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妻走江湖 (31-33) 作者:童话

.

【携妻走江湖】

作者:童话2021/04/12发表于: sis

第31章:二夫人的背叛

我明悟了了吗?有无心经中的可有可无不是之真的消失不见,是指通过自我调节来达到有或者无的结果,见物是物,既是我就是它,它就是我。

原来如此,看来还是我灵根很好,对空洞的东西理解如此之快。

嗯?外面有人?我不知道为什么这里明明是我自己的寝室,我确像个盗贼一样,躲到房间内墙角边内里的茅厕,难道是与修炼淫贼的功法有关?来人就跑吗,躲这里应该没有什么用,很容易让人发现,可是屋子小,只有床下可以躲藏,但,床下是我的心里阴影,我不想在躲到床下面。

“相公,你在吗?”

是东方云的声音,她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不错,现在院子没有别人,我正好兴致勃勃,可以上床大干一场。

“夫人,我说的没错吧,家主不在,您所有房间都找过了,还是没有找到他,我刚才看见他和百毒仙子一起出去的,而且还是搂搂抱抱的出去。”

是大牛的声音,这个混蛋误会了,百毒仙子是抱住东方雨出去的,让他误以为是我,以前还说自己眼尖,我呸。

感知!无名的感知冲我袭来,这应该就是武林高手的神识扫过,武功越高,感知周围动向就越强,这是东方云在感知周围是否有人存在。

有无心经,我即是空,空即是我,以我现在的能力,根本是无法将自己真的变没,只能是将自己的气息隐藏起来,当然,我与东方云也有十几步的距离,要是离得很近,她还是能感知到我的存在,同时,有人进来依然能看到我。

“大牛,不用看那里,那里没有人。”

“啊,你搂我干什么?淫贼”

“夫人,我可想死你了,你看我的肉棒,早就挺起来了,你摸一摸。”

“坏人,你真心急,不能等到晚上吗,晚上把你绳子和鞭子拿我屋里,还有那几样折磨人的东西也带上,咱们...”

酥,酥软,东方云的语气哪有平时的家母样子,完全像是一个小女人像男人撒娇,现在我能出去吗,当然不能,因为东方云不是被强迫的,现在他们就是一对奸夫淫妇在偷情,我要等机会成熟后在出去,让他们这对狗男女无地自容。

“我等不了了,在家主没有回来之前,你把屄拔开,快点让我进去,咱们速战速决,今天不要什么皮鞭和花绳,也不要牵狗撒尿,我就直接干你。”

什么意思,听大牛的话,他们好像早就做过,不可能,不可能,我的心要碎了,东方云,你是如此的端庄秀丽、持家少妇,你怎么能如此这样对待我,我即是空,空即是我。

“大牛,你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对我下药了,为什么我一看见你就想和你做那个,可是,我明明检查身体正常,你不要骗我。”

“夫人,大牛实实在在没有对您下药,您功夫比我厉害,我那些手段还能瞒得住您,是因为我大牛天生带艳福,只要是美女,都会自然的向我靠近,真的,夫人,您看大夫人以前睁眼都不看我,现在对我也很客气。”

九转真阳神经中的御女魔音,没错,大牛用的就是这个,没想到,大牛已经运用的如此熟练,仅仅就靠与人说话,都能讲魔音传出去,此魔音可以通往神识,不在武功范畴,说是邪道,又没有伤人之能,用此魔音,可以将自己的话语都打入对方神识,此功是无形出手,诱导人的思维。

我早该想到,大牛用的是此种方法,所以说,东方云是被动的中招,她自己根本不知道,自己受了大牛的魔音影响,看来只有我将此九转真阳练习的更强,才能破解此功。

“啊”

“嗯”

连绵不断的喉咙呻吟和咗嘴声,不用想也能明白,他两在口对口的互换津液,嗞嗞声仿佛就在我的耳边,真的很用力,同时伴随着衣服落地的嗡嗡之声。

“羊肠子”

东方云说的这三个字,让我神识差点崩溃,我即是空,空即是我。

“二夫人,你还说你不想要我操弄,连这么大的羊肠子都随身带着,一带就是十几个,这就不是让我随时随地可以操弄你吗。”

“咦?夫人,您刚从侠客盟回来,侠风里面怎么什么都没穿?要是抬腿跨马,岂不是让后面人看个满眼?”

