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妻走江湖 (60-64)(第一部完结) 作者:童话

【携妻走江湖】 (60-64)

作者:童话2021/05/16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60章:人活一世

我被晴姐说的话弄得不知所措,还没琢磨过味道,晴姐一个穿心掌将我打飞到对面的墙上。原来这就是晴姐的力量,我听到内腔之中“咯”的一声,感觉胸口犹如被万斤重石撞击,没错,骨头碎了,鲜血紧跟着从口中喷出,碎裂的胸骨扎破五脏六腑,钻心的疼痛,痛的全身哆嗦,但这些疼,和我融碎的心房相比,一点也不算什么。

眼泪顺着眼夹侧流下来,我的晴姐把我忘的全然一干二净,怎么会这么快,不是需要一点点占入神识吗?难道是因为今天他们交媾后,老头的身影正式住进晴姐神识,彻底的替代原来的我?

我单膝跪在地下,地面是我刚刚压碎的木椅,捡起一片木头,勉强扶著作为身体支撑,心碎的大声喊道:“晴姐,你仔细看看,我是从小照顾大的弟弟,你仔细看清楚。”

“咚”

不管用,晴姐一脚将我踢到空中,后背撞到房梁在弹回地面。这次踢的还是胸口,江湖对决都知道,攻击受伤的位置最有效,好在我提前交叉手臂防御,不然性命绝对不保。感觉双臂疼痛到极限,现在,整个人趴在地面,不能在靠双臂用力,我只能弓起腰腹,向后甩头,靠着惯性,将自己待到蹲立的姿势,然后在慢慢站起来,后背依靠着墙体。

看着心爱的晴姐慢慢拔出金龙剑,金龙出鞘必有血光:“胡说,你不是我弟弟,我还能认不出陪伴了二十年的弟弟?我弟弟年龄比你大很多,他是五肩绣花总司捕,皇帝身边的侍卫副统领,武功境界在大京国内都是数一数二,我为他感到自豪。你呢?年纪轻轻,乳臭未干,武功刚迈入一流武者...呸,我和你说这些干什么。”

眼前的晴姐是如此的冷漠,如同江湖杀敌,既然下手,必要夺取对方性命,我现在就是她要夺取性命的目标。我现在要用温情感化她,用大胆赴死来刺激她的神识。

“晴姐,你动手吧,用你手中的金龙剑插进来,就是这里,我的心房,出剑快点,我要看看我的心房是什么样子,我感觉心房已经融化,可是如果真的融化,我为什么还活着这里,所以,请你将我心房掏出来,我要看看,你的弟弟要看看。”

我们两个足足静默了十分时间,东方晴手握金龙剑,剑指我心房。我们双眼对视,她眼中冷酷无情又带着犹豫不决,这可不是她的作风,她喜欢雷厉风行,说干就干,说杀就杀,这说明她神识还是认识我的。

“神经病,我不认识你,但看你不像是坏人,就饶过你这一次,现在赶快滚,在犹豫一刻,我剑下不留情。”晴姐收剑转头回床,留给我成熟稳重的背影。

有戏!我看见晴姐身体在颤抖,剑在颤抖,没错,我看的很清楚,虽然很轻微,但是,的确在颤抖,她的还记得我!是神识记得我?还是晴姐记得我?我搞不明白,但是,我只知道,过了今天,我的晴姐就再也回不来,如果在等上一会儿,当神识交替完成后,晴姐神识中的我,再也不是真正的我,所以,我不能在失去她,我要抢回来,抢回属于我自己的晴姐。

“晴姐”我狂喊一声冲过去,我要重新唤醒她的神识,我要让晴姐看清她神识中的那个人不是我,我才是她的弟弟,我还要那个陪我长大、看我长大的晴姐回来。

“噗”好快的剑,好冷的剑,好痛的心,这才是晴姐的作风,果断迅猛。眨眼之间,天旋地转,能死在晴姐剑下,我无遗憾,因为我拚命的争取过。

“你?皇弟,弟弟,啊~”

......

这是哪里?我没死吗?不对吧,我明明看见金龙剑插入我的心房,热血顺着剑缝喷向晴姐,血真多,染红晴姐全身。原本想看看心房的样子,但是,金龙剑是从前面刺进去的,所以根本看不到心房的样子。

“小二郎,住新房,白白手,圆圆头,鼓肚子,脚丫子..。”

好熟悉的乖乖溜,我顿时明白,我被石碑拉入了神秘空间。神奇的乖乖溜可以治愈我的身体,我没有想到,是石碑救了我,石碑一直藏在我的神识中,每次身体受伤,都是进到这里来修养。但是,金龙剑身几乎全部捅入我的身体,我确定心房被一剑插入并穿透,这么严重的伤势也能医治回来?

我的心房可是被削铁如泥的金龙剑所穿透,剑气也一并搅碎我的心肉,我已经是个无心之人,难道,石碑还能重生我的心房?不可思议。

“小二郎,住新房,白白手,圆圆头,鼓肚子,脚丫子..。”

咦!美丽少妇在对我笑,对着我唱乖乖溜,眼中充满和蔼温柔,她对着我发出真心笑容。她能看到我?难道这不是梦境?这是真实存在的世界,可是她为什么对着我笑?

不对,错了,她不是对着我笑,但是,她也是对着我笑。

我伸出双手看看,白白肥肥,肉嘟嘟。我低头看看腹部,圆鼓鼓,胖乎乎。我在向下看看脚丫,粉嫩滚滚,小小巧巧。我的天,我现在成了她怀中的婴宝,这是什么情况,我怎么就成了那个刚会蹒跚走路的孩子,事情确有蹊跷,石碑到底想干什么?

