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妻走江湖 (40-42) 作者:童话

.

【携妻走江湖】

作者:童话2021/04/21发表于:第一会所

*** *** ***

第40章:救人要紧

望向对面胭脂桌上的美人镜,正好折射到东方云的身后,看着东方云将袖中那块拳头大的五彩琉璃石块偷偷放回桌上,我心中一口大气终于喘出,用手摸了摸脖劲,刚才真危险,倘若说个“不”字,后果不堪设想。

既然心意已决,就要勇敢面对。云姐说的对,行大事者不拘小节,什么狗屁伦理道德,那些都是自己吃不到,又不允许别人吃到嘴的借口。

就看到大牛二虎美滋滋的跑进来,一人背着一捆拇指粗的麻绳走进屋里,用麻绳干什么?和东方晴拔河比赛?肯定不是,捆人也用不了这么多吧。

大牛这个恶心人的家伙,你和我心爱的云姐通奸之事,我以后一定会与你好好算账,你他妈的,还撇云姐,我失踪这几个月,你是不是没少虐待东方云!我现在已经回来,从今以后,你就滚回前院看门去,表现的老实,我就暂且留着你的狗命,如果还是对我的云姐有非分之想,我必定断你子孙,决不食言。

还有二虎你这个混蛋小子,枉费我当初对你那么好,东方云说你比大牛还凶猛,一点都不怜香惜玉,处处下狠手,皮鞭、拳头打个没完,就连吃饭和如厕,都要对云姐调戏一番,等此事结束,我到要问问东方云,你是如何如何,到时候,我全部返还给你。

大牛二虎,你们两个等著,我想到一条好计,就是给你们取两个漂亮娘子,对,一定要漂亮的,身材还要好,然后,当你们甜甜蜜蜜之时,将你们二人调到远处办事,我则光明正大的将两个小娘子玩弄一番,凡是你们对晴姐和云姐做过的事,我都要在她们身上找回来,没错,就是这样,哈哈...

“相公,我就说你有羞妻癖好,晴姐马上要被他们用淫功解毒,你还在这里痴呆傻笑,哎。”

误会了,天大的误会,我是因为想到羞辱大牛二虎的绝妙方法而流出的狂喜,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

大牛二虎屁颠屁颠走到我们跟前,距离三步停下,随后弯腰拱手说到:“家主,二夫人,我们已经准备好了,请您们暂时避嫌,我们的喷水淫娃夜夜叫技巧了不得,我怕家主受不了刺激。”

什么喷水淫娃夜夜叫,那叫淫女如潮,此技巧邪恶的很,十足就是将一个女子硬生生的奸成一个荡妇。九转真阳神经,真是一部好功法,如果剥开御女篇,里面的增阳篇、天下任我行步法篇、真阳一体篇、等等,都是教人向上的功法,唯独加入御女篇之后,显得整个经书异常邪恶,好像大部分都是针对女人所为。

比如增阳篇,顾名思义,正面看是增加男性雄伟,壮阳补肾,反过来看,阳具越是粗大越是能征服女子。比如天下任我行步法篇,吹牛自称轻功第一,正面看是轻功一类,反过来看,是淫贼必备的入院和逃脱所需。还有真阳一体篇,正面看是将人体练成金钢铁骨,真阳不断,反过来看,可与女子交媾个一夜十三郎,阳具不倒不坏。

东方云转身朝我做个鬼脸,像个小女子一样:“相公,你且坐在外屋,我在里面协助大牛二虎,如果...如果...声音太吵,你控制不住神识,那就去东街散散心,过四五个时辰在回来。”

你怎么不让我永远别回来?四五个时辰!你们是救人还是折磨人,对了,就是折磨人。你让相公在外面待着,然后在里面和奸夫一同折磨大夫人,贱货,等回到床上,老子操死你。

我静默的看着大牛二虎,深深吸一上口清气,清气进入肺腔,虑化体内烦杂怨念,清杂混合称之为浊,真气冲击腔体,将浊气从口中打出:“大牛、二虎,我们东方家从没有亏待你们,现在大夫人受到伤害,需要你们协助帮忙,至于如何去做,你们比我清楚,但是,要记住,这是治病,不该多做的,不要多做,应该做的,一定要做好,好自为之。”

“咔嚓”

