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妻走江湖 (49-51) 作者:童话

.

【携妻走江湖】

作者:童话2021/04/30发表于:第一会所

*** *** ***

第49章:晴姐云姐我来救你们

原来这就是天雷轰顶,真壮观,石碑上的天雷只是自己的力量所化,如此已经非常壮观。要是真正的天地之雷,那景象真不可想像。我转身走向石碑,身后之事不用看了,雷声太大,我听不到绿色东方皇在说些什么,我也不想听,肯定不是什么好听的话。

久久之后,黑色空间归于平静,周遭一切恢复到漆黑一片,唯有石碑在独自发光。刚才绿色东方皇站立的位置已经什么都没有,不是化为灰烬,而是真的什么都没有,连点雾气都没剩下。

这叫什么!出来既死?这是我见过最能装的“人”也是死的最快的“人”出来一会儿还没热乎,一通天雷又把他劈回去了。

我看向石碑,刚才天雷就是从石碑中的金光文字发出。这几个金光文字好玄奥,我看不懂,看的有些眩晕,金光文字上面有一排文字:“有无心经第三层,万物可有可无。”我的天,我看到了了不得的东西。我绝对相信老祖宗的功法是真的,万物可有可无,我要是能学到一点,岂不是天下无敌,太好了,东方家族的传承我当仁不让的收下了。

在我兴奋的要观赏有无心经第三层之时,石碑上的黑雾重新汇聚,将有无心经第三层完全覆蓋,根本没有给我任何观看的机会。随后,星光点点,在密密麻麻的东方家族文字中,有几个文字格外明亮闪烁,飞到我面前,我看看,分别是“死”“者”“看”

这是给死人看的?我认为石碑在告诉我,要浏览第三层心经是很危险的,需要我先自杀,然后,成为死人后,才能观看。不对,理解不通顺,人死了还怎么看,难道世上真有鬼魂存在,有无心经第三层是通过灵魂观看?确实如此,这么神奇的功法怎么可以用常人的方式理解。

我兴奋的面向石碑大声喊道:“石碑,我明白了,这是对我的考验,这是对勇敢的考验,这是对东方家族的考验。要想修炼有无心经第三层,必须要经过生死考验,只有置之死地而后生,勇敢的去赴死,让东方家族的鲜血染满天空大地,让东方家族的祖祖先先历目自己后代的丛生赴死,只有这样,才能沟通万物,至此才可以真正修炼有无心经第三层。我明白了,东方家族的祖先真是奇才,用生死构成修炼桥梁,我不得不佩服祖先的神技,我为自己作为东方家族成员而感到自豪。”

石碑在颤抖,我好像看到有阵阵粉墨从石碑上脱落,看来它也不怎么结实。我想这是石碑对我的认可,就看到,在密密麻麻的东方家族文字中,来来回回出现许多闪光文字,变来变去,最终,只有三个符文金字飞到我面前,“逼”“傻”“大”

娘的,我又不知道石碑的语法是从右往左念。而且我确定,“逼”“傻”这两个东方家族文字,在有无心经第一层和第二层中没有见到过,这分明是石碑自己加进去的。原来石碑想告诉我,有无心经第三层看者死,所以在我观看之前,才用黑雾遮盖上。呼,好危险,我说怎么越看越晕,要是在晚一些,可能小命不保。

突然,空间变换,我又回到了那间小屋。我面前的草床上躺着那个一岁多的孩子,双眼紧闭,面色发白,一动不动,感觉已经气血败坏、进气呼气越发缓慢,眼看着就要性命不行。

“啊”

身后有声,我转身看去,惊艳场面让我愤怒无比。只见,那个邋遢的美丽少妇笔直的站在地上,她身前一人,身后一人,被人前后夹击操弄。从我的角度只能看见她身前之人的强壮后身。我还能看见美丽少妇淫荡的表情和流着眼泪的脸颊。而且,她身后男人面部被一团白雾掩盖,模模糊糊看不清楚。不是四个男人吗,那两个男人哪里去了?