突然发现眼前美丽少妇非常眼熟,仔细看去,好像以前在哪里见过,却又实在想不起来。看着她伤痕累累的面孔,我竟然下意识的伸出双手去轻轻抚摸,这个感觉也很熟悉。在环顾四周,破旧的屋子,爬满臭虫的石墙,发霉的味道,昏暗的光线,熟悉,全都似曾相识,好像以前来过。

“咳咳”我喉咙好像卡著东西,忍不住咳嗦几声。

美丽少妇立刻拿着白色丝巾给我擦拭嘴角,我想,这应该是屋子里唯一干净的东西。

血?怎么是血?这个孩子嘴角在吐血!一个一岁多点的孩子为什么嘴里吐血?对了,是那几个人,一定是他们干的。

“哐当”

身后有人开门,昏暗的屋子突然亮起,刺眼的光照,让人眼睛非常不适。我要回头看看,来者何人,可是,我才发现,身体极度虚弱,就连扭头的力气都没有。

“青青仙子,我们上路了。你呢,下辈子一定要找个好男人,不要被男人的外表所欺骗,会哄人的男人,不一定是什么好男人。”

原来这个美丽的少妇叫青青仙子,这个孩子的母亲叫青青。身后说话声音有些熟悉,也是似曾相识,我感觉这里的一切都似曾相识。

我被一股巨力牵住后颈向回倒退,美丽少妇一把扑空,她急忙追赶上前,步履艰难,她的双脚被巨大铁链捆绑,脚颈与铁链之间渗出血水。

“你们要带着我的孩子去哪里?把孩子还给我。”青青仙子惊恐大叫,想要抓住我的手臂,还是迟了一步,巨大铁链已经延伸到最长,青青仙子无法在向前一步,她跪在地面,眼中慌张可见。

“娘亲,娘亲”我下意识的叫喊,这是为什么!我为什么会叫她娘亲,以前我只是一个看客,现在,反客为主,我成了婴宝。

“哼,都是被你害的,我们现在只能离开,你就呆在这里吧,等着你们家族执法殿的长老,他们比我们下手更狠,尤其是处理家族叛徒。你的孩子我们带走了,主人说他有用,暂时留着狗命。”

“不要,把孩子还给我,求求你们了,把孩子还给我,你们要的东西,已经在我神识中消失,我不知道它去了哪里,把孩子还给我。”

我看着美丽少妇离我越来越远,远的就剩下一个点。

......

“哄隆隆”你娘的,吓我一跳,我刚才还沉浸在离别的画面,眼泪狂飙,现在画风一转,突然重回神秘黑色空间,石碑从空中掉落,一屁股停在我面前。

嗯?石碑在轻震,周身黑色雾气翻滚荡漾,有无心经第一层和第二层的文字突然变得昏暗无比,然后默默在石碑上消失,原本有无心经第三层的位置也渐变消失。空中虚幻出来的金凤、皇凰、真龙、麒麟、山海百兽,也相继飞回石碑。最终,石碑变成一块光亮的黑色巨石。唯有我脚下踩着的东方文字“飞”

这是怎么回事,石碑近在眼前,黑油油的黑,像一面黑色的镜子,我在镜子中看到了我,一个胸口被剑气开洞的我,洞中有一个发光物体在颤抖。这个物体,说字不是字,说物不是物。我低下头,看向自己胸口个,咦,完好无损,胸口就是白肉,没有任何剑痕。我在看向石碑,没错,石碑的反光中,我胸口确实开了个洞,确实有个物体在我心房的位置。

明白了,是石碑脏了,眼泪悄然流下,拿起残破的衣袖在石碑上擦来擦去,可是怎么也擦不下去,哎,不要在自欺欺人,东方皇,你已经死了。心房已经被炸碎,大罗金仙也无法救治,不死才怪。可是,我为什么还能回到石碑?人死神识消,我不应该来到这里!

我不甘心,在擦...你看看,都擦出重影了,两个我在石碑中,一个是刚刚的我,另一个刚擦出来的我,比刚才的我要老、要高、要冷、要狠、要...

第61章:经过

我不甘心,在擦...你看看,都擦出重影了,两个我在石碑中,一个是刚刚的我,另一个刚擦出来的我,比刚才的我要老、要高、要冷、要狠、要...

我停下手中动作,慢慢收起残破的衣袖,盯着石碑中刚刚擦出来的我。其实,我早就猜出八九不离十,可是终究不敢承认,因为我不知道一切是为了什么!

与云姐前前后后的五个月中,精心设计了几个骗局,可是对方太狡猾,并没有将偷袭暗算我的人骗出来。也正是因为全身心都用在骗局上,才导致晴姐与五肩绣花总司捕能够双入双飞的在一起配合修炼剑法,更导致现在的结果。

就是这样,半年过去,在我以为你已经远离而去,找个地方躲起来的时候,没想到,竟然以这种无法预料的方式来见面...

我轻轻闭上双眼,等了三息时间,然后才轻轻睁开双眼,对着石碑中的重影,沉稳说到:

“好久不见,东方无敌,我的父亲大人。”

石碑中的影子对我反说:“不愧是我东方无敌的儿子,两年多的时间,从柔弱的走路都被风吹倒,一下变成一流强者,古老家族的血脉,真能造就一方强者。”

我愤恨转身,下意识的捂住胸口,虽然我的心房已经被剑气搅碎,但是我仍然感到一阵心痛,双眼凝视对方:“父亲,你到底想干什么?这二十年来,咱们一路躲避追杀。本想辛辛苦苦安顿下来,大家可以过个安静的日子,可为什么你要安排这一切?能告诉我这有什么意义吗?”

东方无敌,我的父亲,他突然有些陌生,仔细想想,确实如此。自幼时,晴姐一直照顾我,然后是云姐和晴姐一起照顾我,在然后是我照顾雨妹,好像,父亲很少出现在我眼前,因为我体弱身虚,无法修炼功法,所以父亲也从来不教我一二,我就一直在夫人们的身后,看着她们冲锋杀敌。

“儿子,你想起来什么了,是不是咱们这二十年来,很少见面、很少说话、很少有交集?”东方无敌阴冷的笑着。

东方无敌双手背后,冷峻的凝视着我:“这样吧,儿子,你把你心中的疑惑说出来,我给你解答。”

我:“是不是你陷害的晴姐?她和炎公子的事情,是不是你从中捣鬼?我一直在奇怪,晴姐的家人,除了咱们,没人知道,可是为什么那个死去的炎公子,却拿东方晴的家人做威胁,剩下的我不用问,你都应该知道怎么回答我吧。”

东方无敌:“聪明,东方晴那个小贱人,太不听话,不给她点颜色瞧瞧,还以为能飞出我的手心。东方晴的家族是我陷害的,故意让她的家族满门抄斩,而且,那个炎小子的所作所为都是我安排的,可惜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在你离开侠客客栈之后,是我砍下他的头颅。”

我:“她也是你看大的孩子,她一直很听你的话,你为什么要对晴姐下手?”

