攜妻走江湖 (37-39) 作者:童話

簡體

. book18.org

【攜妻走江湖】 book18.org

作者:童話book18.org

2021/04/18發表於:第一會所 book18.org

*** *** *** book18.org

第37章:真相不可說 book18.org

可憐天下父母心,或許是耳光太過響亮,或許是飢腸轆轆,驚醒了破爛草床上的嬰寶,小寶還不知道自己母親正被幾個惡人狂虐,聽到乖乖溜後,又悄然安靜,哦哦的對著空氣亂動手腳,甚是好玩,我也想要一個,不行,又聯想到雲姐,心房開始隱隱疼痛。 book18.org

「婊子,這麼能忍,你的寶貝呢,白白胖胖的小傢伙,長大以後也是個俊俏公子,不如做個太監,以後到宮裡伺候大人。」 book18.org

「你混蛋,事情與孩子無關,為什麼將他牽連進來,求你把他送給大戶人家,讓他衣食無憂,那也是你的孩子。」 book18.org

「啪」 book18.org

又是耳光,男人除了打女人耳光還會做什麼!我想要仔細看清眼前男人如何禽獸,虎毒尚不食子,更何況親生之兒。我進一步,幻境後退一步,捉不到,撲不著,眼前白光蒙蒙刺眼,鏡中水月霧氣朝朝,進不得退不來,唯有乖乖之聲修補神識。 book18.org

「你們住手,一群鏗鏘男人欺負一個女子算何本事,懦夫,斯文掃地...」 「......」 book18.org

此景不可在看,我,兩行側淚,此聲環繞於耳朵,似近又遠,何曾聽過,情兮怨兮,愛兮故兮,可嘆天下娘,今何在。 book18.org

...... book18.org

終於醒來了,身體還是無一絲力量,仍是只有聽力精敏和身體感知,這次我的身體沒有恢復?奇怪,每次進入夢境之中,石碑都會修補我的神識,看來這次我傷的太深,不僅神識受傷,肉體也受到自我摧殘。 book18.org

雲姐呢?她去了哪裡?應該是去給孩子喂奶吧,畢竟是自己的寶寶,對自己的孩子哪有放在一邊不加理睬的道理,心傷,不能在去思考,不然傷上加傷。 「吱~」 book18.org

有人進來了,輕聲輕腳,這是我寢室,能進屋子的人只有東方雲,如果是她,可不會像做賊一樣,偷偷摸摸進來。也不是東方晴,她種了淫毒,正在屋裡呻吟嚎叫,現在我還能聽見。大牛二虎嗎,也不可能,兩個人賊重,走路咚咚帶聲,那是誰? book18.org

唉?唉?怎麼脫我褲子?感覺陽具進入潮濕孔洞,應該是在給我口交,因為對方舌頭正舔弄我的龜頭,是不是雲姐看見我陽具挺立,所以特意去妓院給我找的妓女,因為她正在哺乳,修養身體不能與人交合,所以才花錢請別的女人來給我瀉火?不可能,她才不會那樣做。 book18.org

好舒服,好會舔弄,這是?舌頭進到我肛門中,這種感覺真爽的無法形容,對,肛門周邊很敏感,畫圈的舔,陽具硬的要爆裂了,緊緊靠舌頭就能讓我有強烈的出陽感覺,我這九轉真陽神經白練了,對方是高手中的高手,一點不假。 「哦~」 book18.org

還好,是女人的呻吟聲,如果是男人叫喊,我這一世清白就徹底玩完。 聲音如此熟悉,脆、甜、尖,嫩,這個是? book18.org

「好弟弟,我回來了。」 book18.org

我的天,東方雨,不對,是另一個東方雨,百毒仙子失敗了,怎會如此,確切的說,事情比我想像的複雜很多,總感覺有些東西十分熟悉,即將摸到卻又一手空,有些猜測是天馬行空,我都不敢想像自己為什麼會做出這麼大膽的猜想,不可能,不可能。 book18.org

