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妻走江湖 (34-36) 作者:童话

.

【携妻走江湖】

作者:童话2021/04/16发表于:sis

第34章:逃与辩

心伤无法弥补,我扪心自叹:“东方皇,你是如此懦夫,大夫人被奸人欺负,二夫人和多人通奸还有了野种,三夫人被妖魔附体,你全都无力应对,无动于衷的还厚著脸皮跟在后面偷看,连报仇和痛斥的勇气都没有,懦夫,懦夫至极,你还有脸活在人世间。”

向前一步是深渊,向后转身亲人叛。你敢跳吗!既然已经如此无用,还活着干什么,一了百了。

嗯?危险!身后有人。

在我猛力转头瞬间,肩膀被一掌轰上,听见“噶”的一声,应该是肩骨碎了,幸亏我发现的早,不然应该是我的后背心死穴中招。那也没用,反震之力将我推向空中,脚下即是万丈深渊。

“啊”恐惧之声自然喊出,待我还没看清对方面目之时,已是向下飞落。

有无心经,我可有可无,我即是空气,空气即是我。我即是鸟,鸟即是我,统统没有鸟用,坠落越来越快,石风像剑气一样划过脸孔,眼睛眯成细线无法完全睁开,还没到谷底吗!别了,我的夫人,希望你们能有新的归宿,希望你们能。

“嘭”

......

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东方皇也是命不该绝,一夜倾盆暴雨导致谷底泉井堰塞,我坠落泉中,被泉水拍晕,顺着溪流冲到下游浅滩,被刚好路过取水的一对母子救起。

原来我顺水而下,来到距离乱石林几十里以外的石头村,我打赌,一路漂流至此,路上多少会有几人发现,那些人见死不救,唯有这对母子,这世道,换做我也不会去救。

这对母子家中比较轻廉,娘亲是好娘亲,才三十有六,长相也比较清瘦,这儿子吧,不说瘦骨如柴,也差不多,秉性真是该好好管管,毛发受之于母,不可乱动,这个儿子,不知从哪里找来的色膏,将头顶毛发染成黄色,真心难看。

才十六岁,说话目无尊长,无大无小,贼眉鼠眼,我怀疑身上所有钱财都是他在我醒来之前偷偷摸摸拿走的。现在囊肿羞涩,无法回报给他们,不仅如此,暗算我之人,随时可能找到这里,我呆在这里会给他们带来危险。

不过,我还是被这对母子的越轨行为所吸引,一时压下离开的念头。

......

又到了这对母子交媾时刻,每晚都是在夜深人静之后,我冒着祖先破土而出的风险,使用有无心经中的天耳之功,偷听这对母子乱伦,夜夜如此,搞得我心火难耐。

“娘亲,你今天用身子赚了多少钱财,西村头那几个老头还排著队,明天上午你先去那里,下午回来,晚上还要去南边野菜地,晚时刻徐老头在帐篷里等著。”

原来如此,我说这个少妇怎么如此水灵,不像下地的那些农妇,原来天天靠精液滋润身体。

“儿,你真变态,不仅操了自己娘亲,还经常安排别人操娘亲。”

“娘,你愿意像那些村妇一样天天下地干活,晒的皮肤黑黑、皮肉老的快,像这样多好,每天有人用精液滋润你,皮肤光滑,还能赚钱。再说了,你不是也非常想要,我记得小时候,你可是天天握着我的小鸡鸡睡觉,有时还含在嘴里吃上几口,别看我小,早就懂事。”

这娘亲也是够淫荡的,不过我喜欢,仔细想想,这个少妇也算是有点姿色,如果在小京城里,或许能做个大户人家的小妾,那就锦食无忧了,可惜,命运安排她就是个村妇。

“娘亲,去吧,按照白天我和你说的那样,现在就过去,儿在外面偷看,这样才刺激。”

“童儿真变态。”

他们说的什么意思?我一直在屋里运用有无心经石碑修复身体,白天屋外发生的一切我都不知道。

“咕嗞”

我屋大门开出一条缝隙,我明白了,他们这是要玩些刺激的,把我当成目标,太好了,我正欲火难耐,赶快过来,随便你怎么弄都行,越想这个小少妇我越喜欢。

不用你麻烦,偷听你们交媾时,我就给自己脱了个精光。

“啊”

吓到了吧,我的阳具是不是很雄伟,比你那个儿子要强百倍,对,摸一摸,是不是如精钢一样硬,对,对,含进去,怎么只含到一半就停了,嘴真小。

“啊,官人,你?”

