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妻走江湖 (18-20) 作者:童话

. 【携妻走江湖】

作者:童话2021/03/25发表于:sis

***********************************

第18章:狠人

“你敢说你没用过?你是没少用吧,尖嘴狼牙夹过的地方,有明显扎痕,没有三五天,痕迹下不去,我要是脱光你衣服看到你的大白奶子和小穴阴肉上面有痕迹怎么办,你敢和我打赌吗?如果你输了,让我操上三天,不,操上一天就能降服你,让你永远忘不了我的鸡巴,你敢不敢赌。”

“啪.啪.啪.”

“别说了,求求你别说了。”

东方云居然没有说否认,难道她真的用了吗,而且还是这几天就用过,我不能明白你为何如此,你不是说箱子里面的东西都是侮辱女人的赃物吗,你看见就会恶心半天,你到底是偷偷用了,还是大牛在瞎说。

我不能听信大牛的一面之词,因为东方云被绳子吊在半空,她非常被动,为了少挨鞭子,她可能会用语言臣服大牛,不过,东方云是一个倔强的人,宁可一倔到底也不会违心说话,那么她是不是真的用了,只有让她脱光衣服,把奶子和唇肉拿出来看看才知晓。

“贱货,绑在你身上的绳子是不是很熟悉,你敢说你没用过?用的最多就是这根绳子把,三个月前绳子丢的,开始的时候每天晚上丢失不见,白天还回来,后来一丢就是一个月,前不久让我找到了,马上藏在暗格里面防止丢失,你知道我在哪里找到的吗?”

“这是普通的绳子,但是,绳子被特殊药水浸泡过,绳子如果摩擦过女人的乳房和穴肉,哪怕一次,这个女人就会上瘾,每天晚上要是不用它摸蹭勒紧,是什么感觉你自己不知道吗?你为什么还回来,是不是找到更好用的东西,比如说二虎的阳具。”

“我从箱子里拿出来的时候,就发现你眼神不对劲,虽然只是眨眼间,你就换做别的表情,那也逃不出你心中窃喜所表露的眉间喜悦,婊子,还敢偷东西。”

“啪.啪.啪.”

“哗啦~”

我看到地面突然出现成片水渍,如同大雨倾泻,东方云尿了,她是痛尿的?还是被大牛的话刺激尿的?不对,完全不对,她的尿如果是从裤子里面留下来,应该是集中在一个地方,现在是成片的挥洒,难道?

“婊子,果然是婊子,尖嘴狼牙夹过的痕迹多么明显,到处都是夹痕,我就知道,你表里不一,在外人看来,你是女侠,捍卫正义的女侠,端庄的美丽夫人,实则上,你背后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淫妇,嘴里说一套,背后做一套,我那宝箱里面侮辱女人用的东西,你至少用过一半,就是现在你屄里冒出来白沫的味道。”

“啪.啪.啪.”

不行,我必须出来,东方云的私处已经完全露给了大牛看,地面满是衣物碎片,不知道她身上到底还有多少衣服遮掩,东方云这次失算了,这个奖励玩的太大,把自己给陷进去了,我要马上出去救她,不然,大牛万一失去理智,不管不顾限制条件,将阳具插入东方云阴道中,我在出来就为时已晚。

在我向外要挪动身体的时候,下体突然一痛,我才发现,我的幼龙已经恶怒雄争,钢硬无比的坚挺著,它被卧龙床死死卡住,这个卧龙床很结实,就是因为底部有一条条横筋做支撑,横筋之间有倒口缝隙。

我的龟头被卡在倒口缝隙中,应该是龟头还没有完全大起来的时候顶着裤子进到缝隙中,现在变大以后就被卡住无法出来,好比小猪放入小笼中,变成大猪后,无法从笼口出来。

这可是要了亲命,还没有救出东方云,我自己先被困了,床外危险在既,我确无能为力,只能等龟头慢慢变小,可是这种情况,越是着急,龟头越是坚硬。

“求求你,放下我,你只要放下我,让我干什么都行。”

“时间还没到,爷爷我还没玩够,而且绝对不能放,一旦放下,你就会变脸。”

让大牛说中了,东方云缓兵的计策又失败了,只要她被吊着,一切都不能由她做主,只要放她下来,一切都是她说的算。

“啪.啪.啪.”

