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妻走江湖 (52-55) 作者:童话

.

【携妻走江湖(第一部 猛龙出世】

作者:童话2021/05/12发表于:第一会所

*** *** ***

第52章:真相耳前

五肩绣花总司捕动了,果然不一样,神威如海,神压如狱,雷霆闪电,飞空起手,镇压一切。我终于被甩出十几步远,在我看来,放开我是必然的,因为我感觉他呼吸有些急促,真力供应不上,在继续下去,必将受伤,皇帝钦点的高手,可不是摆饰,活该,谁让他把真气都输送给我。

二者对打之声已经掩盖东方云的狂裂呻吟,我现在只能听,不能看见,因为那个恐怖高手丢出我的同时,在我体内瞬间放出极度冰冷真气,有针对的将我眼瞳冻伤,导致我眼前一片模糊,根本看不清前方物体。

对打之声,时近时远,忽高忽低,有明有暗,纵深纵浅,出一次声即为一次生死决,听的我心神震荡,我何时才能成为如此高手,如为高手,何惧他人欺负到头顶,如为高手,娇妻可会受伤?

......

久久之后,对决之声消失,就连东方云的呻吟之声也一并消失。现场情况如何,分出胜负了吗?空气中不在感觉压力,死一样的寂静。我最后听到的就是两声深入心扉的闷哼,然后就是很多的脚步声、躲闪声、冲刺声和轻功飘逸声。

让我猜测一下,两声闷哼,是恐怖高手与五肩绣花总司捕互相对决所发出的声音,他们应该互相中了对方拳脚,伤势绝对不轻。后面那些声音,应该是那些四肩绣花君捕发出的,因为恐怖高手受伤逃走,所以他们看到机会,乘胜追击下去。

“咳咳,你过来,咳咳。”

沙哑之声从我不远处传来,这里,如果要说还有人在的话,除了大牛、二虎、我、东方云,那只能剩下一个人,五肩绣花总司捕。跟着声音,我转头望去,眼睛模模糊糊的能看见一些东西,前方确实有人影,好像半躺在那里。虽然他们刚才下手之时,没有考虑我的安全,但,也算是救我性命之人,我也不是无情之人,过去扶他一把,然后,我还要赶快去寝室,我不知道云姐现状如何,屋里一点声音也没有,我的天耳都听不到任何声音,但我肯定他们还在屋里,没有出去。

“你娘...你娘...咳咳”五肩绣花总司捕居然提到我娘???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娘...你娘...咳咳”

没错,我听得很清楚,我使用有无心经的第一层天耳心法,将耳朵凑到他的嘴边,仔细确认,他确实提到我娘,难道是我娘让他们来的吗!能调动如此多的官廷高手,甚至是皇帝身边的侍卫统领,我娘到底是谁,她在哪里,我不敢继续想下去。

“你娘...咳咳”

心中喜悦无法表达,我突然发现我的眼睛看的越来越清晰,此人不算眉清目秀,虽然有些沧桑,看上去也有五张吧,但眼神灼热,一脸正气,是个好人,是个知书达理的文明人,还是个正义的侠客,说话吐字文质彬彬,也算是个文武双全的绝世高手吧。

我对眼前之人恭恭敬敬说到:“大人,莫要着急,伤了身子,您慢些说,我仔细听着,我娘什么?”

五肩绣花总司捕浑身颤抖,一手捂住胸口,一手紧紧抓住我的衣领说到:“你娘...的,压到...我伤口了。”

我,东方皇,在这世上最最讨厌两种人。讨厌的第一种人就是对别人指指点点,说说道道,挑别人毛病,嫌弃这个,嫌弃那个,不说说自己。讨厌的第二种人就是说话大喘气,不能一次说完整话的人。

嗯?身后阴冷之气传来,不好,恐怖高手又回来了,刚才他使用的是调虎离山之计,他把那些四肩绣花君捕勾引有,自己甩开他们又绕回来。真是好计谋,他成功了,在那些四肩绣花君捕回来前,有足够的时间让他做任何想做的事情。

“锃..。”

后身又传来刀剑撞击之声,尖尖入耳,鸣鸣激战。我刚要转身之际,五肩绣花总司捕将我拉到脸前对我说到:“快把你的真气渡给我,越多越好。”

时间紧迫,我没有时间去思考太多,总之,我认为,五肩绣花总司捕说的对。我盘坐身姿,与五肩绣花总司捕对掌,运用有无心经加快真气流向,将体内源源不断的真气渡过去,这些真气都是恐怖高手强行灌输给我的,这是不是所谓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呼,能给多少就给多少,我盘腿调息来缓解即将眩晕的身体。五肩绣花总司捕已经冲过去,刀剑、掌风、内力,真气,一击接着一击,另一个与恐怖高手对决的人是谁?能坚持这么久,不可能是一个四肩绣花,如果是,早就被废掉,难道是另一个五肩绣花总司捕?我已经没有一点回头的力气,只能通过声音来辨别战斗情况。

战斗之声越来越多,是了,那些蠢蛋都回来了,刚才就不应该走的干干净净。这下我终于可以放心,真气消耗一空,眩晕又来...