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对着他们就是狂吼:“住手。”没有用,他们听不到,我感觉这些都是真的,这些是很久以前的乾坤投影,我只能是一名看客,无法扭转乾坤去改变已经发生之事。

背对我的男人终于舒服的发泄,他起身离开,消失在视线之中。只留下美丽少妇和身后的男人,他挽起女人一条大腿在疯狂冲刺。

“混蛋”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如此狂怒。背对我的男人离开之后,美丽少妇的正面身体完全展露给我,我看到了什么?美丽少妇的两个鼓胀乳房鞭痕斑斑,通长深入的血色鞭痕入目惊心,这些鞭痕并不恐怖,恐怖的是,本应该属于两个蜜桃肉山上的红樱桃不见了、少妇的两个乳头不见了,红红乳晕中间是血肉模糊的伤痕,伤痕肉口凹凸不平,这不是被刀具平切下去,而是硬生生的撕裂下来。

这还没完,顺着女子丰满的身体向下看去。腹部有数十个鸡蛋大小的烙铁痕迹,许多都是重叠在一起,有些红肿、有些已经结创、有些还是新出的伤口。还有,还有,在往下看去,女人的下体光秃秃,最先出现在眼前的应该是阴蒂肉头,可是我没有看见,只看见一小块结创的平肉,这群混蛋,少妇的阴蒂肉头被平整的切下去。

这个阴蒂肉头被平切的手法很熟悉,好像不久前见过?到底是哪里...对了,是晴姐,大牛用鱼线系在晴姐阴蒂肉头的手法与眼前如出一辙。

晴姐?晴姐!还有云姐,我糊涂了,她们在外面有危险,云姐还在与敌人对镖。我真是混蛋,让刚才的绿色东方皇和有无心经第三层打扰了心神。我真是愚钝,眼前场景就算与我某种关系,那也是发生过的事情,我现在首要的是去帮助东方云。

石碑像是感到我的神识思想,我眼前一道白光出现,耀眼之极,我只能眯起双眼略微低头不去注视白光,抬起手臂挡在眼前,避免白光刺激我的瞳孔。白光消失,紧跟着侧腹传来疼痛。

我回来了吗,睁眼看向天空,月光高照,现在还是晚上。环顾四周,这里是刚才与飞镖高手战斗的地方,地面四散著碎镖和破烂钢珠。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云姐呢?敌人呢?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都去了哪里?我的双脚伤势已经愈合,侧腹部已经停止流血,这应该是石碑的功劳,我在幻境期间,石碑为我修复身体,有此老石头,如有一大宝。以后,只要身体受伤,真气不足,我可以进入幻境,让石碑替我修补身体,别人都是啃家族,我是啃石头。

我站起身来,感觉体内真气所剩无几,使用有无心经的天眼,对周围横扫一圈,没有发现人影踪迹,也没有感觉到高手气息。庭院小路上有一排痕迹,像是拖动物体的痕迹。嗯?那是什么?前方十几米的路上有个白色物品。我还是走过去看看,现在尽量不使用有无心经的天眼,真气有限,而且不是说恢复就能恢复的,我要保存实力,今晚注定不太平。

这是?丝绸锦服!是刚才东方云身上穿的衣服,没错,衣服上还有挂有她身体余香,我的云姐怎么了,衣服在这里,那她人去了哪里,这可不好,她现在一定是全身赤裸,如何与敌人对战!心中焦急无言以述。地面拖痕非常明显,我希望这不是云姐身体在地面上拖拉留下的痕迹,加快脚步跑起来,心中越来越焦急,扯动腹部开始灼烧疼痛,咬紧牙,快点,在快点,跟着痕迹一路跑去,直到我自己的寝室之外十步。

这是怎么回事?寝室内,灯火通明,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屋里有人。

我犹豫了,进去还是不进。这可能是一个陷阱,我要是进去,岂不是羊入虎口,可是,反过来一想,又不对,如果要是针对我,刚才在我晕倒的时候就可以,为什么还要大费周章的引我进屋!是了,我应该进去,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云姐可能就在里面,我要进去拯救她。可是,我还是在犹豫,这分明就是一个阳谋,目的就是勾引我过来,明明可以直接针对我,非要弄的多此一举,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原因,我现在猜不出来。

