攜妻走江湖 (49-51) 作者:童話

.

【攜妻走江湖】

作者:童話2021/04/30發表於:第一會所

*** *** ***

第49章:晴姐雲姐我來救你們

原來這就是天雷轟頂,真壯觀,石碑上的天雷只是自己的力量所化,如此已經非常壯觀。要是真正的天地之雷,那景象真不可想像。我轉身走向石碑,身後之事不用看了,雷聲太大,我聽不到綠色東方皇在說些什麼,我也不想聽,肯定不是什麼好聽的話。

久久之後,黑色空間歸於平靜,周遭一切恢復到漆黑一片,唯有石碑在獨自發光。剛才綠色東方皇站立的位置已經什麼都沒有,不是化為灰燼,而是真的什麼都沒有,連點霧氣都沒剩下。

這叫什麼!出來既死?這是我見過最能裝的「人」也是死的最快的「人」出來一會兒還沒熱乎,一通天雷又把他劈回去了。

我看向石碑,剛才天雷就是從石碑中的金光文字發出。這幾個金光文字好玄奧,我看不懂,看的有些眩暈,金光文字上面有一排文字:「有無心經第三層,萬物可有可無。」我的天,我看到了了不得的東西。我絕對相信老祖宗的功法是真的,萬物可有可無,我要是能學到一點,豈不是天下無敵,太好了,東方家族的傳承我當仁不讓的收下了。

在我興奮的要觀賞有無心經第三層之時,石碑上的黑霧重新匯聚,將有無心經第三層完全覆蓋,根本沒有給我任何觀看的機會。隨後,星光點點,在密密麻麻的東方家族文字中,有幾個文字格外明亮閃爍,飛到我面前,我看看,分別是「死」「者」「看」

這是給死人看的?我認為石碑在告訴我,要瀏覽第三層心經是很危險的,需要我先自殺,然後,成為死人後,才能觀看。不對,理解不通順,人死了還怎麼看,難道世上真有鬼魂存在,有無心經第三層是通過靈魂觀看?確實如此,這麼神奇的功法怎麼可以用常人的方式理解。

我興奮的面向石碑大聲喊道:「石碑,我明白了,這是對我的考驗,這是對勇敢的考驗,這是對東方家族的考驗。要想修煉有無心經第三層,必須要經過生死考驗,只有置之死地而後生,勇敢的去赴死,讓東方家族的鮮血染滿天空大地,讓東方家族的祖祖先先歷目自己後代的叢生赴死,只有這樣,才能溝通萬物,至此才可以真正修煉有無心經第三層。我明白了,東方家族的祖先真是奇才,用生死構成修煉橋樑,我不得不佩服祖先的神技,我為自己作為東方家族成員而感到自豪。」

石碑在顫抖,我好像看到有陣陣粉墨從石碑上脫落,看來它也不怎麼結實。我想這是石碑對我的認可,就看到,在密密麻麻的東方家族文字中,來來回回出現許多閃光文字,變來變去,最終,只有三個符文金字飛到我面前,「逼」「傻」「大」

娘的,我又不知道石碑的語法是從右往左念。而且我確定,「逼」「傻」這兩個東方家族文字,在有無心經第一層和第二層中沒有見到過,這分明是石碑自己加進去的。原來石碑想告訴我,有無心經第三層看者死,所以在我觀看之前,才用黑霧遮蓋上。呼,好危險,我說怎麼越看越暈,要是在晚一些,可能小命不保。

突然,空間變換,我又回到了那間小屋。我面前的草床上躺著那個一歲多的孩子,雙眼緊閉,面色發白,一動不動,感覺已經氣血敗壞、進氣呼氣越發緩慢,眼看著就要性命不行。

「啊」

身後有聲,我轉身看去,驚艷場面讓我憤怒無比。只見,那個邋遢的美麗少婦筆直的站在地上,她身前一人,身後一人,被人前後夾擊操弄。從我的角度只能看見她身前之人的強壯後身。我還能看見美麗少婦淫蕩的表情和流著眼淚的臉頰。而且,她身後男人面部被一團白霧掩蓋,模模糊糊看不清楚。不是四個男人嗎,那兩個男人哪裡去了?

