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妻走江湖 (25-27) 作者:童话

.

【携妻走江湖】

作者:童话2021/04/06发表于:sis001

***********************************

这是第一人称,括号内是人与人的对话,没有括号的都是主角脑中所想,因为角度问题,无法对周围描述透彻,文笔也写不出来。

在三十七八章以后在多加肉和虐吧,我都写到三十五章了,不想回改,回加。

致敬各位读者。

我是不想写肉戏,因为没到时候,等到快四十章的时候,该铺垫的都铺垫了,男主与夫人的情趣都磨合完毕,肉文开始

***********************************

第25章:讨厌孩子

最让我受不了的就是,东方晴一旦回家,他都要跑过去从正面使劲抱住,两只手在东方晴圆翘的臀部抚摸一阵,垫起脚头顶往东方晴乳肉里刮擦。

我提醒过东方晴多次,要注意女侠形象,这个东阳对你动手动脚,分明是个小淫贼。

东方晴却告我不要小心眼,他的父母双亡,心里正是脆弱,需要母爱照顾,可是我怎么都看不出来这小子有半点悲伤。

这三天,东方雨就是不和我同房,每天晚上都跑到乔诗焉那里,难道乔美女又犯寒毒了?东方晴也不和我同房,说要哄东阳睡觉。

我东方皇已经不需要大牛二虎的辅助练功,阳具可以同正常男人一样,随着情欲变大缩小,你们以前不都是盼星星盼月亮,盼着我恢复男人之本,现在可好,都有事,难道让我独守空房,五指山中上下撸?

今夜已经是我回来的第四天,雨丫头又跑去乔美女那里,你怎么不嫁给她,明天晚上要是不和我同房,以后就别回来。

东方晴、东阳和我,晚上只有我们三人坐在一起吃饭聊天,一张八仙桌,可容下十人共同进食,我在主位,东方晴坐我正对面,东阳坐侧面。

我吃饭喜欢静,正所谓食饭不语,观棋不言,东方晴当然也要跟从我这一家之主,只有东阳小子,吧唧嘴,吃相难看,饭菜胡乱翻弄,缺少教养。

“东阳,你要注意自己形象,没有礼貌、没有规矩。”

东方晴温声细语说话还是管用,毕竟是已义母的身份要求他做事,中规中矩的指点一二,不错。

“是,娘亲,哎呀,我的东西掉地下了。”

我没看见有什么东西掉下,东方晴和你说话的时候,我也正看着你,没发现什么东西掉下去,你一手饭碗,一手筷子,哪里有什么东西,你怎么端著饭碗跑到桌子底下去了。

胡闹,餐桌帘直盖脚面,我看不见这小子在桌下干什么,怎么像个几岁幼儿,以后要请个老师来好好教导一下。

“晴姐,你没事吧?”

东方晴神色有些不对,胸口起伏过快,脸色一片红润,眼睛时不时偷偷撇我,又看向别处,是不是屋内太热?

“哎呀,这两片嫩肉真的香甜可口,在嘴里含含舔舔就是不化,就是肉片边上有些毛毛碍事,以后要处理干净在吃。”

瞎说,今天哪里吃肉了,东方晴为了感谢你父母的大恩大德,禁荤三十天。你却说吃肉,这是对你父母在天之灵的大不敬。

“啧啧啧”

你还来劲,舔出水声,不过,听这声音真像舌头与肉相互绞弄。

“义母,你给我做的两片嫩肉真香,美味极了,肉里都是水,就是有些骚味,这个没处理好,下次记住一定要洗干净。”

什么?我有点小恼怒,居然真的给东阳做了两片嫩肉,连我这个相公都没有份,这混蛋小子,我要撩起桌帘,看看你到底什么样的吃相。

“相公别动,你衣襟上有油渍。”

“夫人,我看你表情难受,是不是身体不适,要不你先回屋休息一下!”