东方无敌:“听我话?在她十岁的时候,我收的她,那个时候,她已经有大人思维,我给她好吃好喝、教导武功。但是,我想摸摸她胸部和屁股都不行,当然,她心里可是明镜,男女之事都知道。她十二岁来了女红之后,到了十三四岁,身体外形,已经丰满如玉,我实在受不了,就把她剥光衣服狂操一顿,然后,我拿你性命做要挟,她只能乖乖就范,从此以后,只要我想要,她随时会自己脱光衣服让我干...,想想也是白白干了快二十年的骚屄,屄肉阴唇还是粉嫩,真不错。”

我的心房位置疼痛难忍:“你就是个禽兽,你不是我的父亲。”

东方无敌:“自从东方晴嫁给你之后,她就不在听我话,这个小婊子,所以我让老三给她下了艳盅,让她欲火焚身,本来她听我的话,肉体只有我一个人可以享用。后来非要反我,自此之后,与她睡过的人...我想想..有老大、老二、老三、炎公子、还有那个假的刘阳、还有,哦对了,那个假刘阳有个毛病,他喜欢收集自己的精液,然后放上一段时间,在让东方晴张开嘴巴喝下去,你是不是发现床上暗格里面有很多羊肠子,而且羊肠子里面装有好多精液,那些都是东方晴还没来得及喝完而剩下的。”

东方无敌:“后来我发现艳盅也不能完全摆布她,所以,我给她下了梵沐傀儡术,这样她就彻彻底底的成了我的木偶,哎,这样的女人玩起来真没意思,一点新鲜感都没有,完全任我摆布。”

我捂着心房质问:“你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东方无敌:“没什么,就是给你找一个粉嫩奶娘,也是我练功的炉鼎,无聊的时候可以随便操弄,可惜不听我话,所以废棋一枚,随便玩弄吧。”

我气的浑身发抖,手指并剑,指向眼前这个混蛋禽兽:“那云姐呢,她是不是也被你控制?”

东方无敌微笑的摇摇头:“一切操屄的大任都被东方晴接下了,她让我发誓不许触碰东方云。可是,东方云太碍事,也是个有头脑的小丫头,家里没有她不管的,事事都要她做主,你在家里还处处让着她,所以,我才想了个办法。”

我马上接话:“大牛,二虎?”

东方无敌微笑的点点头:“就是因为东方云有头脑,我才像了个办法,故意让大牛二虎两个人装作淫贼,当然,他们两个原本就是淫贼,只是又修炼了我教导的九转真阳,然后,很自然的接近你们,给东方云造成一个理所当然的假象。”

“东方云这个小丫头,女子至上的心里太重,女子权利让她女性特征超越寻常女子,导致她的身体欲望也很大,你不知道,从她十三岁开始,她就经常自己自慰,因为要将宝贵的处女留给你,她只能用手指玩弄阴蒂。后来不过瘾,她又用黄瓜,捅进自己的屁眼。后来还是不过瘾,她对自己使用皮鞭。怎么虐待,她怎么喜欢。她保密的很,这十几年来,你们谁都没有发现过。”

“不过,自从大牛二虎住进后,一切都变了,面对两个驴屌淫贼的吸引,东方云慢慢揭去自己的假面。说是大牛二虎用淫具玩弄东方云,不如说是,东方云故意留出破绽,让大牛二虎趁虚而入。你不知道,这一年多,大牛二虎把东方云玩出什么花样,有一次,他们在客栈三楼露台操的昏天暗地,下面是人来人往车水马龙操,屄过程让几十个百姓看个满眼,整整半柱香,他们不顾下面百姓的谩骂,就是在不停交媾,大牛将东方云的大腿劈开面向下面百姓,东方云配合的向楼下撒尿。”

“他们在小京城的演武堂寝室内,当着几个武术状元的面前,吊起东方云,让那些状元轮番...轮番...你想听吗?他们的事迹太多了,大牛二虎彻底的激发起东方云的情欲,白天,她是一本正经的女主人,晚上,她是任人摆布的母狗。大牛二虎喜欢看着她被玩,所以,三百六十行,她都品尝过。”

“当然,九转真阳中的御女魔音起了功不可没的作用,其实就是御女魔音的作用,不然,我还真拿这个小丫头没办法,她太精明,就连大牛二虎的诡计也差点被她发现,好在她的御女魔音已经被侵入神识很深。还有,她能成为母狗,这其中也有你的功劳,为了给你治疗身体,东方云不得不跟着配合医治,才让大牛二虎很顺利的将御女魔音完全的施展给她。”

我狂怒的爆喊:“这是为什么,你为什这样对她?”

“因为东方云是绊脚石,一个不稳定的爆竹,必须摧毁。东方晴逼着我对天发誓,不会伤害东方云,所以只能假借大牛二虎去做。知道东方云的弱点,所以从弱点下手,就这么简单。当初我收下东方云,其实也是为了排解情欲,因为路上只有一个女人,根本不够我玩弄的。”

我冲向前,我要掐死他,世上怎么有如此之人。可是我抓不到他,他像鬼魅一样动来动去,像白纸一样飘来飘去。在这个黑暗空间,这个我熟悉的空间里,我拿他没有办法。

东方无敌飘落身子:“儿子,接下来你是不是要问问你的雨妹了。这个真不好回答,她对我来说,是一个迷,也是我最忌讳的存在,如果没有她,我早就动手了。我一直在担心她会不会影响我的计划。当初不是我找的她,而是在半路上,只有二三岁的东方雨,截住的我,是她强烈要跟过来。我本想秒杀她,但是,我们打了个平手,她有半步至尊的实力,所以她根本不是人。这些年过来,我一直防着她,不知道她到底想干些什么。不过,无所谓了,不管她什么居心,只要不影响我的计划就行,况且她已经走了,去了很远的地方,所以我才会对你下手。”

