有人在的話,除了大牛、二虎、我、東方雲,那只能剩下一個人,五肩繡花總司捕。跟著聲音,我轉頭望去,眼睛模模糊糊的能看見一些東西,前方確實有人影,好像半躺在那裡。雖然他們剛才下手之時,沒有考慮我的安全,但,也算是救我性命之人,我也不是無情之人,過去扶他一把,然後,我還要趕快去寢室,我不知道雲姐現狀如何,屋裡一點聲音也沒有,我的天耳都聽不到任何聲音,但我肯定他們還在屋裡,沒有出去。 book18.org

「你娘...你娘...咳咳」五肩繡花總司捕居然提到我娘??? book18.org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book18.org

「你娘...你娘...咳咳」 book18.org

沒錯,我聽得很清楚,我使用有無心經的第一層天耳心法,將耳朵湊到他的嘴邊,仔細確認,他確實提到我娘,難道是我娘讓他們來的嗎!能調動如此多的官廷高手,甚至是皇帝身邊的侍衛統領,我娘到底是誰,她在哪裡,我不敢繼續想下去。 book18.org

「你娘...咳咳」 book18.org

心中喜悅無法表達,我突然發現我的眼睛看的越來越清晰,此人不算眉清目秀,雖然有些滄桑,看上去也有五張吧,但眼神灼熱,一臉正氣,是個好人,是個知書達理的文明人,還是個正義的俠客,說話吐字文質彬彬,也算是個文武雙全的絕世高手吧。 book18.org

我對眼前之人恭恭敬敬說到:「大人,莫要著急,傷了身子,您慢些說,我仔細聽著,我娘什麼?」 book18.org

五肩繡花總司捕渾身顫抖,一手捂住胸口,一手緊緊抓住我的衣領說到:「你娘...的,壓到...我傷口了。」 book18.org

我,東方皇,在這世上最最討厭兩種人。討厭的第一種人就是對別人指指點點,說說道道,挑別人毛病,嫌棄這個,嫌棄那個,不說說自己。討厭的第二種人就是說話大喘氣,不能一次說完整話的人。 book18.org

嗯?身後陰冷之氣傳來,不好,恐怖高手又回來了,剛才他使用的是調虎離山之計,他把那些四肩繡花君捕勾引有,自己甩開他們又繞回來。真是好計謀,他成功了,在那些四肩繡花君捕回來前,有足夠的時間讓他做任何想做的事情。 book18.org

「鋥..。」 book18.org

後身又傳來刀劍撞擊之聲,尖尖入耳,鳴鳴激戰。我剛要轉身之際,五肩繡花總司捕將我拉到臉前對我說到:「快把你的真氣渡給我,越多越好。」 book18.org

時間緊迫,我沒有時間去思考太多,總之,我認為,五肩繡花總司捕說的對。我盤坐身姿,與五肩繡花總司捕對掌,運用有無心經加快真氣流向,將體內源源不斷的真氣渡過去,這些真氣都是恐怖高手強行灌輸給我的,這是不是所謂的,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book18.org

呼,能給多少就給多少,我盤腿調息來緩解即將眩暈的身體。五肩繡花總司捕已經衝過去,刀劍、掌風、內力,真氣,一擊接著一擊,另一個與恐怖高手對決的人是誰?能堅持這麼久,不可能是一個四肩繡花,如果是,早就被廢掉,難道是另一個五肩繡花總司捕?我已經沒有一點回頭的力氣,只能通過聲音來辨別戰鬥情況。 book18.org

戰鬥之聲越來越多,是了,那些蠢蛋都回來了,剛才就不應該走的乾乾淨淨。這下我終於可以放心,真氣消耗一空,眩暈又來... book18.org

...... book18.org

剛剛告別這裡,沒想到,不到一會兒的功夫,又回來了,這裡是幻境中的石屋,看來心經石碑不想和我廢話,直接跳過一關,來到石屋。 book18.org

眼前之景讓我為之動容落淚,孩子面色蒼白,嘴角帶血,睜大雙眼看著娘親,枯瘦的身體躺在美麗少婦懷中一動不動。這是得了絕症還是受了重傷!畢定是受了重傷,下手之人,逃不出那四個惡賊。這還是一歲多的孩子,怎能受如此傷害。我狠狠攥起拳頭,拳骨格格作響,我要報仇,我要報仇。 book18.org

那個美麗少婦,臉上的傷痕已經恢復如初,她輕輕懷抱孩子,面色和藹,眼淚一滴一滴落下,嘴裡還不停的說著乖乖溜。看著她的面孔,總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在頭腦深處仔細查找一番,卻又還實在找不到。 book18.org

「賤人,說還是不說,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熟悉的聲音從我身後傳來,這次,強烈真氣沒有衝散我的幻境,我還是完整的站在原地,因為我使用了有無心經中的定身心法,將自己看做陽光。我還使用了天耳,將身後模糊之聲全都吸入耳中。我沒有回頭,因為我已經不用回頭。如果身後之聲沒有出現,我的一切猜測都是浮雲,但是,既然已經出現,就說明真相大白,迷霧已經揭開多半。他的目的,我已經猜的八九不離十,還是離開這個心傷地方,我單手狠狠拍向自己額頭,自己將自己打散在空中... book18.org