“婊子,我问你,前不久的一天晚上,二虎鬼鬼祟祟的溜到后院,到了你的寝室口,前后停顿的敲了几下门,然后大门打开一个小口,他快速躲进去,过了半个时辰才出来,然后...然后...妈的,让我先抽你三鞭子在说,出来的时候他还在提裤子,你们在里面都干了什么?”

“还是前不久的晚上,我跟踪二虎到后花园,看到一个只穿肚兜和半截裹裤的女人与二虎抱在一起使劲咬嘴,别看我离得远,但是我眼神好,那个大屁股,又肥又白,月光照在上面都差点亮瞎我的眼睛,在看看你的大白屁股,那个女人是谁?”

“不是我,你别说了。”

“啪.啪.啪.”

大牛的嘶吼声和鞭子的抽打声,就像银针刺如我的心房,我的心脏已经千疮百孔,我不相信是真的,但心里总怕是真的。

“还没完了,我在晚上还看见过二虎溜到假山后面,不一会儿,一件女人的肚兜和半截裹裤被丢出来,那是谁的?你们两个在假山后面玩石头吗?还是脱光衣服玩?我就奇怪,二虎出来后,顺手拿走了肚兜和裹裤,你在后面怎么一直不出来,难道你从假山后面一路光着身子回去?”

“你要是不承认,我现在就去把那肚兜拿过来,咱们比比看,是不是和你里面的肚兜一个样式一个味道,啊,我忘了,拿来也比不了。那咱们就去你寝室里比比看,如果一样,你就让我直接操弄一次,你敢吗?”

“金角大王、银角大王、绳子、鞭子、二虎的阳具,你样样都玩了个够,你怎么不玩我,是看我又臭又丑又老吗,你就是看不起我,我抽死你,婊子。”

皮鞭声如雨下,我现在的心情不知如何描述,既痛心又痛快,痛心的是东方云被无情的鞭策,疼痛和呻吟声不绝于耳,我真想过去宰掉大牛。痛快的是东方云受到惩罚,如果大牛说的是真的,那么还应该更重重的抽打她,居然神不知鬼不觉的背我与二虎通奸,而且听大牛描述的时间已经是很早就发生的事情。

如果事情正如大牛所说的那样,那么二虎这个小子一定对我隐瞒了很多,他什么时候变得聪明了,不是他聪明,而是东方云的问题,东方云应该能想到二虎会说露他们的奸情,所以,东方云交给二虎如何去说,一旦我发现点什么不对劲,那就把事情都推给大牛是最好的办法,而大牛是绝对不会承认,她也知道我不会让二虎与大牛对峙,这样他们的奸情就被隐藏,而后二虎又会把事情在告诉东方云,东方云还会在教导二虎说法。

所以说,以后二虎的话不能全信,因为有东方云在后面,那么他们到底有没有奸情。

东方云怎么如此淫荡,这完全不是我认识的东方云,一向知书达理、俊秀稳重的她怎么变得做事毫无廉耻?

“二夫人,干脆这样吧,以后你就做我的穴屄炉鼎,我的阳具至尊功就是需要你这样既淫荡又漂亮还有一身功力的女侠,作为回报,我让你天天享受女人极上高潮,你斟酌一下。”

“让我给你那个小鸡巴相公带个大大的绿帽子,我屌完你,你在夹着我的精液回屋,让你相公给精液舔出来张嘴吃下去,就说是你自己的淫水,我...”

“嘭”

我听到一声闷响,屋内突然出现一股阴冷之气,我感觉裸露的皮肤表面有种凉寒之意,然后就看到两只白嫩小脚落地,大牛的两只臭脚离地消失,一股股震断的麻绳四散在各个角落。

“淫贼,我相公也是你能说的?你信不信我将下面阉了,让你永远做不了男人。”

“二夫人,我错了,我只是一时兴起,口无遮拦、随口而说,我压根没有那么想法,游戏是您定的条件,小人也没曾多想,您息怒,我不玩了。”

东方云的表现让我既惊喜有迷惑,惊喜的是大牛侮辱于我,触到了东方云的逆鳞,让她非常生气,甚至要割断大牛的阳具,因为她说到做到。让我迷惑的是,她居然轻松挣脱绳索,看似非常简单的崩断,那么之前在遭到大牛无情鞭打,甚至女人最隐秘的地方都敞露的时候,她为什么不反抗,总是在不停的呻吟求饶。

“刚才你说看见我和二虎做那件事?”