......

刚刚告别这里,没想到,不到一会儿的功夫,又回来了,这里是幻境中的石屋,看来心经石碑不想和我废话,直接跳过一关,来到石屋。

眼前之景让我为之动容落泪,孩子面色苍白,嘴角带血,睁大双眼看着娘亲,枯瘦的身体躺在美丽少妇怀中一动不动。这是得了绝症还是受了重伤!毕定是受了重伤,下手之人,逃不出那四个恶贼。这还是一岁多的孩子,怎能受如此伤害。我狠狠攥起拳头,拳骨格格作响,我要报仇,我要报仇。

那个美丽少妇,脸上的伤痕已经恢复如初,她轻轻怀抱孩子,面色和蔼,眼泪一滴一滴落下,嘴里还不停的说着乖乖溜。看着她的面孔,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在头脑深处仔细查找一番,却又还实在找不到。

“贱人,说还是不说,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熟悉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这次,强烈真气没有冲散我的幻境,我还是完整的站在原地,因为我使用了有无心经中的定身心法,将自己看做阳光。我还使用了天耳,将身后模糊之声全都吸入耳中。我没有回头,因为我已经不用回头。如果身后之声没有出现,我的一切猜测都是浮云,但是,既然已经出现,就说明真相大白,迷雾已经揭开多半。他的目的,我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还是离开这个心伤地方,我单手狠狠拍向自己额头,自己将自己打散在空中...

......

我醒回来了,周围好安静、好深沉,只有百夜虫儿吱吱叫。他们人呢,都去了哪里!就这样结束了吗?恐怖高手败退,大京城的精英群起攻之,才勉强胜利,如果不是恐怖高手给我渡了许多真气,是否现在的局面会反过来!无论结局如何,我心房只能用碎裂绞痛来形容,有些事情我不想承认,可是,线索已经很明显,我不敢承认我的猜测,我怕一切美好化为泪水。

不好!!!阴冷之气又来了,而且就在我身后,太近,这是怎么回事,恐怖高手喜欢躲猫猫?

冷淡之声从身后传来:“东方皇,还不快去看看东方云,在这里磨蹭什么。”

扭头看去,我的天,是乔诗焉,原来是她,我说怎么会有股冰冷之意。看来,她是作为后手一直隐藏着,刚才与恐怖高手对决的人也是她,这就解释通了,小京城第一捕快、第一高手,这名头不是白来的,对了,还有小京城四美之首。

此时此刻,美景不应收,一身黑衣贴身潜行衣,将她的身材完美展示,从脖颈开始,衣服划著硕大的乳房弧线归于平滑小腹,在贴著小腹到下面的,那里是我...

"锃~"剑光飞舞,亮瞎人眼。

我抖擞精神,目光坚毅,表情严肃。乔诗焉说的对,我应该赶快去看看我的云姐,刚才外面打的如火如潮,里面居然一直在操屄,对外面的事情不闻不问,绝对有问题,还是大问题。

“咚”

我这一脚用上了有无心经的脚底聚力,木门应声而碎,好脚丫,踹的漂亮,真想给自己鼓掌。进到屋里,烛光明亮,香气扑面而来,这是云姐的脚丫香味,在她高潮之时,脚丫香气四溢,我最喜欢的就是抱着脚丫舔弄一番。混蛋,脑中怎么又分神,现在是来解救东方云,怎么又跑到脚丫上去。

往前望去,眼前景色真是气的我三尸神暴跳、五灵豪气腾空,七窍内生烟。就看到大牛、东方云、二虎他们三人赤身裸体的夹在一起,二虎躺在床上,东方云趴在二虎身上,大牛骑在东方云身后。这个动作好像有些熟悉...我想想...对了,当初在露天浴池后山的小溪见过,那是东方云为了报复我,选择与刘公子和贺公子操屄的地方,他们就是用的这个动作,虽然,他们是有岩石遮挡,但是,下半身的姿势与现在一模一样。

难道男人都喜欢这个姿势?一个在后面干屁眼,一个在下面操屄!

