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燕歌行 第四章 對酒當歌

簡體

宣平坊。程宅。 book18.org

「誰!」鄭賓一聲低喝,掣刀而起。 book18.org

一個人影攀上牆頭,然後「噓」了一聲。 book18.org

「程頭兒?你怎麼……」 book18.org

「先別問。」程宗揚抬手在牆頭一按,小心避開牆上的銀絲,縱身躍下。 book18.org

見他身後背著一隻鼓鼓囊囊的羊毛口袋,鄭賓連忙收起刀,「程頭兒,我來給你搭把手!」 book18.org

「不用。」程宗揚低聲道:「外面亂得不得了,好像到處都在殺人放火,家裡怎麼樣?」 book18.org

「還好。」鄭賓道:「白天來了一群和尚來找事,不過沒有挑頭的,只嘴上嚷嚷,後來為了爭什麼桶,那幫禿驢自己鬧了起來。」 book18.org

「干!這幫死禿驢……」程宗揚扭頭道:「小心,別碰到電線。」 book18.org

說話間,牆頭又掠過一道身影,輕紗遮面,卻是一名女子。她身後還背著一人,落地時宛如輕煙,精湛的修為讓鄭賓不禁多看了兩眼,接著神情不善地眯起眼睛,認出那人是光明觀堂的鶴羽劍姬。 book18.org

「路上遇見的。」程宗揚解釋了一句,然後道:「這幾日辛苦你們了。」 book18.org

鄭賓半是玩笑半是揶揄地說道:「程頭兒更辛苦,大半夜還在忙活事兒。」 book18.org

「哈哈。」程宗揚乾笑兩聲,星月湖大營這幫兄弟們對光明觀堂一直心存芥蒂,說幾句風涼話什麼的,再正常不過了。 book18.org

內宅的小樓被窺基祭出的魔神斬壞,趙飛燕等人都遷往石超宅中,張惲、壽奴、蘭奴等人也隨之過去。內宅只剩下以總管自居,自認為守宅有責的中行說中大總管,還有與諸女格格不入的呂雉。 book18.org

呂雉托著香腮,不知在燈下坐了多久,直到燭上燈花爆開,才倏忽一驚,聽到外面傳來的腳步聲。 book18.org

呂雉轉過頭,眉眼間頓時綻出一絲喜悅。 book18.org

程宗揚推門而入,呂雉款款起身,「你回來了。」一邊說一邊取出絲帕,拂去他身上沾的枯草灰塵,接著才看到他身後鼓囊囊的大袋子。 book18.org

「這是什麼?」 book18.org

呂雉接過袋子,表情一下僵住。 book18.org

「新收的奴婢,」程宗揚面不改色地說道:「讓她來服侍你。」 book18.org

心底的喜悅隨即消散,呂雉心頭五味雜陳,鼻中不禁發酸,將那袋子一推,「我不要。」 book18.org

接著人影微閃,一名面罩輕紗的女子踏進房內,而且還不止一人。 book18.org

潘金蓮將身後的女子放下。那女子雙足落地,禁不住顰起眉頭,發出一聲低低的痛叫。 book18.org

呂雉靠在案邊,一手扶住桌案,才勉強撐住身體。 book18.org

他這趟出去,竟然帶回來兩名女子,還都是未曾見過的新人。 book18.org

那名年紀稍大的女子不過二十四五歲,生得豐肌艷質,體態尊貴。另一個尚是少艾,容貌更勝一籌,妙姿妍態,宛如玉人。 book18.org

兩女面帶羞色,美目泫然,嬌靨還殘留著啼痕,此時雙手掩在下腹的位置,眉眼間流露出含羞忍痛的神情,一副剛被臨幸過,弱體難支的嬌怯模樣。 book18.org

呂雉心底一股酸意直衝鼻樑。平白放著家花不採,偏偏要去采野花……自己哪一點不如她們? book18.org

「這個是唐皇李昂的寵妃楊氏,我見她識文斷字,花了點錢,從李昂手裡把她買了下來。」程宗揚道:「另一個李昂的胞妹,李昂為了向我賠罪,專門把她作為賠禮,奉送給我。」 book18.org