我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對著他們就是狂吼:「住手。」沒有用,他們聽不到,我感覺這些都是真的,這些是很久以前的乾坤投影,我只能是一名看客,無法扭轉乾坤去改變已經發生之事。

背對我的男人終於舒服的發泄,他起身離開,消失在視線之中。只留下美麗少婦和身後的男人,他挽起女人一條大腿在瘋狂衝刺。

「混蛋」我這輩子還是第一次如此狂怒。背對我的男人離開之後,美麗少婦的正面身體完全展露給我,我看到了什麼?美麗少婦的兩個鼓脹乳房鞭痕斑斑,通長深入的血色鞭痕入目驚心,這些鞭痕並不恐怖,恐怖的是,本應該屬於兩個蜜桃肉山上的紅櫻桃不見了、少婦的兩個乳頭不見了,紅紅乳暈中間是血肉模糊的傷痕,傷痕肉口凹凸不平,這不是被刀具平切下去,而是硬生生的撕裂下來。

這還沒完,順著女子豐滿的身體向下看去。腹部有數十個雞蛋大小的烙鐵痕跡,許多都是重疊在一起,有些紅腫、有些已經結創、有些還是新出的傷口。還有,還有,在往下看去,女人的下體光禿禿,最先出現在眼前的應該是陰蒂肉頭,可是我沒有看見,只看見一小塊結創的平肉,這群混蛋,少婦的陰蒂肉頭被平整的切下去。

這個陰蒂肉頭被平切的手法很熟悉,好像不久前見過?到底是哪裡...對了,是晴姐,大牛用魚線系在晴姐陰蒂肉頭的手法與眼前如出一轍。

晴姐?晴姐!還有雲姐,我糊塗了,她們在外面有危險,雲姐還在與敵人對鏢。我真是混蛋,讓剛才的綠色東方皇和有無心經第三層打擾了心神。我真是愚鈍,眼前場景就算與我某種關係,那也是發生過的事情,我現在首要的是去幫助東方雲。

石碑像是感到我的神識思想,我眼前一道白光出現,耀眼之極,我只能眯起雙眼略微低頭不去注視白光,抬起手臂擋在眼前,避免白光刺激我的瞳孔。白光消失,緊跟著側腹傳來疼痛。

我回來了嗎,睜眼看向天空,月光高照,現在還是晚上。環顧四周,這裡是剛才與飛鏢高手戰鬥的地方,地面四散著碎鏢和破爛鋼珠。為什麼只有我一個人,雲姐呢?敵人呢?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們都去了哪裡?我的雙腳傷勢已經癒合,側腹部已經停止流血,這應該是石碑的功勞,我在幻境期間,石碑為我修復身體,有此老石頭,如有一大寶。以後,只要身體受傷,真氣不足,我可以進入幻境,讓石碑替我修補身體,別人都是啃家族,我是啃石頭。

我站起身來,感覺體內真氣所剩無幾,使用有無心經的天眼,對周圍橫掃一圈,沒有發現人影蹤跡,也沒有感覺到高手氣息。庭院小路上有一排痕跡,像是拖動物體的痕跡。嗯?那是什麼?前方十幾米的路上有個白色物品。我還是走過去看看,現在儘量不使用有無心經的天眼,真氣有限,而且不是說恢復就能恢復的,我要保存實力,今晚註定不太平。