我也不在装睡,既然知道你们拿我做乐趣,不如大胆的玩,我把少妇推倒在床上,没有给她任何喘息时间,先让我大力的输出一阵,这几天你们的交媾让我欲火焚身,怎么才几百下你就尿了?尿的满床,一会儿我还怎么睡觉。

我们下床继续做,我勾著少妇双腿,让她面向前方,就像大人给小孩把尿一样,这个姿势是不是正好可以让你儿子在屋外看个满眼,九转真阳神经让我经历充沛,就算如此一个时辰我也轻松应对。

在换个姿势,我让少妇跪下,阳具挺立在她嘴旁,她很自然的明白是何意思,张开嘴将我阳具含进口中,现在主动权在我,我按住少妇脑袋,用力一挺,胯骨紧紧贴著少妇嘴唇,真爽,我感觉阳具进入了一条蜿蜒水道,这是穿过喉咙进入食道内。

如此之爽,我现在才明白那些偷取别人家红杏的男人是如何的感觉:我的阳具在插你家夫人的嫩屄,我用阳具在插你家夫人的肉口,你家夫人在我胯下淫叫,你家夫人被我阳具操的臣服,白天你和我还是兄弟聊天,到了晚上,你家夫人是我随时可操弄的母狗。

反过来,女人感觉也一样:我被我家相公以外的人操弄了,我的嘴、脸、乳房、肉穴,都被他霸占,我对不起相公,可是我好喜欢这种感觉,这是相公给不了的感觉。他怎么又来了,我不能在对不起相公,可是他太蛮横无理,脱光我的衣服,侮辱我的身体,我反抗不了,不如就此享受,只要以后他再来找我,我就假装反抗一下,让他对我无情的羞辱,这种感觉让我飞上九天。

原来男女之事是如此美妙,我突然能够理解东方云为何背着我与那两个公子还有大牛二虎偷情通奸,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舒爽感觉,是男人女人本能的感觉,但这不是我原谅她的理由,对于她的所作所为,我希望能有一种神功,将我脑中这些可恨之事给抹的一干二净。

“啊”

忘情的抽插,我居然没有注意到,身下少妇早已爽的晕厥过去,只有我在麻木的进出,最后在真实与意淫幻境中,将精液全部送进少妇的体内。

......

三个月,如此荒唐之事,我居然在石头村里呆了三个月。起初,童儿只是在外面偷窥,时间长了,他大著胆子推门而入,而我压根没有搭理他,还是不停的操弄他娘,久而久之,也不知道是哪天,他加入了行列,我两一起操弄他娘亲。

田间、小道、溪流边、古井旁、夜晚村口,我们三人寻找稀奇刺激的地方交媾,这小子还是一如既往的混蛋变态,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在操弄你娘亲,又没有吃亏,还爽的很。

每当这小子带着他娘亲出去,我就知道他们又去找些老头下手赚钱,老头口严,如果说出去,自己脸没有地方放,而且也找不到如此标志的少妇操弄。

而我呢,三个月的潜心修炼,居然能够略微领悟一点有无心经之意。

有无心经,第一层,我可有可无,不是真的消失,而是将人体功能运用到极致。我的天耳功,就是往耳道中辨声穴位打入真气,将四面传来的声音精细分辨。我的天眼功,就是细微调动瞳孔肌肉,将视野调整到最佳。我还可以扭曲肌肉,达到移位换穴。其他也如此,这也是我最近才慢慢领悟的东西。

父亲说过,得东方家族传家之经可得天下,但是他从来没有教过我,这都是梦中的石碑所教,那父亲你到底会不会,有此神功,你理应天下无敌。

可是,有无心经对我来说,有用吗,我只希望和三个夫人陪伴终生而已。

云姐,咱们已经三个月没有见面,你腹中的孩子也有五六个月大了吧,你是不是挺著肚子在给未出生的儿子或者女儿做着针线织衣,你是不是已经为孩子备好暖床和玩具,这不就是你一直心中所想的吗,你是不是挺著肚子盼望我早日回家。

