攜妻走江湖 (60-64)(第一部完結) 作者:童話

【攜妻走江湖】 (60-64)

作者:童話2021/05/16發表於:第一會所

第60章:人活一世

我被晴姐說的話弄得不知所措,還沒琢磨過味道,晴姐一個穿心掌將我打飛到對面的牆上。原來這就是晴姐的力量,我聽到內腔之中「咯」的一聲,感覺胸口猶如被萬斤重石撞擊,沒錯,骨頭碎了,鮮血緊跟著從口中噴出,碎裂的胸骨扎破五臟六腑,鑽心的疼痛,痛的全身哆嗦,但這些疼,和我融碎的心房相比,一點也不算什麼。

眼淚順著眼夾側流下來,我的晴姐把我忘的全然一乾二淨,怎麼會這麼快,不是需要一點點占入神識嗎?難道是因為今天他們交媾後,老頭的身影正式住進晴姐神識,徹底的替代原來的我?

我單膝跪在地下,地面是我剛剛壓碎的木椅,撿起一片木頭,勉強扶著作為身體支撐,心碎的大聲喊道:「晴姐,你仔細看看,我是從小照顧大的弟弟,你仔細看清楚。」

「咚」

不管用,晴姐一腳將我踢到空中,後背撞到房梁在彈回地面。這次踢的還是胸口,江湖對決都知道,攻擊受傷的位置最有效,好在我提前交叉手臂防禦,不然性命絕對不保。感覺雙臂疼痛到極限,現在,整個人趴在地面,不能在靠雙臂用力,我只能弓起腰腹,向後甩頭,靠著慣性,將自己待到蹲立的姿勢,然後在慢慢站起來,後背依靠著牆體。

看著心愛的晴姐慢慢拔出金龍劍,金龍出鞘必有血光:「胡說,你不是我弟弟,我還能認不出陪伴了二十年的弟弟?我弟弟年齡比你大很多,他是五肩繡花總司捕,皇帝身邊的侍衛副統領,武功境界在大京國內都是數一數二,我為他感到自豪。你呢?年紀輕輕,乳臭未乾,武功剛邁入一流武者...呸,我和你說這些幹什麼。」

眼前的晴姐是如此的冷漠,如同江湖殺敵,既然下手,必要奪取對方性命,我現在就是她要奪取性命的目標。我現在要用溫情感化她,用大膽赴死來刺激她的神識。

「晴姐,你動手吧,用你手中的金龍劍插進來,就是這裡,我的心房,出劍快點,我要看看我的心房是什麼樣子,我感覺心房已經融化,可是如果真的融化,我為什麼還活著這裡,所以,請你將我心房掏出來,我要看看,你的弟弟要看看。」

我們兩個足足靜默了十分時間,東方晴手握金龍劍,劍指我心房。我們雙眼對視,她眼中冷酷無情又帶著猶豫不決,這可不是她的作風,她喜歡雷厲風行,說干就干,說殺就殺,這說明她神識還是認識我的。

「神經病,我不認識你,但看你不像是壞人,就饒過你這一次,現在趕快滾,在猶豫一刻,我劍下不留情。」晴姐收劍轉頭回床,留給我成熟穩重的背影。

有戲!我看見晴姐身體在顫抖,劍在顫抖,沒錯,我看的很清楚,雖然很輕微,但是,的確在顫抖,她的還記得我!是神識記得我?還是晴姐記得我?我搞不明白,但是,我只知道,過了今天,我的晴姐就再也回不來,如果在等上一會兒,當神識交替完成後,晴姐神識中的我,再也不是真正的我,所以,我不能在失去她,我要搶回來,搶回屬於我自己的晴姐。

「晴姐」我狂喊一聲衝過去,我要重新喚醒她的神識,我要讓晴姐看清她神識中的那個人不是我,我才是她的弟弟,我還要那個陪我長大、看我長大的晴姐回來。

「噗」好快的劍,好冷的劍,好痛的心,這才是晴姐的作風,果斷迅猛。眨眼之間,天旋地轉,能死在晴姐劍下,我無遺憾,因為我拚命的爭取過。

「你?皇弟,弟弟,啊~」

......

這是哪裡?我沒死嗎?不對吧,我明明看見金龍劍插入我的心房,熱血順著劍縫噴向晴姐,血真多,染紅晴姐全身。原本想看看心房的樣子,但是,金龍劍是從前面刺進去的,所以根本看不到心房的樣子。

「小二郎,住新房,白白手,圓圓頭,鼓肚子,腳丫子..。」

好熟悉的乖乖溜,我頓時明白,我被石碑拉入了神秘空間。神奇的乖乖溜可以治癒我的身體,我沒有想到,是石碑救了我,石碑一直藏在我的神識中,每次身體受傷,都是進到這裡來修養。但是,金龍劍身幾乎全部捅入我的身體,我確定心房被一劍插入並穿透,這麼嚴重的傷勢也能醫治回來?

我的心房可是被削鐵如泥的金龍劍所穿透,劍氣也一併攪碎我的心肉,我已經是個無心之人,難道,石碑還能重生我的心房?不可思議。

「小二郎,住新房,白白手,圓圓頭,鼓肚子,腳丫子..。」

咦!美麗少婦在對我笑,對著我唱乖乖溜,眼中充滿和藹溫柔,她對著我發出真心笑容。她能看到我?難道這不是夢境?這是真實存在的世界,可是她為什麼對著我笑?

不對,錯了,她不是對著我笑,但是,她也是對著我笑。

我伸出雙手看看,白白肥肥,肉嘟嘟。我低頭看看腹部,圓鼓鼓,胖乎乎。我在向下看看腳丫,粉嫩滾滾,小小巧巧。我的天,我現在成了她懷中的嬰寶,這是什麼情況,我怎麼就成了那個剛會蹣跚走路的孩子,事情確有蹊蹺,石碑到底想幹什麼?