這是?絲綢錦服!是剛才東方雲身上穿的衣服,沒錯,衣服上還有掛有她身體余香,我的雲姐怎麼了,衣服在這裡,那她人去了哪裡,這可不好,她現在一定是全身赤裸,如何與敵人對戰!心中焦急無言以述。地面拖痕非常明顯,我希望這不是雲姐身體在地面上拖拉留下的痕跡,加快腳步跑起來,心中越來越焦急,扯動腹部開始灼燒疼痛,咬緊牙,快點,在快點,跟著痕跡一路跑去,直到我自己的寢室之外十步。

這是怎麼回事?寢室內,燈火通明,這不是明擺著告訴別人,屋裡有人。

我猶豫了,進去還是不進。這可能是一個陷阱,我要是進去,豈不是羊入虎口,可是,反過來一想,又不對,如果要是針對我,剛才在我暈倒的時候就可以,為什麼還要大費周章的引我進屋!是了,我應該進去,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雲姐可能就在裡面,我要進去拯救她。可是,我還是在猶豫,這分明就是一個陽謀,目的就是勾引我過來,明明可以直接針對我,非要弄的多此一舉,這其中一定有什麼原因,我現在猜不出來。

周圍事物像是靜止一樣,風停、樹停、蟲聲停、與我的思維冥想一樣的靜止。呼,鼓足勇氣,我要進去了,但是,在進去之前,我要:「有無心經第二層,身外之物可有可無。」我身體還依稀記得剛才使用無心經第二層身外之物可有可無的感覺,所以現在有幸再次使用出來,不容易。

我看到了,寢室外牆變的模糊,不行,我的真氣不夠,無法像剛才一樣,能將人物投影的清清楚楚,現在只能是模糊的樣子。不過,這就足夠了,屋裡有三個黑影並排一起,前後兩個黑影一人高,中間黑影半人高。中間黑影模模糊糊的動來動去,哎,我又不好的預感,中間那個可能是我的雲姐,她在中間動來動去,還能幹些什麼。這次不在大篇廢話,不能猶豫,直接進去救人。

不過...剛剛邁出半步,我又停下身體,應該是四個人才對,還應該有那個飛鏢高手,如果裡面的人是大牛、二虎、東方雲,那麼,飛鏢高手哪裡去了。總不可能是,大牛、二虎在操飛鏢高手吧。

有無心經天耳。

屋裡有三個呼吸聲,是大牛、是二虎、是雲姐,沒錯,只有三個人,那個飛鏢高手在哪裡?不管那麼多了,憤怒和焦急充滿在我血液中流淌,雲姐傳來痛苦的壓抑聲,如果沒有猜錯的話,她的嘴巴又被驢屌陽具堵上。走,拼了,龍潭虎穴也要闖,雲姐我來了,你的相公,你的好弟弟來救你。

-----

第50章:欺人太甚

屋裡有三個呼吸聲,是大牛、是二虎、是雲姐,沒錯,只有三個人,那個飛鏢高手在哪裡?不管那麼多了,憤怒和焦急充滿在我血液中流淌,雲姐傳來痛苦的壓抑聲,如果沒有猜錯的話,她的嘴巴又被驢屌陽具堵上。走,拼了,龍潭虎穴也要闖,雲姐我來了,你的相公,你的好弟弟來救你。

就在我馬上要收回心經第二層和天耳之際,一股恐怖氣息從身後傳來,我汗毛炸立,瞬間冷汗擠出皮膚毛孔,真可怕,是什麼力量如此恐怖,我嚇的無法控制身體,感覺著恐怖氣息覆蓋我的身體。就算東方晴與東方雲兩人十成功力加在一起,也不及背後恐怖氣息的一成。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恐怖高手、什麼樣的恐怖境界,真讓我無法想像。他的倒影被身後月光映在我身前腳下,明明是個人影,但為何感覺影子漂浮不定、魔焰滔天。