“噗”

一口鲜血从我腔内顶出,停,不可在继续想下去,不然必将暴毙而亡,没想到东方云在我心中刻画如此之深,越是思念越是痛苦,心房犹如一大角嫩肉被无情撕下,那东方晴和东方雨也如此吧。

“贼人来了,大家快跑”

贼人?最近边关很乱,旁边的燕国在京国内渗入了很多奸细,这些贼人应该就是专门在后方扰乱秩序的,杀杀跑跑,东躲西藏,为此,六扇门派出了很多捕头和兵勇,我怀疑百毒仙子就是中了他们埋伏,而之前,我们出来寻找百毒仙子的同时,也是为了消灭这些燕国奸细。

痛苦撕喊之声不绝于耳,这外面的村民很是朴实,就算是与童夫人交媾的那些老头,也都是善良村民,我岂能看着他们一个个死去,可是我太高估自己,能够还手之人,两两三三,东边的猎户父子和宰猪壮力,他们都已经是刀下亡魂。

......

第35章:敌中有我

痛苦撕喊之声不绝于耳,这外面的村民很是朴实,就算是与童夫人交媾的那些老头,也都是善良村民,我岂能看着他们一个个死去,可是我太高估自己,能够还手之人,两两三三,东边的猎户父子和宰猪壮力,他们都已经是刀下亡魂。

眼下只有我一人尚可有还击之力,其他村民已经是跑的跑,跪的跪,死的死,伤的伤。结果可想而知,我被生擒,五花大绑带回,为何不杀我,为何将其他村民全部杀死,连妇女还孩童也不放过?你们不怕天谴吗?

......

幽冥阴暗,当我醒来之时,周围一片黑暗潮湿,这是在石笼之中,只有一侧布满铁柱铁门,其他都是石头。咦?除了我,还有其他人也关在其中,我还以为贼人把村名杀得干干净净,不对,这些人,无一不是面目清秀、身着白袖衬衣的书生。

“小白脸们,今天你们谁去伺候我家大人?别跑,就是你了,早看你不顺眼。”

一个高猛贼人进入石笼,抓住我旁边一位俊俏书生,轻松掐住脖颈,像牵狗一样,拎着转眼不见。

“哎,一天一个,我本想考取功名利录报效家国,怎知路上遇到劫匪,将我家仆杀死,把我强行掳掠至此,本以为会要挟银两即可恢复自由,谁知,这里有个吸精妖女,虽然长的倾国倾城、天仙下凡,但淫荡之极,喜欢与人交欢,尤其是眉清目清的书生,与之交合之人,非死即伤。”

“是啊,公子,我与此妖女交合一次,她穴内犹如口舌,让我疯狂射精不止,导致肾亏阳虚,如果在做一次,我必将精尽人亡,我想回家,我想家中的妻儿,呜~”

各个都在卖惨,都是可怜人,我也想家,可是我不敢回家,我怕看见云姐挺著大肚在堂中行走。

“都别废话,能和我家大人交媾是你们十辈子修来的福气,如果让我家大人高兴了,她不会用功法吸取你们的阳精,反而,可以和她一起修炼,可惜,至今还没有一个男人能做的到。”

......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走了一个又一个,今天终于轮到我了,来吧,死就死,生就生,死前可以痛痛快快的大干一场。

出了石笼又见石洞,路上火把通明,直到大堂,堂中确实有位天仙美女稳坐于最上,婉容尊美、高雅不可冒犯,这就是他们说的妖女?胡闹,一点也不像,与描述的完全不符,这是女神,人间正义的女神,看破世间一切,平淡无光却又深奥无比的眼神,那些人眼睛瞎了,妖与神都分不清。

“唰”

我收回前面说的话,此人确是妖女,在距离我们五步之远时,剑气略过,我身上衣服撕裂纷飞,而面前妖女仅披着一层白丝帘衣,里面丰满之肉完全可透,妖女满脸魅色,不时舔弄自己嘴唇,这是把我当食物吗。周围人齐齐退下,看来这就要开始了。

“好东西,不错,今天可以包餐一顿。”

就连声音也是如此淫荡勾人,谁吃谁还不一定,我就不信,九转真阳配合有无心经降服不了你这个妖女。

......