我停下来,喘口大气,说到:“你一直在跟踪我们,你从来没有离开过,而且不仅是你一个人,还有其他人。”

东方无敌不在左躲右闪:“你应该感谢我救你,当初你在悬崖边上,将你打下去的人是大长老,因为那天下雨,悬崖下面是堰塞湖,你掉下去死不了,但是,如果你在等几个时辰,湖水退去,你在跳下去,必死无疑。然后,将敌国贼寇引到村庄的人也是大长老,因为你在那里待得时间太长,浪费我的时间。前不久,在暗处与东方云对镖的人是二长老,也是东方云的师傅,所以,东方云棋差一筹,被自己师傅生擒。”

第62章:真相大白

东方无敌不在左躲右闪:“你应该感谢我救你,当初你在悬崖边上,将你打下去的人是大长老,因为那天下雨,悬崖下面是堰塞湖,你掉下去死不了,但是,如果你在等几个时辰,湖水退去,你在跳下去,必死无疑。然后,将敌国贼寇引到村庄的人也是大长老,因为你在那里待得时间太长,浪费我的时间。前不久,在暗处与东方云对镖的人是二长老,也是东方云的师傅,所以,东方云棋差一筹,被自己师傅生擒。”

“父亲,不,禽兽,其实你一直在欺骗我,我的身体之伤,并不是所谓的仇家所为,是你,就是你做的。你骗我说,我身体是仇人所为,然后一路躲开贼人,其实都是你编的,我们没有仇人。”

“儿子,有些事情,你不清楚。我们有仇人,而且仇人一直在追杀我们,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们全部退回,当然,你的身体就是我弄得,这里面有很多事情,你都不知道。”

“儿子,我和老大、老二、老三是东方家族替死奴后代,一直为东方家做死侍和替死鬼。你的娘亲,就是刚才你所看见的那个女人,她是东方家族的大小姐,我花了无数花言巧语,将她这个没有见过世面的温室花朵骗到手,当然,代价就是,我们私奔,东方家族在后面追杀。知道我为什么要骗你母亲吗!因为你娘亲的未婚夫奸杀了我的娘子,所以我要复仇,我要玩弄他即将娶过门的娘子,哈哈哈..。”

东方无敌的表情随着说话而变得越来越恐怖,他周身黑雾弥漫,与石碑竟是同样的黑雾。

“毕竟你母亲也是东方家族的大小姐,有些事情动动脑子就能猜出什么,可是她意识的晚了,我止住了她,那天她哭的死去活来,没有用,我的精液一点没剩的都喷进她的子宫,然后就有了你。从此她就成了我们四个兄弟的精液肉壶。”

我大声喊停:“混蛋,你别装了,说出你的真实目的,遮遮掩掩有什么意思。”

东方无敌笑了,很骄傲的点点头说到:“不愧是我儿子,我要为自己的娘子复仇是真,你是我儿子也是真,我还有一个目的。”

我呼出一口浊气说到:“这还用猜,大牛二虎进入我眼睛之后,这一切都显而易见,饶了一圈,你想要的无非就是。”

“有无心经”

“有无心经”

“东方无敌,我以前很奇怪,你教导我东方家族的文字,但是却没有交给个我任何东方家族的功法,反而总是问我有没有从哪里见过这些文字,那时,我并没有什么怀疑,以为是我身体原因,让你不得已而放弃教学。可是,随着事态发展,种种迹象都表明,我所修炼的有无心经确实不是一般功法,而且随着我的功法越练越深,我身边糟糕的事情就越来越多。所以,我觉得,后面一定有推手,有人在背后控制一切,有人在刺激我修炼有无心经。”

“好儿子,你说的差不多都对,东方家族是现在幸存的上古家族之一,上古家族在上古灭绝之战中还能幸存下来,这是有原因的,就因为这个有无心经能沟通天地,立世当世,甚至可以自己开天辟地,当然,有些我也只是听我祖辈说的,但我也是见过东方家族长老使用过此绝学,你的那点东西根本不够看、不够用,所以,我要将此绝学弄到手。

“明白了吗儿子,从始至终,我要的就是你们东方家的绝学。你们家族的绝学是随着血脉遗传,神功隐藏在你们血液中,不用教导自然就会,所以,为了避免功法外露,每当你们家族有新人降生,必将向天祭祀,封印神识,让功法不能外泄。我知道你娘亲无法告诉我有无心经的经文,所以,我把你娘亲操大肚子,带着她逃走,其实,就是为了你脑中的经文。”

东方无敌向我靠近一步说道:“只是你们家族穷追不舍,不是为了营救你娘亲和你,而是要杀你们灭口,他们不能让经文外泄。奇怪的是,他们却半途收手,不知是何种原因让他们撤离,所以我为了探查究竟,才将你们留在小京城里,用最快的速度回去查找原因,同时,留下老三调教大牛二虎,以备后用。这就导致后面出现了一些意外情况,好在已经过去,我的目的也实现了。”

我警戒的退后一步:“你如果想要我们东方家的绝学,大可以等我学习后告诉你,为何要对我的晴姐和云姐、雨妹下手。我那时完全相信你,只要是我知道的,一定会告诉你。为何要布局陷害她们,饶了个大圈子,最后,你还是要找我要功法。”

东方无敌轻微摇晃脑袋,慢慢小心的向我再次靠近一步说道:“我要是不对你下手,在小时候重伤你,恐怕现在我早就没命。你不了解你们东方家族的绝学,据祖辈传说,它的可怕之处就是,可以通天通地,万事无所不能,所以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意外,也是根据我在你们家族里面所见所闻,才制定了重伤你和刺激你的计划。 ”