混蛋,我都进来一会儿功夫,在不知道廉耻的人,也会停止动作,马上穿起衣服,或者找些东西遮遮掩掩,你们三个居然没有任何反应。咦?三人确实没有任何反应,像被人定住身体一样的一动不动。

第53章:又是一个迷

混蛋,我都进来一会儿功夫,在不知道廉耻的人,也会停止动作,马上穿起衣服,或者找些东西遮遮掩掩,你们三个居然没有任何反应。咦?三人确实没有任何反应,像被人定住身体一样的一动不动。

我走来仔细瞧瞧,大牛和二虎,眼神空洞,看起来像四肢僵硬的木头,但,身体确有很轻微的自主呼吸。我的云姐,与他们二人不同,面带淫笑,眼神桃色迷离,口角留着口水,双手环抱二虎脖颈,动作表现的十足荡妇。云姐怎么了,我就站在她旁边,竟然对我无动于衷?

我在近身观察一下,娘的,大牛、二虎的胯部死死顶住东方云的臀屁,要知道,他们两个的阳具真的与驴屌差不多,可以说是奇乎异常之伟物,现在,两个巨物已经完全捅进东方云的体内,这是什么意思,我下意识的收紧自己肛门,不敢想像,真不敢想像。

“呼..。”

一股阴冷之气从我身后传来,一定是乔诗焉,同为“神骑女侠”,她看到如此场景,当然与我一样的怒不可恕。她愤然走过去,一手狠狠勾住东方云的腰部,一手按住大牛的腹部,强行将两者分剥开,我好像听到开启酒罐的“啵”声。然后,继续勾著东方云的腰部向上抬起,她这是将东方云与二虎的交媾下体分开,这次,我确认听到开启酒罐的“啵”声。在然后,将软瘫瘫的东方云放到床里面。

我要杀了大牛二虎,看看他们做的“好事”就看东方云的下体,呈现出现两个深不见底的圆洞,浓浓白浆从东方云的两个洞口涌出,多,真多,多的让我心惊。我为什么会认为精液如此多,因为女子平躺之后,她的内阴结构是半葫芦状,越是靠近阴道里面,越是低洼,所以,精液必先灌满低洼之地,才能在向外溢出,我能瞧见深洞内的肉嫩薄壁,上面堆积著很多没有流出的粘稠精液。

一具优美无暇的赤裸肉体,肌肤红润,白嫩的一碰就要流油,乳房依旧坚挺无比,哪怕没有人去抚摸,也仍然鼓胀。腿根粗大又不失性感,大腿肌肉线条纹理清晰,大腿上部布满肌肉群,大腿下部则是包裹着薄薄肥肉。小腿精细无比,小丘般的腿肚真是完美无瑕。脚,又是脚,天下第一香脚,不仅香,还很美,当初大牛就是没完没了的要求东方云给他足交,等以后...

“哎呦喂,好美的身材,脸蛋也不错,乳房圆润,阴部饱满,大腿小腿勾人心魄,身体比例居好,咦?这脚丫内放芬芳香气,奇货可居,神采气质上上,此女子也是百万里挑一的美女,放到宫里,指定是个贵人,躲开,让我好好瞅瞅,如果可以,将她献给皇帝,定能换个麒麟黄马甲,不过,如此好货,给别人实在可惜,不如自己用吧。”

五肩绣花总司捕,这个老男人走到我前面,用肩膀将我挤到一边,全然不顾我的有无心经聚力之掌,真是境界差了太多。他仔细观察著东方云的身体,从脸蛋到胸部,从胸部在到小腹,边看边点头,最后把脸蛋凑到东方云的两腿之间嗅闻,鼻尖与阴唇之间的距离很近,近到放不下一根小手指。

“滚开”这句话不是我喊得,而是乔诗焉举剑过来,我当时正在汇集全身之力,要与他拚命,他想把我的云姐带走,不可能,除非我死。

五肩绣花总司捕向后一个土地十八滚:“师妹,有话好好说,别动不动就拔刀弄剑,我开个玩笑...唉?你还真砍...我带着一帮兄弟千里迢迢过来帮你,就这么对我?”

原来如此,他们都是乔诗焉叫过来的。我想起来了,乔诗焉的师傅是大京国护国法师,号称武学尊者,徒弟自然都是绝顶高手,就像眼前之人,五肩绣花总司捕兼皇帝钦点近身带刀侍卫副统领。

乔诗焉剑指五肩绣花总司捕说道:“师兄,你个混蛋,呸,刚才给你信号,让你动手,你却无动于衷,非要等云妹失手就擒,被人糟蹋。你过来,让我砍上两剑,反正你有金麟护体神功。”