随着我体内真气外放,脚下地面石材四分五裂,原来我强到如此,不知不觉都要跨入一流武者行列,这才短短不到两年时间,就有如此成就,我只能用先天奇才来形容自己。

“咚”

“咚”

大牛二虎惊恐的朝我重重跪下:“家主,大牛二虎原本无路可走,就要冻死街头,幸亏夫人们不计我们淫贼称号,替我们消灾解难,将我们如亲人对待,就连我们两个的新生笔名,还是您给起的。当下,大夫人有难,我们岂能放置不管,就算操屄累死在夫人身上,阳具断裂在骚穴内,精液被彻彻底底掏空,我们也要一做到底,狠狠的做,屁眼和板凳钉一起,做到死为止...”

东方云及时打断这两个孙子的谚语:“行了行了,知道你们是真心回报,事不迟疑,现在开始。”

......

我本以为明悟后,自己会坚强很多,我错了,我还是不忍直观晴姐的解毒过程,焦急的在外屋走来走去,屋里已经一刻时间过去,“淅淅索索”,他们到底在干什么?

“啊~”

“晴姐?”

突然一声撕裂的叫喊,这是晴姐的声音,我下意识的撩起门帘冲进入里屋,好胆,你们怎么如此对待我的晴姐。

只看东方晴全身赤裸的悬吊在半空,离地一米之高,身体摆成一个“大”字,左右手腕分别与屋顶两侧横梁拴在一起,两只脚腕分别与两侧房柱捆在一起,麻绳缠绕的非常结实,而且都是双边麻绳缠绕,他们是怕晴姐武功太高,震碎麻绳。地面没有衣服碎片,说明是在脱光衣服后才被捆的麻绳,凭两个淫贼的本领是做不到的,也只有东方云出手才能搞定。

这是多么健美的丰硕肉体,三十岁的英武女侠,二十多年的深厚武功,锻炼出一身健美肌肉,此肌肉不同于男性,男性的肌肉是大、粗、硬、狂野,而晴姐的肌肉则是,强、精、纯、柔、细,手臂肌肉纹理明显,虽细,却又精纯,可快速挥动刀剑。光滑香颈上充满精巧的条纹横肌。肩部略宽与一般女子,外表覆蓋着一层艰苦锻炼后才有的坚韧之能。

晴姐的乳房永远是最大、最圆、最美、最坚挺的,我到现在还未曾见过比之更好的,就连乔诗焉也甘拜下风。乳房饱满,圆润鼓起,乳沟深陷,乳头稍稍向上外撇,犹如地中刚摘且用清水细洗过的大香瓜。细腰,腰细,却掩埋不住八块强有力的腹肌,两块腹肌一排,共四排,上面两块顶部曲圆,下面两块底部月圆,修炼的雕琢精巧,不仅凸显力量还甚是好看,配合腰间侧方皮肉,那是一个健美劲爆。

胯部好大,以前在床上不明显,现在吊起来看,髋骨突出,皮肉贴著肚皮。腹部至阴部之间,没有一丝丝坠肉,胯部与大腿之内,是一层薄薄紧绷凹陷的横纹力肌。双腿根部略微有些饱满肥肉,那个地方与阴穴相连,无法主动修炼,反而成为最美、最嫩的地方。

大腿,就是这双完美大腿,充满狂野力量的肉柱大腿,大块肌肉、小块肌肉、斜方肌肉、多种肌肉恰到好处的融合在一起,性感诱人,香甜可口。当初,每晚搂着晴姐睡觉前,我一定要亲吻一遍晴姐的大腿,舌头从大腿根部舔起,一点一点的舔到膝盖,在将舌头抵住半月板,一口气舔到脚面,把五个脚趾逐一含在口中吸允,在从脚面徐徐想回舔去,整条大腿不漏一个位置,然后再换一条大腿舔,能与此腿有肌肤之亲,真是幸福之极。

晴姐身材高挑,在女子中是数一数二,修炼了二十几年的武功,体型姿态更胜那些养尊处优的窈窕淑女,此刻,她被赤裸裸的悬吊在半空之中,健美的惊艳,无以用言语形容之美。

嗯?阴毛呢?怎么被刮得干干净净,整个阴穴完全敞开暴露,阴穴顶端的肉头翘起尤为明显,肉头表面光滑无比,形状和大小酷似黄豆粒,这是练武的女子才能有的肉豆,因为阴部周围原有的脂肪都被修炼成丝薄的肌肉,阴肉略微拉平,所以尤显肉豆前凸。东方云和乔诗焉都是如此,更由于肉豆位置明显,便成为女侠最为敏感地带,东方晴和东方云曾经都向我烦恼过,在与敌人交手之时,裹裤摩擦肉豆,影响武功发挥。