程宗揚遞來兩頁紙,「呶,這是楊氏的賣身契,還有唐皇御筆的謝罪書。」 book18.org

呂雉心念數轉,容色稍霽。她接過文契仔細看了一遍,見楊氏的賣身之資僅一枚銅銖,不由露出一絲鄙夷的冷笑。 book18.org

呂雉將文契放在胸口,「兩個都是給我的嗎?」 book18.org

程宗揚摸了摸鼻子,他本來是見呂雉變了臉色,急中生智,把安樂公主說成是她的奴婢,這會兒又搭上一個楊氏…… book18.org

「沒錯!都是你的!」 book18.org

反正都在自己內宅,肥水流不到外人田裡。 book18.org

「我看文契上說,可以任意處置她們?」 book18.org

「對!她們要是不聽話,你想怎麼處置都行。呃,今天的事讓潘仙子跟你說吧。我得趕緊去見賈先生,十萬火急!」程宗揚說著拔腳開溜。 book18.org

呂雉放下文契,穩穩坐在椅中,腰背挺得筆直,流露出一番久居上位的威嚴之態。 book18.org

她沒有理會兩女,而是先開口道:「潘仙子,今日都有哪些事?」 book18.org

潘金蓮原本也想走,但他既然發了話,只好說道:「下午我與太真公主和程侯一同入宮……」 book18.org

潘金蓮講了潛入蓬萊秘閣的經歷。聽到李昂被閹奴惡尿淋頭,兩女都神情尷尬。後面說到主人當著唐皇的面奸了他的寵妃,還強行開了楊賢妃的後庭,楊氏更是羞恥萬分。 book18.org

呂雉倒是暗暗鬆了口氣。一個皇妃,一個公主,顯然是他刻意折辱李昂,狠狠下了這位唐國皇帝的顏面。兩女身份雖然貴重,終究不過是泄忿的玩物罷了,與趙氏姊妹的份量不可同日而語。 book18.org

也難怪他要開溜,內宅這麼多女人,他偏偏為了出口惡氣,還要去強收唐皇的女眷……男人! book18.org

「事情便是如此。」潘金蓮說完便即告辭。 book18.org

等潘金蓮離開,呂雉神情自若地看著兩女,「你叫楊艷?」 book18.org

楊氏心下惴惴,小聲應道:「是。」 book18.org

「既然入了內宅,需得重新給你換個名字。」 book18.org

給奴僕改名是唐國的慣例,與漢晉重名惜姓不同,唐國往往喜歡將主人姓氏賜給下人,以示恩遇。唐國的太監爭相拜乾爹,以改宗乾爹的姓氏為榮,連唐皇也給一堆出身各異,血脈雜亂的臣子賜了李姓,頗有些拿自家的姓氏不當回事的豪邁,改名更是尋常。 book18.org

楊氏被她威勢所懾,低聲道:「是。」 book18.org

呂雉道:「你身為唐皇寵妃,卻不能貞潔自守,縱淫敗德,行同娼婦,往後你便改名叫楊灩穴。」 book18.org

楊氏臉色一下漲得通紅,自己身為皇妃,被改成這樣一個難以啟齒的名字,以後都抬不起頭來。 book18.org

楊氏艱難說道:「還請夫人……另賜名字。」 book18.org

呂雉不客氣地說道:「你在內宅只是最低等的賤婢,不過主人的玩物罷了,這個名字也不算辱沒你了。」 book18.org

楊氏央求道:「求夫人開恩。」 book18.org

這句夫人,讓呂雉像是焦渴欲死之際飲了口瓊漿,渾身三萬六千個毛孔都舒爽起來。 book18.org

她在內宅連品級都沒有,只是個不入等的奴婢身份,為此不知道吃了那些賤人多少白眼。若非她的處子之身,說不定還要像光奴和蘭奴那樣,被那些有身份的奴婢們狎戲,丟盡顏面。 book18.org