「疼...」

我被這個恐怖存在抓住後頸。嗯?一股陰柔刺骨的真氣傳入我的身體,瞬間感覺真氣充足,但,同時又感覺全身真氣冰冷刺骨,就和當初與喬詩焉交媾一樣。這個什麼情況!我的體內被瞬間打入刺骨真氣,真氣從後頸進來,硬逼著進入到四肢百骸,好冷,冷的我全身僵硬。難道是友不是敵?不像朋友,對待我的方式太粗辱,根本沒有顧及我的感受,這種強加真氣對人體傷害極大。真氣也需要調理後在輸出給對方,不能像這樣直接打入體內。現在我體內肌肉痙攣、五臟六腑塌陷,這是嚴重的內傷,對方想要幹些什麼!不如直接殺了我。

不過,仔細想想,還是能找到蛛絲馬跡...原來是這樣,我才明白對方的意圖,就因為我明白對方意圖,才顯得對方更加恐怖,恐怖的不是對方恐怖境界,而是恐怖對方對我了如一切。

我剛才在幹什麼?在偷看屋裡的一切。我怎麼偷看?用的是有無心經第二層,身外之物可有可無功法。我為什麼不在偷看?是因為我真氣不足,根本看不清楚。然後呢?然後我收回微不足道的那點真氣,要進到屋裡與大牛二虎短兵相接。

問題就出現在這裡,這個恐怖的存在,如果要殺我,那為什麼給我輸送真氣。如果想要救我,那為什麼輸送的真氣會破壞我的身體。所以說,他不想殺我,也不想幫我,他一定有目的。

陰冷真氣不停的往我身體中灌入,我體內各個穴道已經無法容納,在接受下去,非要真氣爆體而亡。我只能選擇自救,唯一辦法就是,用功法將消耗真氣。就像現在這樣,我的有無心經第二層和天耳朵都需要大量真氣。是了,我將體內各個穴位貯存的真氣往頭頂中灌輸,讓接近爆膨的穴位能夠得到舒緩。果然有用,我的眼睛看的越來越真切,耳朵聽得越來越清晰。

寢室前的石牆已經完全消失,我不知道是不是真正消失,總之,在我眼中,前方已經沒有任何遮擋物,我能看到寢室內的一切,大牛、二虎、東方雲,他們三個的一舉一動都映入我的眼內。還有,我的耳朵像是放在他們三人旁邊,連細微的吞咽口水之聲也逃不出我的耳朵。

眼前景色讓我羞恥的無話可說,一腔熱血衝上頭頂,憤怒的要掙開枷鎖沖向寢室。我的視野只能看到東方雲的完整側身,她赤裸著潔白無暇的白肉身體、蹬直雙腿、以腰部為軸,彎下身體在給大牛口交。

東方雲的這個姿勢實在有些風騷,她表情淫蕩迷離,雙眼桃花無限,臉蛋飛雲紅潤,頭顱貼在大牛肚皮上磨蹭,好像野貓在討主人喜愛,為了讓主人滿意,她用舌頭三三兩兩的戲弄雞蛋大小的龜頭,從龜頭冠根添到馬眼,又從馬眼添回龜頭冠根,環繞添著龜頭,就是隨意的調弄,眼前的龜頭就是可愛的玩具和好食的美味。

東方雲手口並用,她單手抓住大牛的陽具上下擼動,從我的角度看去,大牛的陽具真的很大很粗,以至於,東方雲無法完全握住城環,但,這並沒有影響擼動的速度和效果。她的另一支手沒有空放在一邊閒置,而是輕輕托起大牛的兩個睪丸玩耍,手心細嫩的皮膚與光滑的睪丸外皮交替摩擦。看來睪丸還不夠玩弄,東方雲將手探向大牛兩腿根部內側,去摸索神秘洞穴,四根蔥蔥玉手在外,另外一根手指消失在密密麻麻的陰毛之中。

大牛的表情也相當滿足,他閉起雙眼,抬頭對著屋頂,鼻孔外擴細聞下體傳來的美味,張開噁心的大嘴去吞食空氣,舌頭不時的舔弄自己的嘴唇,男人騷樣都被他演示一番。真噁心,我還是看看我的雲姐吧。

就見東方雲在用香甜美嫩的小嘴含著手指不停吸吮,表情越發淫蕩無比。這?這根手指不就是剛剛消失在大牛肛門內的手指嗎?