“你!今天早上,是你让我只穿侠风出去的,你看,侠风开口到胯部,只要腿迈的大一些,就能看见臀瓣,还有,连肚兜也不让我穿,两个乳房完全鼓起,估计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女人了,并且,在侠客盟上楼的时候,楼下的小二都看见我下体什么都没有,真丢人。”

可恶,东方云已经深中御女魔音,我必须加快修炼进度,把大牛打在东方云神识中的暗示全部清除。

“二夫人,你的屄好紧,大牛我要操弄你一辈子,咕嗞。”

是时候了,我不需要在使用有无心经,奸夫淫妇,东方云,往我真心对你,三个夫人中我最敬重的就是你,你不仅是我的夫人,也是我的师姐,我如亲生姐姐一般对你,你却做出如此之事,最可恨的是,还是在自己相公的寝室里,我现在就出来,看看你的嫩屄别操的样子。

“大牛,咱们不能在这样继续下去,我有相公,我不能对不起相公,我...”

“骚比,还装高尚,我记得第一次见到你时,也是在这个屋子里面,当时大夫人、你、三夫人、家主,都在屋子里,你穿的最严实。”

“但是,你身上有精液的味道,我做淫贼这么多年,对精液味道特别熟悉,而且,你身上有三个精液的味道,一个是家主的,另外两个是谁的?你说,还有,另外两个精液味道轻重差不多,说明,这两种精液是同时射出来的”

“没想到啊,二夫人,你居然背着家主在外面同时与两个男人交媾,我第一眼看见你就知道你是外表庄重内心淫荡,这半年里,那两个精液的味道,同时是时有时无,是不是又偷偷出去与那两个男人厮混,而且还是双龙戏凤、双星伴月。”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大牛说的是真的吗,东方云,如果你说个不字,我一定相信你而不相信大牛,快说不字。

“二夫人,你回来的当天晚上,与家主同床,对吧,后来家主被你骂出来,只剩下你一个人,对吧。”

“我问你,那天晚上,夜里子时刚过,是谁偷偷翻出墙,在墙外与两个男人做交媾之事?是谁的双手被吊起来,劈开双腿,让两个男人双插?我这眼睛到了晚上就贼好。”

“二夫人,这些事情我就不和你计较了,只要你成全我,从今往后做我练功的肉屄炉鼎,只要我随时需要,你无论何时何地都要让我操屄,我保证对此守口如瓶。”

“大牛,你说话当真,只要我愿意成为你的...你的...”

“是肉屄炉鼎。贱人,你的屄真紧,越是提起那两个男人,你的屄就越吸我的阳具,看来你就是人尽可夫的淫妇。”

堕落,如此的堕落,东方云,我看清你了,大牛的话是刺入我心中的断魂钉,你的话是断魂钉中的天雷,从里面往外炸爆,把我心房从内部摧毁。

有无心经,我既是石头,石头既是我,我是头上长满青苔的石头,我是头上长满青苔的石头。

天下无情皆是被情所伤,三个夫人,都是我的所爱,一个都不能少,我该如何是好。

“二夫人,家主已恢复男人只能,可以让你产下小家主,我大牛不才,愿意替家主代劳,我算过,这几天就是二夫人的好日子,我就自荐状元,羊肠子已经摘下,您就尝尝我的精液浇灌,早日为我大牛生下个大白胖小子,然后就是第二个、第三个。”

“啊”

“二夫人,饶命,要断了,真的要断了。”

“大牛,你别忘了,当初咱们怎么说的,你我各取所需,我让你爽,你让我舒服,大家不能有任何越界,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变本加厉,让我做出那么多丢脸的事,我都忍了,你现在居然还想着代替我相公,难道你不知道自己算老几?现在我相公男人之事不比你们两个差,以后不需要你们伺候,都滚回前院,老老实实的做个护院。”

好,好,赶快杀了他,杀了大牛我就原谅你的一切。

......