...... book18.org

我醒回來了,周圍好安靜、好深沉,只有百夜蟲兒吱吱叫。他們人呢,都去了哪裡!就這樣結束了嗎?恐怖高手敗退,大京城的精英群起攻之,才勉強勝利,如果不是恐怖高手給我渡了許多真氣,是否現在的局面會反過來!無論結局如何,我心房只能用碎裂絞痛來形容,有些事情我不想承認,可是,線索已經很明顯,我不敢承認我的猜測,我怕一切美好化為淚水。 book18.org

不好!!!陰冷之氣又來了,而且就在我身後,太近,這是怎麼回事,恐怖高手喜歡躲貓貓? book18.org

冷淡之聲從身後傳來:「東方皇,還不快去看看東方雲,在這裡磨蹭什麼。」 book18.org

扭頭看去,我的天,是喬詩焉,原來是她,我說怎麼會有股冰冷之意。看來,她是作為後手一直隱藏著,剛才與恐怖高手對決的人也是她,這就解釋通了,小京城第一捕快、第一高手,這名頭不是白來的,對了,還有小京城四美之首。 book18.org

此時此刻,美景不應收,一身黑衣貼身潛行衣,將她的身材完美展示,從脖頸開始,衣服划著碩大的乳房弧線歸於平滑小腹,在貼著小腹到下面的,那裡是我... book18.org

"鋥~"劍光飛舞,亮瞎人眼。 book18.org

我抖擻精神,目光堅毅,表情嚴肅。喬詩焉說的對,我應該趕快去看看我的雲姐,剛才外面打的如火如潮,裡面居然一直在操屄,對外面的事情不聞不問,絕對有問題,還是大問題。 book18.org

「咚」 book18.org

我這一腳用上了有無心經的腳底聚力,木門應聲而碎,好腳丫,踹的漂亮,真想給自己鼓掌。進到屋裡,燭光明亮,香氣撲面而來,這是雲姐的腳丫香味,在她高潮之時,腳丫香氣四溢,我最喜歡的就是抱著腳丫舔弄一番。混蛋,腦中怎麼又分神,現在是來解救東方雲,怎麼又跑到腳丫上去。 book18.org

往前望去,眼前景色真是氣的我三屍神暴跳、五靈豪氣騰空,七竅內生煙。就看到大牛、東方雲、二虎他們三人赤身裸體的夾在一起,二虎躺在床上,東方雲趴在二虎身上,大牛騎在東方雲身後。這個動作好像有些熟悉...我想想...對了,當初在露天浴池後山的小溪見過,那是東方云為了報復我,選擇與劉公子和賀公子操屄的地方,他們就是用的這個動作,雖然,他們是有岩石遮擋,但是,下半身的姿勢與現在一模一樣。 book18.org

難道男人都喜歡這個姿勢?一個在後面干屁眼,一個在下面操屄! book18.org

混蛋,我都進來一會兒功夫,在不知道廉恥的人,也會停止動作,馬上穿起衣服,或者找些東西遮遮掩掩,你們三個居然沒有任何反應。咦?三人確實沒有任何反應,像被人定住身體一樣的一動不動。 book18.org

第53章:又是一個迷 book18.org

混蛋,我都進來一會兒功夫,在不知道廉恥的人,也會停止動作,馬上穿起衣服,或者找些東西遮遮掩掩,你們三個居然沒有任何反應。咦?三人確實沒有任何反應,像被人定住身體一樣的一動不動。 book18.org

我走來仔細瞧瞧,大牛和二虎,眼神空洞,看起來像四肢僵硬的木頭,但,身體確有很輕微的自主呼吸。我的雲姐,與他們二人不同,面帶淫笑,眼神桃色迷離,口角留著口水,雙手環抱二虎脖頸,動作表現的十足蕩婦。雲姐怎麼了,我就站在她旁邊,竟然對我無動於衷? book18.org

我在近身觀察一下,娘的,大牛、二虎的胯部死死頂住東方雲的臀屁,要知道,他們兩個的陽具真的與驢屌差不多,可以說是奇乎異常之偉物,現在,兩個巨物已經完全捅進東方雲的體內,這是什麼意思,我下意識的收緊自己肛門,不敢想像,真不敢想像。 book18.org

「呼..。」 book18.org

一股陰冷之氣從我身後傳來,一定是喬詩焉,同為「神騎女俠」,她看到如此場景,當然與我一樣的怒不可恕。她憤然走過去,一手狠狠勾住東方雲的腰部,一手按住大牛的腹部,強行將兩者分剝開,我好像聽到開啟酒罐的「啵」聲。然後,繼續勾著東方雲的腰部向上抬起,她這是將東方雲與二虎的交媾下體分開,這次,我確認聽到開啟酒罐的「啵」聲。在然後,將軟癱癱的東方雲放到床裡面。 book18.org

