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燕歌行 第六章 晨香入衾

簡體

步履輕響,兩名玉人前後進來。 book18.org

唐國後宮之主的楊賢妃,如今的床奴灩穴,此時已經妝扮一新,換了一襲輕便的絲袍,豐腴的胴體在衣下若隱若現。她眉眼含羞,雙手捧著一隻銅盆,另一位倍受寵愛的小公主,手中拿著一塊雪白的毛巾,連頭都不敢抬起來。 book18.org

兩張俏臉如花似玉,柔美的嬌軀觸手能及,同樣的香澤可親,真實不虛。 book18.org

「灩穴,真是好名字。」程宗揚笑道:「平時叫你灩奴,用你小穴的時候,就叫你穴奴。穴奴,像平時侍寢那樣,過來讓主人受用。」 book18.org

楊氏羞答答解開絲袍,露出衣內的玉體。 book18.org

程宗揚不由得吹了聲口哨,楊氏外面輕袍緩帶,儀態優雅,裡面卻是一套暴露無比的霓龍絲衣——如果還能叫衣服的話。 book18.org

那是件連體式的深V型情趣內衣,連內宅的侍奴都嫌它太過暴露,又太挑身材,因此無人肯穿。此時穿在楊氏身上,倒是意外的合適。 book18.org

淡藍色的細帶從香肩垂下,筆直伸到乳尖,寬度僅僅能掩住乳頭,兩隻豐滿的乳球幾乎整個暴露在外。半透明的霓龍絲被乳頭撐得扯緊,上下都沒有貼到肌膚。從側面看去,豐挺的雪乳盡收眼底,半露出的乳暈仿佛塗過胭脂一樣,又紅又艷。 book18.org

楊氏體態豐腴,嬌軀曲線飽滿,凸凹有致,富有彈性的霓龍絲衣像絲帶一樣束在玉體上,被繃緊到極限。下方V字型的底衣幾乎嵌進陰唇,剃過毛的玉阜豐隆圓聳,白軟動人,V字型的底部開口一直低到陰戶下方的會陰處,兩邊的陰唇被織物包裹著,中間紅嫩的肉縫和微翹的陰蒂清晰可見。 book18.org

再往下,楊氏兩條雪白修長的美腿穿著一雙同樣質地的絲襪,渾圓的大腿被絲襪邊緣緊緊束住,絲襪光滑的質感與白膩的肌膚相映生輝,活色生香。 book18.org

程宗揚大樂道:「李昂的老婆打扮起來還挺風騷的。過來,走兩步。」 book18.org

楊氏邁開修長的玉腿,那對高聳的雙乳上下顫動,與之相連的絲衣被撐得高高挑起,絲衣底部裹著陰唇,隨著她的步伐時開時綻,從兩側摩擦著陰蒂,中間的肉縫呼之欲出。 book18.org

程宗揚大笑道:「這件絲衣也就穴奴的身材能撐得起來了。轉個身,讓主人看看後面。」 book18.org

楊氏將銅盆放在榻邊,乖乖轉過身。她腰肢纖細,絲衣靠近腰部的位置完全懸空,直到肩頭才貼住肌膚。從後看去,絲衣束在香肩兩邊,露出雪白的粉背,底部宛如細索一樣陷進臀溝中,那隻豐艷的雪臀完整地展露出來,肥滑白膩,肉感十足。 book18.org

「這衣服讓穴奴穿上,就跟身上掛了兩條絲線一樣。」程宗揚笑道:「是你讓她穿的?」 book18.org

呂雉已經收起方才羞媚的嬌態,淡然道:「一個低賤的侍寢奴婢,衣裳以娛主人,便是恩典,哪裡由得她挑三揀四?」 book18.org

「不錯,不錯。」程宗揚笑道:「織坊的手藝好像更上一籌了。穴奴,彎下腰,把屁股扒開,讓主人看看絲衣的做工。」 book18.org

楊氏雪白的上身往前俯去,一邊按照主人的吩咐,雙手伸到臀後,分開雪滑的臀肉。她胸前兩隻豐滿的乳球沉甸甸垂下,臀間的絲衣被拉緊,朝兩邊分開,卻是與前面一樣開口極低,只在會陰的部位用一隻小巧的金扣相連,臀溝連同剛開過苞的肛洞,全無遮掩地暴露在主人眼前。 book18.org

