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妻走江湖 (6-7) 作者:童话

.

【携妻走江湖】

作者:童话2021/03/08发表于:sis

*** *** ***

第06章:夫人辛苦了

“有无心经”这是翻成大京国语言的叫法。

这是什么功法?石碑文字我确实都认识,但是将文字连在一起根本读不通,或者说我的境界达不到,太深奥太玄幻,有些像太学院古京国科的“德道经”,至少这个“德道经”还多少能理解,这个“有无心经”完全是不可理解的说法。

“有既是无,无既是有,宇宙万物可有可无,有中有无,无中有有,是有既是无,是无既是有...”

这个心经说话都是对称语言,先一句是有,后一句就是无,看着看着眩晕感出现。

“痛啊...”

我在疼痛中猛地醒来,下体如针扎一样灼热,下意识的赶快去触摸,还好阳具还在原来的位置,吓得我以为被人切掉,除了摸到阳具,还摸到了一根针柄,针身几乎完全插入我的阴囊下部,针身应该很长,因为在我触摸针柄的时候,针身发出振动,从阴囊至小腹正中的身体内部极其疼痛,眼泪不自己的流出,这是哪个混蛋干的?

“相公”

“相公”

“相公”

“家主救命”

我无力的侧躺回床上,只有这样躺着才能尽量不触碰针身,避免突来的痉挛。三位夫人梨花带雨跑到床前出抓住我的手,我们四人手手压叠在一起,感觉很温馨,心中犹然有种说不出来的幸福。

“家主救命啊,我们是给您治疗,不是害您。”

我斜头向远处望去,大牛和二虎被脱光衣服双手吊在主梁上,两个粗大的阴茎向斜下拉扯的不能在拉扯,龟头上系着一捆金刚丝,金刚丝是种极为柔韧的金丝物,一根可以轻松吊起几十斤,金刚丝另一端与檀椅腿系到一起。地面有椅腿推拉痕迹,明显是往大牛二虎相反方向移动。

两个龟头被拽的紫红,好像人头被绳子紧紧套住脖子向外使劲拉扯。粗大的阴茎向木棒一样伸直在空中,茎身上有不规则的红肿和鞭打痕迹,看来在我昏迷这段时间,这两个人的巨物没少受苦,想想也知道,一定是这两个人将银针插入我体内的,所以老婆们将他们困在一起,不停的折磨蹂躏他们。

“我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害我。”

“家主救命,我们不是害您,真的是在治病。刚才已经对夫人们解释过一遍,阳具至尊功法心经中说到,要想真正练好此功法,必须破而后立,就是废掉与阳具经络关联的全部经络,然后按照功法重新修炼。经络在体内游走,用外力和内力都不能废除,只有用银针从下阴捅进去,力度不能大不能小、长度不能长不能短、位置一点不能偏。”

“最关键的就是,在捅进下阴的过程中,还要使用阳具至尊心法与银针共振,控制银针在体内随经络游走,边走边打散这条经络与身体其他经络的连接,连接不断,命脉必断。”

我红了眼睛朝着他们奋力大喊:“你们就是混蛋,阳具经络都打散了,以后还怎么用阳具?用什么控制阳具抬起?我这不就成了废人?”

“家主放心,经络还在,就是被打散成筋泥,这就是阳具至尊功法的特别之处,可以将经络重组恢复,好比精铁回炉重铸宝剑,待阳具经络恢复到坚如金刚韧如绸丝之时,会重新与身体其他经络连接,带动全身,最终就是人如阳刚,现在功法入门已经完成,接下来只要按照我们教导的功法运行就可以。”

“那你们不能提前招呼一声,为何在背后偷袭,知不知道有多痛?我差点丧命。要不是因为极度思念家中贤惠夫人,我可能已经归西去极乐世界报道了。”看这两个人说的像是真心话,我心中呼出一口浊气,说点轻松可笑的改变一下气氛,顺便趁机溜须拍马夫人一番。

“家主啊,我们也是这么过来的,师傅说,必须趁人不备进行开功,经络与神识在体内是同根的,如果提前告诉你,就算你放松身体让我们捅,神识也会自主告诉经络有危险,经络会在受到伤害之前自我挣扎,导致开功失败,经络受损必死无疑,有过先例,这次我们以为失败了,正常应该在一个时辰内醒来,现在都快到子时了,我们...”