突然發現眼前美麗少婦非常眼熟,仔細看去,好像以前在哪裡見過,卻又實在想不起來。看著她傷痕累累的面孔,我竟然下意識的伸出雙手去輕輕撫摸,這個感覺也很熟悉。在環顧四周,破舊的屋子,爬滿臭蟲的石牆,發霉的味道,昏暗的光線,熟悉,全都似曾相識,好像以前來過。

「咳咳」我喉嚨好像卡著東西,忍不住咳嗦幾聲。

美麗少婦立刻拿著白色絲巾給我擦拭嘴角,我想,這應該是屋子裡唯一乾淨的東西。

血?怎麼是血?這個孩子嘴角在吐血!一個一歲多點的孩子為什麼嘴裡吐血?對了,是那幾個人,一定是他們乾的。

「哐當」

身後有人開門,昏暗的屋子突然亮起,刺眼的光照,讓人眼睛非常不適。我要回頭看看,來者何人,可是,我才發現,身體極度虛弱,就連扭頭的力氣都沒有。

「青青仙子,我們上路了。你呢,下輩子一定要找個好男人,不要被男人的外表所欺騙,會哄人的男人,不一定是什麼好男人。」

原來這個美麗的少婦叫青青仙子,這個孩子的母親叫青青。身後說話聲音有些熟悉,也是似曾相識,我感覺這裡的一切都似曾相識。

我被一股巨力牽住後頸向回倒退,美麗少婦一把撲空,她急忙追趕上前,步履艱難,她的雙腳被巨大鐵鏈捆綁,腳頸與鐵鏈之間滲出血水。

「你們要帶著我的孩子去哪裡?把孩子還給我。」青青仙子驚恐大叫,想要抓住我的手臂,還是遲了一步,巨大鐵鏈已經延伸到最長,青青仙子無法在向前一步,她跪在地面,眼中慌張可見。

「娘親,娘親」我下意識的叫喊,這是為什麼!我為什麼會叫她娘親,以前我只是一個看客,現在,反客為主,我成了嬰寶。

「哼,都是被你害的,我們現在只能離開,你就呆在這裡吧,等著你們家族執法殿的長老,他們比我們下手更狠,尤其是處理家族叛徒。你的孩子我們帶走了,主人說他有用,暫時留著狗命。」

「不要,把孩子還給我,求求你們了,把孩子還給我,你們要的東西,已經在我神識中消失,我不知道它去了哪裡,把孩子還給我。」

我看著美麗少婦離我越來越遠,遠的就剩下一個點。

......

「哄隆隆」你娘的,嚇我一跳,我剛才還沉浸在離別的畫面,眼淚狂飆,現在畫風一轉,突然重回神秘黑色空間,石碑從空中掉落,一屁股停在我面前。

嗯?石碑在輕震,周身黑色霧氣翻滾蕩漾,有無心經第一層和第二層的文字突然變得昏暗無比,然後默默在石碑上消失,原本有無心經第三層的位置也漸變消失。空中虛幻出來的金鳳、皇凰、真龍、麒麟、山海百獸,也相繼飛回石碑。最終,石碑變成一塊光亮的黑色巨石。唯有我腳下踩著的東方文字「飛」

這是怎麼回事,石碑近在眼前,黑油油的黑,像一面黑色的鏡子,我在鏡子中看到了我,一個胸口被劍氣開洞的我,洞中有一個發光物體在顫抖。這個物體,說字不是字,說物不是物。我低下頭,看向自己胸口個,咦,完好無損,胸口就是白肉,沒有任何劍痕。我在看向石碑,沒錯,石碑的反光中,我胸口確實開了個洞,確實有個物體在我心房的位置。

明白了,是石碑髒了,眼淚悄然流下,拿起殘破的衣袖在石碑上擦來擦去,可是怎麼也擦不下去,哎,不要在自欺欺人,東方皇,你已經死了。心房已經被炸碎,大羅金仙也無法救治,不死才怪。可是,我為什麼還能回到石碑?人死神識消,我不應該來到這裡!

我不甘心,在擦...你看看,都擦出重影了,兩個我在石碑中,一個是剛剛的我,另一個剛擦出來的我,比剛才的我要老、要高、要冷、要狠、要...

第61章:經過

我不甘心,在擦...你看看,都擦出重影了,兩個我在石碑中,一個是剛剛的我,另一個剛擦出來的我,比剛才的我要老、要高、要冷、要狠、要...

我停下手中動作,慢慢收起殘破的衣袖,盯著石碑中剛剛擦出來的我。其實,我早就猜出八九不離十,可是終究不敢承認,因為我不知道一切是為了什麼!

與雲姐前前後後的五個月中,精心設計了幾個騙局,可是對方太狡猾,並沒有將偷襲暗算我的人騙出來。也正是因為全身心都用在騙局上,才導致晴姐與五肩繡花總司捕能夠雙入雙飛的在一起配合修煉劍法,更導致現在的結果。

就是這樣,半年過去,在我以為你已經遠離而去,找個地方躲起來的時候,沒想到,竟然以這種無法預料的方式來見面...

我輕輕閉上雙眼,等了三息時間,然後才輕輕睜開雙眼,對著石碑中的重影,沉穩說到:

「好久不見,東方無敵,我的父親大人。」

石碑中的影子對我反說:「不愧是我東方無敵的兒子,兩年多的時間,從柔弱的走路都被風吹倒,一下變成一流強者,古老家族的血脈,真能造就一方強者。」

我憤恨轉身,下意識的捂住胸口,雖然我的心房已經被劍氣攪碎,但是我仍然感到一陣心痛,雙眼凝視對方:「父親,你到底想幹什麼?這二十年來,咱們一路躲避追殺。本想辛辛苦苦安頓下來,大家可以過個安靜的日子,可為什麼你要安排這一切?能告訴我這有什麼意義嗎?」

東方無敵,我的父親,他突然有些陌生,仔細想想,確實如此。自幼時,晴姐一直照顧我,然後是雲姐和晴姐一起照顧我,在然後是我照顧雨妹,好像,父親很少出現在我眼前,因為我體弱身虛,無法修煉功法,所以父親也從來不教我一二,我就一直在夫人們的身後,看著她們衝鋒殺敵。

「兒子,你想起來什麼了,是不是咱們這二十年來,很少見面、很少說話、很少有交集?」東方無敵陰冷的笑著。

東方無敵雙手背後,冷峻的凝視著我:「這樣吧,兒子,你把你心中的疑惑說出來,我給你解答。」

我:「是不是你陷害的晴姐?她和炎公子的事情,是不是你從中搗鬼?我一直在奇怪,晴姐的家人,除了咱們,沒人知道,可是為什麼那個死去的炎公子,卻拿東方晴的家人做威脅,剩下的我不用問,你都應該知道怎麼回答我吧。」

