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攜妻走江湖 (10-11) 作者:童話

.

【攜妻走江湖】

作者:童話2021/03/15發表於:SIS

***********************************

謝謝書友回復,這章就上肉戲吧。

本意是與三個夫人在江湖上發生的事情,但是鋪墊太多,已經寫了快二十章,還有沒有出自己家的院子,連夫人和幾個關鍵人物都沒有介紹完,寫的太囉嗦,要加快速度了,不然寫不完了。

***********************************

第十章:隔牆有眼

「哎呀,晴女俠別生氣,你可是女俠,小京城內四美之一,美人要溫柔體貼,我這幾個月給你小穴中澆灌了多少精液,每次都是我挺著陽具往你小穴裡面使勁衝刺給你爽到天上,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怎麼現在翻臉不認人了。」

「哎呀,我知道了,是不是剛才在前院茅廁那檔子事,怪我們實在不小心,誰讓你叫出聲音來,讓他們兩個抓住個現行,不就是用嘴給他們吸出來做封口費嗎,江湖人講義氣的,你光著身子也讓他們摸了,我想他們不會將咱們兩個的事情說出去,在說了,我看你也很享受,一手一個陽具在那裡換來換去吃的香極了。」

「要是他們將咱們兩個的事情說出去怎麼辦?以後我在小京城怎麼見人?」

東方雲啊,你還有臉說怎麼見人?你現在正在幹什麼?和情夫在茅廁交配讓被人捉住,為了避免姦情暴露,用吸精液作為保密條件,真是可以,那個炎公子他已經操了你幾個月,你們隱瞞的很好,天衣無縫,這幾個月里,我以為你經常出去行俠仗義,為你擔心受怕,沒想到你是和他打到床上,讓他用陰莖和你的小穴進行碰撞。

我和他們的距離近在咫尺,三步,最多五步,他們兩個在我眼前一舉一動看的非常清楚,我渾身顫抖不止,呼氣也越來越急促,兩個姦夫淫婦說話歸說話,就一直沒有停下手裡動作。

我感覺炎公子比我更會玩弄東方晴的身體,他行雲般的手法在東方晴幾個敏感部位來回交換,東方雲仰起美頸,張開幼嫩的小口,抬起雙手拉緊炎公子的手臂往懷裡拽去。

「你快點,我還要趕快回家,我家相公等著我了。」

我等著你什麼?等著你用小穴夾著精液回家?我要好好看看你今天晚上的表現,看看你成熟表面下到底有多淫蕩。

「晴女俠,別著急,我吃了一包壯陽藥,沒有幾個時辰停不下來,咱們好好的玩上一玩,我保證讓你經歷前所未有的爽快,我就喜歡聽你的淫叫,看你爽到撒尿的樣子。怎麼不說話了?是不是我摸的很舒服。」

氣死我了,東方雲,你剛口口聲聲說要趕快回家,現在炎公子說要操上你幾個時辰,你又不說話了,難道和別人偷情就這麼爽,你看你現在的騷樣子,哪還有高雅的女俠形象。

我除了全身打顫、呼吸急促,現在連心臟也開始難受,感覺心中有種涼颼颼的感覺,像是血流流過,這不是一般的血流,是我心臟受傷流出的精血。

「啊昂」

我重新凝聚精神看向他們,表演已經開始,兩個人已經完全擁抱在一起,互相使勁摟著對方、搓揉對方的後背,東方晴後背對著我,我只能看一點側面,炎公子撅著臉蛋正在和她親嘴,兩個人的嘴巴向內凹陷,他們互相用力在吸吮對方口中之物,鼻腔中發出恩恩的淫蕩之聲。

炎公子雙手開始向下撫摸,摸到臀間才停止,他用力的蹂躪東方晴的屁股,豐滿挺翹的屁肉被推來推去。他隨意把玩著兩瓣屁股,抓起來在放手,屁肉上下彈來彈去,可見裡面的肌肉多麼結實有彈性。

強烈的親嘴一直未停下,炎公子雙手向兩胯摸去,俠女服末端到腳踝兩側是開口的,他將手一邊一個伸進俠女服內再次摸到屁股上,我看不到俠女服下面那雙手是如何蹂躪屁肉,但是從東方晴斷斷續續的鼻腔呻吟中能感受到她非常享受這種撫摸。