胡言乱语,经络自己还有头脑?会自己躲避?只能说是这个功法高深,你们的师祖并不理解,只能照葫芦画瓢去做,一本上等的功法给你们算是可惜了。我之所以没有在一个时辰内醒来,是因为我在梦中去研究东方家的“有无心经”

不对,不对,我应该是醒来后忘记睡梦中的一切才对,为什么会将梦中的事情记得清清楚楚?唯一就是碑文上的经法一点也记不起来。

“啊...”

剧烈的疼痛又从下体传来,在晕厥之前,我看见东方晴手中有一根将近一尺长的冰魄银针,夫人啊,你怎么也不说一声就往外拔...

......

时光匆匆,半年转眼过去,我由衷的感谢这两个淫贼,我认可他们的功法,在那次银针入体之后,这六个月里我感觉身体有翻天覆地的变化。眼睛在夜晚明亮许多,身体越发结实,也可以武上几十个招式而不累,尤其是轻功最佳,可以连续跑上十几里路程没有一丝汗水,能和东方雨有一拼。这在以前不敢想像。就连这两个淫贼都说不可思议,本以为用最好、最贵的药材浸泡,也需要三年甚至更久才能有的水平,居然让我在半年内完成,简直就是奇才。

唯一不足的就是不能使用阳具与夫人同房,他们说经络已经修复的差不多了,在等几个月,当阳具可以吊起十斤重物一盏茶时间,就是可以同房的时候。在此之前强行同房,会影响功法效果,我当然想有如这两个淫贼一样的马屌阳具,所以在多等上半年也值得。

我真不容易,已经将近完毕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就是药浴和推拿,这个阶段不堪回首,主要是下体肿胀,一步一个钻心痛。第二阶段就是阳气冥想要,这个要好练很多,卯时与太阳同起,三人脱光衣服面对太阳,运用功法,一呼一吸与天地形成一体。第三阶段就是练体,功法无时无刻都要在体内运行,蹩脚的跑步方法,奇形怪状的打坐样子。

当然,除了我自己努力里之外,三个夫人才是我成功的关键。

为了给我医治,二夫人东方云只能在家里陪着我看护着我,东方晴一个人去行侠仗义为民除害完成我们心中的愿望,顺便拿着那些江洋大盗的人头换些钱财,毕竟家里的收入都是靠东方晴一个人去外面杀那些官府悬赏的坏人得来的,一个重要的贼人赏金可以抵得上普通百姓十年所得,我的身体都是需要花很多钱财投入。东方雨则是去寻访名贵草药,有些草药靠钱财也得不来,好在她最是能打打闹闹,在小京城内认识很多贵人朋友,为我身体恢复打下坚固基础。夫人们的举动我都看在眼里。

东方晴有时与侠客盟出去几天,有次回来的时候,刚好让我碰见,鲜红色的侠袍,碎裂的不成样子,胸口乳肉露出大片,臀部侧边的侠袍展开一道口子,半个臀瓣露出一半,她直奔浴房都没有注意到我在旁边,在我进去的时候,她就躲在水里假装说满身汗水需要清洗,我还不了解她吗?要强的女侠,看脖子一圈紫色印记,就知道与对方搏斗有多么险象环生。

在看藏在清水下手臂上一道道鞭痕迹,可以想到对方下手之狠毒。在看看大腿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嫩肉,尤其是在大腿根部,阴毛旁边有几块类似咬痕的清淤。类似咬痕的清淤延伸到紧闭双腿内侧,可想藏在大腿后面是否还有更多的伤痕,这到底是什么武器?下手之人怎么如此恶毒,连女人的私密处都要袭击?