有无心经,我是头顶长满青苔的石头,不,他们都已经走了,我已经不再是石头。你们的话我都听到耳朵里面,这回证据确凿,看我一会儿怎么处置你。

东方晴不是背叛是被逼,而你东方云也不是背叛是自愿,这几年都忍过来,这几十天都不能忍吗,男人的阳具就这么有吸引力,你的身体就这么缺少阳具滋润吗,可笑,你就是外表贤惠,内心淫荡,哼。

......

“相公,你在家?”

“哼,我在与不在与你有何关系,大牛的阳具好用吗,那两个男人的阳具舒服吗,嗙,东方云,你怎对得起我,咱们新帐旧账一起算,看你今天还有什么话说。”

得意,我心中充满得意,这次我是稳赢,这么多年,你总想在事事上超过我,认为天下男人是蠢材,女人才是天,今天我让你从天上摔的狠狠,看你怎么说。

“相公,你问我有什么话好说,那我先问问你,小京城第一女神捕乔诗焉的骚屄怎么样,你和她春风几度?允许你们男人三妻四妾,出去外面找女人玩弄,为什么我们女子就不能出去找男人。”

----------

第32章:捉奸二夫人

“相公,你问我有什么话好说,那我先问问你,小京城第一女神捕乔诗焉的骚屄怎么样,你和她春风几度?允许你们男人三妻四妾,出去外面找女人玩弄,为什么我们女子就不能出去找男人。”

东方雨,不,假东方雨,你这个女魔头,一定是你告的密,除了你,没有人会知道我与乔诗焉的交媾之事,不过,我和乔诗焉只有过一次,怎么还几度春风,东方雨你是真话中带假话,可是我没法和东方云解释,难道我还要告诉她,我和乔诗焉交媾次数。

“相公,我作为东方家族的二夫人,辛辛苦苦把持家业,从早到黑忙忙碌碌,柴米油盐我要算计,屋里屋外前前后后我要考虑,大大小小我要注意,你说你做过什么?家里的钱是师姐争得,给你治病的药是师妹拿的,院子、内外帐是我管着,你除了醒来练功,坐下吃饭,回屋睡觉,你还做过什么?”

“在我为了这个家出去忙碌之时,你居然和乔诗焉那个贱人鬼混到一起,还海誓山盟说她是你今生唯一至爱,那我们三个夫人算什么,你的丫鬟?你的小妾?如果不是雨妹告诉我,我真不知道我们的相公能有如此大的本事,把京城第一美女搞上床头,你真是深藏不露。”

东方雨,东方雨,被你害惨了,我什么时候对乔诗焉说过海誓山盟的情话,我要赶快解释。

“闭嘴,继续听我说,既然及如此对待我,我又何必为了你而一直守身,不如也像你们男人一样,我要享受做女子的快乐,不能委屈自己。”

“相公,我东方云不像一般女人,咱们大风大浪都见过,有些事情看的很开,男女之事也一样,但我也不是随随便便的女人,这次完全是报复你,是你犯错在先,你什么也别说,给我出去。”

“云姐,我错了,你听我说...”

......

女人惹不起,在自己回屋的路上,我才明白过来,又被东方云算计了。

东方云说与男人通奸是为了报复我,可是,按照时间计算,我与乔诗焉也就是几十天前的事情,可是大牛说东方云与男人通奸是快一年前的事情,而且,东方云身上时不时有男人精液的味道,那个时候,我还在练功房与大牛二虎练功,所以,她哪是报复我,她分明就是红杏出墙,劈开大腿让别的男人操弄。

我被东方云的狂轰乱语说的晕头转向,怎么把时间前后搞蒙了,真可笑,为何我总是在三个夫人面前一点点威严都没有,每每看到三个夫人,我在大的怒气也转化为平和,我真不知道,或许是从小到大,她们一直陪伴我成长,即是爱护我的姐妹,又是教导我做人的娘亲化身。

东方雨绝对不算,把我拖下水的就是她。

东方云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我们四人从小陪伴到大,大家是一家人,情同手足,我们三个姐妹永远是你的夫人,无论你做错什么都会得到原谅,我不介意你与其他女人发生过分之事,只要你心中有我们就可,我们永远站在你背后支持,愿与你同生共死。

东方云的话直击我心,哭,不是男人本色,可是我还是像小时候一样,抱着东方云哭泣。

不过,我是不是又中了东方云的连环套,她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不是给我听,而是引导我去听,反过来细品一下,意思是,我们是一家人,情同手足,我东方云做错了,你应该而且必须原谅,你不要介意我和别的男人交媾操屄,我虽然被别的男人操弄了,可是,我还是与你一心,只要你还要我,我愿意陪着你一辈子。

女人心,如巨大冰山一角,家有如此心计娇妻是好事还是坏事,家务之事,难。

......