東方無敵:「聰明,東方晴那個小賤人,太不聽話,不給她點顏色瞧瞧,還以為能飛出我的手心。東方晴的家族是我陷害的,故意讓她的家族滿門抄斬,而且,那個炎小子的所作所為都是我安排的,可惜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在你離開俠客客棧之後,是我砍下他的頭顱。」

我:「她也是你看大的孩子,她一直很聽你的話,你為什麼要對晴姐下手?」

東方無敵:「聽我話?在她十歲的時候,我收的她,那個時候,她已經有大人思維,我給她好吃好喝、教導武功。但是,我想摸摸她胸部和屁股都不行,當然,她心裡可是明鏡,男女之事都知道。她十二歲來了女紅之後,到了十三四歲,身體外形,已經豐滿如玉,我實在受不了,就把她剝光衣服狂操一頓,然後,我拿你性命做要挾,她只能乖乖就範,從此以後,只要我想要,她隨時會自己脫光衣服讓我干...,想想也是白白乾了快二十年的騷屄,屄肉陰唇還是粉嫩,真不錯。」

我的心房位置疼痛難忍:「你就是個禽獸,你不是我的父親。」

東方無敵:「自從東方晴嫁給你之後,她就不在聽我話,這個小婊子,所以我讓老三給她下了艷盅,讓她慾火焚身,本來她聽我的話,肉體只有我一個人可以享用。後來非要反我,自此之後,與她睡過的人...我想想..有老大、老二、老三、炎公子、還有那個假的劉陽、還有,哦對了,那個假劉陽有個毛病,他喜歡收集自己的精液,然後放上一段時間,在讓東方晴張開嘴巴喝下去,你是不是發現床上暗格裡面有很多羊腸子,而且羊腸子裡面裝有好多精液,那些都是東方晴還沒來得及喝完而剩下的。」

東方無敵:「後來我發現艷盅也不能完全擺布她,所以,我給她下了梵沐傀儡術,這樣她就徹徹底底的成了我的木偶,哎,這樣的女人玩起來真沒意思,一點新鮮感都沒有,完全任我擺布。」

我捂著心房質問:「你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

東方無敵:「沒什麼,就是給你找一個粉嫩奶娘,也是我練功的爐鼎,無聊的時候可以隨便操弄,可惜不聽我話,所以廢棋一枚,隨便玩弄吧。」

我氣的渾身發抖,手指並劍,指向眼前這個混蛋禽獸:「那雲姐呢,她是不是也被你控制?」

東方無敵微笑的搖搖頭:「一切操屄的大任都被東方晴接下了,她讓我發誓不許觸碰東方雲。可是,東方雲太礙事,也是個有頭腦的小丫頭,家裡沒有她不管的,事事都要她做主,你在家裡還處處讓著她,所以,我才想了個辦法。」

我馬上接話:「大牛,二虎?」

東方無敵微笑的點點頭:「就是因為東方雲有頭腦,我才像了個辦法,故意讓大牛二虎兩個人裝作淫賊,當然,他們兩個原本就是淫賊,只是又修煉了我教導的九轉真陽,然後,很自然的接近你們,給東方雲造成一個理所當然的假象。」

「東方雲這個小丫頭,女子至上的心裡太重,女子權利讓她女性特徵超越尋常女子,導致她的身體慾望也很大,你不知道,從她十三歲開始,她就經常自己自慰,因為要將寶貴的處女留給你,她只能用手指玩弄陰蒂。後來不過癮,她又用黃瓜,捅進自己的屁眼。後來還是不過癮,她對自己使用皮鞭。怎麼虐待,她怎麼喜歡。她保密的很,這十幾年來,你們誰都沒有發現過。」

「不過,自從大牛二虎住進後,一切都變了,面對兩個驢屌淫賊的吸引,東方雲慢慢揭去自己的假面。說是大牛二虎用淫具玩弄東方雲,不如說是,東方雲故意留出破綻,讓大牛二虎趁虛而入。你不知道,這一年多,大牛二虎把東方雲玩出什麼花樣,有一次,他們在客棧三樓露台操的昏天暗地,下面是人來人往車水馬龍操,屄過程讓幾十個百姓看個滿眼,整整半柱香,他們不顧下面百姓的謾罵,就是在不停交媾,大牛將東方雲的大腿劈開面向下面百姓,東方雲配合的向樓下撒尿。」

「他們在小京城的演武堂寢室內,當著幾個武術狀元的面前,吊起東方雲,讓那些狀元輪番...輪番...你想聽嗎?他們的事跡太多了,大牛二虎徹底的激發起東方雲的情慾,白天,她是一本正經的女主人,晚上,她是任人擺布的母狗。大牛二虎喜歡看著她被玩,所以,三百六十行,她都品嘗過。」

「當然,九轉真陽中的御女魔音起了功不可沒的作用,其實就是御女魔音的作用,不然,我還真拿這個小丫頭沒辦法,她太精明,就連大牛二虎的詭計也差點被她發現,好在她的御女魔音已經被侵入神識很深。還有,她能成為母狗,這其中也有你的功勞,為了給你治療身體,東方雲不得不跟著配合醫治,才讓大牛二虎很順利的將御女魔音完全的施展給她。」

我狂怒的爆喊:「這是為什麼,你為什這樣對她?」

「因為東方雲是絆腳石,一個不穩定的爆竹,必須摧毀。東方晴逼著我對天發誓,不會傷害東方雲,所以只能假借大牛二虎去做。知道東方雲的弱點,所以從弱點下手,就這麼簡單。當初我收下東方雲,其實也是為了排解情慾,因為路上只有一個女人,根本不夠我玩弄的。」

我沖向前,我要掐死他,世上怎麼有如此之人。可是我抓不到他,他像鬼魅一樣動來動去,像白紙一樣飄來飄去。在這個黑暗空間,這個我熟悉的空間裡,我拿他沒有辦法。

東方無敵飄落身子:「兒子,接下來你是不是要問問你的雨妹了。這個真不好回答,她對我來說,是一個迷,也是我最忌諱的存在,如果沒有她,我早就動手了。我一直在擔心她會不會影響我的計劃。當初不是我找的她,而是在半路上,只有二三歲的東方雨,截住的我,是她強烈要跟過來。我本想秒殺她,但是,我們打了個平手,她有半步至尊的實力,所以她根本不是人。這些年過來,我一直防著她,不知道她到底想幹些什麼。不過,無所謂了,不管她什麼居心,只要不影響我的計劃就行,況且她已經走了,去了很遠的地方,所以我才會對你下手。」