也正是如此,她如今的地位著實尷尬,不明不白,不上不下,雖然沒有人公然折辱她,但少不了各種明里暗裡的冷言冷語,嘲諷排擠。 book18.org

楊氏稱自己夫人,顯然是把自己誤認成了程侯夫人。呂雉頭一次發現,這個夫人的稱呼,比起什麼太后、娘娘之類的頭銜,順耳百倍。 book18.org

不對,自己被人公然羞辱過——呂雉可不會忘。 book18.org

她唇角挑起,「那我再給你起一個名字,你自己來挑,二選一,如何?」 book18.org

楊氏連忙道:「多謝夫人。」 book18.org

案上放著紙筆,呂雉執筆一揮而就,隨手遞給楊氏。 book18.org

楊氏抬眼望去,一雙美目瞬間睜得老大。 book18.org

兩張素紙上,分別寫著一個名字:楊灩穴、楊欲嬛。 book18.org

房內一時間寂無聲息,讓楊氏感覺到一股瘮人的寒意,似乎那位無人敢惹的長安霸王隨時都會闖進來,粉拳之下,生靈盡滅。 book18.org

良久,楊氏接過其中一張,含淚道:「多謝夫人賜名。」 book18.org

呂雉轉頭看向旁邊的少女,「你就是安樂?」 book18.org

安樂公主點了點頭。 book18.org

「被侯爺收用過了嗎?」 book18.org

安樂公主露出羞窘的神情。 book18.org

呂雉瞥了楊氏一眼。 book18.org

楊氏道:「主子本想收用她,只是力氣略大了些,不小心拉傷了腿,公主受痛不過,一直啼哭,主子就……」 book18.org

呂雉打量了那個小丫頭一眼,還真嬌氣。隨便一哭,那個濫好人就心軟了,該死! book18.org

「叫什麼名字?」 book18.org

「我,我小名叫裹兒……」 book18.org

「又俗又難聽。」呂雉隨手把另一張紙遞給她,「剩下的這個名字便給你好了。」 book18.org

望著紙上「楊欲嬛」三個字,安樂公主幾乎要哭出來。 book18.org

「姑姑會打死我的。況且……我又不姓楊。」 book18.org

呂雉道:「你一個下賤的奴婢,在內宅不過阿貓阿狗一樣的東西。你給貓狗起名,會問它們願不願意嗎?」 book18.org

「不要……」 book18.org

呂雉將紙張放在案上,淡淡道:「這麼推三阻四,以為我不敢處置你麼?」 book18.org

安樂公主抿住紅唇,嘴巴鼓起。 book18.org

「你可知道,我是怎麼處置那些不聽話的女人嗎?」 book18.org

呂雉淡淡道:「我會讓人砍掉她的手腳,剜掉她的眼珠,刺聾她的耳朵,給她灌上啞藥,做成人彘,扔到廁中……」 book18.org

剛說到一半,安樂公主便捂住耳朵,嚇得失聲尖叫。 book18.org

旁邊的楊氏打了個冷戰,露出恐懼的神情。 book18.org

「姑姑!姑姑!救命啊!」安樂公主哭泣道:「救救我……」 book18.org

「啪」的一聲脆響。 book18.org

安樂公主捂住面孔,露出難以置信的眼神,她從小到大,從未被人打過一指頭,一生受盡呵護。即使被哥哥當成賠罪的禮物,送給程侯,她也沒有意識到自己身份的變化。在她心裡,更多的還是想著不要落在那些變態的宦官手裡,只要見到姑姑,一切都會好的。 book18.org