已经多天没有与东方云对话,不知道是她在生我气,还是我在生她气,经过这些天的对峙,让我对自己开始有所了解,我很在意自己的夫人,但是,对于东方晴和东方云与其他男人通奸之事,我虽然气愤震怒,可心中又觉得无比兴奋,这到底是不是练功的伴随症?

想起来了,书中有记载,这是九转真阳神经中的真阳逆反,越是珍惜的东西越希望被破坏,意思就是我最喜爱的三个夫人,越是被别人欺负,我反而越是兴奋。

可恶,如此邪恶的功法,除非将九转真阳神经练到圆满才能恢复正常心理。大牛到底知不知道修炼此功法会导致心中疾病,如果他知道,那么他做的太绝,我不可能在身边放一个这样的阴险小人,此人必须除掉。

......

小京城重地,六扇门。

这是我第一次进入六扇门,很紧张,毕竟我抵触与官廷打交道,如果没有紧急事情,我宁可花些钱财解决,也不愿意来这里。

东方晴托人送信让我马上来一趟,事情很紧急。不明白紧急什么,晴姐好好的,云姐几天没和我说话,也就是东方雨被百毒仙子带走,还有什么紧急的,就算外强入侵,或者江湖对峙,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紧急之事。

六扇门总务处是官廷重要事务之地,一般人是进不来的,也就是侠客盟一等高手且有官廷特许才可以,今天我居然顺利进来,小有成就感。

特物处,重要证据保存地方,绝对不允许任何人进,我更是不例外,门口有几个观物间,我就在其中一个。

她来了,红衣侠风招展,高冷美人如画,金龙剑锐气,女侠英勇无敌。东方晴还是那么的自信迷人,站在那里真是风光美丽,比许多男侠客还要高出一头。虽然不是最高的,可乳房绝对是最大的,侠衣不能完全包裹,衣服中间一道深深的乳沟,不夸大的说,可以放入一只孩童手臂,不少文人侠客都被此乳沟深深吸引而驻足。

东方晴阴著脸,将一样东西放到桌子上。

“这是?怎么会这样。”

此物让我心中一纠,这是百毒仙子的苗族盘丝衣和短小裹裤,盘丝衣上尽是碎痕迹,痕迹之间有毛尖,没有血液溅射痕迹,不像是刀剑划伤,更像是蛮力撕开。短小裹裤上面沾满已经凝固的白色粉尘,明眼人都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是精液干枯后的残渣,真不少,像是一碗水泼上去那么多。

怎会这样,百毒仙子毕竟将将四十岁的美少妇,身材高拔,武功高潮,尤其是用毒,可谓是高手中的高手,这样的一个女侠败了,是何等高手能制住她,衣服和裤子都被剥去,看来少不了一番凌辱。

我的东方雨呢?她在哪里,这才是我最关心的。

具官探说,只发现百毒仙子丢下的衣物,地面还有不下十人和马匹的足迹,那就对了,一两个人真的是对抗不了百毒仙子,如果是十几个高手一起出手,那结果就截然相反。为什么没有那条黄金纹龙蟒的尸体,龙蟒忠心护主,非死不休,居然还能把它也一起降服,厉害。

“百毒仙子,苗族山寨未来寨主备选人之一、大京国医毒院院助、江湖毒门副门主,我们六扇门不能不管,而且要一管到底,必须救出百毒仙子,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这些衣物是在小京城百里外的乱石林找到的,所以,六扇门和侠客盟联合一起去查找她的下落。”

身后说话之人,不就是我牵魂挂肚的乔诗焉吗,风华绝代、俏人风姿、 与东方晴站在一起,都是那么风韵高冷,三十岁的女人最有味道。落花有情流水无意,她没有正眼看我,则是紧紧盯着百毒仙子衣物,而我的眼神却始终被她绝美的容貌牵着走。

