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妻走江湖 (10-11) 作者:童话

.

【携妻走江湖】

作者:童话2021/03/15发表于:SIS

***********************************

谢谢书友回复,这章就上肉戏吧。

本意是与三个夫人在江湖上发生的事情,但是铺垫太多,已经写了快二十章,还有没有出自己家的院子,连夫人和几个关键人物都没有介绍完,写的太啰嗦,要加快速度了,不然写不完了。

***********************************

第十章:隔墙有眼

“哎呀,晴女侠别生气,你可是女侠,小京城内四美之一,美人要温柔体贴,我这几个月给你小穴中浇灌了多少精液,每次都是我挺著阳具往你小穴里面使劲冲刺给你爽到天上,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怎么现在翻脸不认人了。”

“哎呀,我知道了,是不是刚才在前院茅厕那档子事,怪我们实在不小心,谁让你叫出声音来,让他们两个抓住个现行,不就是用嘴给他们吸出来做封口费吗,江湖人讲义气的,你光着身子也让他们摸了,我想他们不会将咱们两个的事情说出去,在说了,我看你也很享受,一手一个阳具在那里换来换去吃的香极了。”

“要是他们将咱们两个的事情说出去怎么办?以后我在小京城怎么见人?”

东方云啊,你还有脸说怎么见人?你现在正在干什么?和情夫在茅厕交配让被人捉住,为了避免奸情暴露,用吸精液作为保密条件,真是可以,那个炎公子他已经操了你几个月,你们隐瞒的很好,天衣无缝,这几个月里,我以为你经常出去行侠仗义,为你担心受怕,没想到你是和他打到床上,让他用阴茎和你的小穴进行碰撞。

我和他们的距离近在咫尺,三步,最多五步,他们两个在我眼前一举一动看的非常清楚,我浑身颤抖不止,呼气也越来越急促,两个奸夫淫妇说话归说话,就一直没有停下手里动作。

我感觉炎公子比我更会玩弄东方晴的身体,他行云般的手法在东方晴几个敏感部位来回交换,东方云仰起美颈,张开幼嫩的小口,抬起双手拉紧炎公子的手臂往怀里拽去。

“你快点,我还要赶快回家,我家相公等着我了。”

我等着你什么?等着你用小穴夹着精液回家?我要好好看看你今天晚上的表现,看看你成熟表面下到底有多淫荡。

“晴女侠,别着急,我吃了一包壮阳药,没有几个时辰停不下来,咱们好好的玩上一玩,我保证让你经历前所未有的爽快,我就喜欢听你的淫叫,看你爽到撒尿的样子。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我摸的很舒服。”

气死我了,东方云,你刚口口声声说要赶快回家,现在炎公子说要操上你几个时辰,你又不说话了,难道和别人偷情就这么爽,你看你现在的骚样子,哪还有高雅的女侠形象。

我除了全身打颤、呼吸急促,现在连心脏也开始难受,感觉心中有种凉飕飕的感觉,像是血流流过,这不是一般的血流,是我心脏受伤流出的精血。

“啊昂”

我重新凝聚精神看向他们,表演已经开始,两个人已经完全拥抱在一起,互相使劲搂着对方、搓揉对方的后背,东方晴后背对着我,我只能看一点侧面,炎公子撅著脸蛋正在和她亲嘴,两个人的嘴巴向内凹陷,他们互相用力在吸吮对方口中之物,鼻腔中发出恩恩的淫荡之声。

炎公子双手开始向下抚摸,摸到臀间才停止,他用力的蹂躏东方晴的屁股,丰满挺翘的屁肉被推来推去。他随意把玩着两瓣屁股,抓起来在放手,屁肉上下弹来弹去,可见里面的肌肉多么结实有弹性。

强烈的亲嘴一直未停下,炎公子双手向两胯摸去,侠女服末端到脚踝两侧是开口的,他将手一边一个伸进侠女服内再次摸到屁股上,我看不到侠女服下面那双手是如何蹂躏屁肉,但是从东方晴断断续续的鼻腔呻吟中能感受到她非常享受这种抚摸。