东方晴满脸潮红,比刚才更加娇色红艳,好一个美人女侠,如果没有东阳打扰,我定要在此八仙桌上,将你剥光衣服,好好戏弄一番。在挺著修炼过的阳具将你干上九天。

“也好,我回去休息一下。”

淅淅索索,东方晴没有直接站起来,而是先整理一下仪表,衣口,衬服,裙裤整理的时间最长,她双手在胯部摸索半天,我在对面也看不到,女人就是墨迹,干什么都墨迹。

“东阳,你还没吃完,在桌下吃饭,蜷缩身子不累吗?”

“义父,我吃饱了,我也回屋休息。”

我今年才二十二,比他大六岁,居然成了他名义上的父亲。

咦?你怎么从东方晴的椅子底下爬上来了?你掉东西的位置和东方晴坐的位置隔着两把椅子,难道你掉的是个球。

......

夜晚无声,院子里只有东方晴的屋内有灯烛微光,我坐在瓦片上看着月色、庭院、小桥、池水,感觉如果与三个夫人天天相依一起,牵手终生,陪伴永远,那是多么情怀之事。

东方云还没有回来,她应该接到我们的飞鸽传信,在回来的路上,等她回来之后,我要将这一年之事与她好好交谈,东方晴的事情也一并说出,我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至于和乔诗焉的事情,还是不说为妙,毕竟女人爱吃醋。

我现在就期盼著东方云尽快回到小屋,我要给她惊喜,我要让她尝尝阴道内被昂首巨龙操弄一个时辰不停的感觉。

坏了,我差点忘记大牛和二虎,这两个淫贼就像双刃匕首,不小心可能伤到自己,东方雨说看见他们出发时,包袱里面带着绳子和鞭子,应该不止,因为大牛的奇淫技巧宝箱里面还少了不少东西。

不会,不会,我的夫人比我更会处理事情,以东方云的能力,完全可以把大牛和二虎玩弄在手掌中间,就算他们用强也不可能,东方云的散手暗器一次就可将他们送上西天,快回来吧,你的相公盼著和你拌嘴拾乐。

咦?东方晴的寝室烛光熄灭了,她不是要哄东阳睡觉后在睡觉吗,好机会,我正好可以去找晴姐求欢。

“咚咚咚,晴姐开门”

时间怎么这么长,等了半天才开门,烛光刚熄灭,你不可能这么快脱了衣服睡觉。

“晴姐,我来了,今晚我们...”

我的天,东方晴太迷人了,满脸秀色红润,额头微微有汗,脸蛋和脖颈都是闪光的水渍,难道天气很热吗?

东方晴美得让我龙头抑制不住的抬起,寝衣半露,两边衣服各压着一半巨乳,就连粉色乳晕都微微出现一些,乳晕上都沾满水渍,看来屋里真的够热。

下裤是宽松短小形,两条丰满长腿完全展现,裤边的前面只能包裹着女人私密处,斜胯白肉都完全露出。裤边的后面只能遮住半个屁股,两个白白圆臀闪的耀眼,裤子有一边低到胯骨下面,看来是匆匆忙忙没有提上来。

“嘘,东阳刚刚睡着。”

什么?什么?什么?我的神识遭受一击,东阳刚睡着,你的意思是说他在你屋里?

我的极大疏忽,东方晴说晚上要哄东阳睡觉,可是我一直没注意东阳睡在哪里,现在知道了,这小子原来一直和东方晴睡一起,那么我回来之前这段时间都是这样了。

既然有东阳在,你怎么能穿的如此随意,稍微伸展身体,乳头都要露出来。看看下面的短裤,宽松无尺寸,躺在床上,从侧面都能看到里面的阴毛和唇肉。

“如此胡闹,他都十六岁,你都三十岁,男女授受不亲,这要是传出去,我的脸往哪里放,赶快分屋”

你是我的夫人,小京城四美之一,也是成名女侠,和一个年满十六岁的孩子在一张床上共枕,笑话,就算是报恩,也不需要以这种溺爱的方式。

“你们一直这样?你天天穿成这样哄她睡觉?”