我停下來,喘口大氣,說到:「你一直在跟蹤我們,你從來沒有離開過,而且不僅是你一個人,還有其他人。」

東方無敵不在左躲右閃:「你應該感謝我救你,當初你在懸崖邊上,將你打下去的人是大長老,因為那天下雨,懸崖下面是堰塞湖,你掉下去死不了,但是,如果你在等幾個時辰,湖水退去,你在跳下去,必死無疑。然後,將敵國賊寇引到村莊的人也是大長老,因為你在那裡待得時間太長,浪費我的時間。前不久,在暗處與東方雲對鏢的人是二長老,也是東方雲的師傅,所以,東方雲棋差一籌,被自己師傅生擒。」

第62章:真相大白

東方無敵不在左躲右閃:「你應該感謝我救你,當初你在懸崖邊上,將你打下去的人是大長老,因為那天下雨,懸崖下面是堰塞湖,你掉下去死不了,但是,如果你在等幾個時辰,湖水退去,你在跳下去,必死無疑。然後,將敵國賊寇引到村莊的人也是大長老,因為你在那裡待得時間太長,浪費我的時間。前不久,在暗處與東方雲對鏢的人是二長老,也是東方雲的師傅,所以,東方雲棋差一籌,被自己師傅生擒。」

「父親,不,禽獸,其實你一直在欺騙我,我的身體之傷,並不是所謂的仇家所為,是你,就是你做的。你騙我說,我身體是仇人所為,然後一路躲開賊人,其實都是你編的,我們沒有仇人。」

「兒子,有些事情,你不清楚。我們有仇人,而且仇人一直在追殺我們,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他們全部退回,當然,你的身體就是我弄得,這裡面有很多事情,你都不知道。」

「兒子,我和老大、老二、老三是東方家族替死奴後代,一直為東方家做死侍和替死鬼。你的娘親,就是剛才你所看見的那個女人,她是東方家族的大小姐,我花了無數花言巧語,將她這個沒有見過世面的溫室花朵騙到手,當然,代價就是,我們私奔,東方家族在後面追殺。知道我為什麼要騙你母親嗎!因為你娘親的未婚夫姦殺了我的娘子,所以我要復仇,我要玩弄他即將娶過門的娘子,哈哈哈..。」

東方無敵的表情隨著說話而變得越來越恐怖,他周身黑霧瀰漫,與石碑竟是同樣的黑霧。

「畢竟你母親也是東方家族的大小姐,有些事情動動腦子就能猜出什麼,可是她意識的晚了,我止住了她,那天她哭的死去活來,沒有用,我的精液一點沒剩的都噴進她的子宮,然後就有了你。從此她就成了我們四個兄弟的精液肉壺。」

我大聲喊停:「混蛋,你別裝了,說出你的真實目的,遮遮掩掩有什麼意思。」

東方無敵笑了,很驕傲的點點頭說到:「不愧是我兒子,我要為自己的娘子復仇是真,你是我兒子也是真,我還有一個目的。」

我呼出一口濁氣說到:「這還用猜,大牛二虎進入我眼睛之後,這一切都顯而易見,饒了一圈,你想要的無非就是。」

「有無心經」

「有無心經」

「東方無敵,我以前很奇怪,你教導我東方家族的文字,但是卻沒有交給個我任何東方家族的功法,反而總是問我有沒有從哪裡見過這些文字,那時,我並沒有什麼懷疑,以為是我身體原因,讓你不得已而放棄教學。可是,隨著事態發展,種種跡象都表明,我所修煉的有無心經確實不是一般功法,而且隨著我的功法越練越深,我身邊糟糕的事情就越來越多。所以,我覺得,後面一定有推手,有人在背後控制一切,有人在刺激我修煉有無心經。」

「好兒子,你說的差不多都對,東方家族是現在倖存的上古家族之一,上古家族在上古滅絕之戰中還能倖存下來,這是有原因的,就因為這個有無心經能溝通天地,立世當世,甚至可以自己開天闢地,當然,有些我也只是聽我祖輩說的,但我也是見過東方家族長老使用過此絕學,你的那點東西根本不夠看、不夠用,所以,我要將此絕學弄到手。

「明白了嗎兒子,從始至終,我要的就是你們東方家的絕學。你們家族的絕學是隨著血脈遺傳,神功隱藏在你們血液中,不用教導自然就會,所以,為了避免功法外露,每當你們家族有新人降生,必將向天祭祀,封印神識,讓功法不能外泄。我知道你娘親無法告訴我有無心經的經文,所以,我把你娘親操大肚子,帶著她逃走,其實,就是為了你腦中的經文。」

東方無敵向我靠近一步說道:「只是你們家族窮追不捨,不是為了營救你娘親和你,而是要殺你們滅口,他們不能讓經文外泄。奇怪的是,他們卻半途收手,不知是何種原因讓他們撤離,所以我為了探查究竟,才將你們留在小京城裡,用最快的速度回去查找原因,同時,留下老三調教大牛二虎,以備後用。這就導致後面出現了一些意外情況,好在已經過去,我的目的也實現了。」

我警戒的退後一步:「你如果想要我們東方家的絕學,大可以等我學習後告訴你,為何要對我的晴姐和雲姐、雨妹下手。我那時完全相信你,只要是我知道的,一定會告訴你。為何要布局陷害她們,饒了個大圈子,最後,你還是要找我要功法。」

東方無敵輕微搖晃腦袋,慢慢小心的向我再次靠近一步說道:「我要是不對你下手,在小時候重傷你,恐怕現在我早就沒命。你不了解你們東方家族的絕學,據祖輩傳說,它的可怕之處就是,可以通天通地,萬事無所不能,所以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意外,也是根據我在你們家族裡面所見所聞,才制定了重傷你和刺激你的計劃。 」