周围事物像是静止一样,风停、树停、虫声停、与我的思维冥想一样的静止。呼,鼓足勇气,我要进去了,但是,在进去之前,我要:“有无心经第二层,身外之物可有可无。”我身体还依稀记得刚才使用无心经第二层身外之物可有可无的感觉,所以现在有幸再次使用出来,不容易。

我看到了,寝室外墙变的模糊,不行,我的真气不够,无法像刚才一样,能将人物投影的清清楚楚,现在只能是模糊的样子。不过,这就足够了,屋里有三个黑影并排一起,前后两个黑影一人高,中间黑影半人高。中间黑影模模糊糊的动来动去,哎,我又不好的预感,中间那个可能是我的云姐,她在中间动来动去,还能干些什么。这次不在大篇废话,不能犹豫,直接进去救人。

不过...刚刚迈出半步,我又停下身体,应该是四个人才对,还应该有那个飞镖高手,如果里面的人是大牛、二虎、东方云,那么,飞镖高手哪里去了。总不可能是,大牛、二虎在操飞镖高手吧。

有无心经天耳。

屋里有三个呼吸声,是大牛、是二虎、是云姐,没错,只有三个人,那个飞镖高手在哪里?不管那么多了,愤怒和焦急充满在我血液中流淌,云姐传来痛苦的压抑声,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她的嘴巴又被驴屌阳具堵上。走,拼了,龙潭虎穴也要闯,云姐我来了,你的相公,你的好弟弟来救你。

-----

第50章:欺人太甚

屋里有三个呼吸声,是大牛、是二虎、是云姐,没错,只有三个人,那个飞镖高手在哪里?不管那么多了,愤怒和焦急充满在我血液中流淌,云姐传来痛苦的压抑声,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她的嘴巴又被驴屌阳具堵上。走,拼了,龙潭虎穴也要闯,云姐我来了,你的相公,你的好弟弟来救你。

就在我马上要收回心经第二层和天耳之际,一股恐怖气息从身后传来,我汗毛炸立,瞬间冷汗挤出皮肤毛孔,真可怕,是什么力量如此恐怖,我吓的无法控制身体,感觉著恐怖气息覆蓋我的身体。就算东方晴与东方云两人十成功力加在一起,也不及背后恐怖气息的一成。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恐怖高手、什么样的恐怖境界,真让我无法想像。他的倒影被身后月光映在我身前脚下,明明是个人影,但为何感觉影子漂浮不定、魔焰滔天。

“疼...”

我被这个恐怖存在抓住后颈。嗯?一股阴柔刺骨的真气传入我的身体,瞬间感觉真气充足,但,同时又感觉全身真气冰冷刺骨,就和当初与乔诗焉交媾一样。这个什么情况!我的体内被瞬间打入刺骨真气,真气从后颈进来,硬逼着进入到四肢百骸,好冷,冷的我全身僵硬。难道是友不是敌?不像朋友,对待我的方式太粗辱,根本没有顾及我的感受,这种强加真气对人体伤害极大。真气也需要调理后在输出给对方,不能像这样直接打入体内。现在我体内肌肉痉挛、五脏六腑塌陷,这是严重的内伤,对方想要干些什么!不如直接杀了我。

不过,仔细想想,还是能找到蛛丝马迹...原来是这样,我才明白对方的意图,就因为我明白对方意图,才显得对方更加恐怖,恐怖的不是对方恐怖境界,而是恐怖对方对我了如一切。

我刚才在干什么?在偷看屋里的一切。我怎么偷看?用的是有无心经第二层,身外之物可有可无功法。我为什么不在偷看?是因为我真气不足,根本看不清楚。然后呢?然后我收回微不足道的那点真气,要进到屋里与大牛二虎短兵相接。

问题就出现在这里,这个恐怖的存在,如果要杀我,那为什么给我输送真气。如果想要救我,那为什么输送的真气会破坏我的身体。所以说,他不想杀我,也不想帮我,他一定有目的。

阴冷真气不停的往我身体中灌入,我体内各个穴道已经无法容纳,在接受下去,非要真气爆体而亡。我只能选择自救,唯一办法就是,用功法将消耗真气。就像现在这样,我的有无心经第二层和天耳朵都需要大量真气。是了,我将体内各个穴位贮存的真气往头顶中灌输,让接近爆膨的穴位能够得到舒缓。果然有用,我的眼睛看的越来越真切,耳朵听得越来越清晰。