直到挨了這記耳光,她才發覺,一切都跟以前不一樣了,自己不再是那個被所有人捧在手心裡的嬌貴公主。 book18.org

「還指望那個胖女人來救你嗎?」呂雉冷冷道:「你想過沒有,你姑姑為何把你留在秘閣?難道會是留給那個自身難保的唐國皇帝?」 book18.org

安樂公主睜大眼睛,一時忘了掌摑的痛楚。 book18.org

呂雉道:「你其實是她專門留下來,送給程侯的。」 book18.org

安樂公主委屈地說道:「不是的。」 book18.org

「沒腦子的蠢貨。」呂雉冷冷道:「你以為你姑姑很了不起嗎?她只是在你們面前裝裝樣子罷了。」 book18.org

「不會的!」 book18.org

「傻瓜。」呂雉恨恨道:「她把你送程侯,無非是拿你來跟我別苗頭,好來爭寵!她那點心思能瞞得過別人,難道能瞞得過我?」 book18.org

她越說越惱,忍不住一掌拍下,「不就是個處子嗎?誰還不是!」 book18.org

「啪」的一聲,堅固的桌腿從中裂開。 book18.org

楊氏和安樂公主噤若寒蟬,房內一時間鴉雀無聲。 book18.org

◇ ◇ ◇ book18.org

「……真沒想到,李昂這廝外面頗有賢名,內里竟然是這麼一個怯懦卑鄙、陰險無恥的小人。」 book18.org

程宗揚說得口乾,拿起茶盞,一飲而盡,搖頭道:「說志大才疏都是抬舉他了,簡直是卑劣無能,又蠢又壞。」 book18.org

賈文和道:「觀其群小環伺,便可知其為人。」 book18.org

「怪不得你那時就敢當著唐國使臣的面,把他罵得一文不值。老賈,你什麼時候看穿他的?」 book18.org

「索要這處宅院時。」賈文和道:「當初賈某代主公索要法雲尼寺,已是得寸進尺。不受唐律管轄,更是貪得無厭,他居然一概允之,著實荒唐。若只求息事寧人,可見其心虛膽怯,不足成事。若是忍一時之氣,另有圖謀,亦可見其為君不知輕重,處事全無章法。」 book18.org

程宗揚連連點頭,長安腹心之地,又是律令這種根本性的原則問題,李昂居然能拿來做交易,可見他的剛愎自用和毫無底線,而他身邊的大臣竟然沒有一個出來阻攔,顯然都是一丘之貉。 book18.org

程宗揚感嘆道:「我這會兒終於想明白,你那時候為何一直那麼緊張,謹慎得都不像你。李昂既然能這麼無下限的讓步,當然會不擇手段地報復我。只要幹掉我,他那些讓步就成了一紙空文。」 book18.org

程宗揚冷笑道:「他想得美!」 book18.org

賈文和道:「李昂外示大度,內里褊狹淺陋,行事更是一廂情願,貌似胸懷大志,一旦受挫,便惶恐無度,盡顯荒唐可笑。含元殿上,他被群閹挾持逃遁,轉而喝斥李訓之舉,更將其秉性暴露無遺。」 book18.org

程宗揚拍案道:「這孫子太不要臉了!他當時要是一躍而起,那些閹奴難道還敢當眾弒君?李訓那幫傢伙雖然不是什麼好東西,好歹也是為他拼上性命。誰知事到臨頭,皇上先慫了,竟然來個當場跳反,還裝模作樣,生怕連累到自己。真當那幫太監是瞎子呢?嘖嘖,直接跳到火坑裡頭,活該!」 book18.org

兩人在二樓秉燭夜談,窗外不時燃起火光,城中亂象愈演愈烈。 book18.org

程宗揚納悶道:「就算皇上不是個東西,長安城好歹也是首善之區,怎麼一下子亂成這個樣子?」 book18.org

賈文和木著臉拿起茶盞,「不知道。」 book18.org

程宗揚拿起爐上的銅壺,給他添了些茶,感慨道:「只看前天的上元節何等壯觀,便知唐國國力尚在。可惜攤上個混帳皇上,朝政一塌糊塗。兵權全在太監手裡,皇上又是個不中用的,居然讓幾名宰相親自帶著人上陣造反,偏偏那些人爭權奪利慣了,死到臨頭還不忘勾心鬥角,一場政變跟鬧著玩一樣,最後鬧成這個鬼樣子。」 book18.org