就看现在,肉豆被细细鱼线缠绕一圈牢牢挤死,就像拴住一个微小老头的脖劲,鱼线另一端则握在大牛手里,他频频拉动鱼线,东方晴也痛苦的叫喊连连。我完全相信,只要大牛狠狠的朝后猛拽,此肉豆就如斩首一般,会被无情割下,千万不要这样,大牛,你要手下留情。

东方云悄悄从身后绕到前面,抬手阻挡我的视线:“相公,你怎么进来了,你在这里,大牛二虎会不好意思,咱们一起出去吧,别影响他们解毒。”

他们不好意思?非也,我看他们正在乐此不疲,二虎在淫具箱里翻找东西,淫具箱是何时拿进来的,不应该的,我只看到他们背着麻绳进来,除非淫具箱在我来此之前就已经放到这里。你别推我,我自己有腿。

外屋,东方云给我端上了一些甜点和茶水,甜点是她精心制作的绿豆糕,样式精致诱人,就是颜色有些深绿。茶水更为高档,翠绿色的茶壶和瓷白绿的茶杯,配上清热去火的浓口绿茶。哦,还有一盘清绿色的芥末花生。东方云,我还不够绿吗?

“啊~哦~”

里屋,低沉的呻吟、痛苦、叫喊之声从未停止,同时还伴随着其他我不能理解的声音,东方云死死的拉着我,就是不让我进入一步。她生怕我控制不住自己,冲进去狠揍大牛和二虎,这样就会打断东方晴的淫毒治疗,导致前功尽弃。

第41章:看客与嫖客

里屋,低沉的呻吟、痛苦、叫喊之声从未停止,同时还伴随着其他我不能理解的声音,东方云死死的拉着我,就是不让我进入一步。她生怕我控制不住自己,冲进去狠揍大牛和二虎,这样就会打断东方晴的淫毒治疗,导致前功尽弃。

“哗啦啦.哗啦啦.”

里屋传来阵阵喷水声,时断时续,不用想也知道,晴姐被他们虐尿了,屋里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什么晴姐不是一次性尿完,而是断断续续,一股一股的喷出。急煞我也,我要看个究竟,可是东方云将门口死死把住,就是不让我进去半分。

南北通透的房子就是好,徐徐清风从南面吹进屋内,从北面流出屋外,正好掀起布席门帘,恰巧露出门帘与门框之间的拳头缝隙,就瞧见浑身湿透的大牛手中正握著鱼线左右拖拽、前送后紧,八卦划圆,你遛鱼了?可惜,晴姐的赤裸肉体则完全被门帘遮挡。

我又被推回座位,自己的夫人在屋里被吊起虐待,我哪还坐的住,哎,这绿豆糕还真好吃,在吃一个吧,绿茶也不错,清热解毒,散去心火。

“吼”

母牛叫?不,是晴姐的声音,这是女子粗狂的原始怒吼,她到底在遭受什么非人待遇,一个高傲的女侠、小京城四美之一的高大美人,你在忍忍,我马上救你出来。我必须要进去,以前我总是畏首畏尾,遇事拖拉,犹豫不决,导致机会错失,这次不一样,我明悟了,坚信这次不再犹豫,走,进去救人。

可惜,贱人当道,俊美的东方云像是下了恒心,挡在门口就是不让我进去,两个不输东方晴的乳房在锦衣内来回摇晃。肚兜都没穿的贱货还敢挡我,滚开,别看她是一流高手,单比力量,我相信不会输给她,所以我单手按住她的肩膀,想要将她推向一边,失策了,沾衣十八跌,以巧,克力,我被重重摔倒地面,不过,正中我意,我要的就是这样。门帘底部并不是完全贴着地面,而是停止到距地一尺左右,我可以趴在东方云的胯下,透过空隙看向里面。