“没有,没有,我真的什么都没看见,我全都是瞎说的,以后再也不跟踪二虎了。”

这是什么意思?东方云到底和二虎有没有做出不知廉耻的事,如果是瞎说,那为什么大牛还要说不在跟踪二虎,我最讨厌的就是打哑谜,你们两个就不能把话说在明面。

“哐.哐.哐.”

“二夫人,师傅,不好了,外面来了很多人,他们拿着刀剑,有几个人闯进厅堂,您快去看看。”

“二虎,你先过去,我和二夫人马上就去。”

什么?外面有很多人,还带着武器,难道是炎公子直接找上门,他要是把东方晴的事情拿出来,以后东方晴如何做人,我的颜面也丢尽。这种事如果处理不好,以后在小京城就成了街头笑柄,

“你个淫贼怎么还不出去,等著看我换衣服吗?”

“不敢,不敢”

“不敢还看?给你看个够,你看这两个大白兔,你看下面的黑毛,我转过来弯下腰,看看我丰满臀部,在往里面看,还看到了什么”

第19章:来势汹汹

不敢还看?给你看个够,你看这两个大白兔,你看下面的黑毛,我转过来弯下腰,看看我丰满臀部,在往里面看,还看到了什么”

“二夫人,您下面淫水留的到处都是,我给您擦擦吧。”

“滚”

东方云还是吃了大亏,他们两个是一起走的,说明大牛全程观看了东方云的换衣过程,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老不要脸,如果在让他这样粘著东方云,以后一定会出事,看来我要想点办法让他滚蛋。

没有了激烈的抽打,我的龟头逐渐变小,终于从床下爬出来,看着满地的衣服碎屑、尿水和绳子断头,心中感觉顶着东西说不出来,东方云到底在想什么,这个夫人脑子里的东西藏的很深,有时我也琢磨不透。

屏风后面是东方云刚刚换下来的衣服和裹裤,这还能叫衣服吗,尤其是胸部位置,完全是两个碗口大的窟窿,裹裤都是条条状,就像大口的渔网一样,穿上这个与脱光了还有什么区别。

咦?座椅上放着一本黄皮旧书,这应该是大牛说的他们祖师在山洞中发现的那本阳具至尊心经,黄皮应该是兽皮,手感很滑润,还带有清凉的感觉,不知是何种动物有如此皮毛,真的有些浪费。

在翻开书本,里面的纸张类似与宣纸,但是比宣纸柔润,虽然感觉很老旧,但是弯折后居然没有任何折痕,好纸。

大牛说此书是他祖师在山洞中发现的奇书,里面文字看不懂,但是墙壁上有译文,东方云也说里面奇形怪状的符号看不懂,他们当然看不懂,我东方家族的文字可不是谁都能看懂的。

“九转真阳神经”,恩,练这个都是神经,可以取名叫心经、真经、法经,非要叫神经,什么阳具至尊心经,我呸,可是此书为什么会在山洞里发现,与我们东方家族有什么关系或者渊源还是一点关系没有?看来以后有机会要拜访一下大牛的师傅。

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九转真阳神经随风翻起,一页页略过我的眼睛,内容真是不少,密密麻麻的文字和配图,其中闪过几页让我眉头一皱,翻回来在看看,“御女篇”中有说道:御女鞭法和御女绳艺,如照此篇鞭策和绳缚女子,将会勾起女子淫欲,越是鞭策越让女子欲罢不能,鞭策的位置、时间、和力度大小都要掌握恰当,根据天时与地利不同,鞭策又要在调整。

里面越说越离谱,开始是鞭打女子穴位,后来要配合功法鞭打,淫骂女子的话中要按照功法的音律,在后来要根据女子的呻吟声音和动作在改变,最后把自己想成淫荡的虚剑,在女人高潮的同时,用神识冥想将剑插入女子的神识,此女子心中将会留下你的影子,算是改变天命,强行牵拉红线。

书中内容太多,有各类功法,还有破解之法,不能理解,当然不是谁都可以学得,功法越高,对人体的要求就越大...在看看还有什么东西。

我感觉大牛就是使用里面的御女鞭法对东方云下手。书中内容繁琐复杂,一定还有很多御女的功法,如果他利用这半年给我医治身体的时间,在东方云配合我们练功时,他将功法也一并参入,那岂不是早就将自己刻入东方云心里?二虎呢,他们两个是不是同谋?