我现在不能冲动,炎公子明明知道我在对面观看,他还敢名目张胆的玩弄东方晴,说明他有备而来,如果我冲进去一定会中了他的圈套,所以我还要忍耐,看他耍什么花招。

炎公子把玩了一会后,慢慢的把侠女服后面的服布撩起来,此刻我才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面对我的是又大又圆又丰满、带着劲爆肉感的两个屁股瓣,衣服撩到腰间也空空如物,说明东方云只有一件侠女服在外面穿着,里面什么都没有。

一定是刚才在茅厕脱光后没有在穿回来,我还没有看清东方云屁股沟那个嫩肉阴穴时,侠女服再次落会脚踝,炎公子继续在侠女服内把玩着两个臀瓣,这不仅仅是摸摸屁股,就连阴穴也能一起玩弄。

他们终于停下嘴里的动作,整整一盏茶的时间,嘴里分开的时候还带着黏黏津夜。

不知道炎公子在东方晴耳边悄悄说了什么,东方晴躬下身子双手向前扶著茶桌,炎公子则顺势蹲下,他撩开侠女服前面的服布,我从这里看不见前面的景象,但能想像的出,东方晴下体完全暴露给炎公子。

只见炎公子大脸紧贴到东方晴胯间,脑袋上下蠕动,颈部肌肉来回收缩,我明白,他在给东方晴舔穴。我也做过这个动作,知道这种感觉,只要做过一次就难以忘记。

东方晴今年三十岁,正是少妇好年岁,身材高个健硕,体态丰满圆润,身体成熟如桃花艳艳,所以她胯间的白肉给我无尽的吸引诱惑,每当她劈开双腿,将流水的阴穴对着我时,那一大片白花花的嫩肉完全朝我敞开,我会情不自己的张开嘴巴去舔弄我所见到的一切,雪白的腹部、大阴唇、小阴唇,以及阴唇边缘叠叠肉皮,吸吮甘甜香露,总想有多少淫水就吸多少淫水,将桃花深处溪流引入自己口中,让自己尽情包饮。

现在这个本该是属于我的成熟的肉体正在被炎公子尽情的吸弄,应该是我的位置已经换了别人,是谁都禁不住东方晴胯间的诱惑,那里无形中散发着迷人的香气,就连隔着透明琉璃镜的我也能感受到私处香气布满房间。

果然炎公子也受不了如此诱惑,他使劲的舔弄,舔弄的淫水声顺着小洞穿入我的耳中,声音的不同,舔弄位置就不同。舔到东方晴的尿口声音是清脆的啧啧声,那是因为距离嘴边近,可以快速的舔弄。舔到大阴唇和小阴唇是拉长的啧声,那是因为阴唇较长,舌头可以在上面摩擦一会儿。舔到阴穴是短快的水渍声,那是因为距离太远,舌头刚好碰到就伸回来。

现在东方晴胯下发出的是有时长有时短的声音,那是炎公子舌头比我舌头长,他从东方晴的尿口一直舔到阴穴口,所有地方全都反复舔弄才能发出的声音,这个动作我做不了几下嘴巴就会发酸,而炎公子来回舔弄了上百次。

他的舔弄动作换来的就是东方晴大声的淫叫和一股股尿水。看着东方晴臀部随着炎公子的舔弄,一次次的向上颤抖,我知道她已经高潮多次。

东方晴虽然在外面是铮铮侠女,但和我在床上也是一个比较骚的样子,女人越是强,在床上越是需要更大的满足,这方面在我们多年的同房时候就能感觉出来。

我不是每次同房后都虚弱的马上睡觉,有一次我还在清醒的时候,就感觉东方晴在我旁边动来动去,我装作继续睡觉,只是一会儿的时间,她压制的呻吟声就不受控制,随着床上抖动越来越大,我知道她在自慰,就是不知道她是怎么自慰。

我还知道的就是在她屋子里,别人绝对不允许动的梳妆柜最下面的暗格里面,有一个很大的“铜长老”,是因为她身材高挑,一般的“铜长老”无法满足她,这也是我无意间发现在,所以我才知道东方晴欲望很高很大,以至于每次轮到我们一起同房时,我怀疑她都要在我熟睡后自己玩弄自己。