东方无敌又向前迈出一步,离我越来越近:“你母亲从有无心经中领悟了,时光重现,所以,我能猜到她会将我虐待她的时光影像都刻画在你脑中。我知道,你早晚会发现时光影像中的内容就是你和你娘亲。通常,你们家族的人,都在十几岁激活血脉,如果你发现的影像时间早,同时,有无心经在血脉中没有激活,那么你将我视为仇人,有无心经可能永远不被血脉激活。如果你发现的晚,可是你不可能发现的晚,你母亲一定将时光重现的影像藏在你神识中,一旦你成熟懂事,那个影像将会自行出来。”

“所以我要阻止你的成长,在你一岁多的时候,我重伤于你,这样的话,你身体虚弱,血脉激活一定向后推迟,时光影像也会受到身体影响而推迟。可是,反过来,你不激活血脉,我又怎能得到东方家族的绝学。我既怕你看到时光重回的影像,又怕你无法激活血脉。很矛盾,我只能先拖延时间,灌输给你那些小时候的事情。”

“不过,在你二十二岁的时候,我感觉时机成熟,我让大牛二虎进入你们的视线,让他们用九转真阳立刻修复你身体上伤害。我知道,在你身体开始恢复的时刻,有无心经与你娘亲留下的时光重现既会同时出现。我在暗处观察你的一举一动,来分析你的情况,只要你激活血脉的速度要快于时光重现,一切就可以掌控。”

“血脉激活后的你,身体修炼境界进步神速,我之所以用九转真阳,就是要将你的身体能量真气都倒入下体,也就是玩弄女子方面强大一些,这样,你的整体修炼境界就会减慢。我又通过玩弄东方晴和东方云,来干扰你的精力,拖延你九转真阳的修炼。这样就会一再拖延你的修炼境界。”

“只要你的有无心经境界达到一定程度,我就可以收网,我就可以控制你,窃取你神识中的有无心经。那个时候,就算你已经明白你娘亲给你留下的那个时光重现的影像也无所谓了,你已经落在我的掌控之中,明白了吗?”

看着东方无敌距离我已经三步之遥,我惊吓的往后连退五步,拉开我们之间的距离,说道:“所以,我们这两年的一举一动都瞧在你的眼睛内,事事都在你的安排之内,你好辛苦。”

东方无敌又快进五步,与我又保持三步距离说道:“我们又不是神,我也要吃喝拉撒睡,哪可能一直守着你们,这两年里,也有不少意外发生,就像东方雨、乔诗焉、还有半年前的那个半步至尊,他们都是意外,总之,无论事态如何变化,只要轨迹往我计划的方向,一切还能在我的掌控之中,我就不会过多的参与,避免让你发现。”

东方无敌又前进一步,我们之间仅剩下两步,距离太近了:“你这次的自寻死路,让我有些意外。我对你的了解是,胆小、懦弱、优柔寡断,本想借着东方晴转投别人怀抱,让你意志完全消沉之时,趁虚而入,争夺有无心经。可是,你却改变以往,居然冒死一拼,想夺回东方晴。不仅让我刮目相看,也让我不得不提前计划,因为,如果你死了,你体内的绝学也会飘散消失,遁入虚无。”

我摆出防御架势心中颤抖说道:“我再问你一个问题,我的娘亲呢?她在哪里?你们是不是把她杀了?”

东方无敌双手竖直,然后手臂交叉于胸,好像在做一种祭祀:“那个时候,你们东方家族执法殿的那几个执法长老已经追来,他们很强,我们又跑不过,所以,我想了一个办法,就是将你的娘亲留下,让你的娘亲去拖延时间,你的娘亲为了保护你的性命,她一定会想办法拖延时间,不管用骗、用身体、用什么,她都会拖延时间。那么,你娘亲后来如何,我也不知道。”

第63章:胜负谁知

东方无敌双手竖直,然后手臂交叉于胸,好像在做一种祭祀:“那个时候,你们东方家族执法殿的那几个执法长老已经追来,他们很强,我们又跑不过,所以,我想了一个办法,就是将你的娘亲留下,让你的娘亲去拖延时间,你的娘亲为了保护你的性命,她一定会想办法拖延时间,不管用骗、用身体、用什么,她都会拖延时间。那么,你娘亲后来如何,我也不知道。”

我心中默默调动有无心经,将身体所有真气都注入到皮肤和骨骼上,一旦东方无敌对我下手,我将与他拚命:“这就是你的计划!窃取有无心经?你对有无心经了解多少。就算你能得到此功法,我们东方家族也不允许有外泄,到时候,还会有人追杀你。”

东方无敌合上双手,食指相并,其他手指交叉,嘴上小声默念几句话,然后对我说道:“我们的祖辈,世世代代都为东方家族做死侍和替死鬼,到后来呢,把我们不当人看。那天,你娘亲的未婚夫过来送礼,硬是要我青梅竹马的娘子陪睡,我娘子反抗不成,最终被奸杀在床上。那时我在外面执行使命,回来的时候,面对的是一具下体流血、面部被打烂、全身赤裸的冰冷尸体。我要去讨个说法,可是东方家主居然还让我息事宁人。”

“从我娘子下葬那天,我告诫自己一定要复仇,先从你娘亲开始下手,然后夺得有无心经,等实力可以的时候,我会联手其他古老家族,对东方家族进行血洗。还有,你要不以为你们东方家族多么高尚。这些古老的家族,能活到现在,哪个手里不是沾染几千甚至几万条人命。”

我感觉一股阴气包围我,立刻调动九转真阳,将身体置身在真阳的阳炉中。不对,我当初说过,不能在运用九转真阳,但是,周身阴气极重,我实在不得已而为之,将九转真阳中的真阳决默默心念。

东方无敌有意思的看着我:“不错呀儿子,没想到,九转真阳让你用的如此熟练,这么邪恶的功法,让你运用如此,可见,你心中早就把你的娘子们当做别人可以任意践踏玩弄的母狗了。”

我气愤不过的对着他说道:“你冲我来就好了,为什么要让我妻离妻散。”