「啊……」楊氏低叫一聲,卻是主人一手伸到她臀間,扯住那隻金扣,然後手指一松,金扣彈回股間,發出「啪」的一聲脆響。 book18.org

「原來如此!」程宗揚大笑道:「這就是兩根帶子扣在一起,難為她穿上還似模似樣。」 book18.org

呂雉也笑了起來,「原本是連著的,壽兒過來看到,出主意從中間裁開,換成金扣。」 book18.org

「壽奴夜裡過來了?」 book18.org

呂雉口氣酸酸地說道:「還不是趙氏她們惦念,打發她過來。」 book18.org

「又吃你兒媳的醋了。」 book18.org

程宗揚一邊說著,一邊將手指插進穴奴的肛洞裡,戳弄了幾下。 book18.org

潘仙子果然靠譜,穴奴剛開苞的後庭用過光明觀堂秘制的傷藥,不過幾個時辰,傷勢已然平復。但自己要是再干進去,剛癒合的傷口怕是再次綻裂。 book18.org

幸好穴奴不是身下的呂處女,前面還有一處肉穴可用。程宗揚將楊氏拖到榻上,挽著她的雙腿朝兩邊分開。卡在陰唇內的絲衣滑脫出來,那隻飽滿而嬌艷的性器整個暴露在外。 book18.org

這時他才發現,那件絲衣底部的金扣是可以活動的,往臀下一推,便從會陰的部位移到腰間,絲衣也從陰唇的部位滑到大腿根部。 book18.org

程宗揚將覆蓋在乳尖處的絲衣扒到乳側,使她豐挺的雙乳裸露出來,然後對著穴奴的肉穴挺身而入,略一挺動,便大肆抽送起來。 book18.org

楊氏仰面躺在榻上,雙乳前後搖動,兩條被絲襪包裹的雪白美腿被主人架在肩頭,敞露著股間熟艷的蜜穴,被主人挺著陽具盡情肏弄。 book18.org

穴奴的肉穴已經被自己的大肉棒開發過,只挺弄幾下,便陰津滋生,抽送時順暢無比。程宗揚一邊挺動,一邊歪頭看著榻角的小美女。 book18.org

真是鮮嫩啊。那種嬌嫩欲滴的俏態,讓他想起含苞待放的趙合德。 book18.org

安樂比合德小美女還小兩歲,放在自己的時代,頂多剛上高一。程宗揚這會兒算是徹底理解了,為何後世的東瀛人對女中學生那種近乎變態的痴戀。這個年齡的少女實在太鮮美了。就像一朵初綻的鮮花,嬌嫩的花瓣將開未開,乾淨得纖塵不染,柔軟得仿佛吹口氣就會融化。 book18.org

十五歲的少女雖然年齡尚幼,但發育得已經有模有樣,嬌軀曲線玲瓏,婀娜多姿。 book18.org

安樂公主低著頭,眼睛緊閉著,像個嬌怯的乖寶寶一樣,玉頰緋紅。她不由自主絞緊手裡的毛巾,鬢側垂下的幾縷髮絲微微發顫。 book18.org

開了這個小美女的花苞,自己沒有半點兒心理負擔,對合德自己還有些疼愛和憐惜,強上這個小美女,就只剩下爽了。即使出於對處女的負責,自己也不必給她什麼許諾,留在身邊取樂,便是莫大的恩賜,足夠李昂感恩戴德。 book18.org