“相公,你误会了,我每晚将他哄睡以后,就去云妹寝室睡觉,我怎么可能与他同床,瞎想。”

“原来如此,不过,他都是十六的孩子,早就应该独立,以后不许这样,不要给我讲什么理由,还有,你不许在穿着如此随便,以前后院只有我一个男人,现在多了一个东阳,毕竟他已经长大成年,这样不好。”

抬头往里看,这小兔崽子居然光着屁股在那里睡觉,虽然个子不高,阳具居然不小,还挺立著,不会是做春梦吧。怎么阳具和阴毛上面都是水渍?

我看向东方晴,让她给我一个解释。

东方晴好像猜到我要问什么:“自从他父母死后,这孩子得了夜尿症,每晚都会尿床,我实在没办法,就让他不要穿着下裤睡觉。我是他义母,有责任要照顾好他,这方面的事情不避嫌,我以后也会多加注意。”

不避嫌?看来你是没少看他的阳具,哼,贱人,一会儿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今晚,你来我屋,给你个惊喜...”

......

我觉得幸福已经悄然将至,就在这几天,可以负责任的说,我将东方晴操的不知道东南西北,淫水和尿液流满床单,她的叫声一定能传出寝室,传到院子每个角落。

九转真阳神功小成,阳具坚硬如百炼精钢在淫水泥泞的肉臂里横冲直撞,半个时辰的不停冲刺,让东方晴从令人敬畏的高尚女侠变成人见柔怜的软弱女人。

难怪天下男人都喜欢美女,因为美女的一举一动都能勾起男人原始真阳之能,这也是九转真阳神经中给出的解释,此能无形、无状、无色、无味,运用得当可助男人修真练体,突破酷睿,解释的在理。

昨晚,我正面勾住东方晴的两条大长腿,下体连绵不断的操弄,从上面俯视看去,真是美人如画,我第一次看见东方晴如此娇媚的含着手指一再轻声呻吟,她从始至终都不敢和我对视一眼,侧着脸蛋,将雪白美颈对着我,这是弱者臣服强者的象征。

这几天的操屄,有两个画面令我印象最深,第一个就是当我解去裤子,露出的凶猛巨龙的那一刹那,东方晴的表情逐渐变化,惊讶、吃惊、惊喜、狂喜、痴呆。

第二个印象就是我在她体内射出阳精之时,她身体胡乱颤抖,像是手、脚、腰、腹、臀被无数根透明的细线任意拉扯,没有统一指挥,都是各自为政,尿水止不住的一股股外喷,这可能就是大牛说的女人“高潮”

我第一次见到东方晴哭泣,像一个受了极大委屈的女人,她躺在床上,双手捂著俏脸,呜呜哭泣,应该是爽的高兴才是,我都不知道如何去哄她开心。哭完之后就起身对我又掐又打,向我发泄力量,她还真使劲,我这三流武者的手臂都隐隐作痛,一排排整齐牙印深陷明显。

最后,在搂着她入睡之前,她来了一句:“东阳已经成年,不需要人晚上看护,以后就让他自己睡,我每天晚上要伺候相公。”

莫名其妙,你之前还说是义母的责任,现在又让他自己独立,你不是为了他好,你是想侵淫我的阳具,这还看不出来吗,你以为...干什么,这么宽的道路,差点撞上我。

“官廷信道,千里加急,都让开,驾,驾,闪开,快闪开。”

我去,赤标马,四根顶毛,十人护送,这是非常重要信息。一根顶毛为官廷正常通信。两根顶毛为官廷百里加急消息。三根顶毛为官廷秘信,可控精兵。四根顶毛,不得了,不是外强大规模入寝,就是大京国将有大动作。

第26章:孩子的话

我去,赤标马,四根顶毛,十人护送,这是非常重要信息。一根顶毛为官廷正常通信。两根顶毛为官廷百里加急消息。三根顶毛为官廷秘信,可控精兵。四根顶毛,不得了,不是外强大规模入寝,就是大京国将有大动作。