我現在不能衝動,炎公子明明知道我在對面觀看,他還敢名目張膽的玩弄東方晴,說明他有備而來,如果我衝進去一定會中了他的圈套,所以我還要忍耐,看他耍什麼花招。

炎公子把玩了一會後,慢慢的把俠女服後面的服布撩起來,此刻我才發現裡面什麼都沒有,面對我的是又大又圓又豐滿、帶著勁爆肉感的兩個屁股瓣,衣服撩到腰間也空空如物,說明東方雲只有一件俠女服在外面穿著,裡面什麼都沒有。

一定是剛才在茅廁脫光後沒有在穿回來,我還沒有看清東方雲屁股溝那個嫩肉陰穴時,俠女服再次落會腳踝,炎公子繼續在俠女服內把玩著兩個臀瓣,這不僅僅是摸摸屁股,就連陰穴也能一起玩弄。

他們終於停下嘴裡的動作,整整一盞茶的時間,嘴裡分開的時候還帶著黏黏津夜。

不知道炎公子在東方晴耳邊悄悄說了什麼,東方晴躬下身子雙手向前扶著茶桌,炎公子則順勢蹲下,他撩開俠女服前面的服布,我從這裡看不見前面的景象,但能想像的出,東方晴下體完全暴露給炎公子。

只見炎公子大臉緊貼到東方晴胯間,腦袋上下蠕動,頸部肌肉來回收縮,我明白,他在給東方晴舔穴。我也做過這個動作,知道這種感覺,只要做過一次就難以忘記。

東方晴今年三十歲,正是少婦好年歲,身材高個健碩,體態豐滿圓潤,身體成熟如桃花艷艷,所以她胯間的白肉給我無盡的吸引誘惑,每當她劈開雙腿,將流水的陰穴對著我時,那一大片白花花的嫩肉完全朝我敞開,我會情不自己的張開嘴巴去舔弄我所見到的一切,雪白的腹部、大陰唇、小陰唇,以及陰唇邊緣疊疊肉皮,吸吮甘甜香露,總想有多少淫水就吸多少淫水,將桃花深處溪流引入自己口中,讓自己盡情包飲。

現在這個本該是屬於我的成熟的肉體正在被炎公子盡情的吸弄,應該是我的位置已經換了別人,是誰都禁不住東方晴胯間的誘惑,那裡無形中散發著迷人的香氣,就連隔著透明琉璃鏡的我也能感受到私處香氣布滿房間。

果然炎公子也受不了如此誘惑,他使勁的舔弄,舔弄的淫水聲順著小洞穿入我的耳中,聲音的不同,舔弄位置就不同。舔到東方晴的尿口聲音是清脆的嘖嘖聲,那是因為距離嘴邊近,可以快速的舔弄。舔到大陰唇和小陰唇是拉長的嘖聲,那是因為陰唇較長,舌頭可以在上面摩擦一會兒。舔到陰穴是短快的水漬聲,那是因為距離太遠,舌頭剛好碰到就伸回來。

現在東方晴胯下發出的是有時長有時短的聲音,那是炎公子舌頭比我舌頭長,他從東方晴的尿口一直舔到陰穴口,所有地方全都反覆舔弄才能發出的聲音,這個動作我做不了幾下嘴巴就會發酸,而炎公子來回舔弄了上百次。

他的舔弄動作換來的就是東方晴大聲的淫叫和一股股尿水。看著東方晴臀部隨著炎公子的舔弄,一次次的向上顫抖,我知道她已經高潮多次。

東方晴雖然在外面是錚錚俠女,但和我在床上也是一個比較騷的樣子,女人越是強,在床上越是需要更大的滿足,這方面在我們多年的同房時候就能感覺出來。

我不是每次同房後都虛弱的馬上睡覺,有一次我還在清醒的時候,就感覺東方晴在我旁邊動來動去,我裝作繼續睡覺,只是一會兒的時間,她壓制的呻吟聲就不受控制,隨著床上抖動越來越大,我知道她在自慰,就是不知道她是怎麼自慰。

我還知道的就是在她屋子裡,別人絕對不允許動的梳妝櫃最下面的暗格裡面,有一個很大的「銅長老」,是因為她身材高挑,一般的「銅長老」無法滿足她,這也是我無意間發現在,所以我才知道東方晴慾望很高很大,以至於每次輪到我們一起同房時,我懷疑她都要在我熟睡後自己玩弄自己。

