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攜妻走江湖 (21-24) 作者:童話

.

【攜妻走江湖】

作者:童話2021/03/27發表於:SIS

***********************************

第21章:這是四美之首?

我很尷尬,喬詩焉是小京城內四美之首,也是首屈一指的第一女俠,更是人人敬重的女神,怎麼東方雨當著我的面如此開起玩笑,不像話,這次還是喬女俠救了我,讓她占點嘴上的便宜,不礙事。

「你才是小騷屄,小浪貨,是不是想讓我給你吊起來抽上幾十鞭子才老實...」

我更尷尬,想找個地方鑽進去,外邊看似氣勢蓋人、雍容華貴的喬女俠,怎麼也能淫話連篇,當初的印象還是很久以前,那個時候,她一身美女素服來做客,真是好看,可以說是傾城傾國的姿容,三十歲的體態是如此成熟豐滿,一舉一動大方得體,現在真讓我大跌眼鏡,不長時間相處還真的不能看清一個人。

「欠操的小母狗...」

「淫屄,你別做捕頭,去妓院當頭牌吧,那裡更適合你...」

我冷汗淋漓,看來她們兩個壓根沒把我當人看,如此淫蕩對話,完全不在乎身邊的我,女人啊,人前淑女,人後蕩女,有理有據。

......

已經離開小京城幾百里,從幾十米的城牆到十幾米的郡牆,在到幾米的縣牆,最後就是一米高的籬笆,翻山越嶺,踏土揚塵,飲溪月宿。

楚家和炎家找了大京國的大人物,下令小京城內的太守必須三十天內找到東方晴,所以全部捕頭都要各奔四面八方去尋找她的下落。喬詩焉也不例外,而且太守和她還有親故,此事還是她在中間周旋拖延,所以弄不好,在家族長輩裡面會挨說的。

作為重要嫌疑犯,我應該關在高等天牢,但是喬詩焉怕我被害,一意孤行、力排眾議帶著我去尋找東方晴,我很感激她,作為交換條件,本應該在家裡等待消息的東方雨也要跟著我們一起同行。看來又要天天聽著她們兩個淫詞賤語的對罵,這哪是一個女俠所為,哪是我三夫人、小師妹所為。

「今天我很滿意,時候不早了,就在這個破廟裡休息吧。」

你當然滿意了,十幾天的勞碌奔波讓你精疲力盡,一路上和東方雨鬥嘴,你又敗了下風,正好路過沙南山,幾個不長眼的山賊成了你的劍下魂,出了一口惡氣。

......

咦,我背後被輕輕捅了幾下,這麼晚了,東方雨要幹什麼?

「相公,別說話,千萬要裝睡,絕對不要動一下,我給你看點好玩的。」

「喬騷貨,你過來看看,我給相公吸入了迷藥,沒有一個時辰醒不過來。」

東方雨將我身體翻轉過來面向她們,我則按照東方雨說的那樣,閉上眼睛,將自己身體調整為均勻呼吸。

「在蓋上個帘子蒙上他,這樣行了吧。」

蓋上帘子還讓我看什麼好戲?已經一盞茶的時間,淅淅索索的,你們在幹些什麼?我忍不住好奇心,睜開眼睛,本以為只能看見一片白簾,哪知道,東方雨早就在帘子上劃開一道口子,帘子外面能看的清清楚楚。

篝火融融照我心瞳,慾火艷艷俠女犯賤。

我看到離我幾步遠,兩具完全赤裸的白肉身體摟在一起不停的在地面翻滾,她們兩個腳丫方向衝著我,頭頂方向對著破廟大門,我正好可以完全睜開眼睛看見她們兩人下體。

這就是好戲?東方雨居然和喬詩焉分桃,這丫頭太胡鬧了,如果讓四大美女之首的喬詩焉知道自己的舉動被其他男人看到,該如何自容。

就看東方雨旋轉身體,頭頂沖我,抬頭朝我做了一個鬼臉,狠狠的分開喬詩焉的大腿,將中間的粉嫩無毛布滿淫水的陰穴敞給我看。

真的很震撼,喬詩焉是首屈一指的女俠,一身功夫了得,大長腿上的肌肉線條分明,性感又帶著勁爆,和東方晴大長腿一樣的微微粗壯有力。屁股真大真白,躺在地下的屁股,將全部屁肉都推向中間股縫,肛門孔如菊花雕欄,肉肉褶褶,層層片片。

「騷貨,把腿自己劈開,劈到最大,我要把你的騷屄拉開。」

東方雨怕我看不清楚,命令喬詩焉自己劈開腿,這個女人居然真的按照要求做了,看來她們已經玩的輕車熟路。

好美的屄,不虧是四大美女之首的屄,人美屄也美,沒想到三十歲的成熟少婦也如十八歲女子的美穴,粉嫩、膠潤,輕滑,幾步遠的我仿佛能聞到從穴中散發出來的一股迷人清香。

無毛的屄肉層層疊疊,最外面是肥厚的外陰圓滑之極,往裡面是一層大片陰唇肉,軟、嫩、長、肉。在往裡面是兩片小陰唇,像兩個小折折皺皺的肉球。在裡面就是內側陰壁肉,粉嫩的讓人禁不住上去舔一口。