由此看来,在我和东方云与东方雨入寝的时候,她自己一个人可以随时随刻的拿着巨大的“铜长老”从晚上玩到清晨。这不能说明东方晴是个荡妇,只能说明她体内情欲旺盛,需要时时刻刻发泄,可惜我的阳具插进入一会儿就会滑出来,根本不能满足她。

“啊~”

震人耳膜的声音从镜子对面传过来,东方晴这次没有控制自己的呻吟,强大的颤抖呐喊表明自己承受着接连不断强烈高潮,她不在是双腿伸直撅著屁股,而是两腿分开稍大,小半蹲姿势,这个姿势可以让炎公子完全将脸部贴到她的阴肉上。

她左腿根部到右腿根部正好映着炎公子的左脸和右脸,由于她身材高大,所以胯部也是那么大的完美迷人,从我这个角度看去,好像东方晴的胯部像一张大嘴,把炎公子的整个头颅都吃了进去。

尿水如巨石砸入大河奔出的水花,在炎公子脸蛋上打出水片,我能够听见“啪啪啪”的声音,这是由于东方晴尿柱不是一次喷出,而是多次外泄,有时喷的多,有时喷的少,但是不论多少,喷出的力道都是那么强烈。

“晴女侠,咱们还没正式开始你就喷了这么多,后面你可不要爽的晕死过去,我可不喜欢干一滩淫肉。”

我实在受不了了,炎公子每说一句话的时候,眼睛都要瞟向这里,他明知我在后面还在不停的用语言羞辱东方晴,他这是为什么?一定有原因,我到底是冲进去还是在这里瞧到结束,就在我犹豫不觉的时候,全身上下有些麻痹的感觉,好不容易控制住颤抖的身体,现在又开始重新颤抖起来。

我被东方晴的举动气的精神恍惚,双眼前方有些眩晕,眼睛看见的东西都是怪异扭曲,只能闭上眼睛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的缓冲一下自己的情绪。

……

第十一章:淫虐

我被东方晴的举动气的精神恍惚,双眼前方有些眩晕,眼睛看见的东西都是怪异扭曲,只能闭上眼睛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的缓冲一下自己的情绪。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东方晴已经站起来转过身子完全面对我,她双腿分开伸直,屁股依靠在桌子边缘,双手靠后一点支撑的已经高潮过后柔软的身体,真是完美的女人,有些迷离的眼神半藏在散乱的秀发下面,胸脯一起一伏还在体会刚才高潮的余温,两个硕大高挺的乳房随着胸脯跌宕起伏,健美的八块腹肌层次分明白里透红,真的就是美人出浴,从小腹往下直到地面全都是尿水和淫水混合而成的白色透明泡沫。

小腹下部与尿道口上方仅有一些黑黑的阴毛,果然像炎公子说的那样,她其他地方的阴毛被刮的干干净净,是她自己刮的还是别人给刮的已经无从得知,尿口上的小阴蒂像一个裹着肉皮的豆芽头,层层叠叠向前凸起一块,也像一个微小的龟头,看着就是嫩嫩柔软之极。

最震撼的还是东方晴的一双大腿,又长、又白、又丰满、她身材高大,白白亮人眼睛的两条腿给人一种大肉柱的感觉,小腿健硕肌肉分明,大腿肌肉丰满又带有强烈的肌肉劲爆条纹,就是这双大腿可以上我抱上一整天,在上面尽情抚摸玩弄舌舔。

我以前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仔细的观察东方晴,她赤裸的身体有种无形的诱惑,吸引所有注视她的眼睛,美白巨大的身材像白色太阳发出耀眼艳光照透我的神识,这么美丽的身子我怎么才发现。

我能感觉到我的幼龙已经昂首挺胸,将身体力量源源不断的拉到下体,刚刚麻木的身体渐渐舒缓过来,力量流经下体后盘旋几圈又重新回到身体的出发处。

炎公子一边轻松喝茶一边欣赏自己刚刚玩弄的女侠,时不时的又撇向我一眼,我也和他怒而对视,但是他根本看不见我,只能看到镜中处在发情中的东方晴。他放下茶杯走到东方晴右侧旁边,既然他还未脱去任何衣物,说明还要继续羞辱东方晴,先把女侠当做玩偶尽情玩弄后在来满足自己。

