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妻走江湖 (8-11) 作者:童话

.

【携妻走江湖】

作者:童话2021/03/12发表于:sis

第08章:夫人的情人

事情终于了解一二,三个夫人中,我最喜爱的就是东方云,成熟稳重,这半年几乎形影不离照顾我,所以对她的疯狂表现,让我实在承受不住,身体有些眩晕十分不适,已经无话可说,我把二虎打发走,自己晃晃悠悠的依靠在檀椅上,回想着我和夫人们从小到大一起生活的种种画面。

不知不觉再次进入梦境,巨型石碑高高耸立,“有无心经”四个打字先入神识,这半年来,天天睡觉后都要进来修炼一番,说是修炼,不如说是看字,看着上面一排排跳动的文字,有时既理解又忘记,总是感觉要摸到什么,但是又摸不到什么。

......

“家主?家主?”

我从昏昏沉沉中逐渐苏醒,眼前是那个又丑又老的淫贼大牛,看到他就觉得十分恶心,二虎说你天天缠着东方云,究竟怎么缠着,是无穷无尽的赞美之言还是用那双布满老茧的脏手在东方云的身体上摸来摸去?一个五十岁的老头了,还要不要脸面,居然天天缠着一个年轻少妇,你的岁数都可以做她父亲,正好你到这了,省了我用借口去找你,趁现在夫人们还没醒,我问你个究竟。

“家主,你醒醒,我有事要和您说。”

越来越不像话了,瞧你说话的口气,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我是一家之主,和我说话要卑躬屈膝,眼睛看向主人脚面。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身板挺直和我平视。之前东方晴定的规矩,让你们不能随随便便到后院来,现在可好,你们巴结上了东方云,她默许你们不用招呼也可以到后院。你们用了什么办法让东方云这么听你们的话?

“家主,外面有一个自称炎公子的人在大院外面找您,还说是与大夫人有关,还特别叮嘱让您自己一个人出去和他谈,不能让大夫人知道!不然会伤了脸面。”

炎公子何许人也?从来没有听三位夫人谈起过,他来到这里找我,不进门还要在外面说话,究竟是何意?还是先去出去看看此人是何来意,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打我夫人主义的人太多了,以前也遇到过,都是东方晴出手打走的,这个炎公子说话有些特别,什么叫伤了脸面?

淫贼大牛你等著,待我出去和炎公子把他找我的事情了结在回来收拾你。你和东方云发生的一切事情我都要弄个明白,你们私下里都做了什么,有什么事情还要背着二虎去做,你是如何将东方云哄的这么听话,这些事放在我心里永远都是负担,我就算不睡觉也要问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等会儿回来,我要重整家规,后院不是阿猫阿狗都可以随便进来的。我没给丑老头任何好脸色,甚至都不搭理他,整理好一身公子服饰,悠闲的迈著步子出门,看看这个炎公子到底是何许人也。

......

院外门口只有一个人一马,人坐马上,白面书生、玉郎潇洒、仪表堂堂,好一个美男子,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公子,此人必是炎公子,又金丝配剑斜跨腰间,不仅是公子还是个少侠。

在我看见他的时候,他也看到了我,他跨下骏马,整理腰肩向我走来,步伐沉稳身形健硕,此公子面露微笑,给人感觉是个值得亲近待人的朋友,他走到距我三步前停下脚步,双手抱拳抬在胸前,文质彬彬的向前微微探身。

“皇公子,久仰久仰,早就听说您的大名,一直盼著登门拜访,可事务烦多,未能早点前来,失礼失礼”

“炎公子,炎少侠,您的大名在小京城内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我也是盼望与您相交已久,今日见面,终于可以达成愿望,欣慰欣慰。”

这个炎公子表面看似性情中人,其实是虚情假意,说话之间,皮笑肉不笑,双眼内寒气逼人,眼角微眯夹人,鄙视对方。来找我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皇公子,炎某来的唐突,来的急躁,因为确实有要事与您尽快交谈,过了时候就不方便了。”

“哦?炎公子快人快语,是何事让您如此急忙,咱们到我书房一叙,我已备好上等茶水,咱们好好聊上一聊”

我转身往院里走去,因为我感觉此人身带杀意,不是有病就是要命,需要尽快回院,那里至少有大牛和二虎还有三位夫人,但是炎公子的速度更快一筹,一只手掌抓住我的手臂。

“你这是何意?”炎公子的手指如铁沟钢索,钳住我的手臂阵阵作痛,给我的直觉就是,我完全不是他的对手,他可以轻松撤下我的肩膀,摘下我的头颅。

“皇公子,失礼了,咱们有话快说,这几个月已经让我等不急了,要不是借着今晚,恐怕以后没机会了。”

这个炎公子说话莫名其妙,什么等不急了,和我有关系吗?今晚又怎么了?