什么,乔诗焉的意思是说,刚才我和东方云在与飞镖高手对决时他们就在了,还是说,更早之前,他们早就埋伏在这里。我有些琢磨不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在第一眼看见乔诗焉的时候,我就想问这个问题,他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师妹,你飞鸽传信,说有紧急大事,多带些人手,你看,我没有犹豫,带着都是一流之上的高手,千里加急赶过来,一路累死了十几匹官廷信马,对吧。遇事不要慌,必须要看清事态,刚才那个镖手只是试探,后面那个才是幕后,我就是感觉有他存,在才没有贸然出手,我们两个互相锁死对方,他实力比我强上三四成,已经达到半步至尊,直接动手,我们这些人打不过,反而还会被反杀。如果没有他前面的动作,我绝对不会出手,好在我感觉他的真气压迫消失很多,权衡之下,才主动出击,就算这样,你看看,我兄弟中,没有一个好的,有一半伤重,就连我都受了内伤。”

五肩绣花总司捕说的貌似很有理,刚才真是惊险,我的有无心经第二层是非常消耗真气,如果不是“他”给我强行输送了很多真气,致使自己消耗很多,后面的结局真不好说。所以,我还是要感谢五肩绣花总司捕,多谢他千里昭昭的搭救,从几千里之外赶过来,真不容易,这是好人,大大的好人一个。

烛光无风自动,乔诗焉气的单脚连续跺地,也不顾及我在旁边,对着五肩绣花总司捕就是一通臭骂:“你丫脑子被驴踢了?还是里面装的狗屎?我的秘信是给大师兄的,他是半步至尊,如果他来,一切都可以解决,你可好,擅自偷看我传给他的信件。还恬不知耻的说来帮忙,你不就是想在我面前逞英雄吗!要是成功了也行,现在呢,人跑了,你伤了,留下烂摊子。傻逼,你就是傻逼。”

乔诗焉一口气差点没噎死,换了一口气继续说道“你抬头看我,都六十岁的人了,还像个小孩子,说你几句就眼泪汪汪,对方跑了,以后怎么办,你可以擦屁股回去,我们呢,在这里等死吗?”

五肩绣花总司捕破涕为笑,笑的很淫荡:“师妹,我想到一个好办法,你和床上的美女都和我回去,咱们去大京城,那里安全,我家床大......哎呦,你真砍。”

我去他娘的,感情最后死的只有我一个人,想带走我的云姐没门,我和云姐、晴姐...晴姐?我的晴姐,我的苍天,我把晴姐忘了,冲出寝室,赶快跑到晴姐那里...真欣慰,晴姐安然的休息,看来我猜的没错,目标不是她,她只是被人利用的棋子。我将烛光靠近她的面颊,真好看。晴姐,等以后...

“哎呦喂,又一个大美女,这次来的不亏,这这这这这乳房,比皇后娘娘的还大,皇帝最喜欢的就是这个,我们去畅春园必点胸部最大的那个,就是这下面的阴蒂小肉头,怎么和小孩鸡巴一样。”

吓我一跳,又是五肩绣花总司捕,他是个傻子吧,怎么护国法师会收这样一个人当徒弟。我赶紧将撩起的被单重新盖回去,千万不能让晴姐着凉,以前是你们照顾我,现在我已经成长,该我尽到丈夫的义务,由我来保护你们。

是可忍,孰不可忍。就算你刚才救了我,那也不能作为亵渎我夫人的借口。刚才窥伺我的云姐身体,现在又无理的撩起晴姐被单,我心头怒火从生,真气开始往手掌聚力,你的眼神在挑衅我,看我不和你拚命。

乔诗焉从门口进来:“你们两个过来,把晴妹也抱过来...不是让你抱,放下,让人家相公抱。”

....

“这个胸大的美女,还有这两个驴屌大的男人,他们三人头颅之中有东西,我的冰魄神掌能感觉到相同属性的东西,至阴至寒,至于什么东西不好说,但是,在头颅中的这个位置,还有他们两个的动作表情,这好像是失传已久的梵沐傀儡术,我当初在皇家武学典库中读到过这个讲解,很相似,如果真是这个梵沐傀儡术,那问题就大了,可能牵扯到几千年前的几个归隐的大家族。”

我不得不插上一句话:“大师,您说的千年古老隐秘家族是不是有些太那个了,我们只是普通百姓,平时就是上街买菜,做些家务,怎么会和你说的那些人扯上关系,不可能,不可能,您还是看看怎么治愈我娘子的吧,要是她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必然与贼人拚命。”

第54章:及时挽回

我不得不插上一句话:“大师,您说的千年古老隐秘家族是不是有些太那个了,我们只是普通百姓,平时就是上街买菜,做些家务,怎么会和你说的那些人扯上关系,不可能,不可能,您还是看看怎么治愈我娘子的吧,要是她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必然与贼人拚命。”

我特意把“娘子” 两个字说的很清楚,就是让他明白,刚刚他冒犯的女子是我的夫人,这是给他一个很明了的警告,我是她的相公,相公在夫人旁边守候,你就不要再打什么坏主意,再有下一次,如果在敢冒犯一点点,我必然饶不了他。

五肩绣花总司捕眼神囧囧盯着东方晴的床单,瞳孔散放金光,好似透过床单将晴姐裸替看的清清楚楚:“山野小子,哪知道这些,你天天瞧着小溪,拇指丈量有余。我们深处大海,万丈深渊,凶险恶兽,暴雨雷霆,危机四伏,一个不好就会翻船。你不明白,我也不想给你解释,一边去,别打扰大爷看好事。”

“师兄!”