“女王大人饶命,让我休息一会儿,就一会儿,我真的快不行了。”

我再次高估了自己,低估了对手,如此美貌之女人,完全可比肩乔诗焉和东方晴,一般书生即是看上几眼也可能泄出阳精,我还好,家有美妻,又操过京城四美之首的乔诗焉,眼前妖女的美貌还不能左右我,虽被她美貌和完美的身体吸引,却也能勉强把持。

但是,我们完全不是一个级别,我才修炼九转真阳一年时间,她一身功力完全超越于我,在她手下我紧紧坚持半个时辰就舒爽的泄阳,不过她没有得到任何好处,我用有无心经调转阳精穴,锁精闭阳,仅仅是功力不足漏阳而已,但,表面我要装作精力已尽之人。

“报,大人,哨卒有最新消息。”

“让他进来说。”

这个女人真不知耻,一边和我操屄一边听人汇报信息,淫荡两字都无法形容你,骚货、婊子、妓女、让我想想还有什么。

“大人,山下的铁老头传来消息,他说正在收买六扇门内高手,已经有人见钱松动,不久可获得内部消息。”

“......”

“......”

“山下的拓跋公子传来消息,他已经打入围剿咱们的江湖队伍,并且认识了小京城四美之一的东方晴女侠,他说,此女侠眉骨缠身,仅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将女侠剥光衣服操弄的不知东南西北。”

“哦?我听说此女侠可是坚毅的很,怎能如此容易。”

“拓跋公子知道大人不信,特意将女侠身上之物带来,您看,侠衣、肚兜、里面的裹裤、还有鞋子,全身上下,里里外外,一样不少的带来。”

红色侠衣,金边纹龙,看了这么多年,我还能不认识吗,我的夫人东方晴居然被燕国奸细给操弄了,怎么会?

“拓跋公子还说,东方晴女侠已然食之入味,两人每晚都会操屄交媾,而且女侠大胆行事,白天,在人来人往的马车内也会交合,偶尔风起车帘,春光外泄,女侠仍然热衷于交合,完全不顾车外行人指指点点。”

什么?我的东方晴不可能这样,她怎么会在公众之地与男人交合,你们拓跋公子在瞎编,完全不可能。

“拓跋公子还说,东方晴女侠已经臣服在他的阳功之下,他让东方晴干什么就干什么,而且也屡试不爽,曾经在大队人马后面,拓跋公子让东方晴脱下裹裤,撩起侠衣,将阴部对着前方众人一口茶时间,但凡有人回头,即可看见。”

不可能,不可能,拓跋公子就是在骗人。

眼见为实,你家拓跋公子太会夸大其词,东方晴最恨的就是淫贼,你们公子她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杀一双,我根本不信,这一切都是你们公子讨好眼前这位美女的话语。

“还有吗?”

“有,拓跋公子已经掌控东方晴,并将她送给了黑猪臭鼠二老玩弄几天,这两个老不死的丑东西,不想把东方晴归还拓跋公子,还是东方晴在光天化日之下,光着身子下山,自己爬回拓跋公子床上。”

“这个东方晴如此淫荡,和我有一比吗?她美还是我美,你说实话。”

“小的不敢,小的就是转达拓跋公子的话,他说,大人您是真淫荡,因为您修炼的就是男女采补之术,本意也愿意修炼,所以越练越淫荡。”

“东方晴则不一样,她是体内被人种下艳盅,淫毒流满全身,艳盅需要男人阳具滋补,自己却完全不知,与人通奸交媾、放浪淫荡不是她的本意,而是艳盅作祟,并且已经中毒好久,所以,一旦有男人勾引,自然忍不住就会上钩,无论男人岁数大小,十六岁至六十岁,只要与她相处长久时间,你不去碰她,她也会主动过来与你交媾。”

“艳盅?看来他们内部与咱们一样不齐心,对自己人也心狠手辣,艳盅之毒可是会导致神识疯癫、送命的。”

什么?东方晴中了艳盅,这是什么东西。越说越离谱,我家三夫人就是用毒高手,别看她年纪轻轻,任何毒物都逃不过她的眼睛,东方晴中不中毒还能看不出来,所以,你们拓跋公子完全在瞎编乱造。