“炎公子不要拉拉扯扯,有话直说,我东皇就在这里洗耳恭听,讲。”既然他面目已露,我也不给他什么好脸色,让他说完赶快滚蛋。

“皇公子敞亮,我就直说了,咱们不绕弯子,您的夫人,东方晴女侠,你把她让给我,你出个价,我家族富有一方,多少钱我都出的起,实话告诉你,我被东方晴迷的不分东西,无时无刻不想得到她,每到晚上梦里都是她的影子,憋不住的时候,找来丫头,穿上东方晴的红色侠风和衣巾,我在那里能操上整晚。”

“炎公子,注意言行,你是侠客,从别人手里强取豪夺可不是江湖人所为。”我暂且压住心中怒火,看他还要说些什么。要不是我打不过他,一定将他下颚打碎,不让他在胡言乱语。

“皇公子,天下漂亮女子多的很,我给你足够的钱,就连九天仙女你也能换的来,你把一个晴姐姐让给我,你可以换来无数个晴姐姐,何乐而不为呢!”

“炎公子,照你这么说,有这么多钱,天下女人任你挑选,比我夫人更美的也是比比皆是,为何非要看上我的夫人,笑话。”

“皇公子,你的夫人可不一样,我就喜欢她那个劲,我看上的女人,不用我勾勾手指就主动上床脱衣,只要我喜欢,她们什么都肯做。这些女人得来的太容易了,无一不是被我的魅力和金钱所迷倒,越是容易得到越是没有意思。”

“就说咱们小京城的四大美人之一的杨女侠,在断落崖孤身奋战四十多贼人所出名,三十出头,已为人妇,当初是多么自命清高,我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就搞上床头,还以为有多么矜持,后来被我调教的和狗一样听话。”

“我们在侠客客栈吃饭时,大堂里面宾朋满座,我偷偷命令她与的店小二搞上一次,她站起身带着小二就去后面茅厕,一会回来的时候,嘴里含着小二的精液。在乱葬领截杀西胡贼人时,我一时兴趣大来,让她脱了衣服先给对方跳个剑舞在去杀人,她乖溜溜的听话照做,最后胡人死的时候,各个都是阳具朝天...”

这个炎禽兽太不要脸了,居然把这种事当做多么光宗耀祖,从他嘴里连续说出多个女侠的名字,有个还与我家夫人相识,这些女侠无一不被他调教的如狗一样,居然有一个女侠真的按照他的说法去与看家护院的狼狗交配。真是洗刷我的眼睛。

“皇公子,你家夫人与那些人不同,我就是喜欢她那个劲,几个月了,我还是没有得到她的芳心,我已经等不了了,等不下去了,还没有女人能逃出我的手心,既然不是我的,我就让她是我的。”

“小京城,东街那一街都是我们炎家的,只要你把晴姐姐给我,那条街都是你的,那可是繁华流油的地方,有了那条街,你家几代人可以坐享荣华富贵,你也可以天天换著美女轮流抱。”

这个炎公子连连续续的说了好多什么金钱、美女、荣华富贵来吸引我,目的就是让我让出东方晴,可惜他打错算盘了,我的三个夫人,少一个都不行,伤一个都不答应,和这种人交谈,越说越讨人厌。

“炎公子,话已至此勿要多言,我家夫人不是物品,你把她看的太轻了,她可是我夫人,下嫁那天,我对着上天发誓要保护她,所以你死了心吧,不送。”

我不想和他在说些什么,表面看是正人君子,背后是个奸诈小人,那些女人眼睛瞎了,居然看上他。

“皇公子,要不这么办,我们各退一步,钱我还是给你,让晴姐姐私下和我在一起,我们的事你不要问也不要管,你只要默许我和晴姐姐在一起就可以。”

“我夫人是什么人我还不了解,别说我不同意,就是她也一百个不同意,”

“是吗?皇公子,这点你可要看错了,我刚说过,几个月得不到她的芳心,但是,我可没说没有得到她的肉体。哈哈哈”

一派胡言,这个炎禽兽,刚说了东方晴对她不理不睬,怎么又说已经得到了她的肉体,他一定是在骗我,想激怒我,让我对他进行攻击,然后他反手回击我,不论我是死伤,他都是最后的受益者。

“一派胡言,我夫人就在里面,走,咱们去见见她。”

“皇公子,你夫人身上最近是否有很多淤青?手臂、大腿,尤其是大腿根部的咬痕迹?还有臀部上的鞭痕?你可都查看过?还有一些更隐秘的地方,我想就连你都不知道那里被做了什么,你夫人的阴毛除了腹部那一点,其他都被剃光了,你知道吗?”

“你夫人在外是女侠,在床上可是淫水做的女人,放起浪来比妓院的头牌还要棒,躺在床上劈开腿主动让人操来操去,发起情来,在哪里都可以干上几次。那几次出去围剿魔头,在夜间大家休息时,周围三步五步都是人头睡觉,你夫人红色侠衣内被我脱的一干二净,然后你猜我们干了什么?”