...... book18.org

怎麼又回到夢境石碑?剛剛從這裡出去,假東方雨還在外面給我口交,關鍵時刻居然被打斷,如果我的身體在外面被殺,神識是不是永遠無法離開這裡。 不對,這裡沒有石碑,這是哪裡?與石碑幻境相似,周圍一片黑暗,唯有前方一點亮光,我自然隨著亮光而去,越走越近,越走越近。 book18.org

「情綿綿、心切切,切切心綿綿情,卿卿我我,我我卿卿,懷抱著一片春情...」 book18.org

哦,好難聽的歌,一個坐在河邊對著倒影梳頭的盤腿女人,雖然沒有河水,可我就是感覺她像是坐在河邊。全身雪白無暇,一身銀色長髮。女人背對著我,長發過腰,勉強露出雙肩和豐滿的臀部,看樣子她是赤裸全身,身材真好,這兩條肥肉肉的長腿,就是頭髮礙事,美不美看後背,一席銀髮幾乎把後背完全擋住,怎麼看。 book18.org

長發之下,一條,兩條,三條...九條毛茸茸的白色尾巴貼在兩片臀瓣之間,這可是個好東西,大牛二虎淫具寶箱中,有個叫狗尾肛塞的淫器,上面也有一根短小的尾巴,把肛塞塞入女人的肛門中,外面長個小尾巴,女人在地上爬行,就如母狗一般搖著尾巴,當然,與眼前這個尺寸相比就差的太多。 book18.org

「好弟弟,十幾年來咱們第一次真正見面,你想要姐姐贈送你點什麼禮物。」 是假東方雨,原來是她在搞鬼,是她把我拉到這個神秘的地方,她是人、是妖、是魔、是敵、是友,暫且看看。 book18.org

「好弟弟,時間緊迫,只有一口茶的時間在這裡,我可是冒著極大性命危險與你相見,這也是一次賭注,與小人賭,贏了既是輸。與君子賭,輸贏都是贏。因為法力有限,我只能回答你一個問題,你也回答我一個問題,這樣陰陽平衡,然後我打碎屏障,咱們重回現實。」 book18.org

「哼,你什麼問題都能回答我嗎?我就想知道,我的東方雨。」 book18.org

「是的,我什麼問題都能回答你,好了,我已經回答了你的問題,該我問你了。」 book18.org

混蛋,把我當傻瓜嗎,這也算一個問題?竟敢戲弄我,我一個字也不會搭理你。 book18.org

「和你開個玩笑,看你那臉色都變成苦黃瓜。弟弟,有些事情只能在幻境中交談,我覺得時機差不多成熟,現在可以告訴你一些事情,你理解也好,抗拒也行,事實是改不了的,早晚要面對,提前做好心理準備,好過驚耗突然來襲。」 你這個妖孽,從剛才就在那裡梳頭個沒完沒了,用後背對著人說話,是對別人極大的不尊重。周圍一片漆黑,人生地不熟,我也不知道你水有多深,不然早走過去,揪著你頭髮,大嘴巴子正反抽。 book18.org

「你到底是誰?我的東方雨在哪裡?我只關心這兩個問題,其他一概與我無關。」 book18.org

「就是我呀,我就是你從小照顧大的東方雨,從兒時至今,咱們相互間發生之事,歷歷在目。而你說的那個東方雨,只不過是我用一根尾毛虛化而成,現在我已經脫困,她已經無用。塵歸塵,土歸土,哪裡歸來哪裡去。」 book18.org

我承認天下之大,無奇不有,唯獨妖魅鬼怪只曾聽說未曾見過。眼前這個肛門塞著九尾白毛淫器的女人還和我說什麼尾巴皮毛,這種話令人深深不能信服。 「你既然說我夫人已經無用,那就還給我吧,咱們井水不犯河水,你走你的大道,我行我的獨橋。和氣辦事,下次見面好商量,以後咱們還可做個朋友。」 妖孽背對著我嫵媚的說著:「好相公,這身體只有一個,不可能同時存在兩個神識,我才是真正的主人,只是我以前被封印在體內,現在既然出來了,當然是重新拿回自己的身體,你的那個東方雨,她既然是我法術幻化,當然我也可以收回法術,讓她歸於虛無。」 book18.org