乔诗焉将我推到五肩绣花总司捕的眼前,阻挡他的视线:“师兄,你知道使用先天灵眼去偷看皇后娘娘沐浴是什么罪名吗?盗窃自己师傅的儿媳妇肚兜、裹衣会有什么后果?畅春园里,皇帝爱慕久久不肯强上的琴仙女被人掠走,玩弄一夜后,光着身子丢在大街,你知道是谁干的吗?如果这些都大白于世,恐怕有人必将挫骨扬灰。”

“师妹!”

五肩绣花总司捕再次将我推开,继续盯着东方晴的床单,哭丧著脸说道:“师妹,我是侍卫副统领,对宫里每一个人都要负责,我不是偷看娘娘洗澡,我是在检查浴房内是否有可疑的人。还有,我没有偷盗你的肚兜和裹衣,我是看见你衣物脏了,拿去帮你洗洗。对于那个妓院的琴仙女,哼,她和皇帝是不可能的,我将她带走,也是为了皇帝着想,是怕皇帝因为一个女人而耽误朝政。”

我的天,乔诗焉,你就是一个坑,一个大坑,没有脑子的蠢女人,上次你说与自己师傅通奸,导致我差点被你灭口,好在我屌大,把你操个舒服,你才放过我。这次呢,你把宫廷绝密都说出来,我能有命活?五肩绣花总司捕在我眼里已经是天神,难道我也把他的肛门操个爽?

不过从他们对话之中,我也听到一个震惊消息,乔诗焉居然是护国法师的儿媳妇,也就是说,护国法师既是她师傅,也是她的公公,然后乔诗焉还与自己师傅通奸,也就是与自己公公通奸,好乱,我该如何是好,眼前两个人虽然面对面,但是,我怎么感觉他们的目光都在盯着我看!爆汗。

“师兄!”

乔诗焉目光偏转,重回凝视:“皇家武学典库,那里可是藏有几千年的武学、功法、心经,你既然能说出晴妹的病理原因,那你一定能找到解决之法,你要是能够解救晴妹,我记你一次好,如果你不答应,我就去找师傅,他肯定能解决。”

乔诗焉,你还和他废什么话,直接找你师傅不就得了,顺便把晴姐的艳盅也一并解去,我记你两次好,嗯?东方晴头中的东西与艳盅有没有关系?应该没有,五肩绣花总司捕管这个叫梵沐傀儡术,明显不是一个功法炼脉。

“师兄!”

“.....。”

人美万事成,乔诗焉不愧为皇帝都要弄上床的女人,武功数一数二,气质身姿无与伦比,美人一笑百花羞。她把五肩绣花总司捕拿捏的死死,好话坏话连绵不断,让他昏头转向的允诺下来,晴姐这回有救了。

......

已经过去几天,乔诗焉安排了人手将院子看护起来,她还有其他大大小小的事情要去处理,不能在这里陪着我们,当然,我也不需要她陪着。大牛和二虎那两个傀儡被乔诗焉带走,带走干什么就不细问了,总之,看乔诗焉的眼神,始终没有离开这两个淫贼的驴屌阳具。

通过乔诗焉的谈话,我才了解内情,事情大概是这样,东方雨很早前通知乔诗焉,说我会有危险。据乔诗焉的表述,东方雨是在某个白天去找的她,并且眼睛红肿,一定是哭过很长时间,她跪地恳求乔诗焉,一定要救救我,杀我之人,功力已经达到半步至尊,也是个武林邪教魔头,杀了魔头也算是为民除一大害。

她让乔诗焉转告我:“哥哥,我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那里很安静,可以长久的睡觉,以后妹妹不能陪着你了,你一定要记住我,我还想继续像小时候一样跟在你后面,用手指从后面捅你的后腰,没关系,不要伤心,过几天我就回去。”

东方雨让乔诗焉转告的话看似矛盾,实则已经说明一切。我的雨妹真走了,她是被逼的,而且无法抗拒,假的东方雨马上就要回来。雨妹在走之前恳求乔诗焉保护我,话,不是说说那么简单,能调动如此多的高手,她们之间有什么交易就不得而知。