我要殺了大牛二虎,看看他們做的「好事」就看東方雲的下體,呈現出現兩個深不見底的圓洞,濃濃白漿從東方雲的兩個洞口湧出,多,真多,多的讓我心驚。我為什麼會認為精液如此多,因為女子平躺之後,她的內陰結構是半葫蘆狀,越是靠近陰道裡面,越是低洼,所以,精液必先灌滿低洼之地,才能在向外溢出,我能瞧見深洞內的肉嫩薄壁,上面堆積著很多沒有流出的粘稠精液。 book18.org

一具優美無暇的赤裸肉體,肌膚紅潤,白嫩的一碰就要流油,乳房依舊堅挺無比,哪怕沒有人去撫摸,也仍然鼓脹。腿根粗大又不失性感,大腿肌肉線條紋理清晰,大腿上部布滿肌肉群,大腿下部則是包裹著薄薄肥肉。小腿精細無比,小丘般的腿肚真是完美無瑕。腳,又是腳,天下第一香腳,不僅香,還很美,當初大牛就是沒完沒了的要求東方雲給他足交,等以後... book18.org

「哎呦喂,好美的身材,臉蛋也不錯,乳房圓潤,陰部飽滿,大腿小腿勾人心魄,身體比例居好,咦?這腳丫內放芬芳香氣,奇貨可居,神採氣質上上,此女子也是百萬里挑一的美女,放到宮裡,指定是個貴人,躲開,讓我好好瞅瞅,如果可以,將她獻給皇帝,定能換個麒麟黃馬甲,不過,如此好貨,給別人實在可惜,不如自己用吧。」 book18.org

五肩繡花總司捕,這個老男人走到我前面,用肩膀將我擠到一邊,全然不顧我的有無心經聚力之掌,真是境界差了太多。他仔細觀察著東方雲的身體,從臉蛋到胸部,從胸部在到小腹,邊看邊點頭,最後把臉蛋湊到東方雲的兩腿之間嗅聞,鼻尖與陰唇之間的距離很近,近到放不下一根小手指。 book18.org

「滾開」這句話不是我喊得,而是喬詩焉舉劍過來,我當時正在彙集全身之力,要與他拚命,他想把我的雲姐帶走,不可能,除非我死。 book18.org

五肩繡花總司捕向後一個土地十八滾:「師妹,有話好好說,別動不動就拔刀弄劍,我開個玩笑...唉?你還真砍...我帶著一幫兄弟千里迢迢過來幫你,就這麼對我?」 book18.org

原來如此,他們都是喬詩焉叫過來的。我想起來了,喬詩焉的師傅是大京國護國法師,號稱武學尊者,徒弟自然都是絕頂高手,就像眼前之人,五肩繡花總司捕兼皇帝欽點近身帶刀侍衛副統領。 book18.org

喬詩焉劍指五肩繡花總司捕說道:「師兄,你個混蛋,呸,剛才給你信號,讓你動手,你卻無動於衷,非要等雲妹失手就擒,被人糟蹋。你過來,讓我砍上兩劍,反正你有金麟護體神功。」 book18.org

什麼,喬詩焉的意思是說,剛才我和東方雲在與飛鏢高手對決時他們就在了,還是說,更早之前,他們早就埋伏在這裡。我有些琢磨不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在第一眼看見喬詩焉的時候,我就想問這個問題,他們為什麼會在這裡? book18.org

「師妹,你飛鴿傳信,說有緊急大事,多帶些人手,你看,我沒有猶豫,帶著都是一流之上的高手,千里加急趕過來,一路累死了十幾匹官廷信馬,對吧。遇事不要慌,必須要看清事態,剛才那個鏢手只是試探,後面那個才是幕後,我就是感覺有他存,在才沒有貿然出手,我們兩個互相鎖死對方,他實力比我強上三四成,已經達到半步至尊,直接動手,我們這些人打不過,反而還會被反殺。如果沒有他前面的動作,我絕對不會出手,好在我感覺他的真氣壓迫消失很多,權衡之下,才主動出擊,就算這樣,你看看,我兄弟中,沒有一個好的,有一半傷重,就連我都受了內傷。」 book18.org

五肩繡花總司捕說的貌似很有理,剛才真是驚險,我的有無心經第二層是非常消耗真氣,如果不是「他」給我強行輸送了很多真氣,致使自己消耗很多,後面的結局真不好說。所以,我還是要感謝五肩繡花總司捕,多謝他千里昭昭的搭救,從幾千里之外趕過來,真不容易,這是好人,大大的好人一個。 book18.org