“我玩过那么多女人,对女人面相也是深有造诣,你夫人那的脸蛋是旺夫桃花相,就是说皇公子你越是向上高飞,你夫人的桃花运就越多。现在就是了,我以前打听过你,瘦弱的走路的费劲,看看你现在,精气神足,在看看晴姐姐,让我操的不知东西南北。”

……

第09章:捉奸

“我玩过那么多女人,对女人面相也是深有造诣,你夫人那的脸蛋是旺夫桃花相,就是说皇公子你越是向上高飞,你夫人经历的男人就越多。现在就是了,我以前打听过你,瘦弱的走路的费劲,看看你现在,精气神足,在看看晴姐姐,让我操的不知东西南北。”

“还有晴姐姐的浪叫声,一浪接着一浪,在这山头能叫到那山头,我只要抱起她身子将阴茎往她无毛花瓣蜜穴中一捅,那浪叫声就开始不停,我胯间的阳具不停她的浪叫就不停,就算我阳具停下一停,她还要大声连续浪叹一会儿。”

“我说的自己都受不了了,对了,我寻遍万里千山,找了一个与晴姐姐七八分相似的女孩,现在就在我府上做丫鬟,每当想起晴姐姐的时候,我都要让她假扮一番,从气质、言语和动作都让她假扮的一模一样,哎呀,虽然干起来的感觉差一点,但是也能泻泻我的浴火”

“皇公子不信?以为我在讲故事?我今天来找你就是让你相信,今晚子时中,在侠客客栈后院三楼有好戏看,那里天天有好戏,这次是与你有关,眼见为实,来还是不来自己选,千万别与晴姐姐说,不然你什么都看不见,哈哈哈。”

我怒目看着炎禽兽在笑声中骑马而去,现在我表面看似宁静,实则身体已经石化僵硬,我一路无魂的走回自己寝室,侧躺在床内面向床里,晴天霹雳一个接着一个,先是东方云与淫贼大牛有搞不清的关系,后面又是东方晴与炎公子到处通奸。

我不明白难道是因为我身体不能做男人之事,她们都安耐不住寂寞还是有别的原因,东方云与淫贼大牛两人偷偷摸摸私下都做了什么我一定要查问清楚。东方晴到底有没有背叛我,炎公子说晴姐对他不理不睬得不到芳心,可是为什么还要把身体给他玩弄?

这会不会是一个骗局?故意骗我过去,炎公子怕骗局被揭穿,所以不能让东方晴知道,同时他赌我一定不会与东方晴说到此事,因为自己的女人和别人通奸一定要抓现行,他还赌我一定会去。如果在那里下了天罗地网飞刀剑雨,去了岂不是送死。

可是他描述的都是那么真实,连东方晴身体的各个部位受伤和形状都描述的特别清楚,所以,他的话中至少有一部分是真的。或许他在客店或者野外湖泊偷看了东方晴洗澡,因为在外行走江湖,客店有很多暗格,防不胜防。

他说话里面有很多矛盾的地方,总之,他的话中半真半假,他说的真话是让我相信那些假话是真的。没错,这就是一个局,不论他说的真假,他赌我一定会去,也确实如此,就算是假的,为了打消我心中的疑问,或者说作为一个男人的不能容忍的事情,我必须要去。

在吃饭的时候,东方晴面色平静在那里咀嚼饭菜,哪里像一个红杏出墙的女侠,但看着她脖子上的勒痕,越看越不是与人打斗造成的,是怎么造成的还要调查一下。东方云面色轻松的往我碗里夹菜,真是看不出来,淫贼大牛是怎么把你哄的像猫一样听话,二虎说你们两个在院里各个角落还有屋里玩,到底玩什么?你可是一个相当持家稳重的美少妇。没有看到东方雨,应该在屋里休息,昨天晚上给我熬药一定是一宿没有合眼。

我告诉两个夫人,今天练功太累,吃完饭就回去房间休息,让她们都随便去做点什么。

回屋路上走到花园长廊刚好碰上二虎这个呆子,他总算回过味来,这个家伙皱着眉头走过来就说上了我的当,二夫人不会同意将他们的事情告诉给我,如果二夫人发现,一定饶不了他。

我知道他一定会明白过来,我则反过来告诉他这件事我不会和二夫人说,条件就是把他们两个人和东方云发生的一切,从头何时开始,都做了什么,一点一滴的都告诉我。如果不说,那么我就告诉二夫人,二虎把事情说出来了,到时候看谁倒霉。看着这小子摧足后悔的样子,我心理终于舒服了一阵。

......

炎公子说子时中到侠客客栈后院的三楼,距离我家院里有二十几里路程,如果用轻功跑着去需要一个时辰,而且太消耗体力,我的身体怕吃不消,还是骑马去比较合适,骑马去就用不了半个时辰,如果有人发现,我就说晚上睡不着,出来练练骑马,来到马圈才发现东方晴的红汗宝马不见了,她说过除了我以外就是这匹宝马最是珍贵,她的马从来不让别人骑,也不轻易让别人动,这个时候不会有人去动她的马,只能说明她出去了,我有种不祥的预感在脑海里慢慢浮现。

我一路飙骑,街道上除了赌场和妓院门庭若市,其他地方根本看不见人。侠客客栈很好找,这是小京城有名的上层人事与江湖人落脚的地方,客栈坐落在小京城最宽阔的街道之一,门口气派豪华,前院是吃饭、交谈的地方,中院子是客人休息的地方,后院与中院之间隔着一个文澜庭院。

这个客栈从不打烊,一层只有几个喝醉的江湖人士在互相吹捧,中院只有夜童在值守,一路无人拦我,直接走到了后院,其实在经过文澜庭院的时候,我能感觉到两侧小林中有多双眼睛注视。