東方無敵又向前邁出一步,離我越來越近:「你母親從有無心經中領悟了,時光重現,所以,我能猜到她會將我虐待她的時光影像都刻畫在你腦中。我知道,你早晚會發現時光影像中的內容就是你和你娘親。通常,你們家族的人,都在十幾歲激活血脈,如果你發現的影像時間早,同時,有無心經在血脈中沒有激活,那麼你將我視為仇人,有無心經可能永遠不被血脈激活。如果你發現的晚,可是你不可能發現的晚,你母親一定將時光重現的影像藏在你神識中,一旦你成熟懂事,那個影像將會自行出來。」

「所以我要阻止你的成長,在你一歲多的時候,我重傷於你,這樣的話,你身體虛弱,血脈激活一定向後推遲,時光影像也會受到身體影響而推遲。可是,反過來,你不激活血脈,我又怎能得到東方家族的絕學。我既怕你看到時光重回的影像,又怕你無法激活血脈。很矛盾,我只能先拖延時間,灌輸給你那些小時候的事情。」

「不過,在你二十二歲的時候,我感覺時機成熟,我讓大牛二虎進入你們的視線,讓他們用九轉真陽立刻修復你身體上傷害。我知道,在你身體開始恢復的時刻,有無心經與你娘親留下的時光重現既會同時出現。我在暗處觀察你的一舉一動,來分析你的情況,只要你激活血脈的速度要快於時光重現,一切就可以掌控。」

「血脈激活後的你,身體修煉境界進步神速,我之所以用九轉真陽,就是要將你的身體能量真氣都倒入下體,也就是玩弄女子方面強大一些,這樣,你的整體修煉境界就會減慢。我又通過玩弄東方晴和東方雲,來干擾你的精力,拖延你九轉真陽的修煉。這樣就會一再拖延你的修煉境界。」

「只要你的有無心經境界達到一定程度,我就可以收網,我就可以控制你,竊取你神識中的有無心經。那個時候,就算你已經明白你娘親給你留下的那個時光重現的影像也無所謂了,你已經落在我的掌控之中,明白了嗎?」

看著東方無敵距離我已經三步之遙,我驚嚇的往後連退五步,拉開我們之間的距離,說道:「所以,我們這兩年的一舉一動都瞧在你的眼睛內,事事都在你的安排之內,你好辛苦。」

東方無敵又快進五步,與我又保持三步距離說道:「我們又不是神,我也要吃喝拉撒睡,哪可能一直守著你們,這兩年裡,也有不少意外發生,就像東方雨、喬詩焉、還有半年前的那個半步至尊,他們都是意外,總之,無論事態如何變化,只要軌跡往我計劃的方向,一切還能在我的掌控之中,我就不會過多的參與,避免讓你發現。」

東方無敵又前進一步,我們之間僅剩下兩步,距離太近了:「你這次的自尋死路,讓我有些意外。我對你的了解是,膽小、懦弱、優柔寡斷,本想借著東方晴轉投別人懷抱,讓你意志完全消沉之時,趁虛而入,爭奪有無心經。可是,你卻改變以往,居然冒死一拼,想奪回東方晴。不僅讓我刮目相看,也讓我不得不提前計劃,因為,如果你死了,你體內的絕學也會飄散消失,遁入虛無。」

我擺出防禦架勢心中顫抖說道:「我再問你一個問題,我的娘親呢?她在哪裡?你們是不是把她殺了?」

東方無敵雙手豎直,然後手臂交叉於胸,好像在做一種祭祀:「那個時候,你們東方家族執法殿的那幾個執法長老已經追來,他們很強,我們又跑不過,所以,我想了一個辦法,就是將你的娘親留下,讓你的娘親去拖延時間,你的娘親為了保護你的性命,她一定會想辦法拖延時間,不管用騙、用身體、用什麼,她都會拖延時間。那麼,你娘親後來如何,我也不知道。」

第63章:勝負誰知

東方無敵雙手豎直,然後手臂交叉於胸,好像在做一種祭祀:「那個時候,你們東方家族執法殿的那幾個執法長老已經追來,他們很強,我們又跑不過,所以,我想了一個辦法,就是將你的娘親留下,讓你的娘親去拖延時間,你的娘親為了保護你的性命,她一定會想辦法拖延時間,不管用騙、用身體、用什麼,她都會拖延時間。那麼,你娘親後來如何,我也不知道。」

我心中默默調動有無心經,將身體所有真氣都注入到皮膚和骨骼上,一旦東方無敵對我下手,我將與他拚命:「這就是你的計劃!竊取有無心經?你對有無心經了解多少。就算你能得到此功法,我們東方家族也不允許有外泄,到時候,還會有人追殺你。」

東方無敵合上雙手,食指相併,其他手指交叉,嘴上小聲默念幾句話,然後對我說道:「我們的祖輩,世世代代都為東方家族做死侍和替死鬼,到後來呢,把我們不當人看。那天,你娘親的未婚夫過來送禮,硬是要我青梅竹馬的娘子陪睡,我娘子反抗不成,最終被姦殺在床上。那時我在外面執行使命,回來的時候,面對的是一具下體流血、面部被打爛、全身赤裸的冰冷屍體。我要去討個說法,可是東方家主居然還讓我息事寧人。」

「從我娘子下葬那天,我告誡自己一定要復仇,先從你娘親開始下手,然後奪得有無心經,等實力可以的時候,我會聯手其他古老家族,對東方家族進行血洗。還有,你要不以為你們東方家族多麼高尚。這些古老的家族,能活到現在,哪個手裡不是沾染幾千甚至幾萬條人命。」

我感覺一股陰氣包圍我,立刻調動九轉真陽,將身體置身在真陽的陽爐中。不對,我當初說過,不能在運用九轉真陽,但是,周身陰氣極重,我實在不得已而為之,將九轉真陽中的真陽決默默心念。

東方無敵有意思的看著我:「不錯呀兒子,沒想到,九轉真陽讓你用的如此熟練,這麼邪惡的功法,讓你運用如此,可見,你心中早就把你的娘子們當做別人可以任意踐踏玩弄的母狗了。」

我氣憤不過的對著他說道:「你沖我來就好了,為什麼要讓我妻離妻散。」

東方無敵又換回曾惡表情:「為什麼?當然是報復,我要讓你們東方家族的人嘗嘗失去娘子的痛哭,別看你是我新生兒子,但也是東方家族的畜生,所以,我不僅要奪得你的功法,還要讓你嘗嘗心愛的人,離你而去,心愛的人背著你,任人玩弄宰割,我就是要讓你受到身心折磨。」