管廷信兵去的方向正是国府六扇门,那里面有一个三十岁还装成十八岁的美艳女人,美的不可方物,美的让我牵肠挂肚,我承认我好色,越是修炼,越是对美色迷恋,这是不是九转真阳修炼半途的正常体现,那本书的前述说的很清楚:“修炼此书必要一练到底,心法、功法前呼后应,只修前不修后,伤身,毁人。”

离题万里,怎么从国家大事想到美色那里去了,四根顶毛,到底是什么消息如此重要,其实大京国与相邻的几个大国也是时长有刀剑相刃的时候,具听说,四根顶毛在几十年来也有过两次,兵对兵、将对将、臣对臣,江湖对江湖,各自对应,作为黎民百姓,这些事情还是让官廷去解决,我就守着夫人们其乐融融,幸福快哉。

只是,六扇门内的乔诗焉会不会受到影响,希望她不要出什么事情,毕竟四根顶毛不是小事,官廷接令必然出手,她还是小京城兵符掌控者之一,也是侠客盟的成员,不论国家还是江湖出事,她都要挺身在前。

“给爷让开,不长眼睛,我这身衣服是上好的丝绸,弄脏了你陪的起吗?”

哎呀,差点疏忽了,我是来跟踪东阳这小兔崽子的,最近他大手笔花钱给家里买东西,给东方晴买女红、冠霞,身上物品都是上等,东方晴说从来没有给过钱财,那么他如何来给自己置办的这些东西。

看着东阳让我又想到东方晴,自从前几天我在床上把她降服以后,东方晴对东阳的态度真是大为改观。从温柔义母变成严教管师,不错,不错。

东方晴不在允许东阳和她一见面就要搂抱的毛病。也不允许东阳吃饭的时候,常爬到桌底找东西,如果东阳爬进去,东方晴就立马起身喝止。也不在夜间哄他入睡。规矩立起来就要遵守,不然连热屎都吃不上。

“阳公子,您来了。”

赌场?东阳居然进了赌场,十六岁的少年能斗得过那些赌徒吗,我不会进去,就在外面等着他被打出来,不过,和我想的不一样,一会儿的功夫,这小子居然手里拎着一个布袋出来,不用猜,里面装的应该是碎银,这小子手气够好的,赌场就这么轻易让他离开,也是奇怪。

京福大街,小京城内最繁华的一条主道路,长十里,商、农、艺、学、闲,集于一体,车水没有马龙,官廷禁止马匹在此街行走,必须绕行,当然,官廷自己的马除外,就像刚才的那几个信差。

广闲茶楼,有名,不在高,也在大,更不在地点好,而是因为里面聚集著很多达官贵族的少爷,一楼、二楼一般名人百姓皆可住脚品茶。

三楼是专门给那些少爷们留着的地方,如果平民百姓胆敢踏上台阶,也没听说会怎么样,有两个人高马大的壮汉在楼梯那里把守着,眼睛贼的很,轻松的放东阳进去,居然对我往侧边挥手,像是隔空轻松扇个嘴巴。混蛋,我还距离你们十几步远,你们怎么知道我要上楼,我才二十二岁,这身打扮难道不像个尊贵少爷?

....

三楼环境真不错,素雅,我本以为有多么豪华奢侈,不然,干净整洁,物品高档。

人真不少,三三两两,十个,八个,一看就能知道如何分圈,正气侠服、锦绣金裳、宫红官威、白素绛纱袍,当然也有互相通融的圈子。

聚宝阁,东阳,你小兔崽子真让我好找,一炷香的时间,才查到你的位置,谁让你生的这么矮小,我走过两次都没发现,隔音真好,里面的对话嗡嗡续续,听不清说的什么。

有无心经,空穴来声,天耳靡靡,百纳海源。

“大家拿出来编编讲讲就是玩笑,有些话夸大其词,有些话添油加醋,还有些话都是子虚乌有,可不能外传...下面该陈公子讲述一下最近的好事...哈哈哈...”

里面的一群顽固子弟在讲些最近各自的经历,什么乱七八糟的,陈公子说将自己家教书先生的女儿给破处了,谁让教书先生责罚他抄书一百遍...