院子共四层,给人的感觉就是古典气派,而且墙体很厚、很结实。从我进入院子后就感觉很奇怪,灯火通明但看不见一个人影。

“皇公子请跟我来。”

一个男声突然在我背后响起,吓得我后心升起一股冷汗,这个人何时来的?我一点都没有察觉到?要是从我后面突然出手,我感觉今天来到这里有些唐突,没有带任何防身武器,宝剑、匕首都没有带,是我有些心急忘了。

他什么话也没说,转身往楼里走去,楼里布置与前院没有什么区别,就是厚重的墙、厚重的门,三层的布置很大气,每个单间都有自己的前厅和走廊,像是一个微缩的大户人家院子,在这里只要不大声叫喊说话绝对不会被别的房间人听见,因为隔着很多堵厚厚的墙,这里应该是专门接待高等贵宾或者有密事相商的地方。

“皇公子请,这幅画后面是我家主人送给您的礼物?”这个男人将我带来地方不是刚才那种气派豪华单间,而是很普通的大号单间,唯一的特点就是,这个单间就在豪华单间的后面,与豪华单间紧隔着一堵厚墙。

这幅画的水平很是一般,画面上的画字模模糊糊,撩开画册才发现原来如此,这间屋子算是一个豪华暗格,专门偷看偷听用的,墙上有两个圆洞一个如碗口大小另一个小拇指大小能看清对面屋里大部分,只是这么大的一个洞,对面不会发现吗?

仔细看去能发现碗口大小的圆洞末端有一片透明琉璃,我知道这个东西,书上有说过,有种琉璃镜晶莹透明,一边可以望向对面,而另一边则是一面镜子,此物品生产极为困难,也只有口口相传加工做法,在市面上从来没有见过,没想到在这里居然让我看到了此物。

另一个圆洞可好解释,一是可以传声音偷听,二是可以传物。

房间里面只剩下我一个人面对着空空如也的透明琉璃镜,现在已经是子时末,比预定的时间超过了半个时辰,对面屋子里只有通明的蜡烛,我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炎公子到底要让我看些什么。

“咔嚓”

对面的门终于开启,首当其冲的就是炎公子本人,这个家伙衣着穿得懒懒散散,像是刚起床还没有整理好,紧跟着他后面进来一个全身火红色侠服的高个女人,凤衣上挑,前胸挺立,腰间一把金龙剑。这个女人我太熟悉了,东方晴,我的老婆,她居然真的和炎公子搞到一起,这个时候背着相公来到这里还能干什么。

我感觉有些头脑晕,气血从身体各处往头脑中涌来,最担心的还是发生了。我将脸贴到透明琉璃镜要仔细看清东方云,她面目红润,脸带桃花,在屋子里四处打探,我想可能是她怕屋子里面还有其他人在,怕人撞见他们的奸情。

“实在抱歉晴女侠,每每看到你,我都会情不自禁的向你靠拢,我的心里已经容不下其他女人,你就像天上的嫦娥仙女,高高在上,让人望情难耐。如果有了你,我宁愿放弃一切,只要能和你相守相依,我要每天晚上抱着你,抚摸你的乳房,舔弄你的阴穴,将阳具插入你的阴道,占领你的身体,拥有你的一切...我要...”

这个混蛋,刚开始还是赞美之词,后来说话越来越露骨,什么骚货、母狗、妓女,能羞辱人的词全都用上,他的手也没有闲着,手掌对应着言语词汇抚摸到相应的位置。而东方云则是站在那里闭上眼睛享受着。

晴姐,直到你进门前一刻,我都不承认你会做出背叛我的事情,现在证据确凿,你居然被这个淫贼迷的不分左右,让他在你身上随随便便抚摸,你的乳房、你的屁股、你的下阴就这样隔着衣服被他玩弄个够。

“晴女侠,刚才我也是欲火焚身,所以在来时路上带你先去后面茅厕里面来了一次,居然在快要做完的时候让别人搅和了,那么我们继续吧,宝芝堂掌柜送给我的一夜十三郎君散我可是一口气服用了一包,足矣让我们从今晚干到明天早上,你可别像前几次一样,爽的尿流满地,最后控制不住连屎都拉出来。”

炎公子是故意给我听的,他的脸朝着透明琉璃镜,应该说是朝着我说话,他在解释为什么会晚来半个时辰,他知道我在后面观看,他手脚、语言并用的羞辱东方晴,也就是羞辱我。

“混蛋”

东方晴俏脸红映,从嘴里勉强哆嗦的说了两个字,我能看出她在发情,虽然还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但是身体已经开始发软,有些左右摇摆,胸脯上下快速起伏,嘴唇微微张开往外飘出淫荡之声。

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东方晴吗?站在那里一盏茶的时间,全身上下被摸了无数遍,尤其是挺翘的屁股,让炎公子当做肉鼓拍来拍去,每拍一次你的淫叫声就越大一些。你那隔着侠衣的下阴,被他的手臂蹭来蹭去,身体摇晃幅度也越来越大,你这是怎么了?