寝室前的石墙已经完全消失,我不知道是不是真正消失,总之,在我眼中,前方已经没有任何遮挡物,我能看到寝室内的一切,大牛、二虎、东方云,他们三个的一举一动都映入我的眼内。还有,我的耳朵像是放在他们三人旁边,连细微的吞咽口水之声也逃不出我的耳朵。

眼前景色让我羞耻的无话可说,一腔热血冲上头顶,愤怒的要挣开枷锁冲向寝室。我的视野只能看到东方云的完整侧身,她赤裸著洁白无暇的白肉身体、蹬直双腿、以腰部为轴,弯下身体在给大牛口交。

东方云的这个姿势实在有些风骚,她表情淫荡迷离,双眼桃花无限,脸蛋飞云红润,头颅贴在大牛肚皮上磨蹭,好像野猫在讨主人喜爱,为了让主人满意,她用舌头三三两两的戏弄鸡蛋大小的龟头,从龟头冠根添到马眼,又从马眼添回龟头冠根,环绕添著龟头,就是随意的调弄,眼前的龟头就是可爱的玩具和好食的美味。

东方云手口并用,她单手抓住大牛的阳具上下撸动,从我的角度看去,大牛的阳具真的很大很粗,以至于,东方云无法完全握住城环,但,这并没有影响撸动的速度和效果。她的另一支手没有空放在一边闲置,而是轻轻托起大牛的两个睾丸玩耍,手心细嫩的皮肤与光滑的睾丸外皮交替摩擦。看来睾丸还不够玩弄,东方云将手探向大牛两腿根部内侧,去摸索神秘洞穴,四根葱葱玉手在外,另外一根手指消失在密密麻麻的阴毛之中。

大牛的表情也相当满足,他闭起双眼,抬头对着屋顶,鼻孔外扩细闻下体传来的美味,张开恶心的大嘴去吞食空气,舌头不时的舔弄自己的嘴唇,男人骚样都被他演示一番。真恶心,我还是看看我的云姐吧。

就见东方云在用香甜美嫩的小嘴含着手指不停吸吮,表情越发淫荡无比。这?这根手指不就是刚刚消失在大牛肛门内的手指吗?

我不知道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东方云绝对不可能在短短时间内就变了一个人,在我昏厥的这段时间里,一定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源源不断的真气充斥我的全身,我还要继续使用有无心经消耗这些阴冷的真气。

我继续往下看去,这是背脊,曲线优美顺滑,从脖颈开始,慢慢的向下划著圆滑的弧线,然后,在美丽的风景中途,我看见,一个倒山峰,应该是两个,因为视野的原因,我只看到一个,另一个山峰只些许露出一些白色边缘。山峰雄伟壮观,倒山峰的末端有个葡萄大的肉头,青青葡萄有些粉嫩和浅红。整个山峰如浸泡在潮水一样的划著波浪,白花花的肉球,晃的我眼睛花白。

这条腿,完美的肌肉大长腿,大腿勾纹深浅明细,小腿条纹明暗有理。两条大腿就直插在地面,好像两条性感肉柱真是勾人心魄。大腿终究是大腿,还是要受到上级的控制。一个高耸如云的臀部山丘出现在我眼中,接近完美的臀弧,与大腿根部正正好好的衔接在一起。臀部无风自来香,这是苍天对眼前美丽女子的馈赠,香臀香臀,夺人心神。

我还没来的既观察二虎的动作,大牛首先发话:“母狗,用你最喜欢的姿势伺候我们。”

就看东方云慢慢直起身体,优雅的向右旋转半圈,正好将整个身体完全面对于我。好丰满,我才注意到,云的身体比以前丰满许多,以前是像东方晴一样的精细条纹肌肉,现在不一样了,肉肉充满全身,不肥不瘦,正正好好,薄薄的皮肉下面带着些许的脂肪,从两个硕大的胸部开始,直到大腿根部,都是丰满的小肥肉。

云姐蹲下身子,一手一只阳具放在嘴边开始轮流口食。真壮观,两个硕大饱满的胸部,圆圆鼓鼓,真相上去吸一口。以前应该没有这么大,现在怎么变得如此之大,比东方晴还要略大一些?