「啊」

東方雨這丫頭一手捏住一個小陰唇肉往兩側使勁拉開,居然可以如此玩弄女人,小陰唇肉一邊一個被拉出一手之長,撤成了薄薄唇肉片,白裡透紅,如無毛雛鳥展翅後的透明薄肉。

東方雨低頭開始舔弄,她的頭髮完全擋住我偷窺喬詩焉陰部的視線,僅留下外則從胯部到腳丫的兩條性感美麗的長腿。

從喬詩焉嘴裡傳出嗚嗚聲可以推測出她也在給東方雨的嫩穴進行一番舔弄,兩個美女在無人深山,野獸出沒的破舊寺廟中互相口食,這個場面恐怕從來沒有人看過。

「嘖.嘖.嘖.」

嘖嘖聲不絕於耳,這是舌頭與陰肉摩擦,在加上津液與淫水的混合聲,從兩人嗓中傳出的深恩聲就知道她們互相舔食對方到底有多舒服。

東方雨動了,她抬起頭,右手中多了一把一尺匕首,匕首未出鞘,匕鞘外表光滑無痕,看來是經過多次清洗,匕鞘上面布滿堅硬的磷光寶石,坑坑疊疊。匕鞘不厚,只有小指一樣,但在於寬,有如成人手掌四指並在一起。

「啊,快點,深點,快點插到最裡面,插死我。」

東方雨將匕鞘一點點捅入喬詩焉的陰穴之中,在捅到一指深的時候又拔出來,在捅進去,反反覆復,過程十分緩慢,她根本沒有按照喬詩焉的要求去做,而是故意戲弄喬詩焉,捅進一些就拔出來,速度也是慢慢悠悠。

「雨妹妹,你快點,深點,我受不了,別這樣玩弄我,我快瘋了,已經癟了好久,你快點救救我。」

「哎呦,喬騷屄,你不是女俠嗎,人人敬仰的女神,四大美女之首,武功小京城第一,還有什麼需要我救你的。」

喬詩焉!你怎麼如此墜落?一代俠女,多少人的心中巾幗英雄。

我看見東方雨一邊說話一邊加深插入匕鞘,這是給喬詩焉一些甜頭,沒想到如此寬的匕鞘居然能插入女人陰穴,不過想想也對,新生嬰兒不都是從那裡面出來的嗎。一個是進去,一個是出來。

「哎呀...」

我突然一驚,東方雨猛的將匕鞘完全插入,那可是一尺長,與大牛二虎的陽具不相上下的長度。只留下刀柄在外面堵住淫眼,稍許片刻,東方雨又猛的完全拔出匕鞘,順帶著一股淫液噴向我臉上的帘子。

我確定那不是尿,因為尿是從女人陰部首端的尿口出來,尿是白水色或者微黃色,遇土則融。這些液體是從陰穴中出來的,純白濁色又帶有膠粘,打在地面上沒有立刻陰濕地面,而是如蠟燭液一樣堆起。

東方雨也是夠狠的,大力將匕鞘插入,停頓一段時間後又大力拔出,把喬詩焉的陰穴當做肉壺去玩耍,不時的還伴隨著羞辱謾罵和淫浪笑聲。喬詩焉也沒有讓她失望,配合著一股股的淫水噴灑而出,淫水量越噴越大,根本沒有減少的痕跡。

都說女人是水做的,這回我信了。

「小浪屄,剛剛開始,你就求饒了。」

真是妖女,如果東方雨墜落成魔,完全可以禍害一方,妖嬈身軀如水蛇扭動,偏瘦的腰圍配合圓潤的臀部,兩條細長的大腿甜香可口,含苞待放的女人身體,充滿無限誘惑,她又對我莞爾一笑後,手裡又出現一個淫具套,要是放在以前我一定會覺得世間怎會有如此淫物,現在則不一樣了,在看過大牛的淫具寶箱後,我才算了解奇淫技巧。

淫具套是如褲子一樣穿在女人身上,就只有幾個真皮細條系在一起,皮條中間有一個大大的黑色陽具,不知道是什麼材料組成,看上去像一個硬膠棒,棒子上布滿手指肚大小的圓珠子,感覺是很邪惡的東西,女人用起來一定很爽。

東方雨站起來,走到喬詩焉頭部,一把抓住她的頭髮往遠處拖拽,真沒有想到,已為人婦的三十歲女俠像狗一樣被人拉著頭髮跪著往前走,渾圓肥大的屁股一扭一扭的如此淫蕩,我能感覺到下體一陣腫漲,看來我已經被此淫蕩場景勾起淫慾。

別停下,繼續,東方雨你千萬別停下來,我的身體已經如正常男人一樣,能夠在女色下重燃巨龍。

東方雨像遛狗一樣,抓著喬詩焉在屋內行走,走到一根柱子時還要停下,讓她抬起一條腿,往柱子上撒尿,然後繼續遛女俠。

也許是感覺沒有意思,東方雨停下腳步,她讓喬詩焉繼續保持跪爬姿勢,控制好方向,白肥屁股繼續衝著我,自己轉身面向喬詩焉,那根假陽具就停在喬詩焉面前,而喬詩焉張開迷人溫柔小口主動上去吸吮。

「啪」

一聲清脆響亮的耳光,聲音如隔空打牛,正中我下體巨龍,讓它青筋狂怒。

「騷屄,我讓你吃了嗎?」

「啪...啪...啪...」

讓人不敢置信,小京城四美之首的喬女俠就這樣被一個比她小十幾歲的女子大扇耳光,而且不躲不閃,隨著每個耳光,陰穴下面交匯處也伴隨著噴出黃色尿液,蜜桃肥臀也跟著耳光方向左右狂甩。

這個女俠已經完了,她今晚已經陷入瘋狂,完全聽命東方雨的指令,讓她做什麼就做什麼。

之後,東方雨意猶未盡的使勁折磨喬詩焉,匕鞘插屄,假陽具插肛門。匕鞘插肛門,假陽具插屄。插完肛門的假陽具拔出來,又插進喬詩焉的嘴裡,一個願操,一個願被操。

……

第22章:只聽過男奸女

之後,東方雨意猶未盡的使勁折磨喬詩焉,匕鞘插屄,假陽具插肛門。匕鞘插肛門,假陽具插屄。插完肛門的假陽具拔出來,又插進喬詩焉的嘴裡,一個願操,一個願被操。

將近一個時辰,各種調教,一個三十歲的風韻少婦居然被另一個十八歲的妖嬈女子玩弄的胡言亂語、到處噴水狂叫。

「我想吃冰棍,求求你給我吃口冰棍。」

喬詩焉的話讓我不明白是什麼意思,什麼是冰棍?