賈文和默默飲著茶,良久道:「下午申服君遣使來問,承兌金銖之事,若程氏商會無力承擔,臨安方面如何支付?」 book18.org

程宗揚不爽地說道:「他這是怕我死啊。」 book18.org

「巨利當前,焉能不怕?」 book18.org

「他要是怕我死,那就再給我多派點護衛。」 book18.org

「屬下正是如此答覆。」 book18.org

程宗揚笑道:「乾得好!」 book18.org

「敢問主公,今有百金之資,欲持而求利,該當如何?」 book18.org

「一百金銖,那就是二十萬錢,也不算少了。」程宗揚道:「要是拿來當本錢,只能做個小生意,掙點辛苦錢。投資的話,六朝也沒什麼好投資的,頂多買幾畝地,收些租佃。拿來謀個出路倒是可以一試,不過那要看資質和運氣了。」 book18.org

程宗揚笑道:「老賈,你怎麼突然對生意有興趣了?是不是老鐵的兄弟們拿到撫恤金,不知道怎麼辦,找你出主意?」 book18.org

賈文和道:「不是他們,是主公你。」 book18.org

「啊?」 book18.org

「唐國朝野動盪,恰是漁利之時。」賈文和道:「主公方才所言,令屬下耳目一新,敢問主公,可有意建節?」 book18.org

程宗揚愕然道:「什麼建節?」 book18.org

「唐國藩鎮數十,主公何妨自擇一鎮為節度使?」 book18.org

程宗揚連連擺手,「我已經是漢國的輔政大臣,再到唐國當個節度使?沒這說法啊。再說了,唐國的節度使是我想當就能當的嗎?」 book18.org

「眼下正是良機。」賈文和道:「主公若是尚公主,自可向唐國索一藩鎮為封地,為太真公主謀個出路。」 book18.org

程宗揚十指交叉,抵在下巴上,沉吟道:「你是說,唐國的新皇帝會猜忌太真公主?不惜拿藩鎮當她的封地,作為陪嫁?」 book18.org

「太真公主已是鎮國大長公主,食邑之盛,前無成例,一旦新君繼位,便賞無可賞。」 book18.org

「這回你可猜錯了。」程宗揚搖頭道:「我在她府上親眼看見,唐國那些親王無論輩分高低,都把她當成主心骨,巴不得這位姑奶奶庇護他們一輩子,怎麼可能會讓她離開長安?」 book18.org

「宗室諸王爭相求庇,正是唐皇忌恨之由。」賈文和道:「李昂當年何嘗不是求庇於太真公主府中?一旦登上皇位,心思自便不同。」 book18.org

程宗揚道:「那是李昂人品不行,畢竟他那樣的奇葩,天下少見。」 book18.org

「李昂固然外寬內忌,心術不正。但忌恨太真公主的不是哪個人,而是皇帝之位。」賈文和道:「太真公主身為異姓公主,卻能令一眾親王趨之若鶩,無論誰登上帝位,都難免心生疑慮。」 book18.org

程宗揚沉默片刻,然後笑道:「老賈,你把人想得太陰暗了吧?楊妞兒雖然霸道了點,但沒什麼野心,頂多在街頭跟人打打架,從來不插手朝政的事,哪裡就威脅到皇位了呢?」 book18.org

「再說了,我做做生意還行,治軍理政這些純屬外行。漢國還好說,上面有霍子孟和金蜜鏑撐著,亂不到哪兒去。唐國從朝廷到藩鎮亂成一鍋粥,一方百姓的身家生計,生死存亡,我擔得起這個責任嗎?讓我選的話,我還不如把楊妞兒自己拐回舞都,也算是造福長安百姓……誒,老賈,你怎麼了?」 book18.org