我不知道剛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東方雲絕對不可能在短短時間內就變了一個人,在我昏厥的這段時間裡,一定發生了什麼可怕的事情。源源不斷的真氣充斥我的全身,我還要繼續使用有無心經消耗這些陰冷的真氣。

我繼續往下看去,這是背脊,曲線優美順滑,從脖頸開始,慢慢的向下划著圓滑的弧線,然後,在美麗的風景中途,我看見,一個倒山峰,應該是兩個,因為視野的原因,我只看到一個,另一個山峰只些許露出一些白色邊緣。山峰雄偉壯觀,倒山峰的末端有個葡萄大的肉頭,青青葡萄有些粉嫩和淺紅。整個山峰如浸泡在潮水一樣的划著波浪,白花花的肉球,晃的我眼睛花白。

這條腿,完美的肌肉大長腿,大腿勾紋深淺明細,小腿條紋明暗有理。兩條大腿就直插在地面,好像兩條性感肉柱真是勾人心魄。大腿終究是大腿,還是要受到上級的控制。一個高聳如雲的臀部山丘出現在我眼中,接近完美的臀弧,與大腿根部正正好好的銜接在一起。臀部無風自來香,這是蒼天對眼前美麗女子的饋贈,香臀香臀,奪人心神。

我還沒來的既觀察二虎的動作,大牛首先發話:「母狗,用你最喜歡的姿勢伺候我們。」

就看東方雲慢慢直起身體,優雅的向右旋轉半圈,正好將整個身體完全面對於我。好豐滿,我才注意到,雲的身體比以前豐滿許多,以前是像東方晴一樣的精細條紋肌肉,現在不一樣了,肉肉充滿全身,不肥不瘦,正正好好,薄薄的皮肉下面帶著些許的脂肪,從兩個碩大的胸部開始,直到大腿根部,都是豐滿的小肥肉。

雲姐蹲下身子,一手一隻陽具放在嘴邊開始輪流口食。真壯觀,兩個碩大飽滿的胸部,圓圓鼓鼓,真相上去吸一口。以前應該沒有這麼大,現在怎麼變得如此之大,比東方晴還要略大一些?

「啪...」

「啪...」

這兩個混蛋,大牛二虎一人一邊,一人占有一個乳房,輪番抽打。

雲姐的乳房真堅挺,白白嫩嫩、又大又圓,看著就非常結實,像兩個充滿脂肪和瘦肉的肌肉塊。嗯?兩粒乳頭顏色怎麼有些變深,在我印象中,每次口含之前,我會仔細欣賞一下,應該是粉紅色才對。我記得九轉真陽神經描述過,妙齡之女、俠義之女、長青之女、百香之女,乳肉豐滿堅挺,乳頭外嫩、皮薄、色彩微粉色,用此類女子修煉九轉真陽是為最佳只選...經過百日、千日淫經磨鍊,乳頭一旦開始由淺粉轉為深褐,神識互通即將完成。

這可不好,我應該做點什麼,但是,身後恐怖高手完全制約著我,我像個木偶一樣,四肢僵硬無法控制,身體完全不停使喚,以至於自己的眼睛也跟隨著恐怖高手的控制去動作。就是現在,恐怖高手在後面壓低我的頭顱,硬逼著我繼續觀看東方雲的淫戲。

順著東方雲的深色乳頭向下看去,原本平整的小腹上面出現了多條層層肉皮,這不能說明東方雲發胖,而是女子在蹲下以後,身體略微躬身,導致腹部皮肉匯聚,其實這樣更好看,像那些摸起來平板光滑的肚子,讓我一點性趣都提不起來。混蛋,我腦子都在想什麼,現在是什麼時候!我居然比起女子的皮肉。