我让东方晴站起来,要看看她全身伤处,到底还有多少伤痕,让我来给她擦药,可惜遭到了东方晴言辞拒绝,说什么在江湖行走,都是将人头挂在腰上,不知哪天遇到可怕对手,一切要看开一些,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要看开一些,心胸要广大,遇事不可以冲动,事情并不是表面的那样,总之一定要看开一些,时间足够证明一切。

我不明白她让我看开什么?本来是我要给她身体敷药,后来变成她在开导我,让我一定要看开一些,现在大牛和二虎这两个淫贼天天和我一起练功,经常给我讲一些夜间行淫的前因后果和过程,当然他们没有给我仔细去描述对女人做那些事,我感觉日子过的挺愉快,没有什么看不开的事情,要说担心的话,也就是担心几个夫人受到伤害,被坏人歹人从我身边骗走,这是从小时候就担心,一直担心到现在,谁让我的几个夫人这么迷人,打她们主意的人一定不再少数。

有点让我不太理解的就是淫贼大牛师傅,他确实很认真的传授我如何练好他们的阳具至尊心经,毕竟在这个江湖门派林立、宗门侠府如沙、侠客、草莽、山贼、流寇遍地的家国中,功法和心经是一个流派的立足之本,就好像普通百姓的房子和全部家当,能把这种东西无私分享给别人确实不能让人理解,就算换做我,也绝对不会像他这样做。

我想这当然是东方云的功劳,这半年里,我和大牛二虎相处的时间都没有东方云与他们相处的时间多,我是修炼累了可以随时休息,而东方云则还要去找他们交流我的身体状况,研究下一步的修炼方法,基本上东方云就是我与大牛二虎之间的桥梁,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手段,让淫贼大牛上杆子逼我修习心经,在修炼时,稍有差错还要被痛骂一顿,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有点像师傅与徒弟,二牛那个憨厚有点傻气的孩子则在一旁傻笑,有时还要插上一句“师傅,你要好好传授家主心经,不能有丝毫遗漏,不然,云姐姐不给你奖励,还要罚你了。”

在看东方雨,这个机灵古怪的丫头,现在才十八岁,就让她担任起家庭药物大臣,每隔几天都要出去采买名贵药材,我不掌管家里财政,但我知道很多药材都是按照黄金计价的,这可是个无底洞,不是一方富豪真没有能力支持我的身体恢复。

东方雨白天给我针灸刺穴推拿按摩,晚上又要去除药铺熬药,甚是辛苦。昨天晚上她又出去药铺熬药,因为药铺中的熬药罐是称为“小京城医仙”亲自练制的上等金药炉,用这个金药炉熬药可以更好发挥药效,排队的人太多,只能轮到夜间去熬药,这也是通过多层关系才争取到的机会。

今天早上熬药回来见到我,美优优跑过来让我看她手中一袋袋的海胆龙鱼汤药,这是一晚上的成果。看她头发蓬乱,眼眶有点发黑,一脸疲态就知道守在药炉前一夜没睡。

只是为何她两个手腕都有一圈淤紫,可能是汤药包太多只能挂在手腕间。她没有去浴房沐浴,而是直接回到寝屋休息,我一路关心的跟随,生怕她淘气一个不小心而摔倒,到了屋里,就在我主动为她更衣时,硬是让她将我推出房间,说什么自己可以,让我去修养身体。

十八岁应该还是家里的掌上明珠,嫁给我后忙前忙后,我羞愧,只希望尽快恢复身体,将来一一报答夫人们。

最后还是东方云,家里家外所有事物统统管理,还要每天盯着我和两个淫贼一起练功,几乎形影不离,这就导致她天天都要看着两个巨物在眼前昂首挺胸,不仅要看,有时候为了助我练功,还要动手接触淫贼的阴茎。刚开始她还用麻布裹手抓住阴茎,后来感觉太麻烦,直接上手拉扯阴茎,每次午时功毕以后,她都会先去沐浴一番,我知道,她裹裤内一定湿透一片。