「可以,只要你乖乖聽我話,以後姑奶奶我給你做一個保鮮的冰棍,讓你以後隨時享用。」

喬詩焉雙眼放出金色光芒,臉上洋溢出俊美的亮光,那是發自內心的興奮,她隨後站起身體走向我來,這次是真正看清她的身材,好美、好棒,一舉一動猶如仙女舞樂,如此沉魚落雁的美貌、丰韻至白的身材,勾人心魄的大腿,我還是馬上閉上眼睛,別讓她發現吧。

一種身體危機感衝上心頭,有人要襲擊我,這是修煉「有無心經」的結果,雖然只能在夢中修煉,一旦醒來就只能知道曾經進入過夢中學習心經,但是又不知道學的什麼。

有穴即為無穴,無穴的地方可以有穴。哎呦呦,痛死我了,鑽入心扉的痛,這一定是喬詩焉點了我幾個重要的穴位讓我昏睡,我居然靠本能調用有無心經,換穴移位,雖然我都不知道如何做到的,不過這女俠可真夠用力的,別說是點穴,在用點力,我都要痛暈過去。

「走吧,讓你相公多睡一會兒。」

......

一盞茶的時間過去,我半身僵硬疼痛的身體總算舒展開,好奇心戰勝了理智,下體幼龍驅使我去尋找她們,因為我下體內真的有股能量蠢蠢欲動,說不清是什麼感覺,就是想去看看她們兩個在幹什麼,剛才的淫交場面讓我無法自拔。

破廟外面陰風陣陣,凌晨剛過半,月光高高照。很遠處傳來輕飄飄的女人呻吟聲,我像失去魂魄跟隨著聲音方向走去。前面不是白天殺死那幾個山賊的地方嗎?她們怎麼會來到這裡?前方草叢林立影響視線,我想要靠近一些。

喬詩焉的第一神捕,不是空穴來風,聽說她師傅是大京國護國武師,功夫天下第一,就連周邊最強的大燕國師也不是對手。名師出高徒,我要是在靠近一些,估計會被發現,不過,天時地利人和都在我手,夜晚只有月光照射,我只要隱藏的好,她不會發現。陣陣微風刮過耳邊,我只要站在下風口,聲音可以被壓下一半。最重要的是,俠客客棧中從殺手腳下得來的這雙不知明的刺客鞋,落地無聲,猶如幽靈。

半樹梢上,這個位置應該是最大限度的距離,也是觀察她們的最好角度,大約有三十步左右,我能看清楚她們的一舉一動,如果在往前面一些,恐怕會被發現,根據與東方晴的對比,她可以在二十步內發現我,喬詩焉武功比她高,所以還是不要往前靠近為妙。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死我沒法跳,白天被殺死的那幾個山賊已經被搬移到一起,一個緊貼著一個,他們全身上下被脫個精光,各個陽具堅硬朝天。

就看著喬詩焉蹲做在其中一具男屍身上,來來回回抬起落下,又圓又白的肥肥屁股在月光下格外光亮,軟弱的呻吟聲就是從她嘴裡發出,這可是奸屍啊,高冷看不起男人的喬女俠正在強姦一具冰冷冷的屍體,看來這就是她說的吃冰棍。

喬詩焉滿足的站起身子,屍體的陽具依然堅挺無比,上面沾滿了濃白色的女人淫蕩分泌物。緊接著,她又換到旁邊的屍體身上蹲坐下,她不在滿足用屍體的陽具插穴,這次她彎下腰,摟住死屍的脖子,深深與屍體口對口的含弄,殭屍之人,身體僵硬,喬詩焉用舌頭狂舔死屍面部,接著向下,脖勁,乳頭,因為她的蹲坐姿勢影響她在繼續向下舔去,就這樣,一會兒功夫,又是一次滿足的站起身體,順帶著從陰穴中流出股股白漿到大腿上。

又換了一具屍體,這個屍體是滿臉短尖胡,她調整身體轉過身子,將流著淫水的下體壓在死屍的嘴上,用嬌嫩的唇肉與尖叉的鬍鬚瘋狂摩擦,張口含住死屍堅挺的陽具來回套弄,時不時的還發出誘人的聲音,對方都是死人了,而且還是白天被你殺的,你又何必在用聲音折磨他。

又換了一具屍體,喬詩焉抓起屍體一隻腳,因為屍體僵硬,另一隻腳也一併跟來,她大力分開男屍體大腿,將自己大腿分開夾入,然後向上向下拖拽著屍體,男屍的陽具也跟著一進一出。

玩法五花八門,都是女人主動,屍體被動。

「咚咚咚」

雪白的屁股與僵硬的屍體碰撞的聲音猶如空拳打向石牆,這樣沒完沒了,喬詩焉換了一個又一個,就這幾個死屍,反反覆復的換來換去,屍體胯部陰毛位置都是漿濃的白色液體。

喬女俠不虧是小京城第一,體力也是第一,在這幾個屍體身上已經一個時辰,居然沒看到她有勞累的痕跡,只看到她一臉滿足眼神迷離的仰天微笑。

「哈哈哈,喬騷貨,你是無冰棍不歡,要是沒有我的藥水控制屍體抬陽,你豈不是要爆陰而亡,哈哈哈。」

我才仔細注意到東方雨,她站在一旁雙手叉腰冷眼旁觀,身上還是光溜溜,在月光的照射下,她的面容非常妖異,似笑不笑,沒有往日小姑娘的精靈古怪,而是像個魔女,只有東方晴的成熟表情上能感覺到的東西,她的身材也豐滿妖嬈許多,近半年多,我因為練功沒有碰過她的身體,何時長的如此成熟誘人?