“混蛋”

“哎呀,晴女侠别生气,你可是女侠,小京城内四美之一,美人要温柔体贴,我这几个月给你小穴中浇灌了多少精液,每次都是我挺著阳具往你小穴里面使劲冲刺给你爽到天上,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怎么现在翻脸不认人了。”

【未完待续】

第十章:隔墙有眼

“哎呀,晴女侠别生气,你可是女侠,小京城内四美之一,美人要温柔体贴,我这几个月给你小穴中浇灌了多少精液,每次都是我挺著阳具往你小穴里面使劲冲刺给你爽到天上,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怎么现在翻脸不认人了。”

“哎呀,我知道了,是不是刚才在前院茅厕那档子事,怪我们实在不小心,谁让你叫出声音来,让他们两个抓住个现行,不就是用嘴给他们吸出来做封口费吗,江湖人讲义气的,你光着身子也让他们摸了,我想他们不会将咱们两个的事情说出去,在说了,我看你也很享受,一手一个阳具在那里换来换去吃的香极了。”

“要是他们将咱们两个的事情说出去怎么办?以后我在小京城怎么见人?”

东方云啊,你还有脸说怎么见人?你现在正在干什么?和情夫在茅厕交配让被人捉住,为了避免奸情暴露,用吸精液作为保密条件,真是可以,那个炎公子他已经操了你几个月,你们隐瞒的很好,天衣无缝,这几个月里,我以为你经常出去行侠仗义,为你担心受怕,没想到你是和他打到床上,让他用阴茎和你的小穴进行碰撞。

我和他们的距离近在咫尺,三步,最多五步,他们两个在我眼前一举一动看的非常清楚,我浑身颤抖不止,呼气也越来越急促,两个奸夫淫妇说话归说话,就一直没有停下手里动作。

我感觉炎公子比我更会玩弄东方晴的身体,他行云般的手法在东方晴几个敏感部位来回交换,东方云仰起美颈,张开幼嫩的小口,抬起双手拉紧炎公子的手臂往怀里拽去。

“你快点,我还要赶快回家,我家相公等着我了。”

我等着你什么?等着你用小穴夹着精液回家?我要好好看看你今天晚上的表现,看看你成熟表面下到底有多淫荡。

“晴女侠,别着急,我吃了一包壮阳药,没有几个时辰停不下来,咱们好好的玩上一玩,我保证让你经历前所未有的爽快,我就喜欢听你的淫叫,看你爽到撒尿的样子。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我摸的很舒服。”

气死我了,东方云,你刚口口声声说要赶快回家,现在炎公子说要操上你几个时辰,你又不说话了,难道和别人偷情就这么爽,你看你现在的骚样子,哪还有高雅的女侠形象。

我除了全身打颤、呼吸急促,现在连心脏也开始难受,感觉心中有种凉飕飕的感觉,像是血流流过,这不是一般的血流,是我心脏受伤流出的精血。

“啊昂”

我重新凝聚精神看向他们,表演已经开始,两个人已经完全拥抱在一起,互相使劲搂着对方、搓揉对方的后背,东方晴后背对着我,我只能看一点侧面,炎公子撅著脸蛋正在和她亲嘴,两个人的嘴巴向内凹陷,他们互相用力在吸吮对方口中之物,鼻腔中发出恩恩的淫荡之声。

炎公子双手开始向下抚摸,摸到臀间才停止,他用力的蹂躏东方晴的屁股,丰满挺翘的屁肉被推来推去。他随意把玩着两瓣屁股,抓起来在放手,屁肉上下弹来弹去,可见里面的肌肉多么结实有弹性。

强烈的亲嘴一直未停下,炎公子双手向两胯摸去,侠女服末端到脚踝两侧是开口的,他将手一边一个伸进侠女服内再次摸到屁股上,我看不到侠女服下面那双手是如何蹂躏屁肉,但是从东方晴断断续续的鼻腔呻吟中能感受到她非常享受这种抚摸。

我现在不能冲动,炎公子明明知道我在对面观看,他还敢名目张胆的玩弄东方晴,说明他有备而来,如果我冲进去一定会中了他的圈套,所以我还要忍耐,看他耍什么花招。

炎公子把玩了一会后,慢慢的把侠女服后面的服布撩起来,此刻我才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面对我的是又大又圆又丰满、带着劲爆肉感的两个屁股瓣,衣服撩到腰间也空空如物,说明东方云只有一件侠女服在外面穿着,里面什么都没有。

一定是刚才在茅厕脱光后没有在穿回来,我还没有看清东方云屁股沟那个嫩肉阴穴时,侠女服再次落会脚踝,炎公子继续在侠女服内把玩着两个臀瓣,这不仅仅是摸摸屁股,就连阴穴也能一起玩弄。

他们终于停下嘴里的动作,整整一盏茶的时间,嘴里分开的时候还带着黏黏津夜。

不知道炎公子在东方晴耳边悄悄说了什么,东方晴躬下身子双手向前扶著茶桌,炎公子则顺势蹲下,他撩开侠女服前面的服布,我从这里看不见前面的景象,但能想像的出,东方晴下体完全暴露给炎公子。