“啪...”

“啪...”

这两个混蛋,大牛二虎一人一边,一人占有一个乳房,轮番抽打。

云姐的乳房真坚挺,白白嫩嫩、又大又圆,看着就非常结实,像两个充满脂肪和瘦肉的肌肉块。嗯?两粒乳头颜色怎么有些变深,在我印象中,每次口含之前,我会仔细欣赏一下,应该是粉红色才对。我记得九转真阳神经描述过,妙龄之女、侠义之女、长青之女、百香之女,乳肉丰满坚挺,乳头外嫩、皮薄、色彩微粉色,用此类女子修炼九转真阳是为最佳只选...经过百日、千日淫经磨炼,乳头一旦开始由浅粉转为深褐,神识互通即将完成。

这可不好,我应该做点什么,但是,身后恐怖高手完全制约着我,我像个木偶一样,四肢僵硬无法控制,身体完全不停使唤,以至于自己的眼睛也跟随着恐怖高手的控制去动作。就是现在,恐怖高手在后面压低我的头颅,硬逼着我继续观看东方云的淫戏。

顺着东方云的深色乳头向下看去,原本平整的小腹上面出现了多条层层肉皮,这不能说明东方云发胖,而是女子在蹲下以后,身体略微躬身,导致腹部皮肉汇聚,其实这样更好看,像那些摸起来平板光滑的肚子,让我一点性趣都提不起来。混蛋,我脑子都在想什么,现在是什么时候!我居然比起女子的皮肉。

顺着东方云的小腹在向下看去,云姐两条重叠的大腿好有肉感,大腿挤压小腿,大腿、小腿内侧的丰满肌肉被压向两侧,着实给我震撼感觉。女子的美,都在大腿,大腿的美,都在其肉,腿肉的美,都在其形。腿不在粗,也不在细,只在肥瘦结合,长短之精。云姐就是这样,长腿在加上丰满的肉,。混蛋,这种艰险时刻,我居然有了勃起感觉。

况且,她还将两条大腿向两侧大大劈开,把中间的完美屄肉都敞露出来。东方云的私处真美,阴部已经长出短短细小的黑毛茬,不多也不少,正好在下阴蒂肉头的上方,形成一个倒三角的痕迹。

肥美的肉屄大大展开,两个小阴唇犹如露水新生的透明粉嫩小木耳,错了,不是透明粉嫩,而是如同乳头一样,略微有些褐色。我记得九转真阳神经描述过,妙龄之女、侠义之女、长青之女、百香之女,修炼九转真阳之后,即会屄肉外放,阴唇由浅变深,由粉变褐。屄穴收紧,类似婴儿之口,一指难插。一旦肉屄形成蝶状,既意味着女子新生,神识降服。不过,看云姐阴唇的样子,还只是前半部分变深,后面仍然是粉嫩色。

-----

第51章:高手齐聚

肥美的肉屄大大展开,两个小阴唇犹如露水新生的透明粉嫩小木耳,错了,不是透明粉嫩,而是如同乳头一样,略微有些褐色。我记得九转真阳神经描述过,妙龄之女、侠义之女、长青之女、百香之女,修炼九转真阳之后,即会屄肉外放,阴唇由浅变深,由粉变褐。屄穴收紧,类似婴儿之口,一指难插。一旦肉屄形成蝶状,既意味着女子新生,神识降服。不过,看云姐阴唇的样子,还只是前半部分变深,后面仍然是粉嫩色。

呼,纠结心中的一口气,总算放下,看来东方云还没有被控制神识。

放眼望去,东方云下屄口确实如此紧凑,最最神秘的幽莲洞穴内就这样暴露在世间,与肛门菊花一样的卷口不松,但是,为了迎接客人的到来,提前用屄水洗路,也是屄水太多,连绵不断的顺流直下。

是不是我哪里有遗漏,刚才我躺在地面,向上窥伺东方云的下体时,她那个屄口明明被大牛用小臂掏出了一个深洞,怎么现在又变得死死收口,和刚才完全不同!