东方无敌又换回曾恶表情:“为什么?当然是报复,我要让你们东方家族的人尝尝失去娘子的痛哭,别看你是我新生儿子,但也是东方家族的畜生,所以,我不仅要夺得你的功法,还要让你尝尝心爱的人,离你而去,心爱的人背着你,任人玩弄宰割,我就是要让你受到身心折磨。”

“所以我使劲操弄东方晴十几年,让大牛二虎使劲玩弄东方云,把她分享给各种各类的人去玩弄。然后再将这些事情,都记录在书中,留给你好好观赏。说起这些书,我都放在你的床下的暗格中,还配有插图,好玩吧,儿子。”

我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父亲,他也是个可怜人,我能够体会他的痛苦。仅仅就是晴姐和云姐受到伤害,我已近心痛的不行,更何况,与心爱之人阴阳两隔。

“给我显现,不然我打碎你个王八羔子。”东方无敌简简单单几个字,我如顽石一样,被丢起来,狠狠撞到黑色石碑,石碑感到剧痛,刚才隐藏的有无心经经文,再次浮现在石碑上。

我的苍天,这个石碑太不靠谱了,轻而易举的将有无心经第一二层显示出来,只是到了第三层的时候,黑色云雾依然遮挡,不让我们看见后面的经文字符。

东方无敌兴奋的看着经文,手舞足蹈,一边看着经文一边虚空比划:“好,好经文,不愧是上古传承,给我三十年,不,二十年,甚至更少时间,至尊连提鞋都不配,连至尊之上的王者也不见得是我的对手,嗯?怎么不把第三层心经给我看,快点打开,信不信我一角一角的把你打碎。”

强光出现,石碑上的黑色云雾在逐渐消失,我抬头看着东方无敌,东方无敌抬头看着黑色石碑上的有无心经第三层,万物可有可无心法。

“哈哈哈,你上当了,第三层经文是不能看的。”我笑了,东方无敌上当了,简直太轻松了,有无心经第三层,谁看谁死。所以,我让他看,根本不去阻止他,看完他就会死,至于怎么死,我也不知道,既然石碑说会死,那就一定会死,在这里拭目以待。

东方无敌也笑了,对着我说道:“你有我了解的多?有无心经第一层,完美自我。有无心经第二层,融通身外。这两层心经都是现世苍天所认可的修炼法门,可是第三层心经是在上古毁灭之战前才能使用的法门,在这个苍天之下,是不允许用的,就算看上一眼都不可以,这是对现世苍天的藐视。所以,苍天一旦发现有人要与它争夺大势,必将调动雷劫。”

“轰隆隆”

我抬头望向高处,这里应该是一个被封闭的空间,怎么头顶上会有成片雷云出现,如此恐怖的雷云,惊龙闪电、狂暴怒震,我对着东方无敌说道:“你窥伺有无心经第三层,将遭受雷劫,你还笑的出来?”

东方无敌更加猖狂的大笑道:“不是我窥伺天机,是你窥伺天机,你将遭受雷劫。这里是幽冥禁地,能隔绝一切,苍天只能感觉这里有人侵犯它的大势,不知道这里的实际情况。我之所以选择这个时候下手,就是因为这个理由。雷劫马上到来,你是我儿子,与我血脉想通,咱们会共同遭受雷劫,唯有一死才能平息苍天之怒。确切的说,只要咱们之中有一人死去,苍天就会平息怒气。”

我看到东方无敌双手结成三世定印,手心中央出现圆球金光物体,金光越来越大,最后将他完全包裹:“东方家族的太一金身罩,可以隔绝人体气息,天雷本应该对我进行雷劫,但是我有此法宝,可以藏匿气息,而你的气息与我一样,天罚在此空间不明所以,会将你看成我。让天雷把你劈成焦尸,这样我才能告祭我娘子的在天之灵。”

“轰隆隆,轰隆隆”

天雷开始了,蓝色长龙在乌云中飞舞,我没有任何遮挡物可以抵抗天雷,照此下去,一会儿我一定会被劈成焦炭,如何是好?我看向巨型石碑,石碑在那里瑟瑟发抖,估计它现在比我还害怕,像个孩子一样,呸。看向东方无敌,他充满仇恨的脸孔让我觉得他很可怜。看着周围,没有任何地方可以让我躲避。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

来了,天雷在我头顶形成兰色屏障。你娘亲的,这是要闷罐劈,隆隆之声撞击我的五脏六腑,连喘息都感觉窒息。我抬头看着雷云,闪电白龙已经在空中互相撞击,眼看马上就对我进行惩罚。

“儿子,永别了,我学会有无心经之后,会回到东方家族,将他们一个个宰了,男女老少一个不留,让他们去地下陪你,哈哈哈。”

拼了!我手中突然多出一物,然后狠狠丢向东方无敌的太一金身罩,物体划着金色闪光,直接撞击到太一金身罩,“叮~”

“嗯?儿子,你已经黔驴技穷,太一金身罩是东方家族的高阶功法,就连半步至尊都不能轻易破开,你拿个破梳子砍过来有个屁用。你?你!混蛋...你们东方家族没有一个好东西。我..。”

“轰.轰.轰”

苍天真狠,足足劈了有半柱香的时间,东方无敌已经被劈的连渣都没留下,身体被劈的灰飞烟灭,只剩下那个东方家族的宝具,太一金身罩。

我捡起梳子,心中无限畅谈,我刚才是在赌,我不知道能不能管用,当初,那个屁眼塞著九个白毛尾巴的绝世美女,她用梳子砍向我,让我神识遭受重击,我已然明白此物为宝,那时,此物并没有飞回到绝世美女手中,而是悄悄落在我的手里,在我醒来时,梳子又不在我身上,我猜想,此物可能藏在我的神识中,果然,随着我的意念,梳子突然出现在手。

我不知道管不管用,就是狠狠的丢出梳子砸向太一金身罩,结果就是,梳子被完好无损的反弹回来,而太一金身罩上出现一点点小裂痕,这就足够了,东方无敌的气息被天罚察觉到,雷劫重新定向,万道兰光闪电劈向太一金身罩,毕竟是凡物,怎么与苍天抗衡,太一金身罩爆碎,东方无敌惊恐的看着苍天,还没来得及求饶,一通天雷,让他魂飞魄散。