燭光無風自動,喬詩焉氣的單腳連續跺地,也不顧及我在旁邊,對著五肩繡花總司捕就是一通臭罵:「你丫腦子被驢踢了?還是裡面裝的狗屎?我的秘信是給大師兄的,他是半步至尊,如果他來,一切都可以解決,你可好,擅自偷看我傳給他的信件。還恬不知恥的說來幫忙,你不就是想在我面前逞英雄嗎!要是成功了也行,現在呢,人跑了,你傷了,留下爛攤子。傻逼,你就是傻逼。」 book18.org

喬詩焉一口氣差點沒噎死,換了一口氣繼續說道「你抬頭看我,都六十歲的人了,還像個小孩子,說你幾句就眼淚汪汪,對方跑了,以後怎麼辦,你可以擦屁股回去,我們呢,在這裡等死嗎?」 book18.org

五肩繡花總司捕破涕為笑,笑的很淫蕩:「師妹,我想到一個好辦法,你和床上的美女都和我回去,咱們去大京城,那裡安全,我家床大......哎呦,你真砍。」 book18.org

我去他娘的,感情最後死的只有我一個人,想帶走我的雲姐沒門,我和雲姐、晴姐...晴姐?我的晴姐,我的蒼天,我把晴姐忘了,衝出寢室,趕快跑到晴姐那裡...真欣慰,晴姐安然的休息,看來我猜的沒錯,目標不是她,她只是被人利用的棋子。我將燭光靠近她的面頰,真好看。晴姐,等以後... book18.org

「哎呦喂,又一個大美女,這次來的不虧,這這這這這乳房,比皇后娘娘的還大,皇帝最喜歡的就是這個,我們去暢春園必點胸部最大的那個,就是這下面的陰蒂小肉頭,怎麼和小孩雞巴一樣。」 book18.org

嚇我一跳,又是五肩繡花總司捕,他是個傻子吧,怎麼護國法師會收這樣一個人當徒弟。我趕緊將撩起的被單重新蓋回去,千萬不能讓晴姐著涼,以前是你們照顧我,現在我已經成長,該我盡到丈夫的義務,由我來保護你們。 book18.org

是可忍,孰不可忍。就算你剛才救了我,那也不能作為褻瀆我夫人的藉口。剛才窺伺我的雲姐身體,現在又無理的撩起晴姐被單,我心頭怒火從生,真氣開始往手掌聚力,你的眼神在挑釁我,看我不和你拚命。 book18.org

喬詩焉從門口進來:「你們兩個過來,把晴妹也抱過來...不是讓你抱,放下,讓人家相公抱。」 book18.org

.... book18.org

「這個胸大的美女,還有這兩個驢屌大的男人,他們三人頭顱之中有東西,我的冰魄神掌能感覺到相同屬性的東西,至陰至寒,至於什麼東西不好說,但是,在頭顱中的這個位置,還有他們兩個的動作表情,這好像是失傳已久的梵沐傀儡術,我當初在皇家武學典庫中讀到過這個講解,很相似,如果真是這個梵沐傀儡術,那問題就大了,可能牽扯到幾千年前的幾個歸隱的大家族。」 book18.org

我不得不插上一句話:「大師,您說的千年古老隱秘家族是不是有些太那個了,我們只是普通百姓,平時就是上街買菜,做些家務,怎麼會和你說的那些人扯上關係,不可能,不可能,您還是看看怎麼治癒我娘子的吧,要是她有什麼三長兩短,我必然與賊人拚命。」 book18.org

第54章:及時挽回 book18.org

我不得不插上一句話:「大師,您說的千年古老隱秘家族是不是有些太那個了,我們只是普通百姓,平時就是上街買菜,做些家務,怎麼會和你說的那些人扯上關係,不可能,不可能,您還是看看怎麼治癒我娘子的吧,要是她有什麼三長兩短,我必然與賊人拚命。」 book18.org

我特意把「娘子」 兩個字說的很清楚,就是讓他明白,剛剛他冒犯的女子是我的夫人,這是給他一個很明了的警告,我是她的相公,相公在夫人旁邊守候,你就不要再打什麼壞主意,再有下一次,如果在敢冒犯一點點,我必然饒不了他。 book18.org

五肩繡花總司捕眼神囧囧盯著東方晴的床單,瞳孔散放金光,好似透過床單將晴姐裸替看的清清楚楚:「山野小子,哪知道這些,你天天瞧著小溪,拇指丈量有餘。我們深處大海,萬丈深淵,兇險惡獸,暴雨雷霆,危機四伏,一個不好就會翻船。你不明白,我也不想給你解釋,一邊去,別打擾大爺看好事。」 book18.org

「師兄!」 book18.org

喬詩焉將我推到五肩繡花總司捕的眼前,阻擋他的視線:「師兄,你知道使用先天靈眼去偷看皇后娘娘沐浴是什麼罪名嗎?盜竊自己師傅的兒媳婦肚兜、裹衣會有什麼後果?暢春園裡,皇帝愛慕久久不肯強上的琴仙女被人掠走,玩弄一夜後,光著身子丟在大街,你知道是誰幹的嗎?如果這些都大白於世,恐怕有人必將挫骨揚灰。」 book18.org