說的和真的一樣,沒教養的女人,頭也不回,只顧著自己秀髮,是天上銀河所做嗎,梳個沒完,當心脫髮謝頂。在看看你肛門塞內的九尾白毛,動了,動了,有情趣,九尾白毛自行會動。 book18.org

「這個好辦,你現在自我封印,讓我的雨妹重新占有身體即可,我就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開出你的條件,只要能換回我的雨妹,什麼條件都可以答應。」 皇爺我陪著你玩,看你出什麼麼蛾子,神神秘秘的女人,始終不敢回頭看我,只顧對著虛幻河流梳理毛髮,肛門塞內的九尾白毛時不時扑打周身,騷貨。 「好弟弟,你說笑呢,我被封印許久,久到我都快記不得起自己是誰,神識被漫長歲月消磨耗盡,如果在晚上幾十年,神識可能會自我重生,自己不再是自己。我還要感謝你,如果沒有你的無意幫忙,我也不會這麼早脫困。」 book18.org

「我?」 book18.org

「是呀,當初你在俠客客棧偷窺東方晴與炎公子通姦,幾口精血噴到可解百毒的仙草香囊上,仙草香囊是什麼,你們都以為是可以抵禦萬毒的香囊嗎?那是封印我的法力原石,原本香囊一直由東方雨佩戴,後來她怕你受傷,摘下來給你護身,所以,離開東方雨的香囊致使封印鬆動,在加上你的精血,封印被破開,姐姐我得以重見天日,你說是不是要感謝你。」 book18.org

我呸,胡言亂語,一派瞎說,我終於知道你為什麼不敢回頭,因為你怕我看見你說謊的樣子,通過梳理頭髮來掩飾心中的謊言漏洞。那個香囊以前又不是沒有占過血,斬殺賊人,濺到上面的血跡也有不少,當然,就算是我的血,曾經扎破手指也滴上過幾滴,怎麼不見你出來,所以,你在瞎編亂造。 book18.org

「好弟弟,你一定在想,為什麼以前香囊沾上精血,怎麼沒有解開封印,此時血非彼時血,總之,我要感謝你解除封印救我出來。」 book18.org

「妖女,別說了,沒時間和你閒聊,既然把我拉到這裡,就是有目的,怎樣才能將雨妹還給我,開出條件。」 book18.org

妖女居然開始一本正經的和我說到:「皇弟,我也沒時間和你閒聊,結界法力已到,我就一個條件,讓我拜讀一下你體內的有無心經,我要看看這本經書到底如何厲害,就連...咳咳,給看經書,我考慮還你一個完整的雨師妹,不給看,我讓她身死道消。」 book18.org

原來如此,這樣解釋就通了,妖女顯然不知道她為我提供了很有用的證物,東拼西湊的蛛絲馬跡雖然不明顯,但是這些東西都指引著一個方向,我要放輕鬆,東方皇,你要振作,事情可能不是你想像的那樣。 book18.org

第38章:雲姐說的對 book18.org

原來如此,這樣解釋就通了,妖女顯然不知道她為我提供了很有用的證物,東拼西湊的蛛絲馬跡雖然不明顯,但是這些東西都指引著一個方向,我要放輕鬆,東方皇,你要振作,事情可能不是你想像的那樣。 book18.org

為了雨妹,洪水滔天也沒關係:「我答應,但是,你怎麼保證將雨妹完完整整的還給我,我不信你。」 book18.org

這個妖女異常狡猾,十句話中十句假,絕不可輕信,今天所有對話,我都要假設她在騙我。 book18.org

「信不信由你,我法力無法在支撐結界,今天到此結束,你還有什麼可問的?姐姐我高興,多回答你一個問題,要好好珍惜這個問題,想好了再問,把握這次提問機會,別像剛才一樣。」 book18.org

哼,我當然已經想好了,怎麼可能放過這個機會:「妖女,你屁股後面那個會自行蠕動的九尾白毛肛塞淫具真不錯,從哪裡買的?我也想給夫人們也買一個。如果不方便告知,就把你現在用的那個肛塞洗乾淨送給我,就算臭點我也要,回來我自己在用雄黃酒消消毒,當心別把那九個白毛尾巴沾上屎。」 book18.org