混蛋,我的晴姐怎么被你们绑成蹲下拉屎放尿的姿势,这是一个略有难度的姿势,考验的是捆绑人的绳艺,技术稍微差点,被捆之人必将东倒西歪。晴姐身体攒成一团,手脚拴在一起,就像一个蹲在半空尽兴拉屎的女人,女人背部之上仅有一根细绳与顶梁连接,身体平衡,不偏不倚,恰到好处。

大牛这个该死的混蛋,他是故意的,刚才,从门口向里看去,还能瞧见东方晴悬空的高大劲爆赤裸身体向我展开,按理来说,就算她被团成一团,正面也应该朝着我,可是,现在不是这样,她的身体右侧直对于我,也就是说,她像左转了半圈,我根本看不到晴姐下体发生的一切。就是那根钓鱼线,一定是大牛把东方晴阴穴上端的阴唇肉头当做上钩的鲜鱼,牵动鱼线,拉动光滑肉头,所以东方晴的身体也随着移动。

欺人太甚,大牛开始向后拉动鱼线,东方晴也跟着向前移动抬高,大牛又放松鱼线,东方晴又向后飘去,犹如秋千来回荡漾。可恶,女人阴部上的一颗小小肉头居然能带动一个庞大身躯,到底有多痛,只有受刑人才知道,隔着几步远的距离,我都能感到晴姐痛的冷汗淋漓。

“卟”

一双美脚挡住我的视线。东方晴的巨乳、东方云的香脚、东方雨的蜜臀,这三样,我一辈子也玩不腻。眼前就是其中之一,云姐的脚丫真香,我相信,但凡嗅闻过她脚丫的人,一定会被勾魂迷住,这是来自魂魄深处的吸引,为什么别人都是汗臭,而云姐的脚丫充满香气,实在向往寻找答案,糊涂,怎么跑题了,现在不是探讨脚丫奥秘的时候。

“哼”我双手撑地爬起来,乖乖坐回檀椅,提醒自己放松,让自己显得更加平淡大肚,告诉自己,一切皆是浮云。

一炷香的时间,里屋不断传来声响,时而低吼时而高亢,时而淫叫时而疼喊,只有女子声,没有男人言。看来大牛二虎他们两个淫贼很沉稳,开胃菜还没吃完,侮辱只是将将开始,根本没有操屄的意思。

“哦,啪啪啪...”开始了,皮肉撞击声,淫水搅弄声,哈哈哈,大牛二虎两个家伙也不怎么样,半个时辰就忍不住开始操屄,我瞧不起他们,当初我在石头村,玩弄童少妇时,楞生生的戏谑了两个时辰后,才开始操屄,不到百十来下,春潮汹涌的童少妇便丢盔卸甲,肉成烂泥,喷尿之高,壮哉。

我的晴姐就在里面被两个淫贼操弄,此时我到底是愤怒还是兴奋,连我自己也说不清,刚才的明悟,让我头脑空洞的渗入很多东西,说不上来,真的说不上来,是神识的升华,七情六欲结合在一起,产生微妙的平衡。淫、性、情、爱、恨,都是常人表现,男人女子淫也好,荡也好,都是常情,也是正常所应该有的,这与好人坏人、女侠与妓女,荡妇与贞洁女子,毫无关系。

我假装无力的站起身:“云姐,我出去走走。”笑话,我可能走吗,大门不行,我绕窗。里屋南侧有扇纸窗,纸窗关的严丝合缝,这种东西还能阻挡的了我?不用手劈,不用脚踢,直接飞身撞进去,打扰他们的操屄,吓他们一个永久阳痿。

我在屋外用力跳向扇口,人还未到,劲风已吹开窗扇,我不愧是二流武者,错,窗扇是被人从里面打开的。

云贱人,居然在窗户内侧埋伏我。岂能让你得逞,我快速伸出躬著的双腿,蹬向窗口前的石檐,头部向后甩去,带动背部后旋,使出一招飞燕回巢,漂亮的空中后翻,沉稳的双脚落地不动分毫,此招式若是放在演武台上使出,必将迎来阵阵喝彩。