他左手绕过东方晴后腰搂住左侧光滑的侧腹,低头张嘴一口含住硕大坚挺的乳房上开始含弄,给我的感觉就是东方晴的硕大坚挺乳房与炎公子的头颅尺寸居然不分上下。

炎公子先是张大嘴巴伸出舌头抵在乳肉上舔滑,上下翻滚舌头,左右横撇画出一字,又将舌尖抵住粉色乳晕慢慢的、特别慢的画圈,过程中完全避开接触乳头,最后一口猛地含住乳头向外拉。

“嗯”

东方晴又开始发骚发情,我不知道身体还能忍受多久,刚刚压下去的愤怒又一次冲向大脑,身体又开始颤抖麻木大脑眩晕。晴姐,从小到大你就像亲姐姐一样带领我们几个孩子嬉戏玩耍,那时候还是天真无邪,随着时光成长,你们三个选择像师傅们一样踏上江湖做正义的侠客,有情有义杀魔图贼,在看看现在哪里还有一点点女侠的样子,将淫荡两个字变现的淋漓尽致。

二虎说的对,他听他的师祖说过,不论正义女侠、高贵少妇、贞洁寡妇、还是深闺小姐,只要她们尝到了男人滋味,自己就会把自己推向性欲深渊。男人只要将阴茎插入女人体内让女人体会到真正的高潮,那个男人就永远会在那个女人心中占有一席之地。

就像眼前这样,东方晴背着我与炎公子幽会,她完全可以拒绝对他不理不睬,为什么每次都要和炎公子在见面,那就是炎公子一定将阴茎顶到东方晴的子宫内,用浓浓精液在里面浇撒灌溉,几个月的精液滋润让你迷失自我,背着相公经常出来让他大肆玩弄。

“啊,不要...停下”

“晴女侠,你是让我不要停下,还是对自己说不要停下,看看你现在的骚样子,你别捉弄我啊,我怕停下来被你打死...”

我悲愤的看着炎公子不停的羞辱捉弄东方晴,我真的已经忍不了了,我像是一个小丑,自己的夫人在对面被玩弄的死去活来,自己却足足看了将近半个时辰而无动于衷,我还算是个男人吗,就算是陷阱我也要冲过去,必须要打碎镜子,大骂两个狗男女。

在我要猛地拍碎透明镜片时,才发现我已经全身麻木无法动弹,就连喉咙也只能嘶哑的发出虚声,只有头颅可以勉强活动,我没想到居然被他们两个气的快要完全失去知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继续做那些苟且之事。

炎公子咬扯著乳头看向镜子,同时将闲着的右手直接插入东方晴的大腿根部在里面摸索,东方晴居然很配合的将两条丰满白嫩的大腿向两侧在展开一些,留出一个足够容纳人头的空间,难道你还过瘾,想让他继续给你口食。

一口一手,手口并用,看东方晴上翻白眼,张口虚含的表情就知道她已经爽的昏天暗地不知东南西北,洁白玉臂止不住的轻轻快颤,茶桌随着颤动咯咯作响,两条肥腿肉片像水面波纹来回荡漾撞击,清白色的尿液顺着大腿留到地下产生一大片水渍。

看来炎公子已经玩的不亦乐乎,他抽出右手猛力给了东方晴一个狠狠的巴掌,声音清脆无比,在东方晴愤怒之前,右手在快速回到东方晴下体内摸索,摸着摸著就变了味道,手臂高高抬起,狠狠的抽打东方晴的整个外阴,然后在次将手臂抬的高高,一下接着一下拍打,就像狂扇嘴巴一样。

下手那么重,我以为东方晴应该痛的立即喝止,没想到她笑了,对的,我没看错,东方晴在笑,面部淫荡扭曲,眼神空洞发出异光,脖颈青筋暴露,胯部使劲向前迎接抽打,每次抽打都带出长长一股尿水,我感觉东方晴像是变了一个人,一个人尽可夫的放浪荡妇。

就像二虎师祖说的:“男人女人都一样,人前一面人后一面,人前越是强大,人后更是性大,强大与性欲是对等的,每个女人都有放荡浪骚的一面,如果要把她释放出来,必须要一点一点撕开女人的伪装,一点一点拿下女人的矜持,一点一点羞辱女人的身体,正人君子做不到,只有变态和小人加上坚持不泄、持之以恒才能得到。”

炎公子停下手臂,将手指放到自己鼻尖嗅了嗅,那表情仿佛在品闻人间极品。

“晴女侠,到了上香时间,你可要注意身体,一定不要出任何声音,不然声音传到前院,大家要是认出你的声音,那你的脸可就丢没了。”

上香时间?你们交配前还要拜天地?