“好人,一说到东方晴女侠,你的阳具怎么突然又变大了?你认识东方晴女侠?是不是听到女侠被辱而感到兴奋。”

不好,听到自己夫人被坏人欺负,致使九转真阳中的真阳逆反发生身体反应,可恶的功法,伴随遗症真多。

“大人,小生被你美貌深深吸引,您的一举一动无不散发诱人之光,见您之后,其他女人全都不放在眼睛,东方晴那种凡夫俗女和您差著天壤之别,小生眼中仅有大人您。”

臭屄,别看你美貌无比,就是空有身皮囊而已,和我家三个夫人根本没法比。

......

今夕是何月?一直躲在岩洞中,不见太阳,偶尔出来嗮嗮日光就要回去,每天就是休息,练功,操屄,在休息。

该来的一定会来,躲不开,京国如此强盛,消灭几个乱国贼人只是时间问题。那个貌美无边的女贼人也有可圈可点之处,在撤离之时,并没有滥杀无辜,将我和一众书生放回到野外,最后送我一句话:“小屁孩子,你体内功法奇特,既锁阳封阴又阴阳调和,姐姐受益匪浅,假以时日,天下女人,你可随手捏来,若不是要务缠身,必将你带在身边,别急,我还会回来找你,到时候,可要善待姐姐,姐姐不介意给你做个正房,小妾也可以。”

原来她什么都知道,这就是所谓的大人看戏,小孩变法,一切都在他人眼中无所遁藏。可笑,我天天装疯卖傻、拍马虚溜。你赶快走吧,以后千万别来找我,谁取你,谁头顶是一片茂密森林。

不过,别看我天天被她玩弄,我还要感谢她,与高手对练,精纯我体内真气,化炼筋脉杂质,一天抵上十天。

最后她还酸酸的甩给我一句:“东方晴是你何人?与你红杏出墙?肯定不是鸳鸯配对,哪有相公听到自己夫人被侮辱,阳具兴奋不止,龟头真气外放。看好她,她身中艳盅已久,男人与之接触长久,她自然主动爬向对方床头,敞开大腿,拨开穴口,请君品尝,想救她就快点,不然女侠之名荡然无存,如果艳盅入神,轻则狂浪疯癫天天与数人交合,重则自残自幻,命归九天。”

......

第36章:回家

最后她还酸酸的甩给我一句:“东方晴是你何人?与你红杏出墙?肯定不是鸳鸯配对,哪有相公听到自己夫人被侮辱,阳具兴奋不止,龟头真气外放。看好她,她身中艳盅已久,男人与之接触长久,她自然主动爬向对方床头,敞开大腿,拨开穴口,请君品尝,想救她就快点,不然女侠之名荡然无存,如果艳盅入神,轻则狂浪疯癫天天与数人交合,重则自残自幻,命归九天。”

阎王好说,小鬼难缠,贼人美女虽放过我们一众性命,但是她手下之人可没说要放过我们,才跑了几里路程,三个手拿鬼头刀的贼人就追上前来。

“小白脸们,我家大人太过心慈手软,两国交战,一个念头就是万人尸骨,放过你们,等于给我们自己留下隐患,你们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有命离开,无命回去,只怪苍天捉弄,白白大喜一场又要一场大悲。”

“你!”

几个三流武者还敢在我面前逞能,自不量力,我已经稳稳进入二流武者境界,对付三个弱者真是轻而易举之事。

简单而直入,手刀斜劈,头颅断。摆腿侧踢,肋骨折。鹰爪锁喉,脖颈弯。一气呵成,真有高手的风范。

快,境界进步如此之快,正常习武之人,两三年可以进到普通武者,从普通武者到三流武者一般都需要三五年,从三流武者进阶到二流武者也需要个五年八年,在进阶就更慢,可我用了一年多就进阶到了二流武者,都说功急则不稳,力速则不强。

没错,确实如此,可是我不一样,实则我已经修炼将近二十年,符文石碑已经给我答案,进入梦中石碑就是进入自我修炼,因为在梦境之中,只能练魂练神不练体,但有了九转真阳神经正好弥补练体这个短板,配合有无心经辅助,这才让我短短一年多时间成功步入二流武者行列。

哼,看看周围,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白脸书生,关键时刻没有一个能出力的,都在边上畏畏缩缩,有些吓得屁滚尿流。

百无一用是书生,都跟着我干什么?你们走你们的,我自己还不知道去哪里!阴魂不散,你们之中没有一个好汉,能活下来的都是会给那个美女拍马屁,让她少吸走些阳气,是的,我也算一个孬种。死去的那些人才是真英雄,不铿不卑,咬牙坚持脱阳爽到死。

......