尤其楊妞兒臨走時那句話,都已經是明示了,這個小美女,就是專門給自己用的,不上白不上,不然鬼知道會便宜哪個該死的閹奴。 book18.org

望著她窈窕的體態,程宗揚腰後不禁升起兩股熱流,陽具愈發怒脹,將楊氏的小穴塞得滿滿的,乾得她花枝亂顫,白光光的雙乳前拋後擲。 book18.org

呂雉道:「先拿穴奴的浪穴受用,待晚些再收用嬛奴。」 book18.org

程宗揚爽快道:「你的奴婢,你說了算。」 book18.org

「嬛兒,去給主子準備衣物。」 book18.org

安樂用毛巾捂住眼睛,扭頭跑開。 book18.org

楊氏咬牙忍了許久,安樂一走,頓時叫出聲來。 book18.org

程宗揚笑著對呂雉道:「來,親親穴奴的奶子。」 book18.org

呂雉頓時紅了臉,「不要。」 book18.org

「那讓我來親你。」 book18.org

「不……啊!」 book18.org

呂雉剛挽好的秀髮瀑布般披散開來,胸前酥乳半露,被主人含住乳頭,一邊舔舐,一邊用齒尖輕輕咬噬,玉臉似羞似痛。 book18.org

◇ ◇ ◇ book18.org

黎明時分,喧囂一夜的長安城終於有了片刻安靜。張承業帶著人馬,好不容易將坊中最後一處火勢控制住,殘存的樑柱已經燒成焦炭,隔離開的廢墟中不時迸起火星,緩緩燃燒的紅光給這個黎明塗上一層暗紅的血色。 book18.org

魚朝恩踏著灰燼走來,軍士和他手下的內侍紛紛避讓,滿身菸灰的張承業上前躬身行禮,「魚公。」 book18.org

「辛苦一夜,還得讓你走一趟。」 book18.org

張承業叉手道:「公公吩咐。」 book18.org

「帶上人,跟我去太真觀。」魚朝恩道:「王爺方才發話,讓咱們去迎太皇太后回宮。」 book18.org

「是!」張承業應了一聲,又問道:「要不要準備鸞駕?」 book18.org

「不忙。」魚朝恩道:「今日太皇太后未必肯回,王爺的意思,先讓咱們過去候著,等宮裡安定了,再啟駕不遲。」 book18.org

「既然如此,孩兒先過去便是。城中紛亂至此,公公豈可輕離?」 book18.org

「我巴不得躲得遠遠的。這是王爺開恩,給咱家留了條生路。」 book18.org

「可是……」 book18.org

「不須多問。趕快去整頓人馬,順便給老仇捎個信,別讓他多心。宮裡頭的權,我是不打算跟他搶了。」 book18.org

綾綺殿內,仇士良揭下浸濕的巾帕,探了探兒子的額頭,然後親手絞了條帕子,蓋在兒子赤紅的額頭上。 book18.org

重重遮蔽的帷帳外,一眾內侍都噤聲不語。仇亢宗昏迷多時,半夜時醒來片刻,得知自己被摘除睪丸,只剩下一顆尚是完卵,立刻又昏了過去。 book18.org

這一回情形兇險得緊,仇亢宗額頭滾燙,高燒不止,時有譫語。作慣凈身活計的幾名老太監都說宮裡人多,容易受驚,下蠶室靜養方好。 book18.org

但仇士良四子俱喪,只剩下這半根殘苗,須臾不肯離身。只能里外加了十餘道帷帳,用來遮光擋風。 book18.org

郄志榮穿過重重帷帳,趨入幕中,俯耳欲言。 book18.org

仇士良「噓」了一聲,到了外間才道:「說。」 book18.org

郄志榮道:「張忠志已經率領邠寧兵去了灞橋驛,魚弘志沒動。」 book18.org

「灞橋驛?」仇士良打起精神,「盯緊些,看他們到底乾的什麼勾當。」 book18.org

「魚公公的心思孩兒琢磨不透,說來一筆寫不出兩個魚字,可他在天策府外站了一夜,一大早就去了曲江苑,旁事一件不問,也沒跟魚弘志的人聯絡。」 book18.org

「那個老東西躲得遠遠的,雷都讓我抗了,壞的也是我的名聲,偏還死死拿著兵權,楊家幾個兄弟都只聽他的。」仇士良抱怨道:「那些亂黨在宮裡大肆砍殺,就他手下出外的出外,告假的告假,算來沒死幾個。」 book18.org