只见炎公子大脸紧贴到东方晴胯间,脑袋上下蠕动,颈部肌肉来回收缩,我明白,他在给东方晴舔穴。我也做过这个动作,知道这种感觉,只要做过一次就难以忘记。

东方晴今年三十岁,正是少妇好年岁,身材高个健硕,体态丰满圆润,身体成熟如桃花艳艳,所以她胯间的白肉给我无尽的吸引诱惑,每当她劈开双腿,将流水的阴穴对着我时,那一大片白花花的嫩肉完全朝我敞开,我会情不自己的张开嘴巴去舔弄我所见到的一切,雪白的腹部、大阴唇、小阴唇,以及阴唇边缘叠叠肉皮,吸吮甘甜香露,总想有多少淫水就吸多少淫水,将桃花深处溪流引入自己口中,让自己尽情包饮。

现在这个本该是属于我的成熟的肉体正在被炎公子尽情的吸弄,应该是我的位置已经换了别人,是谁都禁不住东方晴胯间的诱惑,那里无形中散发着迷人的香气,就连隔着透明琉璃镜的我也能感受到私处香气布满房间。

果然炎公子也受不了如此诱惑,他使劲的舔弄,舔弄的淫水声顺着小洞穿入我的耳中,声音的不同,舔弄位置就不同。舔到东方晴的尿口声音是清脆的啧啧声,那是因为距离嘴边近,可以快速的舔弄。舔到大阴唇和小阴唇是拉长的啧声,那是因为阴唇较长,舌头可以在上面摩擦一会儿。舔到阴穴是短快的水渍声,那是因为距离太远,舌头刚好碰到就伸回来。

现在东方晴胯下发出的是有时长有时短的声音,那是炎公子舌头比我舌头长,他从东方晴的尿口一直舔到阴穴口,所有地方全都反复舔弄才能发出的声音,这个动作我做不了几下嘴巴就会发酸,而炎公子来回舔弄了上百次。

他的舔弄动作换来的就是东方晴大声的淫叫和一股股尿水。看着东方晴臀部随着炎公子的舔弄,一次次的向上颤抖,我知道她已经高潮多次。

东方晴虽然在外面是铮铮侠女,但和我在床上也是一个比较骚的样子,女人越是强,在床上越是需要更大的满足,这方面在我们多年的同房时候就能感觉出来。

我不是每次同房后都虚弱的马上睡觉,有一次我还在清醒的时候,就感觉东方晴在我旁边动来动去,我装作继续睡觉,只是一会儿的时间,她压制的呻吟声就不受控制,随着床上抖动越来越大,我知道她在自慰,就是不知道她是怎么自慰。

我还知道的就是在她屋子里,别人绝对不允许动的梳妆柜最下面的暗格里面,有一个很大的“铜长老”,是因为她身材高挑,一般的“铜长老”无法满足她,这也是我无意间发现在,所以我才知道东方晴欲望很高很大,以至于每次轮到我们一起同房时,我怀疑她都要在我熟睡后自己玩弄自己。

由此看来,在我和东方云与东方雨入寝的时候,她自己一个人可以随时随刻的拿着巨大的“铜长老”从晚上玩到清晨。这不能说明东方晴是个荡妇,只能说明她体内情欲旺盛,需要时时刻刻发泄,可惜我的阳具插进入一会儿就会滑出来,根本不能满足她。

“啊~”

震人耳膜的声音从镜子对面传过来,东方晴这次没有控制自己的呻吟,强大的颤抖呐喊表明自己承受着接连不断强烈高潮,她不在是双腿伸直撅著屁股,而是两腿分开稍大,小半蹲姿势,这个姿势可以让炎公子完全将脸部贴到她的阴肉上。

她左腿根部到右腿根部正好映着炎公子的左脸和右脸,由于她身材高大,所以胯部也是那么大的完美迷人,从我这个角度看去,好像东方晴的胯部像一张大嘴,把炎公子的整个头颅都吃了进去。

尿水如巨石砸入大河奔出的水花,在炎公子脸蛋上打出水片,我能够听见“啪啪啪”的声音,这是由于东方晴尿柱不是一次喷出,而是多次外泄,有时喷的多,有时喷的少,但是不论多少,喷出的力道都是那么强烈。

“晴女侠,咱们还没正式开始你就喷了这么多,后面你可不要爽的晕死过去,我可不喜欢干一滩淫肉。”

我实在受不了了,炎公子每说一句话的时候,眼睛都要瞟向这里,他明知我在后面还在不停的用语言羞辱东方晴,他这是为什么?一定有原因,我到底是冲进去还是在这里瞧到结束,就在我犹豫不觉的时候,全身上下有些麻痹的感觉,好不容易控制住颤抖的身体,现在又开始重新颤抖起来。

我被东方晴的举动气的精神恍惚,双眼前方有些眩晕,眼睛看见的东西都是怪异扭曲,只能闭上眼睛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的缓冲一下自己的情绪。