由此看來,在我和東方雲與東方雨入寢的時候,她自己一個人可以隨時隨刻的拿著巨大的「銅長老」從晚上玩到清晨。這不能說明東方晴是個蕩婦,只能說明她體內情慾旺盛,需要時時刻刻發泄,可惜我的陽具插進入一會兒就會滑出來,根本不能滿足她。

「啊~」

震人耳膜的聲音從鏡子對面傳過來,東方晴這次沒有控制自己的呻吟,強大的顫抖吶喊表明自己承受著接連不斷強烈高潮,她不在是雙腿伸直撅著屁股,而是兩腿分開稍大,小半蹲姿勢,這個姿勢可以讓炎公子完全將臉部貼到她的陰肉上。

她左腿根部到右腿根部正好映著炎公子的左臉和右臉,由於她身材高大,所以胯部也是那麼大的完美迷人,從我這個角度看去,好像東方晴的胯部像一張大嘴,把炎公子的整個頭顱都吃了進去。

尿水如巨石砸入大河奔出的水花,在炎公子臉蛋上打出水片,我能夠聽見「啪啪啪」的聲音,這是由於東方晴尿柱不是一次噴出,而是多次外泄,有時噴的多,有時噴的少,但是不論多少,噴出的力道都是那麼強烈。

「晴女俠,咱們還沒正式開始你就噴了這麼多,後面你可不要爽的暈死過去,我可不喜歡干一灘淫肉。」

我實在受不了了,炎公子每說一句話的時候,眼睛都要瞟向這裡,他明知我在後面還在不停的用語言羞辱東方晴,他這是為什麼?一定有原因,我到底是沖進去還是在這裡瞧到結束,就在我猶豫不覺的時候,全身上下有些麻痹的感覺,好不容易控制住顫抖的身體,現在又開始重新顫抖起來。

我被東方晴的舉動氣的精神恍惚,雙眼前方有些眩暈,眼睛看見的東西都是怪異扭曲,只能閉上眼睛儘量讓自己心平氣和的緩衝一下自己的情緒。

……

第十一章:淫虐

我被東方晴的舉動氣的精神恍惚,雙眼前方有些眩暈,眼睛看見的東西都是怪異扭曲,只能閉上眼睛儘量讓自己心平氣和的緩衝一下自己的情緒。

當我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東方晴已經站起來轉過身子完全面對我,她雙腿分開伸直,屁股依靠在桌子邊緣,雙手靠後一點支撐的已經高潮過後柔軟的身體,真是完美的女人,有些迷離的眼神半藏在散亂的秀髮下面,胸脯一起一伏還在體會剛才高潮的餘溫,兩個碩大高挺的乳房隨著胸脯跌宕起伏,健美的八塊腹肌層次分明白裡透紅,真的就是美人出浴,從小腹往下直到地面全都是尿水和淫水混合而成的白色透明泡沫。

小腹下部與尿道口上方僅有一些黑黑的陰毛,果然像炎公子說的那樣,她其他地方的陰毛被刮的乾乾淨淨,是她自己刮的還是別人給刮的已經無從得知,尿口上的小陰蒂像一個裹著肉皮的豆芽頭,層層疊疊向前凸起一塊,也像一個微小的龜頭,看著就是嫩嫩柔軟之極。

最震撼的還是東方晴的一雙大腿,又長、又白、又豐滿、她身材高大,白白亮人眼睛的兩條腿給人一種大肉柱的感覺,小腿健碩肌肉分明,大腿肌肉豐滿又帶有強烈的肌肉勁爆條紋,就是這雙大腿可以上我抱上一整天,在上面盡情撫摸玩弄舌舔。

我以前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仔細的觀察東方晴,她赤裸的身體有種無形的誘惑,吸引所有注視她的眼睛,美白巨大的身材像白色太陽發出耀眼艷光照透我的神識,這麼美麗的身子我怎麼才發現。

我能感覺到我的幼龍已經昂首挺胸,將身體力量源源不斷的拉到下體,剛剛麻木的身體漸漸舒緩過來,力量流經下體後盤旋幾圈又重新回到身體的出發處。

炎公子一邊輕鬆喝茶一邊欣賞自己剛剛玩弄的女俠,時不時的又撇向我一眼,我也和他怒而對視,但是他根本看不見我,只能看到鏡中處在發情中的東方晴。他放下茶杯走到東方晴右側旁邊,既然他還未脫去任何衣物,說明還要繼續羞辱東方晴,先把女俠當做玩偶盡情玩弄後在來滿足自己。