她的笑聲如此邪惡,陰陽怪氣淫蕩不止,給我的錯覺就是,這哪是乖巧亂動惹人喜愛的東方雨,要說是冷血無情折磨人的魔女才適合。

「咔嚓」

我一個失神,折斷了一根小指般的樹枝。

「嗖,啪」

我都佩服自己,神經反應真快,在折斷樹枝的剎那,我滑溜的躍下樹幹,在我原來對應頭部的大樹位置,被打穿出一個銅錢洞,這要是打到我的頭上,一定腦漿崩裂。

「相公,快跑,快跑」

這個驚嚇吶喊聲音才是我的東方雨,有些幼稚還帶著童趣,我要聽她的快跑,使勁跑,我看到了不應該看到的秘密,足以讓我焚屍挫骨百次的秘密,希望雨師妹牽制喬詩焉,多給我一些逃離時間,讓我能夠跑到足夠安全的地方,這下完蛋了,唯一能保護我的人,已經成了必要我命的人,嗚呼哀哉。

跑過樹林、山間野道、溪流卵石、峽山之縫,一口氣就是幾十里,我實在跑不動了,站在一片空曠的短草叢中,環顧四周,跑了這麼久,我是第一次回頭看向來路,可能是我疑神疑鬼,總覺得身後一股寒意貼著後背,也確實是我神經太多緊張,因為地面上只有我一個人的影子,影子有些披頭散髮,看我自己給自己嚇的,連頭髮都炸立起來。

「鬼呀」

我頭髮好好盤在頭上,哪裡會披頭散髮,這明明是喬詩焉緊緊貼在我的身後,那些飛舞的頭髮是她的,原來我一路上始終沒有甩開她,而她就一直跟著我,確切的說是貼在我的身後,這是什麼詭異的身法。

四眼相對,我的心房已經緊張的提到嗓子眼,滿身冷汗止不住的從毛孔內滲出,手腳冰涼不知如何放置,整個人都不敢挪動一分,就連一呼一吸也緩慢暫停。

喬詩焉則詭異常人,亂髮無風飛舞,就像上次在俠客客棧,東方晴狂怒的樣子一模一樣。雙眼霓虹,俊美的面部帶著血腥瘋狂,胸部快速一起一伏,看來她也消耗了很多真氣,八塊腹肌的小小蠻腰轉折到圓潤豐滿的胯部,到兩條肌肉勾勒明顯又不失性感的大長腿斜直插在地面,無毛的陰部中間多出兩片小小的嫩肉,一隻手捂住胸口壓制身體,另一隻手五指成鉤,抬向高處,要是我沒猜錯的話,這是要劈天蓋。

此時此刻,我感覺有些丟臉,對不起自己的夫人,害怕和興奮集於一身,我無恥的硬了,身材比我還高出半頭的喬詩焉如此迷人,我被她的美色所迷惑,被她無形之語所吸引,下體幼龍隱約在銳變,從幼時轉為青壯,子袊龍吟,穿褲而出。

「嚓」

喬詩焉這一掌最終沒有拍下,而是鉤住我的褲子一把扯散,低頭看去,幼龍果然變壯,龜頭如龍頭,凶怒惡煞。龜莖如龍頸,粗壯爆筋,狂力無窮。莖根如龍身,陰毛如龍鱗。我的下體很是壯觀,放在天下可大殺四方。

「哎呦」

真痛,我又被定住身體,放到地面。看著喬詩焉臉蛋貼近我粗大陰莖,用溫柔手掌迷戀的愛撫巨龍,用優美靚麗的臉蛋剮蹭,用挺直俏通的鼻子細聞,像是發現無比寶藏,對它愛不釋手。

不要,不要。

喬詩焉光溜溜的跨腿站在我的上端,女巨人慢慢蹲下朝著巨龍坐去,不要用你那剛剛玩弄死屍的陰屄來接納我的陽具,噁心。我無聲的叫喊根本沒用,喬詩焉的注意力完全放在我的陰莖上,她右手食指中指分開陰唇肉,陰道洞口散發迷人清香,好美的屄肉,好美的陰穴,陽具弩拔弓張顫抖,龜頭上的馬口自行張開合上,仿佛要吃掉眼前唇肉。

冰冷,仿佛進入寒冬冰水。

喬詩焉的陰道如此寒冰刺骨,陽具猶如插入冰凍肉塊,我敢打賭,要是一般常人插入,用不了十分之時,一定會凍碎陽具,齊根拔斷。而我不同,運轉九轉真陽神經心法,陰莖周圍真陽護體,如煉丹熔爐,如烈日巨輪,一切都可抵擋融化,吹牛過大,我的功力根本不夠,勉勉強強能與寒冰對抗,如果喬詩焉在釋放更多寒氣,後果不堪設想。

可惡,賤人,不要。

占有我的陽具就算了,現在又將親吻過死屍的香唇田舌插入我的嘴中。還是冰冷,如同她的陰道一樣,口中寒氣逼人,她是活死人嗎,全身如一根萬年冰魄,凡是接觸之物都將被速凍成冰片,那也不對,剛才她和東方雨翻雲覆雨時,可是互相擁抱在一起,不明白。