这么多天过去,我还在屋里暗自落泪,我的雨妹离我而去,想起曾经的种种过往之事,是我从百毒仙子手中牵过她的手,牵了将近二十年,她跟在我身后将近二十年,她用手指在我后腰也捅了将近二十年,现在呢,伤心,无语为表,苍天戏弄人。

一只带着淡淡香气的白嫩细手撘到我的肩膀,桌上多了一碟白色糕点,冒着热气、蛋白清香、巧心精致,是云姐给我刚做出来的。她坐到我的对面,真是美人如画,俏脸如花,我两互相对望,一时间没有发出任何声响,我不知道她脑子里在想什么,我可是想了太多太多。

云姐已经彻底清醒过来,那天好险,大牛的御女魔音几乎已经算进入第五式,云姐神识被大牛暗中改变,她心甘情愿的被大牛操纵,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她说不记得当时的情景,而我知道她记得,只是丢脸的不得承认而已。因为御女魔音的高明所在就是操纵命运、改变红线,受到御女魔音的女子,神识清醒的很,只是红颜姻缘被改变,只有种下御女魔音的人才是主人,心中再无他人。真是一门邪恶功,从苍天手里抢红线。

看着眼前这个女子为尊的二夫人,心中有些感慨,回想到前几天发生的那件事情:

我没有能力抹去云姐神识中的御女魔音,但是,有人应该可以,不,应该说有石应该可以。就在那天晚上,我将云姐带回屋中,趁著御女魔音第五式还未成、大牛二虎定身之际,我抱着试试的态度,将云姐搂入怀中,用神识与她沟通,然后,在神识中默默召唤石碑。

不负众望,我感觉与石碑越来越默契,几乎是心生石来。在一片黑暗之中,石碑傲立于前,我怀抱着云姐,我当时真以为只能自己进来,而把云姐置之门外。真心感谢石碑,我怀中的东方云一定是石碑默许带进来的。

天雷轰轰,我不说,石碑也明白我想做什么,它同意了,石碑中间发出一道耀眼光斑,我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有无心经第三层,内容太神秘,看者死,所以,光斑是为了阻止我去偷窥。一道道天雷击中云姐的身体,奇异之事出现,云姐体内爬出一个肤白赤裸女子,与云姐无论是外貌和体型,都是一模一样。

只是,气质完全不一,云姐是大女子,看不起男人,目中带着高贵气质。这个赤裸的云姐则是双眼桃花,处处勾人,也处处表现的我见犹怜。举止上也不一样,我的云姐,一举一动都是男人做派,高雅、文气。这个赤裸的云姐则是搔首弄姿,挺挺胸部,又摇摆臀部。总之,外在一样,内里全然相反。

她还对我说道:“皇弟,我才是真正的东方云,以后,我会好好待你,你说什么我做什么,不会和你反驳,你让我是贞洁女子,我就是个贞洁女子,你让我是人尽可夫的荡妇,那我就是人尽可夫的荡妇,什么都依你,只要你喜欢。”

我哈哈一笑也回复她:“好,我让你去死。”随后转身抱起云姐,不管后面的无情谩骂,剩下的交给石碑去做,我放心。

又是一个出来既死的“人”,比上次那个绿色的东方皇,死的还要快。

呼,这就是那天发生的事情,那个外表一样的东方云,我如果没猜错的话,一定是御女魔音在神识中的魔咒,她幻化成云姐的样子勾引我,我现在又不是傻子,简单的事简单处理就得了。

现在,我想通了一些事情,云姐是看着我长大的,其实我的一切都是她的,我不应该对她有什么隐瞒,除了丢脸到无法说出口的事情,而且石碑都默许她进入黑暗之地。所以,我将东方家的事情告诉于她,并且将我梦境中的石碑也告诉于她,甚至连有无心经也告诉于她。只是,在我将要分享有无心经第一层心法之时,云姐伸手封住我嘴,她不让我继续说下去,她说那些东西,自己知道就好了,以后绝对不要和别人提起,就算是以后回来的大师姐东方晴,还有被妖女附体的东方雨。

刚才,我又想起雨妹,心房像是被银狂针扎,这是个心刺。他到底想干什么?他绕着圈子想干什么?直接点不是更好!我人就在这里,哪也不去,希望那个他,不是他。

东方云自己先吃了一口点心,然后拿起我的袖子,抹了抹她的香甜小嘴:“相公,你说我该怎么罚你,你明明知道九转真阳中的御女魔音对我会有不利影响,为何早不出来搭救,而是等著时态持续发展,直到无法挽回,非要大牛二虎把我...咳咳...这点心真噎人,差点要了我的命。”

是点心噎你?还是大牛二虎阳具噎你?我真不明白女人,无理当有理,完全不理你。我都已经解释过,修炼九转真阳给我带来的伴随症,我当时不仅不搭救,还想上去参与其中,我也是受害者。