順著東方雲的小腹在向下看去,雲姐兩條重疊的大腿好有肉感,大腿擠壓小腿,大腿、小腿內側的豐滿肌肉被壓向兩側,著實給我震撼感覺。女子的美,都在大腿,大腿的美,都在其肉,腿肉的美,都在其形。腿不在粗,也不在細,只在肥瘦結合,長短之精。雲姐就是這樣,長腿在加上豐滿的肉,。混蛋,這種艱險時刻,我居然有了勃起感覺。

況且,她還將兩條大腿向兩側大大劈開,把中間的完美屄肉都敞露出來。東方雲的私處真美,陰部已經長出短短細小的黑毛茬,不多也不少,正好在下陰蒂肉頭的上方,形成一個倒三角的痕跡。

肥美的肉屄大大展開,兩個小陰唇猶如露水新生的透明粉嫩小木耳,錯了,不是透明粉嫩,而是如同乳頭一樣,略微有些褐色。我記得九轉真陽神經描述過,妙齡之女、俠義之女、長青之女、百香之女,修煉九轉真陽之後,即會屄肉外放,陰唇由淺變深,由粉變褐。屄穴收緊,類似嬰兒之口,一指難插。一旦肉屄形成蝶狀,既意味著女子新生,神識降服。不過,看雲姐陰唇的樣子,還只是前半部分變深,後面仍然是粉嫩色。

-----

第51章:高手齊聚

肥美的肉屄大大展開,兩個小陰唇猶如露水新生的透明粉嫩小木耳,錯了,不是透明粉嫩,而是如同乳頭一樣,略微有些褐色。我記得九轉真陽神經描述過,妙齡之女、俠義之女、長青之女、百香之女,修煉九轉真陽之後,即會屄肉外放,陰唇由淺變深,由粉變褐。屄穴收緊,類似嬰兒之口,一指難插。一旦肉屄形成蝶狀,既意味著女子新生,神識降服。不過,看雲姐陰唇的樣子,還只是前半部分變深,後面仍然是粉嫩色。

呼,糾結心中的一口氣,總算放下,看來東方雲還沒有被控制神識。

放眼望去,東方雲下屄口確實如此緊湊,最最神秘的幽蓮洞穴內就這樣暴露在世間,與肛門菊花一樣的卷口不松,但是,為了迎接客人的到來,提前用屄水洗路,也是屄水太多,連綿不斷的順流直下。

是不是我哪裡有遺漏,剛才我躺在地面,向上窺伺東方雲的下體時,她那個屄口明明被大牛用小臂掏出了一個深洞,怎麼現在又變得死死收口,和剛才完全不同!

「騷貨,吃起來沒玩了,每次都是你不耐煩的吐出陽具,站起來想趕快操屄,這次你怎麼意猶未盡吃起來個不停。起來吧,彎腰扶著桌子,大腿要站直了,我要從後面操你屁眼,噗,噗,噗...當初裝矜持,現在還不照樣讓我隨便操屁眼,隨便內射。」

我還沒有將雲姐整個美屄欣賞夠本,就看見大牛拉起東方雲對著自己,然後,將噁心的口水,一口接著一口的啐向雲姐的臉蛋,而東方雲好似非常享受的張開嘴巴迎接甘甜玉露,用雙手順著臉頰將大牛殘留的口水推向嘴邊,在用舌頭畫著圓圈勾進喉嚨深處。太噁心了,看著粘稠黃痰似的口水,讓我一陣反胃。

「啪啪啪...」我怎麼把二虎忘了,這個小子根本就不像我想像的那麼單純,表面上靦腆憨厚,可每次戲弄東方雲時,都有他的背影。

他甩開手臂狂抽雲姐的乳房,是不是雲姐乳房非常迷人,為何你們專門對她的乳房下手,從剛才蹲下時就抽,一直抽個沒完,站起來還抽,雲姐已經按照大牛說的,雙手扶著桌子,崛起屁股,你還在抽她乳房,難道上輩子你是死在那上面,這輩子回來報仇?。你們看看,原本白白嫩嫩的乳房被你們抽成了西紅柿。