大牛对此书到底了解多少?这个问题要是不解决,我的三个夫人都有危险,当然,里面也有破解之道,我需要时间将书中内容大致了解,然后一一破解。

坏了,我怎么忘了,外面来了一群不速之客,还要赶快出去看看,哪能让夫人在前面挡事。至于此书,虽然君子取之有道,但是,这书本来就是孝敬我的,所以当然收下,而且绝对不会在还给大牛。

......

刚出了后院就听见前厅吵吵嚷嚷的,不就是弄了你一手爷爷的屎吗,玩不起就不要玩,是你先出手要杀我,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居然先找上门来。

“在给你们一口茶的时间,如果不把东方皇交出来,我们只好自己进去抓,到时候,里面该看的,不该看的,我们可不管那个,还有,院子外面已经让我们围的水泄不通,鸟出箭射,人出箭穿,可别不小心搭上性命,咱们好话至此。”

“我也给你们一口茶的时间,如果不把东方晴交出来,我们一群大男人进去搜,要是看到女侠还在裸睡或者洗澡,那也没办法,直接拉出来,到时候,整个街道可都能大饱眼福,哈哈,我还真没见过女侠光着屁股骑马溜街。”

“我给你们一人半口茶的时间,说明来意,说的清楚,咱们来定夺谁是谁非。说不清楚,你们两个就代替我家门前的石狮,今后给我们看门护院。”

他们欺人太甚,炎公子手抓大便是我的,找我就可以,怎么还连东方晴也一起。

大牛一把拦住要进入前厅的我说到:“家主,二夫人和二虎在前面耗著,让你先别出来,事情有些复杂,还不知道他们的来历,来了两波人,一波找您,另一波找大夫人,这两波人还互相有冲突。”

怎么只有二夫人和二虎在前面,东方晴还没有回来吗?那东方雨呢?

“家主,您还是先躲躲吧,屋子里面没地方躲藏,他们太容易找到,要不您就踩着我肩膀从院墙爬出去。”

好胆子,他们都说外面有弓箭手,出去一个射一个,你还助我爬出去,要是我没听见他们的对话,还以为你有多忠心,现在我知道你的小算盘,你想趁机会至于我死地,然后霸占我的东方云。

好计谋,别着急,我现在必须忍耐,先让你沾些东方云的便宜,等我将九转真阳神经练成,把你施加在东方云身上的功法一一破解,然后就是你的死期。

“大胆,你这个小白脸,以为有许多达官贵人家小姐暗许你,我们就不敢动你,告诉你,今天这事,你们捅破天了,谁来也救不了你们。走,都给我进去搜。”

“啊...”

听这一堆人鬼哭狼嚎就知道东方云出手了,她家传唐门,一手明暗镖,三十步以内百发百中,她的绝技就是散手一甩,同时中三。

“大家别怕,我们一起上,就他们两个人,屋子小,他们躲不开,咱们几十人,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他们。”

说的没错,东方云的镖是在开阔地方施展,人一旦多了,她不可能同时下手,而且前厅不大,她无法闪避。

“我在这里,一群混蛋,有什么事冲着我来。”

这个时候我还是出来吧,不能做缩头乌龟,人家都找上门来,我让夫人顶着,不管别人看不看笑话,至少我不想让夫人认为我是个懦夫。

“你?”

我制止了东方云,看着她着急的眼神,我现在也是无计可施,走一步看一步。

我也不管大牛在身后拉扯,径直走到前厅中间,人真不少,厅门口站了一排,地面哀嚎著五六个,有两个人坐在客椅上,手里握著剑柄,目光管都全都看向我。

其中一个人站起来冲向我,那其实汹汹的样子好像要吃人,我抬手阻止东方云手中要甩出的暗镖,看她那着急的样子,可爱。

“你就是东方皇?还我炎公子命来,你十个命也低不了我家公子的命,我们...”