賈文和表情古怪地看著他,良久拱手長揖一禮。 book18.org

「賈某多年為謀士,周旋於各方豪傑之間,為百姓擔責之語,聞所未聞。有此一言,主公可謂聖人。」 book18.org

「干!你怎麼跟小狐狸一樣,逮著我就罵上了?」程宗揚反唇相譏,「你才聖人呢!」 book18.org

◇ ◇ ◇ book18.org

靖恭坊。水香會館。 book18.org

蘭姑領著館中的少女躲在樓上,聽著外面嘈雜的聲響,勉強壓住心悸,小聲道:「大夥兒都別出聲。會館一直沒開張,過年又關著門,不會有人亂闖。」 book18.org

話音未落,便聽到一陣拍門聲,隱約有人叫嚷幾句,但外面儘是爭搶吵鬧之聲,混亂中聽不出那人叫的什麼。 book18.org

眾女屏住呼吸,緊張地擠在一處,蘭姑握著一把剪刀,擋在最前面。 book18.org

拍門聲停了下來,過了一會兒,「撲嗵」一聲,有人翻進院內。 book18.org

驚懼之下,幾個女子嚇得哭了出來。 book18.org

「捂住嘴!」蘭姑壓低聲音喝道。 book18.org

哭泣聲低了下去,聽樓外傳來的響動,進來的不止一人。 book18.org

蘭姑心裡怦怦直跳,仍壯起膽子,握住剪刀靠在門邊,仔細聽著。 book18.org

腳步聲穿過院子,踏上樓梯,越來越近…… book18.org

忽然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蘭姑?」 book18.org

蘭姑長出了一口氣,急忙拉開門,「你個死鬼!」說著眼圈不禁發紅,「你怎麼來了?」 book18.org

「我不放心,過來看看。」祁遠抹了把臉上的菸灰,咧嘴笑道:「放心,衙內和呂少爺跟著呢。」 book18.org

「呂公子來了嗎?」 book18.org

那些少女一片歡呼,立刻把方才的懼怯拋到腦後,爭相搶著出門,去看那位帥氣不下獨孤郎,還年輕能打,身家豐厚,前程遠大的呂公子。 book18.org

花枝招展地湧出門,迎面便撞上一張貼著膏藥的肥臉。 book18.org

高智商跟只老鷹一樣,兩眼閃著綠光,張開雙臂撲過來,嘴裡「姊姊妹妹」的一通亂叫。 book18.org

可惜他腿還瘸著,行動不便,那些姑娘驚叫著四下躲避,高智商左撲右抱,卻一個都沒撈著。 book18.org

高智商發了狠,覷著人多的地方,單腿用力,往前一個虎撲。反正姑娘這麼多,樓道這麼窄,能撈一個是一個。 book18.org

這回運氣不錯,一個紅衫女子像是被嚇到了,竟然不閃不避,被他一把抱了個滿懷。 book18.org

「好姊姊!這身子可真軟啊……哎喲!」 book18.org

蘭姑一手揪著他的耳朵,笑道:「衙內好興致,今晚就讓奴家陪你好了。」 book18.org

「別!別!輕點兒啊,蘭嫂子!小弟這耳朵都被你撕劈叉了……饒命啊!蘭嬸子,蘭奶奶……四叔,救命!」 book18.org

祁遠勸道:「好了,好了,別拿手扯。」 book18.org

「對嘛!四叔,好好管管你老婆!」 book18.org

祁遠體貼地說道:「用剪刀。」 book18.org

「饒命啊,我再也不敢了!」 book18.org

外面亂象還在持續,但樓里有了男人,眾女有了倚仗,頓時安心下來。幾個負責膳食的姑娘生了火,洗手做了羹湯,給眾人飲湯驅寒。 book18.org

「宣平坊那邊一直被堵著,入夜人才少了些。」祁遠道:「這邊怎麼樣?」 book18.org

「還好。賈先生傳話過來,我們就把大門從裡頭封住,又滅了燈燭。倒是前面那條巷子鬧得厲害,似乎被人給搶了。」 book18.org

「哪一家?」 book18.org

蘭姑領著他到迴廊里,朝遠處指了指。 book18.org

祁遠端起羹湯,一口氣喝完,「果然是他們家。」 book18.org

「小心些,燙。」蘭姑嗔怪地說道。 book18.org

◇ ◇ ◇ book18.org

推開門,刺骨的寒意撲面而來,程宗揚吸了口冷冽的空氣,然後緩緩呼出。 book18.org

成為節度使執掌一方州郡,他首先想到的不是大權在握的振奮,而是束縛和壓力。當個生意人,享受享受生活不好嗎? book18.org

從建康、洛都,再到眼下的長安城,自己見識過多少權勢顯赫的大人物?兩隻手都數不過來。結果呢?劉驁、李昂這樣的帝王都不能保全身家,權力更迭的場面越來越殘酷,光是旁觀,都令人頭皮發麻。如果有選擇,誰願意沒事就摻和到動輒身死族滅的朝廷政變裡頭去? book18.org