“哼,还有脸说别人是淫贼。”

此刻说话的人可不是乔诗焉,而是东方云,她与乔诗焉前后脚进来,我眼神被乔诗焉吸引迷魂,而完全忽略的自己的夫人,这下可丢大人了,真的是我不对,怎么会如此情迷意乱,就是我的神识不坚定,不能把责任推到九转真阳神经的练功遗症上。

坏了,这下可真的把云姐惹急了,第一次见她如此表情,阴沉、抑郁、愤怒、气息低压、双眼红润坚定、香华笑笑扇柄被捏碎,其他实在无法形容,就连我自己都知道惹大祸了,自己的相公在这么近的距离都不看夫人一眼,而是盯着别人目不转睛。

......

乱石林,顾名思义,山石林立,陡峭高石,在进入之前,必须先制定周密计划,避免疏忽大意出现以外,并派出官探乔扮成樵夫猎人先进去查探,而我们一行二三十人则要在客栈先整顿一下。

这次来的人太多,原本客栈有路人占去一半,所以大家多找几个客栈分开住宿,我为了挽回云姐,特意跟在东方云后面找同一间客栈住宿,而乔诗焉和东方晴则在另外客栈。

“云公子,今夜慢慢,咱们三人不如像以前一样,凡是出游,必要一边泡澡一边赏月,每次都是圆月满满,让我们两人流连忘返。”

说话的这个人是小京城四公子之一的贺少侠,仪表帅气、风流倜傥,不少大家闺秀自愿到他家甘做丫鬟,可见有多招人喜爱。

“就是,就是,圆月白亮,捧在手里酥柔之极,含在嘴里香甜可口。”

此人也是小京城四公子之一的刘少侠,外表清秀、一表人才,据说有京中大官之女发誓为他不嫁。他是不是个傻子,月亮能捧在手里吗?月亮能含在嘴里吗?还京城四公子之一,我呸。

这两人,这几天里天天缠着东方云,我根本没有机会和云姐好好的承认错误。而东方云是吃了熊心豹胆,在我面前和他们有说有笑,完全不管不顾我颠怒的眼神,就连东方晴都看不过去,对她窃窃私语,云姐,你这是要和相公我对着一干到底。

不对啊,他们刚才说一起泡澡?怎么可能,东方云是女子,如果一起泡澡岂不是...,难道这两个人就是大牛说的你通奸的那两个人!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原来两只饿狼始终围着东方云这块美味可口的熟嫩肉不松嘴,既然被我发现就不能善了,大牛和你们两个与我心爱的云姐交媾之事,咱们好好算算。

--------

第33章:心死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原来两只饿狼始终围着东方云这块美味可口的熟嫩肉不松嘴,既然被我发现就不能善了,大牛和你们两个与我心爱的云姐交媾之事,咱们好好算算。

人呢?一个不留神人都进去了。

太可恶了,店小二说东方云和那两个人要了一个房间,那怎么可以,这是明目张胆的要在相公面前通奸吗?想的美。

“东方云”

我以三流武者的力量一脚踹开房门,屋里一个人影都没有,虽然桌子椅子通齐摆放,但是望向床边,通长的床单已被蹂的褶褶乱乱,说明他们三人来过,而且还是一起坐到了床上,床单从里到外,叠折拱起、翻边起鼓,看来不仅坐到床上,还干了什么就不从得知。东方云,你过分了,你是觉得相公好欺负吗?

“掌柜的,你知道吗,刚才那三个公子不喜欢玩女人,喜欢走旱道,白白长得俊俏书生。两个公子把一个秀丽书生夹在中间,一人抚摸一个屁股往后山热澡池去了,现在过去,估计能看到他们捅屁眼。”

岂有此理,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我的耐心,居然真的去了澡池,那里可是谁人都可去的地方,难道你东方云要脱光衣服露出健美风韵的裸体让一群男人欣赏吗?你敢。

......