杜公子说偷看自己亲妹妹洗澡,居然看到她在水中自慰,淫叫不知,还学着叫唤几声...

姜公子说踏青时候碰到俊俏少妇河边洗衣,当时饥渴难耐,用十足的钱财成功勾引美丽少妇和他做淫荡之事,就在旁边的草丛中脱光衣服大干特干...

一群毛孩,一人一个不久前发生的故事,有些话漏洞百出,有些话十足的玩笑。

“现在该我们的新成员,东阳公子讲讲了,公子第一次参加我们真心茶话会,一定要拿出比别人硬的经历,来来来,大家一边喝茶一边听。”

“谢谢各位公子,我东阳以后在小京国还要靠各位照顾一二,所以,今天说给大家说个真事,信不信看大家,本人文采不精,就是大白话,多多包涵。”

你还能说个刺激的?我就听听夜尿郎大侠的真事故事。

“我东阳在老家生活挺好,父母是大商人,家财万贯,庭院满布,就是因为财富太多,百里出名,让周围恶盗盯上,来了数十人,家丁护卫死伤殆尽,本来以为就这样消亡,没想到,东方晴女侠正好路过此地,将我全家救下,我父母十分感谢,送她无数钱财。”

编,继续编,时辰尚早,我也听听,等晚上讲给东方晴听。

“可是,晴女侠对金钱不敢兴趣,唯独单单看中阳某,非要收我为义子,我父母是百般不同意,多少钱都可以给,就是不能让出我,然后...”

“停,我们要听重要的,你这故事前奏都能说到中午时刻,一会儿大家还要去书堂,嘶,这茶都凉了,小二,换壶热茶,半天不上热水,怎么做事的,呸。”

“好,就讲重要的地方。”

“我被东方晴女侠收为义子,同她回咱们小京城,一路说说笑笑,但是,我发现一件事,就是每当晚上,我们入睡很久以后,晴女侠在我旁边总会动来动去,虽然动作很慢,怕吵醒我,但是我压根没有睡觉。”

“停,你和晴女侠一间屋子?而且还是一张床上?”

“当然是同一张大床上,义母是女侠,不像那些凡俗百姓,有些事情她很大度不避嫌,听我继续讲。”

“后来,我才注意到,她在用手自慰。”

“停,你怎么知道她在自慰,而且还用手,你亲眼看见还是什么。”

“那时没有看见,只听她小声呻吟,和身下啧啧的水声,我推论的她在自慰,能不能听我把话讲完。”

东阳,你拿爱护你的义母做意淫对象很满足吗,我承认东方晴是大美女,不然,也不会成为小京城的四美之一,把她当做夜晚手护女神的人一定很多,可是,唯独你不可以,你应该反过来宣传东方晴的母爱伟大才对。

“连续几天,义母都要一番强烈自慰后才能睡觉,我都十六岁,哪受得了这种刺激,干脆我就大著胆子侧身朝着义母睡觉,看她还敢不敢,第一天,义母真的不再自慰,但是第二天,在很晚很晚,她又开始自己扣自己的肉屄。”

“屋内虽暗,但是还能看清阴影,就看义母的手臂在裹裤内快速浮动,小声连续呻吟。这真的是受不了,我阳具被刺激的硬的不能在硬,实在受不了,我都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将手伸进裤内抓住阳具慢慢套弄。可能义母自慰的太专心,居然没有发现我在手淫。”

东阳,你这话就是说谎,东方晴是一流高手,你的一举一动她能不知道吗。就算你身体肌肉、骨骼完全静止,仅凭呼吸,她都能知道你是否真的在睡觉。

“我义母身材真好,又高又美,从侧面看去,乳峰坚挺匀翘,随着自慰上下晃动,像肉皮冻一样结实摆动,不到一盏茶的时候,我就彻底泄阳,泄的太畅快了,义母也许是精神全都集中在自慰上,连我射精时抖动屁股都没发现。”

“不过,早上起来,她让我换条裹裤,我怀疑,她知道我在手淫。”