「爹爹這回擎天保駕的大功,宮裡人都看在眼裡,記在心裡,上上下下都對爹爹心服口服。便是孩兒,如今出去說句話,都比以往好使。魚公公手裡的人再多,也不能犯了眾怒。」 book18.org

「行了,別拍馬屁了。這回的事,總得王爺點了頭才算完。他老人家在天策府,一是壓著衛公,二來也是咱們的事還沒有辦利落,給咱們留著面子。咱們再不靈省點,惹得王爺不快,那也太沒眼色了。姓田的呢?」 book18.org

「在西內苑押著。」 book18.org

「去抄了他的家!」 book18.org

「是!」 book18.org

「楊賢妃呢?還沒有找到嗎?」 book18.org

「還沒有。」郄志榮小心道:「好端端的,人就不見了。幾處井口都查過,並未見人。除非是投了太液池……」 book18.org

「不用找了。宮裡沒外人,還能是誰?」仇士良眼中閃過一絲寒光,「盯住西內苑那邊!真要撕破臉,先下手宰了魚弘志!」 book18.org

郄志榮心下一驚,躬身道:「是。」 book18.org

「李訓呢?」 book18.org

「還在追。」 book18.org

「給我狠狠去抓!」仇士良惡狠狠道:「破家滅門,掘地三尺,也要把那幾個逃走的亂黨挖出來!還有鄭注!這回作亂也有他,沿路往鳳翔去追!傳令!只要抓到李訓等人,無論死活,皆有重賞!」 book18.org