現在自己最想做的事,頭一樁是等小紫回來,趕緊想辦法去興慶宮的秘境,找到卓美人兒。第二樁是拐上楊妞兒,一道回舞都。至於李昂的死活,皇位的歸屬,自己一點興趣都沒有。 book18.org

程宗揚停下腳步,望向檐角。 book18.org

楊玉環坐在檐脊上,手中提著一隻黑陶圓腹的酒瓮,圓月斜照,給她身體的輪廓鍍上一層清冷的銀輝,月光下,那張風華絕代的面孔滿是倦意。 book18.org

程宗揚躍上檐角,撲面而來的不是酒氣,而是一股血腥味道。楊玉環羅袖灑滿鮮血,肘處裂開一道刀痕,露出如雪的肌膚。 book18.org

「天上白玉京,十二樓五城。」楊玉環舉瓮對月,曼聲道:「仙人撫我頂,結髮受長生。」 book18.org

她手腕一斜,一股酒水從瓮口傾出,筆直落入口中,聲如漱玉。 book18.org

「誤逐世間樂,頗窮理亂情。九十六聖君,浮雲掛空名。」 book18.org

楊玉環皓腕如霜,玉臂生寒,對月擊瓮,邊飲邊歌,「天地賭一擲,未能忘戰爭。試涉霸王略,將期軒冕榮。時命乃大謬,棄之海上行……」 book18.org

程宗揚奪過酒瓮,「少喝點兒。」 book18.org

楊玉環星眸朦朧地說道:「為什麼不想當節度使?不想上我這個公主?」 book18.org

「別挑釁啊。」程宗揚道:「是你自己推三阻四的。」 book18.org

楊玉環白了他一眼,伸手去奪酒瓮。 book18.org

程宗揚把酒瓮提到身後,楊玉環索性趴在他身上,張開手去搶,「給我!」 book18.org

程宗揚提著酒瓮,抬起手臂,楊玉環連抓幾把,沒有奪到,最後把臉埋在他身上,咬著唇,不發出絲毫聲息,只有髮絲輕顫。 book18.org

程宗揚猶豫了一下,一手放在她肩後,輕輕拍著。 book18.org

淚水一點一點浸透衣物,濕漉漉的,仿佛能感受到她心底最深切的哀傷。 book18.org

良久,楊玉環啜泣漸止。程宗揚張開手掌,放在她頭頂,拖長聲音道:「今日我程仙人給你撫頂,授你長生之術,攘災解禍,福慧雙至。好了,別哭了。」 book18.org

楊玉環啐了他一口,然後像小貓一樣,把臉在他身上蹭了蹭,抹去淚痕。 book18.org

兩人並肩坐在屋脊上,面前是坊市間不時騰起的火光。 book18.org

「蕭氏被一群太監圍著,我差點兒沒看到她。」楊玉環靠在他肩頭道:「我把在場的太監都殺了,一個都沒放過。」 book18.org

「本來我想連蕭氏也一併殺了,好成全她的體面。但她哭著求我,說她不想死。」 book18.org

楊玉環帶著一絲無奈道:「那個傻瓜。」 book18.org

程宗揚開解道:「求生是人的本能。只要能活著,誰想死呢?」 book18.org

楊玉環反唇相譏,「跟牲畜一樣,任人戲弄,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book18.org