就看炎公子完全坐在地下,左手堵住自己距离东方晴最近的一只耳朵,抬起右臂将右手食指、中指、无名指并在一起猛力直接捅入东方晴小穴口,毫不留情没有一点拖泥带水,手指根直抵唇肉边缘,眨眼间又将手指拔出,带出股股白沫,眨眼间在次捅入,拔出,反反复复,他的动作就像金刚轰天指一样,指指入肉,大腿和小腿上的肌肉被轰的四处乱窜,要是一指打在常人身上,也是受伤不轻,就连两个硕大的乳房也被余力震的上下抖动。

可是东方云承受住了,下阴肉体一次次的硬抗。

“咚咚咚...”指拳与肉穴相撞击发出沉重的闷哼声犹如百炼紫金锤强击在我的胸口,我感觉嘴里有些血腥味道,没错,确实是有血从口中流出,没想到神识伤害这么严重,我感觉身体已经到了极限,在看下去,身体就会支离破碎,可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双眼,偏偏要反抗自己的神识,去看穿东方晴到底为何...

东方晴完全没有理会炎公子刚才的叮嘱,浪叫一声比一声大,乃至于振的我耳膜轰鸣,我说这个炎公子怎么堵住自己的耳朵,这个声音不传到前院才怪,就靠这几堵墙是无法抵御如此浪叫冲击。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东方晴发疯一样的嚎叫,从轰鸣的尖叫声逐渐变为野性低沉的嘶吼,类似于母牛那种哞哞叫声,只是非常的淫荡,非常的淫荡。

东方晴的淫叫声像冰锥针刺一样扎入我的心肺,切断我的经脉,已经受伤的我再也承受不住如此摧毁人心的打击,我已经完全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眼皮不受控制的慢慢合上,最后的画面还是炎公子在用手指无情的大力轰入东方晴那肥美的阴道,唯一不同的就是,东方晴的右手也加入了争斗,她用专门点穴伤人的中指按压自己的尿道口上方的大肉豆,大幅度的画圆圈摇摇,嘴里还喊著:“我要疯了,我要疯了。”

........

又是黑暗,又是巨型石碑,又是“有无心经”,每当入睡和晕厥都要先来此地报道,我哪还有心情去修炼这个一点参不透的东西,我的夫人就在外面和男人通奸,我却被封锁在一个未知的空间,我要出去,就算全身筋脉尽断而亡也要出去看看他们后面还有什么精彩表演,错了,应该说他们的表演即将开始。

“小儿郎,住新房,白白手,圆圆头,鼓肚子,脚丫子...”

一句似听又未听过的顺口歌在黑暗中远远飘来,在四周寂静黑暗中传来如此声音,若是在平时的山野中,我早已汗毛夹立百里飞奔而跑了,因为声音空荡如尘飘在脑中,不像是有人在一个位置在唱歌,更像是一个人在四面八方同时唱歌,如果对方不是绝顶高手,那么一定是厉鬼。

而此时的声音确实从四面八方传来,我本以为自己会害怕,可是没有,我没去考虑谁在唱歌,而是对歌词有种深深的怀念,总想跟着一起唱,可是又想不起歌词。

四面八方的声音越来越近,近到就在我眼前,却又看不见歌唱者。

此时,巨型上石碑上的文字像是九天仙女,从石碑上飞出,在我的头顶盘旋,每个文字都身披金光,不同文字金光波纹震荡不同,我明白了,声音是这些文字发出的。温情的声音压制住我将要撕裂的神识,源源不断的声音从金光文字中传到我的体内修复我的身体,非常舒服,像是无忧无虑的躺在椅子上享受午时惬意的阳光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