「師妹!」 book18.org

五肩繡花總司捕再次將我推開,繼續盯著東方晴的床單,哭喪著臉說道:「師妹,我是侍衛副統領,對宮裡每一個人都要負責,我不是偷看娘娘洗澡,我是在檢查浴房內是否有可疑的人。還有,我沒有偷盜你的肚兜和裹衣,我是看見你衣物髒了,拿去幫你洗洗。對於那個妓院的琴仙女,哼,她和皇帝是不可能的,我將她帶走,也是為了皇帝著想,是怕皇帝因為一個女人而耽誤朝政。」 book18.org

我的天,喬詩焉,你就是一個坑,一個大坑,沒有腦子的蠢女人,上次你說與自己師傅通姦,導致我差點被你滅口,好在我屌大,把你操個舒服,你才放過我。這次呢,你把宮廷絕密都說出來,我能有命活?五肩繡花總司捕在我眼裡已經是天神,難道我也把他的肛門操個爽? book18.org

不過從他們對話之中,我也聽到一個震驚消息,喬詩焉居然是護國法師的兒媳婦,也就是說,護國法師既是她師傅,也是她的公公,然後喬詩焉還與自己師傅通姦,也就是與自己公公通姦,好亂,我該如何是好,眼前兩個人雖然面對面,但是,我怎麼感覺他們的目光都在盯著我看!爆汗。 book18.org

「師兄!」 book18.org

喬詩焉目光偏轉,重回凝視:「皇家武學典庫,那裡可是藏有幾千年的武學、功法、心經,你既然能說出晴妹的病理原因,那你一定能找到解決之法,你要是能夠解救晴妹,我記你一次好,如果你不答應,我就去找師傅,他肯定能解決。」 book18.org

喬詩焉,你還和他廢什麼話,直接找你師傅不就得了,順便把晴姐的艷盅也一併解去,我記你兩次好,嗯?東方晴頭中的東西與艷盅有沒有關係?應該沒有,五肩繡花總司捕管這個叫梵沐傀儡術,明顯不是一個功法煉脈。 book18.org

「師兄!」 book18.org

「.....。」 book18.org

人美萬事成,喬詩焉不愧為皇帝都要弄上床的女人,武功數一數二,氣質身姿無與倫比,美人一笑百花羞。她把五肩繡花總司捕拿捏的死死,好話壞話連綿不斷,讓他昏頭轉向的允諾下來,晴姐這回有救了。 book18.org

...... book18.org

已經過去幾天,喬詩焉安排了人手將院子看護起來,她還有其他大大小小的事情要去處理,不能在這裡陪著我們,當然,我也不需要她陪著。大牛和二虎那兩個傀儡被喬詩焉帶走,帶走幹什麼就不細問了,總之,看喬詩焉的眼神,始終沒有離開這兩個淫賊的驢屌陽具。 book18.org

通過喬詩焉的談話,我才了解內情,事情大概是這樣,東方雨很早前通知喬詩焉,說我會有危險。據喬詩焉的表述,東方雨是在某個白天去找的她,並且眼睛紅腫,一定是哭過很長時間,她跪地懇求喬詩焉,一定要救救我,殺我之人,功力已經達到半步至尊,也是個武林邪教魔頭,殺了魔頭也算是為民除一大害。 book18.org

她讓喬詩焉轉告我:「哥哥,我要去一個很遠的地方,那裡很安靜,可以長久的睡覺,以後妹妹不能陪著你了,你一定要記住我,我還想繼續像小時候一樣跟在你後面,用手指從後面捅你的後腰,沒關係,不要傷心,過幾天我就回去。」 book18.org

東方雨讓喬詩焉轉告的話看似矛盾,實則已經說明一切。我的雨妹真走了,她是被逼的,而且無法抗拒,假的東方雨馬上就要回來。雨妹在走之前懇求喬詩焉保護我,話,不是說說那麼簡單,能調動如此多的高手,她們之間有什麼交易就不得而知。 book18.org

這麼多天過去,我還在屋裡暗自落淚,我的雨妹離我而去,想起曾經的種種過往之事,是我從百毒仙子手中牽過她的手,牽了將近二十年,她跟在我身後將近二十年,她用手指在我後腰也捅了將近二十年,現在呢,傷心,無語為表,蒼天戲弄人。 book18.org

一隻帶著淡淡香氣的白嫩細手撘到我的肩膀,桌上多了一碟白色糕點,冒著熱氣、蛋白清香、巧心精緻,是雲姐給我剛做出來的。她坐到我的對面,真是美人如畫,俏臉如花,我兩互相對望,一時間沒有發出任何聲響,我不知道她腦子裡在想什麼,我可是想了太多太多。 book18.org