「是!」 book18.org

榻上的仇亢宗吐出一口滾燙的濁氣,「水……」 book18.org

滿面殺氣的仇士良立刻收起怒色,急趨入內。 book18.org

郄志榮連忙拿起銅壺,兌了杯溫水,雙手捧了過來。 book18.org

仇士良親手拿起羹匙,喂給兒子。仇亢宗額頭滾燙,嘴唇卻乾裂發白。看著這根獨苗奄奄一息的悽慘模樣,忍不住淌出兩行熱淚。 book18.org

郄志榮道:「爹爹,雖然徐仙師已經看過了,可二哥這情形,要不要請個高僧祈祈福?」 book18.org

仇士良氣恨道:「連窺基那死賤禿都入了魔,哪裡有什麼高僧?」 book18.org

郄志榮小聲道:「那位特大師,又專門讓人送了份禮物。他那個蕃密,似乎有些稀奇的法門。」 book18.org

「蕃密……」仇士良抹了把淚,「神神鬼鬼的,寧可穩妥些,你二哥再經不起折騰了。」 book18.org

「信永如何?」郄志榮道:「孩兒聽說,娑梵寺的信永方丈佛法精深,又從天竺求來一顆琉璃天珠,年裡搞了個延生普佛的法會,都說能消災延福。」 book18.org

仇士良沉吟片刻,「信永為人倒是通透的,這回也沒有跟著十方叢林的人胡來……仔細些,別驚動了旁人。」 book18.org

郄志榮心下會意,躬身告退。 book18.org

◇ ◇ ◇ book18.org

一番晨練,昨夜的宿醉和莫名的愁緒一掃而空,程宗揚心情大暢。 book18.org

他梳洗完,隨意用了些早餐,然後在楊氏的服侍下,穿了件唐國慣用的圓領長袍,戴上烏紗幞頭,信步來到前院。 book18.org

鐵中寶等人聚在廊下,每人抱著一隻黑陶海碗,喝著熱氣騰騰的羊湯。 book18.org

「程頭兒!」鐵中寶咧開大嘴笑道:「吳三哥熬的好湯,你也來一碗!」 book18.org

程宗揚也不提自己剛用過早點,毫無架子地往廊邊一坐,笑道:「趕巧了,來一碗!」 book18.org

「來了,侯爺請!」獨孤謂端著熱湯過來。 book18.org

那海碗大過人臉,碗中的羊湯已經熬到濃白,湯里堆了半碗肉,上面撒了些蔥花、芫荽,香氣撲鼻。 book18.org

一口滾燙的羊湯喝下,五臓六腑都暖洋洋的熨帖起來。 book18.org

程宗揚贊道:「好湯!」 book18.org

鐵中寶等人昨晚那一票干下來,不但收穫頗非,而且順風順水,這會兒興高采烈地說道:「那幫和尚可真是有錢,怪不得那個特大師削尖了腦袋也要占下大慈恩寺。」 book18.org

「哦?釋特昧普那麼輕易就拿下大慈恩寺?」 book18.org

鐵中寶一拍大腿,「賈先生指點了我們才曉得,敢情那幫和尚裡頭道道也多著呢。昨天窺基來找事,帶的都是他最親信的弟子。剩下那些有的聽凈念的,有的聽特大師的,還有些聽窺基的。聽窺基的還分了兩撥,一撥聽凈空的,剩下一撥才是只聽窺基的。」 book18.org

獨孤謂道:「不知道誰給出的主意,慫恿窺基的人一窩蜂來坊里堵門,後腳就被老特召集了一堆各寺有名的和尚,在大慈恩寺前開壇說法,引來上千信眾,一舉占了大慈恩寺。」 book18.org

鐵中寶把大腿拍得「啪啪」直響,「趕到坊里這幫和尚堵了門卻不動手,可著勁兒念經。到了後半夜,才知道自家的廟沒了。」 book18.org

獨孤謂道:「特大師還在寺外貼了張文書,要追查窺基入魔的原委,說原大慈恩寺僧人都有嫌疑,限他們三日內自行回寺,一經查明,就要送到蕃地的深山裡頭苦修。那些僧人當即散了一半,剩下的有些去找義操,有些去找觀海,只有幾個頭鐵的還在替窺基叫屈。」 book18.org

一夜之間,原本執唐國佛門牛耳的窺基便樹倒猢猻散,大慈恩寺這座唐國第一名剎就此易手,被蕃密的釋特昧普鳩占鵲巢,簡單得如同一場兒戲。 book18.org

不過程宗揚知道,唐國佛門一夜變臉的動盪,並非佛門式微,或者釋特昧普的陰謀有多高明,最根本的緣故,在於窺基對大孚靈鷲寺傳承的公然質疑。 book18.org

而在這一點上,入魔的窺基反倒是對的。一手締造十方叢林的大孚靈鷲寺,真就是披著佛門外衣的邪魔。即使沒有釋特昧普的貪婪,也不可能化解,遲早會引發佛門的衝突。 book18.org

可惜窺基的質疑使他轉投了蕃密,從一個坑跳到另一個坑裡,說不定這個坑更可怕,只能祝他自求多福了。 book18.org

程宗揚搖了搖頭,一邊喝著湯,一邊聽著鐵中寶等人的閒聊,這才後知後覺地問道:「怎麼回事?昨晚大慈恩寺內亂,你們也去搶了一把?」 book18.org

鐵中寶豎起大拇指,「賈先生真厲害,老鐵我是服了!那些光頭一路召集了上萬人,氣勢洶洶的,賈先生一招那個什麼……禍水東引!反過來鼓動那幫人去搶寺廟。好傢夥,一呼百應啊,滿城都亂了起來!」 book18.org