虽然没有从窗口闯进屋里,不过,东方云开窗又关窗的瞬间,我还是看见里面一些春色肉景,但与我算计的场面又偏差一筹。

窗口的位置位于刚才大牛的身后侧边一点,开窗之后,理应该看见东方晴的完整下体,也应该看见她被玩弄肿胀的光滑肉豆,还应该看见大牛和二虎与她交合操屄的淫糜之景。

可好,实则不是我想像的那样,他们根本还没有阴阳交合。我看见的是一席光滑肉背和两瓣丰满圆臀,是的,窗口对着东方晴的后背。大牛那个混蛋,他把东方晴当成磨坊里面的石磨,把自己当做黑驴,鱼线就是他们之间的支木架,东方晴的尿水和淫液就是现磨出的白豆浆,他们在屋里转圈,所以我又错过了正面一窥。

那么问题来了,里面啪啪的肉体撞击交合之声是如何来的?刚才窗户转眼即关,我确实没有能瞧出个明白。

东方云和我犟上了,就是不让我往里看上一眼。我觉得,作为一个男人,如果总是唯唯诺诺,胆小怕事,被自己夫人打压低头,这样自己的夫人不仅看不起自己,以后更会无法无天、无法管教,必须重新树立自己的威严,东方云就是我最好的练手之人。

所以,去她娘的,嘴上不行,手上见真章。双龙捉奶、猴子扣穴、香臀连击,怎么淫荡怎么打。一流武者的能力和二流武者确实有些功力沟壑,开始的偷袭让我略占上风,仅仅十招之后,我被完全碾压打压。

“不打了,我服。”大丈夫能屈能伸,打不过就是打不过。

里屋,肉体交合之声啪啪作响,怎么听都是屄肉与胯骨的猛烈撞击才能有的声音,还有随之的阵阵浪叫。心中不是滋味,疼?痛?悲?欢?喜?好?几种感觉互相夹杂在一起,说不清道不明。

对了,还有一招,淫贼之法,上房揭瓦。说是迟那是快,我一个纵云梯,一步蹬墙,二步落瓦,三步着位。这个房顶也有十步之高,我还是个二流武者高手,加上我的落地无声刺客鞋,东方云在厉害也不可能发现我。

终于没有人打扰,掀开一片瓦片,向下窥望,屋顶角度居高临下,直接映入眼帘的就是晴姐两个鼓涨的乳房,又大有圆,两个乳头尖尖挺立,乳房之间称为沟,明沟暗深。然后就是东方晴身下伸出一条透明细线,另一端仍然落在大牛手中绕着屋子拖拽,你家以前是磨坊专业户吗?绕圈动作没完没了,之后看到的就是香肩和美发,身体其他关键部位根本看不到,这个位置真心的不好。

咦?我说为什么会有啪啪啪的屄水交合之声,原来如此,我怎么把它忘了,“乾坤连环炮”。二虎手中拿着一个奇淫工具,外观酷似摇轮,一堆连动齿轮组合而成的盒子,尺寸比鸟笼小上一些,有一个把手可以握住进行环形摇动,盒子另一端有两个圆洞,把手每次摇动一圈,两个圆洞内的金刚阳具就会交替穿出一次。

盒子下边有拨片,拨片位置不同,控制阳具穿出方式就不同,可以交替穿出、也可以一同穿出,当然还可以单个出来,将另一个隐藏盒内。阳具末端是插在盒内的支座上,可以随心更换阳具样式,有十几种样式可以任意选择,全看对方女子能承受的尺寸。

第42章:一步之遥

盒子下边有拨片,拨片位置不同,控制阳具穿出方式就不同,可以交替穿出、也可以一同穿出,当然还可以单个出来,将另一个隐藏盒内。阳具末端是插在盒内的支座上,可以随心更换阳具样式,有十几种样式可以任意选择,全看对方女子能承受的尺寸。

眼下这个支座上,应该插著两个最大尺寸的假阳具,将近一尺长,恐怖无比,一点也不输给大牛二虎两个淫贼的真家伙,而且上面布满粗糙的金属指肚圆头,这才是精华所在。

这个东西不简单,大牛说此物核心技巧已经失传,就算手艺高巧之人,也只能模仿外形与功能,真正精华已经失传。确实如此,虽然组件复杂,齿轮咬合精细,高深的能工巧匠还是可以仿制出一个一模一样的淫具,唯独里面的淫匠电心是无从下手考量。

阳具抽插女子阴道不是重点,重点是阳具表面布满的金属指肚圆头,每当阳具前后移动时,金属指肚圆头就是释放雷电,当然不是天空中的真正雷电,而是用手轻触,有种丝、麻、阵、痛的感觉,把手摇动越快,阳具进出越急,触电感越强,甚至真的有天雷击打之感、闪电游龙之光、明震乾坤之声。