他左手繞過東方晴後腰摟住左側光滑的側腹,低頭張嘴一口含住碩大堅挺的乳房上開始含弄,給我的感覺就是東方晴的碩大堅挺乳房與炎公子的頭顱尺寸居然不分上下。

炎公子先是張大嘴巴伸出舌頭抵在乳肉上舔滑,上下翻滾舌頭,左右橫撇畫出一字,又將舌尖抵住粉色乳暈慢慢的、特別慢的畫圈,過程中完全避開接觸乳頭,最後一口猛地含住乳頭向外拉。

「嗯」

東方晴又開始發騷發情,我不知道身體還能忍受多久,剛剛壓下去的憤怒又一次沖向大腦,身體又開始顫抖麻木大腦眩暈。晴姐,從小到大你就像親姐姐一樣帶領我們幾個孩子嬉戲玩耍,那時候還是天真無邪,隨著時光成長,你們三個選擇像師傅們一樣踏上江湖做正義的俠客,有情有義殺魔圖賊,在看看現在哪裡還有一點點女俠的樣子,將淫蕩兩個字變現的淋漓盡致。

二虎說的對,他聽他的師祖說過,不論正義女俠、高貴少婦、貞潔寡婦、還是深閨小姐,只要她們嘗到了男人滋味,自己就會把自己推向性慾深淵。男人只要將陰莖插入女人體內讓女人體會到真正的高潮,那個男人就永遠會在那個女人心中占有一席之地。

就像眼前這樣,東方晴背著我與炎公子幽會,她完全可以拒絕對他不理不睬,為什麼每次都要和炎公子在見面,那就是炎公子一定將陰莖頂到東方晴的子宮內,用濃濃精液在裡面澆撒灌溉,幾個月的精液滋潤讓你迷失自我,背著相公經常出來讓他大肆玩弄。

「啊,不要...停下」

「晴女俠,你是讓我不要停下,還是對自己說不要停下,看看你現在的騷樣子,你別捉弄我啊,我怕停下來被你打死...」

我悲憤的看著炎公子不停的羞辱捉弄東方晴,我真的已經忍不了了,我像是一個小丑,自己的夫人在對面被玩弄的死去活來,自己卻足足看了將近半個時辰而無動於衷,我還算是個男人嗎,就算是陷阱我也要衝過去,必須要打碎鏡子,大罵兩個狗男女。

在我要猛地拍碎透明鏡片時,才發現我已經全身麻木無法動彈,就連喉嚨也只能嘶啞的發出虛聲,只有頭顱可以勉強活動,我沒想到居然被他們兩個氣的快要完全失去知覺,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繼續做那些苟且之事。

炎公子咬扯著乳頭看向鏡子,同時將閒著的右手直接插入東方晴的大腿根部在裡面摸索,東方晴居然很配合的將兩條豐滿白嫩的大腿向兩側在展開一些,留出一個足夠容納人頭的空間,難道你還過癮,想讓他繼續給你口食。

一口一手,手口並用,看東方晴上翻白眼,張口虛含的表情就知道她已經爽的昏天暗地不知東南西北,潔白玉臂止不住的輕輕快顫,茶桌隨著顫動咯咯作響,兩條肥腿肉片像水面波紋來迴蕩漾撞擊,清白色的尿液順著大腿留到地下產生一大片水漬。

看來炎公子已經玩的不亦樂乎,他抽出右手猛力給了東方晴一個狠狠的巴掌,聲音清脆無比,在東方晴憤怒之前,右手在快速回到東方晴下體內摸索,摸著摸著就變了味道,手臂高高抬起,狠狠的抽打東方晴的整個外陰,然後在次將手臂抬的高高,一下接著一下拍打,就像狂扇嘴巴一樣。

下手那麼重,我以為東方晴應該痛的立即喝止,沒想到她笑了,對的,我沒看錯,東方晴在笑,面部淫蕩扭曲,眼神空洞發出異光,脖頸青筋暴露,胯部使勁向前迎接抽打,每次抽打都帶出長長一股尿水,我感覺東方晴像是變了一個人,一個人盡可夫的放浪蕩婦。

就像二虎師祖說的:「男人女人都一樣,人前一面人後一面,人前越是強大,人後更是性大,強大與性慾是對等的,每個女人都有放蕩浪騷的一面,如果要把她釋放出來,必須要一點一點撕開女人的偽裝,一點一點拿下女人的矜持,一點一點羞辱女人的身體,正人君子做不到,只有變態和小人加上堅持不泄、持之以恆才能得到。」

炎公子停下手臂,將手指放到自己鼻尖嗅了嗅,那表情仿佛在品聞人間極品。

「晴女俠,到了上香時間,你可要注意身體,一定不要出任何聲音,不然聲音傳到前院,大家要是認出你的聲音,那你的臉可就丟沒了。」

上香時間?你們交配前還要拜天地?