“骚货,吃起来没玩了,每次都是你不耐烦的吐出阳具,站起来想赶快操屄,这次你怎么意犹未尽吃起来个不停。起来吧,弯腰扶著桌子,大腿要站直了,我要从后面操你屁眼,噗,噗,噗...当初装矜持,现在还不照样让我随便操屁眼,随便内射。”

我还没有将云姐整个美屄欣赏够本,就看见大牛拉起东方云对着自己,然后,将恶心的口水,一口接着一口的啐向云姐的脸蛋,而东方云好似非常享受的张开嘴巴迎接甘甜玉露,用双手顺着脸颊将大牛残留的口水推向嘴边,在用舌头画着圆圈勾进喉咙深处。太恶心了,看着粘稠黄痰似的口水,让我一阵反胃。

“啪啪啪...”我怎么把二虎忘了,这个小子根本就不像我想像的那么单纯,表面上腼腆憨厚,可每次戏弄东方云时,都有他的背影。

他甩开手臂狂抽云姐的乳房,是不是云姐乳房非常迷人,为何你们专门对她的乳房下手,从刚才蹲下时就抽,一直抽个没完,站起来还抽,云姐已经按照大牛说的,双手扶著桌子,崛起屁股,你还在抽她乳房,难道上辈子你是死在那上面,这辈子回来报仇?。你们看看,原本白白嫩嫩的乳房被你们抽成了西红柿。

“噗”大牛这次来真格的了,他挪到东方云的身后,很直接的往东方云的屁眼中间啐上一口唾沫,驴吊阳具紧紧顶住优美菊花,龟头与菊花紧紧相连,马上开始了,我即将亲眼目睹云姐被操,这是既上一次东方晴雨炎公子交媾之后,又一次要亲眼目睹自己夫人被操弄。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啊”

“啊”

第一声“啊”是东方云喊得,鸡蛋大的龟头猛地捅进肛门,肠道也是肉长得,哪禁得住如此暴力插入。驴屌一样粗大的阳具硬是消失在我的眼中,齐根进入东方云的菊花深处。一个丑陋的大胯,一个风韵圆滑的臀部,两者紧紧贴在一起。大胯舒爽的一动不动,臀部痛的死命挣扎,可惜没有用,两只金刚铁臂死死箍住细腰香臀,臀部只能画圆平动,无法向前逃离。可,越是挣扎,大胯就舒服,越是挣脱,香臀肠道就越痛。

第二声“啊”是我喊得,我真的不能在无动于衷看下去,自从消除体内的另一个东方皇之后,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绿帽倾向,看到夫人被欺负所置之不理的男人。我有一腔爱妻护妻的热血,眼看娘子被无情蹂躏,我冒着筋络截断的危险,使出有无心经的第一层心法,分筋、移穴、改体,我这是自身与自身的较量。

我身后的强大高手,他控制了我的眼瞳与耳穴,调用真气,强行输送到我的眼睛与耳朵,硬逼着我看下去。而我又强行抵制真气传输,同时又强行运用东方家族的绝学第一层心法打断第二层的心法。

真气在我头颅中碰撞,好难受。因为我用心法移动内体,强大高手的真气找不到我的眼瞳与耳穴,在我头颅中横中直撞查找穴位。我不能让他得逞,我用心法控制眼瞳与耳穴在头颅中左右躲闪,最后硬是僵持了十分的时刻,还是因为境界太低,被他真气捕捉到,又被他重新夺回控制权。

我就像个小狗仔,被人拎着后颈,提起身体,源源不断的真气冲进我的身体。我又重新回到原点,天眼被逼迫开启,天耳被逼迫开启,身外之物可有可无被逼迫开启,令我心中滴血的画面又重新映射回眼中。

就看见,东方云合拢双腿坐在地下,眼神迷离的舔食著大牛的阳具,阳具上面沾满一些黄色物质。对于这些黄色物质,我无心去考虑,也不想去考虑,我在思考如何应对眼前问题。身后的高手我定然是打不过,但是,我也不能这样被动的一直被他控制下去,我要去救我的云姐,到底应该如何。