又回到了这间客栈,有些事情早晚面对,逃避不开,还是那扇门,里面有声音,好像是云姐的声音,她还没有离开,是不是在等我?还是有什么不可见人的事情暂时不能回去,那我开门还是不开?算了,我害怕,害怕看到那一幕,离开的人应该是我,我就不该回来。

“滋...皇弟,皇弟?皇弟!”

“给我站住”

“转过来”

“看我”

我就说不要回来,可是神识非要牵着我走,这下好了。

“噗...噗...噗...”

几口精血喷出三步之远,我看到东方云手中怀抱新生婴儿,不用猜,这孩子一定是云姐所生,细皮嫩肉、白白胖胖,好看的很,是英俊潇洒刘公子、还是万人迷恋贺公子的?肯定不是我的孩子,原来我走了这么长时间,洞中一日,山下一年,这一走就是十几个月,连孩子都出生了。

头次见面,理应红包奉上,却是囊中羞涩、身无分文,红包是没有了,精血还有几斤,全部都可拿去,至此,我心已死,绝无还。

“皇弟!皇弟!”

......

嗯?我在哪里?有哭声,云姐的哭声,我还没死吗!可叹,不如死了一了百了,我心爱女人手里抱着与他人所生之子在门口迎接我,这世道,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身体丝丝之力也无法使出,就连眼皮也不能抬起,犹如万斤巨石压在之上,但耳朵十分灵敏、皮肤却又感知正常,声音从上方而来,后背承受压力,我应该是躺在云姐的怀里,可笑,你应该去抱着你心爱的孩子,抱着我干什么,不如把我埋进土里,送走这一世。

“夫人,老夫直说了,贵公子主脉已断时有时无,内腔受损时深时浅,血流不定时正时逆...脉搏不稳时重时轻,身体之症诡异无常,奇之又奇,怪哉,可谓既死又活。”

“凭老夫小京城神医名号几十年经验,加上百年祖辈所训,此为人鬼之境,只有表记,没有医治之法,凶多吉少,请准备后事吧,救不回来了,在度多少真气,也是惘然,告辞。对了,出诊费一百两纹银,车马费三两纹银,童子赏钱给您个实惠五两纹银吧,其他杂物费就免了,下次再来给您个八折,告辞。”

滚蛋,不送,我感觉好好的,没有痛苦、没有难受,就是无法控制身体。

“夫人,老夫在特别特别的提醒一句,请一定一定仔细听好,老夫今年虚岁六十有六,老当益壮,体强力猛,从小修炼一柱擎天,家有新建宅门三套,都在小京城最繁华街区,两座高档药铺名下是我,兜里存纹百万两,上等黑土良田百亩,家父家母过世早,没有照顾负担。亲戚朋友都是达官贵人,互相帮扶,财路恒通。就是膝下无儿无女继承我这上好家业,如果美人...哎呦”

老不死的,想把丧事变喜事?呸呸呸,我还没死。

“傻弟弟咱们到家了,你怎么这么傻,自断筋脉,可是要命的,姐姐对不起你,没想到会把你伤的如此之深,你要是真有意外,那我怎么办,说好同生同死,你怎么...”