程宗揚捧著碗懵了半晌,才吐出一個字,「干……」 book18.org

老賈還沒事人兒一樣說不知道,和著城裡的事全是他搞出來的?這得造多大孽啊? book18.org

程宗揚坐不住了,把碗一丟,「南八!跟我出去看看。」 book18.org

鐵中寶趕緊喝完湯,「程頭兒,我也跟你一道去!」 book18.org

獨孤謂一直提著心,雖然京兆府和刑部都沒把他當自己人,但長安城亂成這樣,到底放心不下,聞聲立刻放下碗,緊跟著出來。 book18.org

長安鵬翼社三名老兵,凈空受傷,任宏出去打探消息,杜泉正在宅內,當即與鄭賓等人一道套鞍備馬,整頓出行的物品。 book18.org

外面漢晉等國的護衛還在,謝無奕雖然浪蕩,待下倒是大方,一大早便讓石府的管事石越烹羊宰牛,準備了酒食,這會兒護衛們都喝著湯,充飢驅寒。 book18.org

漢國駐留長安的使臣死在窺基弟子手中,童貫倒是幸運躲過一劫。他昨晚胡亂睡了一夜,早早便起身在門外候著,見程宗揚帶著人馬出來,立馬把碗一丟,匆忙跟上。 book18.org

宣平坊有一眾護衛在,還算平安,向西出了坊門,昨晚聲勢浩大的僧眾已經不見蹤影,能看到對面永寧坊的坊門被燒了半邊,沿街家家閉戶,人人自危。 book18.org

程宗揚沒有進坊,直接沿大路往北,途經親仁、安邑、宣陽諸坊,亂象愈演愈烈。尤其是鄰近東市的宣陽坊,本是京兆府所屬的萬年縣衙所在,京兆府少尹羅立言帶著屬吏作亂,連帶著長安、萬年兩縣的縣衙也遭了殃,縣令、主簿都被神策軍抓走,衙門被砸得稀碎。 book18.org

堂堂縣衙遭了兵災不說,昨晚周圍的無賴們聚集起來,打算搶奪東市那些有錢的店鋪,卻被商賈們聯合起來,帶著保鏢和傭兵們打退。那些無賴吃了虧,跑到相鄰各坊搶掠,眼見著以往如同鬼門關一般的縣衙如今空無一人,忍不住又去搶了一把,順帶點了火,將衙門的卷宗付之一炬。結果火勢一起,整座衙門都沒保住,這會兒已經被燒了個精光。 book18.org

街上行人絕跡,偶爾有內侍領著神策軍的士卒路過,看到隊伍前方漢宋兩國的旌節,也無人過來盤問。 book18.org

向北的平康坊青樓遍地,是長安有名的銷金窟。城中大亂,此地也不免岌岌可危,好在他們的青樓生意平日裡免不了與地痞們打交道,無非是拿出大筆錢銖來破財消災,倒不至於被燒殺一空。 book18.org

程宗揚以商人自居,來長安之後,連日在各方之間周旋,居然還沒有進過長安城聞名遐邇的東西兩市。此時東市大門緊閉,戒備森嚴,看起來比自己那邊的防衛還嚴密些。 book18.org

再向北,崇仁、勝業、永興諸坊都是一副劫後的殘破景象,東側的安興坊同樣也遭了火災,這會兒還有青煙未散。 book18.org

路過坊門時,正遇到一行人馬從坊中出來。披著貂裘的魚朝恩端坐馬上,神情肅然,不苟言笑。 book18.org

程宗揚勒住坐騎,等魚朝恩到了面前方才拱手,「魚公公。」 book18.org

「原來是程侯。」魚朝恩道:「紫姑娘可好?」 book18.org

魚朝恩口氣平淡,就像拉家常一樣,但此言一出,程宗揚卻仿佛感受到山嶽般的壓力,呼吸都為之一窒,勉強道:「有勞公公動問,還好。」 book18.org

「殤老狗就這一根獨苗,小心些吧。」魚朝恩說著策馬而行。 book18.org

程宗揚心頭髮沉,姓魚的死太監是什麼意思?明示他跟黑魔海的關係?暗示小紫出了意外?還是說,他拿小紫來威脅自己? book18.org

正瘋狂轉著念頭,魚朝恩又策馬折了回來,帶著一絲無奈道:「別多想啊。咱家是怕大祭的事出了岔子。姓殤的作惡多端,保不定誰盯上紫姑娘了呢?」 book18.org

程宗揚點了點頭,「多謝魚公挂念。」 book18.org

「長安城八方風雨,難得平安。若是無事,還是早些離開吧。」 book18.org

魚朝恩說完,重新折而向南,與程宗揚等人背道而行,漸行漸遠。 book18.org

程宗揚打馬而行,一邊攤開手掌,在胸口抹了一把,擦去掌心的冷汗。 book18.org

跟魚朝恩對騎而談,不戒備是不可能的。他一直沒看明白,魚朝恩在這次宮變中,到底扮演的什麼角色?他那個便宜侄女,風流女道姑魚玄機,又藏的什麼玄機? book18.org