「別動氣。」程宗揚道:「不說別人了,李昂不是還不肯死嗎?何必責怪一個女流呢?」 book18.org

楊玉環往瓦上擂了一拳,「她們母子貪生怕死的模樣,果真是親生的!恨死我了!」 book18.org

「說好了別動氣,還動起手了?這瓦算你的啊。」 book18.org

「小氣鬼。」 book18.org

「她人呢?你不會把她一個人留在宮裡了吧?」 book18.org

「還能怎麼樣?」楊玉環道:「我帶她去見了仇士良,當面問姓仇的,是不是他指使人乾的。」 book18.org

程宗揚倒吸了一口涼氣。仇士良剛撲殺了一堆宰執重臣,囚禁皇帝、太后,正是雙手沾滿鮮血,氣焰熏天的時候,楊妞兒竟然敢找上門當面質問,與虎謀皮也不過如此,這是真猛啊。 book18.org

程宗揚望著她衣袖的刀痕,「不會是動手了吧?」 book18.org

「沒有。仇士良當場就跪下了,自行掌嘴二十,說他只是心裡有氣,讓人去責問蕭氏是否知情,沒想到下邊的人敢這麼胡來。他的義子郄志榮說,可能是傳話的時候語氣太重,那幾個死太監又是王守澄那死鬼的義子義孫,干慣了混帳事的,說著免冠露頸,自行請死。」 book18.org

「郄志榮?」 book18.org

「我問了蕭氏,蕭氏說他是傳話的,不關他的事,還替他求情來著。」 book18.org

程宗揚無語半晌,多半是郄志榮幹完先走,才沒被楊妞兒當場砍了。更讓人無語的是蕭氏,有楊玉環撐腰,居然還怯懦成這個樣子,被郄志榮一番戲弄,受盡屈辱,卻連真話都不敢說,反而還去討好那個閹狗。 book18.org

蕭氏自己都無意討個公道,自己手裡便是有證據又能如何?無非是徒亂人意而已。 book18.org

「然後呢?」 book18.org

「我就把她交給仇士良了。若是蕭氏有什麼不妥,唯他是問。」 book18.org

「你還真信得過他啊。」 book18.org

「我也信不過。只是以前……」楊玉環沉默下來。 book18.org

程宗揚感覺到一絲不尋常,試探道:「不會是姓岳的說過什麼吧?」 book18.org

「他說,仇士良不是個好東西,卻是唯一善終的大太監。」 book18.org

「這跟信得過有什麼關係?」 book18.org

「至少說明姓仇的沒犯死罪。」 book18.org

都殺了一堆文武大臣,囚了皇上,還沒有犯死罪?你是不是理解有偏差啊?不過話說回來,仇士良一系列的反擊雖然狠辣,但多半是為了自保。比起以前那些太監手弒君王,自行廢立,多少還是有點底線的。 book18.org

「他還說過什麼?」 book18.org

「他說,唐國會有很多太后,但最多只有一個皇后。什麼時候立了皇后,什麼時候就是唐國滅亡之期。」 book18.org

程宗揚訝然道:「還有這麼一說?」 book18.org

「你連這都不知道?」楊玉環狐疑地說道:「你不會是假冒的吧?」 book18.org

程宗揚乾笑道:「我只是不太熟……我假冒什麼了?」 book18.org

「假冒天人——想騙我!」 book18.org

「停!停!你不是出題考過我了嗎?這會兒又不認了?」 book18.org

「也許是你蒙的呢?不對!」楊玉環想了起來,「一共三道題,還有一道題沒有出呢。」 book18.org

「要不你再出一題試試?」 book18.org

楊玉環側過身,兩人四目相對,呼吸相聞。即使月夜之下,那張姣麗無儔的面孔仍然艷光四射,顛倒眾生。 book18.org

撲面而來的美貌張揚而奔放,衝擊力十足,讓程宗揚呼吸都有些微微停滯。 book18.org

寂靜中,只見眼前的玉人輕啟朱唇,聲如黃鸝地說道:「我是怎麼死的?」book18.org

相關搜索

第四部第四愛第2章第10章第零章欲女第三章第9章第03章新婚第十章新婚 第八章第四視角第九章第四章第四卷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四性第四天災(第19 20章)(第21 22章)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