东方晴是什么人,对着她非礼的人,坟头草都三米高,她要是知道你对着她手淫,非要给你腌了。

“我呢,毕竟是大商之家,父母教过很多东西,父亲曾说过,女子只要不明确与你说不,你就要恬不知耻的继续做下去。”

“晚上,我要在大胆的尝试一下,死就死了,在义母再次自慰的时候,我慢慢脱下裹裤,将阳具露出来。义母停止了手里动作,将手从裹裤内拿出来。我以为今晚就这样结束时,她好像很纠结的将手又慢慢伸进裤子里重新扣肉屄。”

“有戏,看来义母知道我在对着她手淫,她扣屄,我撸鸡。义母是平躺着身体朝上,我则是侧身冲着她,我两仅仅有一拳之隔。我放开了身体,上下使劲撸鸡,手掌撞到自己的腹部咚咚响。义母也不含糊,呼吸声音渐渐加粗,手指扣屄肉的声音啧啧做响。”

“那时,屋里只有四个声音,我手掌撞击腹部声和她扣屄的水声,还有我两的呻吟声。”

“最后,我那些阳精,全部射在她的裹裤上,清晨起来,她在床下背对着我更换裹裤,那个又大又圆又丰满又肥美的屁股直接展示给我欣赏。”

“停,我心中的女侠不是这样一个淫荡的少妇,你把故事改一改,听了我都要伤心欲绝,小二,人哪去了,在给我换壶差,我要绿茶,知道什么是绿茶吗,就是绿色的茶,我就喜欢绿色。”

一派胡言,我夫人可是一代女侠,在外除暴安良,在家秉持家政,可能和你一个十六岁的孩子在床上面对面做着龌龊不知羞耻的事情,瞎说。

第27章:欺骗

一派胡言,我夫人可是一代女侠,在外除暴安良,在家秉持家政,可能和你一个十六岁的孩子在床上面对面做着龌龊不知羞耻的事情,瞎说。

“东阳小弟,之前在此屋里,小京城但凡有姿色的女侠,都被意淫了一边,因为东方晴女侠是你义母,所以,你说的话更能让大家意淫一番,但你说的唠唠叨叨,没有重点,实在有些无聊,不如换个话题吧。”

“别,我直接说重点。”

“东方晴,我的义母,她表面轻派侠女,一身正气,实则是个性欲旺盛的女人,她最喜欢让我用口含住她的两片阴唇肉吸弄,那两片唇肉又肥又嫩向外翻,我肯定,这两片阴唇是被别人玩弄到极致的样子,我发现两片阴唇上面有。”

“上面有白带,东阳公子就喜欢流白带的女人,然后把他义母给上了,对吧,从今天开始,小京城四美之一的东方晴女侠也被人屌屄,至此,小京城四美全都被屌过,尤其是乔诗焉第一女神捕,被屌的最多,她连死人都不放过。”

你娘亲的,真恶心,太监嗓子真大,把我的听天耳差点震聋,我深吸一口冷气,他说乔诗焉连死人都不放过,这条消息可不是闹着玩的,看来,有人发现了秘密,鱼龙混杂的将消息放到市井之中,这对乔诗焉可不是什么好事。

“邓公子,请稍安勿躁,我马上说个最最刺激的,有天晚上”

“碰。”

咦,小美女,武侠风范,这是来选婿,还是来相聚,一掌把门震开,女子之中算是有些本事。

“刚才是谁在放屁。”

不应该是在说我,每天我早上按时一次茅厕,今天为了跟踪东阳就少去了一次,一路上总是放出连环屁。

“乔飞燕,你来了,请坐,我们正在研究诗词歌赋,小二,上绿茶,要绿色的茶,快。”

“别废话,我刚才听见,有只狗在乱叫,在侮辱我娘亲,是谁?一条胳膊、一条腿、两只眼睛,选一个留在这儿。”

“谁给你们狗胆,敢亵渎我娘亲,今天要是不说清楚,你们谁也走不了,谁要是敢跑,别怪我找上你家,闹个鸡犬不宁,人飞狗跳。”