...... book18.org

女人真奇怪,九尾肛塞不給就不給,幹嘛用梳子砍我,本以為是把普通的梳子而已,誰想到,寶梳外身發光,猶如巨錘砸身,神識具痛,讓我從床上蹦起,咦?身體已然還好如初,感覺真氣也精純許多。 book18.org

我之所以從幻境中驚醒有一半是因為神識侵痛,另一半是被妖女真實面容給震撼的。 book18.org

如此美麗的女人,美的差點讓我丟去魂魄,在她怒氣轉身拿著木梳砍向我時,曼妙尊貴,天仙之容,傾國傾城,從正面看去,頭髮確實如九天銀河瀑布般令人仰頭靜望。一字雙眉,劍氣削削。雙睨之內,萬星環繞。俊之臉,冷俏童。婉容挺鼻,香檀小口。薄薄紅顏,無粉自美。朦朦仙氣環繞於身,將一雙巨乳和豐滿成熟的腿胯藏在之後。 book18.org

我只能用禍國殃民來形容,我相信,此女一出,天下王者必爭之,此女一念,可左右君王身前事,正所謂是紅顏禍水。管她呢,對我來說,在美的女人也只是洩慾的工具,我最關心的還是小師妹,只要能將她救回,任其天塌地陷。 妖女已經走了,在我醒來之前就走了,褲子被退到膝蓋,陽具軟塌塌的,上面沾滿白色泡沫,看來我被她強行操雞了,陰囊中感到空蕩蕩,嗯?這個吸精妖女,太貪婪,趁我不備,將全部陽精吸的一乾二淨,真的是一乾二淨,儲精囊內空空如也。 book18.org

「嗞~」有人進來,妖女又回來了?不對,步法輕盈,徐徐而來,身體婀娜,舉止多姿,也是個成熟的美少婦。 book18.org

「雲姐?」 book18.org

「皇弟,你不裝了?」 book18.org

「啪。」 book18.org

「雲姐,你抽我幹什麼?別打,停,我要還手了,哎呦,別踹了...」 ...... book18.org

屋裡現在又是我一個人,看看鏡中自己,慘不忍睹,鼻青臉腫,頭破血流的給自己擦藥。這是妖女赤裸裸的報復,她告訴東方雲,說我早就醒了,是故意在裝暈嚇唬她,哎呦,真痛,雲姐還真下狠手。 book18.org

無所謂了,這頓打沒白挨,東方雲邊打邊講,將前後之事給我說了個明明白白。 book18.org

我不知道是高興還是痛心,高興的是我被東方雲欺騙了,她根本沒有身孕,更沒有什麼孩子,上次河邊偷窺之事,都是她一手安排的,故意將去溫池的消息透露給店小二,又故意裸露身體勾引澡池男人,讓他們之間探討女人情色,我便會跟著這些消息來到河邊,她更是讓那兩個男人說出已有身孕的消息,這一切就是報復我,讓我嘗嘗心痛的感覺,因為我忽略她們三個姐妹,而忙著追求喬詩焉。 未曾想到,事情超出她的想像,那晚之後,我消失的無影無蹤,一天、兩天、八天、十天,從尋找百毒仙子變成了我東方皇,這一找就是半年多。原來只有半年多,我還以為有十個月之久,這完全是因為我在洞中生活,混混沌沌過著操屄和修煉的日子。而那個襁褓中的孩子,是她們在尋找我過程中從賊人手裡救下的,可憐無人照顧,所以她作為臨時娘親,當然,還雇了一個奶娘。 book18.org

可是,令我痛心的是,東方雲真的承認了她與劉公子和賀公子的通姦事實,而且,時間之早,還要在認識大牛和二虎之前的幾個月。她說,那是有一次他們三人一同剿賊,一次大戰之後, 東方雲胸衣被劍氣刮開,兩隻大白兔自行跳出,至此,東方雲的女性身份被這二人得知。 book18.org