「所以我使勁操弄東方晴十幾年,讓大牛二虎使勁玩弄東方雲,把她分享給各種各類的人去玩弄。然後再將這些事情,都記錄在書中,留給你好好觀賞。說起這些書,我都放在你的床下的暗格中,還配有插圖,好玩吧,兒子。」

我看著眼前這個陌生的父親,他也是個可憐人,我能夠體會他的痛苦。僅僅就是晴姐和雲姐受到傷害,我已近心痛的不行,更何況,與心愛之人陰陽兩隔。

「給我顯現,不然我打碎你個王八羔子。」東方無敵簡簡單單幾個字,我如頑石一樣,被丟起來,狠狠撞到黑色石碑,石碑感到劇痛,剛才隱藏的有無心經經文,再次浮現在石碑上。

我的蒼天,這個石碑太不靠譜了,輕而易舉的將有無心經第一二層顯示出來,只是到了第三層的時候,黑色雲霧依然遮擋,不讓我們看見後面的經文字符。

東方無敵興奮的看著經文,手舞足蹈,一邊看著經文一邊虛空比劃:「好,好經文,不愧是上古傳承,給我三十年,不,二十年,甚至更少時間,至尊連提鞋都不配,連至尊之上的王者也不見得是我的對手,嗯?怎麼不把第三層心經給我看,快點打開,信不信我一角一角的把你打碎。」

強光出現,石碑上的黑色雲霧在逐漸消失,我抬頭看著東方無敵,東方無敵抬頭看著黑色石碑上的有無心經第三層,萬物可有可無心法。

「哈哈哈,你上當了,第三層經文是不能看的。」我笑了,東方無敵上當了,簡直太輕鬆了,有無心經第三層,誰看誰死。所以,我讓他看,根本不去阻止他,看完他就會死,至於怎麼死,我也不知道,既然石碑說會死,那就一定會死,在這裡拭目以待。

東方無敵也笑了,對著我說道:「你有我了解的多?有無心經第一層,完美自我。有無心經第二層,融通身外。這兩層心經都是現世蒼天所認可的修煉法門,可是第三層心經是在上古毀滅之戰前才能使用的法門,在這個蒼天之下,是不允許用的,就算看上一眼都不可以,這是對現世蒼天的藐視。所以,蒼天一旦發現有人要與它爭奪大勢,必將調動雷劫。」

「轟隆隆」

我抬頭望向高處,這裡應該是一個被封閉的空間,怎麼頭頂上會有成片雷雲出現,如此恐怖的雷雲,驚龍閃電、狂暴怒震,我對著東方無敵說道:「你窺伺有無心經第三層,將遭受雷劫,你還笑的出來?」

東方無敵更加猖狂的大笑道:「不是我窺伺天機,是你窺伺天機,你將遭受雷劫。這裡是幽冥禁地,能隔絕一切,蒼天只能感覺這裡有人侵犯它的大勢,不知道這裡的實際情況。我之所以選擇這個時候下手,就是因為這個理由。雷劫馬上到來,你是我兒子,與我血脈想通,咱們會共同遭受雷劫,唯有一死才能平息蒼天之怒。確切的說,只要咱們之中有一人死去,蒼天就會平息怒氣。」

我看到東方無敵雙手結成三世定印,手心中央出現圓球金光物體,金光越來越大,最後將他完全包裹:「東方家族的太一金身罩,可以隔絕人體氣息,天雷本應該對我進行雷劫,但是我有此法寶,可以藏匿氣息,而你的氣息與我一樣,天罰在此空間不明所以,會將你看成我。讓天雷把你劈成焦屍,這樣我才能告祭我娘子的在天之靈。」

「轟隆隆,轟隆隆」

天雷開始了,藍色長龍在烏雲中飛舞,我沒有任何遮擋物可以抵抗天雷,照此下去,一會兒我一定會被劈成焦炭,如何是好?我看向巨型石碑,石碑在那裡瑟瑟發抖,估計它現在比我還害怕,像個孩子一樣,呸。看向東方無敵,他充滿仇恨的臉孔讓我覺得他很可憐。看著周圍,沒有任何地方可以讓我躲避。

「轟隆隆,轟隆隆,轟隆隆」

來了,天雷在我頭頂形成蘭色屏障。你娘親的,這是要悶罐劈,隆隆之聲撞擊我的五臟六腑,連喘息都感覺窒息。我抬頭看著雷雲,閃電白龍已經在空中互相撞擊,眼看馬上就對我進行懲罰。

「兒子,永別了,我學會有無心經之後,會回到東方家族,將他們一個個宰了,男女老少一個不留,讓他們去地下陪你,哈哈哈。」

拼了!我手中突然多出一物,然後狠狠丟向東方無敵的太一金身罩,物體劃著金色閃光,直接撞擊到太一金身罩,「叮~」

「嗯?兒子,你已經黔驢技窮,太一金身罩是東方家族的高階功法,就連半步至尊都不能輕易破開,你拿個破梳子砍過來有個屁用。你?你!混蛋...你們東方家族沒有一個好東西。我..。」

「轟.轟.轟」

蒼天真狠,足足劈了有半柱香的時間,東方無敵已經被劈的連渣都沒留下,身體被劈的灰飛煙滅,只剩下那個東方家族的寶具,太一金身罩。

我撿起梳子,心中無限暢談,我剛才是在賭,我不知道能不能管用,當初,那個屁眼塞著九個白毛尾巴的絕世美女,她用梳子砍向我,讓我神識遭受重擊,我已然明白此物為寶,那時,此物並沒有飛回到絕世美女手中,而是悄悄落在我的手裡,在我醒來時,梳子又不在我身上,我猜想,此物可能藏在我的神識中,果然,隨著我的意念,梳子突然出現在手。

我不知道管不管用,就是狠狠的丟出梳子砸向太一金身罩,結果就是,梳子被完好無損的反彈回來,而太一金身罩上出現一點點小裂痕,這就足夠了,東方無敵的氣息被天罰察覺到,雷劫重新定向,萬道蘭光閃電劈向太一金身罩,畢竟是凡物,怎麼與蒼天抗衡,太一金身罩爆碎,東方無敵驚恐的看著蒼天,還沒來得及求饒,一通天雷,讓他魂飛魄散。