……

第23章:都是有故事的人

占有我的陽具就算了,現在又將親吻過死屍的香唇田舌插入我的嘴中。還是冰冷,如同她的陰道一樣,口中寒氣逼人,她是活死人嗎,全身如一根萬年冰魄,凡是接觸之物都將被速凍成冰片,那也不對,剛才她和東方雨翻雲覆雨時,可是熱情似火的互相擁抱在一起,不明白。

我從開始的抗拒到後來的主動,誰不喜歡美人,我也不例外,喬詩焉脫光衣服投懷送抱讓我操,我何樂而不為呢,你冰冷我真陽,冰火相融相斥,我將喬詩焉對那些屍體所做之事拋到腦後,現在就想和她摟抱在一起使勁吸允使勁撞擊。

咦?我的穴位不知何時已經被她解開,全身可以自由活動。

來吧,我現在慾火旺盛,下體一股陽流涌動,喬詩焉的冰冷之體和我體內真陽相互抵消,我躺在地上,她在我腹部上面縱橫馳騁,胯部前後挪動,我的陽具被緊緊包裹在冰冷的嫩肉中搖晃,肉壁與莖身摩擦帶動我全身神經穴位。

原來操屄的感覺是如此的舒服,二十二歲的我終於體會到女人的美味,當然,對方一定要是個美人,就比如眼前的喬詩焉,小京城四美之首,已為人婦,孩子已滿十多歲,百姓中的蓋世女俠,讓眾多年輕俊才題詩作詞進行稱讚,不少紅顏巾幗少女爭先效仿。

「嗯」

美人一陣呻吟聲,蓋過人間無數夢。我們兩個忘情的抱在一起在草叢中打滾,下體緊緊貼在一起,從東滾到西,從西滾到北,她在下面雙手分開豐潤大腿,我則雙手撐地前後甩開胯部猛烈撞擊。力量有些過大,每頂撞一下,她的身體都要向上移動幾分,好在地面不是石子,都是軟草和濕泥。

「相公,快點,我還要。」

我什麼時候成為你相公了,咱們今天算是一夜之情,我除了操你之外,還在想一會兒你會不會要殺我滅口。

一下,兩下...沒有六千也有五千次的橫衝直撞,我真的好猛,下體源源不斷的真陽之力不知如何來的,我根本沒有任何乏力的表現。

喬詩焉融化了,她的表情不再是妖艷詭異之色,雙眼儘是迷情靈瞳,面色紅潤多嬌,七分羞澀三分春色,似水柔情頸紛紅,冰冷的身體感到熱乎乎的溫度,乳房酥軟可掐,腰部放鬆柔韌,特別是陰道內不再是寒冷刺骨,換來的是一腔溫情淫水四射。

我做到了,我能感覺到當初被大牛刺入銀針的位置在自愈,從外到內,順著當初體內撕開的筋脈遊走,大牛這點沒說假話。

我下體筋脈內縮用力,陽具就會向外放力,好比強者原地不動發出真氣之力,喬詩焉也會隨著舒爽大叫順帶噴些尿液,不過,僅僅是修復當初被銀針破壞的筋脈自身,沒有像大牛說的,此筋脈與身體其他筋脈進行連接,可能是我功力不深,也可能是此功剛剛開始,甚好,我已經非常滿足。

「好人,你居然快趕上我師傅。」

媽的,賤貨,被操的暈頭轉向亂說話,和自己師傅有一腿的事能隨便說嗎,你說這些幹什麼,難道在給我加上一條必死的理由。九轉真陽神經心意相通,我就是陽具,陽具就是我,不到筋疲力竭不會停止。

......

我不知道我們操了多久,天色都有些朦朦發亮,至少有一個時辰的不停交媾,我的巨龍在淫水泥濘的緊屄中胡亂狂插,我幾乎記不起這段時間自己在幹些什麼,身下的喬詩焉雙眼逐漸泛白,身體慢慢癱軟,豐滿粉嫩如十八歲少女的軀體像爛泥一樣隨著我的捅入而擺動。

「啊」

我泄陽了

暢快淋漓的射出陽精,全身筋脈隨著精液的噴出而舒爽無比,這就是做男人的快樂,一股股的精液射進喬詩焉的陰道深處,看著身下絕色美人在自己刺耳尖叫聲中雙眼翻白爽暈過去,這是一種無比的成就感,小京城四美之首,又是第一神捕女俠,這是飛來艷遇還是?反正我沒吃虧。

一股無力感湧上心頭,又來了,又來了,我還想在美人的身體上多撫摸一會而,在親親美人的嘴巴和乳房,沒用,又回到夢中的巨型石碑下,「有無心經」此經文讓我又愛又恨,愛的是它為我東方家族之本,掌握融匯此經文,或許將來可以重整家族。

恨的是我不能神識領會心經含義,似懂非懂,既有理又無理,而且一覺醒來只能記得看過經書,但看的什麼都全然不知,偶爾能無意識的使用一兩次,就像之前的穴位移轉,神乎其神為未知,荒謬至極,我總不在與人決鬥之時,憑藉運氣而引發有無心經。

「小兒郎,住新房,白白手,圓圓頭,鼓肚子,腳丫子...」

老套路,看過心經又要聽乖乖溜,那間關押神秘美人的屋子對我一直是個迷,我仔細觀察過,此女人的絕美不下於喬詩焉,美在與眾不同,她為什麼會出現在我的夢裡,只要聽著她的乖乖溜,身體既會百般舒暢,然後就是身後的男人震吼,我每每回頭想要看看是何人在我屁後吶喊,總有股巨力牽住脖勁不可動彈,最後還是被純陽真氣從身後打散。

......