随着时辰的推移,随着练功深入,随着每天接触,我和两个淫贼越来越熟,大牛师傅油嘴滑舌爱拍马屁,二虎徒弟憨厚忠实值得结交朋友,连东方云和他们两个都打成一片,尤其是大牛师傅,五十岁,长得老点、丑点,但那张嘴可是滑溜的很,给我老婆快捧上天,我老婆还听的美滋滋,时不时的用手抽打他那根青筋遍布的粗大阴茎,我权当没有看见,江湖人做事有些不忌讳,毕竟是给我在治病。

东方云给他们两个定性为本性不坏,是生活所迫,被逼无奈走入贼道,可以纳入笔下,当做家族外性成员培养。

现在午时已经到,练功完毕,回到密室清理身体污秽,在一个月前增加了一个清水澡桶,那是因为我们三人都需要清理,一个澡桶挤一挤能盛下两个人,本来应该是我自己一个人单独享受一个澡桶,他们两个共用一个澡桶,但是我喜欢与二虎徒弟聊天,他十八岁,比我小四岁,聊的比较欢快,所以每次让他与我同一个澡桶,四条大腿弯曲交叉放置,大牛师傅自己一个澡桶,东方云就在边上喝茶。

……

第07章:和谁通奸

现在午时已经到,练功完毕,回到密室清理身体污秽,在一个月前增加了一个清水澡桶,那是因为我们三人都需要清理,一个澡桶挤一挤能盛下两个人,本来应该是我自己一个人单独享受一个澡桶,他们两个共用一个澡桶,但是我喜欢与二虎徒弟聊天,他十八岁,比我小四岁,聊的比较欢快,所以每次让他与我同一个澡桶,四条大腿弯曲交叉放置,大牛师傅自己一个澡桶,东方云就在边上喝茶。

也不知道这个大牛师傅天天怎么哄的东方云高兴,居然开起玩笑,让她脱了衣服也进来享受一下清水泡澡,要是换做几个月前的东方云一定上去就是一顿暴揍,现在她居然向我撇来,怕我误会生气。

我假装生气逗逗她,说到:“大牛师傅已经连续多天邀请你脱光衣服进去泡澡,今不泡明不泡,忘了尊老也是江湖之道?还不脱干净衣服赏脸,恩?不听话,当心家法伺候。”她看出我是在逗她,居然也笑嘻嘻的逗起我来,“泡就泡,你都不怕,我更不怕”说完她就退去外衣,露出白色肚兜,两个坚挺奶子顶的肚兜鼓鼓囊囊,肚兜边上露出些许乳肉,我确认她的乳房很大,不弱于大夫人的雪白巨乳。然后挺著胸叉著腰故意把胸部放在那里让我们欣赏。一时间,我们三个男人忘了言语成了哑巴,六只眼睛紧紧盯着胸部瞧去,想像里面的雪白巨物是多么诱人。

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她跳进澡桶中与又丑又老的大牛师傅面对面坐到一起,然后就是闭目养神,对我们不理不睬,我实在无语吃了瘪,因为是我让她进来的,现在无法开口让她起来。

我和二虎徒弟是大腿弯曲交叉坐在水里,我伸手能够触摸到二虎身后的桶壁,他们两个是怎么做的?丑大牛师傅绝对不敢将腿放入东方云双腿之间,那只能是东方云将双腿放入大牛的双腿之间,我忍不住就想问问东方云是否踩到大牛的那个牛屌,但是东方云好像睡着一样,面带微笑享受泡澡乐趣,我也不想打扰她片刻的宁静,今晚在床上拷问她,就当是增加情趣吧。