現在安靜了,雷雲完成使命散去,石碑又開始嘚瑟,很牛的聳立在我面前。我看著手中的梳子在猜想,是不是那個絕世美女知道我會有此劫難,所以特意將梳子給我?這怎麼可能,她能未卜先知?她要是有那麼大本事,不可能被封印,一定是我命好,蒼天都幫在我。

第64章:出發

現在安靜了,雷雲完成使命散去,石碑又開始嘚瑟,很牛的聳立在我面前。我看著手中的梳子在猜想,是不是那個絕世美女知道我會有此劫難,所以特意將梳子給我?這怎麼可能,她能未卜先知?她要是有那麼大本事,不可能被封印,一定是我命好,蒼天都幫在我。

這裡重回平靜,事情發生的快,結束也快,我還有很多事情沒有來得及問清楚緣由。那都無所謂了,主謀已經死了,我現在還要趕快離開這裡,去把我的晴姐搶回來,還有要找到雲姐,在去追尋雨妹妹。

「石碑,讓我回去吧。」我告訴石碑讓我回去,可以沒有任何反應,這是為何?

我感覺石碑在哭,對的,就是感覺,石碑中心傳出「嗚嗚」哭聲,空中飛出三個字符讓我不知所措:「死」「已」「你」

對了,我的心房已經被晴姐的金龍劍刺透,我已經死了。從石碑的反光中,我能夠看清楚自己心房上有個耀眼的光球在震動,是它代替了我的心房,這個光球不能離開這裡,所以我如果出去,我還能出去嗎!外面的身體已經死了。

種種陰謀的背後推手已經解決,可我在也回不去了,沒有我,誰來保護晴姐、雲姐、雨妹。

就在這個時候,一隻冰冷小手溫柔的壓在我的頭頂,和藹磁性的聲音說道:「孩子」

我的娘親,嚇我一跳,立刻向前做出三個翻滾,回頭看去,一個幽浮般的白衣女子,如此熟悉,我情不自禁的落下眼淚:「娘親」我又向回跑去,一把撲到娘親懷中,不行,我撲空了,我的娘親是虛無的,我接觸不到她,那剛才為什麼我會感覺她的手掌壓著我的頭頂?

她在對我微笑點頭:「孩子你長大了,要有大人的樣子,堅強、勇敢、自信。以後要好好對待你的三位夫人,她們不錯。誰都有犯錯的時候,不要太過計較。你要好好守護好嬌妻,互相理解、彼此幫扶。娘很好,你不要惦記,相信將來,我們會有一見。」

我娘親是什麼意思?讓我以後好好對待三位夫人,可是我已經死了,不能回到現實中。

「轟隆隆」

操你的,東方無敵不是已經被劈死了嗎,怎麼天空之上在次聚集如此多的雷劫雲,比剛才還多還恐怖。整個黑色空間全部充滿雷雲,閃電雷擊之聲震的我頭暈目眩。

明白了,娘親做出手掌對印,指影來回變換:「有無心經第三層,時光重現,光陰重回。」

「娘」我還沒有反應過來,虛空之中,一股莫名巨力束縛著我向身後拉扯。我連哭訴和道別的時間都沒有,就被拉出黑暗空間,現在那裡已經是雷光滿部,雷劫開始。

我被拉的越來越快,無限星空形成光影通道,在通道的邊影中,我看到了死後的一角。就看到東方雲抱著我的屍體失聲痛哭,邊哭邊用力搖晃我的肩膀,想要將我喚醒。晴姐在雲姐身後,她緩慢舉起金龍劍,劍身抵著自己脖頸,眼神充滿死志,然後慢慢閉上眼睛,眼淚測流。

「不要」

我急忙跳起,一腳踹到東方雲的身體,借力衝到晴姐身邊,雙手死死抓住金龍劍身,痛,真痛。還好我及時握住劍身並向外拽拉,手力截止金龍劍的移動,鮮血從掌心流出。晴姐的玉頸只被割出一道淺淺痕跡,不過沒有大事。

「弟弟」

「弟弟」

「姐姐」

......

今天天氣真不錯,躺在花園的公子椅上享受當下,一個月的修養讓我身體倍感舒服,其實不用修養,我娘親用有無心經將我身體變換回到受傷之前,真是逆天的功法,所以現在的蒼天不允許此功法第三層心經的存在。對於蒼天,我無法理解,這些不在我這種凡人要思考的範圍之內。

「把藥喝了,一點別剩,敢剩一點試試。」

雲姐將剛煮好的鮮芝靈藥送到我嘴邊,我明明身體沒有問題,但她們非要讓我喝上一年。以前這些事情都是雨妹做,現在讓這個女子為尊的管家婆做事,她還牛氣了。那天她帶著金角銀角、赤身裸體的出了院子,不知去了何處,我還沒有盤問個究竟,不問了,反正問不出來,她自己說是大牛二虎玩弄身體的後遺症,只能慢慢恢復。

但是,我那個被雷劈死的父親說過,雲姐性慾特別大,從小就會偷偷自慰自虐,現在快三十歲的年齡剛好要成熟,估計以後會更大,我可要仔細看好,這樣慾望深不見底的女人,說不定哪天又偷偷給我戴上綠帽。

「吃水果」

晴姐將剛剝好的菩提塞入我口中,人家用小刀和手撕,她可好,用金龍劍一層層削皮,一個大菩提削去一半,我說說她吧,她還不樂意,又故意多削去一部分,真沒伺候過人。還有,剛喝了藥又吃水果,互相反頂會拉稀的,沒事也變成有事。

聽雲姐說,她那天回來的時候,看見我死在地下,晴姐盤腿席地打坐,雙目緊閉,臉色發紅,像是在入定。我知道這是幹什麼,喬詩焉說過,這是晴姐自我進入神識中,去尋找被封印的神識。

根據晴姐現在的狀態,把我這個弟弟玩命的當弟弟用,我確定她找到被封印的神識。那次我復活過來,被她摟在懷裡,按在兩個乳房之間,剛死過一次,差點又被巨乳白肉悶死。

「東方皇,考慮的怎麼樣,你可不要忘恩負義,我調動大京城那麼多的高手過來,救了你們所有人的性命,你不覺得應該給我點回報嗎?」

喬詩焉又來了,她要去鄰國執行秘密任務,非要拉上我、晴姐和雲姐,一路艱險,我怎麼可能同意。不過她說的沒錯,是她帶來的高手救了我們,並將大長老、二長老、三長老都囚下天牢,不過,我相信,雨妹既然已經請動了喬詩焉,說明一定已經給足了她回報,就看喬詩焉面色比以前紅潤很多,身體不在散發冰冷之氣,原本就是個美人,現在更加仙美,就已經說明問題。