雲姐已經徹底清醒過來,那天好險,大牛的御女魔音幾乎已經算進入第五式,雲姐神識被大牛暗中改變,她心甘情願的被大牛操縱,讓做什麼就做什麼,她說不記得當時的情景,而我知道她記得,只是丟臉的不得承認而已。因為御女魔音的高明所在就是操縱命運、改變紅線,受到御女魔音的女子,神識清醒的很,只是紅顏姻緣被改變,只有種下御女魔音的人才是主人,心中再無他人。真是一門邪惡功,從蒼天手裡搶紅線。 book18.org

看著眼前這個女子為尊的二夫人,心中有些感慨,回想到前幾天發生的那件事情: book18.org

我沒有能力抹去雲姐神識中的御女魔音,但是,有人應該可以,不,應該說有石應該可以。就在那天晚上,我將雲姐帶回屋中,趁著御女魔音第五式還未成、大牛二虎定身之際,我抱著試試的態度,將雲姐摟入懷中,用神識與她溝通,然後,在神識中默默召喚石碑。 book18.org

不負眾望,我感覺與石碑越來越默契,幾乎是心生石來。在一片黑暗之中,石碑傲立於前,我懷抱著雲姐,我當時真以為只能自己進來,而把雲姐置之門外。真心感謝石碑,我懷中的東方雲一定是石碑默許帶進來的。 book18.org

天雷轟轟,我不說,石碑也明白我想做什麼,它同意了,石碑中間發出一道耀眼光斑,我明白這是什麼意思,有無心經第三層,內容太神秘,看者死,所以,光斑是為了阻止我去偷窺。一道道天雷擊中雲姐的身體,奇異之事出現,雲姐體內爬出一個膚白赤裸女子,與雲姐無論是外貌和體型,都是一模一樣。 book18.org

只是,氣質完全不一,雲姐是大女子,看不起男人,目中帶著高貴氣質。這個赤裸的雲姐則是雙眼桃花,處處勾人,也處處表現的我見猶憐。舉止上也不一樣,我的雲姐,一舉一動都是男人做派,高雅、文氣。這個赤裸的雲姐則是搔首弄姿,挺挺胸部,又搖擺臀部。總之,外在一樣,內里全然相反。 book18.org

她還對我說道:「皇弟,我才是真正的東方雲,以後,我會好好待你,你說什麼我做什麼,不會和你反駁,你讓我是貞潔女子,我就是個貞潔女子,你讓我是人盡可夫的蕩婦,那我就是人盡可夫的蕩婦,什麼都依你,只要你喜歡。」 book18.org

我哈哈一笑也回復她:「好,我讓你去死。」隨後轉身抱起雲姐,不管後面的無情謾罵,剩下的交給石碑去做,我放心。 book18.org

又是一個出來既死的「人」,比上次那個綠色的東方皇,死的還要快。 book18.org

呼,這就是那天發生的事情,那個外表一樣的東方雲,我如果沒猜錯的話,一定是御女魔音在神識中的魔咒,她幻化成雲姐的樣子勾引我,我現在又不是傻子,簡單的事簡單處理就得了。 book18.org

現在,我想通了一些事情,雲姐是看著我長大的,其實我的一切都是她的,我不應該對她有什麼隱瞞,除了丟臉到無法說出口的事情,而且石碑都默許她進入黑暗之地。所以,我將東方家的事情告訴於她,並且將我夢境中的石碑也告訴於她,甚至連有無心經也告訴於她。只是,在我將要分享有無心經第一層心法之時,雲姐伸手封住我嘴,她不讓我繼續說下去,她說那些東西,自己知道就好了,以後絕對不要和別人提起,就算是以後回來的大師姐東方晴,還有被妖女附體的東方雨。 book18.org

剛才,我又想起雨妹,心房像是被銀狂針扎,這是個心刺。他到底想幹什麼?他繞著圈子想幹什麼?直接點不是更好!我人就在這裡,哪也不去,希望那個他,不是他。 book18.org

東方雲自己先吃了一口點心,然後拿起我的袖子,抹了抹她的香甜小嘴:「相公,你說我該怎麼罰你,你明明知道九轉真陽中的御女魔音對我會有不利影響,為何早不出來搭救,而是等著時態持續發展,直到無法挽回,非要大牛二虎把我...咳咳...這點心真噎人,差點要了我的命。」 book18.org

是點心噎你?還是大牛二虎陽具噎你?我真不明白女人,無理當有理,完全不理你。我都已經解釋過,修煉九轉真陽給我帶來的伴隨症,我當時不僅不搭救,還想上去參與其中,我也是受害者。 book18.org

第55章:盤點舊事 book18.org

是點心噎你?還是大牛二虎陽具噎你?我真不明白女人,無理當有理,完全不理你。我都已經解釋過,修煉九轉真陽給我帶來的伴隨症,我當時不僅不搭救,還想上去參與其中,我也是受害者。 book18.org

東方雲自顧自又吃了一口點心,我急忙收起衣袖,還是晚了一步,她先抓住我的袖子,然後在吃的點心:「弟弟,你知道的,姐姐以前發生的事情,都是言不由衷,神識被人利用,很多事情都是不知不覺的發生,所以你一定要原諒姐姐以前所有的所作所為,全部都要原諒,以後,姐姐也會更加小心,保護好自己。」 book18.org