就这样在惬意的澡桶中我慵然睡着。

“嗯...”我被一阵非常轻微的呼吸声叫醒,因为泡澡非常舒服,我不想睁开眼睛,只是稍微眯开一点眼缝看向声音来源,声音是东方云嘴里发出的,只看她后身依靠澡桶,额头微微有汗,美目紧闭,眉头紧锁,时不时的吞咽口水,胸口上下起伏要稍快一些,嗯嗯声不是从嘴里喊出,是从她嗓子里震动发出来的,听声音像是故意压低不想放出。

她是不是做噩梦了,就在我要去叫醒她的时候,她抬起一只洁白如玉的手臂,将一根郁葱手指横著放入朱唇榴齿之中,上下排洁白牙齿咬住手指,脸色发红,看表情极其痛苦。

我突然发现她的另一只肩膀在极其轻微抖动,如果不是水面有层层波纹,我是根本无法发现,肩膀抖动意味着手臂在水下微微动来动去,看不清在摸索什么。

对面丑老头大牛则全身一动不动酣然入睡,满面红润,比平时看上去要年轻很多。

我大胆的猜想一下,她一定是天天跟着我们几个男人被两个粗大阴茎在她面前晃来晃去而浴火难耐,所以趁我睡着的时候,自己把自己给...可是她敢这么做吗?她是一个行事小心谨慎的人,不会做大胆冒险的事情,就算想自己弄自己,完全可以回到屋里,关上窗门,脱光衣服随便怎么弄都行。

那么会不会是大牛在水里做了什么?可是大牛除了脸色红晕一些,身体其他部分一动不动,因为周身水纹没有向外荡漾,所以他确实没有动一下。

那又是为什么东方云会有这种反应?难道是在做春梦?真够丢脸的。

“夫人,你在干什么?”

“啊”

就在我站起来,准备让东方云静止所有动作让我查个清楚的时候,非常不小心踩到了二虎的阴茎,感觉踩到一个很肉感的粗棒子上,二虎惊吓的窜了起来,阴茎如交底鞭拉动我的小腿,我倒栽葱重新摔回水里。由于澡桶较小,我越是挣扎越是起不来。最后还是淫贼大牛和二虎将我架了起来。

东方云已经到屏风后面去换衣服,这次的屏风已经更换成密实布面,无法看清后面任何动作。淫贼大牛居然坚挺著阳具站在我面前,可以肯定的是,淫贼大牛既然阳具完全挺立,那么他一定在假睡。

哎,就在我叹息一声无法在追查究竟之时。

东方云、淫贼大牛和二虎兄弟,三个人深深的望着我,不对,应该是望着我的胯下,我才发现,我原先的软毛毛虫已经变成好战的幼龙,虽然比起这两个淫贼要差很多,但是相比以前我所见到过的所有阳具,居然是公子我的阳具要比他们大一些,用手摸起来也是坚硬无比。

此时,我有种无名自豪感,辛苦努力没有白白荒废,之前的所有疼痛苦水换来香甜甘露,

只是我有个疑问,为何我的阴茎会有如此反应,我现在的感觉就是怒气冲天,暴跳如雷,想死死抓住淫贼大牛的阴茎问清楚刚才在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不是在欺负我的老婆?可是龙头怎么会跟着一起青筋暴怒?难道是和我心连一体,当我愤怒之极的时候,它也会跟着愤怒?想不明白还是不想。

......

下午是休息静养的时间,我和三个夫人一般都在寝室内睡觉,因为午时发生的那件泡澡的事情,让我没有静养心情。

“家主,您叫我?”

“什么家主?就咱们两个人的时候叫哥,我是你哥,我一直把你当自己弟弟看待。”

我把二虎单独叫到了密室,因为有些话我必须要问清楚:“今天午时在澡桶里你是故意的吧?故意分散我的注意力,给你师傅和我夫人争取一些时间?”