现在安静了,雷云完成使命散去,石碑又开始嘚瑟,很牛的耸立在我面前。我看着手中的梳子在猜想,是不是那个绝世美女知道我会有此劫难,所以特意将梳子给我?这怎么可能,她能未卜先知?她要是有那么大本事,不可能被封印,一定是我命好,苍天都帮在我。

第64章:出发

现在安静了,雷云完成使命散去,石碑又开始嘚瑟,很牛的耸立在我面前。我看着手中的梳子在猜想,是不是那个绝世美女知道我会有此劫难,所以特意将梳子给我?这怎么可能,她能未卜先知?她要是有那么大本事,不可能被封印,一定是我命好,苍天都帮在我。

这里重回平静,事情发生的快,结束也快,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来得及问清楚缘由。那都无所谓了,主谋已经死了,我现在还要赶快离开这里,去把我的晴姐抢回来,还有要找到云姐,在去追寻雨妹妹。

“石碑,让我回去吧。”我告诉石碑让我回去,可以没有任何反应,这是为何?

我感觉石碑在哭,对的,就是感觉,石碑中心传出“呜呜”哭声,空中飞出三个字符让我不知所措:“死”“已”“你”

对了,我的心房已经被晴姐的金龙剑刺透,我已经死了。从石碑的反光中,我能够看清楚自己心房上有个耀眼的光球在震动,是它代替了我的心房,这个光球不能离开这里,所以我如果出去,我还能出去吗!外面的身体已经死了。

种种阴谋的背后推手已经解决,可我在也回不去了,没有我,谁来保护晴姐、云姐、雨妹。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冰冷小手温柔的压在我的头顶,和蔼磁性的声音说道:“孩子”

我的娘亲,吓我一跳,立刻向前做出三个翻滚,回头看去,一个幽浮般的白衣女子,如此熟悉,我情不自禁的落下眼泪:“娘亲”我又向回跑去,一把扑到娘亲怀中,不行,我扑空了,我的娘亲是虚无的,我接触不到她,那刚才为什么我会感觉她的手掌压着我的头顶?

她在对我微笑点头:“孩子你长大了,要有大人的样子,坚强、勇敢、自信。以后要好好对待你的三位夫人,她们不错。谁都有犯错的时候,不要太过计较。你要好好守护好娇妻,互相理解、彼此帮扶。娘很好,你不要惦记,相信将来,我们会有一见。”

我娘亲是什么意思?让我以后好好对待三位夫人,可是我已经死了,不能回到现实中。

“轰隆隆”

操你的,东方无敌不是已经被劈死了吗,怎么天空之上在次聚集如此多的雷劫云,比刚才还多还恐怖。整个黑色空间全部充满雷云,闪电雷击之声震的我头晕目眩。

明白了,娘亲做出手掌对印,指影来回变换:“有无心经第三层,时光重现,光阴重回。”

“娘”我还没有反应过来,虚空之中,一股莫名巨力束缚着我向身后拉扯。我连哭诉和道别的时间都没有,就被拉出黑暗空间,现在那里已经是雷光满部,雷劫开始。

我被拉的越来越快,无限星空形成光影通道,在通道的边影中,我看到了死后的一角。就看到东方云抱着我的尸体失声痛哭,边哭边用力摇晃我的肩膀,想要将我唤醒。晴姐在云姐身后,她缓慢举起金龙剑,剑身抵著自己脖颈,眼神充满死志,然后慢慢闭上眼睛,眼泪测流。

“不要”

我急忙跳起,一脚踹到东方云的身体,借力冲到晴姐身边,双手死死抓住金龙剑身,痛,真痛。还好我及时握住剑身并向外拽拉,手力截止金龙剑的移动,鲜血从掌心流出。晴姐的玉颈只被割出一道浅浅痕迹,不过没有大事。

“弟弟”

“弟弟”

“姐姐”

......

今天天气真不错,躺在花园的公子椅上享受当下,一个月的修养让我身体倍感舒服,其实不用修养,我娘亲用有无心经将我身体变换回到受伤之前,真是逆天的功法,所以现在的苍天不允许此功法第三层心经的存在。对于苍天,我无法理解,这些不在我这种凡人要思考的范围之内。

“把药喝了,一点别剩,敢剩一点试试。”

云姐将刚煮好的鲜芝灵药送到我嘴边,我明明身体没有问题,但她们非要让我喝上一年。以前这些事情都是雨妹做,现在让这个女子为尊的管家婆做事,她还牛气了。那天她带着金角银角、赤身裸体的出了院子,不知去了何处,我还没有盘问个究竟,不问了,反正问不出来,她自己说是大牛二虎玩弄身体的后遗症,只能慢慢恢复。

但是,我那个被雷劈死的父亲说过,云姐性欲特别大,从小就会偷偷自慰自虐,现在快三十岁的年龄刚好要成熟,估计以后会更大,我可要仔细看好,这样欲望深不见底的女人,说不定哪天又偷偷给我戴上绿帽。

“吃水果”

晴姐将刚剥好的菩提塞入我口中,人家用小刀和手撕,她可好,用金龙剑一层层削皮,一个大菩提削去一半,我说说她吧,她还不乐意,又故意多削去一部分,真没伺候过人。还有,刚喝了药又吃水果,互相反顶会拉稀的,没事也变成有事。

听云姐说,她那天回来的时候,看见我死在地下,晴姐盘腿席地打坐,双目紧闭,脸色发红,像是在入定。我知道这是干什么,乔诗焉说过,这是晴姐自我进入神识中,去寻找被封印的神识。

根据晴姐现在的状态,把我这个弟弟玩命的当弟弟用,我确定她找到被封印的神识。那次我复活过来,被她搂在怀里,按在两个乳房之间,刚死过一次,差点又被巨乳白肉闷死。

“东方皇,考虑的怎么样,你可不要忘恩负义,我调动大京城那么多的高手过来,救了你们所有人的性命,你不觉得应该给我点回报吗?”