要是我能说话救好了,我可以运用有无心经,让自己的声音放大到最大,那时,大喊一声救命,让周围几条街道的百姓都能听到,既可以惊扰敌人,还可以引来夜间巡逻的士卒队。

东方云已经把大牛的阳具舔的干干净净,她站了起来,面向大牛,一条肌肉勾勒润美的长腿高高抬起,搭在大牛的肩膀上,另一条腿则垫着脚尖站立在地面上,完美的露出屄口。我刚才错过了一场肛交好戏,现在不一样了。强大高手已经死死地控制住我,我这回根本没有反击余地,看来这次的操逼大戏,我能完完整整的看个痛快。

我百感交集,眼睁睁的看着大牛把阳具送入东方云的水渍肥屄之内,又是完全消失。呼,接下来他们应该开始连续不断的大干狂干了吧。我真的是无能为力,我心爱的云姐,我对不起你,是我害了你。

“嗯?”身后高手动疑问了一声,声音有些熟悉的感觉,他连带着我转过身体,略微有些匆忙,源源不断的真气终于停止输送。但是,我仍然还是被他拎在前面,好在已经不去面对那堵化为虚无的伤心墙体,这是为何?

哦...原来如此,眨眼间,我四面八方站满了绣著金色“捕”字衣服的高手,都是身披四肩绣花,还有一个五肩绣花。一肩绣花是寻常捕快,两肩绣花是捕头,三肩绣花是总捕头,四肩绣花是总捕头之上的君捕巡判,五肩绣花是大京城皇帝亲提的皇家近身护卫副总领,兼职六扇门总司捕,这都是当初听东方晴满眼羡慕的讲过。

我深吸一口冷气,错了,我身体被控制住,喘气都有些困难,吸口冷气只是错觉。当然,那些捕手可不是错觉,他们已经站好位置。 数一数,在我面前的就有六个四肩绣花和一个五肩绣花,这还不包括我两侧余光中的阴影。这些人,可是只听说无法可见的大官职,这一次就来了这么多!看来事情比我想像的更危险。

高手对战,当然是关注最重要的那个人,我眼前的五肩绣花总司捕应该是他们的之中,官职最高和武功能力最强的,所以,我身后强者才面向他对立而视。

“......”

我现在想破口大骂,双方已经对峙了半柱香的时刻,到底打还是不打,如果打,就马上动手,如果不打,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谁都不说话,难道比耐力,看谁站的时间长!谁先累趴下谁就是王八。

是了,我刚明白过来,高手对决,先判断对方的实力,根据对方的体型、体态、身姿、上盘、下盘等,来确定对方的武功着重,需要在自己脑中演示出对战功法,一旦交手,必然是尽快分出生死。当一切都已经做好,只需要一个契机,契机无处不在,比如...

“啊~”东方云的超大、颤抖、高潮呻吟声,这就是契机,双方动手了。

四肩绣花的君捕巡判齐齐动手,我好像看见周身空间有些变形,四肩绣花的君捕真的强大,感觉任何一人都在东方晴功法之上。这是不分对手的隔空打法,用真气铺路,汇集真气,共同抗敌,看来,这些人压根没把我这个人质当回事。真气一定是先到我,在到我身后之人。那我岂不是...

“哼”

我身后高手哼了,这一哼,很厉害,他瞬间倒退五步,我被拎着脖子也倒退了五步,看来他也不想与对方真气硬碰硬。在看我们原来位置,地面出现两步大小、半步深的碎裂土坑。这回我真是吸了一口冷气,如果打到我身上,岂不是如地面一样,被炸的四分五裂。

“咚...”

我感觉快要吐了。四肩绣花君捕已经与恐怖高手近身对战。按道理讲,我身后高手要么把我放下和他们认认真真的打,要么把我当做人肉盾牌或者武器去对战,他也不放下我,也不拿我对打,就是带着我左右纷飞,甩来甩去。

又是小半柱香的时间,真是精彩绝伦,四肩绣花的君捕巡判全都挂彩,有的受伤退后,有些失去斗力,只有一半还能勉强出手。我相信,也就是他才能做到如此,真希望他们两败俱伤。

“嗡”

五肩绣花总司捕动了,果然不一样,神威如海,神压如狱,雷霆闪电,飞空起手,镇压一切。我终于被甩出十几步远,在我看来,放开我是必然的,因为我感觉他呼吸有些急促,真力供应不上,在继续下去,必将受伤,皇帝钦点的高手,可不是摆饰,活该,谁让他把真气都输送给我。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