是你傻還是我傻,你和大牛二虎的事情,是我不對,因為我的優柔寡斷導致你受到傷害。可是,那個劉公子與賀公子呢?他們出現在大牛二虎之前,你那時就已經紅杏出牆,脫光衣服讓兩個男人操弄的不知多少次,這個我也原諒? book18.org

東方雲像是明白我心中所想,她站起來,雙手背後,面對著我毫無所謂的說道:「哼,我東方雲向來不看世俗,人活一世不容易,不知哪時魂歸九天,活著就應該大膽,應該做想做的事情,許你們男人找女人,就不許我們女人找男人?女人才是天,你們男人都是虛偽的小君子,當然,我的皇弟不是,我最了解皇弟,皇弟最聽夫人的話,就算夫人做了什麼錯事,你都會原諒。」 book18.org

我去,越來越管不了了,這個騷娘們在自己相公面前還真敢說,說話鏗鏘有力,表情無比自信,美目傳神,這是在告訴我,她不會受到世俗約束,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都怪我,應該從小拿鞭子抽她,應該從小糾正她的思想,女人欠抽是有道理的。我在考慮,是不是我也對她使用御女魔音,把她變成一個小女人。 book18.org

「.....。」 book18.org

我和東方雲,你一句我一句的在家府、平等、自由上爭奪主導權,最後我輸了,因為我以前從來沒有贏過!她明確告訴我,只要我找一次女人,她就要找一次男人。只要...反正我做了出格的事情,她也要做。我感覺這不是和我談平等,而是她早就在心中擬畫好的,一點點試探我的底線,最終就是,她翻身當家做主,我反而成了她的小相公。 book18.org

突然聞到一股香氣,醉人的香,這是我最愛的香腳,東方雲發情了,這個小婊子辯論贏了我就發情?還是贏了任何人都發情? book18.org

天色不早,酒足飯飽,外院有人守護,我們終可放下心中包袱,好好休息一下,我抱起東方雲,一把丟到幾步外的床上,是的,我就是丟過去的,現在,單說力氣,我比她大。就聽見「咚」的一聲,東方雲輕易的單臂側翻,接著後背卸力,滾到床裡面,用床單裹住自己,然後再裡面動來動去,最後拿出一個白色肚兜在我眼前晃來晃去,這哪受得了,我原地使出一招翻騰燕子還巢,在空中大喊一聲:「別介」這娘們用肚兜當鏢,纏住我的雙腳,讓我差點頭撞床邊。 book18.org

我們操的好爽快,好久沒操的這麼舒服,映著月光,雲姐的身體真白,兩個碩大的乳房在眼前搖晃個沒完。我在上面,她在下面,我雙手按住她的雙手,她雙腿劈開到最大,給我的視覺感,特別的淫蕩。我靠著自身的強壯力量,使勁的將陽具捅來捅去。屋裡除了我們的呻吟喘息聲、還有肉體撞擊聲,淫水隔在我們皮膚之間,使撞擊產生的聲音格外清脆。 book18.org

我突然來了興趣說道:「雲姐,你給我講講和大牛二虎操屄的風流情史吧,我不生氣,反正已經過去了,要是你不講,我就慢慢的插,不讓你爽快,你講的多、講的好聽、講的精彩,我就加快速度,讓你騷逼爽上天。」我也不知道為何會說這這樣的話,本來應該以此為恥。 book18.org

東方雲並不示弱,女子至尊讓她不服一切,她雙腿纏住我腰,一個翻身,變成了女上,男下的姿勢。我躺在下面,看著美白的肉體加上兩個又圓又大的乳房,豐滿肉住般的體型,該大的地方大,該瘦的地方瘦,比剛才還要震撼。 book18.org

雲姐蹲著身姿,用陰穴一邊套弄我的陽具一邊說道:「相公,我要是說了,怕你受不了,大牛二虎兩個人很變態,玩女人的方法數不過來,他們對我做的那些,你絕對想不到...哎呀,你陽具又變大了,好變態,聽到自己夫人被別人操弄,你不生氣,反而更..。」 book18.org

女人真會裝,不管什麼樣的女人,都能把「裝」演的淋漓盡致。我知道她在試探我,從她白天的表情能看的出來,雖然嘴上說女人一切都是對的,女人才是天下,但她其實很在意我的感受,在她白天大概講出與大牛二虎經歷之時,總是時不時的用餘光撇我,看我的表情,如果我表情發怒,她說的就會收斂,如果我表情若無其事,她就說的更加露骨,其實就是要試探我的心中底線的深淺。在我明白之後,我故意把表情裝的很平淡,讓她感覺不到我心中的變化。 book18.org