好家伙,说话霸气,别人管她叫乔小姐,她说亵渎她娘亲,我的苍天,这女孩不会是乔诗焉的闺女吧。从侧面看都越看越像,完全是一个小一号的乔诗焉,将来长大以后,又是一个倾城倾国的美女,不知道那时会有多少英雄豪杰拜倒在她石榴裙下。

小乔真美,听说她才十三岁,没想到我会对雏鸟动鸡,清秀可爱,温文尔雅,水灵诱人,娇美流水,一举一动充满了淑女柔情,一看就是个听话的孩子,老老实实,因为别人侮辱自己的娘亲才鼓起勇气坚强站出来。

“是不是你说的,混蛋,看你就不顺眼,尖嘴猴腮,我呸,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

“是不是你说的,傻逼,呆瓜呆脑,嘴歪眼斜,眼斜心不正,去吃屎吧。”

“不是他们一定是你,低矮脸丑,没有人样,我眼里不揉沙子,污秽我的美瞳,活成这样怎么不去死。”

“还有你,就是你说的...”

“总之,一人一百两纹银,否则今天别想善了此事。”

哎!一定要记住,人不可貌相,人不可貌相。

“公子,您点的茶点,一共二两纹银。”小二点头哈腰对着我,奴性惯了,瞧不起这种人,理应该正正式式,挺起身板做事。

“还要钱?”

“您来砸场子?”

“楼下不是写着,广闲自助,十两纹银随便吃吗?”

“您是新人第一次来?看东西要全面,告知板背面写着仅限午时以后,现在还没到午时。”

“那你还收我那十两纹银?”

“您不是给我的小费?”

“我认识你吗?上来就给十两小费?”

“不给小费能让你上三楼?”

可恶,茶馆套路真多,不小心被坑进去,这些钱是东方晴辛辛苦苦赶杀贼人挣来的,我从来都是伸手要钱,没给家里任何进响,有些可耻。

......

让这小二一闹腾,什么心情都没了,一个不留神,东阳他们屋里的人已经走的干干净净。

“闪开,都闪开。”

咦?这些送信的官差又骑着标马跑回来了,迷路了?

不对,刚才那些是赤标马和官差服,各个州郡递信所用,这次不一样,是官廷斥候战马和兵勇服,这种马,只有在塞外边关才能使用,现在来到这里,说明是从边关一路骑来。

也是四根顶毛?不用说,有外敌入寝,战火紧急,看来大京国边关的百姓又要遭殃,可恨,天下何时才能太平。

我还是赶快回家吧,等东方晴回来后,将今天看到的事告诉她。

....

大喜,我的东方云回来了,就在我眼前细品茶香,还是那么高贵潇洒,一举一动无不展现成熟公子风韵,你这身公子服真好看,小京城四大公子之一,名不虚传。

东方晴也回来了?表情这么愤怒,是不是东方云知道了什么和你吵了一架,没关系,我原谅你,我会告诉东方云此事已经过去不要在提。

“啪啪啪”

“女侠饶命,我知道错了,饶了小人性命吧。”

东阳?他怎么被吊起来挨打,大牛手里鞭子材质可是真正的硬牛皮,鞭打一下就可劈开肉绽,何事如此对待他!

“炎阳,咱们继续聊,你冒充那对替死夫妇的孩子跟着东方晴回来,那么,那对夫妇的亲生孩子在哪里?”

“我真的不知道,是炎公子吩咐按照他的要求做的,那孩子我也没有见过。”

我明白了,怒气犹如真实青烟,从我头顶丝丝冒出,人死了还不消停,原来这个东阳姓炎,和炎公子同姓,他不是那对替东方晴父母代死夫妇的亲生孩子,而是冒充的,混蛋。

“炎弟,兄有好事与你一同分享,近期,将有小京城四美之一东方晴女侠去你郡办事,事情原由如此”

“你可按照我说方式与她会面,见面之后,你只要。”

“如果得逞,好处千万别忘了我,到时候,咱们两个一起。”

东方云,你师傅没教过你读书念字要按顺序吗,事情原由是什么?信中让东阳,不,让炎阳对东方晴坐什么?他们两个一起对东方晴坐什么?