從此之後,二人爭先恐後想奪得東方雲的輕采側目,殺賊時護隨左右,吃飯時香飯、熱湯、水果照顧,夜間睡覺一左一右互相監督,疏遠靠近他們的美人,拒絕任何媒人舉薦,兩人全身心的追求東方雲。所謂日久生情,這兩個男人又是小京城四大美男子之一,長期的優柔寡慾讓東方雲越來越抗拒不了風流偏偏的男性氣味,最後二人在山峰之巔對決,勝者可以伴隨東方雲身邊,敗者則是離開。 不幸的是,二人情同手足,不想爭奪卻又非要爭奪不可,最後互相自殘,看誰傷的最慘。搞得東方雲在京醫大藥房的貴客間裡同時照顧他們二人,於是乎,在某天夜裡為二人洗澡之際,見到無比強壯男人裸體的東方雲淪陷了,她主動脫去衣服,夾到兩個男人之間,一手扶著一個堅硬挺立的陽具,指引著放入屄道和肛口,三人共融一體,由於男人們身體帶傷,一切都是東方雲主動去做,兩個男人只是躺在床上挺著陽具,東方雲則忙的不亦樂乎,上了這個床,又要忙著那個床,從此開始通姦行為。 book18.org

那個時候,白天的東方雲去京醫大藥房的貴客間與兩個男人通姦,一開始是一個男人一張床,後來東方雲嫌麻煩,乾脆兩個男人擠到一張床上,一人一邊,對著躺,就這樣,東方雲可以與一個男人操屄時,給另一個男人吸食陽具。到了晚上,她在回家與我大被同眠。一切一切都在我眼皮底下進行,將我蒙在鼓裡。 「呼」原來發生過這麼多的事情。 book18.org

東方雲走了,不是離家出走,而是去膳食房給我做些最愛吃的甜點,出去時,我還特意叮囑少放些糖精,最近上火,小便赤黃。 book18.org

東方雲說既然我已經恢復男人雄風,那麼,她和劉公子與賀公子的通姦就到此為止。這句話說的很彆扭,怎麼理解都不是味道,如果我沒有恢復身體,你還要繼續紅杏出牆?好像她做的光明正大一樣,而且,她居然一口咬定我不會真的動怒,看那樣子吃定我了,我能不動怒嗎,你與兩個男人同時通姦,還好意思的給我講著床上光榮戰績。 book18.org

她說的對,自己心愛的女人主動脫光衣服讓別的男人操屄,我真的沒有動怒,只是心理有些不是滋味,酸酸的感覺。這是為什麼?東方雲給出了答案:愛屋及烏,也就是說,我太愛夫人們,希望她們幸福快樂,可我又不能給她們魚水之歡的快樂,所以當她們紅杏出牆尋找快樂之時,我心中更是盼望著她們能夠找到快樂而不顧及自己相公。 book18.org

在我對她給出的答案質疑時,她又拋出一個答案:九轉真陽神經伴隨症,自己心愛女人享受男女情愛,不論男方是誰,作為相公的我,都是感到無比高興。我覺得她說的不對,這不是高興,這是犯賤,哪有自己夫人與別人通姦還高興的道理,所以這個理由不成立。 book18.org

東方雲還有理由,並且還拿出了我無法抵賴的證據:當初在大牛二虎與我一同修煉之時,東方雲曾經挑弄兩個淫賊,親吻二虎陽具,舔弄大牛陰囊,她發現我在偷瞧而沒有生氣,所以經常假借輔助練功的名義,大著膽子玩弄兩個淫賊的陽具,有時將二虎雞蛋大的龜頭含在嘴裡,而我呢,仍然假裝看不見,甚至陽具不由自主的挺立起來,所以這就是我無法抵賴的證據。 book18.org

證據層出不窮!東方雲細心到如此,東方晴與炎公子姦情、東方晴與假東方陽的姦情,還有她與大牛二虎的姦情,東方雲拿這些事情說理,她認為,根據我對這些事情的反應態度來看,就能確定我不會生氣,甚至還樂此不疲。 book18.org