還有鄭注,作為李昂最信任的大臣,鄭注幾乎是憑一己之力慫恿李昂誅宦,卻在最緊要關頭泛舟河上,跟楊玉環扯了一堆不著邊際的淡,有這麼閒的嗎?更別提齊羽仙那賤人,這種事她們怎麼可能不插上一腳? book18.org

程宗揚猛地勒住馬,坐騎發出一聲嘶鳴。 book18.org

童貫立刻拔劍,左右虛舞作勢。鐵中寶握住刀柄,警惕地望著周圍,南霽雲和獨孤謂各自勒住坐騎,游目四顧。 book18.org

程宗揚緩緩吐了口氣,卻是不知不覺來到了大寧坊。 book18.org

三日前的那個夜晚,自己就是從此處狼狽駛入坊中。鄭賓駕車,韓玉、戚雄等人護衛在側,還有臨時加入的石家護衛,曲武和范斌…… book18.org

程宗揚一言不發地勒轉馬頭,踏入大寧坊。一路行至十字街心,然後轉而向南,臨近坊門處,再轉而向東。 book18.org

「是這邊吧?」 book18.org

獨孤謂點了點頭,「是。」 book18.org

他指著旁邊一堵短牆,「大夥兒就是在這裡分頭走的。」 book18.org

程宗揚下了馬,一手扶著短牆,立了一會兒,然後往北行去。 book18.org

韓玉、曲武等人的音容笑貌猶在眼前,卻已是生死兩隔。還有范斌的重傷,驚理的斷腕,泉奴的失蹤…… book18.org

路過空置的岐王府,獨孤謂也不禁心頭五味雜陳。他就是在這裡和程宗揚換了衣冠,衝出去顯露行蹤,然後被人抓到,下了京兆府的大獄。 book18.org

原以為此番性命難保,就算不死,也會免官去職,流放千里,自己奮鬥多年仕途到此為止。卻不料一夜之間,天翻地覆,好端端辦差的同事成了亂黨,京兆府自少尹羅立言以下,幾乎盡數下獄。倒是自己這個不受上司信重的倒霉鬼被排除在外,莫名其妙地躲過一劫。 book18.org

世事無常,福禍難料…… book18.org

獨孤謂搖了搖頭,俊臉露出一絲苦笑。接著一怔,哎?這感覺…… book18.org

頗有些奇怪啊? book18.org

想當初自己兢兢業業辦差,各種倒霉事上趕著往自己頭上撞,大事小事只要沾上,自己就是背鍋的命。好處一點沒有,頂雷永遠是頭一個。這回京兆府從上到下都遭了大劫,自己一個待罪之身,卻得脫大難。莫非…… book18.org

自己真的轉運了? book18.org

獨孤謂精神斗然一振,再看向程宗揚的眼神都不一樣了——自己都是沾了這位貴人的福氣啊。 book18.org

一行人沿著當日的路線在巷中兜兜轉轉,從坊南來到東側興唐寺附近,護在鞍旁的南霽雲忽然抽了抽鼻子,伸手扯住轡頭。 book18.org

旁邊是一處圍著高牆的大宅,一股若有若無的血腥氣正從牆內飄來。 book18.org

程宗揚與獨孤謂對視一眼,然後同時躍起身,攀上牆頭。book18.org

相關搜索

異地夫妻十六章楊晨晨第2章第10章第零章欲女第三章第9章第03章新婚第十章新婚 第八章第三十五章第九章第四章第十章第六部第十一章六六(第21 22章)(第19 20章)第十章 疑團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