眼前这个有些失去理智接近疯狂的男人,抓住我的衣领使劲摇晃,我听到他说还我炎公子命,什么意思,炎公子死了?刚刚几个时辰之前是他要杀死我,怎么过了几个时辰后,他死了,老天有眼,报应如此之快?错了,难道是东方晴杀的,因为她的家人已经被释放,所以她为了保护自己的名誉才下了杀手,不会,她不是随便杀人的刽子手。

“炎公子?他怎么了?昨天下午我们畅聊的痛快,感觉相见恨晚,如果不是时间匆忙,我们还要把酒言欢一夜间。”

“东方皇,你别装了,我们炎公子就是你杀的,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跟我们走吧,听我们家主处置。”

“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我杀的,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无凭无据,你跳过官府要动用私行陷害好人。”

“怎么没有证据,我们在院外看护,突然听到炎公子大喊你东方皇的名字,等我们冲进去的时候,炎公子...他...他已经身首异处,不是你还是谁,是我们亲眼看见你进到客栈后院,也看见你跑出院子,证据确凿,还费什么话,现在就跟我们走。”

这个男人的话让我惊出一身冷汗,他的意思是说,炎公子在侠客客栈被杀,而且正好是我跑之后,在他们进屋之前,这就说明,屋子里面还有其他人,而且还是高手,至少比炎公子要高出很多,不然也不可能在很短时间内夺取他的首级,并且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

那么说,东方晴与炎公子的苟且之事都让这个杀害炎公子的人看到眼里,还有我与那个杀手的事情也暴露了。

“东方晴还没出来吗,那我们就把东方皇带走,你们拿着东方晴的人头来交换。”

这就是他们说的另一波人,东方晴又怎么了,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两波人同时来要人,这里面有什么关联?

“你们楚家的手伸的太长了,东方皇是害死我们少家主的罪人,你们要找的是东方晴,这是一男一女,两不挨着,不要没事找抽。”

“东方晴是东方皇的夫人,现在东方晴不见人影,当然先把东方皇捉拿起来,你们炎公子的命算个屁,我们楚家楚公子的命才是真命,今晨被东方晴所杀,我们要带着东方晴的人头给我家楚公子祭天,你给我滚一边去。”

什么?楚公子也被杀了,东方晴中计了,炎公子是诬陷楚公子要谋害我,你怎么也不查个明白就连夜杀了楚公子。我扭头看向东方云,她对我轻轻摇头,看来她也是什么都不知道。对方死了两个人,而且是家族的继承人,看来此事不能善了了,无计可施,我只能一否在否,死不承认,本来我也没做。

第20章:乔诗焉

什么?楚公子也被杀了,东方晴中计了,炎公子是诬陷楚公子要谋害我,你怎么也不查个明白就连夜杀了楚公子。我扭头看向东方云,她对我轻轻摇头,看来她也是什么都不知道。对方死了两个人,而且是家族的继承人,看来此事不能善了了,无计可施,我只能一否在否,死不承认,本来我也没做。

“锃”

“锃”

两波人打起来了,看来他们早有旧仇,虽然双方不是剑起刀落,那也是指点喉尖,用力必伤。不对,他们明似剑拔弩张,细则眼神余光冲我,这是对我突然袭击的准备,来不及了,太近躲不开,东方云救我。

果然如我所想,两个管事的一个跨步到我身前,将我挡在东方云前面,让我作为挡垫牌,抵挡东方云的暗镖,看来他们对东方云的飞镖十分缠讳。

就在两人即刻将我擒住之际,两根官廷戒棍飞来,两人也算是有些功夫,听风辩位,一左一右回转身体,摆开架势怒吼说到:“谁?”

“小京城六扇门办事,阿猫阿狗闲杂人等回避。”

“你们楚家和炎家的胆子越来越大,在小京城内公然带领数十人私闯他人宅府,还要当场杀人。完全不把我们六扇门放在眼里,好胆子,居然与京廷对着干,就不怕给你们主人惹火烧身吗?”