第55章:盘点旧事

是点心噎你?还是大牛二虎阳具噎你?我真不明白女人,无理当有理,完全不理你。我都已经解释过,修炼九转真阳给我带来的伴随症,我当时不仅不搭救,还想上去参与其中,我也是受害者。

东方云自顾自又吃了一口点心,我急忙收起衣袖,还是晚了一步,她先抓住我的袖子,然后在吃的点心:“弟弟,你知道的,姐姐以前发生的事情,都是言不由衷,神识被人利用,很多事情都是不知不觉的发生,所以你一定要原谅姐姐以前所有的所作所为,全部都要原谅,以后,姐姐也会更加小心,保护好自己。”

是你傻还是我傻,你和大牛二虎的事情,是我不对,因为我的优柔寡断导致你受到伤害。可是,那个刘公子与贺公子呢?他们出现在大牛二虎之前,你那时就已经红杏出墙,脱光衣服让两个男人操弄的不知多少次,这个我也原谅?

东方云像是明白我心中所想,她站起来,双手背后,面对着我毫无所谓的说道:“哼,我东方云向来不看世俗,人活一世不容易,不知哪时魂归九天,活着就应该大胆,应该做想做的事情,许你们男人找女人,就不许我们女人找男人?女人才是天,你们男人都是虚伪的小君子,当然,我的皇弟不是,我最了解皇弟,皇弟最听夫人的话,就算夫人做了什么错事,你都会原谅。”

我去,越来越管不了了,这个骚娘们在自己相公面前还真敢说,说话铿锵有力,表情无比自信,美目传神,这是在告诉我,她不会受到世俗约束,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都怪我,应该从小拿鞭子抽她,应该从小纠正她的思想,女人欠抽是有道理的。我在考虑,是不是我也对她使用御女魔音,把她变成一个小女人。

“.....。”

我和东方云,你一句我一句的在家府、平等、自由上争夺主导权,最后我输了,因为我以前从来没有赢过!她明确告诉我,只要我找一次女人,她就要找一次男人。只要...反正我做了出格的事情,她也要做。我感觉这不是和我谈平等,而是她早就在心中拟画好的,一点点试探我的底线,最终就是,她翻身当家做主,我反而成了她的小相公。

突然闻到一股香气,醉人的香,这是我最爱的香脚,东方云发情了,这个小婊子辩论赢了我就发情?还是赢了任何人都发情?

天色不早,酒足饭饱,外院有人守护,我们终可放下心中包袱,好好休息一下,我抱起东方云,一把丢到几步外的床上,是的,我就是丢过去的,现在,单说力气,我比她大。就听见“咚”的一声,东方云轻易的单臂侧翻,接着后背卸力,滚到床里面,用床单裹住自己,然后再里面动来动去,最后拿出一个白色肚兜在我眼前晃来晃去,这哪受得了,我原地使出一招翻腾燕子还巢,在空中大喊一声:“别介”这娘们用肚兜当镖,缠住我的双脚,让我差点头撞床边。

我们操的好爽快,好久没操的这么舒服,映着月光,云姐的身体真白,两个硕大的乳房在眼前摇晃个没完。我在上面,她在下面,我双手按住她的双手,她双腿劈开到最大,给我的视觉感,特别的淫荡。我靠着自身的强壮力量,使劲的将阳具捅来捅去。屋里除了我们的呻吟喘息声、还有肉体撞击声,淫水隔在我们皮肤之间,使撞击产生的声音格外清脆。

我突然来了兴趣说道:“云姐,你给我讲讲和大牛二虎操屄的风流情史吧,我不生气,反正已经过去了,要是你不讲,我就慢慢的插,不让你爽快,你讲的多、讲的好听、讲的精彩,我就加快速度,让你骚逼爽上天。”我也不知道为何会说这这样的话,本来应该以此为耻。

东方云并不示弱,女子至尊让她不服一切,她双腿缠住我腰,一个翻身,变成了女上,男下的姿势。我躺在下面,看着美白的肉体加上两个又圆又大的乳房,丰满肉住般的体型,该大的地方大,该瘦的地方瘦,比刚才还要震撼。

云姐蹲著身姿,用阴穴一边套弄我的阳具一边说道:“相公,我要是说了,怕你受不了,大牛二虎两个人很变态,玩女人的方法数不过来,他们对我做的那些,你绝对想不到...哎呀,你阳具又变大了,好变态,听到自己夫人被别人操弄,你不生气,反而更..。”