……

第十一章:淫虐

我被东方晴的举动气的精神恍惚,双眼前方有些眩晕,眼睛看见的东西都是怪异扭曲,只能闭上眼睛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的缓冲一下自己的情绪。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东方晴已经站起来转过身子完全面对我,她双腿分开伸直,屁股依靠在桌子边缘,双手靠后一点支撑的已经高潮过后柔软的身体,真是完美的女人,有些迷离的眼神半藏在散乱的秀发下面,胸脯一起一伏还在体会刚才高潮的余温,两个硕大高挺的乳房随着胸脯跌宕起伏,健美的八块腹肌层次分明白里透红,真的就是美人出浴,从小腹往下直到地面全都是尿水和淫水混合而成的白色透明泡沫。

小腹下部与尿道口上方仅有一些黑黑的阴毛,果然像炎公子说的那样,她其他地方的阴毛被刮的干干净净,是她自己刮的还是别人给刮的已经无从得知,尿口上的小阴蒂像一个裹着肉皮的豆芽头,层层叠叠向前凸起一块,也像一个微小的龟头,看着就是嫩嫩柔软之极。

最震撼的还是东方晴的一双大腿,又长、又白、又丰满、她身材高大,白白亮人眼睛的两条腿给人一种大肉柱的感觉,小腿健硕肌肉分明,大腿肌肉丰满又带有强烈的肌肉劲爆条纹,就是这双大腿可以上我抱上一整天,在上面尽情抚摸玩弄舌舔。

我以前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仔细的观察东方晴,她赤裸的身体有种无形的诱惑,吸引所有注视她的眼睛,美白巨大的身材像白色太阳发出耀眼艳光照透我的神识,这么美丽的身子我怎么才发现。

我能感觉到我的幼龙已经昂首挺胸,将身体力量源源不断的拉到下体,刚刚麻木的身体渐渐舒缓过来,力量流经下体后盘旋几圈又重新回到身体的出发处。

炎公子一边轻松喝茶一边欣赏自己刚刚玩弄的女侠,时不时的又撇向我一眼,我也和他怒而对视,但是他根本看不见我,只能看到镜中处在发情中的东方晴。他放下茶杯走到东方晴右侧旁边,既然他还未脱去任何衣物,说明还要继续羞辱东方晴,先把女侠当做玩偶尽情玩弄后在来满足自己。

他左手绕过东方晴后腰搂住左侧光滑的侧腹,低头张嘴一口含住硕大坚挺的乳房上开始含弄,给我的感觉就是东方晴的硕大坚挺乳房与炎公子的头颅尺寸居然不分上下。

炎公子先是张大嘴巴伸出舌头抵在乳肉上舔滑,上下翻滚舌头,左右横撇画出一字,又将舌尖抵住粉色乳晕慢慢的、特别慢的画圈,过程中完全避开接触乳头,最后一口猛地含住乳头向外拉。

“嗯”

东方晴又开始发骚发情,我不知道身体还能忍受多久,刚刚压下去的愤怒又一次冲向大脑,身体又开始颤抖麻木大脑眩晕。晴姐,从小到大你就像亲姐姐一样带领我们几个孩子嬉戏玩耍,那时候还是天真无邪,随着时光成长,你们三个选择像师傅们一样踏上江湖做正义的侠客,有情有义杀魔图贼,在看看现在哪里还有一点点女侠的样子,将淫荡两个字变现的淋漓尽致。

二虎说的对,他听他的师祖说过,不论正义女侠、高贵少妇、贞洁寡妇、还是深闺小姐,只要她们尝到了男人滋味,自己就会把自己推向性欲深渊。男人只要将阴茎插入女人体内让女人体会到真正的高潮,那个男人就永远会在那个女人心中占有一席之地。

就像眼前这样,东方晴背着我与炎公子幽会,她完全可以拒绝对他不理不睬,为什么每次都要和炎公子在见面,那就是炎公子一定将阴茎顶到东方晴的子宫内,用浓浓精液在里面浇撒灌溉,几个月的精液滋润让你迷失自我,背着相公经常出来让他大肆玩弄。

“啊,不要...停下”

“晴女侠,你是让我不要停下,还是对自己说不要停下,看看你现在的骚样子,你别捉弄我啊,我怕停下来被你打死...”

我悲愤的看着炎公子不停的羞辱捉弄东方晴,我真的已经忍不了了,我像是一个小丑,自己的夫人在对面被玩弄的死去活来,自己却足足看了将近半个时辰而无动于衷,我还算是个男人吗,就算是陷阱我也要冲过去,必须要打碎镜子,大骂两个狗男女。

在我要猛地拍碎透明镜片时,才发现我已经全身麻木无法动弹,就连喉咙也只能嘶哑的发出虚声,只有头颅可以勉强活动,我没想到居然被他们两个气的快要完全失去知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继续做那些苟且之事。

炎公子咬扯著乳头看向镜子,同时将闲着的右手直接插入东方晴的大腿根部在里面摸索,东方晴居然很配合的将两条丰满白嫩的大腿向两侧在展开一些,留出一个足够容纳人头的空间,难道你还过瘾,想让他继续给你口食。

一口一手,手口并用,看东方晴上翻白眼,张口虚含的表情就知道她已经爽的昏天暗地不知东南西北,洁白玉臂止不住的轻轻快颤,茶桌随着颤动咯咯作响,两条肥腿肉片像水面波纹来回荡漾撞击,清白色的尿液顺着大腿留到地下产生一大片水渍。