当初,二虎就是像现在这样急速摇动把手,我出于好奇,将手靠近铜假阳具,将近接触之时,瞬间出现天雷电击,一个闪电将我手弹开,着实吓我一跳,手部麻痹不已,淫匠电心果然神乎其神。

刚刚的啪啪肉体交合之声已经消失,原来是二虎一只手将乾坤连环炮握住,另一只手在调节拨片,看来是要更换一种阳具交替方式。在看看假阳具上沾满光泽粘滑的水迹,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东方晴阴穴内的产物。

二虎已经调整好乾坤连环炮,他走到东方晴面前,从我的角度看去,乾坤连环炮已经是探入晴姐下体,实则还没有,不然晴姐早就受不了的嗷嗷叫。不过,精彩表演马上开始,二虎已经开始摇动把手,越摇越快,越摇越快,一次眨眼就是一圈,二虎发疯了?手臂青筋缠绕,狠狠握住把手,疯狂摇动。

我居然能看到假阳具上的金属指肚圆头在发出细微蓝白色闪电,各个金属圆头之间互有闪电穿过。好恐怖的淫具,此淫具若放在女子阴道之内,闪电四处雷击女子嫩肉,到底有多痛?我不是女子,我也没有阴道,虽然有后庭肛门,那我也不想尝试此种雷击感觉。

双龙准备交替入洞,最大尺寸的龙头阳具,最快抽插速度,恐怖的闪电白龙在金属阳具上盘飞。二虎巧妙的躲开鱼线,身体慢慢向前移动。淫具前端的闪电双龙在我眼中一点点消失不见,马上要开始了,电击淫具马上要捅入晴姐身体,晴姐你要忍住,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不好,有危险,来自下方屋内,我躲。

“嗖.嗖.嗖”三个绿色芥末花生从我刚刚揭开的瓦口内并排飞出,力度不大,但是却非常精准,如果我不闪开,受伤的必是我的眉心和两个眼睑。

我原地一个后空翻,双脚轻轻平稳落到屋面,也就是将将脚跟落下,又是三个绿色芥末花生向我袭来,这次对方加大了力度,因为要穿透房瓦,我再次一个后空翻,然后又是一个后空翻,我最爱吃的芥末花生硬是将我逼到屋檐边缘。

“啊~”

下一波花生暗器没有等到,东方晴的淫荡叫声先来一步,叫的太响亮了,一定是阴道电击造成的后果,虐疼的尖叫声,高亢、颤抖、深广,喜悦?这声音中怎么还有点兴奋的感觉?紧接着,屄肉与金属阳具的撞击声充斥着四面八方,淫具暴操已经开始,我又一次丢失亲眼见证晴姐解毒的时机。

放浪声波夹带着无形之力将我向后推去,多少个绿色芥末花生都没有打到我,而你,无形放浪之声,轻轻一推,纵然另我跌落屋檐。本来我完全可以扭身侧翻,轻松落地,但是,恰巧赶上九转真阳中的真阳逆反,阳具陡然变大,让我一个不小心失去平衡,侧翻力度不够,导致肩膀首先着地,痛死我了。

身体之痛不能抵消心中之痛,晴姐就在这堵墙的后面惨遭淫具蹂躏,我确以狗啃屎的样子躺在地下疼的不能动弹,实在可笑之极。

“哦~”

东方晴的声音变了,刚才是高亢的奋力尖叫,现在是咬紧牙关,连续高频颤吼,颤吼的频率正巧比刚才二虎摇动把手的频率要快上一倍,我知道为什么要快上一倍,因为把手虽然摇动一圈,但两个龙头阳具分别进出一次,也就是摇动一圈抽插两次。

“吼”

晴姐声音又变了,很低沉、很原始、很通畅的怒吼,类似牛叫,一叫到底、持续不停,一口气叫到差点断气,然后快速深吸一口气,在次开始母牛吼叫。

一个时辰了,你们两个淫贼,还有你这个云淫妇,你们就不能先把晴姐放下,放她下来休息一会儿,活动活动筋骨,喝口水、吃些点心,就这样用乾坤连环炮不停的冲击东方晴的阴穴,那里可是嫩肉,哪里经得起如此折磨。