没有,还是没有,我也不顾他人奇怪眼神,穿的严严实实在澡池小道上,挨个池坑里寻找这三只狗男女,人呢?根本没有。小二是不是听错了,我每个澡池都进去检查一遍,边边角角毫无遗漏的仔细过目,还差点和自带妓女的贵人打起来,如此脏乱之地,污秽之极。

有无心经,天耳靡靡,广收八方之音,从中寻找我要真消息。

“老大,刚才你看见没有,两个俊俏书生牵着一个光着全身的绝艳美女从旁边过去,那个美女真好看,真高,而且是个会功夫的美女,一身肌肉紧贴,肚子上有八块肌肉,那乳房真大真圆,屁股像个大桃子,一扭一扭的,能挤出油来,走起路来可别提多勾人魂了。”

“废话,那么一个大美人从旁边过能没看到吗,真胆大,居然没穿衣服,从我边上过去时,一只手托著粉乳,一只手拔开阴毛,对我勾了个媚眼,搞的我差点泄阳。怎么如此大胆的光着身子走来走去,这不是害人吗!应该是妓院的头牌,不,妓院最好的头牌也比此美女差个十万八千,见过此女之后,哎...”

“老大,要不咱们带几个人过去要挟他们,让此美女也给咱们舒服一下,你看...”

“弟弟,人要有自知之明,有些东西不是你想碰就碰,想看就看的,压下欲火,没有命看就真没命了,学着点吧,一会我就去妓院找老相好去,现在我欲火都烧到头顶了。”

东方云,你行,真的脱光衣服在这里大摇大摆的让别人欣赏,还做些动作勾引路人,你是淫女附身,荡妖入体,我.我.我该如何是好。

“啊~”

非常细微的呻吟之声传入天耳,貌似很远,我跟着声音前行,原来围挡澡池的竹柱是有格栅的,有些格栅老化,一推就开,看来他们三个是从这里进去。树树相挨紧凑,草丛茂密半人高,根本无从下脚,但有窄窄一排小路,路下细草压弯,应该是刚才他们用脚踩过去的。

我越是靠近,呻吟就越来越大,同时伴有溪流冲击之声。

有无心经,我即是空,空即是我,我最近居然可以经常调动有无心经,虽然没有咒语或者手势,但,随心中所想,心经自然而来。

找到了,真是无话可说,草丛之外是一片溪流石滩,声音是从半人高一人宽的岩石后面传来,距我有三四十步远,我不能离开草丛,地面都是石头,有无心经只修炼到自我,对外界还无法控制,一旦踩到石头上,石头碰撞之声会被他们发现。

有无心经,天眼茫茫,尽收万物之光。月色相伴,距离虽远,可我居然像是站到岩石几步之内看物,光色也如白昼,周围看的真真切切。

石头其实不大,仅有半人高,但就是看不到石头上端人影,可是,石头侧边则横著露出三双大腿,从大腿根部到双脚都露的清清楚楚,两双大腿长满黑毛,恶心要死,另一双我认识,认识了十几年,也看过千百遍,东方云,你干得真好。

最下面一双黑毛大腿脚尖朝上,人应该是仰面朝上躺在地上。东方云的美腿和美脚则是冲下,应该是趴在下面那人身上,另一双大腿在最上面,也是脚尖朝下并撑着地面。也就是说,东方云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

最下一人,脚后跟用力,大腿朝上猛冲,最上一人,脚尖顶地,大腿抬起又重重落下,中间的东方云,那条柔润白嫩大腿敞开朝外,迎接上下冲击,“咚咚”之声犹如重拳击肉。

上面那人每每抬起身子,在大腿下面就会带出一阵细水支流,那些水是哪里来的?

他们两个男人一起猛烈夹击东方云,这如何承受,是两只阳具都进入阴穴,还是一根进入阴穴,另一个进入肛口。无论怎么进入,听这销魂的呻吟,东方云肯定非常享受。

他们已经进入完全忘我,三双大腿无序的胡乱碰撞,舒爽已经不需要配合协调,只要摩擦就能带来无上快感。

“啊”