最後,她毫不留面的給我下定結論:愛夫人的綠帽老公。 book18.org

對於以上這些證據和結論,我一百個否認,這次我不會被她誘導,上了幾次當,這次還想牽著我鼻子走?沒門,把我往綠帽老公的頭銜上帶?不可能,給自己留有下次偷情的藉口?別想。 book18.org

咦? book18.org

是呀,剛才一直在說劉公子與賀公子,怎麼把大牛二虎兩個淫賊給忘了,東方雲對這兩個人隻字未提,之前他們三人去尋找東方晴下落之時,那幾十天裡,一定發生了很多不可告人的秘密,那次在我寢室里,東方雲與大牛操屄時也說了:「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變本加厲,讓我做出那麼多丟臉的事。」到底是什麼丟臉的事情,看來我還要找東方雲問個明白。 book18.org

我還是先在床上躺會兒,閉目仔細思考一下,整理整理眼前之事。 book18.org

腦子裡好亂,東方晴之前受人逼迫,被人操弄了幾個月,現在又遭人暗算中了淫毒,這是急需馬上解決的。東方雲與大牛二虎劉公子賀公子四個男人通姦,真佩服她,本來讓我最放心的就是她,結果與不同男人通姦最多的也是她,我到底是原諒她還是原諒她還是原諒她...這個暫時先放一放,救東方晴要緊。東方雨是個迷,她給我透露的信息非常重要,我要與東方雲探討一下,家裡只有她的頭腦能處理此事。 book18.org

第39章:折磨與明悟 book18.org

腦子裡好亂,東方晴之前受人逼迫,被人操弄了幾個月,現在又遭人暗算中了淫毒,這是急需馬上解決的。東方雲與大牛二虎劉公子賀公子四個男人通姦,真佩服她,本來讓我最放心的就是她,結果與不同男人通姦最多的也是她,我到底是原諒她還是原諒她還是原諒她...這個暫時先放一放,救東方晴要緊。東方雨是個迷,她給我透露的信息非常重要,我要與東方雲探討一下,家裡只有她的頭腦能處理此事。 book18.org

還是躺在床上比較舒服,全身可以完全放鬆,把精力都集中在頭腦。 book18.org

我認為,有些事情還是要裝糊塗的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因為我不想失去,某些人對我來說,太過珍貴,如果真要分出是非和對錯,到時候,就算是表面辯論贏了,實則背後輸的一塌糊塗。 book18.org

...... book18.org

「啊~」 book18.org

夜色昏暗,還沒等來東方雲的夜宵甜點,晴姐的呻吟之聲先到一步,我真混蛋,怎麼把晴姐中了淫毒,關屋自鎖的事情忘在腦後,現在就去看看,雖然被打的鼻青臉腫,雙腿顫顫巍巍,爬也要爬過去。 book18.org

「滋~」大門開啟,浮雲散,明月照人來,雲姐回來了,我的少糖甜點呢? 東方雲大驚失色的跑進來:「相公,快去看看晴姐,淫毒開始侵入神識,她意識模糊、胡言亂語,正在自我摧殘。」 book18.org

...... book18.org

混蛋,到底是誰給東方晴下的艷盅!何時下的!到底是什麼目的!你們有什麼事衝著我來,為什麼要傷害她。 book18.org

眼前的東方晴哪還有英氣女俠的樣子,披頭散髮、眼神渙散、口水直流、高亢呻吟,一隻手被捆在床頭,兩隻腳被拴在床尾,還有一隻手在胡亂撓抓,床墊和裹衣被撓的分分條條,看來這是她自己將自己束縛在床上,所以只剩下一隻手可以活動。 book18.org

「晴姐?晴姐?是我,皇弟,你的相公。」 book18.org

無用,晴姐表情患得患失、傻笑連連又哭哭啼啼,我預感到大事不妙,如果不及時醫治,將來必成呆傻之人。 book18.org

我看向東方雲,東方雲則對我黯然搖頭,之前她已經告訴我,太醫院的名醫說此毒不明確,可以歸為淫毒一種,沒有明確症狀之本,不可任意配藥,唯一壓制方法就是以毒攻毒,也就是說,讓東方晴激發自身淫慾之毒來抵抗入寢的淫毒,這樣,兩毒暫時互相牽制。 book18.org