我心情愉悅的不知如何表達,喬詩焉居然沒有殺死我,在我暈厥的時候,她將我帶回破廟,從她的眼神中我可以出進退兩難不知所措,最後讓我發出天下最惡毒的誓言,要保守那天晚上所看到的秘密,作為君子,那種事情我自然不會對人說起。

同時,接到飛鴿傳書,喬詩焉手中一串密密麻麻的文字條擺在眼前,真是太好了,大喜訊,不愧是六扇門,辦事效率絕對一流,殺害楚公子的紅衣女子已經抓住。正是炎公子所說,他尋遍千山萬水找到與東方晴七八分相似的女子。

我終於明白其中含義,炎公子當初使用激將法,誣陷楚公子要殺我,他想藉助東方晴的手去除掉楚公子,但是不一定能成功,所以他又使用了連環套,安排這個與東方晴相似的女子去殺害楚公子,在誣陷東方晴。

如果我死了,東方晴去殺害楚公子,他可以使用關係拯救東方晴,來奪得美人心。

如果,還是我死了,東方晴理智的沒有動手,那麼他就要安排這個女子動手,去誣陷東方晴,最後還是他出來幫忙解決問題,又是奪得美人心。

事與願違,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我沒死,炎公子死了。

而且,據紙條內容所述,炎公子身邊有楚公子的密探,此人在炎公子死的當晚就消失不見,所以,根據炎公子的脖頸刀痕,六扇門推論,炎公子與楚公子各自安排殺手去殺害對方,事已至此,雙方家主均不在向官廷申備,他們要私下解決,本官錄結案。

那個密探應該就是要殺我的那個殺手,他的消失,可能是殺害炎公子那個人做的,也可能是炎家人自己做的,因為某些原因而不能宣張。

草菅人命豈能草率結案,沒有深挖到底怎可如此糊塗,結案就結案吧,估計現在楚家與炎家算是結下大仇,希望不要在找上我們,裡面的水太深,我不知道的太多,瞎想瞎猜沒用,我只是好奇,到底是誰殺了炎公子,這個人是敵是友。

......

都說福無雙至,禍不單行,確實這次福沒有來雙,而是來了一大堆。

傳給喬詩焉的秘信中說到東方晴已經回來,在官廷做了口錄,事實也證明殺害楚公子的人不是她,那天晚上守門的兵卒親自開門放東方晴出的城,這就是俠客令的好處,關乎官廷、江湖及百姓安危的時候,可以憑藉俠客令隨時出城,不受子時以後城門宵禁控制,除非城首親自下令禁止一切進出。

我的東方晴回來了,夜夜思念的夫人,等見到她時,我該如何處理那天我所看到的事情,想到這些就頭大,選擇原諒還是...,希望東方雲儘快回來幫我拿出主義。

神功初成,下體被大牛破壞的筋脈已經逐漸癒合,我感到自己如初生的獅虎幼獸,功基重鑄,接下來的就要看我自己的造化,讀書人時時刻刻文言不離嘴,武術大師刻刻時時行功不離身。

就算現在一路前行,我也在體內運轉的九轉真陽神經,好書,男人增陽御女只是書中一部分,還包括其他的功法,這本書的根基是將男人的各個筋絡提升至最強,在修煉武功之時,可以事半功倍。

男人下體的會陰經絡當然也算在內,修武之人大都注重體、骨、氣,殊不知筋絡也是其一,也是修武之本,此書正好可以彌補修武之人的不長之處,不過,就我現在對功法理解,還是有很多不能明白,以後邊修邊學吧。

「相公,想什麼了?是不是想讓我在給你爭得一次機會,讓喬詩焉脫光衣服在你身上縱情馳騁,小京城四美之首讓你操了,是不是覺得很得意。」

這個精靈古怪的丫頭,腦子裡天天都想的什麼,非要我偷窺她們的齷齪分桃,最後差點害的我把命都帶進去。如果不是我修煉真陽神經,正好將這半年修煉在體內真陽全部送出,融化了喬詩焉極陰寒冰一般的身體和心,現在我已經身首異處,你還好意思說,等回家在教訓你。

不過,那天晚上的東方雨確實有些奇怪,不止她奇怪,還有一些事情不對勁,貌似...說不上來也意會不到,回去後,我要將這半年的所有經歷都和東方雲敘述一下,在觀察和分析方面,還是精打細算的女人要強一些,看她是不是能推出什麼。

「今天還要繼續在此郡休息,何時離開聽我消息,你們兩個不許私自回去。」

為什麼?已經三天了,咱們是來找東方晴的,既然她已經安全回到小京城,那麼咱們當然要快點回去,你沒有任何公務在身,還在這裡耗什麼,我可沒時間在這裡賞花、賞月、賞秋香,沒想到,第一神捕女俠也會開小差。

喬詩焉完全無視我,身穿少女花衣和襦裙同東方雨像親姐妹一樣手挽手溜街,一路上多少青年俊才上來吟詩搭訕,江湖好漢仗義護隨,我這個男主人反而成了拎包的隨從家丁。

居然有人偷偷塞給我銀兩,向我打聽兩位美人的消息,銀兩我要了,消息要是告訴你,非要嚇死你不可。

喬詩焉,家族世代武官,由於從小美若天仙絕代,武學兼得,言傳萬里,在十六歲時,被招進大京城皇帝身邊做御前士衛,其實百姓都懂的什麼意思,又一個好女子被糟蹋。

緊緊做了三天御前士衛,喬詩焉就因為抗拒皇帝求歡,還反手大嘴巴抽打皇帝,定性為他國姦細行刺大罪,被下死牢,秋後問斬。很不要臉、子虛烏有的罪名,都是明白人,因為你是皇帝,所以你說的算。