就看炎公子完全坐在地下,左手堵住自己距離東方晴最近的一隻耳朵,抬起右臂將右手食指、中指、無名指並在一起猛力直接捅入東方晴小穴口,毫不留情沒有一點拖泥帶水,手指根直抵唇肉邊緣,眨眼間又將手指拔出,帶出股股白沫,眨眼間在次捅入,拔出,反反覆復,他的動作就像金剛轟天指一樣,指指入肉,大腿和小腿上的肌肉被轟的四處亂竄,要是一指打在常人身上,也是受傷不輕,就連兩個碩大的乳房也被餘力震的上下抖動。

可是東方雲承受住了,下陰肉體一次次的硬抗。

「咚咚咚...」指拳與肉穴相撞擊發出沉重的悶哼聲猶如百鍊紫金錘強擊在我的胸口,我感覺嘴裡有些血腥味道,沒錯,確實是有血從口中流出,沒想到神識傷害這麼嚴重,我感覺身體已經到了極限,在看下去,身體就會支離破碎,可我還是控制不住自己的雙眼,偏偏要反抗自己的神識,去看穿東方晴到底為何...

東方晴完全沒有理會炎公子剛才的叮囑,浪叫一聲比一聲大,乃至於振的我耳膜轟鳴,我說這個炎公子怎麼堵住自己的耳朵,這個聲音不傳到前院才怪,就靠這幾堵牆是無法抵禦如此浪叫衝擊。

我不可置信的看著東方晴發瘋一樣的嚎叫,從轟鳴的尖叫聲逐漸變為野性低沉的嘶吼,類似於母牛那種哞哞叫聲,只是非常的淫蕩,非常的淫蕩。

東方晴的淫叫聲像冰錐針刺一樣扎入我的心肺,切斷我的經脈,已經受傷的我再也承受不住如此摧毀人心的打擊,我已經完全感覺不到身體的存在,眼皮不受控制的慢慢合上,最後的畫面還是炎公子在用手指無情的大力轟入東方晴那肥美的陰道,唯一不同的就是,東方晴的右手也加入了爭鬥,她用專門點穴傷人的中指按壓自己的尿道口上方的大肉豆,大幅度的畫圓圈搖搖,嘴裡還喊著:「我要瘋了,我要瘋了。」

........

又是黑暗,又是巨型石碑,又是「有無心經」,每當入睡和暈厥都要先來此地報道,我哪還有心情去修煉這個一點參不透的東西,我的夫人就在外面和男人通姦,我卻被封鎖在一個未知的空間,我要出去,就算全身筋脈盡斷而亡也要出去看看他們後面還有什麼精彩表演,錯了,應該說他們的表演即將開始。

「小兒郎,住新房,白白手,圓圓頭,鼓肚子,腳丫子...」

一句似聽又未聽過的順口歌在黑暗中遠遠飄來,在四周寂靜黑暗中傳來如此聲音,若是在平時的山野中,我早已汗毛夾立百里飛奔而跑了,因為聲音空蕩如塵飄在腦中,不像是有人在一個位置在唱歌,更像是一個人在四面八方同時唱歌,如果對方不是絕頂高手,那麼一定是厲鬼。

而此時的聲音確實從四面八方傳來,我本以為自己會害怕,可是沒有,我沒去考慮誰在唱歌,而是對歌詞有種深深的懷念,總想跟著一起唱,可是又想不起歌詞。

四面八方的聲音越來越近,近到就在我眼前,卻又看不見歌唱者。

此時,巨型上石碑上的文字像是九天仙女,從石碑上飛出,在我的頭頂盤旋,每個文字都身披金光,不同文字金光波紋震盪不同,我明白了,聲音是這些文字發出的。溫情的聲音壓制住我將要撕裂的神識,源源不斷的聲音從金光文字中傳到我的體內修復我的身體,非常舒服,像是無憂無慮的躺在椅子上享受午時愜意的陽光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