乔诗焉又来了,她要去邻国执行秘密任务,非要拉上我、晴姐和云姐,一路艰险,我怎么可能同意。不过她说的没错,是她带来的高手救了我们,并将大长老、二长老、三长老都囚下天牢,不过,我相信,雨妹既然已经请动了乔诗焉,说明一定已经给足了她回报,就看乔诗焉面色比以前红润很多,身体不在散发冰冷之气,原本就是个美人,现在更加仙美,就已经说明问题。

“哎呦喂,晴姐,最近你又漂亮了,看我给你从宫里给你带来的东西,这都是各地官员献给娘娘的,我偷偷拿出来送给你...别砍..。”

晴姐动了,金龙剑狂舞,追着五肩绣花总司捕到处跑。这个可恶的老头,当初诱骗我的晴姐,最后还把精液都灌注在晴姐体内,想起来就生气,要不是打不过他...我先忍着。这个老头,太不要脸了,这几天又从皇宫跑回来,在我面前明目张胆的大喊要追求东方晴,而且不介意一妻多夫。

我咽下黄豆粒大小的菩提肉说道:“乔诗焉,一码归一码,你的恩情我记下了,但是让我和两个貌美如花的夫人和你去邻国执行任务的事情,绝对....绝对....可以,最好马上启程。”

“咣当”药碗掉落在地,云姐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呲!啊~”五肩绣花总司捕被我说的分神,被一剑划中屁股。

晴姐先是用关心的眼神看了一眼五肩绣花总司捕的屁股,又扭头看我。

只有乔诗焉淡定的喝着茶水,并将手里的物品丢到茶桌上,这个物品上面写着一排排工工整整的纂体字。

大燕国知会报:昭告天下

“承天旨意,尊帝之口,许二人喜结良缘,六月之后大婚..。”

“..。”

“皇子之病,百余名医无从得手,机缘巧合偶遇仙子,医术精湛,才艺双全,两人相识,情投意合..。”

“普天同庆,国皇子大喜。美女千万,只要其一。仁,知书达理。礼,母仪天下。”

“仙子复姓东方,单名雨..。”

我仔细阅读大燕国的知会报,上面描述的女子不就是我的雨妹吗,千思万想不知人在哪里,这下终于找到了。这一定是附体在东方雨身上的妖怪捣鬼,我的雨妹不可能跑到那么远给皇子当新娘,这里面一定有秘密,我必须要去救她。

“乔诗焉,你想怎么样,让我如何帮你。”

“东方皇,要是我拿出这个东西之前,你答应我,算是帮我。现在不一样了,咱们是互相帮助。你找你的雨妹,我执行我的任务。”

我慢慢拉进两人距离说道:“乔诗焉,我不明白,大京国这么大,为什么非要找我们。”

乔诗焉将热情红唇拉近我的耳边说道:“因为我想带上我喜欢的人一起去,寂寞的时候需要有人陪伴。”

我低头偷笑,这个骚货,现在才知道我的好,我的巨大阳具和持久耐力都是上上。最近这几天里,晴姐和云姐轮流伺候,还不是都被我操的屁滚尿流。这种事,你大可以私下偷偷告诉我,怎么能如此明目张胆的说呢,两个夫人还在旁边,我也是很要面子的。

我抬头不可置否的说到:“哎,小骚货终于知道我的好...你你你你你们在干什么。”

就看到,乔诗焉像只听话的小猫一样,依偎在东方云的怀中,一只手已经伸进云姐的衣服中,在云姐的胸口处起伏不停,另一只手在她大腿上轻轻抚摸。而云姐则是一手怀抱乔诗焉的丰腰,另一支手端详着她的下巴。两人互相对视,甚是甜蜜,双唇眼看着就要合拢。

我愤怒的大声喊叫:“你们两个在干什么,乔诗焉,东方云,你们给我住嘴。”

东方云对我笑道:“相公,你知道的,我不管什么世俗礼仪,只愿此生随心无遗憾。我作为你的娘子,不去碰男人,但玩玩女人总可以吧,乔诗焉这个大骚货,我早就垂涎已久,现在她体内寒冰被压制,正可以让我好好享用一番,等我将她玩弄成胯下女奴,要是你也想,我可以考虑赏赐你尝尝。”

乔诗焉也对我妩媚笑道:“女欢女爱怎么不行,只要喜欢,怎么都可以。我忘了告诉你,虽然东方晴的封印记忆已经找回,你还是她的好相公。但是,原本发生的记忆也不会被清除。东方晴和我师兄两人刚才飞眼传情,然后,趁着你不注意,这两个人悄悄溜走,不知道去干些什么。你还不快去找找,或许还能看到精彩的场景。”

我顾不得眼前两个荡妇,立刻展开有无心经的天耳心法去寻找周围动静。发现了,后花园的假山后面,深沉的娇喘声、压抑的呻吟声,还有吸溜吸溜的水渍声?

怒火攻心,胡闹,我的晴姐是正派女侠,如此羞辱廉耻不是她的作风,一定是那个老头逼迫的,我要赶过去看个究竟...

“家主,您万福,我是新来的管家,别看我小,什么都知道。”

嗯?我回头看去,这就是云姐新招来的管家?怎么是个十六七的小孩子,有些面熟,黄毛头发,瘦猴一个,贼眉鼠眼,这不就是当初救我的那个石头村女子的孩子吗!童儿,当初我和他还一起操过他娘亲。

云姐走到我身旁,胸部衣领已被乔诗焉打开一个口子,乳肉露出大半,粉红乳晕一闪一藏,对我说道:“这孩子说认识你,还给我讲了你们的风流史,那个时候,我们四处找你的辛苦发疯,你和这小子确与他娘做好事,你可真好,我和你说过,你玩一次女人,我就玩一次男人。于是,我带着这个小黄毛管家去了练功房,他给我详细讲解了你们和他娘亲的好事过程,这小子..。”

我抬头苦笑,对天大喊:“作孽啊,内忧外患,家里没有一个让我省心的,明天出发大燕国,抢回我的雨妹。离开这个伤心地..。”

【第一部·完结】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