哎,春风不是酒,吹抚人自醉。晴姐就在一墙之隔的屋内被两个淫贼戏弄,我确无计可施的站在屋外来回踱步而行,如果我将有无心经练到第二层,也就是身外之物可有可无,那我就可以视眼前之墙为空气,也就可以透墙而看,可惜,我不能,有无心经太虚奥,第一层的自我可有可无,我也只是领略皮毛而已。

“嗯~啊~哦”

晴姐的淫荡叫声不时变换,操屄声、尿水声也紧跟而来。里面的艳色情景到底如何,真是勾的我苦叫连连,大牛二虎到底有没有正式开始操屄,他们有没有更换别的淫具来这么东方晴。

东方云这个小婊子过来了:“相公,里面淫色之景太多情艳,我怕你受不了而出手干预治疗,导致大家心血全部功亏于溃,所以,你还是回屋休息一会儿,读读圣贤书,作一幅双龙戏凤山水画,或者弹奏一曲众星伴月谱。”

贱人,你是不是故意的,刚才那堆绿色点心还没找你算账,现在你还让我给他们操屄时做个伴奏,我呸,没门。

我假装平静的说到:“云姐,我没事,大风大浪都见过,江湖人做事不避嫌,为了给晴姐医治,就算在来两个大牛二虎,我也认可,只要能治好晴姐的病,就算献出我自己性命也可以。”

东方云表情玩笑的看着我:“口是心非,傻弟弟,你是我一手看大的,我还不了解你,嘴上说一套,心里想一套,表面越是不当回事,心里越是最为在意,看似风轻云淡,实则心思缜密。你是一家之主,该说的就说,何必藏在心里,我们几个夫人全都听你的话。”

我呸,在说你自己吧,你最不听我话,什么事情都要和我理论,件件事情都要和我挣个高下。晴姐原来最听我话,后来是你给她灌输大女子主义,一切都是女子至上,导致她与男人处处作对,尤其是在江湖对决时,对男人下手最狠。

你还说听我话,让你买东街的白面馒头,你非卖西街的发面圆饼。让你买南楼刘寡妇的芝麻烧饼,你却买胡同里的马计油酥。我越是想要什么、想吃什么,你越是偏着我走,就是不能满足我的意思。

“不要啊...嗯...”

声音是从屋里传来,晴姐清醒了?她刚喊了一句不要,怎么又变成嗯嗯之声,好像嘴巴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不行,我要进去看看。

东方云再次挡在前面说到:“皇弟,我把话说在前面,大牛二虎准备正式开始疗毒,你一旦进去打扰他们,一切努力都会付之东流,到那时,后悔晚已,你是一家之主,事情由你决定,我不在阻拦你,现在我就站到一旁,进不进都由你,如果晴姐因为你的鲁莽出事,我饶不了你。”

我被将军绝杀,刚才是因为东方云的阻拦让我倔著脾气非要进去,现在她不在阻拦,反而我进退两难。如果我进去,正如她说的,晴姐疗毒失败,我害了晴姐。如果我不进去,那我是不是就失去了家主威严,以后任她拿捏我,真的很为难。

最后,我选择了退让。一少半是因为,我真的怕打扰晴姐解毒,万一不好,晴姐疗毒失败,以后疯疯癫痫,我会永远自责。另一多半则是,东方云右手始终藏在背后,万一手里拿着什么硬物,在我走过之时,从后面给我来一个后脑开花,岂不是输人又丢人。

东方云,这次你赢了,我不进去,就在屋外的圆椅上等待。

“啪”

我知道这个皮鞭声,麒麟降凤鞭,淫具中的虐待之器,本来应该是真龙降服凤才配对,但是非要起个名字叫麒麟降凤,这不是明白摆着给真龙头上带个神兽绿帽。

皮鞭上的牛皮制作非常讲究火候,必须挑选最肥美、最健康的母牛,在其正直发情之时,将其隔离在四周都是健壮公牛的围栏之内,并在每顿草料里面加入催情草药,经过七七四十九天的发情苦熬,将其放出,正当公牛即将与之交配时,立刻活剥整张牛皮,发情体液被困在牛皮之中自行浸泡,将牛皮转化为淫牛皮,每当打人于身,必将刺激受鞭之人体内淫液。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