「噗」大牛這次來真格的了,他挪到東方雲的身後,很直接的往東方雲的屁眼中間啐上一口唾沫,驢吊陽具緊緊頂住優美菊花,龜頭與菊花緊緊相連,馬上開始了,我即將親眼目睹雲姐被操,這是既上一次東方晴雨炎公子交媾之後,又一次要親眼目睹自己夫人被操弄。

不可以,絕對不可以。

「啊」

「啊」

第一聲「啊」是東方雲喊得,雞蛋大的龜頭猛地捅進肛門,腸道也是肉長得,哪禁得住如此暴力插入。驢屌一樣粗大的陽具硬是消失在我的眼中,齊根進入東方雲的菊花深處。一個醜陋的大胯,一個風韻圓滑的臀部,兩者緊緊貼在一起。大胯舒爽的一動不動,臀部痛的死命掙扎,可惜沒有用,兩隻金剛鐵臂死死箍住細腰香臀,臀部只能畫圓平動,無法向前逃離。可,越是掙扎,大胯就舒服,越是掙脫,香臀腸道就越痛。

第二聲「啊」是我喊得,我真的不能在無動於衷看下去,自從消除體內的另一個東方皇之後,我已經不是以前那個綠帽傾向,看到夫人被欺負所置之不理的男人。我有一腔愛妻護妻的熱血,眼看娘子被無情蹂躪,我冒著筋絡截斷的危險,使出有無心經的第一層心法,分筋、移穴、改體,我這是自身與自身的較量。

我身後的強大高手,他控制了我的眼瞳與耳穴,調用真氣,強行輸送到我的眼睛與耳朵,硬逼著我看下去。而我又強行抵制真氣傳輸,同時又強行運用東方家族的絕學第一層心法打斷第二層的心法。

真氣在我頭顱中碰撞,好難受。因為我用心法移動內體,強大高手的真氣找不到我的眼瞳與耳穴,在我頭顱中橫中直撞查找穴位。我不能讓他得逞,我用心法控制眼瞳與耳穴在頭顱中左右躲閃,最後硬是僵持了十分的時刻,還是因為境界太低,被他真氣捕捉到,又被他重新奪回控制權。

我就像個小狗仔,被人拎著後頸,提起身體,源源不斷的真氣衝進我的身體。我又重新回到原點,天眼被逼迫開啟,天耳被逼迫開啟,身外之物可有可無被逼迫開啟,令我心中滴血的畫面又重新映射回眼中。

就看見,東方雲合攏雙腿坐在地下,眼神迷離的舔食著大牛的陽具,陽具上面沾滿一些黃色物質。對於這些黃色物質,我無心去考慮,也不想去考慮,我在思考如何應對眼前問題。身後的高手我定然是打不過,但是,我也不能這樣被動的一直被他控制下去,我要去救我的雲姐,到底應該如何。

要是我能說話救好了,我可以運用有無心經,讓自己的聲音放大到最大,那時,大喊一聲救命,讓周圍幾條街道的百姓都能聽到,既可以驚擾敵人,還可以引來夜間巡邏的士卒隊。

東方雲已經把大牛的陽具舔的乾乾淨淨,她站了起來,面向大牛,一條肌肉勾勒潤美的長腿高高抬起,搭在大牛的肩膀上,另一條腿則墊著腳尖站立在地面上,完美的露出屄口。我剛才錯過了一場肛交好戲,現在不一樣了。強大高手已經死死地控制住我,我這回根本沒有反擊餘地,看來這次的操逼大戲,我能完完整整的看個痛快。

我百感交集,眼睜睜的看著大牛把陽具送入東方雲的水漬肥屄之內,又是完全消失。呼,接下來他們應該開始連續不斷的大幹狂乾了吧。我真的是無能為力,我心愛的雲姐,我對不起你,是我害了你。

「嗯?」身後高手動疑問了一聲,聲音有些熟悉的感覺,他連帶著我轉過身體,略微有些匆忙,源源不斷的真氣終於停止輸送。但是,我仍然還是被他拎在前面,好在已經不去面對那堵化為虛無的傷心牆體,這是為何?