女人真会装,不管什么样的女人,都能把“装”演的淋漓尽致。我知道她在试探我,从她白天的表情能看的出来,虽然嘴上说女人一切都是对的,女人才是天下,但她其实很在意我的感受,在她白天大概讲出与大牛二虎经历之时,总是时不时的用余光撇我,看我的表情,如果我表情发怒,她说的就会收敛,如果我表情若无其事,她就说的更加露骨,其实就是要试探我的心中底线的深浅。在我明白之后,我故意把表情装的很平淡,让她感觉不到我心中的变化。

我就是兴趣来了,好奇她与大牛二虎操屄的情节,虽然对大牛二虎恨之入骨,但是,我也知道,他们两个落到乔诗焉手里算是完蛋,这个仇,也算报了,我要放宽心态,不能纠结以前,大丈夫就应该能屈能伸,欺负夫人的淫贼已经就地正法,那我何必计较过去。

我抬起胯部配合云姐的蛤蟆姿势:“你就随便说说,我们好久没有这样的情趣了,来吧,快说上几段,我们的云姐不好意思喽,不好意思喽。”

东方云不好意思的捂著脸,又在装,看你上下套弄的速度加快,淫水都像小溪顺着我的胯部流到床上,阴道不停的加紧,我就知道你满脑子都是被大牛二虎操弄的场景。

“混蛋弟弟,哪有自己相公逼问自己夫人被别人操弄的场景,多么丢人,我不说,就不说,馋死你。”东方云还会不好意思,上下套弄的越来越起劲,坐的我胯部一下比一下狠,整个床都在颤动。

我双手一边一个抓住她的巨乳,狠狠的捏下去,乳肉从我指间挤出来,不,应该说,我的五指被她乳肉吞食,只能看见手背和手指末端,以前是紧紧握住能看见所有手指,现在怎么变得如此丰满,像水做的一样:“云姐,那你就随便说说发生过什么事情,不要说的那么细致,咱们也增加一些情趣,好吧,好云姐。”

我在诱导她,看她什么反应,而且,我打赌,她一定会说,因为她是一个事事俱到的女人,无论做任何事情,都会头脑冷静的分析,她想把我压在“女人为尊”的下面,就需要了解我的底线,看我对她的出轨能容忍到什么地步。

“额~”东方云高潮了,她弯下身子,双臂穿过我的脖颈后面,紧紧夹住我的脖颈。乳房像两块大白肉,压住我的胸都,感觉好温暖。阴穴紧紧吸住我的阳具往子宫里拉拔。全身颤抖个不停。

这她娘的,还说我变态,一提到她和大牛二虎的往事,自己还没张口讲述,身体先高潮了。

我双手没闲着,使劲拍打她的臀部,都说母老虎屁股摸不得,平时她很高傲,屁股根本不让我拍一下,也就是这个时候,我要好好的还击:“啪啪啪..。”不拍不知道,感觉拍到两块大肥肉墩,外部柔软内在结实,震动的臀肉在屁股上来回打浪,这是以前没有过的,云姐的身材比以前要整体丰满一圈,显得更加性感优美。

舒服过后的云姐侧躺在我身旁,倚在我怀中,继续撸动着我的阳具:“大牛的那个御女魔音真厉害,在家里时,有你在旁边,我还能克制,到了外面,他说的话,我情不自禁的服从。如此邪恶功法,还是赶快毁掉,避免有人用来祸害女子。”

好机会,我把手搭在她的阴部,用中指轻轻压住柔软的阴唇肉豆,慢慢的划着圆圈揉动,并且假装震惊的说道:“什么!这个功法真的那么厉害,他随便说句话,你就全心服从,那当初,你带着他们两人去寻找晴姐下落的时候,这一路上,你岂不完全落到他们手中,不行,明天我去找乔诗焉,我要阉了大牛二虎,他们一路上一定把你欺负的够呛,这个狠,我忍不了。然后呢,这一路上,你就真的被他们操控,就不会反驳一下。我的云姐可是女中豪杰,怎么能如此简单的被控制。”

云姐扭动着二十八岁的丰满肉身,双腿来回摩擦,我就知道她胃口大的很,越是强势的女人,性欲就越强,刚刚只操了一次,根本不能满足她的骚穴。我的阳具也被她越撸越紧,她这是表于形外,心中所想,外表所做。

“刚开始的时候,我当然不会让大牛轻易得逞,只是后来,夜间住店,我们第一天是分开睡,后来...我们就一起睡..。”东方云说话越来越软,越来越小。

我去东方云她娘的,她说“刚开始的时候”我以为她会多矜持,能用神识抵抗御女魔音,可好,第二天就睡在一起。我的中指不仅仅限于按压她的阴唇肉豆,顺带着向下滑动,抚摸尿口、抚摸阴穴外口。

云姐麻酥酥的补上一句:“你别想太多,我神识抵抗的很,哪能给他们机会,我们第一天是在同一屋子里,但是没有同床,可是后来...我们就同床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