“哥,您说什么?我听不懂。”

这小子越装越是有问题,直接问不出来就骗:“好了,其实我都知道,刚才二夫人都和我说了,她把你们三个人之间的事都说了,每天早上,每天我不在的时候,你师傅真够坏的,还有你小子。夫人说原来都是她欺负你们,现在变成你们欺负她了...”

坑蒙了半天,不能说具体细节,因为我根本都是编的,如果说了细节,一定会被发现,我看二虎还是有些疑问,所以继续按照感觉编下去:“其实这么多年了,我在那方面不行,所以早就和夫人说过去找个男人玩玩什么的,但也只是玩玩,不能出事。但是她们不敢,在外面人多嘴杂,毕竟脸面太重要了,要是让外人看见了,弄得风言风语可不好...”

看着二虎表情仍是一脸憨厚,我还要继续加把劲,这小子有点愚笨,有时候脑子转不过来:“这时候你们正好来到我们这里,三个夫人嘴上不说,心理确实很美,然后,这半年时间你们之间的感觉也不错,夫人们,尤其是二夫人特别喜欢你,经过我的默许,你们才能做出那些事情...”

“当然了,我还特意和二夫人说,让她对你们说,绝对不能告诉我,其实就是为了让你们放心,在我恢复身体之前,你们当然可以陪夫人们好好玩玩。但是大家都这么熟悉了,我也不装了,你若不信,咱们现在就可以找二夫人问个明白”我一边说话一边就要拉着他衣角往夫人寝室走。

看着憨厚二虎还是油水不浸的样子,最后我还是打出了亲情牌:“二虎,皇哥我这半年对你不错吧,你扪心自问,大夫人欺负你时谁在前面。三夫人要拿你试药,是谁把此事推给大牛。你师傅经常骂你愚钝,是谁替你说好话。别看你是护院,可我把你当自己兄弟,有好事我叫上你,有好玩得一起玩,你说想吃什么,我让夫人去买,我做的像不像一个大哥照顾弟弟,你呢?和我装傻。”

“你们当我是傻瓜吗?做的那些事能不被别人发现吗?纸包不住火、没有不透风的墙,院子里就这么大点地方,低头不见抬头见。她们都是和我一起度过二十年的夫人,哪里有不对劲的地方我还不知道吗?我就是装作不知道而已,你云姐是女子,也是女侠,女人脸皮子薄,有些话不好意思和我说的太直白,既然她都把你供出来了,你这小子还不说。你以后别喊我哥哥,我也没有你这个弟弟。”

随着我的恐吓,欺骗和忽悠,这个憨厚的小子终于上钩,但他的一句话差点让我神识崩溃:“皇哥,您真的都知道了?夫人怎么自己没保住秘密,她说这是看在我们用心陪您修炼的奖励”

“我和夫人玩的次数不多,但是我师傅油嘴滑舌天天缠着二夫人,他们两个总是偷偷摸摸的玩。”

晴天霹雳,真的是天雷劈顶毁我真身,我这个丈夫是怎么做的?半年时间里,东方云天天和我们在一起,竟然一点都没有发觉?二虎为什么说“玩”什么是“玩”,为什么不说“交配”或者“交媾”,这个“玩”还有别的意思?

“那么,大夫人和三夫人呢,你们没少欺负她们吧。”

“家主,您玩笑了,大夫人对我们正眼都不瞧一样,三夫人我们都对她敬而远之,也就是看在您身体恢复的面子上,她们对我们的态度才有所改变。不过,大夫人和三夫人,她们,她们...嗯...她们在外面做些什么就知不道了。”

她们还能做什么,一个为了江湖正义替天行道顺便为家里挣点钱财,一个为了我的身体通宵熬药。

事情终于了解一二,三个夫人中,我最喜爱的就是东方云,成熟稳重,这半年几乎形影不离照顾我,所以对她的疯狂表现,让我实在承受不住,身体有些十分不适,已经无话可说,我把二虎打发走,自己晃晃悠悠的依靠在檀椅上,回想着我和夫人们从小到大一起生活的种种画面。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