……

第24章:誰家的孩子

緊緊做了三天御前士衛,喬詩焉就因為抗拒皇帝求歡,還反手大嘴巴抽打皇帝,定性為他國姦細行刺大罪,被下死牢,秋後問斬。很不要臉、子虛烏有的罪名,都是明白人,因為你是皇帝,所以你說的算。

喬家全族長老,包括她的親生父母也來死牢相勸,如果從了皇帝,以後那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統管天下女人,就連全家族都會光宗耀祖,百利而無一害,如果不聽勸告,只有一死,家族也不在被皇帝重用。

喬詩焉死命不從,寧可死也不願意將身體獻給不心愛之人,她要像天上之鳥,自由飛翔,不想成為提線木偶,任人擺布。

她怕食物有控人心智的藥物,在死牢內絕食、禁水。

「相公,你愣頭愣腦想什麼?快跟上,東西提好了,別掉落一地。」

東方雨,一路上你們挑挑揀揀,採買女紅,對我不理不睬。就現在,明知這里是文人俠客三教九流聚集的知會館,突然叫我一聲相公,你是嫌我死的不夠快嗎,你看看周圍幾十雙眼睛惡狠狠的盯著我,你這不是故意給相公出難題嗎。

「這位學士好面熟,啊,我想起來了,你是上次和我比試文書采畫的那個公子,你的才華橫溢令學子佩服,上次意猶未盡,現在我們繼續來比試一下。」

東方雨,你看看,馬上有人故意與我找茬,先抬高我,然後在用文采勝我 ,顯得他更加情才兼具。

「錯了,這位仁兄是上次和我擂台對決平分秋色的俠客,一手硬功夫了得很,某佩服,今天在這裡碰面即是緣分,英雄相見恨晚,來來來,咱們在大戰三百回合」

「阿彌陀佛,孽徒你居然還俗...」

「道友,好久不見,甚是想念...」

「公子,小女子在怡紅院與你...」

「誰知道茅廁在哪裡,我要拉屎。」

......

「噓,相公,別出聲,跟我走,一會兒有好戲看。」

東方雨,你上輩子是男人嗎?喜歡在背後捅人,上次被你害的還不夠,你相公我同一件事只吃一次虧,一個地方不摔兩次,在給我用這套是不可能得逞的。

「不去,堅決不去,打死也不去,頭疼、腰疼、腿疼,陽具疼,睏了,睡覺。」

「你知道為什麼喬詩焉在郡城裡等了三天不走嗎?」

「她的寒冰毒癮這幾天又犯了,需要死人體內的屍毒互相抵消,以毒攻毒,如若七天內不能抵消寒毒,她將會逐漸迷失心智,成為瘋傻之人,回去這條路上只有這個大點的都郡地庫之內,有新鮮屍體保存,其他小縣城存放的屍體腐爛不堪無法使用。」

「今天白天總算等來了一批新鮮屍體,她先去停屍地庫做準備,一會要好好品嘗享用,每次都需要我用藥物逼出屍毒,助她抵消體內寒冰毒癮。你去看看,她放浪的樣子可淫蕩了。」

說的天花亂墜,不就是和前幾天看的東西一樣嗎?我不嫌命長,在床上多睡會兒,夢裡找我的東方晴和東方雲去翻雲覆雨也不去。

「丫頭,你陪喬姐姐去吧,畢竟她幫助過咱們,也是為民除害治理一方的官廷之人,幫她去除寒毒,減少她的痛苦,我贊同,你相公我就不去了,聽話,快去快回。」

我的女人和別的女人赤裸擁抱,沒意見,反正又沒有被男人插,行走江湖,大風大浪見過多了,不是迂腐頑固的大學學子,一口仁義禮儀,二口儒家道理,女人之間的玩弄,我又不是沒見過,在當初,三個夫人慾火難耐之時,還用手指互扣陰穴。

「相公,難道你不想看看喬姐姐脫光衣服舞劍,那優美誘人的身段在空中跳躍,世間絕有的玉白雙腿在空中一字劈開。下體是十大名器只首的玉春荷包,屄肉肌緊的連一隻手指也放不下去,陽具在陰道中猶如口含舌吸。穴中淫水迷情自香,不苦、不澀、不騷、不咸、如山中青泉,如千年甜漿,入口濃郁,難道你不想?」

「小京城第一美女,放在大京國也能排在前三,如此風華美貌,她才剛滿三十,正是少女轉熟。喬姐姐身體輕柔軟骨,香嘴可直接抵住下體玉壺,你想想看,如此佳麗,自己給自己口食,然後淫水噴到自己臉上...」

「你可以讓她脫光衣服跳一曲劍舞?」

「可以。」

「你可以讓她把自己滾成個球,自己給自己舔陰肉?」

「可以。」

「我想讓她怎麼做,她都會聽我的,一旦寒冰毒癮犯了,她在我面前就是完全聽話的母狗。」

「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既然喬女俠有恩於我們,能幫上一點點,就一定要盡力幫,去就去吧,真為難,哎。」

東方雨給我畫了一個大餅,香甜可口醉人心扉、好看又好吃的大肉餅,捫心自問,雖然與喬詩焉真正接觸只有二三十天,從人性上,她居然還像個小孩子,如果不是她有那種難以啟齒奇怪的病症,將自己封閉起來,估計天下男子任她挑選,誰能有幸成為她的入幕之賓。

「咔嚓」

咦?喬詩焉怎麼進來了,她不是先去停屍地庫做準備了嗎?