乔诗焉,小京城第一女神捕,也是小京城四大美女之首,与东方晴同岁三十,她要是来了,那么...果然,身后跟着东方雨,这个机灵古怪的小姑娘,我还奇怪,在这么多人面前,东方云还轻轻松松,原来是让这丫头去搬的救兵,但是东方晴呢,到哪里去了,她才是解开谜团的关键,炎公子和孟公子的死与她到底有没有关系。

“乔女侠,我们家炎公子死的冤,身首异处死不瞑目,家主夫人听到噩耗后,晕倒在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全家上下乱成一锅粥,家主已派人去衙府报官,我们来这里是怕他们跑了。”

“乔捕头,我家楚公子死的更冤,已经是不能男人之事,最后还被穿肛焚尸而亡,本来已经花了大价钱从西域迷宗请了高人给装个驴屌,现在前功尽弃,楚家又少了一个接管人,他还是个十八岁的孩子,怎么会受到如此不公。”

楚公子,那个白白玩弄东方晴的楚公子死了,要说杀他的人,东方晴最是不过,不仅楚公子白白玩弄她,而且还被诬陷要害我,所以东方晴一时安耐不住侠气,连夜去杀了他,但是,穿肛和焚尸的做法可不是东方晴的手段。

“你们两家与他们有仇有冤去报官,没有证据就不要在这里大呼小叫,乱用私行,如果出了人命,谁也保不了你们两个。我作为小京城第一女神捕可不会放任你们如此胡闹瞎搞。”

傲慢和自大,乔诗焉是绝世美女我承认,与东方晴站在一起有如姐妹,一举一动无不充满诱人的魅力,紧紧包裹身体的捕头服就能看出她身材是多么丰满迷人,两个乳房如成熟的西瓜,翘臀又圆又大,让人忍不住想上去大拍一顿,她的身高在男人中也是中上的,一般男人都要抬头仰视她。

但是,她很高傲,如东方晴一样高傲,也如东方云一样看不起男人,还如东方雨一样机灵古怪,都是三十岁的人妻少妇,下休之时不在家教导孩子,总是穿的像十八岁的姑娘,与东方雨牵手溜街,不清楚的人,真以为是年轻姐妹。

“我炎家有证据,昨天夜里,我们多人亲眼看见东方皇进的侠客客栈后院,直到凌晨,我家炎公子在屋里大喊东方皇的名字,然后就看见东方皇跑出院子离开,屋里只剩下头身份离的炎少主,我们越是追,他越是跑,心中一定有鬼。”

一面之词,你们明明知道炎公子要害我,所以围住院子不让我跑,里面在安排杀手对我下手,要不是炎公子大喊一声,吸引你们的注意,我还真没有办法找到空隙脱身。

“我楚家也有证据,今天清晨,天阳似亮似不亮,我们就听屋中大喊东方晴,然后大火纵起,我们的楚公子成了焦尸,下体一根铁棍从肛门进去,嘴里出来,而且多个护院也看到一名红衣女子跃墙而出。”

难道真的是东方晴干的?晴姐不应该会如此失去理智,而且杀人手段绝也太过残忍,明明一剑下去可以解决,为甚要用铁棍将楚公子穿体。

“这么说,你们根本没有看见东方晴和东方皇亲手杀人的场面,而是听到他们大喊人名字,如果照你们这么说,凡是人死之前大喊他人姓名,则那个人就是杀人凶手?”

“还有,那个侠客客栈是大家聚会的地方,任何人都可以出来进去,白天夜里从不闭门谢客,我家相公在里面走还是跑,你们管不着,你们从后面追他,我还要告你们一个图谋不轨、杀人越货、栽赃陷害。”

“还没完,天下之大,色彩分七,衣着之锦,三分彩色,女儿家喜粉、喜红、喜素雅、喜花枝,穿红色衣服的女子,小京城内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你们楚公子做了多少坑害女人的事情,你们不清楚?保不住哪家女孩子穿着红衣夜里来寻仇,让他勿以为是东方晴呢,毕竟小京城内多少人对我们大夫人夜夜思念成疾,楚公子也不例外,据我所知,他可是曾经说过,东方晴女侠是他心中的唯一。”

东方云,你说的是什么话,我这个东方晴的原配相公就在这里了,我的脸往哪里放。你还看我,我知道昨天晚上去侠客客栈的事情没有对你说,我也是有苦衷的。你别看我了,刚才你像母猪一样被大牛吊起来抽鞭的事,我还没和你算账。

“说的太对,我们官廷抓人要有证据,没有证据那是污蔑,你们没有亲眼所见只是猜测,东方皇和东方晴也只是被嫌疑而已。现在首要的是你们先去报官,我们受理之后,按照大京国律例,死人的案子要做刑部备案,验尸,层层会审的,嫌疑人由我们六扇门看管,你们没有权利控制,如果执意要与大京国的官廷对着干,自己先掂量掂量有多少分量。”

乔诗焉这是明显的向着我们说话,不错,这下还有喘息的机会,至少现在不会担心出什么意外。

......