云姐,早知现在,何必当初,你与大牛二虎淫具戏虐我忍了,你与那两个公子红杏通奸我也忍了,但是你居然瞒着我被他们下种,连孩子是谁的,我想你可能都不知道。

还有,我不是自断筋脉,是气急攻心,与体内阳气对撞,导致的内阳爆裂。因为我怕那个美女贼人吸取我阳精,所以一直用有无心经将阳精穴封闭。这是多少个月了,一点精液不泄露,你知道我憋的有多难受。

“哎,傻弟弟,晴姐被人暗算中了淫毒,她自锁屋中,淫瘾发作,一天到晚像野猫嚎叫发情,我还盼着你马上回来给她解毒,看来是不可能了,还有,你的雨师妹去找解药至今未归,如果她在不回来,我只能让大牛二虎进去和她交媾,给晴姐暂时压压欲火,这两个淫贼虐待女人有一套,我被他们...咳咳。”

不行,绝对不行,他们当初做淫贼时的风光伟绩给我讲的明明白白,他们哪是交媾,分明是不把女人当人看,把女人往死里虐,捆绑、皮鞭是轻的,吞阳窒息、大肠吃棒、温火烤屄、钉乳穿唇,还有很多很多,属他们说:“玩的就是痛,虐的就是狠,对女人要侮辱到底,撕开女人的贤良伪装。

我不能把东方晴给他们糟蹋,晴姐被人下的是艳盅,时间长了会上瘾的,一旦与大牛和二虎两个驴屌交媾,恐怕以后再也离不开,我绝不答应。

雨师妹,你终于回来了,我还彻夜为你担心,百毒仙子是否将你病症治愈,你到底是中毒还是邪魔附体?

“咦?东方皇,你到底死还是不死,要死就快点死去。”

什么?东方云,你说话什么意思,刚才还哭哭啼啼没我不活,现在怎么变了个人,明白了,盼我早点死,你就可以和那些奸夫光明正大的满屋操屄了,对吧,你想的美。

“东方皇,你这个变态,人都快没气了,听了我的话后,阳具穿透裤子,挺的像一个玉米棒子,你脑袋里装个鸡巴,鸡巴里有个大脑。”

东方云,你怎么说话的,哪还有点温文尔雅的淑女形象,亏你还是女侠、亏你还是俊俏的假衣小生,一家之母就是这样满嘴脏字,是不是大牛二虎精液吃多了,横著是嘴,竖着是屄,欠操。

说归说,骂归骂,躺在云姐的怀里真舒服,这都几个时辰了,你怎么不去抱一抱你的孩子。

“啊~”

一阵阵淫声传来,呻吟叫喊是东方晴发出来的,淫毒发作,需要男人阳具和精液压制。东方云说晴姐将自己关在屋里时间太久,已经有些疯癫,如果在不救治,恐怕神识被毁,无法逆转。

我心中无限焦急,可是真没办法,怎么办,到底怎么办,急火攻心,再次晕厥。

......

又进入梦境,漆黑一片,唯有巨大石碑。咱们两认识也二十年了,就不能将所有符文都让我大饱眼福吗,为何总是一段一段的赐予我,你把全部经文都给我,我先背下来,以后慢慢的消化,我也知道欲速不达的道理。

“刷”

梦境变换,熟悉的小屋,熟悉的女人,却是那个不甘的美丽女人,她不在是怀抱婴儿含辛哺乳,而是被四个巨大恶心的男人肉体轮番插穴,下来一个,上去一个,屁眼红肿不堪,两个圆臀满满遍布巴掌红印,后背血色鞭痕一条条。

女人在硬抗,我在她后面,只能看到被虐待的屄穴和流着浓精的肛眼,全程除了鞭打声和巴掌声,在无其他声音,女人一点痛苦之音也没有,这不是情愿与自愿,这是虐待,赤裸裸的折磨。

啪啪耳光响亮,后面操著屁眼,前面大嘴巴子抽脸,掌掌撞肉,力道极强。女人在你们眼里是否连猪狗都不如?屄都已经让你们操弄了,还如此虐待她。

一声不吭,佩服,虽然我人在她身后,但,能想像的到,美丽女人毫不示弱,你扇你的,我忍我的,眼眶清淤、口角流血、脸蛋红肿,成了一个猪头美女。

“哇...”

“儿别哭,娘亲在,小儿郎,住新房,白白手,圆圆头,鼓肚子,脚丫子……”

可怜天下父母心,或许是耳光太过响亮,或许是饥肠辘辘,惊醒了破烂草床上的婴宝,小宝还不知道自己母亲正被几个恶人狂虐,听到乖乖溜后,又悄然安静,哦哦的对着空气乱动手脚,甚是好玩,我也想要一个,不行,又联想到云姐,心房开始隐隐疼痛。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