「喬姐姐?哎?你怎麼回來了,我苦勸相公在屋子等著咱們回來,可他非要去偷看你的解毒過程,他還想看你脫光衣服跳劍舞,自己給自己舔淫穴,給我支招,讓我指揮你做淫蕩動作,相公,你看我也沒用,自求多福吧。」

東方雨,你?

「女俠饒命,我...」

不愧是小京城第一,九九八十一痛穴,狠准穩,無一漏過,佩服,咱們醒來見。

......

陽光高照,我心暖暖,在有一會兒就能見到我日夜思念的東方晴,咱們四人你年齡最大,父親和長老離開咱們將近兩年,你承擔著家中壓力大部分壓力,辛苦無比。

幾十天不見,我對你牽魂挂念,真擔心你出什麼意外,好在你傳來安全回歸的消息,在你離開的這段時間,有時靜夜深思,你與他人的通姦苟且之事應該如何處理,作為男人,絕對不能接受。

但是,你出賣身體完全是為了拯救自己的父母,根本非自己的本意,如果我東方皇連這點都不能原諒你,我還能算個人嗎!所以我選擇原諒,就讓以前的事隨風而去吧...可是...

「相公,喬姐姐進城後就和咱們分道揚鑣,你就不與她說些什麼情話?」

我敢對天打賭,東方雨上輩子一定是男人,就喜歡從後面一邊捅人一邊說話,如果我說錯了,我隨她姓。

沒錯,我心中有些捨不得喬詩焉,如此傾城傾國美人熟女,哪個男人不愛,我也逃不過七情六慾中的色字,和她一起翻滾濃情肌膚之親,這是多少京城學子與青年俊才的夢想,皇某三生有幸得之,福哉。

不過,既已為人妻,何要越牆摘。我兩不是情投意合,只是陰錯陽差發生。要不是我有九轉真陽心經護體,估計早就被她寒冰之體凍廢,哪還有現在的我站在這裡。

「告辭」

簡單、簡潔,喬詩焉看都不看我一眼,轉身朝著自己的家路走去,風華美女,萬世矚目,街道行人自然讓行,無聲又無語卻勝千呼萬跪。

我有些失落,本以為既然和她發生的男女禁忌的事情,怎麼也要對我莞爾一笑,哎,是我多想了,人家是小京城第一美女,第一神捕女俠,有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家、自己的宏圖志向,我算什麼,不過就是萍水相逢占了她身體便宜的路人,能不殺我已經是上天恩賜。

「相公,她真走了,用不用我去告訴她,我家相公被你迷住了。」

胡鬧,怎麼把自己的相公往別人身邊推去,精靈古怪,腦子裡裝的都是些什麼東西。

東方雨,我六歲那年,你才兩歲,是我從你母親百毒仙子手裡接過來的,你嘴裡天天喊著母親,卻總是讓我抱著入睡。夜間入睡你驚醒,東方晴和東方雲哄不好,只有我摟著才行。

江湖道路兇險,每次大人們對敵,是我擋在你前面。我給你擋風擋雨,好吃的偷偷藏著給你,我前面走,你一定後面跟著,走著走著,十幾年就過來,你已成為我的夫人,三個夫人裡面你最小,我最疼的就是你...

「相公,你看著我傻笑什麼?」

「師妹,今晚我要操你。」

......

一身紅衣巾幗,一馬馳騁縱橫,一劍斬妖除魔,一夫在家等著。

院外站著一位紅衣女俠,高挑身材,艷麗俏容,一手扶劍一手叉腰,往行人紛紛側目,瀟灑之氣聚於一身,這不就是我日盼夜盼的大夫人東方晴嗎!還是那麼英武颯爽,巾幗不讓鬚眉。

「相公,你回來了,晴兒有急要之事不告而別,讓你們擔心了。」

回來就好,你的事情我都知道,甚至比你還清楚更多,現在開始我就裝作什麼都不知道,讓那些事情風吹雲散吧。

我要體現出一家之主的大氣和大度:「嗯,夫人辛苦,咱們回屋說,誒,誒,說你了,這誰家小孩,有人要嗎,別擋門口,躲開。」

「陽兒,過來見過義父。」

我的蒼天,東方晴,你出去幾十天,給我帶回來一個十幾歲的大兒子,這是什麼論語道德???

......

原來如此,東方晴的父母確實得救,換來的是另外一對夫妻替死,官廷要人頭,沒有找人湊,這對夫妻願意代替東方晴的父母去赴死,唯一要求是照顧好他們十六歲的孩子。

我不知如何是好,狸貓換太子,死兩人換回兩人,本應是國內學子對著官廷大喊昏庸混帳,但是如果能換回自己親人的性命,那該又如何取捨之道。

東方晴告訴我,她接到父母有生命危險的消息就馬上趕去救援,實在來不及告知,笨老婆,其實我什麼都知道,既已發生,也無需要再去追續。

這個孩子已經十六歲,但身材有些矮小,莫過於十一二歲的身高,與東方晴站在一起,將將到腹部以上,胸部以下,現已被東方晴收為義子,賜名東陽,因為東方姓氏不是她可以隨便賜予的,所以只用了一個「東」字。

三天,只用了三天,我就想把這個東陽趕回老家,實在沒有規矩,三個夫人的房間不打招呼私自進去亂翻,就連練功房裡面大牛的奇淫技巧寶具櫃也被動過。拿著東方晴私藏的銅老頭問我這是什麼東西,東方雲的肚兜、東方雨的裹褲,都成了他把玩的東西。

最讓我受不了的就是,東方晴一旦回家,他都要跑過去從正面使勁抱住,兩只手在東方晴圓翹的臀部撫摸一陣,墊起腳頭頂往東方晴乳肉里刮擦。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