果然是小京城内第一女神捕,我家会客的石桌被她一掌震碎,这要是打到肉身上,必定四分五裂。那两波人灰头土脸不得不被逼离开我家。

毕竟我杀害炎公子的嫌疑最大,而且炎公子家大业大人脉广,如果官廷没有点交代也不行,我现在就在天牢单间,已经整整三十天,牢头接到乔诗焉的命令,对我特别照顾,吃喝不错,就是太孤独,因为乔诗焉怕我被暗中陷害,把我关在高等天牢之中,其实就是给有钱有势人准备的地方,一个厚重铁门,门外有专人把守。

东方云和东方雨每天上午来一次,下午来一次,上午是水果,下午是茶点,据她们说,楚公子被害那天晚上,夜间打更的人看见东方晴进入他家,也有人看见东方晴从墙里飞出来,所以官廷已经下了海捕文书,捉拿东方晴,包括楚家也派了江湖高手协助,此事已经无解。

东方晴的武功也是属于一流高手,几个高手围攻也可以脱身,我担心的就是不知道她现在哪里,在干什么,按理说她应该回家才是,就算去接送父母也该回来,而且我已经下了牢狱,如果她知道,定会前来,怎么三十天都没有踪影。

关于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事情,我本打算告诉东方云,但是她说隔墙有耳,除非特别重要就告诉她,否则以后回家在说,我选择了后者。

现在我无法出去,也不能出去,一是炎家非要找第一讼师告我死罪,二是我出去就可能被人暗算,还是这里比较安全。

我告诉东方云我身体基本恢复如常人,而且越来越强,感觉身体之中有股后劲要爆发出来,所以不再需要大牛和二虎两人帮忙,让他们滚蛋回家。东方云却说已经答应将他们纳入东方家外部族人,即便不在给我医治身体,也不可能轰走,而且现在没有人可用,他们两个还保险一些。

傻瓜,我是担心你被大牛在占便宜。

前几天只有东方雨一个人过来,她说东方云打听到东方晴的消息,所以带着大牛和二虎出去查找消息来源,不知道几天才能回来。大牛还带着一大包袱东西,说是徒行必备的东西,是东方云特意让他带着的,她看见从里面露出拇指粗的一捆麻绳,还有一把皮鞭,不知道干什么用,不过他们一定会回来,因为东方雨给了东方云控制大牛二虎的解毒药只够六十天。

晚了,晚了,他们已经走了,我来不及阻止,看来这段时间可能还会上演那天的“吊猪待宰”一幕,我反复告诉自己要忍耐,东方云只是受点皮肉伤,她是故意用“色”来抓住大牛的忠心,而且我相信东方云这样做一定有她的用意,我要相信与自己携手二十年的夫人。可是我不相信那个大牛,他的功法中暗含通人心智,会让东方云潜移默化的认可他,听命于他,干着急。

不过,现在那本心经秘籍已经在我手里,正好这段时间让我也闲来无事的认真看看,等我掌握里面的东西,那就是我反击的时候。

好书,里面的功法和心经让我大开眼界,增阳篇和御女篇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著此书的高人,将自己的人生经历也写了进去,内容让我十分感慨,同时让我对大京国几千年之前的面貌终于有所了解,或许就连东方家族也如此...

......

“病秧子,看你最近闷闷不乐,是不是在想东方晴,这小浪蹄子不知道去哪里找野男人去,把自己家相公放在大牢也不担心。只有我的小雨每天来照顾你。”

乔诗焉,乔女侠,自从认识她以来就满满的看不起我,不,同东方云一样,是看不起所有男人,她对东方雨爱护有加,基本上东方雨提出的任何要求她都会满足,这次多亏了她从中盘旋,不然我和几个夫人应对不了一群高官刽子手。

“乔姐姐,不许你说我家相公是病秧子,他现在身体恢复很好,用不了多久就能在男人里独占雄风,到时候,我也让你爽爽,你下面的小骚屄也不用吃冰棍了。”

我很尴尬,乔诗焉是小京城内四美之首,也是首屈一指的第一女侠,更是人人敬重的女神,怎么东方雨当着我的面如此开起玩笑,不像话,这次还是乔女侠救了我,让她占点嘴上的便宜,不碍事。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