「哎呦喂,晴姐,最近你又漂亮了,看我給你從宮裡給你帶來的東西,這都是各地官員獻給娘娘的,我偷偷拿出來送給你...別砍..。」

晴姐動了,金龍劍狂舞,追著五肩繡花總司捕到處跑。這個可惡的老頭,當初誘騙我的晴姐,最後還把精液都灌注在晴姐體內,想起來就生氣,要不是打不過他...我先忍著。這個老頭,太不要臉了,這幾天又從皇宮跑回來,在我面前明目張膽的大喊要追求東方晴,而且不介意一妻多夫。

我咽下黃豆粒大小的菩提肉說道:「喬詩焉,一碼歸一碼,你的恩情我記下了,但是讓我和兩個貌美如花的夫人和你去鄰國執行任務的事情,絕對....絕對....可以,最好馬上啟程。」

「咣當」藥碗掉落在地,雲姐不可思議的看著我。

「呲!啊~」五肩繡花總司捕被我說的分神,被一劍劃中屁股。

晴姐先是用關心的眼神看了一眼五肩繡花總司捕的屁股,又扭頭看我。

只有喬詩焉淡定的喝著茶水,並將手裡的物品丟到茶桌上,這個物品上面寫著一排排工工整整的纂體字。

大燕國知會報:昭告天下

「承天旨意,尊帝之口,許二人喜結良緣,六月之後大婚..。」

「..。」

「皇子之病,百餘名醫無從得手,機緣巧合偶遇仙子,醫術精湛,才藝雙全,兩人相識,情投意合..。」

「普天同慶,國皇子大喜。美女千萬,只要其一。仁,知書達理。禮,母儀天下。」

「仙子複姓東方,單名雨..。」

我仔細閱讀大燕國的知會報,上面描述的女子不就是我的雨妹嗎,千思萬想不知人在哪裡,這下終於找到了。這一定是附體在東方雨身上的妖怪搗鬼,我的雨妹不可能跑到那麼遠給皇子當新娘,這裡面一定有秘密,我必須要去救她。

「喬詩焉,你想怎麼樣,讓我如何幫你。」

「東方皇,要是我拿出這個東西之前,你答應我,算是幫我。現在不一樣了,咱們是互相幫助。你找你的雨妹,我執行我的任務。」

我慢慢拉進兩人距離說道:「喬詩焉,我不明白,大京國這麼大,為什麼非要找我們。」

喬詩焉將熱情紅唇拉近我的耳邊說道:「因為我想帶上我喜歡的人一起去,寂寞的時候需要有人陪伴。」

我低頭偷笑,這個騷貨,現在才知道我的好,我的巨大陽具和持久耐力都是上上。最近這幾天裡,晴姐和雲姐輪流伺候,還不是都被我操的屁滾尿流。這種事,你大可以私下偷偷告訴我,怎麼能如此明目張膽的說呢,兩個夫人還在旁邊,我也是很要面子的。

我抬頭不可置否的說到:「哎,小騷貨終於知道我的好...你你你你你們在干什麼。」

就看到,喬詩焉像只聽話的小貓一樣,依偎在東方雲的懷中,一隻手已經伸進雲姐的衣服中,在雲姐的胸口處起伏不停,另一隻手在她大腿上輕輕撫摸。而雲姐則是一手懷抱喬詩焉的豐腰,另一支手端詳著她的下巴。兩人互相對視,甚是甜蜜,雙唇眼看著就要合攏。

我憤怒的大聲喊叫:「你們兩個在幹什麼,喬詩焉,東方雲,你們給我住嘴。」

東方雲對我笑道:「相公,你知道的,我不管什麼世俗禮儀,只願此生隨心無遺憾。我作為你的娘子,不去碰男人,但玩玩女人總可以吧,喬詩焉這個大騷貨,我早就垂涎已久,現在她體內寒冰被壓制,正可以讓我好好享用一番,等我將她玩弄成胯下女奴,要是你也想,我可以考慮賞賜你嘗嘗。」

喬詩焉也對我嫵媚笑道:「女歡女愛怎麼不行,只要喜歡,怎麼都可以。我忘了告訴你,雖然東方晴的封印記憶已經找回,你還是她的好相公。但是,原本發生的記憶也不會被清除。東方晴和我師兄兩人剛才飛眼傳情,然後,趁著你不注意,這兩個人悄悄溜走,不知道去幹些什麼。你還不快去找找,或許還能看到精彩的場景。」

我顧不得眼前兩個蕩婦,立刻展開有無心經的天耳心法去尋找周圍動靜。發現了,後花園的假山後面,深沉的嬌喘聲、壓抑的呻吟聲,還有吸溜吸溜的水漬聲?

怒火攻心,胡鬧,我的晴姐是正派女俠,如此羞辱廉恥不是她的作風,一定是那個老頭逼迫的,我要趕過去看個究竟...

「家主,您萬福,我是新來的管家,別看我小,什麼都知道。」

嗯?我回頭看去,這就是雲姐新招來的管家?怎麼是個十六七的小孩子,有些面熟,黃毛頭髮,瘦猴一個,賊眉鼠眼,這不就是當初救我的那個石頭村女子的孩子嗎!童兒,當初我和他還一起操過他娘親。

雲姐走到我身旁,胸部衣領已被喬詩焉打開一個口子,乳肉露出大半,粉紅乳暈一閃一藏,對我說道:「這孩子說認識你,還給我講了你們的風流史,那個時候,我們四處找你的辛苦發瘋,你和這小子確與他娘做好事,你可真好,我和你說過,你玩一次女人,我就玩一次男人。於是,我帶著這個小黃毛管家去了練功房,他給我詳細講解了你們和他娘親的好事過程,這小子..。」

我抬頭苦笑,對天大喊:「作孽啊,內憂外患,家裡沒有一個讓我省心的,明天出發大燕國,搶回我的雨妹。離開這個傷心地..。」

【第一部·完結】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