哦...原來如此,眨眼間,我四面八方站滿了繡著金色「捕」字衣服的高手,都是身披四肩繡花,還有一個五肩繡花。一肩繡花是尋常捕快,兩肩繡花是捕頭,三肩繡花是總捕頭,四肩繡花是總捕頭之上的君捕巡判,五肩繡花是大京城皇帝親提的皇家近身護衛副總領,兼職六扇門總司捕,這都是當初聽東方晴滿眼羨慕的講過。

我深吸一口冷氣,錯了,我身體被控制住,喘氣都有些困難,吸口冷氣只是錯覺。當然,那些捕手可不是錯覺,他們已經站好位置。 數一數,在我面前的就有六個四肩繡花和一個五肩繡花,這還不包括我兩側余光中的陰影。這些人,可是只聽說無法可見的大官職,這一次就來了這麼多!看來事情比我想像的更危險。

高手對戰,當然是關注最重要的那個人,我眼前的五肩繡花總司捕應該是他們的之中,官職最高和武功能力最強的,所以,我身後強者才面向他對立而視。

「......」

我現在想破口大罵,雙方已經對峙了半柱香的時刻,到底打還是不打,如果打,就馬上動手,如果不打,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媽。誰都不說話,難道比耐力,看誰站的時間長!誰先累趴下誰就是王八。

是了,我剛明白過來,高手對決,先判斷對方的實力,根據對方的體型、體態、身姿、上盤、下盤等,來確定對方的武功著重,需要在自己腦中演示出對戰功法,一旦交手,必然是儘快分出生死。當一切都已經做好,只需要一個契機,契機無處不在,比如...

「啊~」東方雲的超大、顫抖、高潮呻吟聲,這就是契機,雙方動手了。

四肩繡花的君捕巡判齊齊動手,我好像看見周身空間有些變形,四肩繡花的君捕真的強大,感覺任何一人都在東方晴功法之上。這是不分對手的隔空打法,用真氣鋪路,彙集真氣,共同抗敵,看來,這些人壓根沒把我這個人質當回事。真氣一定是先到我,在到我身後之人。那我豈不是...

「哼」

我身後高手哼了,這一哼,很厲害,他瞬間倒退五步,我被拎著脖子也倒退了五步,看來他也不想與對方真氣硬碰硬。在看我們原來位置,地面出現兩步大小、半步深的碎裂土坑。這回我真是吸了一口冷氣,如果打到我身上,豈不是如地面一樣,被炸的四分五裂。

「咚...」

我感覺快要吐了。四肩繡花君捕已經與恐怖高手近身對戰。按道理講,我身後高手要麼把我放下和他們認認真真的打,要麼把我當做人肉盾牌或者武器去對戰,他也不放下我,也不拿我對打,就是帶著我左右紛飛,甩來甩去。

又是小半柱香的時間,真是精彩絕倫,四肩繡花的君捕巡判全都挂彩,有的受傷退後,有些失去鬥力,只有一半還能勉強出手。我相信,也就是他才能做到如此,真希望他們兩敗俱傷。

「嗡」

五肩繡花總司捕動了,果然不一樣,神威如海,神壓如獄,雷霆閃電,飛空起手,鎮壓一切。我終於被甩出十幾步遠,在我看來,放開我是必然的,因為我感覺他呼吸有些急促,真力供應不上,在繼續下去,必將受傷,皇帝欽點的高手,可不是擺飾,活該,誰讓他把真氣都輸送給我。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