真的是震耳欲聋,东方云连续不停的放浪叫声就连我这几十步远的人都听的尖声刺耳。

我还奇怪为何要选择如此蹩脚的地方,原来是因为溪水激流之声可以掩盖他们的放浪之姿。这要是放到客栈之内,此淫浪叫声必可传出三条街道。

就差一点点,我的位置只能看到他们三人的大腿根部,两条黑毛劲爆肌肉大腿、四个大蛋子和白嫩肉感十足的美腿夹杂在一起碰撞。

我冒着被发现的危险,稍微往侧边移动,就是想看看,那两个阳具是如何进入东方云的身体,虽然我真的抵触去寻看他们交合的神秘部位,但是心中莫名有种兴奋感觉,反而一点愤怒也没有,先不研究这个,还是先找位置看看。

可是,事与愿违,上面那个男人显然是个高手,每用力大捅一下,东方云和她身下男人都要往头顶送上一些。我往侧面靠一些,他就往上捅一下,总是在我即将亲眼目睹东方云下体被操弄之时,被无情干扰避开。

算了,就这样看吧,一个时辰,他们就是不离开岩石后面,应该是是东方云就是不离开岩石后面,那两个男人时常会起身换个位置和姿势。

唯有东方云的大声呻吟持久不衰。

“刘公子,你说云妹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还是我的。”

什么?他的话是什么意思?我听得清清楚楚、真真切切,其中一个男人在问东方云肚子里面的孩子是谁的?

“贺公子,别着急,等云妹生下来就知道了,如果是我的,那就给你半年时间,让云妹在给你种上一个。如果是你的,那就把云妹给我半年时间,让她给我也怀上一个。都是男孩就做兄弟,都是女孩就做姐妹,一男一女就是兄妹姐弟,大好。”

冷笑,我在无情的冷笑,笑的不是东方云,而是我自己,可我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笑。岩石后面那三个人在干些什么、说些什么已经与我无关,那几句话已经足够了,我也不想知道,知道越多,死的越快。

能够确认肚子有喜至少需要怀胎两个月,现在东方云肚子还没有大起来,说明孩子也就是两三个月大,那个时候正好是我被乔诗焉关在牢房里面。也正吻合大牛说的,他经常看见东方云翻出墙外与两个男人通奸偷情。

我为什么要恢复身体,因为我想让夫人们感到幸福,想让夫人们能抱上盼望已久的孩子,东方晴三十岁、东方云二十六岁,一般,这个年龄的女子,她们的孩子都能拿起刀剑舞上一段。可是,我不能,我没有能力。

每每路过大街小巷,看着别人家的孩子成堆聚在一起玩耍,你们两个盼望又心伤的眼神我能看不出来吗,我真没有能力,可笑的是,你们却反过来安慰我。

现在呢,九转真阳小有所成,根据书上所说,我已经恢复男人雄风,并且已经超越一般人,在阳精方面,也可以让女人怀上孩子。可是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令人绝望无法接受的事情。

东方云,你难道没有发现,你和大牛发生的龌龊事情,还有与另外两个男人的交媾之事,我有真正向你发过脾气、戒训过你吗?还有谁能与我一样如此放开,因为你们是我最爱的女人。

我像是失去魂魄,退身朝着另一片黑暗走去,摔倒爬起来,碰树在碰树,溪水漫腰,撞上顽石,走吧,就这样随着蜿蜒小路前行,月光如此明亮,感谢为我送路。

暴雨袭来,这是在替我哭泣?感谢苍天也为我送路。

走了多久!一个时辰还是两个时辰,山顶陡峭,往下瞻望,一片石海林山、万米高空,这里不是最高的石峰,却是最为壮观的地界,还有如此壮美之景,从此跳下去必可粉身碎骨,来世重生。

我才知道,自己是如此痴情,东方晴、东方云、东方雨,一个都不能少,她们任何一人都是我心神所铸,少一个,我必亡。云姐已经弃我而去,她腹中已经怀有外人孩子,那是她想得到的,也是我以前给不了的,以她的性格,孩子是一定会生下来,那我呢,我算什么东西?

心伤无法弥补,我扪心自叹:“东方皇,你是如此懦夫,大夫人被奸人欺负,二夫人和多人通奸还有了野种,三夫人被妖魔附体,你全都无力应对,无动于衷的还厚著脸皮跟在后面偷看,连报仇和痛斥的勇气都没有,懦夫,懦夫至极,你还有脸活在人世间。”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