我就是興趣來了,好奇她與大牛二虎操屄的情節,雖然對大牛二虎恨之入骨,但是,我也知道,他們兩個落到喬詩焉手裡算是完蛋,這個仇,也算報了,我要放寬心態,不能糾結以前,大丈夫就應該能屈能伸,欺負夫人的淫賊已經就地正法,那我何必計較過去。 book18.org

我抬起胯部配合雲姐的蛤蟆姿勢:「你就隨便說說,我們好久沒有這樣的情趣了,來吧,快說上幾段,我們的雲姐不好意思嘍,不好意思嘍。」 book18.org

東方雲不好意思的捂著臉,又在裝,看你上下套弄的速度加快,淫水都像小溪順著我的胯部流到床上,陰道不停的加緊,我就知道你滿腦子都是被大牛二虎操弄的場景。 book18.org

「混蛋弟弟,哪有自己相公逼問自己夫人被別人操弄的場景,多麼丟人,我不說,就不說,饞死你。」東方雲還會不好意思,上下套弄的越來越起勁,坐的我胯部一下比一下狠,整個床都在顫動。 book18.org

我雙手一邊一個抓住她的巨乳,狠狠的捏下去,乳肉從我指間擠出來,不,應該說,我的五指被她乳肉吞食,只能看見手背和手指末端,以前是緊緊握住能看見所有手指,現在怎麼變得如此豐滿,像水做的一樣:「雲姐,那你就隨便說說發生過什麼事情,不要說的那麼細緻,咱們也增加一些情趣,好吧,好雲姐。」 book18.org

我在誘導她,看她什麼反應,而且,我打賭,她一定會說,因為她是一個事事俱到的女人,無論做任何事情,都會頭腦冷靜的分析,她想把我壓在「女人為尊」的下面,就需要了解我的底線,看我對她的出軌能容忍到什麼地步。 book18.org

「額~」東方雲高潮了,她彎下身子,雙臂穿過我的脖頸後面,緊緊夾住我的脖頸。乳房像兩塊大白肉,壓住我的胸都,感覺好溫暖。陰穴緊緊吸住我的陽具往子宮裡拉拔。全身顫抖個不停。 book18.org

這她娘的,還說我變態,一提到她和大牛二虎的往事,自己還沒張口講述,身體先高潮了。 book18.org

我雙手沒閒著,使勁拍打她的臀部,都說母老虎屁股摸不得,平時她很高傲,屁股根本不讓我拍一下,也就是這個時候,我要好好的還擊:「啪啪啪..。」不拍不知道,感覺拍到兩塊大肥肉墩,外部柔軟內在結實,震動的臀肉在屁股上來回打浪,這是以前沒有過的,雲姐的身材比以前要整體豐滿一圈,顯得更加性感優美。 book18.org

舒服過後的雲姐側躺在我身旁,倚在我懷中,繼續擼動著我的陽具:「大牛的那個御女魔音真厲害,在家裡時,有你在旁邊,我還能克制,到了外面,他說的話,我情不自禁的服從。如此邪惡功法,還是趕快毀掉,避免有人用來禍害女子。」 book18.org

好機會,我把手搭在她的陰部,用中指輕輕壓住柔軟的陰唇肉豆,慢慢的劃著圓圈揉動,並且假裝震驚的說道:「什麼!這個功法真的那麼厲害,他隨便說句話,你就全心服從,那當初,你帶著他們兩人去尋找晴姐下落的時候,這一路上,你豈不完全落到他們手中,不行,明天我去找喬詩焉,我要閹了大牛二虎,他們一路上一定把你欺負的夠嗆,這個狠,我忍不了。然後呢,這一路上,你就真的被他們操控,就不會反駁一下。我的雲姐可是女中豪傑,怎麼能如此簡單的被控制。」 book18.org

雲姐扭動著二十八歲的豐滿肉身,雙腿來回摩擦,我就知道她胃口大的很,越是強勢的女人,性慾就越強,剛剛只操了一次,根本不能滿足她的騷穴。我的陽具也被她越擼越緊,她這是表於形外,心中所想,外表所做。 book18.org

「剛開始的時候,我當然不會讓大牛輕易得逞,只是後來,夜間住店,我們第一天是分開睡,後來...我們就一起睡..。」東方雲說話越來越軟,越來越小。 book18.org

我去東方雲她娘的,她說「剛開始的時候」我以為她會多矜持,能用神識抵抗禦女魔音,可好,第二天就睡在一起。我的中指不僅僅限於按壓她的陰唇肉豆,順帶著向下滑動,撫摸尿口、撫摸陰穴外口。 book18.org

雲姐麻酥酥的補上一句:「你別想太多,我神識抵抗的很,哪能給他們機會,我們第一天是在同一屋子裡,但是沒有同床,可是後來...我們就同床了..。」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相關搜索

童話攜妻走江湖童話故事攜妻走江湖同文攜妻格林童話暗黑童話攜妻走黑童話宅童話毀壞童話黑暗童話童話世界深夜童話攜妻走江湖童話(49 52)走江湖作者 童話5552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