怎麼可能,這不是毒上加毒嗎! book18.org

激發體內淫慾的方法有多種,可以吃春藥,但是春藥只是藥引,還要加上幾種毒藥做藥媒,此法對一般人來說,很危險,武功高強之人可以引導毒藥在體內傳播,一般人則無法調節身體經脈,一個不好,命歸九天,晴姐現在的樣子,比一般人還差,所以此法行不通。 book18.org

也可以有宗師級人物用內功將她內體淫毒逼出,此法看似簡單,實則最行不通。宗師級人物,京國內,據我所知,只有三個人,一個在京國皇帝身邊做護國法師,也就是喬詩焉的師傅。一個是當今正宗少林寺主持。還有一個是傳說的魔道護道尊者。這三個人,我一個都不認識,錯了,是他們都不認識我,請動他們談何容易,而且就算能請的動,時間也來不及了。 book18.org

還有一種我最不想用、也是最有效的方法,大牛說的:陽具至尊心經中的「噴水淫娃夜夜叫」,其實這個技巧的真名是九轉真陽神經御女篇中的淫女如潮,我真不明白那個翻譯高人是不是個半吊子,好好一本御女功法,非要起一個淫蕩的名字。 book18.org

此功法是勾起女子內心中的淫慾,一勾到底,將女人的放浪演繹到極盡,此功法描繪女人淫蕩之態,我實在無法用言語形容,書中所訴就有正反整整一頁,當初在看到半頁之時,陽具已然硬如鋼針,加上此法不為我正道認同,所以我匆匆跳過此頁未盡詳讀。而且,此法要用在女人身上,還要求用功之人必須精通此法、馳騁勇猛、陽具粗大、陽精充足溢滿。 book18.org

精通此法是因為,此法不是以往的亂捅一氣,而是要在女人被操弄之時,不同時刻、不同表情、不同動作,做出對應之舉。而陽具越粗、越大、越長為上上之選,因為龜頭抵入子宮之內,可以激發女人最深情慾。陽精充足溢滿最為關鍵,在此功法最後階段,精液中夾雜九轉真陽真氣衝擊女子穴內淫液,形成淫慾之氣,讓女子身體吸收,達到內傳於外,內外皆一,淫蕩之液流滿全身,女子即是陰穴,陰穴即是女子,淫慾之毒由此產生,此法與有無心經頗有異曲同工之妙。 「啊~」 book18.org

晴姐呻吟之聲將我從無奈選擇中喚醒,下面該看我的能耐了,我要好好將她操弄一番,針對淫女如潮技巧的使用,我可以跟著九轉真陽神經所述,一邊學習一邊操弄。我體力充足,剛才醒來之後,感覺全身充滿力量。陽具粗、大、長,我也算是佼佼者,優越感無限大。然後就是...... book18.org

可惡,妖女,你絕對是故意的,在幻境之時,你偷偷將我陽精吸的一乾二淨。就算淫女如潮技巧前幾步我做的非常完美,沒有陽精衝擊淫液,根本產生不了淫慾之氣,更別提產生淫慾之毒,沒有淫慾之毒,還如何與艷盅互相抵消? 千算萬算,都被別人在算。我感覺有個圈套,是一個不得不跳進去的圈套。給東方晴下艷盅的人,殺害炎公子的人,偷偷監視我的人,還有從背後偷襲我的人,這些都是一個人做的?還是一群人做的?沒關係,用不了多久,我就讓他們付出水面。 book18.org

東方雲焦急的跺著小腳對我說到:「相公,晴姐快失去意識,淫毒即將侵入神識,在不快點就來不及了。雨妹已經如實告知於我,她發現你的儲陽囊內空空如也,一定是在回來之前,被燕國姦細,食精女魔將陽精吸的一乾二淨,短時間內,根本無法產生足夠的精氣。」 book18.org