看来炎公子已经玩的不亦乐乎,他抽出右手猛力给了东方晴一个狠狠的巴掌,声音清脆无比,在东方晴愤怒之前,右手在快速回到东方晴下体内摸索,摸着摸著就变了味道,手臂高高抬起,狠狠的抽打东方晴的整个外阴,然后在次将手臂抬的高高,一下接着一下拍打,就像狂扇嘴巴一样。

下手那么重,我以为东方晴应该痛的立即喝止,没想到她笑了,对的,我没看错,东方晴在笑,面部淫荡扭曲,眼神空洞发出异光,脖颈青筋暴露,胯部使劲向前迎接抽打,每次抽打都带出长长一股尿水,我感觉东方晴像是变了一个人,一个人尽可夫的放浪荡妇。

就像二虎师祖说的:“男人女人都一样,人前一面人后一面,人前越是强大,人后更是性大,强大与性欲是对等的,每个女人都有放荡浪骚的一面,如果要把她释放出来,必须要一点一点撕开女人的伪装,一点一点拿下女人的矜持,一点一点羞辱女人的身体,正人君子做不到,只有变态和小人加上坚持不泄、持之以恒才能得到。”

炎公子停下手臂,将手指放到自己鼻尖嗅了嗅,那表情仿佛在品闻人间极品。

“晴女侠,到了上香时间,你可要注意身体,一定不要出任何声音,不然声音传到前院,大家要是认出你的声音,那你的脸可就丢没了。”

上香时间?你们交配前还要拜天地?

就看炎公子完全坐在地下,左手堵住自己距离东方晴最近的一只耳朵,抬起右臂将右手食指、中指、无名指并在一起猛力直接捅入东方晴小穴口,毫不留情没有一点拖泥带水,手指根直抵唇肉边缘,眨眼间又将手指拔出,带出股股白沫,眨眼间在次捅入,拔出,反反复复,他的动作就像金刚轰天指一样,指指入肉,大腿和小腿上的肌肉被轰的四处乱窜,要是一指打在常人身上,也是受伤不轻,就连两个硕大的乳房也被余力震的上下抖动。

可是东方云承受住了,下阴肉体一次次的硬抗。

“咚咚咚...”指拳与肉穴相撞击发出沉重的闷哼声犹如百炼紫金锤强击在我的胸口,我感觉嘴里有些血腥味道,没错,确实是有血从口中流出,没想到神识伤害这么严重,我感觉身体已经到了极限,在看下去,身体就会支离破碎,可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双眼,偏偏要反抗自己的神识,去看穿东方晴到底为何...

东方晴完全没有理会炎公子刚才的叮嘱,浪叫一声比一声大,乃至于振的我耳膜轰鸣,我说这个炎公子怎么堵住自己的耳朵,这个声音不传到前院才怪,就靠这几堵墙是无法抵御如此浪叫冲击。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东方晴发疯一样的嚎叫,从轰鸣的尖叫声逐渐变为野性低沉的嘶吼,类似于母牛那种哞哞叫声,只是非常的淫荡,非常的淫荡。

东方晴的淫叫声像冰锥针刺一样扎入我的心肺,切断我的经脉,已经受伤的我再也承受不住如此摧毁人心的打击,我已经完全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眼皮不受控制的慢慢合上,最后的画面还是炎公子在用手指无情的大力轰入东方晴那肥美的阴道,唯一不同的就是,东方晴的右手也加入了争斗,她用专门点穴伤人的中指按压自己的尿道口上方的大肉豆,大幅度的画圆圈摇摇,嘴里还喊著:“我要疯了,我要疯了。”

........

又是黑暗,又是巨型石碑,又是“有无心经”,每当入睡和晕厥都要先来此地报道,我哪还有心情去修炼这个一点参不透的东西,我的夫人就在外面和男人通奸,我却被封锁在一个未知的空间,我要出去,就算全身筋脉尽断而亡也要出去看看他们后面还有什么精彩表演,错了,应该说他们的表演即将开始。

“小儿郎,住新房,白白手,圆圆头,鼓肚子,脚丫子...”

一句似听又未听过的顺口歌在黑暗中远远飘来,在四周寂静黑暗中传来如此声音,若是在平时的山野中,我早已汗毛夹立百里飞奔而跑了,因为声音空荡如尘飘在脑中,不像是有人在一个位置在唱歌,更像是一个人在四面八方同时唱歌,如果对方不是绝顶高手,那么一定是厉鬼。

而此时的声音确实从四面八方传来,我本以为自己会害怕,可是没有,我没去考虑谁在唱歌,而是对歌词有种深深的怀念,总想跟着一起唱,可是又想不起歌词。

四面八方的声音越来越近,近到就在我眼前,却又看不见歌唱者。

此时,巨型上石碑上的文字像是九天仙女,从石碑上飞出,在我的头顶盘旋,每个文字都身披金光,不同文字金光波纹震荡不同,我明白了,声音是这些文字发出的。温情的声音压制住我将要撕裂的神识,源源不断的声音从金光文字中传到我的体内修复我的身体,非常舒服,像是无忧无虑的躺在椅子上享受午时惬意的阳光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