一读到关键地方,你就直接跳过去,不用你,我自己看。

“呲”

哎?你怎么把他们所有通信都烧了。

“事已至此,炎阳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就快说,慢了就赶不上地府的晚饭。”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义母救我,你忘了,每天晚上,在床上,你说最喜欢我吃你那两片嫩肉。”

“啪”

东方晴狠,这一拳下去,将炎阳下巴直接打碎,满地都是断裂的牙齿,人也就此痛晕过去。

他刚才说什么?都死到临头,还提东方晴给他做的两片肉?打出感情麻牌吗,想靠东方晴的肉片好吃来得到谅解,他上辈子是饿死的吧,没出息。

......

东方晴拎着炎阳走了,不知道是活埋还是喂狗,总之,这小兔崽子必死无疑。东方雨也回来了,回来干什么,还不去你乔姐姐家,哪里热闹往哪里凑活。还是东方云好,总算又可以舔尝她的香甜小脚

“云姐,带着大牛二虎去了几十天,除了查找晴姐的消息,还做了什么,大牛这个淫贼可不是东西,他没有占你便宜吧,最好离他远点,我不喜欢她。”

“当然没有,我怎么可能让他占我便宜。”

看着东方云在我身上纵横驰骋,我心中悠然升起英雄自豪的感觉,多少年了,我体弱多病无法成男人之事,现在不一样了,今晚已经是第三次,前两次是我上她下,现在是她上我下,几千次的冲击,让东方云如之前的东方晴一样有些迷迷糊糊、说话语无伦次。

月光真美,照到东方云的曼妙身体之上。

这是什么?这是什么?这是什么?我对自己连发三问,将将看见,东方云的乳头及乳晕上面有密密麻麻的凹陷小坑,很小,上下对称,像是被某些东西夹过的痕迹,这不得不让我想起大牛当初说的五嘴戏凤夹,如果真是这样,那么...

“云姐,换我了。”

我让东方云平躺着身子,将她大腿冲着半开的窗户方向拉开,月光映射著美屄。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我再三的否认自己,但是,事实就在眼前,东方云的两片阴唇上也布满了密密麻麻对称的凹痕,就连阴部上方的小肉豆上也是伤痕累累,怎么会这样,东方云撒谎了,她一定用过五嘴戏凤夹,还是这几天用的。

而且除了夹痕,还有多条类似麻绳勒过痕迹,还有,她的小穴怎会如此甜美饱满,润润滑滑,丰丰玉玉,阴毛被齐根修剪,和之前完全不同,她说过,女人毛发不可乱动,所以小穴上的所有阴毛,只是整理,从来不刮去,现在居然变得光秃秃,就连原来肛门位置的几根毛发都被刮去,这个位置她可是够不到才对。

“相公,你发现了?没错,我用过五嘴戏凤夹,而且还用过其他东西,都不是我自己用的,是别人给我带上的,这回你满意了吧。”

“东方云,你还敢不打自招,怎么这么糊涂,居然让淫贼占了便宜,你对的起我吗”

现在我的欲火完全被浇灭,这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居然做出如此败坏名声、红杏出墙的羞事,看我怎么收拾你。

“东方皇,你还好意思说,当初我被人用绳子吊起来鞭打的时候,是谁藏在床下,像缩头乌龟一样不敢出来?”

云姐很久没有直呼我的名字了,我怎么忘了,她是江湖高手,功夫不比东方晴差,东方晴可以在十步以为辨别对手动作,所以,东方云也可以,当时我在卧龙床下,这么近的距离,一举一动怎么可能逃出她的感知。

现在只能用无地自容来形容,她说的没错,为什么当时我不从床下爬出来,我总不能告诉她,我怀疑她与别人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所以在床下偷听,故意不出来。我总不能说是因为她被凌辱,导致我的阳具变大而卡住不能出来。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