什麼食精女魔,明明就是附身在東方雨體內的妖女所做,我回來之前,體內陽精充足的自溢,從幻境醒來,儲陽囊內的陽精被吸食的一點不剩,不是她還能是誰,這個妖女到底是敵是友。 book18.org

「雲姐,既然是這樣,我也沒有辦法,只能將東方晴打暈,我晝夜不停的調整身體,爭取三五天內恢復陽精,你看這樣行嗎?」 book18.org

東方雲怒了,因為東方晴與她情同手足,她知道根本等不了三五天,晴姐就會淫毒侵蝕神識,可是我就是無法接受、無法抉擇。 book18.org

「東方皇,你太自私了,我們三個姐妹都是陪著你從小長大的夫人,十幾年的陪伴,換來的就是如此?你為了自己名譽而不顧晴姐的死活,你配是個男人嗎?咱們江湖人,行大事不拘小節,關鍵時刻,哪還分什麼道德倫理,你如此心胸狹窄,難當大事。我的相公如此愚昧,只顧自己,不顧夫人死活,我瞎了眼,居然養大一個白眼狼,你的心都被...」 book18.org

我抬手捂住雲姐的嘴巴,雙眼溫情的看著她,她要是理論起來,一天一夜都停不住嘴,我用另一隻手臂環抱住她,拉進自己的懷裡,經過一年多的修煉,我的身體要比她魁梧強壯一些,她像小貓一樣依偎在我懷裡,聞著她的體香,回想過去,從小到大,都是我像個孩子鑽入你們的懷抱,這次不一樣了,她在我懷裡輕聲哭泣,我明白她想要說什麼,我也想及時救治晴姐,只是心中非常難受,真的難以抉擇。 book18.org

一盞茶的時間,我們默默的環抱在一起,此處無聲勝有聲,當然,還有東方晴的呻吟之聲。 book18.org

我好想明悟到什麼,一種難以理解又空洞的明悟,不知道明悟什麼,卻又感覺確實明悟到什麼,很矛盾,環繞於手又抓不住外放,虛空玄幻中獨自站立,浮雲中閒散漫步,這種感覺真好,看來,這種明悟不僅是神識層次,就連二流武者的內外境界也提升一些。 book18.org

我要將這種明悟帶入我的話語中,時時刻刻保持這種明悟,讓境界更快的提升:「雲姐,我知道你想讓我做什麼,我同意了,關乎晴姐性命,我作為她的相公,必須做出決定,我不能因為自己自私,來讓晴姐受苦,做吧,我不會生氣。」 我站起來了,說話鏗鏘有力,字字鋼硬,話中沒有猶豫,也沒有拖泥帶水,我不再是以前的我,不再是以前那個懦弱、膽小、遇事則躲、處事則慌、讓夫人在前,我自己躲在後面的男人,與其說明悟,不如說是涅槃重生,重塑自我。 是的,從現在開始,我進入明悟狀態,感受天地之意,感受人文之情,感受周遭一切,不論好與壞、對與錯、是與非,一切都在我明悟之中,沒錯,就是這樣,我肯定任何事情都不能影響我的明悟,一定不能。 book18.org

東方雲在聽到我剛剛說的「我同意」三個字後,雙手外擴,掙脫我的懷抱,將我一把推開,像個唯我獨尊的大少婦一樣,扯著嗓子對著門外大喊:「大牛二虎,你們兩個混蛋死哪裡去了,家主已經同意,還不快點進去給大夫人解毒,麻利點,兩個廢物點心,除了吃飯快,其他事都慢慢吞吞,還想不想乾了。」 哎呦呦,我的明悟啊~,硬生生的被眼前這個雲潑婦給打斷了,心痛死我了。眨眼間的明悟,來之不易,就這樣浪費糟蹋,哎,想開些,緣到眼前要順其自然,讓他們去做吧,這是最好的選擇。 book18.org

望向對面胭脂桌上的美人鏡,正好折射到東方雲的身後,看著東方雲將袖中那塊拳頭大的五彩琉璃石塊偷偷放回桌上,我心中一口大氣終於喘出,用手摸了摸脖勁,剛才真危險,倘若說個「不」字,後果不堪設想。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